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man]【HE】愛情的條件 (8)

番外

警告:ABO生子

Alpha!Harry/Omega!Eggsy

不好吃的孕期肉注意(但是準爸爸並不知道,所以……我愛宮口PLAY(毆)

___

 

 

坐在哈利家中辦公室內的桌上,紅著臉,伊格西低頭望著自己那即使衣領不整也依然優雅英俊的Alpha抬頭鏡片後的深色瞳孔似笑非笑地望著自己,一手放在自己的大腿上一手搖晃著手中的威士忌杯,發出清脆的聲響,心跳的聲音似乎也跟著越來越大聲。

即使隔著布料,手掌滑過大腿內側的感觸依然讓伊格西全身一陣顫慄,呼吸不由得急促起來,垂下微微顫動的睫毛有些茫然的想著,這一整天短短幾小時以來他所經歷的心情起伏實在太大了。

他原本以為梅林給他們三人的考驗是要去勾引一位女性Beta,結果當他從昏迷中清醒過來時,卻發現自己被綁在了火車軌道上,一個全身黑衣的怪人威脅他要是不說出關於金士曼的秘密就會被火車輾斃。

即使肚子裡有著小生命,怕死的求生本能也不斷的教唆他,然而伊格西只是大聲叫罵,始終沒有鬆口。因為他想,就算死他也不會背叛哈利對他的信任。

豁出去的結果,在火車通過後迎接驚嚇過後的伊格西的是哈利讚賞與驕傲的眼神。

而現在,那雙眼神又多了些濃重的慾望。沐浴在哈利凝視著自己那雙不知該如何說明其中情愫的眼神,想到接下來會發生的事,伊格西難掩逐漸升快的心跳。

當伊格西在通過考驗,並心情愉悅的欣賞完那個廢材查理求饒的精采畫面後,聽到梅林說他們將有24小時的獨處時間時,要說他沒有期待,那就是騙人的。

當哈利在總部門口邀請他坐上他的車,當哈利在車裡詢問--或者該說指示--他,「今晚住在我家,晚餐你想要鱸魚還是牛排?」時,一邊回答牛排,盈滿伊格西胸口的全是期待與興奮。

然而應該說哈利真不愧是年長的紳士嗎?他們相處了大半天,哈利都沒對他做什麼太過親密的舉動。

哈利只是像一個溫厚的長輩帶著他去見識金士曼的裝備、訂製西服,還與目前他任務中的目標華倫坦狹路相逢,哈利中途還趁著伊格西試穿西裝時離開了一會,雖然哈利回來時除了稱讚自己很合身以外什麼都沒說,但伊格西心知肚明想必是去進行對華倫坦的偵查了。

伊格西沒有開口詢問,因為沒有必要,哈利在伊格西用帶著疑問的眼神看著他的瞬間就已經先開口對他說:「等過了明天,就算你不想知道我也會全部對你說。」

哈利的話讓伊格西愣了一下,緊接著湧上了喜悅與希望。他知道哈利話中的意思就是說,明天的最終考驗結束後,等他成為新任的蘭斯洛特後,哈利就會將任務的內容全部與他分享。於公於私,他都會成為哈利最親密的搭擋。他將會跟哈利一同並肩作戰,這將是多麼美好的未來。

沉浸在對未來的幻想中,伊格西心裡飄飄然的。

而當哈利帶著伊格西以及JB一起回家後,哈利也並沒有對伊格西做出除了在上下車時牽住他手,或是在進門後摟著他的腰以外的肢體接觸。而這讓伊格西有一點點--好吧,其實還蠻--失望的。

不能怪伊格西,畢竟他還很年輕,又處於初期懷孕的狀態,會想跟自己的Alpha有親暱的行為是非常正常的,更何況他跟哈利一直聚少離多,好不容易有個24小時的獨處時間,這個年輕的Omega只想跟自己的Alpha膩在一起。

然而哈利並沒有親吻他或做什麼,他只是牽著他的手,像騎士引領著他的公主般,帶著溫和的微笑向伊格西介紹他家裡每一處地方。然後他們坐在沙發上,由哈利開口詢問,再由伊格西回答著關於伊格西接受訓練與考驗的點點滴滴。

能跟哈利分享自己的經歷,這當然是很開心的事,但是,他還想要更多的碰觸。然而伊格西並不知道該怎麼做,或者說,他微妙的自尊心阻止了他主動去求歡。因為他自己過去的經驗,只要看到Omega--其中甚至包括了自己的母親--像是飢渴的婊子那樣黏上Alpha,他就感到噁心。更別說要自己主動去做那種事。

而且他知道哈利跟其他Alpha大大的不同。他不敢確定要是自己主動去誘惑他的話哈利會怎麼想。所以雖然伊格西很希望哈利擁抱他、碰觸他、吻他,但直到晚餐前他們都只是並肩坐在沙發上,什麼都沒做。

晚餐時,哈利也不像一般浪漫愛情電影中的男主角般說些甜言蜜語,而是一板一眼的指導伊格西正確的用餐禮儀。

面對這種與其說是一對伴侶,不如說是老師與學生的狀況,伊格西難免感到有些無趣,但他還是努力的在哈利溫和又嚴謹的一邊用餐一邊指導中學習正確的西餐禮儀。

「做得很好,伊格西。」伊格西覺得自己真是糟糕,因為縱有再多不滿,看到哈利微笑著如此稱讚自己,他還是忍不住笑得像個傻瓜。

在用完甜點後,伊格西拿起盤子作勢想要站起身,但哈利只是更快的站起身並出聲阻止了他,「讓我來就好。」

看著哈利收拾餐具走進廚房的背影,伊格西心裡既感動又有些不安。

因為對伊格西來說,他長年所混的世界裡,除了他早逝的父親以外,他從未看過一個Alpha如此溫柔又有耐心的對待一個Omega,還是一個早就被他標記,身心完全屬於他的Omega。

伊格西不禁想到難不成哈利知道他懷孕了?於是他趁著哈利在廚房洗餐具時偷偷發簡訊問梅林是不是有透漏訊息,結果只得到他一個【你只能選擇相信我,而且我得好心提醒你,你的老丈夫並不是各方面都萬能完美,也有遲鈍以及衝動的地方,你必須知道這一點,小新娘。】的回應。

梅林總是有辦法在令人安心的同時也令人火大。而且哈利即使不是各方面都萬能完美,他也已經是他所接觸過的Alpha……不,所有人類之中最棒的。

就在伊格西那麼想著,嘴角帶著笑容將視線離開手機抬起頭來時,已經從廚房裡回來的哈利正站在他身旁盯著他,面無表情。

伊格西嚇了一跳,愣愣的抬頭望著那雙彷彿壓抑著什麼感情的褐色眼眸。

「呃……抱歉,哈利……?」雖然哈利什麼都沒說,但他周身突然散發出的隱含著侵略性的Alpha信息素讓身為他的Omega的伊格西出於本能的感到有些害怕與服從,雖然不明所以,還是輕聲的道了歉。

哈利很快的回問:「為了什麼?」

由於聲音異常低沉,伊格西忍不住全身微微一顫,縮起了脖子像做錯事的孩子。

「……在你忙的時候看手機?」

這次並沒有回答,哈利只是凝視著伊格西。

「……哈利?」被他看得有些發毛,伊格西趕緊將手機收回自己的褲子口袋裡,卻不知道他這樣做反而讓哈利更加皺起了眉頭。

哈利沒有說出口,伊格西剛才低頭望著手機時臉上的笑容讓他感到忌妒。只要一想到讓伊格西露出那種笑容的是除了自己以外的某個人,他就感到非常的不高興。但他不可能對伊格西問說你剛才是看到了什麼在笑?這簡直就是愛吃醋又霸道的蠢Alpha才會做的事。

於是這個並不蠢只是依然愛吃醋又霸道的Alpha做了一個非常不紳士的舉動。

他低下頭,略顯粗魯的將手插入伊格西淡褐色的短髮中,施力抬起伊格西的頭,在那雙驚慌的眼神注視下吻了他。

「唔嗯!?

感受到突如其來的壓迫,以及撬開唇瓣硬闖入的舌頭,雖說伊格西並不是沒期待過哈利的吻,但是這太突然了。

所以伊格西反射性的伸出手握了哈利的手,試圖在親吻的空隙間做出反抗,「……等……哈、哈利……」

然而Omega的反抗卻只是加深了Alpha的侵略本能,讓他下意識的加重了往下壓迫的力道,並更加用舌頭在伊格西的口腔內攪動,讓這個試圖反抗他的Omega只能無力的發出悶悶的呻吟任由自己擺布。

其實,哈利早就想要吻伊格西了,在他進了他的車裡時、在他們進了金士曼裁縫店的小隔間裡時、在他看到伊格西身穿著西裝像個完美的紳士時、在他牽著伊格西的手領著他進了自己家門時、在他們坐在沙發上時。

面對伊格西的時候,哈利幾乎是無時無刻不在壓抑著想要碰他、吻他、擁抱他,甚至更進一步的欲望。一個Alpha面對自己心愛、並完全屬於自己的Omega,要壓抑自己的本能是非常困難的事。但哈利不希望傷到伊格西或讓他感到害怕(因為他知道伊格西本來對Alpha並沒有好感)而且他希望自己在伊格西面前是可靠穩重值得信賴的。

所以哈利表面上一直都維持著紳士的形象,直到剛才因為無聊的吃醋而破功。

「嗯……嗯……唔……」

在吻了好一會後,伊格西帶著哭腔的鼻音,以及淚眼矇矓的模樣讓哈利心下一緊,有些後悔剛才一時衝動,於是他鬆開了因缺氧而滿臉通紅的伊格西,用手擦去從泛紅的眼角擠出的水珠,輕拍著那劇烈起伏的背。

等到伊格西氣息平緩下來後,哈利輕聲的在他的耳邊問道:「抱歉,還好嗎?」

搖了搖頭,伊格西沉默了一會後,低下頭,抬起眼望著哈利,雖有些害臊還是小聲的說道:「我……我覺得很舒服……」

哈利的眼睛難得的瞪大了起來,在無言的凝視了伊格西許久後,拉起了伊格西的手,一路擁著他的腰,然後,出乎伊格西意料外的將他帶入了自己的辦公室。

伊格西原本還以為他們會就這麼進臥室內,但是哈利卻突然寬衣解帶,拿出威士忌,分別各倒了一杯,坐在辦公椅上開始慢慢談起他的過去。

一開始還有些愕然,不過伊格西聽著哈利一邊細數著牆上的八卦報一邊敘述著關於他從訓練生、第一次執行任務、等等過往,並沐浴在那雙溫柔的眼神中時,伊格西感到一種溫暖的喜悅漸漸湧上心頭。

因為他突然明瞭,哈利正在與他分享自己的過去。其中的意義代表了,哈利把他當成親密到足以將自己的隱私都分享的人。對於一個必須長期保持秘密的資深特務來說還有比這個能證明愛情的嗎?

意識到這一點後,伊格西再也止不住滿臉的笑容,在哈利的話告一段落後,他忍不住走了過去,站到哈利身邊,心情很好的笑著,明知故問,「我還沒通過考驗,現在就讓我知道這些好嗎?」

哈利看著他,像在思考著什麼,一會後他突然伸手握住伊格西的手,將他拉到了辦公桌上坐著,抬頭望著他,開口說道:「我認為一對真心的伴侶之間不應有隱私,所以只要是私事我什麼都可以讓你知道。」

這就像是告白。而且還是比起我愛你,還要更加深刻的告白。

瞬間,伊格西感到有股熱潮從小腹湧上,同時鼻腔內一陣酸澀,眼眶濕熱。並對哈利感到有些抱歉,哈利對他那麼說,他卻隱瞞了他懷孕的事實。

伊格西幾乎就想馬上衝口而出。然而他想了許久最後還是保留了起來。因為他想,不到幾小時了,他明天通過最終考驗後就可以對哈利說了,這不是惡意的隱瞞,這是他要送給哈利的驚喜。

因此伊格西吸了吸鼻子,彎起嘴角低聲對他的Alpha說道:「……那我必須跟你坦白……我想被你操,想好久了。」

他不想再維持無聊的自尊心了,他的Alpha是那麼的好,世界上最好的,他還放著等著被別人撿走嗎?

伊格西那麼說完後,哈利大概只遲疑了半秒鐘。

臉上浮現出像是笑容又像是狩獵者的表情,哈利將手中的酒杯放下,兩隻手從膝蓋順著大腿內側一路滑到了伊格西的股間,透過布料在那已突起的腫脹部位揉捏。

「嗯……啊……」

模糊的快感讓伊格西縮了一下身體,接著在哈利拉開拉鍊之後,直接的碰觸所帶來的更加鮮明的刺激讓伊格西的身軀不由自主地隨著陰莖被磨擦的快感一跳一跳的抽搐著,忍不住咬著自己的手指,張著因快感而有些朦朧的視線望著正用那修長的手掌撫慰玩弄著他勃起的Alpha。

哈利的性愛技巧就跟他戰鬥的技術一樣棒,再加上伊格西之前也不過就那麼一次性經驗,沒兩三下就粗喘著氣解放在哈利的手中。

哈利在不住顫抖的大腿內側吻了一下,像是安慰似的,或者以他接下來的行為來說,類似打針前塗抹酒精的舉動。因為他之前就一直在不住一張一合的入口處打轉的手指就在他吻了伊格西的大腿之後推開皺褶長驅直入。

「唔啊!」即使已有心理準備,但被侵入的異物感還是讓伊格西忍不住瑟縮了一下,發出有點疼的驚呼。

「放輕鬆,伊格西……你太緊了……」哈利一邊緩慢而溫和的抽送著手指,一邊低聲安撫。

「說得……簡單……我不知道該怎麼……嗯嗯!」伊格西又羞又氣的喘著氣,對著一派輕鬆的Alpha抱怨。

而他的Alpha也不在意他的態度,只是溫柔的指導,「慢慢呼吸……然後放鬆……對……就像這樣……」

不久,在雙方的努力下,感覺到原本緊到連一根手指都很難動的甬道開始變得柔軟,並因內部自主分泌出的溫熱體液而開始濕潤後,哈利又加入了第二根手指。除了抽送以外,還加入了擴張的動作。

在哈利深入第三根手指並戳刺著敏感點時伊格西終於忍不住伸手阻止哈利再繼續開拓他,「嗚……我……我們還是……還是到床上吧。」

不是說他不想在辦公室桌上做愛,只是這才第二次的性經驗,他可不想在辦公室裡,以後再說吧。

「悉聽尊便,我的小王子。」笑了笑,哈利抽出手指,在伊格西的手背上吻了一下。

拒絕了哈利的公主抱,伊格西在哈利的亦步亦趨的陪伴下,來到了哈利的臥房內。

坐到了床上,伊格西主動岔開雙腿,期待又緊張的看著自身的Alpha脫去上衣後露出那一身不符合年齡的精實且恰到好處的肌肉欺身而來的模樣。

將身體卡入伊格西修長勻稱的雙腿間,哈利溫柔的吻著因興奮而顫抖著的Omega的腳趾,然後一路從腳踝、小腿、慢慢的吻上大腿內側,最後停留在臀縫間那處因為之前的擴張而不斷收縮著的濕熱小洞。

「唔啊?!」

在感覺到濕濕軟軟的舌頭推開了穴口在入口處蠕動的滋味,伊格西忍不住感到頭皮發麻,雙腳不住擺動,滿臉通紅的大叫,「夠……夠了……不要再……哈利……快點……直接捅進來!」

「有點耐心,伊格西。」伊格西的反應讓哈利覺得很可愛,雖然想再看下去,不過他的欲望也脹得有些發疼,所以他低笑著說完,伸手越過淚眼瞪著他的伊格西,從床頭櫃裡取出了一片小而薄的方形塑膠套。

「保……險套?」伊格西一時之間,差點要說出已經不需要了,因為他已經懷孕了。但是伊格西的話在喉嚨裡滾了幾圈後,換個方式溜出了嘴,「你……你不想有孩子?」

「不,如果你願意,我當然想。」

哈利幾乎是即答的反應讓伊格西鬆了一口氣。

「不過你還年輕,伊格西……我擔心會造成你的負擔。」

「……不會……」下意識的將手覆在自己的下腹,伊格西想,這才不是什麼負擔,這是……哈利送給他的寶物。

嘴角情不自禁的浮現起微笑,伊格西輕聲說道:「我想……想要生你的孩子……所以我們不需要套子。」

身體微微僵硬了一下,哈利將手放在伊格西的肩膀上,低聲問道:「伊格西……你明白你剛才說了什麼?」

「嗯,我們不需要帶套子……因為……」想是不懂哈利為何那麼問,伊格西眨了眨眼,望著哈利的眼神閃著水光,臉上浮起紅暈,「我是說,你不想射在我裡面嗎?」

望著睜著一雙無辜的狗狗眼的伊格西,哈利忍不住在心裡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這顆傻蛋……伊格西知不知道這句話對一個Alpha的殺傷力有多大?

身為一個訓練有素的資深特務,哈利有自信他已經盡可能的將Alpha侵略與占有的本能壓抑到最低的程度,然而眼前這個Omega卻總是有辦法挑起那隱藏在紳士外皮下,如同思春少年般的性衝動以及雄性的本能。

「……你得為你剛才說出的話做好準備,伊格西,」進入了某種類似本能狀態的哈利摘下了眼睛放到一旁的床頭櫃上,用雙手捧起了伊格西的臉,在他耳邊低沉著無法抑制的情慾,「我可能沒辦法壓抑我自己。」

伊格西很快就用自己的肉體深深體會到哈利的話不是假設性,而是肯定性的警告。

雖然伊格西是個健康強壯的Omega,但一來他現在不是發情期狀態,二來他這次才第二次性愛,又是初期懷孕的狀況,要承受一個Alpha有些失控的凌厲攻勢,對他來說是有些太過了。

「嗚……啊、啊!哈……哈利……嗯啊……」

一腳被高高拉起,狠狠的被衝撞,不知道是第幾次被操到高潮的伊格西緊緊抓著枕頭,在劇烈的搖晃下因強烈的快感而胡亂的搖著頭哭喊。

抓著伊格西不住顫抖抽搐的大腿,哈利不停的挺動著腰臀猛烈頂入、用火熱的粗硬肉棒撞開那又濕又緊的柔軟肉壁。

體內深處的敏感點不斷被撞開、推擠、摩擦的酥麻快感像是電流隨著哈利的進進出出而不斷刺激,快感逼得伊格西只能放聲哭喊、扭動呻吟。

「哈啊……嗯……唔……啊、啊啊啊?!」

忽然間,當哈利突然頂到深處某個小小的洞口時,猛烈襲來的酸疼快感彷彿電流般瞬間竄上大腦,引起伊格西全身大大的一抖,瞪大雙眼,發出高亢的尖叫,幾乎要跳起來。

上一次的經驗讓他很快的察覺到哈利現在正戳刺著的部位是他的第二重入口……Omega器官的入口處……也就是子宮口。

比起第一次只有疼痛,這次的感覺很酸、很疼、很麻……也很爽。

沉溺在極致的茫然間,伊格西突然想到,要是哈利撞開並進入的話,會不會對肚子裡的寶寶有什麼影響?

「不……不行……啊!」一想到這裡,伊格西下意識的伸出手抵在哈利的胸腹間,慌亂的搖頭,想要推開不斷往子宮口進攻的Alpha,「唔……你……你不能再進來了……」

然而哈利像是沒聽見,只是一個勁的抽插、律動。體內極端敏感的小小入口處不斷被撞擊,每次都撞得伊格西全身發麻,渾身上下痠軟無力,只能像是哀求般不斷啜泣著。

「……求……求你……哈利……不要再撞那裡了……嗚……嗚嗚……」

終於,Alpha聽見了Omega小聲的示弱,他減緩了律動的速度,抱起哭得滿臉淚水的伊格西,低聲抱歉,「很難受?」

「不……就……太……太深了……會……壞……壞掉……」由於太過的快感頭腦有些錯亂的伊格西搖頭哽咽著,「就……輕一點……」

「好的,伊格西……」

雖然那處緊窄而柔韌的部位是那麼的有吸引力,但伊格西難得如此示弱,哈利怎麼狠得下心。於是他吻了那張濕搭搭的臉,並稍微往後退,依依不捨的將前端離開了小小的洞口,然後繼續在Omega緊致卻又柔軟的甬道內律動。

不知道又過了多久,被搖晃得頭昏眼花的伊格西已經從哭喊到啜泣,意識逐漸模糊的時候,哈利在一次又深又重的撞擊後停了下來。感覺到體內濕熱的感受逐漸蔓延開來,伊格西無意識間將手覆在小腹上,像是在確認裡頭的寶貝沒有問題後才深深吐出一口滿足的氣息。

「嗯……」

在迷迷糊糊中,伊格西感覺到自己被溫暖的懷抱保護著,一聲低沉而溫柔的聲音在他耳邊深情呼喚著他。

「……我愛你,伊格西……」

伊格西的眼淚不禁奪眶而出,就差一點點,他就要說出他也愛哈利了,但是他還是忍住了。因為他想,他要把禮物留到最合適的時候。

所以他只是抬起酸軟無力的手,拉過哈利的臉,微笑著用吻取代回答。

在哈利幫他清理完後,伊格西窩在哈利的懷抱中,即使閉著眼睛,他也可以感覺得到哈利臉上的溫暖笑意。沉浸在滿滿的幸福感中,累壞了的伊格西沉沉睡去。

第二天,伊格西在滿滿的幸福感中醒來。

他夢到了一個很幸福的夢。他、哈利、還有一個跟他們倆人都很像的小女孩。三個人牽著JB,在公園裡散步。

在吃著哈利為他準備的豐盛早餐時,伊格西只覺得未來充滿了希望。

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幸福。

然而就如同灰姑娘的午夜鐘響。

伊格西的美夢,對於幸福未來的所有希望,都隨著一聲槍響而結束了。

他真的很想成為蘭斯洛特,很想讓哈利以他為榮,更希望能永遠跟哈利在一起,與肚子中的小生命。

但是,他沒有辦法對JB開槍。

該死的,面對那一雙對自己只有信任毫無懷疑的大眼,他怎麼可能有辦法扣下板機?

也許真的是Omega本能在作祟,也許他還是不適合成為特務。但他無論如何不可能犧牲一條無辜的小生命,成全自己的未來。他該死的就是做不到。

他知道自己讓哈利失望了。

「等我回來再處理你留下的麻煩。」

丟下這句話,哈利無視伊格西那雙帶著歉意與委屈的淚眼,拿起一旁的外套轉過身,走出了房間。

然後,他再也沒有回來。

在幾個小時之後,在撕裂靈魂般的強大悲慟與肉體因突然喪失標記對象而實際感受到的劇烈痛楚中,伊格西哭喊著哈利的名字在心裡懊悔。

他還沒來得及告訴他,他的肚子裡有他們兩人的孩子,他甚至還沒跟哈利說他也愛他。

他對哈利所說的最後一句話,是傷了他心的殘忍氣話。

對不起,哈利,對不起。

捲縮在地板上顫抖著身軀痛哭、啜泣,伊格西在心中不斷對哈利道歉。如果他對JB開了槍,他就可以成為蘭斯洛特,他就可以陪著哈利一起出任務,即使他的能力比不上哈利,但他至少可以幫哈利擋子彈。

如果時光可以倒流,這次伊格西絕對會扣下板機,為了哈利。

然而,時光不會倒流。

 

 

 

 

 

TBC

 

___

 

但是,人可以吐便當。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