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權翻譯]【盾冬】My Friend is My Familiar (3)

前面章節:(1)(2)

生子梗注意

一個太過開心而神煩的準爸爸跟產前憂鬱症的準媽媽所造成的悲劇(咦

___

 

 

迷惘與困惑,每當巴奇確實的感受到在自己體內活著的存在時,總是會感到一陣暈眩。

彷彿突然被丟棄在黑暗中般地隱約感受到的孤獨。

就像是身處在緩慢的惡夢裡,巴奇用著未曾有過做夢記憶的腦袋思考著。

 

 

「巴奇,你覺得哪個比較好??」

聽到那個問題,巴奇將視線從無意識觀看著的夜間綜藝節目移開,轉動脖子往發出疑問的方向看了過去。

他心愛的男人正用著兩隻手各自舉起不同的雜誌,將翻開來的頁面展示在巴奇面前。

從兩種類的嬰兒用品雜誌所翻開的頁面上,各自揭載了活用了木紋花樣的天然設計的嬰兒床,以及兒童向的色彩相當鮮豔的嬰兒床。

「…………」

自從被告知巴奇的肚子裡孕育了小生命之後已大約經過了兩個星期,然而在這期間史蒂夫一直都是這種狀態。

不管是到哪裡外出史蒂夫最後都會前往書店的育兒專區,他們家裡客廳所設置的書櫃裡,原本放著的軍事關連或歷史書籍如今全被占得滿滿的育兒關連書取代了位置。

還有頻繁的來自史蒂夫所問的關於尿布啦、嬰兒服啦、那個嬰兒車你覺得如何等等諸如此類的諮詢。

才前不久,巴奇還看到史蒂夫在紙上抄下了電視廣告上所撥出的掛在嬰兒床上旋轉的不明物體的資料。

雖然巴奇不知道那是什麼,但他想不久之後一定就會看到史蒂夫買回家。

晚上史蒂夫會坐在餐廳的椅子上,才剛想著他愣愣的不知在想什麼,就突然一個人輕飄飄的笑得很開心的模樣甚至有些令人毛骨悚然。

難不成史蒂夫在外面也是這種狀態嗎?因為這幾天巴奇被要求「保持安靜」而聽話的留守在家裡,所以並不清楚史蒂夫在外頭的樣子,巴奇只能在心中祈禱當市民看到了美國之星臉上傻笑的表情不會覺得有什麼不對勁。

與巴奇那種想法相違背,在史蒂夫購入了那麼多本育兒書籍之後,各大SNS或是論壇等地早已掀起了騷動,不過對網路關連以及世態相當生疏的巴奇根本不可能知道。

「有什麼不同,不都一樣是床?」

「完全不一樣啊!小寶寶的時候周遭的環境特別重要,這可是情操教育。」

雖然很想說這又是從哪本書中讀來的現學現賣?但說不出口的巴奇只能不讓史蒂夫察覺地在心中小聲的嘆氣,無言的指向木紋的嬰兒床。

「我不喜歡另一個的顏色,太傷眼了。」

「我也覺得這個比較好!」

巴奇想,那你就不要問我。但是看到看到史蒂夫開心的在床的照片邊留下印記的模樣,又覺得能讓他那麼開心也好。

然而,面對置現在心中依然懷抱著迷惘,看不見盡頭的混亂的自己於不顧,毫不掩飾幸福感,一邊散發著小花一邊進行著各式各樣準備的史蒂夫,巴奇不免在心中感到莫名的焦躁感。

巴奇並不清楚自己內心的那份混亂與焦躁的正體究竟是什麼。

是對於能夠如此輕易就笑得像個傻子一樣的史蒂夫所產生的愕然?還是對自顧自地一個人不停往前邁進的傢伙的任性妄為所感到的煩躁?

無論如何,巴奇不時地會非常想要從什麼東西逃開,一個人獨處。

或許是想要仔細地思考一些事情。

如果要問是什麼事的話,他也不知道,總而言之巴奇感到現在這裡並沒有他可以平靜待著的地方。

「哇、已經那麼晚了…不早點睡不行。」

雖然史蒂夫說已經那麼晚了,但時針也才剛指到21點,就算是隨便哪一個小孩都還醒著。

「我還不想睡。」

「可是沒有充足的睡眠是不好的,再說明天是檢診日,需要早起不是嗎?」

「沒問題。」

「而且不好好休息的話對你肚子裡的孩子也不好。」

「………」

「巴奇。」

無意識的咬住嘴唇,巴奇握住了眼前像是不容許反對意見般強硬的朝自己伸過來的手,慢慢地從沙發上站起來。

走到臥室內,躺上彈性良好的睡床上後,史蒂夫也跟著潛入巴奇身旁。

「晚安,巴奇。」

額頭上被輕輕地印上一吻,巴奇看向那雙因間接照明而略顯深藍的瞳孔。

「……史蒂夫。」

「嗯?」

「………晚安。」

史蒂夫柔和的微笑著,一邊將頭躺上枕頭,一邊伸出手臂輕柔地擁抱住巴奇。

結果巴奇依然還是無法確認內心的那份混亂與焦躁的正體究竟是什麼,也不知該怎麼傳達給史蒂夫,更何況他根本也不確定到底應不應該跟史蒂夫說。

被溫暖的體溫包圍著,巴奇只能一邊聆聽著史蒂夫規律的呼吸聲,一邊閉上了眼臉。

 

隔天,門鈴聲在用早餐的時候響起。

巴奇可以聽到玄關那裡打開門的史蒂夫在跟別人對話的聲音。

在心裡想著大概是史塔克的人來迎接了吧,巴奇將剛才為止還盛著培根蛋的空盤以及裝著熱牛奶的空杯收到了流理台上。

當巴奇搓揉著海綿洗盤子時,回到了餐廳裡的史蒂夫出聲通知他。

「巴奇,有人來接你了。」

「喔。」

將洗好的餐具擺放到一旁的架子上,巴奇一邊擦拭著手,一邊越過史蒂夫身邊,走入臥室。穿上從衣櫃中取出的慣用皮夾克,將手機放入口袋裡走到玄關後,站在打開的門外等著的是安德魯・庫格。

「您早,巴恩斯先生。」

點頭回應之後庫格露出一如往常的笑容,像是引領著巴奇般開始往前走。

「巴奇,」站在門邊的史蒂夫緊緊包裹住巴奇的雙手,「我還是跟你一起去好了。」

每當困擾的時候總是會將兩眉垂下是史蒂夫的壞習慣,看上去就像是被拋棄的小狗一樣。

「你給我到本部去。」

「巴奇、可是。」

「沒事的。」

在巴奇回握住史蒂夫的雙手對他那麼說後,他眉毛兩端更加的下垂,露出輕輕地微笑。

「我走了。」

在巴奇對著站在玄關前一直目送著自己不肯離開的史蒂夫輕輕揮手後,車子靜悄悄的發動。直到看不見他的身影之後,巴奇才將身體靠在廣闊的後座椅背上,吐了一口氣。

出乎自己意料之外的深呼吸,讓坐在助手席上的庫格輕輕地往巴奇的方向看了過來。

「您累了嗎?」

「不…」

一邊那麼說,巴奇放鬆了身體,心不在焉地看著窗外流動的景色。

「我們會連著車子一起上機,所以直到本社之前您都可以直接在這裡睡,沒有問題。」

每天都關在家裡無所事事,只需要回答史蒂夫不時會拋過來的問題。所以巴奇並不是感到疲倦,只是,該說是因為內心裡那種焦躁與混亂感嗎?總而言之,現在的巴奇,即使是在跟史蒂夫待在一起時,也無法像以前那樣感到悠閒自在了。

巴奇認為所有的一切都是被這個肚子裡的存在而改變的。

將手放到了自己的腹部,巴奇像是為了停止思考般的閉上了眼睛。

雖然庫格沒有再開口說話,但巴奇感覺得到自己身旁的車窗玻璃有降下了遮光布幕的動靜,恐怕是因為他判斷自己睡了而放下的吧。

就那麼度過了苦悶的一小時左右,當巴奇睜開眼睛時,車子已經抵達了史塔克大樓的平常的地下停車場。

後座的門從外面被靜靜地打開,笑顏的庫格引領著巴奇走出車外。

途中雖然能感覺得到搭上飛機時的振動,或是在機內極力的為了讓巴奇感到舒適而盡可能的小心行事的庫格以及駕駛員的動作,但巴奇並沒有張開眼睛。

並不是真的睡著,只不過,巴奇不可思議的覺到身體很重,提不起任何力氣,直到抵達目的地之前都不想離開車外。

感到異常的倦怠感與日俱增,這也是懷孕的影響嗎?

在巴奇那麼思考的時候他感到了心中的混濁變得更加深重。

與之同時浮現在心中的,還有史蒂夫閃閃發光的笑容,他一定是真的打從心底為了孩子的存在而喜悅吧。

而自己又是想要怎麼作?現在的巴奇完全沒有頭緒。

在這70年間,巴奇明確的以自己的意思行動的只有一次,就是違背了九頭蛇的追殺命令,選擇跳下海裡救史蒂夫的那一次而已。

搭乘的電梯開始升起,巴奇呆呆的眺望著大樓外壁柱子的陰影往下流動的模樣。

抵達了巴奇常來的第36樓的研究室,在自動門滑開後,察覺巴奇來訪的班納博士一邊微笑一邊將手中的平板電腦放到了桌子上。

「你好,早安。」

稍微跟班納交會視線之後,巴奇無言的坐到了房內中央的機組上。

由於那就是巴奇平常打招呼的模式,所以班納似乎也沒有放在心上。

「首先由我這裡先作出報告可以嗎?我調查了上次檢查時你所提供的各種細胞。」

巴奇對像是確認他意見般稍微歪著頭的班納輕輕地點了點頭。

「可以確認,雖然只是一些些,但你的染色體變化以及激素的平衡稍微有些偏差。」

一如往常毫無專業知識的巴奇除了點頭以外什麼都不能作。

「嗯-也就是說,你的體內產生了與X相對的染色體……說得簡單點的話,難以置信的事情就是,你現在的身體既是男性也是女性。」

「………」

雖然巴奇早已抱著不管聽到什麼都不會被嚇到的打算,但這也未免太超出了預想外。

「我、會變成女的…?」

「不,Y染色體也照常存在,所以並不能完全那麼說。」

『要說的話,應該算是雙性吧』聽到班納輕鬆的那麼說著,巴奇忍不住歪起了嘴角。

「恐怕你的體內並不是原本就擁有子宮,而是對什麼起了反應後,你的身體自行創造出了擬似子宮,並且開始做出了懷孕的準備。」

「是什麼對什麼起了反應?」

「那必須針對你的行動以及周遭的環境做過調查後才能知道……我想比起身體,恐怕是來自於你精神方面的變化。」

「精神方面……」

巴奇想不到什麼特別的事情,說到這幾年所改變的事,大概只有停止了記憶被強行刪除以及不用再睡在冷凍艙而已。

不對,還有一件事……就是他跟史蒂夫一起生活這件事。

「那麼,接下來聽聽你的話吧,從上次的檢診之後已經過了兩個星期……有什麼狀況嗎?」

「沒有太大的變化,只是有時會感到異常的疲倦。」

「疲倦…?會有想要嘔吐的時候嗎?」

聽到班納那麼問,巴奇才想到最近的確開始有感受到食慾稍微降低程度的苦悶。

默默地點頭之後,班納皺起眉,眨了眨雙眼。

「奇怪……你檢查出來時是兩個星期前,雖然我並不是產科的專科醫生所以詳細的日程並不是很清楚。」

「……?」

「雖然我不清楚對身為男性的你用這個單字是否合適,著床……也就是說自從你懷孕之後,我想大概經過了一個月左右的狀態。」

「是這樣嗎?」

「通常,在那麼短的時期內會自覺到倦怠感與嘔吐感應該是很稀有的事。」

儘管班納所說的都是些巴奇除了『是這樣嗎』以外什麼都說不出口的內容,但他感受到的那些症狀都是事實。

「可以讓我照射一下超音波嗎?上次因為覺得還太早所以並沒有做。」

「超音波…?」

「就是利用微弱的超音波探測體內狀況的機械,雖然通常在你現在這樣的階段是並沒有什麼效果的檢查。」

在班納的帶領下,巴奇從機組上起身,跟在班納身後前往研究室的更深處。

在距離牆壁大約2M左右的位置,在天花板跟地板區分了範圍線的一處區域內。

在那道區域線中有著簡易的病床,以及一些不知道是什麼的裝置設置在那裡面。

「來,躺在這裡,啊、要脫掉上半身的襯衫喔。」

依照班納所說的脫下襯衫後,巴奇在病床上躺平。

班納看到巴奇躺好之後,操作著浮在半空中的半透明的螢幕畫面,從他們周圍的那道區域線中展開了從天花板連到地板的猶如磨砂玻璃般的帷幕。

原來如此,是為了不讓待在研究室中的其他人看見吧,雖然現在這裡只有班納跟自己所以並沒有什麼意義,不過或許這就是那樣的裝置。

「在這個研究室裡所擁有的並不是一般用於懷孕檢查的超音波,而是討厭去醫院的東尼為了在需要給自己的體內作視覺上的檢查時所使用的東西。」

「……」

「不過原理幾乎是相同的,雖然可以去產科就好,但我想你也跟東尼一樣討厭去醫院吧。」

他的確不喜歡醫院,但重點是巴奇不曉得要是到一般的醫院去,他該怎麼說明自己的「這種狀況」。

伴隨著『要開始了』的聲音,同時從頭上緩緩地降下了一個半圓形的機械。

被設置成會覆蓋在胸口附近的那個機械,徐徐下降後在巴奇腹部的位置停止了動作。

被裝設在半圓之中的裝置從巴奇的右腹開始一邊做著像是掃描般的動作一邊往腰部移動後,接著從左腹移動著移回上方。

「咦……」

巴奇聽到班納小聲的驚呼正是在那個時候。

維持著平躺的狀態往上看去,班納正瞪著被設置在與他視線同高的螢幕畫面,臉上浮現著詫異的表情。

指尖觸碰了螢幕之後,班納像是看著什麼不可置信的事物一樣的將雙手交疊在胸前。

似乎是發生了什麼從巴奇那邊看不見的事情。

「博士,有什麼事嗎?」

「不、該怎麼說…這真是太厲害了……」

已經超出驚訝之情的班納,露出了像是佩服般的表情,一手撈起了自己的前髮。

「的確你的新陳代謝與史蒂夫同樣的快速,只要仔細思考的話,就會知道並沒有保證不會影響到你肚子裡的寶寶……」

「…什麼意思?」

「關於你的寶寶,以成長過程來說,已經進入了第三個月了。」

或許已經超過四個半月也說不一定呢。聽到班納有些訝異的笑著那麼說,巴奇什麼都說不出來。

班納收斂起笑容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詹姆斯,要是維持著這種速度生長下去的話,不出十天你的肚子就會開始變大了。」

那個瞬間在心中萌生而出的,是比之前都還要來的明確的焦躁感情。

「………」

「……難道說,你還在迷惘嗎?」

不知是否巴奇的表情太過於不安,班納平靜地開口問道。

迷惘……嗎?恐怕正是如此吧。

不只是史蒂夫,就連自己的身體都置當事人的自己於不顧,以快得令人眼花撩亂的速度準備迎接孩子的誕生。

而且巴奇自己的感情也都還沒能追得上變化。

「詹姆斯,你沒事吧?」

覆蓋在自己身上的機械退了開來,巴奇慢慢地起身,一臉愕然的輕輕點了點頭。

穿上襯衫從床上下來後巴奇套上了掛在一旁機材上的夾克。

「下次的檢查安排在十天後吧,因為你還不到安定期所以不要做些太過勉強的運動。」

宛如幽靈般的悠悠點頭,巴奇托著沉重的步伐朝向出口走去。

「詹姆斯。」

在即將走出研究室前聽到的呼喚讓巴奇稍稍回過頭後,班納的臉上正浮現著擔心的表情。

「我想你可以好好地跟史蒂夫談談,他是個誠實的男人。」

那正是問題所在。史蒂夫如同聖人般誠實……同時也非常的潔癖。

他只會為了新生命的誕生而喜悅,完全不會感到一絲的迷惑吧。

要是被他知道了自己現在依然迷惘的心情的話,他究竟會怎麼想?

在心中抱持著更加沉重的壓力,巴奇離開了研究室。

 

在那之後,巴奇並沒有出現在為了接送他而在地下停車場等待著的安德魯・庫格的面前。

巴奇・巴恩斯在那一天,從保全監視系統管理完善的史塔克大樓之中,忽然失去了蹤影。

 

 

 

 

 

TBC

 

___

 

所以說準爸爸只顧著自己開心忽略了準媽媽的心理是大忌啊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