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聯2]【鷹銀】Let’s spend happy days (2) 

(1)

說到七夕就想到鵲橋,想到鵲橋就想到鳥,所以就想更了(什麼鬼理由?)

有微盾冬跟微尼綠(你要我寫復聯的任一CP不帶這兩對玩很困難XD我會忍不住XDDD)

___

 

 

經過了將近一個多月的住院生活之後,在確定傷勢都已恢復,並且展現了跟住院前並沒什麼改變的神速之後,皮特洛終於可以出院了。

不過他跟他雙胞胎妹妹汪達住的地方還沒有敲定。

復仇者聯盟的原始成員--史蒂夫、克林特、娜塔莎以及跟著東尼一起來的幻視為了正式迎接他們加入而來到了醫院。

在娜塔莎替皮特洛辦理出院手續的同時史蒂夫提出了他們這幾天關於雙胞胎安置場所的討論結果,「我們想要安排你們住在史塔克大樓那裡。」

此話一出,雙胞胎的臉色同時一變。

克林特早就覺得奇怪,每次提到東尼史塔克,這兩人的表情就不自在,所以他之前就詢問過他們兩人。得到的答案讓他既意外又覺得理所當然。

東尼曾經是個大軍火商,利用他名義所製作出來的武器殺了多少人根本數不清。這是在即使他已經成為超級英雄的現在也抹消不掉的過去。

其他復聯眾們已經從克林特那邊得知這件過往,史蒂夫也解釋道:「我們都了解你們曾經發生過什麼,我很遺憾。但是我們考慮過全盤狀況,史塔克那裡是最合適的,而且東尼也表示你們住在他那裡,不管吃住穿都由他負責,完全不收任何費用。」

這大概算是東尼史塔克流的補償方式吧。

雙胞胎互相看著彼此,再同時看向克林特,臉上依然流露出猶豫的神色。

雖然雙胞胎都已經成年,不再需要監護人,但是克林特就像是他們的照護者一樣,而且這兩人都很信賴克林特。

「你們應該明瞭,雖然那顆炸彈是史塔克工業製造的,但下令發射的並不是……」話說到這裡,克林特停了下來。

雙胞胎臉上的表情讓他說不出接下來的解釋,即使安慰也是空洞。他們已經是成年人而且並不笨,不可能不明白這一點。但對於當年還年幼的他們來說,讓他們主動接受史特拉克的人體實驗並成功挺下來的動力,有部分正是基於對史塔克的怨恨。現在要他們立刻斷絕根植多年的想法,是非常困難又痛苦的事。

「……你們知道,我們叫做復仇者聯盟,顧名思義就是一群復仇者。」於是克林特將原本想說的話吞了下去,搭著雙胞胎的肩膀,對著他們說道:「我告訴你們,什麼是對史塔克最棒又兵不血刃的復仇方法。」

在雙胞胎的注視下,克林特伸出手指指向東尼,笑容滿面的對他們做出指導,「花他的、住他的、用他的、玩他的,然後心安理得的吃垮他。」

雖然就算整個復聯加起來要吃垮史塔克大概是不可能的任務。

「放心,我也會跟著你們一起住進去,不會讓他有辦法傷到你們,所以不用怕。」

「我們才不是怕!」克林特的話刺激到了皮特洛的自尊心,讓他忍不住大聲反駁,然後與汪達互望了一眼,放低聲音,「我們只是……」

「不喜歡他?」克林特一副了然於心的模樣點了點頭,「不要緊,因為我也不喜歡他。」

史蒂夫也點頭表達自身的立場,「是的,你們可以放心,我也不喜歡他,我記得索爾也不喜歡他……」

「嘿、嘿!你們還記得我本人在這裡嗎?真是傷透了我的心了。」原本還默默的聽著的東尼終於沉不住氣揮舞著雙手叫嚷。

站在東尼身後的幻視出聲安慰道:「我想班納博士喜歡你。」

東尼才剛喜形於色的喊道:「對!布魯斯他喜……」

「但是班納博士失蹤了。」就被發出最後會心一擊的史蒂夫給打斷。

「嘿!」東尼用力攤開雙手,「你們還能再挖別人傷口更深點嗎?。」

「我沒有在挖你的傷口,我只是表達一件事實。」史蒂夫臉上表情像是他剛才說的都是關於天氣的事般平淡無奇。

雙胞胎愣愣的看著東尼被史蒂夫他們打擊卻又無法反擊的模樣,忍不住笑了。

看到他們兩人的笑容,克林特心裡也放鬆下來,維持著搭著他們肩膀的姿勢,將大拇指朝向一臉憤憤不平的東尼,挑起一邊眉毛,笑道:「所以你們要不要跟我一起到史塔克大樓住?可以常常欣賞到東尼史塔克像現在這樣被損喔。」

「好!」雙胞胎兩人用眼神交流了一會後,同時望向克林特,異口同聲的點頭表示贊同。

「那就這麼說定了,」克林特挺直上身,對他們兩人說道:「等娜塔莎幫你們辦完出院手續,我們就可以過去了。」

然後在雙胞胎沒注意的時候,對著東尼他們比了手語。

(謝謝你們的幫忙。)

史蒂夫微笑著比了個大拇指。

東尼則是誇張的撇撇嘴,用唇語靜悄悄地回道:「不用客氣。」

 

 

*** *** ***

 

 

在雙胞胎跟克林特住進史塔克大樓之後,史塔克大樓熱鬧許多。

因為主人時常丟著大樓消失一兩天才突然出現,所以基本上大樓裡的固定住戶就是雙胞胎、克林特跟幻視。

最近汪達跟幻視常常在一起,而且汪達的嘴中也常常提到幻視,皮特洛表面上並沒說什麼,但內心卻感到有些不可思議的寂寞感。

還好有克林特。

皮特洛喜歡跟克林特在一起時的感覺。那是一種很不可思議的感覺。自從父母雙亡之後,皮特洛只剩下了汪達,除了汪達,他幾乎不會主動跟他人接觸。

但是克林特不一樣。皮特洛也不懂,為何一開始自己會主動去挑釁克林特,對他說出那種話。事實上,克林特是皮特洛在接受人體改造之後除了汪達以外,第一次主動開口的人。

後來,克林特欺負汪達時,皮特洛是真的動過殺機的。他曾經發過誓,只要他還活著的一天,他就會好好的保護汪達。

但是後來他再見到克林特時,卻沒有想到要殺他了。甚至,後來還為了保護他,不只自己差點死掉,讓汪達哭泣。但是他並沒有後悔過。為什麼呢?他自己也不知道。

偶爾,史蒂夫跟娜塔莎會來做客,再加上克林特,三人會聚在會客室的酒吧裡小酌,有時候皮特洛、汪達跟幻視會一起加入,但通常不會。

這時候,皮特內心的寂寞感會更強,特別是在看到克林特跟娜塔莎在一起狀甚親暱的時候,他會感到在看到汪達與幻視在一起時同等的,甚至更為強烈的寂寞感受。

但他並不清楚為什麼,汪達是他的雙胞胎妹妹,他們從出生前就在一起。但是克林特呢?克林特對自己來說是怎麼樣的存在?可靠的長輩?嘴巴壞了些有些囉嗦但很照顧人的大哥?那麼,為什麼有時候想到克林特時他會心跳加速,心裡泛起一種又甜又酸的感受?

某天深夜,在汪達已經睡了之後,覺得有點口渴的皮特洛走到會客廳想要喝點什麼。

才剛進門就看到史蒂夫正背對著門口坐在吧台邊,一手舉著酒杯,而克林特跟娜塔莎坐在他旁邊,三人不知道在談些什麼。

克林特先發現了皮特洛,舉起右手同他打了聲招呼,「小子。」

娜塔莎也順著克林特的視線看向他,史蒂夫也回過頭,在與皮特洛視線相對時微微一笑,「晚安,皮特洛,還沒睡?」

也許史蒂夫並沒這個意思,但配上他臉上的表情聽在皮特洛耳裡簡直就像是在說,小孩不該那麼晚了還在外頭遊蕩。

不知道為什麼,史蒂夫這種彷彿在跟小孩說話的態度每次都讓皮特洛很不爽。當然皮特洛知道史蒂夫並沒有惡意,他只是習慣了當個年長者,不只針對對皮特洛,就連對史塔克那種外表明顯比史蒂夫還要大得多的人也一樣。然而理性上知道,感情上依舊無法釋懷。

雖然外表年輕(在皮特洛看起來大概是原始的復聯眾裡最年輕的)但不知是因為實際年齡已有九十以上還是由於過去生活在舊時代,亦或是天生比較古板,總之史蒂夫習慣以年長者的身分對待他人,特別是在面對皮特洛跟汪達時特別嚴重。套句東尼的話,簡直就像是老爺爺與孫子輩。

但皮特洛跟汪達都早已是成年人了,並不是什麼三歲小孩。

看向史蒂夫手中的酒杯,以及旁邊兩瓶空的干邑白蘭地酒瓶,皮特洛突然開口問道:「--你很能喝嗎?」

「……什麼?」史蒂夫愣了一下,然後笑了笑,謙虛的答道:「嗯,還行吧。」

「什麼還行?隊長,有時候太過謙虛會惹人嫌的。」

聽到克林特對著史蒂夫那麼說的時候,皮特洛突然衝動的說想要跟史蒂夫拼酒量。

雖然嚇了一跳的史蒂夫連忙表示自己因為血清的緣故喝再多酒也不會醉,而且克林特也勸他不要,但是皮特洛初生之犢不畏虎,衝著自己好歹也是血清實驗出來的,硬要跟他比賽。

最後在第五瓶白蘭地時,皮特洛倒下了。

「抱歉,看樣子是我贏了。」雖然灌下了五瓶酒精濃度高達40的白蘭地卻完全沒有異狀的史蒂夫聳了聳肩,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對著倒在沙發上不只滿臉甚至連全身都因為酒氣而通紅的皮特洛道歉。

「我早跟你說過不要跟史蒂夫拼酒,」克林特邊搖頭嘆氣邊走到沙發邊拉起嘴裡不知在喃喃自語些什麼的皮特洛,邊說道:「在這個世界上能跟他比酒量的只有索爾。」

然後扶起皮特洛,對著史蒂夫跟一直在一旁默默看戲的娜塔莎說道:「我先帶他回房去。」

史蒂夫在倒了一杯酒後,挑眉笑著比出了請的手勢。

在克林特扶著皮特洛走出會客廳後,娜塔莎舉起了酒杯,對著史蒂夫嫣然一笑,「……要不要打個賭?」

史蒂夫挑起眉,稍為舉起酒杯向娜塔莎做出回應。

在兩人的酒杯相碰發出了清脆聲響後,娜塔莎語出驚人的笑道:「他們今晚最少也會接吻。」

「什麼?」史蒂夫一臉錯愕,「娜塔莎,我還以為妳最近沒有在當紅娘了。」

「那倆根本不需要紅娘。」娜塔莎聳了聳肩。

「但我看來他們只是像兄弟一樣……」就酒杯放到嘴邊,史蒂夫想起了他正在苦苦追尋的好友,表情柔和了下來,低聲說道:「像我跟巴奇也是很好的兄弟。」

這次換娜塔莎一臉錯愕的望著史蒂夫,「你說真的?」

像是不明白娜塔莎為何如此驚訝,史蒂夫眨了眨眼,「是啊,有什麼不對嗎?」

「……我大概可以想像等你找回巴恩斯之後會有什麼好戲了。」娜塔莎一副我以為這傢伙很遲鈍,沒想到那麼遲鈍的表情翻了翻白眼,「我真是拭目以待。」

 

 

*** *** ***

 

 

並不知道娜塔莎跟史蒂夫正在拿自己跟皮特洛作賭注,克林特只是一心要將醉醺醺的攤在自己身上的皮特洛帶回房間好好休息。

然而當他好不容易拖著比自己還高大的皮特洛來到雙胞胎的房門口時,皮特洛突然抓住了克林特的上衣。

「小子?」克林特有些驚訝的低頭看向懷中醉得滿臉通紅的皮特洛。

「不、不行……」抬起頭用著一雙淚汪汪的青澀眼眸望著克林特,皮特洛胡亂的搖著頭,「不能回我房間……汪達……」

不用等皮特洛說完,克林特就了解他的意思了,大概是不希望吵醒汪達吧,於是克林特沒考慮很久,就決定帶皮特洛回自己的房間。雖然床不大,擠兩個人勉強還可以。

「好啦,今晚我的床就讓給你吧。」於是克林特故意重重地嘆了口氣,轉身往走廊更裡頭,他自己的房間前進。

克林特帶著皮特洛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後,將他放到了床上,跪坐在床上,一口撐著床墊看著他,不知怎地想起了那時皮特洛擋在自己面前中彈倒地時的笑容,內心感到一股沒來由的心痛,像是要甩開那種感覺似的搖了搖頭,忍不住對著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青年訓道:「下次別再做這種不可能的挑戰,小子。」

皮特洛睜開了眼睛。

「……我不是小子。」像是在鬧脾氣似的說著,皮特洛忽然伸出手拉下了克林特瞪著他,幾乎就要貼上了嘴唇,溫熱的氣息噴在克林特的鼻子上,「我已經成年了。」

克林特發楞的望著近在眼前的皮特洛。

從他身上散發出酒的氣味,以及某種不知該怎麼形容的香氣。

奇異的香氣、高熱的體溫、緋紅的臉頰、濕潤的眼眸,這些來自皮特洛的感官衝擊,使得克林特像是著了魔般,低頭吻了他。

 

 

 

 

 

TBC

 

___

 

接下來會有肉嗎?
覺得會有的請舉手(毆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