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無痛症與淚腺崩壞症(6)

前面章節:(1)(2)(3)(4)(5)

大家都在幫忙救巴奇

___

 

 

在現場所有的人都被史蒂夫的情緒渲染的情況下,大家都默默的望著史蒂夫徒手挖掘瓦礫堆。

身為神盾局局長,同時也是最早回過神的尼克,慢慢走了過去,「羅傑斯隊長……冷靜一下,你這樣也於事無補,看看這麼一大片的崩塌,你一個人得挖多久?」

然而史蒂夫置若罔聞,依然專心一意的用著滿是鮮血的雙手將眼前的石塊一塊一塊的抓起往遠處拋。

「……對,隊長,其實探測不到巴奇的生命跡象還有一個可能,他的左手完好無缺所以持續在截斷所有能搜尋到他的電磁波,所以他應該……」

「但巴奇被壓在這個下面!!」爆發般的狂吼,史蒂夫用力的拍擊地面,大聲遮住了東尼的話。

「我不知道他現在是什麼狀況!有可能受了重傷!有可能昏迷!有可能……」史蒂夫哽住了喉嚨,像是吐血般的低吼著,語氣中充滿憤怒、恐慌,以及悲傷,「有可能正在流最後一滴血!」

瞪了東尼一眼,史蒂夫低下頭繼續挖掘。

「我必須……必須把握時間……快點救出巴奇……他一定在等我……他總是在等我……」低沉著顫抖的嗓音,史蒂夫手上挖掘的動作依然不停,甚至加快了速度,而口中也越說越激動,「他說過要陪著我直到最後,他也一直遵守著他的承諾,但是每當他需要幫助的時候我總是不在他身邊!」

在史蒂夫最徬徨無助的時候,巴奇都在他身旁,用笑容、用激勵的話語,帶給他充滿希望與光明的未來。即使被九頭蛇改造、洗腦,巴奇也還是選擇回到史蒂夫身邊。並為了讓他開心,將他自己拋諸在腦後。

然而史蒂夫卻一次又一次的忽略他,在母親的葬禮過後,巴奇用著屬於他的方法安慰他,跟他說他不是一個人,他卻逞強又固執的拒絕了巴奇。然而巴奇卻從未抱怨過,他依然陪著他,甚至一同來到了未來。

巴奇已經受盡了苦難,接下來應該擁有世界所有的幸福,不應該死在這裡,更何況他還沒有把巴奇給予自己的愛與關懷還給他千分之一。

眼淚不斷從自責、茫然、恐慌的藍眼中落下,史蒂夫跪在瓦礫堆中,執著的用手不斷挖掘著。

所有的人都被史蒂夫的模樣震撼住。那是一種強烈到能夠感染四周的情緒,超越了同情,讓他們都覺得自己應該盡一份力。

於是,開始有人跟著踏上了高高隆起的瓦礫堆上,徒手幫忙史蒂夫挖起碎石塊。

接著一人、又一人,現場所有的人--包括東尼與尼克--都走上了瓦礫堆上,有些人用鏟子、有些人甚至用槍托,不過用雙手的人還是最多。他們都學著史蒂夫,為了不傷到巴奇而用手、用原始的工具,一點一點的挖起碎石塊。

「各位……」

史蒂夫看著大家,想說些什麼,但他還是決定先把握時間救出巴奇再說。於是他又繼續埋頭進行手上的動作。

沒多久,忽然間傳來了呼嘯而過的飛行聲,眾人抬起頭,數十架鋼鐵人劃過天際,朝著這裡飛過來,很快的降落地面,並跟著一同挖掘。

「剛才我跟布魯斯聯繫過了,他正準備所有急救的相關設備,」說著,東尼從一個飛過來的鋼鐵人手上取過點滴袋,「他還再三跟我強調,由於巴奇被埋起來已經超過兩個小時,為了避免壓迫症候群,等巴奇挖出後一定要先用點滴做水分補充,才能送過去接受最佳的治療。」

「東尼……」

史蒂夫還來不及感動,緊接著,一輛大型卡車從遠方快速駛來,卡車上滿滿的都是專門挖掘用的圓鍬,停好車後,打開車門從卡車上走下來的是--

「娜塔莎……克林特……」史蒂夫驚訝的望著出現在眼前的三人,「山姆?」

腳上及手上都包紮著,娜塔莎雙手插在腰間,一臉似笑非笑的望著史蒂夫,「別忘了,我還沒找他算比基尼的帳。」

「小娜堅持要來這裡,我只能帶她一起來了。」克林特攤開雙手,但臉上滿是堅定的笑意。

而山姆則是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事關巴奇,我怎能不來幫忙?」

三人你一言我一句的說完後,從卡車上抓起圓鍬,還丟了一只給史蒂夫。

「大家快來拿,巴奇在底下埋越久越危險。」

在山姆的吆喝下,大夥各自拿著圓鍬,在瓦礫堆中奮力的挖掘。

巴奇,你看到了嗎?大家都在拼了命的救你,山姆、東尼、娜塔莎、克林特、尼克……即使是陌生的神盾局人員,大家都在想辦法把你救出來,所以,你千萬不能放棄,一定要活下來,你一定會活下來。

史蒂夫滿臉的淚水,欣慰而感激的望著眼前的人們,然後用因擦傷沾滿了血液的大手抹去臉上的髒汙、淚水及汗水,握緊了手中的圓鍬,低下頭,繼續挖掘的動作。

 

 

*** *** ***

 

 

看著史蒂夫在廚房忙活的背影,巴奇有些抱歉又不太高興的低頭看向自己被誇張的包上一層厚厚繃帶的右手。

史蒂夫也未免太大驚小怪,他只不過是不小心在剁牛大骨的時候用力過猛被斷裂的菜刀刀刃刺穿手背,又不是什麼大傷,只是血流得多了些,史蒂夫就一副好像自己被捅了好幾十刀般的悲痛表情,一邊哭一邊握著巴奇的手,焦急驚慌的替他包紮後,要求他到餐桌旁坐著等待就好,剩下的讓他來。

巴奇懊惱的責罵著自己,明明戰鬥小刀可以使得那麼流麗,為何在切菜的時候反而失誤了?還是在史蒂夫面前,這太糟糕了,看樣子史蒂夫至少會有好幾個禮拜不讓他進廚房。

「史蒂夫。」

在史蒂夫將熱騰騰的匈牙利燉牛肉端上桌並坐在巴奇的對面之後,巴奇一邊撕下一塊麵包沾著湯汁一邊開口說道:「我沒那麼脆弱,你不用擔心。」

「但是……」

「而且我又不會痛,」

「不會痛,但你還是會受傷、會流血,會……」將那個光是說出口就覺得心如刀割的字吞入腹中,史蒂夫看向巴奇,「換作是我,你會不會擔心?」

巴奇沉默不語。

「請讓我擔心你。」

但是,巴奇真的不想再看到史蒂夫的眼淚了。

當巴奇一邊那麼想著一邊在緊壓著自己的瓦礫堆中艱難的睜開眼睛時,兩天前的記憶就像是一場遙遠的夢。他抬起了自己的右手,手上的傷早已癒合,卻又增添了新的擦傷。

巴奇試圖擺動自己的四肢,發現自己上半身除了擦傷以外並沒什麼大礙,但是下半身卻動彈不得。他將視線移到下方,看到自己的膝蓋以下被一塊巨大的水泥板給壓住,上方堆滿了厚厚的,看不到頂的石塊。

雖然有那麼一瞬間,巴奇想著乾脆自行截肢,以便脫困,但他雖然不會痛卻沒有適當的止血方法,要是貿然截肢肯定會因失血過多而死亡,更何況,要是少了雙腿他就無法再陪著史蒂夫了,所以巴奇只是仰起頭,嘆了一口氣。

躺在一片寂靜的黑暗中,巴奇看著眼前的殘骸,異常冷靜的思考著。

不知道娜塔莎平安無事嗎?自己被埋起來多久了?史蒂夫……大概還是會知道自己被活埋了吧。

娜塔莎得救的話,一定也會說出自己被埋在這裡,所以不管巴奇是否關閉史蒂夫手機中自己的生體探測機能,他都會知道的。而剛才他一時沒細想說出密語啟動了東尼安裝在自己左手中的攔截電磁波的程式,恐怕他們都找不到自己。

一想到史蒂夫可能會因為擔心自己的安危而哭泣巴奇就很懊惱。

他不敢想像要是自己就這樣死在這裡的話,史蒂夫會怎麼樣?誰來陪著他?

巴奇忽然想起一個畫面,在並不完整的記憶中,一個模糊的,有些昏暗的影像。

一個瘦小的金髮少年站在一棟有些破舊的公寓門前,而自己正伸手搭在他的肩上,他依然可以清晰的感受到掌心下那僵硬且有些顫抖著的觸感。

「你不需要一個人面對,」巴奇聽到自己開口那麼說道:「我會陪著你,直到時間的盡頭。」

對了,他答應過史蒂夫了,他必須陪著他,直到時間的盡頭。

所以他不能死,不能。

一想到史蒂夫,巴奇的心中就突然湧上了強烈的求生意志,他咬著牙費盡力氣試著抬起壓在自己腳上的巨大水泥塊,即使紋風不動,他還是毫不放棄。

不知過了多久,忽然間,巴奇感覺到上方不遠處有砂石鬆動的聲響,緊接著有光亮從露出的縫隙間探進來。他看向光芒透進來的位置,心念一動,伸手抓起旁邊的手掌大小的碎石塊,朝那個縫隙扔了出去。

「巴奇……?」

緊接著,他聽到了熟悉的聲音,彷彿哭泣般的顫抖,激動的喊著自己的名字。

「巴奇!是你嗎?你在那裡嗎!?」

那個帶著哭腔的吶喊牽動著巴奇的心臟,使得他想也沒想就拉扯著乾澀的喉嚨大聲回應著,「是,史蒂夫,我在這裡!」

聽到巴奇的聲音,確認他還活著,而且還能發出雖然沙啞卻依舊響亮的聲音,史蒂夫狂喜的幾乎要暈過去,但他連忙振作精神,衝到聲音來源處,大力的挖掘著覆蓋其上的石塊,而其他人也紛紛集中過來,很快的,巴奇的身影就出現在他們眼前。

「巴奇……巴奇!巴奇!巴奇!」

看到在夕陽照射下閃著銀光的巴奇的左手,史蒂夫再也無法抑止激動的情緒,拋下圓鍬,跪倒在地,雙手拼命的將剩餘的石塊挖開。

巴奇看著埋在自己身上無數的石塊被快速的挖開,光亮也越來越強,直到整個照射在他臉上,但馬上就被一道身影遮蓋住。

史蒂夫跪在巴奇眼前,臉上的表情像是在哭又像是在笑,因極大的喜悅而顫抖的雙手胡亂的撫去巴奇臉上的灰塵與小碎石。

「……巴克……」

在黃昏的斜陽下,背光的史蒂夫看上去像是散發著橘紅色的光芒,而從他那紅腫的雙眼中不斷滑落的淚水因暮色而染上一層紅,乍看之下有種彷彿流著血淚的錯覺。

「嘿……史蒂夫……你看起來真是糟糕透了……」

由於眾人的屏息而一片沉靜的現場,在聽到巴奇乾澀嘶啞卻又溫暖柔和的聲音之後,爆發出響徹雲霄的掌聲與歡呼,圍繞著史蒂夫與巴奇。

巴奇這才發現這裡不只有史蒂夫,還有一堆人都圍在他們身旁。

「巴奇你看……大家都非常努力的在幫我們……幫我救你出來……」

看出巴奇驚訝的神情,史蒂夫溫柔的拉起他的手,指著四周鼓掌的人群。

看著眼前所有人臉上掛著的,真心因為他的安全而歡喜的笑容,巴奇不知怎地,視線突然模糊了起來。

在娜塔莎為了輸液將點滴的針管刺進巴奇的手臂,山姆將礦泉水遞給史蒂夫並小心的讓巴奇喝下濕潤了乾渴的咽喉之後,巴奇才蠕動著顫抖的嘴唇,小聲的開口。

「……謝謝……」

而大家都只是微笑著注視著巴奇,以及史蒂夫--兩個一身髒汙,淚流滿面,卻浮現著笑容的超級英雄。

在巴奇補充好大量的水分後,他們才正式的把巴奇從瓦礫堆中救出,並由現場速度最快的東尼抱起,送離現場。

在含著淚對現場所有人鞠躬感謝後,史蒂夫也坐上了直昇機,跟著趕往了醫院。

 

 

 

 

 

 

TBC

 

 

___

 

 

結果還是親媽心作祟,捨不得讓巴奇埋太久受太嚴重的傷快速帶過

為了補償,下一話來個病床上的甜肉吧(毆(不要欺負重傷患!)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