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First Summers (上)

一切都結束後,兩人共同迎來的,最初的夏天。

不管官方怎麼說,總之在我的世界裡,這就是復四後的盾冬真結局。

遲到很久的史蒂夫生日賀文,復四結局後的時空,算是這篇文這篇文的後續。

其實從看完復四後就開始動筆,結果因為想寫的太多,不知不覺就寫了1萬2千多字,因為太長了就分成上下兩篇。

甜蜜溫馨的老夫中夫(?)退休生活,有興趣再慢慢看吧~

 

___

 

 

 

  1936年‧初秋。

  「謝謝你,巴奇,有你陪在我媽媽身旁,我就放心了。」

  過於寬鬆的長大衣披掛在史蒂夫身上,再加上母親病倒之後身心交瘁之下,讓他看起來更顯瘦弱。

  為了照顧生病的母親莎拉,史蒂夫已經有好一陣子連出門採購食物及日用品的時間都沒有,原本自身就體弱多病的他看起來簡直快要倒下了。

  前來探望莎拉的巴奇見狀,擔心之餘,忍不住向史蒂夫提議自己可以暫時幫忙照顧莎拉,好讓他能夠出門購物的同時也順便散個心。

  雖然一開始如同巴奇想的,不喜歡麻煩別人的史蒂夫很快婉拒,但相當了解史蒂夫個性的巴奇很有耐心地溫言關勸,終於讓史蒂夫接受巴奇的好意,將自己的母親暫時托付給他。

  「那我出門了,巴奇。」

  「別擔心,史蒂夫,」一手輕拍著站在家門口正準備出門的史蒂夫肩上,巴奇笑著點了點頭,「路上小心。」

  在目送出門買東西的史蒂夫離開後,巴奇回到了莎拉房內。

  為了不吵到臥病在床的莎拉,巴奇跟史蒂夫的交談都刻意壓低了聲音,腳步也很輕,所以在看到剛才為止還閉著眼睛休息的莎拉靠著枕頭斜坐在床上時,巴奇驚訝地停下了腳步。

  正當巴奇想著要先說什麼,莎拉轉過頭來,臉上帶著淺淺微笑,對著巴奇問道:「史蒂夫已經出門去了嗎?」

  看見莎拉雖然面容憔悴,但心情似乎還算不錯,巴奇也就放鬆了下來,笑著回道:「史蒂夫剛剛去買東西了,很快就回來,需要什麼都跟我說,要喝水嗎?」

  莎拉搖了搖頭,朝著巴奇伸出消瘦的左手,往內招了招,巴奇走了過去,並在莎拉的眼神示意下,一把拉過床邊的椅子坐了下來。

  沒有椅墊的木質座位上,還留有史蒂夫的體溫,可見史蒂夫坐在這多久了。

  正想著,莎拉伸手握住了巴奇的手,輕輕開口:「我剛剛聽到你對史蒂夫說的話了,那孩子個性很固執,幸好有你一直陪著……謝謝你,對我來說,你也像是我的另一個兒子。」

  莎拉的話及那隻瘦骨嶙嶙的手讓巴奇心臟一緊,莎拉說她剛才聽到的話,應該是指巴奇說服史蒂夫時所說的,對他來說史蒂夫就像自己兄弟,莎拉也像是自己的媽媽一樣的那段話。

  巴奇印象中的莎拉,是個堅強的單親媽媽,辛勤地在護士的工作與病弱兒子的母親之間努力,對時常來找史蒂夫玩的巴奇也總是親切地招呼,即使在生病之後也從不叫苦。

  生了病之後,那雙常常變出許多美味食物的魔法之手,居然變得那麼乾枯脆弱。

  即使如此,現在在巴奇面前的莎拉依然為了不讓巴奇擔心而溫柔微笑著,巴奇不禁感到敬佩,也許史蒂夫的堅強就是被母親所影響的吧。

  「說謝謝就太見外了,莎拉,」想起了史蒂夫,巴奇心裡洋溢著暖意,握著莎拉的手真誠微笑,「史蒂夫是我最好的朋友,沒有什麼陪不陪的,而且他也幫了我很多,自從認識他之後我學到了很多,不只是他,妳也教了我很多,像是蘋果派的作法,或是怎麼照顧病人。」

  話匣子一開,巴奇忍不住滔滔不絕地說著,而莎拉只是帶著笑意溫柔地望著他。

  「你們倆都是我見過最堅強的人,雖然我有點擔心史蒂夫老是太愛強出頭,但我還是很佩服他絕不為惡勢力低頭的堅毅,還有我知道史蒂夫只是不好意思說,我曾經無意中對他說過一次將來有機會我想要去大峽谷,結果我生日時就收到了一副他畫的大峽谷,這小子,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偷偷瞞著我畫的,一點都……」

  說了一會,意識到自己似乎說得太多了的巴奇抓了抓頭,有些害羞地笑了笑。

  「……一點都沒有表現出來。」

  凝視著巴奇舔了舔嘴唇,低垂著頭,臉上通紅的模樣,莎拉看了一下床邊桌上,亡夫喬瑟夫的照片,低垂著雙眼思考了一會。

  「詹姆斯,接下來我要問的,是身為一名母單純的疑問,請對我說實話,」莎拉輕輕拍了拍巴奇的手,「你是不是……愛著史蒂夫?」

  巴奇一臉驚愕地看著莎拉,下意識想否認,但當他望著莎拉臉上的溫柔笑容,遲疑又遲疑,終於一咬牙,鼓起勇氣說出內心真摯的想法。

  「……是的,莎拉……我是真的很喜歡史蒂夫……我愛著史蒂夫,打從心底想要一直在他身旁陪著他,直到我人生的最後一刻。」

  「但你從來沒對史蒂夫說過你愛他,對吧?」

  「是的,而且我將來也沒有打算跟他說,這是我自己的感情。」

  在今天對莎拉說出口前,巴奇從未任何人告白過,包括史蒂夫本人。

  凝視著巴奇,莎拉緩緩地說出一直藏在自己心裡的秘密。

  「……其實史蒂夫也愛著你,只是他自己還沒察覺到。」

  身為史蒂夫的母親,對於他倆之間互相暗生的情愫,莎拉一直看在眼底,她只是一直沒有點破。

  睜大了雙眼,巴奇驚訝之餘,卻也難掩喜色,無言地看著莎拉,像是用眼神問她真的嗎?

  在莎拉輕輕點頭之後,巴奇不禁紅了臉,舉起右手遮住了往上揚的嘴角,但很快地,他低下了頭,雙手放在自己大腿上,沉默了一會後,抬起頭望向莎拉。

  「……那麼,我更不能說出口,也請妳別對他說。」

  眼神落到了巴奇大腿上握起的雙拳,莎拉不用細問也明白巴奇的顧忌是什麼,就跟自己明明察覺到他們之間的情意,卻一直不敢說破一樣。

  畢竟他們倆人都是男性,即使他們只是相愛,也沒有因此傷害到任何人,但在世人眼中,這依然是不正常的感情。

  所以莎拉沒再多說什麼,只是嘆了口氣,用力握住巴奇的手,開口問:「……傻孩子,你還記得我教過你的那些食譜嗎?」

  巴奇點了點頭,「當然,我都有用筆記下來。」

  「我有個心願,你可以幫我實現嗎?」

  在巴奇再度點頭之後,莎拉緩緩地說出她的心願。

  「我不在後,史蒂夫的第一個生日,你可以代替我烤一個蛋糕送給他嗎?」

  「莎拉……」

  雖然為莎拉近乎交代遺言般的話語感到驚訝與悲傷,但巴奇還是試著擠出了笑容,一手拍在自己的胸口上,堅定地許下了承諾。

  「當然沒問題,別說第一個生日,只要我還活著,每一年史蒂夫生日我都會烤蛋糕。」

  「謝謝你,詹姆斯……」閉上了雙眼,莎拉帶著病容的蒼白面孔上露出了安心的笑容,「這麼一來,我就放心了。」

 

 

 

 

  *

 

 

 

 

  2023年‧7月4日。

  窗外盛夏的喧雜蟬鳴將巴奇從鄉愁似的夢中喚醒。

  還有點分不清現實跟夢境的巴奇緩緩眨了眨眼,藉由透過窗簾照進臥室內的陽光,看清自己身在何方,才慢慢從夢的餘韻中清醒過來。

  這裡還是布魯克林,但史蒂夫的母親早已病逝幾十年,巴奇跟史蒂夫也都不再是當年單純的布魯克林少年。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今天是特殊的日子,他才會夢見--不,與其說是夢,不如說是相隔了87年的回憶起--史蒂夫的母親。

  雖然有好幾十年,巴奇因為被九頭蛇囚禁控制,忘了自己、甚至忘了一切。

  但就算是冬兵時期,即使他不記得史蒂夫,也不記得為什麼要烤蛋糕,更沒辦法送到史蒂夫本人手上,巴奇始終記得要在7月4日那天烤個蛋糕。

  而在脫離九頭蛇控制並恢復記憶後的現在,巴奇更不可能忘記。

  「放心吧,莎拉,我不會忘記跟妳的約定……」喃喃低語著,巴奇轉過頭,看向睡在自己右方的史蒂夫,臉上表情自然柔和。

  伸出金屬左手,在史蒂夫的斑白的鬢上輕輕撫過,看著史蒂夫接近銀色的白髮下布滿歲月滄桑的安穩睡臉,巴奇安心之餘也不免有些說不上來的感傷。

  由於歸還寶石的時空旅行途中發生了意外,史蒂夫在費盡千辛萬苦才回到了這個自己原來的時空的同時,也受到了強行穿越量子空間的影響,導致細胞急速老化,成了一個與實年齡相輔的老年人。

  幸好經過了布魯斯的精細檢查後,發現史蒂夫體內的超級血清正在逐漸恢復作用,雖然不知要經過多久的時間,但史蒂夫應該能夠慢慢恢復年輕狀態。

  然而布魯斯並沒有把握史蒂夫什麼時候能夠完全恢復,他甚至無法確定史蒂夫究竟能不能完全恢復到完美狀態。

  盡管布魯斯建議他們可以去尋求舒莉的幫助,但史蒂夫在與巴奇商量之後,決定順其自然,並且只讓原始復仇者成員以及山姆知道自己變老且將來或許可以恢復年輕的可能。

  至於政府高層以及其他的新生復仇者們,則只報告他從量子空間回來後變老一事。

  如同史蒂夫跟巴奇所揣測的,在得知史蒂夫變老之後,就像當初尼克‧福瑞的假死一樣,政府高層決定要對外宣稱史蒂夫在歸還寶石的過程中發生意外,消失在量子空間。

  於是就像其他在對抗薩諾斯一役中因公殉職的復仇者們一樣,史蒂夫被列入了陣亡者名單中。

  政府送給長年奉獻給國家的英雄最後的贈禮,是免除史蒂夫違反蘇科維亞協定並幫助重罪犯逃亡的罪責,榮耀的國葬以及每月秘密撥款的生活津貼。

  對於國家要他以『死』就義,史蒂夫只提出了唯一一個要求:巴奇也必須恢復名譽,並以同樣的理由,以巴恩斯中士的身分,跟他合葬在布魯克林的綠蔭公墓。

  政府高層欣然同意了,並且特意選在了史蒂夫的生日,也是美國國慶日的7月4日進行葬禮及紀念儀式。

  也就是說,今天既是史蒂夫的生日,也是美國隊長跟巴恩斯中士一起被葬入綠蔭公墓的日子。

  從此之後,在公眾心目中,他們都將成為一個逝去的永恆傳奇,供後世追憶。

  對於還活著卻被當作死亡這件事,巴奇並沒什麼意見,反正不管對史蒂夫還是巴奇來說都不是第一次了。

  能跟史蒂夫一同『死去』,甚至一同葬入綠蔭公墓,對巴奇來說已經是最好的結局。他只是有些替史蒂夫感到不值,以及……

  抬起左手看向無名指上的戒指,巴奇將手覆到自己左胸口,輕輕闔上了眼睛,感受著被愛的喜悅以及像根細長冰冷的尖刺般深深釘入心中的歉疚。

  巴奇比誰都明白,史蒂夫的這個決定,等於是在用他自己的『死亡』作為代價,跟政府贖回巴奇的清白。

  即使如同兩人左手無名指上同款式的婚戒,現在的他跟史蒂夫已是心意相通,充滿波瀾的生活也將於今日後歸於平淡,但是,巴奇心中對史蒂夫的這份歉疚,恐怕此生此世都無法消失。

  所以,就算在瓦干達隱居生活的那一年裡,他們已經彼此談論過好幾次,明知史蒂夫要是發現自己直到現在依然沒有拋棄這個想法的話肯定會既生氣又難過,但巴奇還是忍不住會去想。

  去想,如果不是因為自己,史蒂夫現在會不會過著更好的人生?

  「--你又在想什麼不好的事了,巴克?」

  右手突然被一把抓住的感覺讓巴奇從自虐的思考中回過神,抬頭看過去,正與不知何時已經醒來的史蒂夫對望。

  即使外貌滿是歲月刻畫的痕跡,但那雙凝視著自己的天空藍依舊清澈通透,彷彿直視著巴奇的靈魂。

  不過早已熟悉史蒂夫吃軟不吃硬的巴奇知道怎麼應付他。

  「早安,史蒂夫。」巴奇用微笑著道早安,輕巧地避開了史蒂夫的質問。

  史蒂夫蹙起了眉間凝視著巴奇,像是想從巴奇的眼中看出什麼,但巴奇只是微笑著,什麼都不說。

  最後果然還是史蒂夫先做出了退讓,他鬆開抓住巴奇手腕的手,輕輕嘆了口氣,撐起上身,右手覆上巴奇的臉頰,微微一笑。

  「……早安,巴奇。」

  當史蒂夫抬起上身,巴奇也跟著彎下腰,兩人自然而然地吻在一起。

  「嗯……」

  從倆人相貼後分開來的唇瓣間輕吐著溫熱的氣息,巴奇想往後退,但史蒂夫卻用手抵在他後腦勺上,讓他無法離開太遠。

  看著史蒂夫似乎還想再更進一步的模樣,巴奇看了一眼牆上的掛鐘,上頭顯示的時刻是上午9點。

  「……我是不介意你一大早就展示你的老當益壯啦,」舔了舔濕紅的唇瓣,巴奇調笑般地說,「但已經9點了,別忘了,我們的葬禮是在中午12點舉行。」

  或許是包圍著倆人之間的甜蜜氣氛讓巴奇說的像是婚禮,因此史蒂夫不禁沒停下,反而扣住巴奇的手,將他輕輕往後壓倒在床上,吻著他的鎖骨凹陷處,發出了甜膩的嘖嘖聲。

  「別擔心,巴奇,我很快就會結束。」

  史蒂夫低沉的嗓音中毫不隱藏的情慾讓巴奇身軀微微一顫,咬了咬唇,「混蛋,你床上的很快……最少也要……嗯……」

  嘴裡吐露著甜膩的輕斥聲,巴奇並沒有真的很認真在拒絕,甚至還調整了姿勢,好讓史蒂夫能夠更輕鬆地繼續接下來的行為。

  眼看倆人之間的情事就要這麼繼續下去,突然間,客廳響起的電話鈴聲讓倆人停下了動作,互相對望。

  瞪著房門,史蒂夫不滿地嘟噥著:「……一定是山姆……」

  知道他們家電話號碼的人只有三人,而會在這個時間打過來的,就只有山姆了。

  史蒂夫臉上掩不去的失望神情讓巴奇忍不住失笑,明明看上去一大把年紀了,在巴奇面前的史蒂夫依然是那個布魯克林小子。

  「還不快去接電話,臭老頭,一大早就那麼好色。」笑咪咪地說著,巴奇伸手在史蒂夫覆在自己胸前的手背上輕輕捏了一下。

  明明一點都不痛,但史蒂夫還是皺起了眉,故作一副很疼的樣子直呼冤枉。

  「不能怪我,親愛的臭鹿仔,誰叫你是這麼充滿魅力。」

  「好啦好啦,等回來再讓你盡情體驗我的魅力。」

  好說歹說終於勸得史蒂夫依依不捨地從床上起身後,巴奇將他推到了客廳,看著史蒂夫悻悻然地接起電話,用十二萬分禮貌跟恭敬的語氣向電話彼端的山姆道早。

  「美好的早晨,山姆。」一邊說著,史蒂夫朝巴奇眨了眨眼,按下了擴音鍵。

  巴奇雙手插在腰間,苦笑著搖了搖頭。

  不曉得自己打斷夫夫好事的山姆當然聽不出史蒂夫話中刻意暗藏的小小埋怨,很有精神地回道:「喔喔,早啊史蒂夫!我現在就要出發了,真的不用去接你們嗎?」

  「不用,我們會自己走過去。」

  「但是從你們住的公園坡到綠蔭公墓距離可不小。」

  「就跟平日散步差不多,不用擔心,一定會趕上。」

  既然史蒂夫堅持,山姆也就不再多說什麼。

  「好吧,我得出門了,路上小心,替我跟巴奇問好。」

  「我會的。」

  就在史蒂夫掛上電話後,巴奇搶在史蒂夫有所動作前先開口說道:「好啦,史蒂夫,無論你想做什麼,都等參加完我們的葬禮回來再說。」

  一把摟住巴奇的腰,史蒂夫在他耳邊低問:「我的生日禮物?」

  巴奇笑瞇了眼,一手點在他鼻頭上,寵溺地說:「回來後,至少讓我把蛋糕放入烤箱,之後你想對我做什麼都行。」

  「中島上也可以?」

  「只要你喜歡。」

  得到巴奇允諾的史蒂夫滿臉笑容,嘴裡哼著老歌,拉著巴奇的手一起到浴室去。

  沖完澡後,兩人一同站在鏡子前刮鬍子,及肩長髮盤起的巴奇望著鏡子裡的自己,有些惋惜地摸了摸自己光溜溜的下巴。

  「好久沒刮那麼乾淨了,真有些不習慣。」

  要不是為了參加葬禮,再加上怕被別人認出來,巴奇不會把鬍子剃的那麼乾淨。

  一旁的史蒂夫摸了摸他的頭,安慰道:「別難過,很快就會長回來了。」

  歪著腦袋,巴奇想了一下,問道:「你喜歡我有鬍子還是沒鬍子?」

  「都喜歡。」

  秒速般地回答後,史蒂夫像是想到了什麼似地舉起了刮鬍刀比畫著。

  「下次讓我幫你刮吧,上面跟下面的都……」

  「你這色老頭!」滿臉通紅的巴奇氣呼呼地將一大堆刮鬍泡擠到史蒂夫嘴邊阻止了他。

 

 

 

 

  *

 

 

 

 

  嬉鬧著梳洗完畢,並且一起用了簡便的穀片早餐後,倆人換上了政府特地贈送給他們的陸軍禮服。

  原本政府送的是新式的大禮服,但史蒂夫跟巴奇還是習慣四零年代二戰時期的陸軍正裝,所以一番交涉後,他們拿到手的,正是早已停產的二戰陸軍制服。

  一一替彼此別上勳章,史蒂夫輕輕問著:「我看起來怎麼樣?」

  「很好看。」

  穿著陸軍正裝的白髮史蒂夫儀表堂堂、英俊挺拔,儼然一名威風凜凜的退伍老將軍。

  巴奇也不惶多讓,看著眼前巴奇英姿煥發的模樣,史蒂夫情不自禁地想起了多年以前他跟巴奇一同走向了未來的那一天。

  壓抑著內心的激動,史蒂夫伸手握住了巴奇的手。

  「走吧。」

  推開了門,牽著彼此的手,倆人走入那片蔚藍的夏日晴空中,踏上前往他們自己葬禮的路上。

 

 

 

 

 

 

 

TBC

 

 

_

玩了一下色收差

 

 羅傑斯老將軍跟他忠誠的巴恩斯中士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