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無痛症與淚腺崩壞症(7)

前面章節:(1)(2)(3)(4)(5)(6)

甜蜜(?)的住院生活
中間有稍微提到冬兵的過去(大概有點虐)

___

 

 

直昇機還未完全降落至屋頂的停機坪,史蒂夫就急不可待的從半空中跳下,衝進了醫院裡。

一從屋頂的出入口進入醫院,馬上就有人通知他巴奇的所在。當史蒂夫循著指示飛奔而去,卻看到東尼站在急救室門口臉上帶著焦慮的表情時,他無可避免的陷入了恐怖的即視感。一切幾乎就像是上一次巴奇因大量失血而被送至醫院急救時的狀況。

史蒂夫做了個深呼吸,忍住了想要狂吼的恐慌,大步邁向東尼面前,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卻無法免去焦急的語氣,開口詢問關於巴奇的狀況。

「巴奇怎麼樣了?」

除了這個問題,史蒂夫現在已經沒有多餘的心思去想別的事。

「……巴奇他……」

東尼一臉為難欲言又止的態度讓史蒂夫一顆心幾乎往下沉。

曾經奮戰於沙場上的史蒂夫當然知道,像巴奇那樣被壓在重物之下過久的狀況,很有可能會造成壓迫症候群。他就曾經親眼目睹過明明已經從爆炸過後的殘骸中挖出,還能說話,一切都很正常的士兵,卻在不久後休克死亡的案例。

雖然剛才巴奇的狀況看上去還不錯,但要是有個萬一……

就在史蒂夫幾乎快被不安跟恐慌擊垮前,一身急救專用的手術服的布魯斯推開急診室的門走了出來,皺起眉輕聲斥責東尼,「東尼,請你不要故意造成史蒂夫的不安好嗎?」

「我只是看到他一副好像世界末日的表情忍不住想賣個關子……」東尼還想替自己辯解,但在布魯斯無言的譴責,以及史蒂夫緊蹙著眉的瞪視下,自知理虧的他只好聳了聳肩,「好,這真的是我錯,我道歉。」

「請你安心,史蒂夫。」在看到東尼挑起眉伸出雙手放到面前表示抱歉後,布魯斯轉向史蒂夫,露出溫和的微笑,「神盾局最頂尖的醫療團隊都在裡頭,正在替詹姆斯進行治療,我剛才在旁邊大致了解狀況,由於你們現場處理得當,所以詹姆斯除了擦傷及壓迫的壓傷以外,雖有些內出血,但並不多,經過緊急輸血後並沒什麼大礙。同時因為他不會疼痛所以不需要止痛藥,只要適當得投予抗生素及消炎藥即可。」

在聽到布魯斯的講述後,史蒂夫好不容易稍微放下的心,卻又因他的下一句話再度懸吊於半空中。

「只不過……」

「只不過什麼!?」

在史蒂夫焦急的追問下,布魯斯一邊思考著該怎麼說明一邊緩緩開口,「他雙腿膝蓋以下小腿的脛骨由於重物壓迫過久,出現了裂痕。」

「喔,簡單來說就是破裂骨折嘛。」

看了多嘴的東尼一眼,布魯斯繼續對一臉難過的史蒂夫解釋道:「就像東尼所說的,是骨折沒錯,不過其實沒有那麼嚴重,而且詹姆斯的自癒能力非常良好,再加上並沒有開放性傷口,而且是不完全性的,所以只需要在外側使用石膏及夾板固定,等待裂痕自行癒合就好。」

看著史蒂夫像似鬆了一口氣卻依然心疼的表情,布魯斯說出了接下來的重點,「由於兩條小腿都必須打上石膏,所以在治療期間詹姆斯恐怕不方便行走。」

「不方便行走?」

「是的,因為骨裂在癒合時若是沒有注意會造成錯位,後果相當嚴重。通常骨裂的狀況下一般人會因劇痛而自行停止一切須用到雙腳的狀況。然而詹姆斯的情況非常特殊,由於他沒有痛覺,我想他是可以行走的,但那反而會對他的骨折癒合造成麻煩。所以在完全癒合前,必須限制他去使用他的雙腳。」

史蒂夫點了點頭,「我懂了,我一定會注意的。」

他知道布魯斯話中的意思,就是在巴奇骨折完全癒合前,史蒂夫必須暫時充當他的雙腳,這是理所當然的,史蒂夫當仁不讓。

「放心,我可以免費提供目前最精良的電動輪椅。」

兩雙眼睛同時看向不知為何一臉得意的東尼後,在史蒂夫的一聲「謝謝」之後再度移回彼此身上,由布魯斯開口繼續往下說,「不過也不能就完全不動,而且由於詹姆斯沒有痛覺,自己單獨復健有一定的危險性,可能需要史蒂夫你多留意,並且幫他定期舒展下肢,以便創傷處癒合時不會造成沾黏,也防止肌肉萎縮。」

「我明白了,謝謝你,博士。」堅定而有力的點頭後,史蒂夫分別握住了布魯斯及東尼的手,對他們致上了誠摯的謝意,「還有,謝謝你派鋼鐵人幫忙挖掘,也謝謝你送巴奇過來,東尼。」

「這不算什麼,舉手之勞而已,小事一樁。」東尼揮了揮手,努了努嘴後擠眉弄眼的看向布魯斯。

知道他這樣的表現是在害羞的布魯斯笑了笑後,對史蒂夫說道:「那麼,請你再稍等一下,我們安排了你們的個人病房,你可以先去治療你的雙手然後在那個病房內休息等待,等到急救完畢後,你就可以見到詹姆斯了。」

史蒂夫看了一眼急救室上方刺眼的紅燈,搖了搖頭。

「不……我在這裡等。」

但史蒂夫語音才剛落,就聽到急診室內傳來了巴奇的高聲怒吼。

「羅傑斯!你給我先去把你手上的傷都處理好,不然我現在就爬下手術台抓著你去治療你的手!」

原來從頭到尾待在急救室裡的巴奇由於不需要麻醉,再加上他的聽力也許比不上史蒂夫卻也還是比起一般人要強上許多,所以剛才史蒂夫他們在急救室外的對話他都聽到了。

雖然一直選擇沉默,但在聽到史蒂夫明明受傷了卻不肯先去治療雙手時,他終於忍不住開口。

「巴、巴奇?」聽到巴奇如此宏亮的怒吼,被威脅的史蒂夫雖然有些慌,但臉上卻掩不住驚喜的笑容,因為這至少代表了巴奇的精神狀況還不錯,所以他連忙扯開嗓子大聲回應:「我知道了!我去、我去!你好好的接受急救!」

然後在布魯斯回到了急診室內後,史蒂夫就跟著護理師的指示到了隔壁的急救室內接受了雙手的創傷處理,留東尼繼續待在急診室外。

在史蒂夫包紮完畢回到了急診室前時,在結束了倒榻的廢棄大樓的現場處理的交代事宜之後,趕來關心巴奇的狀況娜塔莎他們都已經來到了現場,也被重施故技的東尼玩了一下,才在回來的史蒂夫的說明下得知巴奇的狀況。

在了解關於事件發生的來龍去脈之後,史蒂夫一邊問娜塔莎關於那個資料究竟是什麼,一邊心想,希望是相當重要的資料,不然巴奇的犧牲什麼意義都沒有。而娜塔莎只是答道,目前她也不知道那是什麼,一切都要等分析結果出來。

接著他們又提到了關於巴奇原本就有的無痛症,在史蒂夫表示正在積極治療後,東尼露出了莫測高深的笑容,丟下了爆炸性的震撼彈。

「說起來,你有幫助巴奇達到前列腺高潮嗎?」

在眾人好奇的目光注視下,沉默不語一會後,老實的搖了搖頭,史蒂夫不止臉整個人都紅得像是煮熟的蝦子。

「我想也是,老處男的技巧大概沒辦法一次就到……」

東尼話還沒說完,急診室內再度傳來了巴奇的怒吼,以及後續一連串的物體碰撞聲以及醫療人員驚慌的叫嚷聲。

「東尼史塔克!!不准你再污辱史蒂夫!」

「巴恩斯先生!請你冷靜!石膏還沒……」

「你會扯斷點滴的!巴恩斯先生!」

內部傳來的聲響讓史蒂夫心驚膽跳,連忙對著裡頭喊道:「我沒關係!巴奇!你冷靜好好的接受治療!東尼這裡我會想辦法!」

在裡頭的吵雜聲平息之後,史蒂夫才鬆了一口氣接著轉頭狠狠瞪向東尼,「東尼!請你別再說話了!」

於是東尼閉上了嘴,但在眾人都陷入沉默一會之後,東尼又忍不住開口說道:「對了,你想知道巴奇的密語是什……」

話還沒說完,碰的一聲,一臉陰沉,瞳孔中甚至有些泛著綠光的布魯斯打開了急診室的門口,默默無言的拉起東尼的手,一邊說著「你留在這裡會嚴重干擾詹姆斯的情緒」一邊將喊著「我只是想讓大家放鬆一下」的東尼拖離了現場。

不久後回來的只有布魯斯,至於東尼去哪了,沒有人問。

而又再過了將近兩小時之後,巴奇終於從急救室內被推了出來。

「巴奇!」衝了過去,史蒂夫緊張的觀察著巴奇的模樣。

看著巴奇躺在病床上,身上到處都是大大小小的傷口,有的被繃帶貼著,有的只是塗上一層藥,右手吊著點滴的模樣,史蒂夫的心都揪了起來,特別是在看到巴奇的雙腳都打上了石膏被往上吊起時,史蒂夫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淚馬上又奪眶而出。

「我沒事,你別哭了。」

伸出手,巴奇想要抹去史蒂夫的淚水,但經過了一番折騰後,再怎麼強悍的超級士兵也失去了力氣,虛弱無力的右手只是往上抬了一下,還好史蒂夫馬上眼明手快的握住了。

「巴克……」望著巴奇疲憊的笑容,在心中暗罵自己,居然讓重傷患的巴奇為自己擔心,於是他趕緊胡亂擦去眼淚,擠出笑容,對巴奇說道:「我會的,所以你好好休息吧,不用擔心我,我會一直陪在你身邊。」

聽到史蒂夫那麼說,再看到他的笑容,感受到手掌被溫暖包覆著的安心感,巴奇忽然感覺到強烈的睡意湧上,微弱的點了點頭後,閉上了眼睛。

看著巴奇沉沉睡去,史蒂夫忍著歡喜的眼淚,打從心底對醫療人員以及娜塔莎他們道謝,然後一路握著巴奇的手,來到了醫院替他們兩人安排的個人病房。

病房內有兩張床,一個是正式的病床,一個則是比較簡便的床鋪,在把巴奇抱上病床後,醫護人員簡單的說明了病房的設備,以及巴奇的狀況之後,離開了病房。

在只剩下了史蒂夫跟巴奇的病房內,聆聽著巴奇均勻的呼吸聲,史蒂夫緊緊握著巴奇的手,滿臉笑容的任由滾燙的淚水滑落臉頰,凝視著巴奇安穩的睡臉,一邊在心裡對巴奇道歉,一邊品嘗著失而復得的喜悅與安心。

在這短短不到一天的時間內,史蒂夫彷彿經歷了猶如地獄般漫長的煎熬。他完全不敢想像要是巴奇就這樣離開他,他會變成怎麼樣。

他記得他曾經跟巴奇說過,要是巴奇死了,他的心也會死。現在想想,他那時說的太膚淺了。

在經過了只差那麼一點就要再度失去巴奇的情況之後,史蒂夫深刻的明瞭,要是巴奇死了,那麼不只他的心,連他的肉體、他的靈魂以及他的世界都會跟著死亡。

「我愛你,巴奇……」

輕輕吻著巴奇的手,史蒂夫發誓不論發生任何事他都絕對不會再放開巴奇的手,永遠。

 

 

*** *** ***

 

 

自從那次戲劇性的大救出後,神盾局的人都默認巴奇是史蒂夫最重要的存在,大家都悄悄明裡暗裡的給予祝福,特別是當時在現場幫忙挖掘的人員。還有人在私底下打賭他們多久會公開出櫃,甚至是結婚。

因此巴奇的病房老是有人送花送水果,幾乎源源不絕,有匿名的也有公開的,在卡片上除了祈求巴奇早日康復外,還有祝福他跟美國隊長永遠幸福的言語。

這讓巴奇跟史蒂夫感動之餘也有些不好意思。

當然,史蒂夫為了陪在巴奇身邊跟神盾局請了長假,並且從巴奇入院後就一步都不曾離開過巴奇這件事也增長了大家對於他們兩人是一對情侶的認知。

只要不是必須放開手的狀況下(比如說幫巴奇換衣服、幫巴奇作腳步的復健、幫巴奇擦拭身體,或是用餐、內急的時候)史蒂夫的手都緊緊握著巴奇的右手,生怕他從他眼前離開一眼就會消失不見似的。

而巴奇也明白史蒂夫的心理狀態,他自知之前自己被活埋讓史蒂夫嚇壞了,而且他其實不討厭被史蒂夫的藍眼盯著,雙手被緊握不放的感覺,所以他從沒有抱怨過。

反而是其他來探望的人--特別是東尼--每次都會被他們兩人旁若無人,像是連體嬰般的親暱表現感到渾身不自在。但不自在歸不自在,大家都對他們的甜蜜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因為他們都知道,他們的幸福有多麼得來不易。

在巴奇住院的第三天,娜塔莎來拜訪的時候提起了關於他們所竊取的資料的訊息,然後思考了一會後,低聲問巴奇:「你在踏入那棟大樓時記得什麼嗎?」

巴奇歪著頭想了一下,「不,我完全沒有任何記憶。」

從巴奇的眼神中,娜塔莎可以看得出來他並沒有說謊,所以她點了點頭。

「是嗎?」那就好。

後面的話,娜塔莎並沒有說出口。

還好巴奇並不記得他在那棟大樓裡曾經發生過什麼。

關於巴奇跟娜塔莎所竊取到的資料內容,娜塔莎已經分享給史蒂夫跟巴奇,主要是九頭蛇過去涉入的一些政府高層,還有政治事件。對史蒂夫來說只要知道巴奇受的重傷並不是無謂的就夠了,所以他沒有再追問下去。

還好沒有,因為娜塔莎隱藏了一部分沒有讓巴奇以及史蒂夫知道。

只要一想起她看到的那份殘酷資料,再看向現在在史蒂夫面前一臉安穩的巴奇,娜塔莎就覺得心臟很難受。

那個內容是關於冬兵的。關於九頭蛇在那棟大樓的地下室內,對冬兵所進行過的不人道實驗。

九頭蛇之所以會登錄冬兵的掌紋,只是為了方便讓實驗體自行進出。

而實驗所保存的資料除了照片、文字敘述之外,還有影片。

影片的內容不是正常人的心理狀態能夠承受的殘酷。就連娜塔莎這種曾經受過各種專業訓練、並見過許多血腥畫面的高級特工都無法忍受著看完。

原本尼克跟娜塔莎是想要立即刪除所有關於在那處地下室裡的實驗資料。然而娜塔莎想到也許布魯斯可以從實驗的過程中找出如何治療巴奇無痛症的方法。因為,那個實驗就是造成巴奇無痛症的原因。

從娜塔莎那得知這個訊息後,布魯斯欣然同意,並在娜塔莎再三的警告知下做足了心理準備才打開了影片,然而才剛開始看影片沒多久,布魯斯就難掩強烈的嘔吐感,只能緊急關閉影片衝到廁所去將胃裡的東西都吐了出來。

即使是在成為浩克後接觸過不少人性的黑暗面,但影片中的內容是那麼的震撼,冬兵的慘叫聲縈繞在他的耳裡久久無法散去。他難以置信人類能夠對同樣身為人的同類作出那麼殘忍毫無人道的行為。

「……這個絕對不能讓史蒂夫還有詹姆斯看到……」在腳步蹣跚的回到了研究室內後,布魯斯依然遮住了自己的嘴,無法抑制顫抖。

不用說是親身遭受到那麼可怕遭遇的巴奇本人,任誰來看都看得出史蒂夫有多重視珍惜著巴奇。要是讓史蒂夫看到了他所愛惜著的寶物曾經被怎麼樣對待……要是史蒂夫知道巴奇之所以會失去痛覺的原因以及過程……想到這裡,布魯斯打了個冷顫,對同樣看到影片內容而臉色慘白的東尼小聲說道:「他們會崩潰的。」

於是看過影片的幾個人彼此商量後,東尼會把關於冬兵遭到實驗的所有相關記錄加密鎖起,只有為了從中找尋出重新幫助巴奇回復神經連結的方法的布魯斯跟東尼才會看得到。同時沒有人會再提起這件事。那棟大樓已經崩塌,曾經在那地下室發生過的事情只要沒有人提起,而巴奇自己也不記得,那麼至少不會對他們兩人造成任何傷害。

看著巴奇跟史蒂夫互相凝視著的笑容,娜塔莎只能悄悄在內心祈禱著,希望巴奇永遠不要想起。

 

 

*** *** ***

 

 

在入院兩個禮拜之後,巴奇恢復的很快,除了醫生告誡在骨裂完全癒合前盡量不要使用雙腿所以依然無法行走以外,傷口都好得差不多。

這一天,巴奇終於忍不住對史蒂夫提出了要求。

「我想洗澡。」

史蒂夫無法抗拒巴奇一臉委屈的要求,即使他內心非常的掙扎,也只能點頭。

雖然住院的期間內史蒂夫都有幫巴奇擦澡,但是對巴奇來說依然不太夠,特別是頭髮,雖然在入院第五天後就因為太長而剪短了,(不知道為什麼剛剪好的時候史蒂夫又哭了)但經過了兩個禮拜後癢得他很難受。

由於巴奇還是無法自行行走,史蒂夫理所當然的必須幫忙他洗澡。而這讓史蒂夫有些為難,不是說他不願意幫巴奇洗澡,相反的他非常樂意,只不過史蒂夫畢竟是健全的男人,觸摸愛人的裸體,要他不起反應實在很困難。

不管是在幫巴奇運動雙腿的時候、擦澡的時候,還是幫忙上廁所時,史蒂夫其實一直都在抑止自己的邪念,不斷在內心裡告誡自己巴奇現在是傷患,更何況巴奇也許有一些,但還是感覺不到快感,至少他從未射精過。性行為對巴奇來說只是一種為了讓史蒂夫快樂而自願承受的行為。

史蒂夫絕不能對他做出會增加巴奇負擔的行為。即使……他一直都在想著,想要親吻巴奇,想要更進一步,想要……

臉突然紅了起來,史蒂夫用力的捏了一把自己的大腿肉,阻止自己再妄想下去。

「……你現在就要洗嗎?」

在看到巴奇點頭之後,史蒂夫跟醫師連絡,請他先來幫巴奇拆除石膏跟夾板,等洗完澡後再請醫師重新上石膏。

在醫師離開之後,史蒂夫鎖上房門,站起身靜悄悄的做了個深呼吸後,先幫巴奇脫好衣服,從病床上攔腰抱起了全裸的巴奇,壓抑著自己加速的心跳,走進了浴室裡。

 

 

 

 

 

 

TBC

 

___

 

因為太睏了,肉延至下一話,抱歉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