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權翻譯]【盾冬】My Friend is My Familiar (2)

 

第一話在這裡

生子梗注意

這一話快讓我笑死XDDD

 

 

當史蒂夫・羅傑斯從整備室中出來時,太陽已經爬升至頂點附近。

將目光移到老是被史塔克所嘲笑的舊式手錶上,時針正顯示著11點40分。

不知是否因為一邊請人幫忙調整盾牌的卡榫,一邊聆聽著關於下次即將配備過來的的新裝備的話題的關係,待在整備室中的時間比史蒂夫所想的得還要來得長。

剛才邀了巴奇一起用午餐,不知道他是不是已經來到了神盾局本部了……

雖然有想到如果巴奇來了的話應該會事先來個連絡什麼的,不過首先巴奇現在使用手機的方式依然很迷糊。

當然史蒂夫自己的程度也還不到可以說別人的等級,不過他最近可是學會了怎麼發信息了,前提是短文的話。

史蒂夫從夾克的口袋裡取出手機,用著不可靠的手勢,從通話紀錄中尋找著巴奇的名字。

其實史蒂夫會主動打過去的幾乎只有巴奇而已,所以通話紀錄基本上可以說全部都被巴奇的名字刷屏。

按下通話鈕把手機抵在耳邊後,在一段短暫的無音之後開始響起對著另一邊的手機撥通的鈴聲。

鈴聲持續了很久,卻一直沒聽到那因為不習慣手機通話所以總是很慎重的像是潛伏般小聲說話的巴奇的聲音。

還留在史塔克大樓裡嗎?難道是檢查時間延長了……?

或者只是因為沒察覺到手機鈴聲?

如果巴奇已經來的話,一樓大門附近的櫃檯人員,或是負責安全的保全人員也許有見到他的人也說不一定。

那麼想著,史蒂夫決定總之先到樓下去而搭上了電梯。

這個電梯以前是由強化玻璃特製的,不過在2年前的那個事件中被逃跑的史蒂夫猛力擊碎的經過之後,如今已變更成更加強固且柔軟的的特殊丙烯合成樹脂。

即使如此,史蒂夫也認為自己要是想的話恐怕還是可以破壞的吧……當然他不會去嘗試。

像是在確認是不是真那麼堅固般的,史蒂夫在那片無色透明的壁面像是敲門般輕輕地敲了幾下後,伴隨著輕巧的電子音,電梯門突然打開,熟悉的西裝男性搭乘進來。

「你好隊長!」

「嗨,考森。」

對上眼的瞬間,表情馬上發光的考森用著一眼就看得出來的興奮腳步走進了電梯裡。

「為了確認下次的任務而來?」

「是啊,還有稍微作了一下整備。」

「啊,你看過新導入的裝備了嗎?」

「有聽到大概的說明了,不過需要新武器這件事果然還是…有些悲哀啊……」

「我明白……但是這是從威脅中守護這個國家的比要手段。而且敵人的力量也在進化。」

「我了解。」

「武器是會依照使用者而改變的東西。」

大概是因為考森的工作還包括了與各個部門或是外部的聯繫與調整,所以他在與他人的對話方面相當的拿手。

即使是在與身為長官的福瑞會起衝突的意見,如果是跟考森的話交談的話,就會更加和緩許多。

史蒂夫真實體會到考森對神盾局來說是個相當重要的男人。

「對了考森,你有在本部內看到巴奇嗎?」

「巴奇……Mr.巴恩斯大駕光臨本部了嗎!?」

聽到史蒂夫話的同時考森的眼色都變了。

「應該會在中午左右過來的,但我還沒接到他的連絡。」

「我並沒有見到……這樣啊,如果可以的話真希望能夠好好的跟本人說一次話看看……」

身為美國隊長熱情粉絲的考森,其實也收藏了不少巴奇的卡片,以前有一次還特別拿出來展示。

史蒂夫還記得當時初次與考森見面的巴奇在看到被印刷在對方興奮拿出的卡片上,用銳利的目光窺探著狙擊槍的狙擊鏡頭的自己時,皺起眉有些困惑的說著「這是,我嗎?」時的模樣。

在那之後,被考森拜託在價值最貴的卡片上簽名的巴奇,露出了有些驚慌失措的表情看了史蒂夫一眼後,用著非常超常人的速度逃離了現場。

那是史蒂夫如今回想起來也依然覺得很有趣的反應,以曾經被稱做冬日士兵的他來說,是非常充滿了人性的態度。

史蒂夫回想著巴奇那張像是困惑得不得了的貓咪一般的臉,忍不住彎起了嘴角。

「如果已經來的話,大門應該會有記錄。」

一邊說著考森取出了手機,用著史蒂夫完全不能相比的手速操縱著並開始對某處進行連絡。

「…是我,我想知道在這數小時之間,有沒有關於巴奇・巴恩斯先生通過出入大門的紀錄……沒錯,麻煩你了。」

那麼說起來,史蒂夫想起了神盾局本部從三個地方的出入口開始,館內的所有地方都有設置了搭載著對人感應器的門這件事。

一旦通過的話就會與事先登錄的生體檔案照合,不管是誰在何時從哪裡通過都能夠清楚知道。

來訪過神盾局本部數次的的巴奇的檔案,理所當然也會有登錄。

「是嗎、我知道了…」

考森把耳朵離開了手機,結束了通話。

「今天巴恩斯先生應該還沒來過本部的樣子,不過當然前提是如果他是用正規的路線通過了大門的話。」

「他不會毫無意義的就做出像是侵入的舉動,那也就是說他還沒來了…」

在史塔克那裡發生了什麼事了嗎?

抵達了一樓,電梯門打開的同時,放在史蒂夫夾克口袋裡的手機振動了起來。

史蒂夫一邊走出電梯一邊確認,畫面上顯示出「Bucky」。

對著先離開電梯的考森稍微舉起手後,大概了解的他只是輕輕點頭後就這麼走開了。

邊看著手錶,史蒂夫目送著快步離去的考森的背影,按下了手機的通話鈕。

「巴奇?」

『嘿,隊長,好久不見啦。』

從另一邊傳來的高亢聲音雖然是非常熟悉的聲音,不過由於太超出史蒂夫的預想外,所以他的反應稍稍遲了點。

「…史塔克?」

『你真的是不到非必要的最低限程度是不會主動取得連絡的男人,也未免太冷淡了吧。』

「為什麼你會用巴奇的手機打過來。」

『因為Mr.士兵對於打電話的方法感到不安才會拜託我幫忙,嫉妒是很醜陋的喔隊長。』

「我不是那個意思…可以快點換成巴奇嗎。」

好啦好啦的聲音遠離後,緊接著史蒂夫終於聽到了他夢寐以求的聲音。

『史蒂夫。』

「巴奇,太好了你還在那裡。」

大概是不明白史蒂夫說的太好了的意義,電話另一端暫時陷入了沉默。

「我還以為你在哪裡迷路了。」

『…………我不是小孩子。』

聽起來不太高興的聲音,對現在的他來說很稀奇。

然而不知為何巴奇像是對自己的發言感到困惑般的又馬上再度沉默了起來。

『…………』

「巴奇?怎麼了…?」

『……沒什麼。』

在史蒂夫聽到巴奇那總覺得有些灰暗的聲音後,馬上就有另一個聲音從巴奇的後面傳來。

『為什麼還不說!現在正是傳達給他的好時機吧!』

『撥通電話的任務已經結束了,你閉嘴……』

『你說什麼…?居然會說這種話了巴奇,真是的,都是誰教的啊。』

『反正你給我閉嘴。』

『痛痛痛痛痛…!』

『至少用肉身的那隻手去捏會比較好喔。』

『重點不是那樣吧,阻止他啊布魯斯…!』

史蒂夫聽到的非常熱鬧的對話到底是什麼狀況?

不知道為什麼,巴奇已經習慣那兩人到可以進行這樣對話的程度這件事,讓史蒂夫在感到開心的同時還有另一種茫然的不爽感湧上來……

『史蒂夫,趕不上午餐……抱歉。』

「沒關係的,更重要的是檢查是不是發現了什麼令人在意的結果?」

『………』

「剛才史塔克也說過了吧?應該對我說的是什麼?」

史蒂夫想要若無其事的詢問,但巴奇又再次沉默了起來。

『史蒂夫,你已經要回家了嗎…?』

巴奇居然改變了話題,今天真的都是些稀奇的事。

是不是有什麼非常難以說出口的事情?

「嗯,我在本部的事情已經結束了。」

『我也馬上就回去,你在家裡等我。』

「我知道了,路上小心。」

史蒂夫那麼說完之後,通話就中斷了。

巴奇一定是不想在電話中而是想直接面對面說吧,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

總而言之先回家等他吧,史蒂夫想著,邁起步伐朝向停著重機的車庫走去。

 

在史蒂夫回到家裡經過了一個半小時左右的時間,他感到了家門外有車子停了下來。

史蒂夫在心裡想著是什麼車子?而看向了窗外。停著的是一台與悠閒的郊區極度不協調的黑色軍用車。

就在史蒂夫開始抱持著警戒時,巴奇從後座的門內低著頭走了出來。

仔細一看,在那像似悍馬後繼型的軍用車的上方,正搭載著他所熟悉的巴奇的重機。

「什麼狀況…?」

史蒂夫自言自語的走向玄關,打開了木製的厚實的玄關門扉。

從玄關開始10m左右的通道前端的道路上,兩名男性正將巴奇的重機從車上卸載下來。

「巴奇。」

史蒂夫呼喚著茫然的望著那個作業情景的巴奇後,他回過頭就這麼朝著史蒂夫走了過來。

「歡迎回來。」

「…我回來了。」

「那是什麼?史塔克的車子嗎?」

史蒂夫指著巴奇背後的車子問了之後,巴奇輕輕地點了點頭。

「他說要是發生什麼意外就不好了所以要送我回家。」

「什麼意外……巴奇,發生什麼事了?」

就在史蒂夫情不自禁的用力抓住巴奇雙肩的同時,似乎已經把重機放下的男人出聲對他們問道:「重機放在這裡可以嗎?」

「放那裡就好。」

維持著被抓著肩膀的姿勢,巴奇回頭那麼回答之後,兩名男性之中,其中一個笑容非常爽朗的男人稍微導正了現場的氣氛。

「那麼Mr.羅傑斯,我確實已將巴恩斯先生送到府了。」

「啊、嗯……謝謝。」

「巴恩斯先生、兩周後我會再度來迎接您。」

就在還搞不清楚狀況的情形下,也不管陷入困惑的史蒂夫,那個男人俐落的打開副駕駛座的車門,坐了進去之後,車子發出了低沉的引擎聲往遠方駛去。

就在剩下他們倆的玄關前,史蒂夫終於想起他還一直抓著巴奇的雙肩,於是輕輕的將雙手從他的肩上離開。

巴奇拉起了那雙離開的手,從玄關前牽著史蒂夫的手回到了室內。

一直牽到了起居室的沙發,讓史蒂夫坐了下來後,巴奇也坐到了他的身邊,並用雙手包覆著相握的史蒂夫的右手。

「巴奇?」

「史蒂夫,我有一件事必須告訴你。」

「嗯。」

看到巴奇臉上皺起眉頭的表情,史蒂夫感到有些不安……難道說是什麼難纏的疾病?或是發現了什麼關於血清的副作用嗎?

他自己在注射血清前也是非常的體弱多病,每次季節變換的時候都會臥病在床。

對史蒂夫來說,那個時候總是在身邊陪伴支持著自己的巴奇,也是能讓他絕不輸給疾病好好地活下去的生存動力。

就在史蒂夫再次確認不管巴奇的身體起了什麼變化,這次自己都會陪伴支持著他的堅強意志時,巴奇邊凝視著史蒂夫的眼睛,用力加強了包覆著的雙手的力量。

「看樣子我似乎是懷孕了。」

「…………」

維持著不管發生什麼事都會接受的堅定眼神,史蒂夫的腦子開始整理起剛才耳內所聽到的勁爆情報。

「…………」

「…史蒂夫?」

那個時候,陷入了「懷孕是什麼?」那樣思考的史蒂夫的神經原連結,是完全不符合美國這個巨大國家的國民超級英雄的遲鈍。

「……咦、懷、懷孕…?」

「沒錯、有小孩在這裡面的樣子。」

巴奇一邊那麼說著,一邊將手放到了下腹、肚臍附近的位置上。

像這種時候如果是渣男的話,就會問出「是我的孩子嗎?」這種最渣的問題,但是史蒂夫打從一開始就認定並確信巴奇除了自己沒有別的人。

「…巴奇、那個……」

「也就是說,因為跟你做愛很多次所以我的肚子裡有小孩在……」

「哇啊ー!!」

在巴奇把話全說完前,面紅耳赤的史蒂夫用手把巴奇的嘴給遮了起來。

「等一下、可是……你不、不是男的嗎……」

因為嘴被遮著,巴奇說話不是很清楚的回答道:「班納幫我檢查過了,好像是肚子裡有個擬似子宮的樣子。」

「擬似…?」

「他說這恐怕是九頭蛇實驗的一部分。」

「………」

「因為他說更詳細的事情還需要再調查,所以我提供了細胞跟血液。」

「………」

「可惡的九頭蛇科學者…把我的身體當作玩具……」

就在巴奇維持著依然被史蒂夫壓著嘴的姿勢,說著憎恨的話語時,史蒂夫的思考終於追上了事態,無法抑止彷彿從內心慢慢渲染而出的感情,從雙眼眼角中滲出的液體滴滴答答的落到了沙發上。

「……為什麼哭?」

「因為、巴奇……這可是我們的孩子…」

「所以我不是剛剛才說過了嗎?」

「沒有比這還更高興的事了吧…!」

從內心激盪地大叫著的史蒂夫的眼中,再次落下了大顆的淚珠。

「我的老天,巴奇…!太棒了!!」

用力緊抱著巴奇,史蒂夫不停地流下感動的淚水。

那個時候,埋在肩口上的巴奇的表情有些陰鬱這件事,當時的史蒂夫,並沒有注意到。

 

 

 

 

 

TBC

 

____

 

雖說似乎後面有點沉重但我真的邊翻遍笑XD
特別是電話中的巴奇、東尼跟布魯斯三人的對話,簡直像在講相聲XDDD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