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Empty Heart (2)

(1)

詹吧唧受難記

盾冬吧唧微3P有(大概就冬幫盾壓著吧唧,然後盾在上詹吧唧的時候跟冬接吻之類的)各種病、三觀不正,邏輯死,各種雷慎入

作者萌點清奇(盾冬的真愛是彼此,詹吧唧……倒楣唄(毆爛)

非常糟糕,確定什麼樣的盾冬都能接受的再點吧。

___

 

 

雖然在帶回巴恩斯的過程中被強烈反抗,但史蒂夫將布魯斯所提供的即效麻醉藥物噴在巴恩斯的臉上後,終於得以順利的的抱著昏迷的巴恩斯穿過時空的夾縫,在對幫忙操作儀器的東尼道了謝後,立刻馬不停蹄的回到了他跟冬兵的家。

冬兵好奇的看著史蒂夫把他懷中的棕髮男人小心翼翼的放到了床上,然後拉著他的手,讓他靠過去,像是帶著禮物回家般的展示給他看。

「巴奇你來看看,這是你,另一個時空的過去的你」

聽到史蒂夫微笑著那麼說,冬兵更是睜大了眼不可思議的看向躺在床上的,跟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男人的睡臉。

「從現在開始他就是你的了。」史蒂夫從背後抱著冬兵,溫柔的撫摸著他的手背,在他耳邊輕聲低語:「你喜歡嗎?」

看了巴恩斯一眼,再轉頭看向微笑著的史蒂夫,冬兵點了點頭。

對冬兵來說不管那是誰,不管那是什麼,只要是史蒂夫給他的,他都喜歡。

「他什麼時候……會醒來?」由於史蒂夫的手在自己的胸前遊走,冬兵有些低喘的問道。

「再等一會吧。」輕咬著冬兵紅紅的耳垂,史蒂夫低笑著問道:「在那之前……你是不是應該給我個回禮?」

「……嗯。」

輕聲回應後冬兵抬起頭,將唇貼了上去,才剛張開嘴,他的舌頭旋即被史蒂夫的舌頭捲入,在兩人的唇瓣之間交纏。

在昏睡的巴恩斯旁邊,史蒂夫跟冬兵旁若無人的激情擁吻,熱情的愛撫著彼此的身體,並忘情的做愛。

 

 

*** *** ***

 

 

當巴恩斯從帶著嘔吐感的頭疼中難受的睜開眼睛時,映入他眼簾的是一雙近距離盯著他看的灰藍色。

嚇了一跳的巴恩斯往後退開,響起的金屬碰撞聲讓他低下頭看向聲音來源,隨即愕然的發現自己的腳上被鎖上了金屬的鐐銬。

「你醒了,巴奇。」

太過於低沉的嗓音讓巴恩斯全身一震,驚愕的抬起頭,看向眼前剛才發出聲音的金髮男人。

巴恩斯還記得,他就是被這個除了頭髮短了些外跟史蒂夫羅傑斯長得一模一樣的金髮男人噴了什麼東西在臉上而失去意識的。

緊接著巴恩斯的視線移到了站在史蒂夫身邊的,剛才盯著自己看的那雙灰藍眼眸的主人。當看清楚對方的長相時,巴恩斯震驚得腦袋一片空白。

那張臉,雖然頭髮不知怎地長得像個姑娘,並有些滄桑感,但的確可以看得出來,那正是他自己的臉。

驚嚇之餘,巴恩斯連忙快速的打量著這個跟自己一模一樣的男人,對方全身上下只穿著一件暗紅色的長版上衣,長度大概遮住大腿根,從可見的範圍內可以看出他的下身似乎什麼都沒穿,一雙赤裸的長腿內側上到處都是奇怪的小小的紅色淤痕。而他的腳踝上也跟自己一樣銬上了腳鐐

最讓巴恩斯不敢置信的是,甚至還有些白濁正沿著兩腿的內側緩緩流淌而下。

「……你……你是……你們是……?」目瞪口呆的望著眼前的兩個男人,巴恩斯與其說是提出疑問不如說是喃喃自語。

「別怕,我現在跟你說明,我是史蒂夫,史蒂夫羅傑斯。」史蒂夫笑了笑,將雙手放到了冬兵的肩膀上,輕聲的,像是在訴說著什麼珍貴的寶物般的,「這是巴奇,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

「什麼……?」

看著巴恩斯茫然的蠕動著嘴唇,史蒂夫繼續說道:「而你也是巴奇……另一個時空的。」

「另一個……時空?」

史蒂夫點了點頭,然後開始把他跟冬兵的過去對巴恩斯精簡的解說了一遍。

包括冬兵在九頭蛇時所遭受的待遇,以及他是如何在他的巴奇死後再找到屬於他的冬兵。

錯愕的聽完史蒂夫的話,突然被灌輸進腦袋的事再加上本來就因為藥物的副作用,巴恩斯強忍頭內一跳一跳的鈍痛,壓著自己的額頭瞪著史蒂夫低聲問道:「……那跟你把我弄昏帶來這裡有什麼關連?」

既然他已經有冬兵了,那為什麼又要把自己抓來這裡?

「巴奇太寂寞了。」撈起冬兵的髮絲低頭嗅聞著,史蒂夫理所當然般的說道:「但我又不想讓別人跟他有所接觸,所以只好請你過來陪他。」

巴恩斯頭痛得想吐,他摀著嘴,做了幾個深呼吸,決定不去對這個顯然心理有問題的傢伙做出反駁,只是提出了要求,「……讓我回去原來的時空。」

「不,你得待在這裡,永遠陪著巴奇。」

「操你媽的!」巴恩斯終於忍不住破口大罵,「我不管你說的是真是假,也不管你們到底是什麼,我只要回到屬於我的地方!」

但史蒂夫只是搖了搖頭,堅定的表達,「不行,你不能離開這裡。」

「為什麼!?」巴恩斯幾乎是用吼叫的了。

「因為我已經把你送給巴奇了。」

「我他媽是人!不是你可以說送就送的!史蒂夫羅傑斯,你到底怎麼了?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巴恩斯又驚又怒又疑惑的對著史蒂夫以及冬兵大聲叫喊著,「還有你也是!如果你真的是我的話,就不會讓他這麼作的!」

「我沒有變,巴奇,我只是……知道了如何保護你們,並陪在身邊永不分離的方法。」

「你根本有病,史蒂夫羅傑斯!你該去看心理醫師!」

默默的看著史蒂夫跟巴恩斯繼續猶如兩道平行線的爭執,冬兵只是在心裡想著,有什麼方法可以讓巴恩斯乖乖聽話?然後他想到了自己,想到了當初被史蒂夫帶回來前在那個冷凍艙裡被史蒂夫侵犯時的事。雖然一開始很痛,但是後來很舒服。

如果說巴恩斯真是過去的自己,那麼用那個方法也許有用。

於是冬兵附在史蒂夫耳邊,巴恩斯看到他似乎小聲地對史蒂夫說了些什麼,史蒂夫先是有些為難的樣子,將目光在兩個巴奇巴恩斯之間交替著,考慮了一會後,點了點頭。

下一瞬間,冬兵突然轉過身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朝著巴恩斯衝了過來,在他還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的時候就從背後抓住他的兩隻手腕並壓制在床上。

「你他媽做什麼?!」驚慌失措的大叫,巴恩斯試圖掙扎卻徒勞無功。

「你別動,」俯瞰著巴恩斯,冬兵像是在安撫小動物般的輕聲說道:「剛開始會有一點痛,很快就會很舒服的。」

巴恩斯很快就知道冬兵所說的是什麼意思了。

在冬兵壓制住巴恩斯的狀況下,史蒂夫輕而易舉的就脫下了他的褲子。

「你……!你們都瘋了!放開我!」

要害突然被握住的刺激讓巴恩斯倒抽了一口冷氣,但史蒂夫熟練的操弄並用手掌上下套弄,即使身處於混亂與恐懼中,男人的性欲依然很容易被挑起。

在這種荒謬的情景下,巴恩斯羞恥的感到自己居然硬了,只好別過頭去不願去正視。

但緊接著突如其來的異物感從那個連他自己都沒有碰觸過的部位傳來,讓巴恩斯皺起眉發出一聲驚呼。

「拔出去!混帳!」

但沒人理會他,史蒂夫的手指靈活的在巴恩斯狹小乾澀的腸道內抽送擴張,疼得他的大腿不由自主的打顫,想併攏卻因卡在他雙腿中間的史蒂夫而沒有辦法。

沒多久史蒂夫的手指拔了出去,巴恩斯幾近絕望的感受到一根火熱的硬物抵在了他的穴口。

恐懼及憤怒占據了巴恩斯的心靈,他像是貓被逼到角落的老鼠一樣的死命掙扎,然而在冬兵跟史蒂夫的壓制下,最後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史蒂夫用那根凶器破開自己的肉體,侵入他的內部。

「該死的!住手……不……啊!啊、啊啊啊!」

難以想像的劇痛迫使巴恩斯繃起身子發出慘叫。

被撕裂般的疼痛侵襲著他,巴恩斯無法置信的看著史蒂夫的陰莖一點一點的捅進自己身體裡,從瞪大的雙眼中流出的淚水滑落了滾燙的臉頰。

而冬兵在微笑。

「別怕……」冬兵微笑著撫摸著巴恩斯的頭髮,用大拇指抹去他的眼淚,輕聲安慰,「很快就好……」

顫抖著嘴唇,巴恩斯張著模糊的淚眼像是望著怪物般的望著冬兵的笑容。

他正在被男人侵犯,被另一個時空的史蒂夫羅傑斯、他的親友強姦,而另一個時空的自己正抓著自己的手,微笑著看著這一切的進行。

當整根埋入後,史蒂夫看向冬兵,兩人微笑著,向對方欺身,吻上了彼此。

一邊吻著冬兵,史蒂夫開始在巴恩斯因撕裂傷所流出的血液而濕潤的緊熱甬道內緩慢律動。

頭上史蒂夫跟冬兵唇舌交纏時的嘖嘖水聲,以及自己的穴口被不斷磨擦時所產生的黏膩水聲侵犯著巴恩斯的耳朵。在史蒂夫對脆弱內部的激烈搖晃及頂撞下,巴恩斯除了偶爾發出混著咒罵的尖叫以外,就只剩下帶著哭腔的呻吟。

被侵犯的部位很疼,但更多的是心靈的創傷。不管是畫面、耳邊響起的聲音,還是被迫敞開身體接納異物的感受,所有的一切都超出了巴恩斯所能承受的的心理界限,無法再看下去的巴恩斯閉上了眼睛。

這只是一場噩夢。拼命咬牙忍受著身下被貫穿的痛苦,巴恩斯緊閉著眼睛,在心裡那麼對自己說著。等他醒來時,他會在硬梆梆的行軍床上,然後也許他會跟羅傑斯談起這個可笑又荒唐的惡夢。

然而當他因激烈的行為而失去意識後醒來時,一樣的房間,瀰漫在全身以及內部的酸疼脹痛,還有坐在床上盯著他看的冬兵讓巴恩斯絕望的幾乎想哭。

不過他也知道哭沒有任何用處,雖然不知道那個有病的史蒂夫跑到哪去了,但巴恩斯一點也不想知道,他現在只想遠離這個同樣有病的傢伙,越遠越好。

盯著巴恩斯一會後,冬兵開口問道:「……舒服嗎?」

沒有回答冬兵的問話,巴恩斯只是用手肘撐起身體想要逃離,然後下一秒鐘忍不住皺起了眉頭。從下身那裡傳來了火辣辣的刺痛以及又濕又黏的難受感讓他一時之間動彈不得。

發現到巴恩斯不對勁的冬兵歪著頭思考了一下,接著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趴在床上朝著巴恩斯爬了過去。

「別過來!」冬兵突然的動作讓巴恩斯心一驚,伸出手擋在面前,大叫著。

而冬兵只是像是不懂他為何反應如此之大的望著他,「但是不弄出來你會肚子疼,我有經驗。」

「你他媽別靠近我!」

「你是史蒂夫送給我的,我必須好好照顧你。」

「閉嘴!不准過來!」

但是冬兵的戰鬥能力比巴恩斯強大得多,他幾乎是輕輕鬆鬆就把巴恩斯壓制住,然後扛到肩上帶進了浴室裡。

即使想反抗,但力不從心的巴恩斯只能被迫趴在地板上咬牙忍受冬兵的手指在受了一整晚性暴力折磨的內壁裡搔刮的感受,恥辱感跟疼痛讓他終於忍不住落下淚來,有些自嘲的想,他還得感謝冬兵用的是右手而不是左手。

把史蒂夫留在巴恩斯體內的東西都弄出來後,冬兵還很體貼的幫他塗了藥,冰涼的刺激讓巴恩斯全身顫抖了一下,但自尊心讓他硬是把所有的呻吟都吞進肚子裡。

在結束後,就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冬兵張著空洞的灰藍眼眸,一臉無辜的問道:「你餓了嗎?史蒂夫有準備義大利麵,微波就可以了,你想吃我幫你弄。」

看著冬兵彷彿天真無邪的孩子般的表情,巴恩斯只感到一陣惡寒。

他不知道這個時空的自己還有史蒂夫到底是發生過什麼才會導致如今這種明顯精神有病的狀態。

他必須想辦法逃離這裡。再繼續留在這裡就連他也會發瘋的。

第一次的逃亡在被冬兵發現後以被打昏的失敗告終。

巴恩斯後來才知道被冬兵發現算是最好的結果,因為他雖然會打他但不會上他。

而且巴恩斯感覺得出來雖然冬兵武力很強,但是他很少會動手,大部分時候只是用空洞的眼神盯著他。所以不久後巴恩斯就明白到冬兵並沒有惡意,他只是少了一般的常識與正常的思維。

問題是史蒂夫。

史蒂夫跟冬兵不同,他擁有一般的常識與正常的思維,以及名為愛情的惡意。

而史蒂夫無法忍受巴恩斯有任何想要離開這裡的舉動。要是被史蒂夫發現的話,等著巴恩斯的就是如暴風雨的的強制性暴力。

冬兵跟巴恩斯說過,只要他乖乖留在這裡,史蒂夫什麼都不會做。而且的確就像冬兵所說的,
基本上,史蒂夫只會跟冬兵做愛,只要史蒂夫回來的時候巴恩斯好好的待在家裡,他就不會對他出手。

但要是乖乖的話就不是巴奇巴恩斯了。

而且,最讓他不爽的史蒂夫跟冬兵對他的態度。巴恩斯沒跟史蒂夫獨處過,而回來時史蒂夫一定先跟冬兵接吻後才會問巴恩斯的狀況,冬兵也只有史蒂夫不在的時候才會主動跟巴恩斯說話。

只要他們兩人都在時他們的眼中只有彼此,甚至會當著巴恩斯的面做愛,彷彿他只是個擺設。所以巴恩斯認為在他們兩人心中,自己大概跟寵物或者會說話的人偶差不了多少。當然,他們倆最好是少來碰他,只不過既然如此那麼該死的他在這裡的存在意義究竟是什麼?

所以即使明知道會被怎麼折磨,巴恩斯依然毫不死心的尋找著各種逃離的可能性。

這一天,巴恩斯不知道第幾次被史蒂夫逮到並強姦後,無力的癱在床上。

「為什麼你一直想走?」抱著像個破布娃娃的巴恩斯到浴室裡沖洗後,在幫他吹頭髮的時候冬兵好奇的問:「還是你也喜歡被粗暴的對待?」

我他媽不是變態好嗎!巴恩斯在心底破口大罵。然而冬兵的眼神中像是寂寞般的神情居然讓巴恩斯有些於心不忍,在他反應過來前就先開口問道:「你又為什麼不想走?」

「為什麼?」冬兵驚訝的瞪大了雙眼,「有史蒂夫在我為什麼會想走?」

「……算了……當我沒問過。」覺得無法跟冬兵溝通的巴恩斯嘆了口氣,揮了揮手,看著地板,「……我肚子餓了,今天吃什麼?」

「今天是肉丸子馬鈴薯泥。」拉起巴恩斯,冬兵笑了起來,「還有巧克力牛奶。」

「那聽起來很不搭。」說著,看著冬兵太過單純的笑容,巴恩斯忍不住彎起了嘴角。

 

 

*** *** ***

 

 

「告訴你一個好消息跟一個壞消息,隊長。」史塔克對著羅傑斯說道。

即使在經過了七十多年的冰凍,解凍後的羅傑斯依然在尋找著當年失蹤的巴恩斯。只要有機會就不放過任何一絲的可能性。

羅傑斯從史塔克那裡得知,他們在研究的時空夾縫中,發現了他們所處的時空曾經有過撕裂開又合上,並有來自別的時空的來訪者侵入的痕跡。而那個侵入的痕跡,正是於1945年。也就是巴恩斯失蹤的那一年、那一天、那一刻。

「好消息是我們追蹤到那個侵入者所在的時空了。」接著班納朝空中點了幾下後,一個畫面在他們面前擴展開來,出現在螢幕裡的是--「壞消息是……那個人是……史蒂夫羅傑斯。」

沉默了一會後,羅傑斯開口異常平靜的問:「……有辦法讓我過去嗎?」

「理論上既然他可以過來我們當然也可以過去,只是需要一段時間去研發。」

「拜託你們了,東尼。」

他不在乎對手是誰,也不管那傢伙抓走巴恩斯的目的是什麼。

在經過了那麼多年後,羅傑斯終於有機會找回他的巴恩斯,他不可能放過。

他會去救回巴恩斯,然後,他會狠狠的教訓了那個帶走巴恩斯的人,而如果要是他傷害了巴恩斯的話……羅傑斯發誓他會殺了他,就算那個傢伙是某個時空的史蒂夫羅傑斯也一樣。

 

 

 

 

 

TBC

 

___

 

不要在意科學技術何在,都病成這樣了還談什麼科學呢?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