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隊2]【盾冬】Lightness and Darkness

關於MFF裡正常盾冬 V..S 黑化盾冬的腦洞妄想

雖然是MFF的世界觀,但充滿各種私設定(比如說關於黑化的原因就完全是我自己的設定)以及毫無邏輯的妄想,還請注意

唯一的邏輯就是不管哪個時空的隊長是黑是白是灰都深愛巴奇

為了方便,文裡黑盾用羅傑斯、黑冬用冬兵稱呼

邏輯死、黑黑的、病病的、痛痛的,不怕雷的再點進去吧

___

 

 

史蒂夫跟巴奇並駕齊驅的奔跑在九頭蛇的某個祕密基地裡。

半小時前,他們透過了次元傳送機來到了某一個平行的時空夾縫裡。

在收到了要從另一個平行時空的邪惡美國隊長手中奪取超級士兵血清的配方的任務之後,為免九頭蛇創造出更多像冬兵那樣的存在,史蒂夫跟巴奇一路奮戰闖到了九頭蛇基地的內部深處。

很快地他們看到了那個顯眼的藍色制服。

「美國隊長……」

平行時空的美國隊長微笑著將雙手立在背後,態度從容,「你們終究還是出現了。」

史蒂夫舉著盾牌問道:「你為什麼要幫九頭蛇?」

「不是我幫九頭蛇,」羅傑斯看著他們,表情平靜地開口,「是九頭蛇在幫我。」

不確定他說的正確與否,史蒂夫只是接下去追問:「你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這次並沒有回答史蒂夫的問題,羅傑斯只是笑著輕輕地呼喚了一聲,「巴奇。」

話聲剛落的下一瞬間,一道突然竄出的漆黑身影突然從身後襲擊了一直無言的佇立在史蒂夫背後的巴奇。

「巴奇!」史蒂夫大喊了一聲,衝過去用盾牌護住了他。

在感受到強烈的衝擊之後,史蒂夫定睛一看,有些驚訝,卻又不是很意外的發現眼前的漆黑身影,正是一身冬兵裝扮的巴奇。

巴奇巴恩斯會待在史蒂夫羅傑斯身邊完全合情合理,正如現在的他們。

也就是說現在眼前這個舉著槍瞄準自己的巴奇--或者說,從他身上散發出的冰冷氣息,應該稱呼為冬兵--是平行世界的巴奇。

史蒂夫護著身後的巴奇與眼前散發著冰冷殺氣的冬兵對峙了一會。

「巴奇,過來這裡。」羅傑斯柔聲地伸出右手呼喚著,原本舉著槍充滿敵意的瞄準著史蒂夫的冬兵立刻像是溫馴的小貓般乖乖放下槍,一雙原本冰冷的灰藍眼睛流轉著柔和的水波,凝視著羅傑斯,並朝他走了過去。

史蒂夫跟巴奇兩人互望了一眼,做出警戒的姿態,以便對他們接下來可能做出的任何行為做出防備。

然而接下來的發展卻完全出乎他們的預料。

當冬兵走到羅傑斯觸手可及的距離時,金髮的男人一把抓住了棕髮男人的左手腕,將他擁入懷中,一手提起他的下巴,低下頭,讓兩張嘴唇相貼。

史蒂夫跟巴奇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甚至可以說,驚愕的望著眼前上演的畫面。

另外一個時空的他們正在接吻。

還是相當激烈的,發出嘖嘖水聲的,令人臉紅心跳的舌吻。

臉色一陣紅一陣白,巴奇嘴角抽搐著,看向像個傻瓜般目瞪口呆的盯著他們看的史蒂夫,「……嘿,史蒂夫,你該不會也想過對我這麼做吧?」

「……不,我從來沒有。」閉起嘴,史蒂夫望著巴奇沉默了一會,搖了搖頭。

巴奇雖有些疑惑史蒂夫那不算短的沉默,但還沒來得及問出口,羅傑斯就開口打破了沉默。

「……從來沒有過?」吻到冬兵雙腳開始打顫時,羅傑斯終於稍微離開被他吻得氣喘吁吁的冬兵,欣賞著那張染滿紅潮的臉,大拇指指腹在那閃著水光的飽滿唇瓣上來回撫摩著,看也不看史蒂夫他們,面露嘲笑般的神情。

「你從沒有嘗過巴奇的滋味?」輕咬著冬兵紅嫩的耳朵,羅傑斯低笑著,「……太可惜了,那可是比起世界上任何麻藥都還要來的讓人無法自拔的甜美滋味……」

「閉嘴!不准你侮辱……」史蒂夫大吼了一聲,然而接下來被羅傑斯的舌尖玩弄著耳朵的冬兵所發出的淫靡呻吟讓史蒂夫心頭一跳,面紅耳赤的別開了臉。

「操!你他媽居然發出這種……」巴奇忍不住也紅了臉,卻是因為尷尬跟丟臉,他一抹臉舉起槍指著冬兵,咬牙罵道:「這種像是娘們的聲音!」

「……巴奇,你看到那個跟你長得很像的人嗎?」看了巴奇手中的槍,羅傑斯輕輕開口,用著溫柔而低沉地嗓音微笑著在冬兵耳邊下了殺戮命令,「為了我,殺了他。」

原本還沉溺於情慾的冬兵收到了命令立刻變回冰冷的武器,迅速轉過身,像顆射出去的子彈般殺氣騰騰地衝向巴奇,舉起左手用力往巴奇的臉上毆過去。

巴奇反射性的用槍做出擋格,金屬拳頭全力的打擊讓巴奇雙手有些發麻,緊接著冬兵從腰間抽出了小刀,對準了巴奇的脖子在空中畫著優美的線條。

「巴奇!」史蒂夫看著冬兵每一招攻擊皆往巴奇的要害,是當真要置巴奇於死地,擔心的舉起盾牌就要過去支援,但羅傑斯突然衝到了他面前。

「你的對手是我。」羅傑斯笑著那麼說著,壓低身形將握緊的拳頭往史蒂夫的腹部揮去。

史蒂夫蹬著腳後跟,往後一跳躲開了攻擊。而羅傑斯像是絲毫不給他一點喘息跟思考般的不斷做出攻擊。史蒂夫一邊做出防禦及反擊一邊不時望向另一邊正在互相格鬥的巴奇跟冬兵。

當看到冬兵的刀鋒在巴奇的臉頰上畫下一道血痕時,他終於忍不住驚叫一聲,並將盾牌往巴奇那扔了過去。

「你別管我!」然而巴奇只是接住盾牌後,推開冬兵,又再度將盾牌扔回史蒂夫手中,氣急敗壞的喊道:「我可以應付得來!」

他怎麼可能不管巴奇?就在史蒂夫焦急的接回盾牌,看向巴奇的下一瞬間,他感到了肚子上一陣劇痛,往後退了幾步才勉力站穩腳步。

「擔心得心臟都快停了?」伸腳在史蒂夫的肚子上踢了一腳的羅傑斯露出了微笑,「我了解,因為史蒂夫羅傑斯的弱點永遠是巴奇巴恩斯。」

羅傑斯的這句話讓史蒂夫恍然大悟,他讓冬兵攻擊巴奇的目的要為了讓自己分心。

「就像我愛著巴奇一樣,你一定也愛著你自己的巴奇。」

用力往羅傑斯的胸口揍去,史蒂夫憤憤不平的吼道:「你口口聲聲說你愛巴奇,但你卻把他當成兵器!」

被擊中胸口的羅傑斯咳了幾聲後,挺起胸膛,看向正聽從自己的命令專心一致對巴奇做出致命攻擊行為的冬兵,理所當然般的說著,「他也愛我,他自願成為我的所有物,自願當我的兵器,我對他做什麼,他都心甘情願。」

這句話讓史蒂夫非常的憤怒,而另一邊的巴奇也聽見了。

他的確愛著史蒂夫,但那不代表他會因此抹消自己的人格。更何況,他所了解的史蒂夫並不是這種人,他會尊重他的意志與自由。

「你……你聽到他那麼說不會生氣嗎?」巴奇不可思議的看著維持著冷酷的表情依然攻擊著自己的冬兵。

「……為什麼生氣?他說的都是對的。」第一次,冬兵開口說話,手上依然猛烈的攻擊著,嘴裡像是著魔般的說著:「他是我的世界,我唯一的隊長,我是他的兵器,是他的所有物。」

「不!」巴奇越聽越生氣,用力往冬兵的臉上揍了過去,也像是在對自己的內心大聲喊道:「你不是任何人的所有物,更不是兵器!你是人類,你是……」

巴奇喊到這裡,目前為止都保持著微笑的羅傑斯忽然變了臉色,停下攻擊史蒂夫的動作,轉而衝向巴奇他們的方向,像是要阻止他說出接下來的話。

史蒂夫不會錯過這個絕佳的機會,他從後面追了上去,一腳踢向羅傑斯的背,心神大亂的羅傑斯被史蒂夫從背後踹倒,但他依然掙扎著想要去阻止巴奇,不過已經來不及了。

「你是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

就在巴奇開口喊出自己名字的同時,冬兵全身一震,猛地縮緊了瞳孔,緊接著雙眼一閉,像是斷了線的木偶一樣整個人倒在地上。

「巴奇!」羅傑斯伸出手大叫著昏倒的冬兵。

面對突如其來的狀況,史蒂夫跟巴奇先是一愣,接著巴奇將槍抵在昏倒在地的冬兵頭上,確認他毫無意識後,臉上浮現起複雜的表情,喃喃自語道:「關機代碼……?」

史蒂夫馬上反應過來,他又驚又怒的瞪著羅傑斯,不可置信的低聲問道:「你不只沒有消去巴奇的關機代碼……還把它修改成……他的全名?」

巴奇身為冬兵的時候,九頭蛇為了以防資產暴走,以及其他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在冬兵的頭腦裡植入了關機用的暗語,不管身處任何狀況,只要一聽到,大腦就會被強制停止。

後來史蒂夫找到了巴奇,在知道了這件事後第一時間就是請布魯斯他們幫忙從巴奇的腦中移除了這個程式。然而這個羅傑斯似乎利用了關機代碼。

沐浴在兩道憤怒與譴責的目光之中,羅傑斯毫不在意,一雙眼睛只望著昏厥的冬兵。

「……在我的時空,除了我,再也沒有人會念出巴奇的名字……」沉默了一會後,羅傑斯小聲的說著,然後抬起頭,從腰間口袋裡取出一枚黑色的方形小晶片,「你們想要這個吧,給你們,讓我帶巴奇離開。」

史蒂夫跟巴奇互望了一眼,看到史蒂夫點頭後,巴奇聳了聳肩,彎下腰將毫無意識的冬兵撈起,在史蒂夫的護衛下走到羅傑斯面前。

看著羅傑斯像是接過什麼易碎的寶物般輕輕抱起冬兵,猶豫了一會後,史蒂夫開口問道「你們的目的到底是……」

「你如果想知道……」羅傑斯看著緊閉著雙眼的冬兵,牽起嘴角,像是憎恨又像是嘲笑地說道:「……只要繼續跟巴奇守護著你所謂的理想與正義就好。」

「你這句話什麼意思……」

史蒂夫的疑問並沒得到解答,只見羅傑斯的身影開始半透明化,逐漸消失。

「……史蒂夫羅傑斯的弱點是巴奇巴恩斯……」目送著羅傑斯跟冬兵的身影消失在眼前,史蒂夫輕聲的重覆了一遍羅傑斯說過的話。

誠如他所說的,巴奇巴恩斯永遠是史蒂夫羅傑斯的弱點。即使是這個不知道為了什麼原因墮落黑暗面的史蒂夫羅傑斯也是一樣。

巴奇看向史蒂夫,眼神有一些灰暗。他並不希望自己成為了史蒂夫的弱點。

彷彿明白巴奇心中的想法,史蒂夫將盾牌扣在了背後,微笑的看向巴奇,「……他說錯了,應該要說,巴奇巴恩斯永遠都是史蒂夫羅傑斯心中最柔軟的那個部分。」

即使是對世界充滿了憎恨的邪惡,巴奇也會是那個漆黑部分中唯一的白光。

「……這句話我原封不動的還給你」

巴奇像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抹了抹鼻尖,笑了起來,雖然臉上到處是傷,沾上了血汙及灰塵,卻他的笑容依然像是春陽般溫暖燦爛。

猛地,史蒂夫感到自己的心臟不聽使喚的劇烈跳動,腦海中突然閃過羅傑斯所說過的話,史蒂夫臉像是被點燃般瞬間燒得滾燙。

「史蒂夫?」

史蒂夫不敢看向巴奇。他不得不承認羅傑斯說的話在巴奇的部分都是真的,特別是他對巴奇的綺想。

巴奇頓了一會,才反應過來史蒂夫的臉紅來自什麼,他也跟著紅了臉,別開眼神,嘟噥著替史蒂夫解釋道:「別在意那傢伙說的話,那是某個平行時空的史蒂夫羅傑斯,不是你。我知道你的,所以不用擔心……」

巴奇忽略了內心些許的羨慕,微笑著拍了拍史蒂夫的肩膀,「別被他們影響了,做你自己就好。」

史蒂夫在內心思考了一會後,點了點頭。

「……你說的對,巴奇,那不是我。」

平行世界的冬兵也不是巴奇,他說的愛,也不會是那種充滿著並愛的扭曲的愛。

從巴奇剛才憤怒的表現,史蒂夫可以知道,要是他對巴奇說出自己其實對他也是抱著朋友以上的感情,巴奇會有什麼反應。

所以他不會對巴奇表明自己的愛情。

永遠不會。

緊握著拳頭,史蒂夫在內心裡對自己告誡著。

 

*** *** ***

 

(平行世界的有病肉渣渣)

回到了自己的時空中,羅傑斯一路將冬兵抱回了他們的居所,並將他輕輕地放到了床上,坐在他旁邊。

羅傑斯溫柔地撫摸著冬兵的棕髮,凝視著他的眼神中充滿著柔情。

他就這麼癡癡望著冬兵,直到床上的人悠悠醒轉。

「……史蒂夫?」緩緩地張開那雙灰藍的眼眸,冬兵眨了眨眼,看向身旁的羅傑斯,好一會後才小聲的問道:「……我搞砸任務了?」

「……是的,士兵。」羅傑斯露出深情微笑,伸出手溫柔的捧著冬兵的臉,撫上他那微微顫抖著的嘴唇,輕輕地來回按壓著,「你搞砸了這次任務,為了你,我必須重新尋找配方……你說,你該怎麼彌補?」

冬兵垂下眼,因為他知道自己該怎麼做才能贖罪,。

「我非常抱歉……」冬兵從床上滑落地面,在羅傑斯面前跪了下來,將手移到了他的下半身,「請原諒我……」

不只聲音,冬兵連全身都微微打顫,但不是因為害怕,而是極度的興奮。

冬兵用顫抖的雙手拉開了拉鍊,熱烈地眼神望著羅傑斯高聳挺立的性器彈出,彷彿那是什麼稀奇的寶物般用雙手握著,小心翼翼的愛撫了幾下後,張嘴將粗硬的火熱含進了自己濕潤的口腔內。

羅傑斯瞇起雙眼低頭俯瞰著冬兵努力用他的小嘴為自己服務的模樣,輕柔的撫摸著那頭微捲的棕髮。

在感受到口腔中粗熱的肉棒更加脹大並跳動著的刺激,冬兵從鼻子裡發出了興奮的低嘆,並抵抗著嘔吐感將其吞得更深,直頂入自己的喉嚨深處。

滾燙的液體在他的嘴裡噴發,冬兵貪婪地將口中的濃腥液體吞嚥入腹,然後依依不捨的吐出羅傑斯的陰莖,牽起了銀色的絲線。

「哈……啊……」

羅傑斯抓起了依然大口喘息著的冬兵的雙手,伸出舌頭在每一根上舔吻著,接著放開了他的手,命令道:「為我打開你自己。」

胡亂的點著頭,冬兵將被羅傑斯舔的濕漉漉的手指往自己的身下探去,毫不猶豫的刺入那處窄小的入口處。在聽到冬兵發出一聲略顯痛苦的低吟後,羅傑斯抬起他的臉,低頭吻住那張火熱的唇,兩根舌頭黏糊地交纏著。

原本緊窄乾澀的小穴被希望能讓羅傑斯早點進入自的冬兵用手指焦躁性急地開拓著,很快地濕潤起來,冬兵低促的喘息讓他的肩膀劇烈起伏,一頭及肩的棕髮也隨之晃蕩。

不久,雖然還沒完全擴張好,但冬兵已經急不可待的抽出了手指,在被羅傑斯熱吻的空隙間,斷斷續續地說道:「我……嗯……嗯……準備好了……」

「很好……現在,一切交給我就好……」

羅傑斯點了點頭,拉起冬兵,將他翻個身,壓到了床上,抬起他的臀部,掰開他的臀瓣,露出那濕搭搭的小洞。

將自己硬得發燙的性器對準那個一張一合的穴口,羅傑斯慢慢地進入了冬兵。

「嗚嗯……」被撐開來的脹痛感以及快感讓冬兵發出了壓抑地,像是受驚小貓般的嚶嚀聲。

不久,羅傑斯整個人貼上了冬兵的背,整根都埋進了那又濕又熱的天堂。

他輕輕吻著冬兵的背,開始挺腰在那緊窄的腸道內快速且劇烈的抽插,撞擊著冬兵敏感的部位,帶給彼此難以形容的快感。

「啊、啊……啊!嗯……嗚啊……啊啊!」

冬兵知道他的隊長喜歡看他沉溺在快感中的淫蕩模樣,所以冬兵放情地往後扭動著自己的腰做出迎合,並隨著羅傑斯在自己甬道內的猛力進出摩擦,仰起頭發出一聲又一聲高亢的呻吟。

即使前方毫無慰藉,冬兵依然在羅傑斯頂入深處時先射了出來。強烈的性高潮讓他在床上癱軟了身子,任由身後的羅傑斯擺動著他。

羅傑斯進出的動作越來越快速猛烈,緊接著低吼一聲,將精液射進了冬兵的腸道裡。

滿臉通紅的喘息著感受體內深處被滿滿地注入滾燙的液體,冬兵流下心滿意足的淚水。

冬兵沒有任何過去的記憶。他最早的記憶,是一雙蔚藍的深情眼神,以及隨著一聲低沉的呼喚而來的溫暖懷抱。

從冬兵睜開眼睛看見了這雙溫柔的眼神時,這個金髮男人就是他唯一的存在意義,他願意為了他做任何事。更何況,羅傑斯對他說過他所要做的,是一個他這種只懂得殺戮的武器也能生存下去的美好未來。

冬兵唯一能做的,就是聽從羅傑斯的命令,並盡力做到最完美。

「……巴奇……」

從背後用力緊緊擁抱著冬兵,羅傑斯想起讓他崩潰的那一天。他永遠無法忘記,因為政府的陰謀,冬兵在他面前被他曾經努力想守護的民眾虐殺的畫面。

冬兵明明可以反抗的,以他的能力,即使是成群結隊的暴民他至少也可輕易的脫逃,然而冬兵卻一直到死前最後一刻都沒有做出任何抵抗。

羅傑斯發現自己錯了,這群殺死了無辜的冬兵的人民不值得去守護。

在目睹了冬兵悲慘的死去後,羅傑斯將冬兵不完整的遺體保存著,加入了九頭蛇,用盡了所有方法才讓冬兵用半死人的方式存在這個世界上,他必須取得更多超級士兵的血清,或者,用自己的血液、精液,身體細胞才能維持冬兵的生命。

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懷中這個破碎世界中僅存的摯愛,以及向這個讓冬兵命運如此悲慘的世界做出報復。

而且他會做到的。

吻著冬兵汗濕的後頸,羅傑斯在內心立誓。

 

 

 

 

 

 

END?

 

___

 

 

關於冬兵的詳細死法,可以參考惡魔人裡的美樹(不懂不要去查)

依照MFF的設定,他們四人應該常常會見到面XD

最後發展成會一起泡茶聊天打牌(?)就好笑了

「你別告訴我你們到現在連吻都還沒有過?」羅傑斯鄙夷的望著皺著眉以沉默代替回答的史蒂夫,「……你真的是另一個我嗎?」

「好可惜,」冬兵像是真的不能理解的歪頭看著巴奇,一手覆在自己的下腹,「這裡面被史蒂夫充滿的感覺很舒服的。」

「閉嘴!」巴奇面紅耳赤的跺腳,「我他媽是男的!不准用我的臉說這種噁心的話!」

然後回家後巴奇偷偷用手指自己試了試但是太疼了又覺得自己是男人在發什麼神經啊於是惱羞成怒的跑去踹史蒂夫之類的(咦)

「都是你!」

「痛!怎麼了?巴奇??」

「反正都是你!!」

「到底怎麼了?巴奇?等等你要去哪!」

「去揍另一個你一頓!」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