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候人兮猗(上)

 

放上遲到很久的七夕賀圖+糟糕梗賀文,祝大家七夕快樂~

基本上是中華古文明AU,很久很久以前,天帝之子巴奇偷溜到人間,與凡人史蒂夫一見鍾情,選擇留在人間跟史蒂夫一同生活,然而……

(好久沒放飛自我啦,自己寫得很開心XD(什麼?都快要中秋了?沒問題,我的心還留在夏天呢!(之後還會有泳裝塗鴉放出的意思(

女裝有、吧唧是雙性會生子,各種天雷,就不放tag啦,因為太長分成上下篇,不怕雷的再看看吧~

 

 

___

 

 

  自盤古開天闢地、女媧造人補天、炎黃大戰蚩尤後中原遼闊大地歷經數百年逐漸興盛。

  黃河北方繁榮地帶有位名史蒂夫的青年。

  史蒂夫有著一頭如陽光般燦爛的金髮,以及天空般清澈的藍眼,與這一帶黑髮黑眼的居民相當迥異。

  由於有記憶以來,史蒂夫就跟母親相依為命,他從未見過自己的父親,母親也沒跟他透露過父親是誰,因此史蒂夫也只能猜測,自己的外貌應該是傳自未曾謀面的父親。

  除了天生異貌外,由於史蒂夫總是忍不住對不公正之事挺身而出,因此得罪了村裡的權勢,幾乎全村的人都不敢與他親近。

  在他十五歲那年,母親生了重病,村子裡唯一的醫生卻不敢替他母親診治,盡管史蒂千里迢迢從城裡帶來願意出診的醫生,但拖延太久,已回天乏術。

  彌留之際,母親溫柔安慰痛苦悔恨的史蒂夫,不要因此覺得自己是錯的,也不要去恨,希望他無論何時,不管遇到什麼,都能夠保持善良勇敢的堅強心靈,並遇到一個真正理解他、讓他想共度一生的人,幸福快樂地生活。

  在向母親承諾後,史蒂夫擦去了淚水,處理完母親的後事,毅然決然搬離了村落,獨自一人住在遠離人群的森林中。

  一棟木造的房屋、一棵高大的李樹跟一畝小小的田地就是史蒂夫全部的財產。

  光陰似箭,歲月如梭,時間就這樣匆匆經過了十年,雖然二十五歲早已是該娶妻生子的年紀,但史蒂夫還沒遇上那個讓他想要共度一生的人。

  平時晴耕雨讀,偶爾採集狩獵林間的山產,在家附近一處地底礦泉匯聚而成的湧泉取水捕魚,閒暇之餘練體強身、舞墨繪畫,生活倒也輕鬆自在。

  所以史蒂夫常常會想,要是沒能遇到那個真正理解他的那個人,那麼乾脆就這樣一個人過下去也不錯。

 

 

 

 *

 

 

 

  某個夏日的午後,一如往常提著水桶打算到泉邊汲水的史蒂夫遙遙望見泉水中站著一個人。

  幾乎沒看過有人來到這裡的史蒂夫停下了腳步,驚疑之下凝神望去。

  透過樹間的陽光打在那名青年身上,半褪至手腕處的黑色長袍讓他接近全身赤裸,下半身浸泡在泉水中。

  不知怎地,史蒂夫心念一動,一股莫名的力量驅使他躲到了一旁的樹幹後方,屏住了呼吸,忍著加快的心跳,仔細觀察那人的模樣。

  只見那人棕髮及肩,不知為何左手從肩膀以下全是金屬,雖然背對著無法望見正面,而且有著相當白細光滑的肌膚,史蒂夫也能從那勻稱健美的肌肉線條看出那人是名與自己差不多年紀的男性。

  樹影婆娑,水波搖盪,即使有些距離,史蒂夫也能清楚地看見那人雪白的肌膚,散亂的黑色絲袍將他的肌膚襯得更加白皙。

  當青年稍微側過了身,側臉出現在眼前的瞬間,史蒂夫的心臟更是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衝擊,生平第一次,知道了怦然心動的感覺。

  史蒂夫陷入一片空白的腦中唯一浮現的想法是:此人必是天上謫仙,不然人間不可能有如此絕美之人。

  青年低垂著眼,眉宇間隱含憂愁,長而捲的睫毛下一雙水漾的碧綠凝視著悠悠水面,身子慢慢往下,一點一點地將全身浸入泉水裡,及至沒頂。

  史蒂夫看得傻了,直到好一會不見那名青年從水中起身,才回過神來,心下一陣大駭。

  無暇多慮的史蒂夫立即將手中的水桶扔到一邊,一個箭步衝上前去,毫不猶豫地躍入水中,一把抓住青年的左手臂,用力將他撈了起來。

  「別做傻事!」

  濕漉漉的青年像是嚇傻了似地睜大了雙眼,訝異地望著史蒂夫,任由他大力抓著自己的肩膀,疾聲高呼。

  「雖然我不知道你發生了什麼,但自殺不能解決任何事,你不嫌棄的話只要我能幫上你的忙我一定幫!所以你千萬別自殺……!」

  青年怔怔看著史蒂夫,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

  或許是從史蒂夫那慌亂的模樣看出他是真心為自己擔心,青年嘴唇微微向上勾起了漂亮的弧線。

  「我不是想要自殺……我只是……」撈起了濕淋淋的髮絲,青年微笑著向史蒂夫輕聲解釋,「我來自很遠的地方,今天又很熱,這泉水很清涼,於是我就想……要是整個人都浸泡進泉裡,一定很舒服,沒想到才泡了一下就被你抓了起來。」

  沒想到青年不只外貌俊俏迷人,就連說話的聲音都是那麼低低軟軟的,說不出的悅耳好聽,竟讓史蒂夫有些聽呆了,慢了一拍才回道:「……真的?」

  「嗯。」

  看見青年的微笑,史蒂夫才跟著露出安心的笑容。

  「那就好。」

  在史蒂夫低聲那麼說了以後,兩人望著彼此,不知怎地都臉紅了起來。

  「抱歉,我一時太過慌張……」撈起自己因濕透而貼在額上的頭髮,史蒂夫靦腆地向青年自我介紹,「我叫做史蒂夫。」

  「我叫做巴奇。」

  說完,巴奇微微一笑,水從他艷麗的髮絲滑過他那紅通通的雙頰並往下滴落,同時在水面及史蒂夫心裡掀起了一陣漣漪。

  「巴奇……」

  喃喃念著剛剛聽到,卻彷彿已是此生命定之人的名字,只想跟巴奇再多一點時間相處的史蒂夫全力運用著腦袋思考著該怎麼跟他交談才不顯得突兀--盡管他們剛才的相遇已是相當戲劇化了。

  「看我們都濕透了,為免受寒最好先把身上的衣服換下吧……我、我家就在附近,你要不要先到我家坐坐?我有備用的衣服,雖然只是粗布大概跟你身上的絲綢不能比,不過我們的體形似乎差不多……在我們等衣服乾的時候……對了!我家的李子樹最近正結果,又大又甜,你一定要嚐嚐看!」

  由於史蒂夫的異樣外表,從小到大都很少與人有所交流,自從母親過世後更是獨來獨往,很久沒開過口,幾乎都要忘了怎麼說話,說到後來連史蒂夫自己都覺得自己有些語無倫次支離破碎,但巴奇卻不以為意,臉上更加深了笑容。

  「謝謝你,史蒂夫,那我就不客氣地叨擾了。」

  從巴奇紅紅的嘴唇中吐露出的話語又柔又軟,那張紅紅的笑顏又甜又暖,史蒂夫只覺得整個人都像飄在半空中。

  當史蒂夫回過神來時,也不曉得自己是怎麼做到的,已經站在了在家門口,雙手也提著裝好了水的木桶,而身後就是巴奇。

  史蒂夫走近被竹籬笆包圍著的簡樸小木屋,屋後有田地,屋邊有一棵高大的李子樹,門口處有一個大水缸。

  將水桶裡的水倒入大水缸並深呼吸好讓自己平靜下來後,史蒂夫才轉過身,對巴奇說:「請、請進……這裡就是我的家。」

  即使盡可能讓自己冷靜,但史蒂夫還是緊張得聲音有些往上揚,畢竟這是他第一次邀請別人進自己的家,就算史蒂夫從不覺得自己貧窮,自給自足也很知足常樂,但不知道為什麼面對巴奇,史蒂夫心裡卻開始有些不安。

  畢竟雖不清楚巴奇為何孤身一人來到這裡,但從他出類拔萃的外貌及裝扮看起來,史蒂夫也能夠大致揣測,巴奇的出身應該相當高貴,或許還是公子之類的貴族。

  然而與史蒂夫的顧慮相反,巴奇不僅不嫌棄史蒂夫家裡破落狹小,反而津津有味地打量每一處,就好像從未見過這種地方似的。

  屋裡頭並沒有隔間,左方牆邊有石塊砌成的灶,旁邊推了一些木材,而在屋子中間是一張方方正正的木桌,旁邊只有一把椅子,在右方有一張靠著牆的木板床,床頭木櫃上擺了一些生活器具、衣物跟竹簡。

  從屋內擺飾來看,很明顯可以看出史蒂夫是一個人居住。

  巴奇環顧了四周後,看向史蒂夫,雙眼發著光,好奇地問:「你一個人住?」

  雖然跟一開始的印象不太一樣,但這樣的巴奇更加可愛了,史蒂夫在心裡偷偷想著,點了點頭。

  「我父母都不在了,十年前開始我就自己一個人住在這裡。」

  巴奇一臉意外地望著他,「你沒有娶妻生子?」

  「目前還沒有。」

  「……真可惜,你明明是這麼英俊個性又那麼好的男人。」

  史蒂夫一愣,忽然握住了巴奇的手無言地凝視著他,巴奇有些嚇了一跳,但並沒有甩開史蒂夫的手,只是睜著一雙清亮的碧綠回望他。

  --那你願意做我的妻子嗎?

  話即將衝到嘴邊,史蒂夫回復了理性,咬住臉頰裡的肉,吞下差一點就脫口而出的話,甩了甩頭,放開巴奇的手。

  「抱歉,從來沒人那麼誇我,我一時不知該如何回應……」

  抓了抓頭,史蒂夫快步來到床邊,從櫃中拿出兩件布衣後,將其中一件遞給巴奇。

  「還是先把衣服換下吧,雖然是粗布,但穿起來還挺舒服的,就是不知道合不合你身。」

  見巴奇收下後,史蒂夫一邊脫下自己的衣服放到一旁的桌上,一邊說:「脫下的衣服先擱在桌上,我拿出去曬曬太陽,很快就會乾了。」

  但是等史蒂夫把衣服換好,巴奇卻沒有任何動作,看到站在原地雙手抱著替換的衣服,面露猶豫神色的巴奇,史蒂夫不禁問道:「怎麼了?是不是料子太粗了?」

  「不是的……只是我……」猶豫了一會,輕咬了一下嘴唇,巴奇搖了搖頭,抬頭看向史蒂夫,「抱歉……可以請你稍微轉過身嗎?……我知道我們都是男性……而且你剛才也看過了……但是……」

  看著巴奇那雪白的肌膚上泛起的紅潮,史蒂夫這才意會過來,巴奇對於在自己面前脫下衣服感到羞恥,明白這點後,史蒂夫原本好不容易快要冷靜的心臟反倒跳得比之前更加快速了。

  「啊!我才要道歉,是我太失禮了!」

  或許巴奇感受到自己內心的邪念,才會因而感到羞怯?一想到這,史蒂夫又是慚愧又是興奮,滿臉通紅地大聲道歉後,立刻轉過身背對巴奇。

  「謝謝你,史蒂夫。」

  在巴奇一聲輕輕的道謝後,史蒂夫耳裡只聽得背後傳來了衣物摩擦的聲音,由於看不見,更讓史蒂夫的想像力無限擴大,越是逼自己不去想,腦海中越是不斷閃過方才在泉水旁撞見巴奇胴體的畫面。

  從出生到現在,二十五歲了還是個頂天立地老處男的史蒂夫從未接觸過性這檔子事,他一直以為自己不會產生慾望。

  然而方才在泉水邊窺視到巴奇的裸體後,史蒂夫才驚覺原來自己並非天生冷感,而是沒遇到巴奇,那個唯一能挑起他深沉慾望的人。

  就算巴奇與自己同性別,史蒂夫也不以為意,只怕巴奇會被自己的魯莽嚇到,而更加困擾史蒂夫的,是此刻自己下身那不受控制的昂然挺立。

  還好史蒂夫穿著長袍,一時之間不會太明顯,為了不讓巴奇發現,史蒂夫維持著背對巴奇的姿勢,橫行至門口。

  「對了,因為只有我一個人住所以只有一把椅子,你先坐吧,我去摘李子給你嚐嚐。」

  然後也不等巴奇回答就往外頭衝了出去。

  來到李子樹下的史蒂夫四處張望確定附近都沒人,巴奇也留在屋內後,一手搭著樹幹,另一手伸入下襬,握住了男根,腦內不斷迴盪著巴奇赤裸的身體,在自己生疏的套弄下,初次釋放了慾望。

  喘著氣,望著掌心中的白濁,想到屋內的巴奇,史蒂夫一方面為自己擅自玷汙了他而感到羞愧,另一方面卻又因難以形容的快樂感到舒爽。

  他甚至不需去想像做些什麼,光只是想著巴奇的模樣,他就無法克制地硬了起來。

  又一次自瀆後,史蒂夫深深地嘆了口氣,用另一隻乾淨的手拿起水缸旁的水瓢,將雙手跟下身清洗乾淨後,才開始摘取李子。

  抱著幾顆剛從李子樹上現摘下來的回到了屋內,已經換好了衣服的巴奇坐在桌邊的椅子上,或許是史蒂夫自己內心有鬼,巴奇的臉龐看起來紅通通的,似乎有些坐立難安。

  --巴奇該不會是?

  不敢細想下去,史蒂夫將李子放到了桌上,然後拿了一顆顏色最深的遞到巴奇面前,「你嚐嚐,我想一定很甜。」

  巴奇看向史蒂夫,眼神有些動搖,但還是笑著接下了李子,輕聲說:「……謝謝。」

  望著手中飽滿光亮的李子,巴奇吞了吞口水,然後一口咬下,酸甜的汁液瞬間從口中綻放開來,讓他不禁發出了一聲驚嘆。

  「嗯,真的好甜喔!」看向史蒂夫,巴奇又驚又喜地說,「我第一次吃到那麼好吃的李子!」

  看著巴奇臉上的笑容,史蒂夫心中湧起了說不上來的喜歡。

  「你喜歡就多吃點,我這還有很多。」

  聲音溫柔得不可思議地說著,自個兒也拿了一顆李子後,史蒂夫坐到了床上。

  一邊嗑著李子,史蒂夫一邊想著該怎麼開口問巴奇為什麼來到這裡,又是從哪來,沒想到巴奇先開了口。

  「你說你十年前就一個人住在這裡……為什麼不娶妻生子?」

  巴奇的疑問讓史蒂夫放下了手中的李子,沉默地望著他。

  「抱歉……如果不方便回答的話……」

  史蒂夫打斷了巴奇的道歉,低聲說道:「……我從小沒有父親,因為我的緣故,母親也很早就過世了……」

  「你的緣故?」

  點了點頭,雖然與巴奇才初識沒多久,但史蒂夫考慮了一會,還是決定向巴奇說出自己的過去。

  靜靜地聽完了史蒂夫的過去,巴奇低下了頭,像是在思考著什麼,然後抬起頭,溫柔地望著他。

  「你做的一點都沒錯,史蒂夫,就算他們都說你是多管閒事、指責你、排擠你,但你依然憑一己之力阻止了無謂的活人獻祭,救了無辜的姑娘。不管別人怎麼說,我都認為你做的很好,甚至說是偉大的英雄也不為過。」

  史蒂夫睜大了雙眼,愣愣地看著巴奇。

  巴奇被看得有些慌了,忍不住緊張地問道:「……我說錯什麼了嗎?」

  「不……巴奇……謝謝你……你是唯一一個那麼說的人。」

  斗大的眼淚從史蒂夫彎起的眼中落下,然後擦去了淚水,跪在巴奇面前,握住了他的手。

  這次換巴奇睜大了雙眼,愣愣地望著史蒂夫。

  史蒂夫發誓,他並非一開始就抱持著非分之想--好吧,他承認他早在剛見到巴奇的那一瞬間就愛上他了,但是他邀請巴奇到自己家裡來絕不是想對他做什麼。

  他只是單純地想多跟他說些話、多了解他一些、多看些巴奇的笑容,再多聽聽他的聲音。

  然而,從這一刻開始,他發自內心地渴望與巴奇共度一生。

  盡管巴奇與自己擁有同樣的性別,而且他除了巴奇的名字以外,對於他來自何方、為何會出現在那處泉水、今年幾歲,什麼都不知道,但史蒂夫還是真誠地低聲祈求。

  「請你跟我一起住下來。」 

  「史蒂夫……?」

  「雖然我什麼都沒有,但我可以向你保證,只要你願意跟我一起住在這裡,一定會讓你吃飽穿暖。」

  「……為什麼?」

  「因為我很喜歡你。」

  「……所以,你剛才在樹下時是想著我?」

  史蒂夫一愣,「你看到了……?」

  反倒是巴奇滿臉通紅的低下頭,「對不起……」

  史蒂夫決定將內心所有想法率直地表白:「是的,巴奇……我想的全是你……雖然我們才初次見面,也才相處不到半天的時間,而且我們都是男性,但是我……我只想跟你在一起。」

  從史蒂夫眼中看出他的真心,巴奇咬了咬下唇,思考許久,抬起了頭從椅上站起了身。

  「……即使……我的身體異於常人?」

  輕輕說著,在史蒂夫的眼前,巴奇雙手慢慢褪下了身上的衣物。

 

 

 

 

 

 

 

 

  TBC

 

 

 

___

 

嘿嘿,好久沒讓大盾吃雙性軟冬啦,必須好好吃個夠所以開吃要等到下篇了~

順便放一張史蒂夫偷窺巴奇洗澡的塗鴉,雖然沒什麼,還是請注意一下背後。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