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We And Us (1)

我們與我們,昨日的未來與明日的過去。

復一盾被權杖弄昏後,因心靈寶石的影響而見到了復四盾的所有記憶,然後……

簡單說就是《老盾與小小冬》裡提到過的,關於復四結局後一起還寶石最後在來到2012年的盾冬幫助復一盾救出復一冬時量子穿越器壞掉,只好暫時留在2012年時所發生的一些事。

為了方便分辨,文裡的人稱復一盾冬用姓、復四盾冬用名。

先丟個開頭,有興趣再看看吧~

 

 

___

 

 

 

那個寒冷的冬天、那輛疾駛的火車上,羅傑斯曾經以為自己失去了一切。

因為他失去了巴恩斯。

直到眼睜睜看著巴恩斯從自己面前墜落的那一刻,羅傑斯才終於明白,巴恩斯是他的一切。

沒有巴恩斯的布魯克林,不是他想回去的家鄉。

如果他無法跟巴恩斯一起回到布魯克林,未來就沒有意義。

所以在完成自己應盡的責任之後,羅傑斯決定放任冰雪將自己掩埋。

即使無法真正一同長眠於那座山谷中,那麼至少,他也要與巴恩斯感受同樣的痛苦--虛空的墜落、刺骨的冰凍。

然而,當他從長眠中睜開雙眼時,迎接他的卻是更加衝擊的現實。

神盾局將他喚醒於這個一無所有的『未來』,告訴羅傑斯,他必須拯救世界,然後就這麼將他扔到了一個完全陌生的世界,讓他獨自面對這個超乎想像的現代。

他還沒能開始適應,連去思考關於自己在這個未來該何去何從的時間都沒有,來自異星的邪神洛基對紐約的襲擊,以及對自己抱持著崇敬之情的神盾局探員菲爾‧考森之死,讓羅傑斯不得不當機立斷,加入一群由陌生面孔所組成的『復仇者聯盟』阻止洛基,一同對抗侵略者。

直到解決了外星入侵者並捕獲洛基之後,為了視察情況而獨自脫隊一個人往下方走著,激烈作戰後有些疲累的羅傑斯,才總算能稍微整理一下自己的心情。

踏著樓梯,從高樓的玻璃帷幕裡望向那片藍天,以及下方因方才的大戰而飽受蹂躪的殘破市街,羅傑斯在心中做出了一個結論。

假如甦醒在這個未來是命運對他的安排,即使拯救世界對羅傑斯本人來說一點意義都沒有,他還是決定如果今後這個世界需要誰來拯救,他絕對挺身而出。

因為這是他應盡的責任,也是他唯一能替那些犧牲的生命而做的。

雖然他自認自己只是一個連自己最重要的人都保護不了的失敗者。

他可以對抗紅骷髏、殲滅納粹、抵擋外星人、阻止邪神的陰謀,但他絕非什麼超級英雄,因為在那個時候,他沒能握住巴恩斯的手。

如果可以,他多想再次回到那一刻,他一定會握住巴恩斯的手,就算無法將他拉回火車上,能夠跟他一起掉下去,羅傑斯也甘之若飴。

但是,巴恩斯已經死在了七十多年前。

沒有辦法回到過去的羅傑斯只能獨自一人走在名為未來的道路上。

 

 

 

 

 

 
「巴奇……還活著。」

所以,當他聽到被自己困在雙臂間的『史蒂夫』艱辛地說出了這句話時,羅傑斯的大腦瞬間陷入一片空白。

儘管那時他心裡已認定眼前與自己對峙的『史蒂夫‧羅傑斯』乃洛基所變化,是絕不可任其逃逸的危險敵人,無論對方說什麼,他都不該有所動搖。

然而,巴奇還活著這句話的衝擊是如此的巨大,讓羅傑斯在思考前就鬆開了禁錮著對方的雙手,甚至像個傻子般,茫然地低問。

「……什麼……?」

接下來,受到了對方的反擊的羅傑斯被權杖刺中了胸口,剎那間,強烈的情感伴隨著龐大的記憶猶如狂潮奔流而來,淹沒了羅傑斯的意識。

不知過了多久,也許只是幾分鐘,但在羅傑斯的腦中彷彿被迫觀看了一場將近三十多年的漫長電影,片中主角既是自己,卻也不是自己。

躺在地板上的羅傑斯,慢慢睜開眼睛,從眼前的景象以及身體的感覺上確認自己身在何時何地之後,又緩緩闔了起來。

大量湧入的陌生記憶讓他腦袋幾乎快要膨脹開來,身體也暫時無法動彈,但那些不屬於自己的記憶,才是最讓羅傑斯不想睜開眼睛的原因。

那些畫面既有著他無比熟悉的過往,卻也充滿著許許多多他從不曾體會過的歡喜與悲傷。

從過往的熟悉片段中,羅傑斯可以分辨得出來,這些既熟悉又陌生的記憶的的確確是屬於自己--史蒂夫‧羅傑斯的記憶。

然而,這份記憶卻沒有停留在今天,而是往未知的明日不斷延續下去,直到再度回到了今日,才終結於不久前與自己對峙的那一個瞬間。

也就是說--如果這份流竄而入的記憶是正確無誤的話,方才與自己對峙,並打倒自己取走洛基權杖的那個『史蒂夫‧羅傑斯』,就是11年後的自己。

那個史蒂夫來到的這個2012年是他的『過去』,卻是自己的『現在』,而此刻取走權杖的他,此時應已回去了2023年,那個對自己來說的遙遠『未來』。

為了彌補自己的失敗而造成的重大損失,未來的史蒂夫‧羅傑斯跟其他復仇者們分別回到了過去奪取無限寶石。

如果一切順利,未來的自己跟復仇者的同伴們將會再次拯救世界--拯救巴奇‧巴恩斯。

是的,在那個未來裡,理應在七十多年前死去的巴奇‧巴恩斯,原來並沒有死亡。

如果這些記憶都是真的,那麼也就是說,自火車上墜落之後,巴恩斯就一直在九頭蛇控制下被洗腦、被改造,被強迫進行那些非自願的殺戮。

羅傑斯比誰都清楚,這對巴恩斯來說是多大的痛苦折磨。

然而,盡管經歷了太多羅傑斯無法想像的悲慘過去,但是在未來的史蒂夫‧羅傑斯面前,巴奇‧巴恩斯總是溫柔微笑著。

羅傑斯不願睜開眼睛,甚至只想沉溺於那些不屬於自己的記憶,正是因為那些屬於未來自己的記憶中,有太多他從不曾見過的巴奇‧巴恩斯。

未來的史蒂夫‧羅傑斯跟巴奇‧巴恩斯會互相擁抱、觸碰、親吻,那些過去的他們從未曾做過的親暱行為。

這些令他無比羨慕的美好記憶,對此時此刻的羅傑斯來說,是多麼殘酷的希望。

羅傑斯無法不去相信這些記憶是真的--不,這必須是真的,對羅傑斯來說巴恩斯還活在這個世界上這件事必須是真的。

即使他知道這樣一來巴恩斯會有多痛苦。

無意識地咬緊牙關,羅傑斯詛咒命運,讓巴恩斯被九頭蛇改造控制,又不得不感謝上帝,巴恩斯還活著。

愧疚、歡喜、悲嘆、憤怒--各種複雜的情感在羅傑斯心中醞釀、膨脹,宛如充氣到極限的氣球,只要一根針的刺激就會爆炸。

所以他一開始並沒注意到,有兩人向躺在地上的自己走來。

直到他聽見了那個許久不曾親耳聽見的,他從未曾一刻忘記過的,對自己充滿了關懷的溫柔聲音,呼喚著他的名字。

「史蒂夫。」

羅傑斯的時間彷彿靜止了下來,全神貫注地傾聽著那個聲音。

「他沒事吧?」

「不用擔心,巴奇,我只是用心靈寶石的能力讓他暫時昏過去而已,趁他還沒醒來前把權杖放在他旁邊,然後再去至聖所歸還最後一顆寶石,我們就可以回去了。」

另一個自己所說的話讓羅傑斯瞬間明白,這個記憶全是真的。

也就是說,未來的自己拯救了11年後的世界。

然後他現在回來這裡的目的應該是要將取走的寶石歸還其他時間點,而這個自己身處的2012年是最後一個。

在腦中達到這個結論的同時,強烈的衝動驅使著羅傑斯,讓他猛地睜開了雙眼,用不可思議的速度跟力量從地面上躍起,往未來自己的懷裡衝撞。

突發的狀況讓沒想到羅傑斯早就已經醒來的史蒂夫跟巴奇都措手不及,被迎面而來的羅傑斯撞倒在地,手中握著的權杖也被一把奪了過去。

看著倒在地上的史蒂夫撐起上身抬起頭,但羅傑斯已握緊權杖對準他,巴奇擔心地急喊道:「史蒂夫……!?」

羅傑斯全身一震,慢慢地轉過頭去,看向巴奇--盡管鬍鬚頭髮都長了許多,眉宇間也多了幾分滄桑,但那熟悉的面容羅傑斯永遠不會忘記,那是巴奇‧巴恩斯。

凝視著來自11年後未來的巴奇,羅傑斯再也無法抑止內心的激昂,雙唇顫抖著,低垂著臉,任由情緒潰堤。

「……史蒂夫……」

原本想要衝上前去幫助史蒂夫的巴奇不禁停了下來,因為他看到了羅傑斯臉上那令他心痛不已的的表情。

盡管沒有任何聲音,但他們都看得很清楚,羅傑斯正在發出無聲的慟哭。

沾滿了淚水的面容上,有著失落者的恐懼、復仇者的怨恨、聖職者的祈求,這些複雜的情感同一時間全部呈現在一個人的臉上,讓史蒂夫跟巴奇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

就連史蒂夫都忍不住感到心痛,更別說巴奇了,不知該如何是好的他,只能佇立在一旁,不知所措地看著羅傑斯跟史蒂夫。

「……你聽我說,史蒂夫……那個史蒂夫不是洛基或是誰變的……他是……」

正在巴奇正嘗試著該怎麼向羅傑斯解釋時,羅傑斯打斷了他。

「……我知道……我也知道你們來自十一年後的未來……」

史蒂夫跟巴奇瞪大了雙眼,驚訝地看著羅傑斯忍著哽咽,說出他的祈求。

「……救出巴奇。」

看著史蒂夫,羅傑斯像是吐血般的低吼著此刻占據著他全部身心的唯一願望。

「救出我的巴奇……!」

此時此刻,羅傑斯只有一個想法--

「現在立刻就跟我一起去救出這個時空中依然被九頭蛇控制的巴奇!」

 

 

 

 

 

 

 

 

TBC

 

 

___

 

 

羅傑斯現在的記憶很混亂,再加上剛才的紐約大戰、跟史蒂夫的對打,身心俱疲的狀態下情緒失控才會那麼激動。

於是下一話,史蒂夫跟巴奇會怎麼做呢?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