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man]【HE】愛情的條件 (9)

番外

警告:ABO生子

Alpha!Harry/Omega!Eggsy

本話為準媽媽帶球奮鬥記


___

 

冷眼看著倒在桌上毒發身亡的亞瑟,伊格西對於自己的無動於衷感到有些漠然的不可思議。

明明眼前這個人是因為自己的緣故而死亡,但是伊格西完全不會覺得任何難受或內疚。只要一想到眼前這個人身為金士曼的頭子卻早已叛變,或許哈利的死亡還是亞瑟所設局的,伊格西就覺得亞瑟的死亡是罪有應得。

更何況,亞瑟會死本來就是因為他想要毒死自己。

要不是哈利之前在病房內與他分享了關於華倫坦的訊息,伊格西就不會察覺到亞瑟耳下那道傷口,他也不會去注意亞瑟接下來的所有舉動。那麼一來現在被毒死的就會是自己了。

真不愧是哈利,伊格西有些抽離的望著桌上被喝了一半的兩杯酒,嘴角無意識的淺淺一笑,即使死了,哈利依然還是在保護自己。

一想到哈利,伊格西的視線又開始模糊了,但是他馬上用力抹了抹臉,站起身。

沒時間感傷了,伊格西。

伊格西在心中對自己說道。

他剛才不是已經決定了,他不會再哭,反正他不是很早就明瞭哭泣是沒有用的嗎?那是軟弱無力的Omega才會做的行為。他不會成為他最鄙視的那種因為失去了結合的Alpha而崩潰的Omega,他是伊格西‧安文。

既然時光不會倒流,那麼不論多痛苦多悲傷,他都只能咬牙往前走。

他已經讓哈利失望過一次,這次他會彌補的,他不會再讓哈利失望。他會繼承哈利的意志,他會阻止華倫坦的瘋狂計畫,他會保護他的母親跟妹妹,他會拯救世界。

即使必須親手扣下板機殺人,他也不會再有任何的猶豫。

當他循著哈利帶領過的腳步,抵達總部,看到舉槍瞄準自己的蘿西跟在他身後出聲阻止的梅林時,伊格西感到了安心。既然亞瑟是背叛者,伊格西唯一能信任的人只有梅林跟蘿西了。

然而同時間,他也感到了某種奇妙的躁動感從體內升起。但他沒時間去思考這種來自小腹內所湧上的躁熱是什麼了,既然只是輕微的,他決定不去管他。

在交換完目前的情報後,由於時間有限又不確定究竟有誰是可以信任的,於是他們決定就他們三個人一起去阻止華倫坦。

「伊格西。」匆匆的制定好計畫,在蘿西先登機後,梅林忽然拉過了伊格西,低聲的附在他耳邊問道:「你確定你要跟著去?」

「我要去。」伊格西像是對梅林那麼問感到疑惑,皺起了眉,「如果你是介意我是個懷孕的Omega,那我會說見鬼去吧。這是哈利未完的任務,所以我必須去。」

凝視了伊格西一會,從那雙執著的眼中看出他的決心,梅林吞下了嘆息,從褲子口袋裡掏出一小顆藥錠交給他,「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所以我早就事先準備好了……這是比我上次給你的fenoterol還要強力的安胎藥,還可以抑止你的信息素。」

「抑止信息素……?」伊格西忍不住問道:「我現在需要嗎?而且你不是說過抑止劑會傷到胎兒?」

「這個是目前我能找到最低毒性的了……雖然你跟蘿西似乎都還沒發現,但是我能夠聞得到你的身上已經開始散發出Omega的信息素。」看到伊格西臉上露出震驚的表情,梅林繼續說道:「就跟之前那一次一樣,而且那一次哈利只是昏迷,這次是……」

看到伊格西僵硬的表情,梅林不再往下挖伊格西的傷痛,更何況他也因為失去了老朋友而難過,所以他只是解釋讓他吃藥的理由,「簡單說就是因為你懷孕了,所以你的身體會不顧你的意願,為了肚子中的胎兒而渴望盡快尋求新的Alpha……為了被標記而強制進入熱潮狀態。」

「……所以,我剛才感受到的躁熱是……」伊格西愕然的將手覆在小腹上喃喃自語。

「恐怕是因為遇到了兩位Alpha……」梅林點了點頭,一臉正經的補充道:「其中一個還是頂級的。」

「……誰是頂級的?」

看到梅林挑起眉,一副還用問嗎?的表情,伊格西忍不住笑了。他知道梅林大概是為了讓自己放輕鬆,於是他也開玩笑的回道:「好吧,雖然比不上哈利,但我承認你的確是我看過最頂級的Alpha。」

聽到伊格西那麼說,梅林歪起了嘴角,大力拍了拍伊格西的背,「好了,我們沒時間鬼混了,等一下上去趕快先吃藥,然後準備拯救世界吧。」

伊格西用力的點了點頭。

 

 

*** *** ***

 

 

坐在梅林駕駛的飛機上,伊格西一邊想著沒想到梅林連開飛機都會,不知道哈利會不會?以後有機會一定要問梅林,一邊配著水吞下了梅林給他的安胎藥。

閉上眼睛靠在椅背上一會後,伊格西感覺得原本小腹內隱約的躁熱感已經消失無蹤後才鬆了一口氣,開始有閒暇東張西望。

看向坐在自己對面的蘿西,感覺到她有些緊張的模樣,伊格西用著一如往常在共同房間裡談天般的輕鬆語氣呼喚著這個新任的蘭斯洛特,「嘿,蘿西,成為新任蘭斯洛特的感覺如何?」

「很好,而且馬上就可以執行第一次任務,還是跟你一起,雖然有點緊張但感覺很棒。」蘿西笑著對伊格西回答,既不卑也不亢,就像平常的聊天般,「只可惜訂製的西服還沒來得及完成,對於首次任務的紀念來說難免有些遺憾。」

「帕西佛沒帶你去訂製西服嗎?」

「有,但是裁縫說他正在趕製某人交代的,一定要在今天內完成的西服,所以我的就必須等那套製作完成。」

「那麼急?是誰?」

「我也不知道,大概是急著要出席什麼重要宴會?」

一邊跟蘿西聊著,伊格西打從心底認為,蘿西真的是個很好的朋友。

她並不會因為自己贏得了蘭斯洛特而驕傲,或是看不起輸了的自己,她也不會因而對伊格西愧疚,她就只是跟平常一樣的與伊格西相處。

對現在的伊格西來說蘿西的態度讓他感到了輕鬆與自在。

「……我要跟妳坦白一件秘密,蘿西……」所以在心裡思考了一會後,伊格西決定對蘿西說出一切,「其實我是個Omega。」

望著一臉驚訝的蘿西,伊格西笑了笑,然後將手放到了自己的小腹上,垂下眼,低聲說道:「……而且我的肚子裡有哈利的孩子。」

伊格西突然的告白讓蘿西震驚得說不出話來,她瞪大雙眼看著伊格西,又看向他的小腹,好一會才支支吾吾的開口:「天哪,伊格西……也就是說……哈利是你的……」

「對,他是我的Alpha。」

望著伊格西臉上露出平靜的微笑所回復的答案,蘿西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也就是說,伊格西剛剛經歷過了與結合的Alpha死別的痛苦。

由於生活的範圍,蘿西並沒有像伊格西那般親眼看過喪失了結合Alpha的Omega會陷入什麼樣的狂亂。所以她無法想像伊格西會有多痛苦。

「……你……你還好嗎?」一邊問著,她仔細的觀察著眼前的Omega。

「我很好,」伊格西平靜的輕輕點頭,「雖然剛開始很痛,但現在已經什麼感覺都沒有了。」

即使沒親眼看過但蘿西也多少耳聞、或是看過書本、電視電影,因此大概可以知道是什麼樣的狀況,所以她很訝異伊格西是如此的平靜。

而且伊格西話中的含意讓她有些不寒而慄。什麼叫做什麼感覺都沒有了?

「……真的……不要緊嗎?」然而看著伊格西依然平靜的再次輕輕點頭,蘿西也只能表達出自己的些微心意,「……我很遺憾,伊格西……有什麼我能幫得上的盡管說,只要我能做到的。」

「嗯,謝謝妳,蘿西。」

蘿西看著伊格西的微笑,突然想到一件事,於是連忙問道:「等等,那待會的任務……」

「讓我來,蘿西。」大概可以揣測的出來蘿西想要說的是什麼的伊格西抓住了蘿西的手,輕輕的搖了搖,「雖然蘭斯洛特是妳的了,但華倫坦是哈利的任務,而且他殺了哈利,所以對付華倫坦這個任務我不會讓給任何人。」

從伊格西平靜卻深沉的眼神中看出某種類似仇恨的陰影,蘿西小小的倒抽了一口冷氣,「……你想要替哈利報仇?」

「報仇……?」伊格西像是有些意外的眨了眨眼,想了一下後,笑著點了點頭,「對,也許吧。」

看著伊格西臉上的笑容,蘿西猶豫了很久,最後還是什麼都沒說。

到達了定點位置,任務是破壞衛星的蘿西站在在升空用的裝置中緩緩的昇上了空中。

「……一切小心,伊格西。」雖然蘿西有懼高症,但即使在升空的時候,他雖害怕但依然真心的擔心著伊格西。

從剛才伊格西的眼神中,蘿西看到了彷彿看破了什麼的豁達。

即使伊格西表面上平靜,但蘿西依然有些不安。

雖然她想既然伊格西是懷孕中的Omega,那麼正常來說凡事都會以肚子中的孩子為重。然而伊格西並不是一般的Omega。

他能夠在一群Alpha中偽裝Beta的身分,一步一步的憑藉自己的能力通過了金士曼層層的考驗,就證明了伊格西的與眾不同。雖然最後一關功虧一簣,但那不能怪他,只能說伊格西的個性太善良。

而這樣特別的Omega,在遇到重大轉折時,恐怕也會做出與一般Omega不同的選擇,光是從他不懼危險的堅持前來就可以看得出來了,更不用說他現在剛喪失了標記對象,如果說伊格西因此而做出了何種偏激的選擇,也不是件奇怪的事。

……會不會伊格西其實想要……?想到這裡,蘿西連忙甩了甩頭,像是要把這個腦袋中浮現起的可能性甩掉似的。不管怎麼樣,她只能希望伊格西是真正的堅強,並祈禱一切都能順利。

 

在目送蘿西的身影逐漸消失在空中後,伊格西跟梅林回到了飛機上,並再度往華倫坦的避難基地前進。

將飛機設定為自動駕駛後,梅林跟伊格西開始為了接下來即將迎接的硬仗做準備。

當伊格西從梅林手中將那一套與哈利一模一樣設計的西服拿到自己手中時,臉上露出了驚愕的表情。

「這原本是哈利想要親手送給你的,他特別囑咐過一定要在今天製作完成。」

低聲說完,梅林拍了拍伊格西的肩膀後,默默的走出更衣間。

伊格西心情激盪的望著手中的西服,渾身微微顫抖。

所以,也就是說,剛才蘿西所說的裁縫說他正在趕製某人交代的,一定要在今天內完成的西服,就是自己現在身上這套。而那個某人,就是哈利。他是真的相信並毫不懷疑自己會通過最終考驗。而且他想要親手送給自己。

然而他卻讓他失望了。

對不起,哈利。再次在心中對著哈利道歉,伊格西壓抑著幾乎要落下的眼淚,慎重的穿上了那套西服。

戴上眼鏡,梳起前髮,看著鏡中自己那與哈利一模一樣的裝扮,伊格西忍不住想起了哈利,想起他曾經在自己試穿時如何微笑著稱讚自己,他就感到鼻腔酸疼、眼眶濕熱,幾乎就要哽咽出聲。

但他忍住了,他沒有時間也沒有資格哭泣,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代替哈利完成他未完的任務,並把哈利教導給他的做到盡善盡美。

所以伊格西抽了抽鼻子,咬住下唇,轉過身走出了更衣間,不再看自己一眼。

 

 

*** *** ***

 

 

即使經過一番華麗的奮戰,伊格西最終還是被華倫坦的部下兩面夾擊。

眼看著任務即將失敗,他恐怕就要葬身在這裡了,伊格西內心卻是莫名的平靜。

透過通訊器跟蘿西交代完一切後,伊格西閉上了眼睛,一邊祈禱母親跟妹妹的安全,一邊平靜的等待著死亡的到來。

『抱歉,』將雙手護在小腹上,伊格西在心中對自己腹中的寶寶低聲道歉,『我是個不盡責的壞媽媽,害得你連這個世界長得什麼模樣都不知道就得陪著我一起死。』

他就要死在這裡了。然而伊格西並不恐懼,只是有些失望跟歉疚的想著,只可惜沒辦法親手殺死華倫坦替哈利報仇。

其實,他或多或少早就預想到了這個結局。雖然他並沒有想要自殺或是殉情,但他也明白,自己內心深處其實有某部分在期待著死亡能讓他再次見到哈利。

伊格西想,如果他死了不知道能不能上天堂?不知道能不能再見到哈利?如果他跟哈利說其實他懷有他的孩子時,他會怎麼說?他會不會再次對他感到失望?他沒能替他報仇、沒能拯救世界,還帶著他們的孩子一起死。

「對不起……哈利……」

就在伊格西閉著眼睛,輕聲的對著心中的哈利說出不知道是今天第幾次的道歉時,一個再熟悉不過的聲音突然在他耳邊響起。

「……如我所想像的,伊格西。」

一個他無比想念的,低沉、溫文,又柔和的嗓音。

「這套西服非常的適合你。」

當伊格西忍不住愕然的睜開了眼睛,並看到出現在他面前的男人時,他的臉上全是不敢置信的神情。

不可能……但是,出現在他眼前,溫柔的微笑著的男人的確是--

「……哈利?」

應該已經死亡的哈利現在正站在他的面前,一如往常的優雅而沉穩。

然而當他將右手放到了伊格西的臉頰上時,伊格西卻看到了他的手穿過了自己的臉,心中猛然感到又驚又痛。

哈利也發現了,他眼神一暗,收回手,然後笑著對著伊格西低聲說道:「聽到了嗎?放心吧,已經沒事了。」

……聽到了什麼?

伊格西眨眨眼,將注意力集中在耳上,才聽見了四處都是爆炸聲,此起彼落。

他忍不住探出了頭,只見華倫坦的部下們一個接一個的爆頭而亡,簡直就像是小型的煙火秀。

「梅林……?」有些茫然地望著眼前超過壯闊與殘忍而來到了荒謬的慘狀,伊格西喃喃的念著。

這應該是梅林的傑作吧,真不愧是金士曼的首席智囊。

茫然的呆了一會後,看到了哈利點頭,伊格西突然回過神來,雖然不知道眼前的哈利究竟是是因為他太想哈利所看到的幻覺,或者真是靈魂,他只是焦急又難過的大聲想要對哈利道歉。

「對不起!哈利!我、我對你說了……」

然而哈利只是輕輕搖了搖頭,伸出手,雖然碰不到,還是俯身抱住了伊格西,低聲道歉,「你不用抱歉,伊格西,該說對不起的是我……我沒有實現我的承諾,讓你嘗到跟你母親一樣的痛苦……丟下你一個人……讓你獨自承受這一切。」

聽著哈利的歉言,伊格西瞪大了雙眼。他想過如果到了天堂與哈利再會的話哈利會有什麼反應,他想過各式各樣就是從沒想到哈利會對自己道歉。

就在伊格西因意外的狀況而愣著的時候,哈利已經放開了他,往後退開。

「我一直都在看著你……你做得很好,伊格西,比我所想像得還要更好。」凝視了伊格西一會後,哈利溫柔地微笑,「你永遠都是我的驕傲。」

哈利的話差點讓伊格西激動得哭出來,但他現在除了哭還有更重要的事必須跟哈利說,所以他急忙忍著眼淚焦急的開口說道:「……哈利……我……我要對你說……哈利?」

然而伊格西什麼都還來不及說,哈利的身影卻逐漸透明化。

眼看著好不容易再次見到的哈利就要消失,伊格西急得想要抓住他,伸出手卻只是撲向空氣,在驚慟下,伊格西終於忍不住帶著哭腔大聲喊道:「哈利!不要走!我還沒有……還沒跟你說……!」

他還沒跟他說他懷了他的孩子,他還沒跟他說我愛你,他又要再一次錯過跟哈利告白的機會了。而且這恐怕是最後一次。

但是哈利只是深情的望著他,柔聲說著,「好好活下去,往前走,我會永遠看著你……」

語聲還未結束,哈利的身影就已完全的消失在空氣中。

「……哈利……」

愣愣的望著哈利消失的方向,伊格西眼眶中積蓄已久的淚水終究還是滑落了臉頰。

他一直靜靜的哭泣,直到梅林疑惑的聲音在通訊器中響起,「……伊格西?你剛才都在自言自語什麼?」

「……沒什麼。」

很快的胡亂擦拭淚水後,伊格西轉過身,越過成堆的無頭屍體,往華倫坦的避難室裡飛奔而去。

不管剛才看到的哈利是什麼,伊格西都會將他說的話記在心中。他會好好活下去,他會往前走,他會繼續做得更好,他會讓哈利以他為榮。

當伊格西用哈利教過他的牛津鞋裡所藏的毒刃殺死葛希兒,並拆下她的義肢拋過去,刺穿了華倫坦的胸口時,伊格西感到了報復的快感,以及終於成功阻止了世界毀滅的安心感。他甚至覺得有種愉悅的成就感充塞著他的胸口。

「這不是那種電影。」冷笑著對著斷氣的華倫坦丟下了這句話,伊格西轉身離開了這個充滿著荒謬與可笑的殘骸的地方。

快步走了幾步後,沉浸在達成感中,伊格西忍不住停下腳步,像是宣告勝利般的對著空中舉起了右手,意氣風發的笑了起來,「哈利!你看到了嗎?我做到了!我拯救了世界!」

「……做得很好,伊格西。」然而通訊器中回答他的不是哈利。

梅林的聲音讓伊格西全身一震,僵硬在當場。

對了,哈利已經不在了。

剛才所看到的幻影,或許是幻覺、或許是奇蹟,但那不會再有第二次了。

不管自己做得再好,他都不可能再聽到哈利溫柔地對他說,你做得很好,伊格西。

在完成了任務之後,這個殘忍的事實突然鮮明的直擊著伊格西的心臟,讓他瞬間幾乎無法呼吸。

垂下了手,身軀一晃碰的一聲撞上了牆壁,伊格西靠著壁面慢慢滑下,坐在地上屈起雙膝。

「伊格西?」梅林關心的呼喚彷彿來自很遠的地方。

用顫抖的手摘下了因霧氣而模糊的眼鏡,伊格西牽起抖動的嘴角,顫抖著聲音,低聲說道:「梅林……等我一下……就……只是一下……很快就好……」

抬起頭任由滾燙的淚水宣洩而下,伊格西在心裡對著哈利發誓,不用擔心他,哈利,這真的是他最後一次哭泣了。

從今以後他會為了肚子裡哈利所留給他的寶物而努力,他會好好的活下去,而且不會像他母親一樣再找別的Alpha,他會獨自一人撫養這個孩子,因為他知道不會再有任何Alpha比哈利還要好的了。

現在他不需要任何人或是任何安慰,他所需要的只是盡情的痛哭發洩。

他知道哭完後,他會站起來抹乾眼淚,一個人昂首闊步的往前走。

但是現在,彷彿要將今後所有的眼淚一次通通哭光似的,伊格西像個孩子般的放聲哭喊。

而梅林沒有安慰也沒有抱怨,只是聆聽著伊格西的哭聲,將視線移到手機上,臉上浮現起有些詭異的笑容。

一邊想著待會伊格西回來時,要怎麼裝作不經意的把剛才手機中由金士曼的醫療小組所傳來的關於哈利奇蹟般的在要被推入冰櫃前恢復了心跳的消息說給他聽,梅林一邊笑著,然後默默的將通訊的螢幕關了起來。

 

 

 

 

 

 

 

TBC

 

___

 

 

伊格西:梅林你他媽早點跟我說會死嗎!ヽ(#`Д´)ノ

梅林:你那麼真情流露我怎麼好意思打擾?對了,跟你說一聲你哭的影片我有錄下來,並且寄給哈利當作探病的禮物了。(´_ゝ`)

伊格西:啊??!!!(☉д⊙)

 

 

沒意外的話下一話就結局了吧

然後會有哈利天堂遊記Part2來解釋哈利怎麼會突然出現在伊格西面前XD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