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權翻譯]【盾冬】My Friend is My Familiar (10)

 

前面章節:(1)(2)(3)(4)(5)(6)(7)(8)(9)

生子梗注意

甜甜的產前生活

然後東尼的存在感爆表,神煩

___

 

 

「嗯。」

從那齣逃走劇後經過了將近兩個月,巴奇的肚子也已經變得相當大的時候。

坐在沙發上的巴奇發出了一聲小小的嘆息。

稍遠的廚房裡,正打開著冰箱的史蒂夫聽到了那聲嘆息,立刻將手中的牛奶瓶放回原處,來到了客廳。

「巴奇,怎麼了?」

史蒂夫在巴奇身邊坐下後,柔軟的沙發椅面發出聲響下沉。

「他動了。」

「咦!真的!?」

在慌慌張張的史蒂夫將耳朵貼到了巴奇高高隆起的肚子上後,從緊貼著的耳邊傳來了非常微小的伴隨著「咚」的聲響而來的小小振動。

「…………」

感受到了那份細微的振動,史蒂夫張大了雙眼,慢慢地抬起臉凝視著巴奇的臉。

「………巴奇……」

「幹嘛?」

「……太棒了……」

轉瞬間史蒂夫的雙眼中聚滿了淚水,在那些淚水滿溢而出滑落臉頰前,巴奇所說的「別那麼愛哭。」的話,讓史蒂夫連忙抽了抽鼻子抹去自己的淚水。

設置在客廳柱子上的時鐘的時針指示著上午十點,巴奇將手放到了自己雙腿兩旁施力抬起自己的身體,在史蒂夫也出手幫忙後,才終於站得起來。

「時間差不多了。」

「啊,是啊。」

史蒂夫攙扶著拖著沉重的身體在走廊上前進的巴奇,兩人移動到了寢室內後,史蒂夫從衣櫃裡取出了兩人份的外衣。

「你真的要一起去?」

「我要去、今天是休假日。」

在互相穿好了大衣以及夾克之後,兩人一同前往玄關後,史蒂夫先打開門走了出去。巴奇則是坐在放置在玄關旁的椅子上,嘆了一口氣。

「我去把車開過來、你在這裡等我。」

在對巴奇那麼說之後,史蒂夫任由手中的車鑰匙發出碰撞的聲響,為了前往位於他們家隔壁的車庫,而走在鋪設在草坪上的地磚上。

天氣良好,白雲悠閒自在的漂浮在晴空中。雖稍嫌寒冷,但吹撫而來的徐徐微風適度的搖晃著樹木。巴奇因舒適的愜意而將背往後靠,讓椅子發出了細碎的聲響。這把椅子就是史蒂夫為了讓巴奇能像現在這樣舒服的等著他把車子開過來而放置在這裡的。

原本史蒂夫就有著過保護的一面,在巴奇的肚子明顯變大之後史蒂夫也變得更加過保護,周圍的人似乎都會揶揄他的這一點,

確實,即使是到廚房去喝水時、洗澡時,還是移動到臥室裡的床上時。不管巴奇做什麼史蒂夫都急著幫忙,雖然理所當然的這些都只限於史蒂夫在家的時候,不過總而言之現在史蒂夫對巴奇可是前所未有的寵溺。

現在就已經是這種狀況了,等到孩子出生之後真不知道史蒂夫會變成什麼樣的傻父親,巴奇一想到這裡,臉上就自然而然的浮現起柔和的笑容。

接著從肚子裡傳來了「咚」的一聲振動。

「你也這麼想嗎?」輕撫著大大隆起的腹部,巴奇小聲的對著裡頭的寶寶說道。

由於聽說像這樣對胎兒說說話,或是聽聽音樂是件好事,所以巴奇時常會對著肚子裡的寶寶說話。關於這一點史蒂夫也是展現驚人且積極的一面,總是愛惜的撫摸著巴奇的肚子,將所有發生的事巨細靡遺的說給寶寶聽。

「我把車開到門口了……發生什麼開心的事?」

看到巴奇臉上難得浮現著笑容,史蒂夫忍不住開口問道。

「他說你是個很慈祥的父親。」

在邊說邊巴奇用指尖輕輕的敲了敲肚子後,史蒂夫馬上連耳朵都染上了紅潮,不過與其說是因為害羞,不如說是因為巴奇口中所說出的『父親』這個單字而感到喜悅吧。

「我、我們快點出發吧。」

握住了朝著自己伸過來的手,巴奇從椅子上站起來,走了距離車子數公尺不到的幾步後,越過史蒂夫打開來的助手席的車門坐進了車內。

在非常慎重的確認巴奇坐好之後,史蒂夫才關上了門,繞到反對側,坐進了駕駛座裡。

這輛車是史塔克工業製的越野車,雖然巴奇依然很不喜歡隨時都會說話還很多嘴這一點,不過防震功能佳、搖晃少、坐起來相當舒適這部分巴奇倒是挺中意的。

「我要發動了。」

隨著史蒂夫的聲音,車子安靜的往前出發。

最近巴奇不再需要前往紐約,班納博士會專程來到位於華盛頓的神盾局專用的特別醫療研究室幫巴奇做定期檢診。

這是班納博士顧慮到巴奇的身體狀況,為了不讓他經歷長距離的移動,特別是飛機,所做出的指示。

在經過三十分的車程之後他們從醫療設施的後方進入了院內,由於這裡是專為了機密機關所設置的,打從一開始就為了遮閉周圍的視線而做了特殊的設計,所以周圍的市民任誰都無從得知在這所醫院裡,美國隊長正帶著他懷孕的伴侶來到這裡的事實吧。

搭乘一般的外來客絕對無法使用的的電梯來到上層,進入只有工作人員才能進出的區域後,史蒂夫跟巴奇抵達了小巧整潔的研究室前。

然而在打開門之前,他們感到了某種奇妙的讓人生厭的氣息,使得兩人同時停下了腳步。

每當史蒂夫沒有任務的時候總會像現在這樣陪著巴奇一起到醫院來的主要原因,當然是因為關心著巴奇的身體,以及希望看看腹中胎兒的成長狀況,但並不僅僅只是如此。

就在他們猶豫著要不要開門前,門就自動的往一旁滑開來,看見了門內笑得很燦爛的迎接著他們的男人的臉,巴奇忍不住想要嘆氣。

「唷,兩位好,你們總是那麼甜蜜呢。」

舉起單手那麼說著的人正是東尼史塔克。每當他用調劑身心的名義放棄工作時,就常常會跟著班納博士一起過來這裡。

然後每次他都會對著巴奇的肚子開玩笑的說著『兒子啊~我是你老爸喔~』之類的玩笑話。

後來史蒂夫知道這件事之後,就在家裡跪在巴奇的肚子前面拼命對著肚子裡的寶寶說著『不對!我才是你的爸爸!』之類的訂正。由於陷入這種狀況的史蒂夫意外的相當麻煩,所以巴奇只能偷偷的在心底祈求史塔克別再開這種玩笑了。

「史塔克,你又丟下工作不管了?」

「幹嘛說得那麼難聽,你還不是沒去工作跑來這裡。」

「我今天休假,更何況陪著自己的家人檢診是理所當然的事吧!」

在趁勢衝口而出後,史蒂夫因為自己說出口的『家人』這個單字而有些紅了臉。

雖是老話常談,不過史蒂夫的害羞方式真的非常容易看得出來,雖然那部分也是時常被揶揄的,但本人似乎完全沒有察覺到這一點。

「家人嗎~?」

從浮現著壞笑的史塔克背後,班納露出了臉。

「準備好了?我們可以開始檢查了嗎?」

「麻煩你了,博士。」

史蒂夫擁著巴奇的肩膀,像是要將他跟史塔克遠離般的越過了史塔克身旁。

讓巴奇在為了不讓腹部感到難受而被改造成躺椅的機組上躺下後,史蒂夫坐到了被放置在一旁的椅子上。

在巴奇將自身的體重都放到了椅背上,並有些疲累的吐出一口氣後,史蒂夫輕輕地握住了他的手。

「變得相當大了呢,有什麼變化嗎?」

班納將愛用的古式聽診器抵在巴奇大大隆起的肚子上,邊聽邊問。

對於班納的問題,史蒂夫滿心歡喜的搶先巴奇一步做出了回答。

「今早他動了!博士!」

「真的嗎!太好了,看樣子很有精神呢。」

「喔?怎麼樣?讓我來看看。」

將史塔克從旁邊伸過去想要碰上巴奇肚子的手撥開後,史蒂夫開口問道:「博士,是不是差不多了……」

「嗯……說的也是,差不多快到預產期了,也許應該安排在這裡入院比較好。」

「巴奇你覺得如何?」

「我無所謂。」

「我也可以一起待在這裡嗎?」史蒂夫回過頭,對著幫忙班納的醫療工作人員問道。

「我們原本就預定要讓Mr.巴恩斯入住個人病房,所以美國隊長一同暫住也不是問題。」

那麼回答後,工作人員微微一笑,說著『那麼我這就去叫人再多準備一張床』後離開了房間。

結果他們決定當天就入院,在確認了巴奇躺到了個人病房的床上後,史蒂夫為了整理入院用的行李,而暫時回去家裡。

趁著史蒂夫不在的空檔,不知從哪又冒出來的史塔克,厚臉皮的在病床旁放置一把椅子後坐了上去,不停喋喋不休的對巴奇問著『預定日是哪一天?』、『已經想好名字了嗎?』之類的話題。

「你很閒嗎?」

「全美國也找不到比我還忙的男人了。」

「那你還不趕快回去工作?」

「放鬆一下也是必要的吧?」

巴奇在腦中挖掘出至今為止的記憶,但無論他怎麼回想記憶中都從未見過這個男人『放鬆』時以外的模樣。這個史塔克都能叫忙的話,全美的男人們究竟能有多閒?

依然賴著不走的史塔克一直待到史蒂夫回來之後才在史蒂夫的驅趕之下悻悻然的離開。

「我帶了替換的衣物還有一些必需品過來了。」

巴奇對著坐在剛才史塔克所留下的椅子上,忙著將行李放到床邊櫃子上的史蒂夫伸出了手。

「嗯,什麼?」

「過來這裡。」

史蒂夫照著巴奇所說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走過去後在床邊坐了下來。

「巴奇?」

將手環上來到自己觸手可及位置的史蒂夫的腰間,巴奇將臉埋進了史蒂夫的胸膛。

「怎麼了?」

「你先別說話。」

巴奇維持著這個姿勢,不斷重覆做著深呼吸。

除了室外呼叫著醫生的院內廣播以外,室內只聽得見巴奇細微的呼吸聲。

「你的味道……」

「味道?啊,難道說我身上有什麼異味……」

「不是。」

其實最近巴奇對氣味變得非常的敏感。

目前為止都很沒什麼特別異常的場所、所攝取的食物等等,只要聞到味道巴奇就會覺得很不舒服。

特別是他人的味道更是無法忍受,要是對方還擦了香水之類的話,巴奇當場就會做出反應。

巴奇曾經偷偷跟班納商量過這件事,相談的結論是雖然通常懷孕初期才會產生孕吐的症狀,不過也有些人後期才會發生,所以不用在意。然而即使不去在意巴奇依然還是時常會為了暮地湧上來的不適以及嘔吐感而感到難受。

「只有你的味道能讓我感到平靜。」

將臉埋在史蒂夫的胸前那麼說著後,巴奇感覺得到史蒂夫有些笑了,然後是被緊緊擁抱著的感受。

 

 

 

 

 

 

 

TBC

 

___

 

雖然這不是ABO,不過史蒂夫身上大概自然的散發著什麼可以安撫巴奇的信息素吧(咦

下一話就是最終話了,巴奇就要生了

(其實應該一口氣更完的但我想先讓大家還有我自己做個心理準備XD)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