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親密愛人(上)

謝謝你那麼長的時間陪著我。

遲到很久的中國新年賀文,復四後的盾冬老夫夫(算是這個系列短篇的世界觀設定跟前兩篇鼠年新春賀圖的後續。)

斷斷續續寫了一萬多字,所以分成上下篇,這篇還沒有,不過下篇有旗袍PLAY,提前警告一下,能吃的再慢慢看吧。

 

 

___

 

 

 

  2024年的第二個月,美東地區正處於隆冬時節,行道樹在冰凍刺骨的寒風下搖晃著枯枝。

  盡管因強風吹撫而開始融化的積雪使得二月的紐約比起上個月降雪時還要寒冷蕭瑟,但史蒂夫跟巴奇卻覺得宛如仲春般熱鬧歡騰。

  因為他們此刻身處於正在進行著中國春節遊行的布魯克林第八大道華埠。

  黑壓壓一片的人山人海將這裡擠得水洩不通,長長的街道四處張燈結綵,掛滿了寫著各種喜氣洋洋的新年祝賀紅布條。

  敲鑼打鼓的喧鬧聲中,兩旁的群眾熱烈圍觀著以舞龍舞獅為首的各種遊行表演,為了慶賀中國農曆新年蜂擁而至的人們是如此地興奮,熱烈的程度甚至讓身處其中的史蒂夫跟巴奇都為之躍動。

  他們並不是第一次來到這裡。由於第八大道離他們目前居住的公園坡不算太遠,所以兩人平日偶爾也會到這裡的中式餐館用餐,但像今天這樣熱鬧的模樣還是他們第一次見到。

  與巴奇肩並肩站在人群中,史蒂夫看了一圈四周的景象後,將視線移至身旁。

  巴奇一身黑色風衣,及肩的長髮隨意披散,早上才剃過鬍子的白淨臉龐因寒冷而透紅,脖子上圍著深藍灰色的方格紋路流蘇圍巾。

  看著巴奇睜得大大的灰綠瞳孔閃耀著光芒,興味盎然地盯著遊行隊伍的模樣,史蒂夫心裡不禁湧起了一陣溫暖的悸動。

  輕輕握住了巴奇的手,史蒂夫瞇起了雙眼,想著,他已經有好久沒見過這樣像個孩子般單純快樂的巴奇了。

  很久很久以前,在史蒂夫跟巴奇還是孩子的時候,這裡原本被稱為小挪威,居住在這的大都是挪威人。

  史蒂夫其實很少過來,除了偶爾會被巴奇拉著來到這裡隨意閒逛以外。

  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兩人閒晃在街上,被某間店裡櫥窗內用大玻璃罐裝的黑色硬糖吸引的巴奇出於好奇買了兩顆黑色的硬糖,並分給史蒂夫嚐嚐。

  兩人在回家的路上一人一顆扔進嘴裡的瞬間,又黑又苦又鹹又硬的味道在嘴裡蔓延開來,臉都皺了起來,但又不想浪費,只好忍耐著一邊高聲抱怨難吃,一邊快步奔跑回家,用水把嘴裡的玩意吞下肚。

  即使事隔多年,史蒂夫嘴裡似乎還能感受到那種難以形容的奇妙滋味。

  現在回想起來,那應該不是糖果店而是藥草店,他們所吃的,是有別美國常見的彩色甘草糖的北歐傳統鹹甘草糖。

  時光荏苒,當他從漫長的睡眠中醒來後,為了找尋過去的一些回憶曾來過這裡,但嘴裡鹹甘草糖的滋味依稀猶在,這裡的挪威人卻早已不知去向,取而代之的是一群來自中國南方的華人。

  雖然不知是否自己成長味覺有所變化,亦或是中國人比較擅長製作美食,不管是大餐館還是小點心都比起當年嚐到的鹹甘草糖美味許多,但史蒂夫更常想起的,卻還是與巴奇一同嚐過的鹹甘草糖那又鹹又苦的滋味。

  明明是那麼苦那麼鹹,但不可思議的是,當兩人一同用水把糖吞下肚後,史蒂夫看著巴奇咧著嘴皺著眉的笑容,突然覺得嘴裡的苦澀似乎變得不再那麼苦,甚至有點甜。

  「你看那裡,史蒂夫!」

  忽然間,巴奇興奮的聲音將史蒂夫從回想拉回了現實。

  史蒂夫將視線順著巴奇手指的方向,朝他們走來的遊行隊伍前頭望去。

  只見穿得一身大紅中式冠服的鬍子大叔笑呵呵的,一邊向人群高喊著史蒂夫聽不懂的話,一邊往四周拋撒著小小的金元寶。

  「我知道今天是華人最重要的節日,不過不知道居然重要到會那麼大手筆地發送金子,真是太屌了!」

  聽著身旁巴奇嘴裡那麼喊著,興奮的光彩在他眼中閃耀,史蒂夫看在眼底愛在心底。

  恰好此時有顆金元寶朝他們的方向而來,於是史蒂夫朝向金元寶拋擲而來的方向伸出了手,接著眼明手快地抓在掌心中。

  「抓得好,史蒂夫!」

  神采飛揚地誇讚著史蒂夫的巴奇在看到史蒂夫接到了那顆金元寶後,臉上微微露出了詫異的表情時,臉上的笑容轉為疑惑。

  「怎麼了?」

  轉向巴奇,史蒂夫沒有回答他的疑問,只是稍微歪著腦袋,將手伸到探頭過來的巴奇面前,把金元寶放到了他手上。

  當金元寶落在自己掌心中的瞬間,巴奇就明白到史蒂夫為何會露出詫異的表情--因為沒有感受到預期會有的重量。

  掌心中輕得不可思議的金元寶讓巴奇也面露驚訝,看向史蒂夫後又低下頭,仔細端詳著手中的金元寶。

  「這不是真的金子啦,」就在此時,一個中年婦女用帶著口音的美語,笑著替他們解惑,「這是財神爺發送的金元寶巧克力,是用金箔包裝成金元寶造型的巧克力。」

  巴奇看了過去,一對中年華裔夫婦滿臉笑容來到了他們身旁。

  看上去大約四十歲左右,一頭大捲髮,穿著紫荊紅旗袍,有些福態的是李太太;而站在她身旁,跟史蒂夫同樣白髮蒼蒼,一身深灰藍唐裝,手裡提著一個大大的紅色塑膠袋的是她的老公李先生。

  於薩諾斯事件--也就是地球一半生命消失期間--從中國南方移民過來的李氏夫婦是在此地經營中式禮服店的華人,也是史蒂夫跟巴奇搬家到這裡來後的對街鄰居。

  他們養了一隻名叫Sunny的金毛獵犬,史蒂夫跟巴奇散步時常會遇到他們遛狗,自然會聊上幾句,時間久了就熟悉了,有時還會互送手作點心,算是史蒂夫跟巴奇在隱姓埋名以普通人身分生活後,第一次認識的朋友。

  史蒂夫跟巴奇今天會來這裡參加春節活動主要也是受了他們的邀請。

  看了看手中的金元寶,巴奇向笑咪咪的李太太問:「巧克力?」

  「是啊,我們華人相信吃什麼就會補什麼,所以做成金元寶造型的巧克力可以招來財運,春節期間更是特別受歡迎,送人自用兩相宜。再說了,今年是睽違五年首次舉行春節活動,當然要大手筆讓大家都能沾點喜氣。」

  聽李太太解釋後,巴奇心念一動,與史蒂夫同時看向彼此。

  之前消失一半的地球生命突然回歸雖然讓世界各地混亂了一陣子,但人類的適應力超乎想像得強大,經過各國政府協調,再加上人們彼此的互相幫助,不到一年的光陰,人類社會就步上了軌道,各種節慶活動也紛紛重新展開。

  親身熬過那段時光的史蒂夫自是不用多說,即使是無法得知自己消失的那五年裡人類社會究竟經過多麼激烈的變化的巴奇,也從史蒂夫跟其他人口中或是網路等地大致了解是什麼狀況。

  將眼光慢慢掃過興奮的人群,再看向望著自己的史蒂夫臉上的笑容,巴奇心裡又是驕傲又是心疼。

  史蒂夫很少跟巴奇提起,在生物一半消失的五年裡,倖存下來的他們究竟是怎麼熬過來的,又是歷盡怎麼樣的千辛萬苦與犧牲,才將這一半的生命都帶了回來。

  以史蒂夫的性格,他一定無法原諒自己,無論如何都會想盡辦法彌補,在這五年裡,沒有一時半刻得以安息。

  有時候,巴奇會在一個人獨處時閉上雙眼想像,想像史蒂夫獨自一人身處於空蕩蕩的市街,那是什麼樣的孤單而寂寥,僅僅是想像,巴奇就心痛得難以呼吸。

  即使明白史蒂夫一定會要自己別在意,這完全不是巴奇的錯,但巴奇還是感到很抱歉。

  明明答應過,要陪著史蒂夫直到時間的盡頭,然而,就在史蒂夫最需要幫助的時候自己卻總是沒能在他身旁陪伴他。

  在心裡歉疚地想著,巴奇握緊了手中的金元寶巧克力,在發現大家都盯著自己--特別是史蒂夫眼神內還透露出疑惑--後,趕緊擠出了笑容,對史蒂夫說道:「那我們可得帶回家好好品嚐。」

  在巴奇說完並將巧克力放入大衣口袋後,似乎看出他在想什麼的史蒂夫本想說些什麼,但沒能來得及開口,因為李太太已經用眼神催促李先生將手中的袋子遞到巴奇跟史蒂夫面前,滿臉笑容地對他們說:「新年快樂,這是一點心意,還請收下。」

  沒料到會收到禮物的巴奇與史蒂夫一愣,互望了一眼,再看向李太太跟李先生,問道:「這是?」

  「這是新年禮物,也算是謝禮,」李太太誠摯地說,「多謝你們幫忙看顧我們家Sunny,我才能陪老李在老家安心養傷,而且你們還把Sunny照顧得健健康康白白胖胖,真的不知該怎麼感謝。」

  李太太說的是去年秋天李先生在浴室摔斷了小腿的骨頭,必須回國看他們家族世代信任的骨科醫生,在他們離開美國的時候,史蒂夫跟巴奇幫他們代為照顧Sunny的事。

  「你們也太客氣了,我跟史蒂夫還得謝謝你們願意讓我們沒養過狗的照顧Sunny,他真的又乖又可愛,Sunny回去後的頭幾天史蒂夫還有些失落呢。」

  回想起Sunny在家裡寄住的那一個月裡,貪吃愛玩又愛撒嬌的可愛模樣,巴奇嘴角滿是掩不住的笑意。

  點了點頭,史蒂夫也露出微笑,接過巴奇的話,「事實上,在Sunny回去之後,我們都很想牠,也認真在考慮養隻狗,所以我們真的不需要收到謝禮。」

  但李太太依然堅持要巴奇收下。

  「對我們夫妻來說Sunny就像是我們的女兒,我們回老家養傷將近一個月,如果不是你們每天都會傳Sunny的訊息給我們報平安,我們無法安心養好傷,所以還請你們務必收下,而且那裡面是我擅自用目測,為你們量身訂製的中式禮服,要是你們不收下,我們自己也沒辦法穿。」

  一聽到量身訂製的中式禮服,巴奇跟史蒂夫難掩驚訝,互望了一眼,更是不知該不該收下。

  雖然巴奇並不很清楚唐裝旗袍的繁瑣程度跟價格高低,而且他也知道李氏夫婦本就在此地經營中式禮服店,但,光從現在李氏夫婦身上所穿的中式禮服繡花跟紋路上看來,就知道肯定是相當費工,更別提布料成本了。

  「但……」

  見巴奇面有難色,一旁的李先生趕緊露出滿面的笑容,熱心地說:「千萬別客氣,不是我吹牛,我老婆的縫衣技術那可是全布魯克林最頂尖的,保證你們穿過後馬上就會想來我們店裡訂上好幾件。」

  心裡仍有些猶豫的巴奇望向史蒂夫,用眼神徵詢他的意見。

  在史蒂夫面露微笑,將手放到了巴奇肩上,輕輕點了點頭後,巴奇也不再堅持,伸手接過了李氏夫婦的禮物。

  「謝謝你們的好意,那我就不客氣地收下了。」

  在巴奇跟史蒂夫笑著表達感謝之意後,李太太滿臉喜色地對他們說明:「袋子裡有兩個紙盒子,藍色的是羅先生,紅色的是羅太……巴先生的,布料是我家老李特地從老家帶回來的,樣式花紋則是我自己手工設計裁縫。」

  雖然有些在意李太太改口的稱謂,不過巴奇也沒想要否定什麼,只是曖昧地笑了笑。

  他們不會主動到處去跟別人說明彼此之間的關係,但也不會特意隱瞞,若有人問起,他們會大方承認他們是一對伴侶。

  雖然在他人眼中,總是膩在一起的他們或許更像是一對感情很好的父子甚至爺孫,但事實上巴奇跟史蒂夫已登記結婚,只是並沒有特別對外說明,再加上史蒂夫目前外表的年齡比巴奇大上至少三十多歲,即使同居在一起,平時一同出入散步,也不太會有人認為他們是一對同性伴侶。

  然而,不知道為什麼,似乎從他倆搬到目前居住的社區不久,李式夫婦就察覺到他們的關係非比尋常。

  但他們從不刺探隱私,更不曾表現出任何歧視,只是用友善鄰人的態度與史蒂夫跟巴奇交流,所以他們兩家從認識以來一直都相處得很愉快。

  這也是史蒂夫跟巴奇當初會一口答應幫忙照顧Sunny的原因之一。

  李太太笑顏和藹地對兩人繼續說道:「衣服的尺寸雖然沒量過,但我用看的就可估計大概,應該是沒什麼問題,我想你們應該都沒穿過,所以裡頭有付上簡單的穿戴指南,要是你們還是不知該怎麼穿,或是尺寸不合需要修改再來找我們。」

  李先生也說:「其他還有些小零食,是我從老家回來時順道帶回來的特產,請務必嚐嚐。」

  「好的,」感受到李氏夫婦的真心誠意,巴奇再次與史蒂夫相視而笑,「過幾天我會帶著我最拿手的現烤蘋果派登門拜訪。」

  史蒂夫也一臉驕傲地說:「我可以向你們二位保證,我家巴奇作的蘋果派就算不是全世界,也絕對是全美國最美味的。」

  聽到史蒂夫就好像方才李先生誇讚自己老婆繡工般,自信滿滿地誇讚著自己做的蘋果派,巴奇有些開心又有些害羞,大力拍了拍史蒂夫的背,半開玩笑地說:「別讓人家笑話啦,哪有你說的那麼誇張,頂多就是布魯克林最美味的吧。」

  巴奇的力道看似很大,對史蒂夫來說根本不痛不癢,只是站得穩穩地,接著往後伸過左手,覆在巴奇放在自己背後的右手上,一臉認真地凝視著他。

  「我只是誠實說出我的感覺罷了,你的蘋果派是我吃過最好吃的,退一萬步,也至少是全紐約最好吃的,我可以吃上一輩子都不會膩。」

  史蒂夫望過來的深情眼神讓巴奇心臟突地一緊,呆了一會後才意識到兩人正處在人群之中,臉紅了起來,雙眼左右飄移一下,確認除了李氏夫婦以外沒人注意到他們後,才瞪了史蒂夫一眼。

  「抱歉啊,我家老頭就是愛胡說八道……」

  嘴上向李氏夫婦道歉,巴奇紅紅的臉上倒是笑得喜不自勝。

  然後,巴奇拍了拍史蒂夫的手臂,溫柔地望著他,輕聲說道:「你真那麼喜歡,我明天就來做。」

  看著不畏周圍擠滿了群眾,依然毫不掩飾秀恩愛的史蒂夫跟巴奇,李氏夫婦也只能互望一眼後露出明白而不失禮的微笑。

 

 

 

 

  *

 

 

 

 

  春節遊行在熱烈的氣氛中順利結束後,李氏夫婦熱心邀請他們一道吃年夜飯,但不想打擾他們團圓的巴奇跟史蒂夫婉拒了。

  兩人離開了依舊喧鬧的唐人街,沿著日落公園慢慢散步,並在經過順路綠蔭公墓時特意繞進去看了一下自己的墓。

  「……又有人送花。」

  看著在自己跟巴奇墓前的白色花束,史蒂夫低聲說著,臉上表情似喜若悲。

  雖然巴奇跟史蒂夫偶爾才會來這裡--畢竟誰會有那種閒情逸致成天往自己的墳墓前跑呢--不過基本上每次他們來到這裡,都可以看到兩人的墓前奉獻的祭悼品,絕大部分都是些白菊、百合、劍蘭之類的白色花束。

  每次看到那些靜靜躺在自己跟巴奇墓碑前的花,史蒂夫心裡就會湧上某種難以言喻的感受。

  其實從很小的時候,史蒂夫在跟著母親一起到父親墓前,亦或是後來自己母親逝世後,他都曾在心裡思考過,對死者獻上的供品究竟有何意義。

  明明裡頭什麼人都沒有,這些花束的存在意義是什麼?是否只是生者的自我滿足?

  越過表情複雜的史蒂夫身邊,巴奇在自己的墓碑前彎下腰,撿起了一束新鮮的白色馬蹄蓮,轉頭對史蒂夫笑道:「剛好,家裡是該換新的花了。」

  看著巴奇捧著花束,抬頭望向自己的笑容,史蒂夫心裡豁然開朗,眉頭也跟著舒展開來,從巴奇手中接過花束,看著那被藍色的滿天星包圍的白色馬蹄蓮,喃喃地說:「你說得對。」

  或許巴奇此刻的笑容,就是這束花的存在意義吧。

  臉上不自覺地浮現起了柔和的微笑,心裡也變得暖烘烘的,史蒂夫抬頭看向灰濛濛的天空,對巴奇說道:「看起來快下雪了。」

  「你說的對,」順著史蒂夫的眼神看向天空後,巴奇點了點頭,「我們回家吧。」

  才剛要起步,巴奇突然感覺到一股力量抓住了他的手腕,將他拉入了史蒂夫的懷中。

  一瞬間的衝擊後,眼前是藍色滿天星、雪白馬蹄蓮,以及史蒂夫胸前赭色的針織毛衣,溫暖的淡雅氣息包圍著巴奇。

  「史蒂夫?」低喚著,巴奇揚起頭,與深情凝視而來的灰藍相望。

  「謝謝你,」史蒂夫溫柔地低語著,「一直陪在我身邊。」

  巴奇愣了一下,接著,在他紅通通的臉上慢慢綻放出笑容,輕輕說:「我才要謝謝你,讓我陪在你身邊。」

  睜大了雙眼,史蒂夫難以抑制內心湧上的情感,將巴奇抱得更緊,甚至還低下了頭。

  眼見史蒂夫就要吻上自己,巴奇沒有閃躲,只是望著他,小聲嘟噥:「……這可是在墓前。」

  「我們就是墓的主人。」毫不在意地戲謔一笑後,史蒂夫低頭吻住了巴奇。

  感受著嘴唇上的溫軟,巴奇也閉上了眼,委身於史蒂夫溫柔而炙熱的吻之中。

  杳無人煙的寂寥墓園內,只有兩道修長的身影重疊在一起,彷彿連寒冷的死亡都無法將他們分開來。

 

 

 

 

 

 

 

 

TBC

 

 

 

___

 

 

 

 

反正那兩座墓是史蒂夫跟巴奇自己的,所以沒有不敬的問題(。

 

順說巴奇在我心中就是溫柔賢慧、善體人意、能打又能幹(雙關語)的羅太太(毆

(其實一開始是寫史太太,後來突然意識到史蒂夫姓羅不姓史XD(中文名:羅史蒂(巴奇倒是兩個都是巴(雖然全名其實是詹姆斯(中文名:巴巴奇(

 

 

 

3+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