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無痛症與淚腺崩壞症(4)

 前面章節:(1)(2)(3)

寫的我胃都痛了的一話XD

不過放心盾冬很甜的

___

 

 

斟酌著該怎麼說明比較好而顯得臉上表情像是在薄笑著的布魯斯,望著一臉緊張的史蒂夫跟被他搭著肩面無表情的巴奇,將方才透過胃鏡所確定的診斷宣布出來。

出乎意料的答案讓史蒂夫愣了一下,張開嘴無意識的重覆了一遍。

「……胃潰瘍?」

「是的。」布魯斯將半空中的螢幕上關於巴奇的身體資料顯示給史蒂夫以及坐在他身旁的巴奇看,「自從上次詹姆斯住院過後,他體內原本的內傷都已經過完善的治療,再加上詹姆斯本身的極佳自癒力,原則上只要不再受到強烈的外力重擊是不會有事的。」

史蒂夫心臟縮緊了一下,即使只是一句假設性的話,他依然對任何有可能對巴奇造成傷害的狀況感到憤怒與難受。

「而且這次吐的血偏黑色明顯微酸化的影響且量不大,所以我判斷為上消化道出血,剛才經過胃鏡檢查,確定是胃潰瘍,而且病狀已經蠻嚴重了,還好還沒進行到胃穿孔,不然惡化為腹膜炎就很麻煩了。」

「腹膜炎……」巴奇小聲的,像是疑問又像是自言自語的聲音讓現場的三個人--算是他主治醫師的布魯斯、帶著他一起來的史蒂夫,以及不知為何在現場的東尼--都看向他。

「是的,正常狀況下通常不會惡化到那種地步,你應該會因為時常覺得上腹部疼痛而就醫,不過由於你目前喪失了痛覺,所以病情才會在進展成嚴重潰瘍而造成吐血的症狀後被史蒂夫發現。」

一般的患者在演變成胃穿孔前應該就會因為疼痛等各種症狀而求醫了,但是巴奇由於沒有痛覺,要不是因為有東尼製作的生理機能探測程式,巴奇大概會像之前一樣,一直隱瞞自己吐血的事實直到因胃穿孔而導致腹腔嚴重感染,甚至併發敗血症而死亡後才會被發現。

一想到這裡,史蒂夫的全身就升起一股惡寒。

還好,他有發現,不然不知道巴奇又會隱藏到什麼時候。

他想起過去由於自身的多病以及母親擔任護士的原因他經常會待在醫院,當時他就看過很多因為消化性潰瘍而來就醫的人。而史蒂夫的童年時代正好是經濟大蕭條,在當時輿論報導都將暴增的胃潰瘍患者歸咎於大恐慌帶來的精神壓力。

想到這裡,史蒂夫看著巴奇,有些迷惑的低聲問道:「……巴奇會得到胃潰瘍……是因為壓力的關係?」

一直雙手抱胸站在一旁光明正大的偷聽的東尼忍不住開口插話。

「他會有什麼壓力?不會痛,又有你這個『最好的朋友』把他照顧保護得好好的……」在併攏了雙手的食指中指上下擺動,強調了最好的朋友後,東尼又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補充道:「當然啦,我們沒看到的地方你給了他什麼壓力我可就不清楚了。」

史蒂夫一臉震驚的看著東尼,又看向巴奇,再看向布魯斯,喃喃的說道:「……是我造成了巴奇的壓力?」

「東尼史塔克!你少亂說話,史蒂夫才沒給我壓力!」看到史蒂夫意氣消沉的模樣,巴奇想也沒想就立刻大聲反駁。

「也許只是你自己習慣故意隱藏自己真正的想法才讓史蒂夫沒有察覺到而已,」但東尼只是聳了聳肩,說出了對史蒂夫來說非常驚愕的消息,「比如說,每次史蒂夫將注意力集中在手機中關於你的生理檢測時,你總會皺起眉,嘴角也會往下垂,這可是經過賈維斯計算過的,不是我亂說,對吧,賈維斯?」

「是的,老闆。」

在半空中響起的禮貌而平淡的英國腔像是一記重錘擊在史蒂夫的胸口。

「……他說的是真的?」

面對史蒂夫更加震驚的眼神,巴奇咬了咬下唇,在心中暗罵,該死的史塔克,多什麼嘴,然後低下頭不發一語。

而史蒂夫知道,這就代表默認。

天啊,他居然完全沒注意到,他怎麼會如此的糟糕,他讓巴奇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甚至還嚴重到吐血的地步,但卻什麼都不知道,要不是東尼剛才提出,只怕他永遠都不會發現。

顫抖著嘴唇,史蒂夫想要道歉卻什麼都說不出口,水霧聚在了他的眼框內,隨時都會落下。而這個景象讓巴奇感到了驚慌,連忙抬起頭望向史蒂夫,張嘴想要安慰,卻不知該說些什麼,兩人相對無言,只有激動的情緒在兩人之間流動。

看著眼前因太重視彼此而強烈的動搖著心情的兩人,布魯斯將手放在下巴上,輕輕轉動著眼珠思考了一會後,慎重的開口。

「我知道胃潰瘍在你們的時代普遍認知是壓力過大造成的,但是在八零年代已經發現幽門螺旋桿菌才是造成胃潰瘍的主因……」看著巴奇將手放到了沮喪的史蒂夫的手背上,臉上滿是關切的神色,布魯斯想了想,改口說道:「不過,的確,精神狀況會對症狀產生不小的影響,或許正是因為不會痛,才造成了詹姆斯的壓力。」

布魯斯一邊對自責的史蒂夫以及因為史蒂夫自責而在氣憤之餘有些不知所措的巴奇解釋,一邊在心底想起過去在一本史書中看到,在經濟大蕭條期間出生和成長的人,即使到了老年,內心依舊會帶著「無形的疤痕」。那是形容對於未來的不安全感,而對眼前這兩位看似年輕,實際上正是出生與成長在經濟大蕭條的年代的『老年人』來說,當時的一切印象都很難說排除就排除。

更何況,布魯斯以旁觀者的眼光來看,巴奇的確全心都專注在如何讓史蒂夫開心這件事身上,若說史蒂夫是巴奇的動力來源的同時,也是壓力來源的話,也不算完全錯誤。所以布魯斯想了一下後,對因不同原因而同時面露不安的倆人提出自己的意見。

「雖然只是我個人的建議……我希望你們可以好好的談一談,特別是詹姆斯,我希望你能夠把心裡真正所想的都說出口,而不是一味的藏在心裡,不管對你,還是對史蒂夫來說,都是最好的選擇。」

史蒂夫緊緊閉上了眼睛,直到確定眼淚不至於落下後才睜了開來。

「謝謝你,博士……我們回去會好好的談一談,對吧,巴奇?」

雖然似乎是對布魯斯所說,但史蒂夫從頭到尾只凝視著巴奇。

看到巴奇緩緩的點頭,史蒂夫才稍微露出放鬆的表情。

之後,布魯斯交代了一些關於胃潰瘍的注意事項,由於巴奇他們還是習慣看書,所以布魯斯將關於胃潰瘍患者的日常保健以及飲食相關須知即刻列印成冊,並交給他們帶回。

「嘿,巴奇,」在看到史蒂夫跟巴奇站起身後,東尼出聲叫住了巴奇,指了指他的左手,「來都來了,要不要順便檢查一下你那隻寶貝?你以為我沒看到你上手臂的位置動作有些卡嗎?」

巴奇跟史蒂夫對望了一眼,雖然想著,『啊,巴奇又對我隱瞞了,』但一方面又想著不該再給巴奇壓力的史蒂夫很快的說道:「你決定吧,巴奇,不用顧慮我,我可以在會客室裡等你。」

但巴奇只是沉默的張著一雙不知所措的眼神望著史蒂夫。

又來了。東尼跟布魯斯對望一眼,故意大翻白眼表示對這兩人感到受不了後,突然伸出右手叫來鋼鐵手臂之後大步走到巴奇旁邊,二話不說的抓起巴奇的左手,就往門外走去。

「你做什麼!」

「拜託,他是你爸還是你媽嗎?就算是好了,你也成年了……喔,不,是老年了。更何況即使是未成年的小孩也有自主權的好嗎?放心吧,他都說要在會客室等你了,別擔心,我技術很好很快。」

由於東尼的話是那麼的快速又毫不停歇,巴奇什麼都還來不及反駁就在史蒂夫緊張的注視下,被滿嘴嘮叨的東尼拖出了診療室。

「不用擔心,東尼只是很想好好檢查一下詹姆斯的左手,雖然他的守備範圍很廣,但對於朋友的情人是不會出手的,你可以放心。」

「我當然相信東尼不會那麼做,我只是……」頓了一下,史蒂夫眨了眨眼,愕然的看向布魯斯,「博士?」

「恭喜你們。」

看到布魯斯一臉果然如此的微笑著那麼說之後,史蒂夫在驚訝與有些不好意思的心情下,也不禁感慨,難怪有句話說,什麼人交什麼朋友。

 

 

*** *** ***

 

 

拖著一臉寫著我很不爽的巴奇來到自己的研究室後,東尼立刻就拉了一把椅子讓巴奇坐下後對著巴奇的手臂做各種檢測與分析。

「嗯,果然跟我想的一樣稍微有些磨損,不過別擔心,我會好好照料這個心肝寶貝的,你可以看個電視。」

說著,在東尼指示下,賈維斯在巴奇面前展示出一個畫面,讓他自由選擇想看什麼,巴奇選了他最近愛看的探索頻道的《荒野求生秘技(Man vs. Wild)》,認真的注視著主持人吃蜘蛛的恐怖畫面,在心中默默的記憶起來,以備將來有可能的不時之需。

看著巴奇的側臉,東尼有些好奇的想,這傢伙對那個粗神經的史蒂夫難道真的完全沒有一絲抱怨或是委屈的心理嗎?

不,他可以從巴奇的一些非常細微(甚至需要賈維斯用慢動作去解析)的小動作明白肯定是有的,只是巴奇習慣性的隱藏起來,不管這個習慣是七十年前就有,還是經歷了七十年的磨難才養成的,但這都代表在巴奇心中,史蒂夫的地位有多重要,重要到他可以完全不顧自己。

而這讓東尼覺得不太公平。基本上,東尼不太管別人的事,除非是他自己有興趣的人事物,而剛好巴奇的左手就是他有興趣的東西,愛屋及烏之下,他也樂意幫忙巴奇。

「嘿,巴奇,」明明身邊沒有其他人,東尼還是小聲的貼在巴奇的耳邊說道:「我幫你在這個寶貝裡加裝一個可以關閉生理機能變化通知的密語如何?」

眨了眨眼,巴奇不可思議般的看著東尼,「……關閉的密語?」

「對,比如說你有什麼狀況,比如說你們倆做愛的話不是會心跳加速嗎?或是吵架跟他賭氣,反正就是不想讓他知道你的生理變化的時候,只要說出設定好的密語,埋藏在你這條手裡的程式就會啟動,截斷發送到安裝在史蒂夫手機裡的訊號,在手機裡只會顯示一切正常。」

巴奇想起上一次『治療』的時候,就是因為生理機能探測器突然發出警告,才讓史蒂夫中途被嚇到繳械,所以他思考了一會後,點了點頭。

「……好,我要裝這個。」

巴奇並沒注意到東尼剛才的話中其實有隱藏了試探性的問題,而沒有對『你們倆做愛』這句話做出反駁的巴奇等於是不小心承認了他有跟史蒂夫做愛。

「那你想要設定什麼密語?」東尼不禁在內心裡偷笑,但表面上只是維持平常的態度繼續問道:「最好是簡短,而且你平常不會使用但也絕不會忘記的單字。」

沒有思考太久,巴奇的腦海中馬上就浮現了一個單字,一個他從未忘記過,但因為太親暱只有在七十年前才偶爾會用到的一串字母。

想著那個單字,巴奇的臉上不自覺得浮現起微笑,緩緩張開了嘴。

 

 

*** *** ***

 

 

在巴奇回到在會客室等著他的史蒂夫身邊後,史蒂夫先是緊張的確認巴奇完好無缺之後,才問巴奇左手的狀況,在聽到巴奇說一切都沒問題後,而且也透過賈維斯真的確定之後,他們才一同離開了史塔克大樓。

回到家之後,史蒂夫牽著巴奇的手來到客廳的沙發上,先讓巴奇坐下,才跟著坐在他的身旁。

沉默著將雙手交握在膝蓋上,上身往前傾,史蒂夫望著自己的手。他剛才一路上都在思考著要怎麼跟巴奇好好談一談,他決定先為自己之前一直忽略了巴奇內心感受的行為道歉,然後他也希望巴奇不要再對他有所隱瞞。因為他很怕,很怕巴奇會在自己不知道的時候受傷、流血,甚至……

不敢再接下去想那個恐怖的字眼,史蒂夫握緊了自己的雙手,轉頭看向巴奇,「……巴奇……我很抱歉……我完全沒想到你會……」

「我愛你,史蒂夫。」

然而巴奇毫無預警且突如其來的告白讓史蒂夫轟的一聲腦袋陷入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自己原本是想說什麼,只是張大了口,雙眼圓睜,傻了似的望著一臉平靜的巴奇。

「……巴、巴巴……巴……」接著,在領悟過來的瞬間,整張臉像是燒起來般的發燙脹紅,嘴唇張張合合了半天,連巴奇的名字都講不清。

「剛才班納博士要我把心裡所想的都說出來,然後我想到我好像還沒跟你說過,所以我只是想跟你說這個。」歪著頭,巴奇像是有些疑惑史蒂夫的反應的問道:「你不喜歡我那麼說?」

「不!我……我很喜歡!」大聲吼著,史蒂夫撲過去握住了巴奇的雙手,大聲做出告白,「我也愛、愛你!巴奇!」

「我知道,你說過了。」看到史蒂夫激動到結巴的模樣,巴奇忍不住輕輕笑了起來,低垂著眼臉,沉默了一會後,輕聲說道:「……其實,我的確不喜歡你只注意我的生理狀況而沒注意我本身……還有前幾天你專心在尋找男人之間做愛的方法,卻沒問我想怎麼做……明明我就在你旁邊。」

看著巴奇的頭頂,史蒂夫在心中大罵著自己,並發自內心的道歉。

「……對不起,我真的……太粗心了。」

「沒關係,但我希望你記得,你並不是我的壓力」巴奇將手伸出指著自己的左胸,溫柔的微笑「無論何時,你都在這,永遠都是我前進的動力。」

巴奇說完,兩人無言的互相凝望了一會後,從史蒂夫那雙總是那麼清澈的天空藍中滾落了大滴的淚水。

史蒂夫又哭了。真的是個愛哭的傢伙。

巴奇在心裡苦笑著,然後將史蒂夫的頭抱到自己胸前,「別哭啦,再哭我真的要有壓力了。」

半開玩笑的說著,巴奇用力揉了揉史蒂夫柔軟蓬鬆的金髮。

史蒂夫將眼淚抹乾後,將手搭在巴奇的肩上,「巴奇……謝謝你……你也是我前進的動力,一直都是……但我不希望你因此為了我勉強去做什麼,我所希望的只要你快快樂樂平平安安的待在我身邊,如此而已。」

「但我想讓你開心。」

「你開心我就開心。」

「你開心我就開心。」

「你開心我就開心。」

「你開心……算了。」無奈的停止了與史蒂夫孩子氣的拌嘴,巴奇比誰都清楚這個布魯克林來的臭小子固執起來就算是一千個浩克也拉不住,所以他嘆了口氣,問道:「你想讓我開心?」

「是的,巴奇。」

「那就吻我……」巴奇的手在史蒂夫的唇上撫過並移到了自己的唇上,亦真亦假的抱怨,「我們都做過愛了,卻連初吻都還沒有過。」

瞪大了雙眼,史蒂夫快速的在腦海中回想著過去他們之間的肢體接觸,然後很驚訝的發現,是了,他們真的還沒有接吻過。

老天,他真的很糟糕。

「抱……」但才剛開口,看到巴奇似笑非笑的神情,史蒂夫馬上決定不再浪費語言,捧起了巴奇的臉,有些紅了臉,但認真而誠懇的將唇印在巴奇的唇上。

輕觸般的吻沒多久就在兩方的互相追逐下演變成了火熱的濕吻,兩人的舌頭毫不退讓的在彼此的唇齒間熱烈交纏著,點燃著彼此的慾火。

好不容易才依依不捨的分開之後,巴奇急促喘息著問道:「……做不做治療?」

「當然要做,胃潰瘍必須從生活根本做起……」

「我不是說胃潰瘍。」

「那是什……喔。」問到一半,從巴奇噘起了被自己吻得又濕又紅的嘴唇,面露愕然又不滿的模樣,意識到巴奇說的治療指的是什麼的史蒂夫臉紅了起來,暗惱自己的不解風情。

一邊想著自己真的是個很糟糕的情人,史蒂夫臉雖紅但表情嚴肅的將手搭在巴奇的肩上,認真的說道:「看你的意思,巴奇,我說過了,我不希望你勉強去做什麼。」

「如果我現在就想呢?」

「巴奇……?」

「我想要……」低聲說著,巴奇將手覆蓋在自己的小腹上,抬起眼看向史蒂夫,直率的將內心所想要的說出口,「從體內感覺你,現在。」

巴奇的話以及臉上浮現的溫柔微笑讓史蒂夫內心激盪不已,顫抖的伸出雙手,用力將這個世界上最美好的男人擁入懷中。

「……好的……巴奇……好的……」

然後,他們又再度擁吻在一起。

 

 

 

 

 

TBC

 

___

 

於是下一話又要治♂療啦~

有人猜得到巴奇的密語是什麼嗎XD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