【盾冬】Feelings of a Tail

神奇的腦洞,擬動物化的肉注意

大盾是金毛獵犬、吧唧是美國短毛貓、寡姊是俄羅斯藍貓、尼克是蜜獾,山姆當然是獵鷹

冬喵的尾巴很敏感,所以平時戰鬥時都纏繞在腰間(賽亞人嗎?)但是為了跳下水救盾汪,濕透了所以鬆開,在轉身要離開的時候被盾汪一把抓住之後整個人(整隻貓?)軟掉,被昏昏沉沉只剩本能的大盾OOXX完後帶回家的PwP(體型差太多了所以痛痛的(。

算是獸交?所以還是不上Tag了(應該沒到需要放密碼的地步吧?(覺得自己的界線很模糊(因為我沒什麼下限什麼都能吃)

能接受的話再點吧

___

 

 

從海中一步一步的提著身上原本蓬鬆的金毛都被水浸得濕透的史蒂夫羅傑斯,冬兵將濕淋淋的任務撈上了岸放到了岸邊。

放開手後,冬兵凝視著躺在地上的史蒂夫。

那雙原本在望著自己時總是充滿著依戀的眼神如今緊閉著。他剛才說的「因為我會陪著你直到時間的盡頭」這句話震撼著冬兵的心,讓他違背了上頭派給他的命令,救起了他原本應該殺死的任務。

他不想殺也無法下手殺他了,但冬兵卻不知道自己接下來應該怎麼做。

凝視了史蒂夫好一會後,冬兵甩了甩身上的水,轉過身。

「嗚喵!?」

忽然間,他感到自己的尾巴被一股強而有力的力道緊緊抓住,頓時全身一陣酥麻,軟綿綿的往前攤了下來。

「喵啊啊……」

冬兵免力的轉動著頭往後看向不知何時醒了過來,但意識似乎不是很清楚的史蒂夫用著半睜的眼神迷茫的望著自己,而自己的尾巴正被他緊抓在掌心內顫抖著。

「放、放開我!」

被抓的渾身無力的冬兵雙眼泛起了淚光,想要裝狠,旦開口的聲音卻是顫抖著,並帶著軟軟的鼻音。

「……你要去哪裡?巴奇……」

聲音嘶啞著,史蒂夫的手忽輕忽重的揉捏著冬兵敏感的尾巴。

尾巴是冬兵的弱點,特別是現在被史蒂夫握著的前端,像是微弱的電流般不斷從被握住的部位流過他的全身,讓冬兵無法使力,甚至連吞嚥唾液都很難辦到,只能癱軟著身體,睜著淚眼,發出近似呻吟的嗚咽。

「嗚喵……」

原本只是因為看到冬兵轉身,生怕自己失而復得的情人會再度從身邊消失而反射性的伸手握住冬兵尾巴的史蒂夫,在聽到冬兵那軟綿甜膩的呻吟時,動物的本能凌駕了一切理性與思考,突然往前趴下並覆在了冬兵的身上,將他的尾巴高高拉起,露出了下方的小小洞口,並循著過去巴奇所指導過的那樣,伸出了舌頭開始為了讓冬兵能順利接納自己的準備動作。

濕濕軟軟的東西在敏感的皺摺處舔拭著的感覺讓冬兵身子因陌生卻又熟悉的快感而不住的顫抖抽搐著,他想掙扎卻只是無力的扭動著腰,「你……你在做什……啊……啊……」

不可思議的舒服感受使得冬兵忘記了抵抗,趴在地上喘著氣,任由史蒂夫用他的舌頭愛撫著他身後的小穴。

迷迷糊糊間,在舌頭離開了被舔得又濕又軟的小洞之後,有什麼又熱又硬的東西抵在了他的穴口。

冬兵才剛暗想不好的下一瞬間,滾燙的慾望就突地撐開穴口狠狠的刺了進來。

「喵啊!?」

火熱的碩大硬物直直衝破了冬兵狹小的入口,闖入了體內,超乎想像的疼痛與脹滿感讓冬兵弓起身子,肌肉緊繃,淚水也跟著從瞪大的雙眼中流出。

「啊……啊……」

張開了因劇痛而失去了血色的唇瓣,冬兵全身都在顫抖。

這實在太大太疼了。冬兵是美國短毛貓,即使因為血清的因素比一般的貓來得健壯些,但他畢竟還是貓,體型跟金毛實在差太多了,史蒂夫的陰莖對冬兵來說無異是貨真價實的凶器。

血珠從他們交合的部位滲出,而史蒂夫還在往內擠入。

「不要走……巴奇……不要離開我……」

嘴裡像是囈語般的念著,史蒂夫不為冬兵太過緊致的內部而有所退縮,只是堅定緩慢的往前挺進。被撐開撕裂的感受讓冬兵的眼淚不聽使喚的往下墜落,雙手在地上抓了又放,直到史蒂夫撞進了冬兵的深處,整個都貼到了冬兵的背上,他才停下了劈開冬兵的舉動。

被脹得滿滿的像是要壞掉的感受從被撐得薄薄的黏膜內伴隨著心跳清晰的侵襲著冬兵,體內像是被滾燙的鐵棒劈開來的錯覺讓他失去了身為神祕殺手的矜持,手足無措的對著正在侵犯著他的史蒂夫哀聲求饒。

「痛……別……你別動……嗚……」

「巴奇……巴奇……」

然而只剩下動物本能的史蒂夫卻無視冬兵喵喵喵的的哀鳴,嘴裡喃喃念著心愛之人的名字,卻用自身的慾望狠狠傷害著哭得慘兮兮的小黑貓。

深深卡在肚子裡的凶器不斷的在冬兵的腸道內進進出出,幾乎要撞破他的肚子。撕裂開的鮮血讓史蒂夫的侵略相當順利,殷紅的體液隨著激烈的抽插從交合的部位被擠壓而出,滴落地面。

快速律動的粗熱肉棒在緊窄的肉壁內摩擦的感受讓冬兵以為自己要被燙傷了,原本冷酷強悍的冬日士兵現在連哭喊都做不到,只能被美國隊長操得像是受驚的小貓(雖然他本來就是)般低聲啜泣。

慢慢的,在猛烈的衝撞及搖晃中,冬兵的肉體開始一點一點的拾起了快感。尤其是當史蒂夫頂到了體內某處的時候,強烈的快感引起了冬兵的顫抖,內壁也跟著一陣痙攣,絞得史蒂夫頭皮發麻,低吼著更加賣力的頂撞著那裡。

「啊、啊!」

雖然很疼,但冬兵覺得自己似乎記得這種感覺,這種被炙熱的巨大堅硬貫穿著的疼痛與快感既酸又麻,在史蒂夫的頂撞下帶著他攀上高潮。

但茫然的舒適感在史蒂夫突地用力頂入最深處,並在他體內鼓脹起了硬梆梆的結的時候,被撐到極限的酸疼脹痛取代。當濕熱黏稠的液體猛地灌入並充滿著他的腸道內時冬兵真的疼得受不了了,他還以為自己會昏死過去,但沒有。

而正在折磨著他的大金毛只是舔咬著他毛茸茸的貓耳,用精液沖刷著冬兵被狠狠蹂躪過的腸道。在用精液灌滿了冬兵之後,史蒂夫就這樣趴在他背上昏了過去。

「……操。」我他媽被操得血流滿地都沒昏你昏屁!

動彈不得的冬兵在內心破口大罵,雖然他什麼都做不了。現在他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背上壓著一隻大狗,而硬著的陰莖結還卡在自己體內,冬兵簡直欲哭無淚。

「……什麼狀況?」

一個驚愕的聲音傳來,冬兵動了一下,轉動著虛弱無力的頭往聲音來源看過去。

他看到了一隻獵鷹站在一隻紅髮的俄羅斯藍貓的身上,兩人的身旁還站著一隻穿著大衣,一隻眼罩的蜜獾。那隻蜜獾不是他曾經的任務嗎?他以為他成功了……看樣子他連這個也失敗了。

看著他們三個都一臉震驚的盯著他跟史蒂夫--主要是連結著並且還流淌著混著白濁的血液的下半身--冬兵立刻反射性的想要逃跑,但才稍微扭動身體,卡在體內的粗熱硬物就拉扯著他紅腫發燙的腸壁,疼得冬兵面容扭曲、眼淚直流。

「……你還是放棄抵抗吧,我看你受傷的很嚴重……特別是下身的重要部位。等他的結消掉了我們會幫你分開然後送醫,有什麼事都之後再說。」

在娜塔莎說之以理之後,冬兵委屈的噘起了嘴唇,將臉埋到了地上,放棄了所有抵抗。

於是,一直到史蒂夫的結消去之後,冬兵跟史蒂夫才終於被分開來,一起送去了醫院。

恢復了意識後,史蒂夫在山姆的傳達下,想起了自己在沙灘上對冬兵做出的行為,連忙焦急的衝到了位在隔壁的冬兵的病房內。

「巴奇!!」

被娜塔莎監視著的冬兵正在看著她帶來給他的關於過去的自己跟史蒂夫的資料,聽到史蒂夫的大聲叫喚後,抬起了頭。

「我……對不起……巴奇,我對你做了很過分的事……你很疼吧?」

冬兵凝視著滿臉通紅又一臉抱歉的史蒂夫,在微微點頭後小聲的抱怨,「……那很疼,比跟你在空中打的時候還要疼,而且流了很多血。」

「對不起,巴奇……我以後會小心的……」

不是『我以後不會那麼做了』嗎?跟在一旁的山姆在內心裡靜悄悄的吐槽。

在巴奇無言的注視下史蒂夫走了進去,並坐到了巴奇的病床邊,看著他。

察覺到現場氣氛似乎開始轉變為粉紅色,娜塔莎跟山姆互望了一眼。

「你們慢慢聊,我們先去報告關於你們都恢復意識的事。」說著,娜塔莎跟山姆離開了病房內。

在只剩下他們的病房內,一隻小黑貓跟一隻金毛大狗互相凝視著彼此。

「……他們說我是巴奇巴恩斯……我們以前是朋友……」想起了在被史蒂夫侵犯時肉體所感受到的模糊的記憶,冬兵沉默了一會後,開口問道:「你有跟我做過那種事?」

「嗯,」史蒂夫毫不猶豫的大力點頭,「你教我怎麼做的。」

「什麼?」冬兵一臉訝異。

過去的自己有被虐狂嗎?教一個明顯大自己那麼多的傢伙捅進自己身體裡?

「你哭了,但是卻笑著說很舒服,還跟我說撞什麼什麼地方會更舒服。」

天啊,看樣子過去的自己真的有被虐狂,被那根大的要命的鬼玩意撞居然還能笑著說很舒服?

聽到史蒂夫所說的,冬兵不禁在內心裡對那個叫巴奇的傢伙感到佩服,再怎麼樣現在的自己是沒辦法笑著接受的,雖然也有舒服的時候但那真的疼死他了。如果這傢伙以後還要對自己做出那樣的事,冬兵發誓他一定會用右手的爪子抓花那張漂亮的臉。

冬兵沒有想到,他其實可以現在就抓的,而且他左手的金屬爪子更利更有殺傷力,說穿了就是內心捨不得。

後來,冬兵跟史蒂夫做了很多很多次那樣的事,雖然每次都很疼但他一次都沒有真的抓花了史蒂夫的臉,背倒是有,還不少。

不過現在還對未來還沒有任何概念的冬兵,被身旁一臉擔心跟自責的金毛的肉球摸著臉頰,覺得很舒服的瞇起了雙眼。

 

 

 

___

 

 

因為他們是動物所以說話比較直率XD

 

↓以下是關於初夜時的彩蛋

 

___

 

「巴奇……你還好嗎?」

「……嗚喵……」不好,疼死了,巴奇在心裡那麼哭,但從顫抖著的嘴唇中說出口的卻是,「很、很好……但還是……等我一下……」

趴在地上,巴奇急促的低喘著氣,想要盡快讓自身去適應身後貫穿自己的粗熱堅挺。

對巴奇來說史蒂夫的陰莖實在太大了。雖然是自己先誘惑史蒂夫的,但會疼的東西就是會疼。

「天……史蒂夫……你真的變得好大……」巴奇將手撫在自己被塞得突起的小腹上,因難以言喻的感動與滿足而顫慄。

剛撿來的史蒂夫小得可以被他圈在懷中,但如今卻是自己被他圈在懷中,而且還是完全被包裹著,然後自己的內部也包裹著史蒂夫,這種彷彿體內體外都被史蒂夫的氣息跟體熱團團包圍著的感受讓巴奇內心湧上了莫名的感動,痛也不算痛了。

「我的裡面……舒服嗎?」巴奇轉過頭,睜著濕熱的眼睛,低聲問著身後的史蒂夫。

史蒂夫微笑著,陶醉般的低沉著充滿情慾的嗓音,「嗯……很熱很緊……很舒服……」

「那就好……」巴奇笑了笑,舔了舔紅潤的嘴唇,輕聲說道:「你可以開始動了……慢慢來……」

 

 

 

「……然後巴奇他……」

聽著史蒂夫搖著尾巴滿臉幸福的笑容將他跟冬兵過去之間發生的初次性經驗鉅細靡遺的分享出來,山姆只覺得自己到底造了什麼孽老天要這樣懲罰他。

他很想要飛離但冬兵正坐在史蒂夫的肩膀上,下巴貼在史蒂夫的頭頂,瞇著眼睛聽史蒂夫談論他們過去的性事。

根據過往的經驗,只要他一飛起,冬兵就會反射性的撲上來。不是真的想要殺死山姆,那只是看到會飛的動物就想捕捉的屬於貓的純粹生物本能。

所以山姆只能壓抑著想將頭埋在翅膀內裝死的衝動,硬擠出空洞的笑容,等待史蒂夫說完第三百十四次提起的,他跟巴奇幸福甜蜜的初夜回憶。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