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權翻譯]【盾冬】My Friend is My Familiar (9)

前面章節:(1)(2)(3)(4)(5)(6)(7)(8)

生子梗注意

終於心靈相通了

___

 

由於挑高的聖堂內相當廣闊,牆壁也很遙遠,吊燈及燭火的微弱光亮在維持了莊嚴氣氛的同時也造成室內相當的昏暗,讓史蒂夫看不清楚巴奇的表情。

不過看得出來他跟史蒂夫的肩膀都在上下起伏著,由於全力進行了30分鐘左右的捉迷藏,氣息會變得紊亂也是理所當然。

「巴奇、讓我們好好的談一談吧……」

「……談一談?談什麼?」

巴奇的聲音含有些許的嚴峻,雖然大概並沒有表現在臉上,但他一定正在生氣。

「關於我們,還有在你體內孕育的生命。」

在史蒂夫那麼說完後,巴奇稍微改變了體勢,與史蒂夫正面相對。

「在聽到你說你的肚子裡有我們的小孩時,我感到了難以置信的驚訝……以及同等的喜悅。」

「………」

「我真的、真的非常高興……也因此忽略掉了許多重要的事。」

史蒂夫緩慢而慎重的選擇應該對巴奇說的話,而巴奇只是一動也不動的側耳傾聽著史蒂夫的聲音。

「我是個笨蛋,在高興之前……不,即使再怎麼高興,我都應該先考慮你的事。」

「考慮我的,什麼事……?」

巴奇的聲音彷彿是在試探史蒂夫,又像是訴說著懇求似的。

「你所抱持著的困惑以及迷惘……放你獨自一個人煩惱,真的很抱歉。」

「………」

「我沒顧到你,自己一個人像個傻瓜一樣興奮……抱歉。」

「……」

處在昏暗中的巴奇發出了像是被什麼哽到喉嚨的細微聲響。

「我也會跟你一起煩惱、一起思考……然後可以的話,我想跟你一起品嘗重要的新生命誕生的喜悅。」

「……史蒂夫。」

「所以,巴奇,跟我……」

「史蒂夫……!」

像是要蓋住史蒂夫的話般,巴奇用強勢的語氣打斷了史蒂夫的話。

「……被告知懷了孩子的時候,我的確很迷惘……也很困惑。」

「巴奇……」

「但是更多的是………我……很怕。」

「發生在你身上的是以男性來說想都沒想過的事情,你會怕也是當然的。」

「不是這樣!」

「……巴奇……?」

「生下來的會是怎麼樣的小孩……!!這可是為了成為超級士兵而被人體實驗的我們的孩子啊……!」

史蒂夫感到彷彿被一拳擊倒在地般的心情,還是比起因娜塔莎而察覺到自己的膚淺與愚蠢時還要更嚴重的打擊。

即使是因為被改造及洗腦,但巴奇依然為了自己過去所殺害的無辜生命而感到懊悔。

宛如是從人世間隱藏般的悄悄地生活著,不再像過去那樣在外面進行任何活動。

而且巴奇還時常會碰觸著機械手臂,低頭,顫動著低垂的睫毛,史蒂夫想,巴奇大概是對被強制改造的自己感到恐懼吧。

而史蒂夫明明見過巴奇那種模樣,明明清楚這一點,他卻因為太過興奮而忘了巴奇的這種心情,史蒂夫對自己感到了憤怒。

由於自責的情緒,史蒂夫緊緊握住了自己的雙手。

「我希望你能相信我,巴奇,從今以後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不會再讓你一個人煩惱。」

巴奇依然不動的佇立著。

「從很久以前開始你就一直支持著頑固又古板的我,而現在我也想支持你。」

「………」

「在我的父親因戰爭而亡、母親因病而亡時,我真的感到了宛如世界終結般的悲傷……以及寂寞。」

史蒂夫知道自己的臉現在正在扭曲著,躺在棺材中的母親那張瘦弱的臉,以及挖開來的泥土的氣味至今依舊鮮明的殘留在記憶裡。

「也許你不記得了,當你邀請我一起住的時候……連我自己都不清楚,你對我說你不需要一個人面對的那句話對我來說是多麼大的救贖。」

史蒂夫無意識的踏出了一步,但巴奇依然沒有任何動作。

「我接受血清實驗並不是狂妄的打算變成世界的英雄,而是因為想追上為了拯救國家而比我早從軍前往戰場的你……我只是想要有足夠的能力去守護自己重要的人們而已。」

在那個時候,史蒂夫的人生從此大變,雖然他並不後悔,但有時仍會為了自身所背負的重大責任而感到迷惘。

「我想守護你、守護孩子……拜託你巴奇……」

史蒂夫慢慢的一步一步朝著巴奇走了過去。

「願意和我,組成家庭嗎?」

史蒂夫的聲音靜謐的聖堂內響起,當他來到了近得足以分辨巴奇的表情的距離時,史蒂夫不禁想要哭泣。

因為在燭火以及吊燈的褐色的光芒照射下,巴奇正在無聲的流淚。

雖然一如往常的面無表情,但透明的水珠不停的從巴奇那雙由於四周的昏暗而顯得色彩濃重的藍眼中泉湧而出。

史蒂夫打從心底覺得那些眼淚很美。

來到了觸手可及的位置後,史蒂夫伸出了手,輕輕地碰觸巴奇的左手臂。

輕輕地抬起那隻即使透過巴奇所穿的衣服也能感覺到的冰冷與堅硬的手臂,史蒂夫溫柔的將巴奇拉到自己面前。

在被史蒂夫拉著手臂納入他的懷中時,巴奇終於感到了像是欠缺的碎片終於拼湊回去的滿足感。

在巴奇輕輕將雙手環上史蒂夫的背後,沉浸在被包覆般的安心感中,史蒂夫的耳邊傳來了巴奇小聲的低語。

「我那時候並不是想要守護國家………我只是想要守護你、你所在的地方。」

「……巴奇……」

「我只記得這個……」

由於令人想哭的幸福感使得史蒂夫情不自禁的用力緊抱住巴奇後,巴奇也用同樣的力道回抱了他。

互相抵著額頭凝視著巴奇的深藍瞳孔,史蒂夫感覺到他瞇起了雙眼,輕輕地微笑著。

下一瞬間聖堂內突然響起了清脆的拍掌聲,突如其來的聲響讓史蒂夫立刻抬起頭四處張望,緊接著他發現在巴奇的背後,祭壇邊第一列的長椅上有人坐在上面,

只看得見漆黑影子的那個人物,一邊拍打著雙手,一邊慢條斯理的從椅上站了起來。

「誰?」

感到了來訪者身上並非一般教徒也不是這裡神父的不穩氣息,史蒂夫壓低了嗓音對著黑影出聲詢問。

「要追上你們的速度還真費了我一番功夫。」

那是史蒂夫有印象的低啞嗓音,是曾經同隊並且一同解決過各種任務的男人。

「把巴奇的照片寄到我手機裡的人就是你吧,朗姆洛。」

「我說過,沒有我在可不行吧?隊長。」

說著史蒂夫過去常聽到的台詞,朗姆洛坐回長椅上,木材發出了嘎吱聲響。

「為什麼你會跟巴奇在一起?」

「沒什麼,只不過是看到認識的人倒在路邊,順手撿一下而已」

「……我不會跟你道謝的。」

「我也不需要什麼道謝,想想能賣個人情給美國隊長也不錯。」

「那你的目的應該達到了吧……快滾,我這次不會向神盾局報告。」

「這可多謝了。」

說完,朗姆洛從口袋中取出棒球帽,戴到頭上,遮住了雙眼,往椅子的行列旁移動,朝著祭壇深處的通用口處走去。

「朗姆洛。」

巴奇出聲對著前往陰暗的深處裡前進的背影喚道。

雖然朗姆洛所在的地點由於聖母瑪利亞像的陰影而只能勉強看出身體的輪廓,但巴奇知道他正回過頭望著這裡。

「你終於記得我的名字了?」

「為什麼要幫我?」

「我並沒有特別打算要幫你……對了,硬要說的話,」稍微頓了一下,朗姆洛再度開口,「我想是因為有點像個人類的你感覺還不賴。」

無法判斷朗姆洛話中的含意,史蒂夫皺起了眉。

「而且床上的你很可愛。」

這句非常耐人尋味且直接的話讓史蒂夫立刻看向巴奇,然而巴奇的表情並沒有困惑也沒有焦慮,只是面無表情的看著朗姆洛。

「要是你又感到寂寞的話歡迎來找我,就算你是人妻我也沒問題。」

「朗姆洛……!!」

就在再也忍不下去的史蒂夫將手放到了背後的盾牌上,擺出隨時都會扔出去的架勢後,朗姆洛像是心情愉悅的搖晃著肩膀。伴隨著嗤笑般的聲音,在厚重的物體移動的聲響響起的同時,門扉被打開,門外的柔和照明投射進了聖堂內。

兩人看著黑影滑入那道光亮之中後,門又再度緩緩的闔上。

在重新回歸寧靜的聖堂內,史蒂夫一邊在心底猶豫著到底應不應該詢問巴奇,一邊輕輕地握住了巴奇的手。

「巴奇……那個、他說的床上是怎麼回事……?」

抬頭望著史蒂夫那張不安的垂下眉毛的狗狗臉,巴奇什麼都沒說,只是無言的緊緊回握他的手。

「回去吧,史蒂夫。」

「巴奇。」

「這裡好冷,回去溫暖的家吧。」

「沒錯,一起回家吧巴奇。」

不過在那之前。史蒂夫說著,牽起了巴奇的手邁開步伐。

牽著巴奇的手走到了聖堂中央,來到祭壇上溫柔微笑著的聖母瑪麗亞像面前,史蒂夫握住了巴奇的雙手,面對面的望著他。

「史蒂夫?」

「雖然這裡只有我們,沒有神父也沒有客人,但是神在看著我們,對吧?」

往空中看了一眼,史蒂夫像是有些害臊的閉上了眼睛,清了清喉嚨。

「我在這裡發誓,無論是健康或是生病、富有或是貧窮、開心或悲傷的時候,我都會盡我所有的一切真心愛著你、珍惜你,直到生命的盡頭。」

幾乎沒有換氣的說完後,史蒂夫像是為了確認巴奇的表情而慢慢地睜開了眼睛。

「巴奇你呢?」

「什麼你呢?」

「誓言啊,直到生命結束……雖然就算生命結束,我也還是希望能夠跟你在一起。」

「我們不就像是死過一次了?然後經過再會、相殺,即使如此我們現在還是在一起。」

無關什麼誓言。在巴奇那麼說了以後,史蒂夫臉上露出了明顯的不滿表情。

「虧你長得那麼大個子,還是個浪漫主義者。」

被巴奇那麼說,即使身處昏暗之中,也可以清楚的感覺出來史蒂夫的耳朵染上了紅潮。

「我發誓,史蒂夫。我再也不會離開你。」

巴奇一字一頓的深切聲音,讓史蒂夫開心的幾乎都要昇天了,為了忍耐而咬緊牙關做出了嚴肅的臉,於是形成了相當奇怪的複雜表情。

「你那是什麼臉?」

「因為我正在壓抑著想抱起你在哈萊姆區跑上好幾圈的心情……」

「啊~你最好不要那麼做比較好。」

突然間,不是史蒂夫也不是巴奇的稍高聲音,切入了兩人之間。

兩人同時看向了入口處的方向,在延伸過去的長長地毯的前方,入口處敞開來的木造門扉前,站立著即使在溫和的照明中也依然閃耀著紅金色光輝的金屬身軀。

「史塔克!」

「託了你們剛才超次元的捉迷藏的福,現在警方正朝著這裡過來,所以你們還是快點離開比較好。」

回想起來,大概有相當人數的目擊者見識到了如風一般在大街上奔馳的兩人的模樣,所以會被通報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史蒂夫跟巴奇互相交換了視線。

「雖然沒有神父也沒有神,不過你們的誓言我都聽到了所以放心吧。快,在麻煩來之前快離開這裡。」

雖然史塔克的話讓人很想反駁,不過史蒂夫跟巴奇還是選擇了先離開教堂。在通過剛才朗姆洛離去時穿過的通路來到外面之後,史蒂夫照著娜塔莎之前所教過的『方法』,裝成無事的態度,就像是一般的情侶,跟巴奇互相靠在一起,離開了哈萊姆區。

 

 

 

 

 

TBC

 

___

 

恭喜結婚~。:.゚ヽ(*´∀`)ノ゚.:。

大概再兩話就結束了

接下來會有詳細的生子描寫(剃毛啦~拉梅茲呼吸法啦~破水什麼的(而且雖然不是ABO但吧唧是自然產(不要問我從哪生出來的(請去問原作者XD)

不能接受的姑娘可以把這一話當結局XD

 

作者

司馬真

司馬真

熱愛盾冬的老腐女,默默為愛產出中,盾冬一生推!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