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權翻譯]【盾冬】My Friend is My Familiar (7)

 

前面章節:(1)(2)(3)(4)(5)(6)

生子梗注意

本篇主要內容為叉骨先生的新手準媽媽心理諮詢教室XD(誤)
朗姆洛對巴奇好到我都不知道該說啥了……

___

 

 

「要去哪裡?」

「你猜要去哪?好奇的話就跟著我。」

「已經走兩個小時了。」

「我有讓你在床上好好睡過,身體狀況應該還不錯吧?」

巴奇怒瞪著直視著前方往前走的男人的背,腳下繼續走著。

那個男人雖然沒有回頭,但巴奇感覺得到他的意識都集中在自己身上。

 

距今兩小時前。

似乎是失去了意識的巴奇是在一處狹小的房間內甦醒過來的。

雖然還算整潔,但卻沒有生活感,除了自己現在所躺著的簡易床舖、小型流理台以及設置在上方的攜帶用瓦斯爐等等最低限的用品以外,什麼都沒有。

出入口有現在巴奇所在的床舖的對面牆上的門,以及床側牆壁上方一個大型的通氣管道。

從整片地板上所有的極細微的裂縫處巴奇可以做出判斷,地板下或許也藏有秘密通道。

比起被稱為房間,不如說是潛伏處會來得更加合適的空間。

雖然巴奇豎起了耳朵,但聽得到的除了像是低吼般的鍋爐聲外什麼都聽不見。

試著將耳朵貼在壁面上後,從上方處傳達而來的像是腳步聲般的細微振動讓巴奇判斷此處應為地底下。

巴奇確認了自己的身體,衣服跟靴子都跟早晨離開家門時一模一樣。

夾克被脫下,胡亂的掛在離這裡稍遠些的椅背上。

緊繃起神經一邊敏銳的警戒著,巴奇把腳放到了床下上。

並沒有發出靴子接觸地面的聲響,巴奇輕巧地站起身試著走了幾步。

大概是由於攝取了充分的睡眠吧,現在的巴奇不再感到暈眩,之前強烈感受到的嘔吐感跟倦怠感也沉靜了下來。

拿起夾克後巴奇確認了一下裡面的東西,雖然口袋裡本來就沒有任何東西,但是卻找不到應該藏在內袋裡的手機。

是掉了還是被拿走了?總而言之還是先從這裡出去之後再說。就在巴奇那麼決定並把夾克的袖子通過手臂的瞬間,突然有動靜從門外冒出,一瞬間巴奇就蹲低了姿勢做出迎擊的體制。

「………」

『喂,我現在要打開門了,不過我什麼都不會做,所以你也給我乖乖的。』

男人說完話後,稍微空了一段時間,門把開始緩慢的轉動了起來

從輕微敞開來的縫隙間所窺視到的,是巴奇在喪失意識前所見到的戴著棒球帽的男人。

「感覺如何?不是睡在冷凍艙而是床上的感覺還不賴吧?」

男人像是心情很愉快似的開玩笑般的笑著說道。

從對方知道巴奇的過去經歷的地方可以察覺,十有八九是九頭蛇的關係者吧。

「你是誰……」

「在你睡著前我不是有跟你說過了,我的名字是布洛克・朗姆洛。」

「九頭蛇嗎?」

「那個你倒是記得。」

是為了追捕不要說沒有完成任務了,甚至還與任務目標的美國隊長一同生活的自己而來的嗎?

或者是為了向自己做出處分而來的……?

巴奇無意識的將右手覆在腹部上,緊握住了襯衫。

「就是這個,你在昏倒前也是像這樣保護著肚子。」

「你指什麼?」

巴奇把右手從被揪得皺巴巴的襯衫上離開,靜靜的垂下。

「無意識嗎?你在昏倒的瞬間有說了很小聲的嘀咕。」

「說什麼?」

「你說了孩子什麼的。」

「……!」

看到巴奇有些表現出動搖的模樣,朗姆洛從鼻子裡短促的笑了幾聲。

「怎麼,難道說你該不會是懷孕了吧。」

雖然朗姆洛的說話方式很明顯的是在調侃,但對現在的巴奇來說他說的正是鐵錚錚的事實,所以巴奇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

「…………喂,開玩笑的吧……」

「……似乎是研究的一環。」

聽到巴奇小聲的回應,朗姆洛將手掌覆在額頭上,做出了仰天長嘆的姿勢。

「真不知道上層那些大人物到底在想些什麼……也就是說,孩子的父親、或者說讓你懷孕的對手該不會是……」

雖然巴奇只是垂下眼瞪著地板並沒有回答,但他的沉默也就等同於肯定。

「美國隊長跟九頭蛇殺手的孩子嗎。」

「我已經不再屬於九頭蛇……」

「組織可不是那麼簡單的東西,神盾局當然也是。」

在做了一個呼吸之後,朗姆洛繼續問道。

「你要生嗎?」

巴奇忍不住抬起了低下的頭。

這個男人是第一個這麼問他的人。

雖然知道巴奇懷孕一事的只限於極少數的人,但從史蒂夫開始,所有人都相信並毫不懷疑巴奇會選擇生下來。

對於如此突然就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件,在自己本身都還來不及做出任何對應、覺悟、理解前,就被擅自決定這件事,巴奇感到了不滿。

或許,即使只是一句「你想怎麼做?」也好,巴奇只是希望能有個人會願意詢問他的意見而已。

「我不知道……」

「那傢伙呢?」

那傢伙指的應該是史蒂夫吧。

「非常高興……忙著做各種準備。」

「我想也是,那種類型就是會黏著不放的溺愛型。」

「………」

「唉,你就是因為那樣才逃出來的吧……跟那傢伙在一起是會窒息的。」

背靠在出入口旁的牆上,朗姆洛將雙手放進了披在身上的厚夾克的口袋裡,笑了笑。

「那傢伙是個天生的隊長,清廉潔白而清高,道德的聚合物……而且相當的嚴謹。」

「既頑固、不服輸、脾氣又執拗。」

「嘿,在你面前就只是個普通的男人嗎……不愧是童年玩伴。」

過去已經只剩下模糊的記憶,巴奇所說的是他在這兩年間所感覺到的事。

現在史蒂夫應該已經察覺到了巴奇的失蹤而拼了命的在尋找吧。

想起了那像是被拋棄的小狗般下垂的眉毛,巴奇低下了頭,黑髮輕輕地從臉頰旁滑落。

他一定非常擔心吧,說不一定現在已驚嚇得呆若木雞了。

只要一那麼想,巴奇就感到了有什麼未知的東西從自己那近乎空洞的心底深處慢慢的爬了上來。

這種心情是那麼的任性,明明是巴奇自己要離開的,明明史蒂夫一直都是那麼的想著他。

然而在好好思考過並做好覺悟之前巴奇並不想回去。

緩慢的眨了一下眼睛,彷彿淚水即將掉落前般的,巴奇的眼臉微微顫動。

接著,巴奇忽然想起了朗姆洛的存在,於是看向了站在牆邊的那個男人。

朗姆洛雙目圓睜,像是不可思議般的望著巴奇,視線相對後對方露出了目前為止最愉快的,像是看到了什麼有趣事物般的笑容。

「沒想到你也會有那種表情。」

「……什麼意思?」

「因為這十年來我們一同出過三次任務,不過我一直都只有看過你身為殺手時的臉或是好像很想睡的眼神而已。」

「………」

「你也成為人類了啊。」

「我本來就是人類……」

「不過是老舊的。」

邊說邊聳了聳肩,朗姆洛輕巧的走出了身旁的門外。

就在巴奇看著並想他要去哪的時候,朗姆洛回過頭下巴往上抬做了個指示。

「喂,該走啦。」

「去哪裡?」

「這裡是我的巢穴,要是慢吞吞的待在這裡被你的老公找到可就麻煩了。」

在朗姆洛的身影消失在彼方後,稍微思考了一會,看樣子留在這裡也無濟於事,巴奇於是決定乾脆就跟著朗姆洛。

走在昏暗細長的通路上,某些不知名的配路管線並列在點亮著微弱照明的壁面上。

在因從天花板降下的水而潮濕的地板上,兩人份的腳步聲靜靜的響著。

朗姆洛的低沉聲音混雜在其中,傳到了巴奇的耳裡。

「要拖著你走在這個狹窄的地方可費了我很大的勁。」

在越過了兩次左右的道路分歧點後,一座往上的樓梯出現在兩人眼前。

稍微將視線瞄向巴奇,爬上樓梯的朗姆洛十分慎重的打開了門。

從地底巢穴中出來的位置,是在周邊都被樹木包圍著的森林之中。

因為感覺得到些許屬於人的氣息與動靜,還有水的氣味,恐怕這裡是座公園吧。

「這裡是哪裡?」

「曼哈頓的邊緣。」

「不會被神盾局找到嗎?」

「越危險的地方就是越安全的地方,更何況我還有秘密武器。」

朗姆洛從夾克的內側取出一枚可收納於掌心的小玩意,在胸前晃了晃。

「那是秘密武器?」

「也不算什麼大不了的東西,就是個小型的干擾器。」

對電波或是信號發出噪音作為妨害的裝置。

「因為神盾局非常擅長利用軍事衛星連結來進行搜索。」

巴奇有聽說過兩年前的騷動中,那個所謂的衛星連結系統也歸於事件中的一環,也就是說,如果史蒂夫得到了神盾局協助的話,應該可以輕易的找出巴奇的所在。

剎時間,巴奇擺出了像是探索周遭狀況般的姿勢,仔細聆聽著被風吹撫搖動而互相摩擦的樹葉聲響,以及通過附近的人們的細碎聲響。

近在咫尺的水聲是哈德遜灣嗎?巴奇可以聽得到夜行貨船所發出的螺旋槳的驅動聲。

目前並沒感覺到有什麼東西迫近而來的氣息,當巴奇將在背後以及左右遊走的視線移回了朗姆洛身上時,對方正用著嘻皮笑臉的表情,像是觀察般的望著巴奇。

「我這個干擾器雖然範圍狹小不過很強力,只要待在半徑100公尺內就不會被找到。」

所以你不用怕得像個孩子,朗姆洛笑得很愉悅的對巴奇那麼說道。

「……你的那種表情讓我很不愉快。」

「是嗎?就是,你太像個人了,忍不住讓我覺得很有趣。」

「不准那樣笑。」

在巴奇皺起了眉那麼說後,朗姆洛反而更加大聲的笑著,然後背對巴奇往前跨步走去。

雖然總覺得跟著他後面繼續走感覺很不爽,但是巴奇也沒有其他想去的地方或是能隱藏起來的地方。

偷偷的回過頭望了一眼從背後追上來的巴奇,朗姆洛又再一次的露出了壞笑。

 

在那之後在巴奇的體感時間來說大約步行了兩個小時左右。

在確認了經過的店內的時鐘或是擦肩而過的人們的手錶後,可以得知現在時刻是晚間九點左右。

也就是說,在巴奇遇見朗姆洛並昏厥之後,他大概睡了將近五個小時。

也難怪身體狀況會變好。巴奇在內心裡一個人點著頭。

沒有任何目的也沒有任何目標,兩人就只是無所事事的到處閒晃。

雖然並不累,但巴奇開始覺得口渴了起來。

忽然間,巴奇想了一件事,於是他開口對著朗姆洛的背影出聲詢問。

「喂,你知道我的手機嗎?」

「喔,你說這個?」

邊說邊回過頭來的朗姆洛從懷中取出巴奇再熟悉不過的手機,對著巴奇舉了起來。

清脆的快門聲響起,等到巴奇察覺到他剛才是被手機相機拍下了照片的時候,已經是在朗姆洛快速的做出了什麼操作,並把手機扔回給他之後的事了。

「……你剛才做了什麼?」

「有趣的事。」

雖然巴奇完全不明白到底有什麼好笑的,但朗姆洛依然壞笑著,像是在引導巴奇般的往前走去。

回到自己手中的手機電源已經被關閉,盯著看了一會後,巴奇沒有開啟電源,就這麼放進了夾克的口袋裡。

 

 

 

 

 

TBC

 

___

 

猜猜調戲人妻的壞叔叔朗姆洛把照片傳給誰了~?XD

1. 美國隊長
2. 史蒂夫羅傑斯
3. 巴奇的老公
4. 巴奇肚子裡孩子的父親

猜錯了要被我戳一下( ′∀`)σ≡σ☆))Д′)(毆)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