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隊2]【盾冬】Home Sweet Home (10)

前面章節:

ABO生子梗設定注意!
Alpha!Steve/Beta!Bucky

因為我自己生日,生日就是要寫自己想寫的!所以我要更這篇!
(雖然明天(0611)才是XD,但因為明後天都要搬家所以今天先更了)

跟上回預告說的一樣
科學組異常的活躍

___

 

 

在冬兵被帶走之後,史蒂夫的日子不知不覺在渾渾噩噩的忙碌中經過了一個月。

史蒂夫幾乎不回家了,即使回家也都是整理衣物,清洗一下身體後就立刻離開。他一心只將自身所有的能力都集中在殲滅九頭蛇的殘黨之上。

因為史蒂夫相信,而且尼克也暗示過只要將所有九頭蛇的殘黨一個都不留的消滅,確定冬兵的清白,以及不可能再被九頭蛇控制的情況下,冬兵就能被釋放。並將他原本的身分--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毫髮無傷的還給他。

更何況,回到曾經與冬兵共同居住過的家裡對現在的史蒂夫而言像是一種折磨。空蕩蕩的房間、雙人床上空缺的另一半就像是在提醒著他,他曾經再度擁有過什麼,卻又再度失去了什麼。

冬兵--巴奇是史蒂夫羅傑斯最要好的朋友、他的伴侶、也是他曾經僅有的一切。在他什麼都沒有的時候只有巴奇毫不嫌棄的陪在他身邊。即使在成為美國隊長之後,即使在史蒂夫趁著巴奇身體狀況異常時不顧一切占有了他之後,巴奇的態度也從不曾改變過。

在巴奇以冬兵的身分重新出現在史蒂夫眼前時,他依然選擇留在史蒂夫身邊。甚至願意為他生下孩子,即使Beta的身體並不像Omega那樣適宜懷孕,更不是自願懷孕的。但冬兵卻為了他,決定承受一切。

包括離開他的身邊,被神盾局帶到不知何方。一切都是為了史蒂夫。

而史蒂夫做了什麼?他除了更加瘋狂的搜尋及殲滅九頭蛇以外,什麼都無法幫冬兵做到。

他也無法像過去那樣尋找冬兵。因為他知道冬兵是被神盾局帶走,只是不知道被帶到哪裡,又是在什麼樣的環境下生活?他只知道他還活著,因為尼克後來有給他一個監控裝置,上面會顯示出冬兵的即時生理機能。

剛結束一場剷除九頭蛇殘黨其中一個祕密基地的任務,眾人在史塔克大樓稍作休息。

史蒂夫只是一直盯著手中的監控裝置,雖然上頭顯示冬兵與腹中的胎兒都很正常,但這真的是巴奇嗎?

史蒂夫完全不能確定。

冬兵不是Omega,所以史蒂夫無法像一般的Alpha感知自己的Omega伴侶那樣感知冬兵的狀況。他們彼此之間除了冬兵肚子裡的胎兒以外再沒有任何別的聯繫。甚至如果說神盾局已經殺了冬兵,再弄個假資料給他,史蒂夫也無從得知真假。

史蒂夫幾乎快被自己的想像以及不安給逼瘋了。他只想確認冬兵是否安好,他只希望能看到他,就算只有一眼也好。

而這些日子以來史蒂夫的表現,復仇者聯盟的其他同伴都看在眼裡。

雖不忍心但娜塔莎卻越發覺得將冬兵帶離是個正確的決定。史蒂夫羅傑斯在遇到冬兵的事情時,是無法以常理判斷的。

而雖然不是心理醫師,布魯斯還是嘗試著溫言勸解史蒂夫,「不用太擔心,史蒂夫,我相信他們不會真的為難詹姆斯,畢竟他有孕在身。」

「對,」東尼將手放在自己的後腦杓上,「先不提他們還沒腐敗到那麼邪惡的地步,他跟他肚子裡的孩子那麼重要的籌碼,他們怎麼可能隨意虧待他。」

「東尼……這不算安慰吧。」克林特小聲說道。

「……不……謝謝你們,布魯斯、東尼……」史蒂夫勉強的撐起笑容,環視著眾人,「我沒事,多謝關心……還要麻煩大家的幫忙,越早殲滅九頭蛇,巴奇就能越早獲得釋放。」

他沒有時間沮喪與恐慌了,冬兵被帶走的原因,主要就是因為他有與九頭蛇聯繫的嫌疑,他只能想辦法越早消滅九頭蛇,以便能解除冬兵身上不必要的疑惑並回來他身邊。

為了把冬兵找回來……把他的家給找回來,史蒂夫只能那麼做了。

 

 

*** *** ***

 

 

在大夥離開後,布魯斯獨自一人在自己的實驗室中沉思了一段時間。

然後站起身對著賈維斯說道:「如果東尼回來找我,就跟他說我去……瑪利亞那裡。」

「是的,班納博士。」

準備好必要的用品,走出他自己的實驗室來到走廊盡頭,將手搭在乍看之下與一般牆壁並無二致的白色牆面,很快的在一個細微的逼聲響過後,牆面忽然打開。布魯斯走了進去後對著空中說道:「布魯斯班納。」電梯才開始啟動,往下緩緩降落。

在布魯斯透過一組需要指紋及聲紋組合密碼才能開啟的隱藏式電梯來到一處廣大的透明玻璃帷幕所建立起來的空間時,冬兵就在裡面。

布魯斯跟東尼並沒有跟史蒂夫說,其實他一直魂牽夢縈的冬兵直到剛才他離開為止,都在距離史蒂夫不遠的地方--史塔克大樓的地下第六層。

冬兵的所在只有五個人知道:主導一切的尼克、當初護送冬兵過來的娜塔莎跟克林特、再來就是史塔克大樓的主人東尼跟基本上算是冬兵主治醫師的布魯斯。

因為當初運送的過程中,他是被矇著眼又特地故意繞了很多路,所以連冬兵自己本身都不知道自己是被軟禁在哪,史蒂夫當然更不可能知道。

除了監控系統以外,神盾局並沒有另外派遣看守人員。

這一層樓是整棟史塔克大樓裡唯一不經由賈維斯管轄,而是由神盾局跟東尼合作經由賈維斯緊急研發出來的,類似於薇若妮卡--監視布魯斯的人工衛星系統--的人工智慧所控制,史蒂夫手中關於冬兵的生理監控系統就是出自這裡。

人工智慧的代號為Gabriel--加百列--由東尼所取。

「你不覺得這很適合一個負責照護孕夫的傢伙的名字嗎?」雖然東尼這麼說,但布魯斯卻正因為東尼所說的原因而覺得這個名字有些不合時宜,或者說諷刺。

就算身為超級士兵以及美國英雄,但史蒂夫當然不是上帝,冬兵更加不會是聖母瑪利亞。雖然現在東尼為了避免洩密在跟他提到冬兵時都用瑪利亞作代稱,只因為冬兵的預產期在聖誕節前後。

布魯斯並不贊同但為了不會在日常對話時不小心說漏嘴(特別是在史蒂夫面前)所以也只能跟著一起使用。

一想到後來瑪利亞被迫逃至伯利恆,在荒地艱難的生下了耶穌並放置在馬槽中的情景,再對照現在冬兵跟史蒂夫的處境,布魯斯就覺得這代稱實在不好。

當然,也許是布魯斯多慮了,只要冬兵好好的待在這裡,他跟東尼就可以保證絕對能夠讓冬兵平安無事的生活著,甚至直到生下一對健康的雙胞胎之後。

這是布魯斯跟東尼他們跟尼克爭取來的。理由是史塔克大樓算是最安全的地方,史塔克大樓裡監視方面有賈維斯、武裝方面有鋼鐵人(以及其他鋼鐵裝甲)跟浩克,基本上不需要擔心。

而且從一開始冬兵的身體狀況,包括懷孕的所有過程都是布魯斯所負責,不只因為他算是最了解冬兵身體狀況的人以外,也因為冬兵一定程度上信任布魯斯,只怕是除了史蒂夫以外最信任的人,所以事到如今並不適合突然更換醫師。

前提是接下來的三個月什麼亂子都沒出。

邊想著,布魯斯走到了門口,對著門邊的通訊器開口說道:「你好,這裡是布魯斯班納,要幫你進行例行檢查。」

坐在床邊的冬兵望向門的位置點頭後,就看著門往旁邊滑開,穿著一身白色的長袍的布魯斯走進房內。

「午安,詹姆斯。」

布魯斯禮貌性的打了聲招呼後從床邊桌子前拉開椅子坐在冬兵面前。無法開口做出回應的冬兵只能點頭表示,接著拿起床邊桌上的筆記本跟筆放在自己大腿上。

這是目前還沒有恢復說話能力的冬兵對他人表達自我意見時最快速簡便的方法。

雖然有幫他準備平板,但是布魯斯後來發現他似乎不太會使用,因此最後還是選擇讓他採用筆談的方式。

「你最近感覺還好嗎?」

冬兵點了點頭。雖然所謂的最近是指什麼,他已經不太清楚。自從他離開史蒂夫一個人被軟禁在這裡之後,他就不太能理解時間的概念。

這裡雖然算得上乾淨舒適,但除了床、一張桌椅以及高級的衛浴設備以外什麼都沒有,沒有電視,沒有任何能與外界聯繫的機械設備,他唯一的休閒娛樂只有當初自己帶進來的童話書。

雖然布魯斯有問過他是否需要幫他帶些什麼進來,但冬兵只是搖頭。

他什麼都不需要。在娜塔莎他們給他看過他曾經在九頭蛇那裡做過什麼之後,他現在只是想著趕快把肚子裡史蒂夫的孩子生下來,然後不管他們要對他做什麼處置,他都會接受。

他身上揹了很多人命,他不清楚史蒂夫是否知道這一點,即使知道,冬兵總覺得史蒂夫會願意陪著他一起背負,但那是冬兵所不願意的。他必須在自己造成史蒂夫的困擾前,抹消自己的存在才行。

觀察著冬兵的表情變化,布魯斯或多或少能理解他在思考什麼。

布魯斯看得出來冬兵的內心裡抱持著自毀性的人格,因為他自己就是。而且布魯斯比起冬兵要來得劇烈許多。他不只一次嘗試自殺,吞藥、槍擊、自刎、上吊、跳水……各種方法。每一次總是被浩克阻止,明知徒勞無功,但只要有方法他總會去試。

一直到遇見東尼為止。他讓他覺得自己的存在也不是那麼的糟糕。

「……你是不是想……等孩子生下後,就算死也沒關係?」所以布魯斯猶豫了一會,決定點出這一點。

冬兵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更加沒有什麼表情變化。

望著冬兵的眼睛,布魯斯說道:「有一件事我希望你一定要知道……史蒂夫會為你的死而死。」。

第一次,冬兵出現了動搖的模樣。

他抬起頭,一臉驚慌的望著布魯斯,像是在問他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你並不知道吧,史蒂夫他現在為了你是多麼的焦慮與不安像是在耗損自己生命般的熱中於剿滅九頭蛇……布魯斯在心裡對著冬兵說道。但他知道要是說出來只會讓冬兵陷入不必要的恐慌與自責,對現況根本於事無補。

於是他斟酌了一下,濃縮成一句話,「你對他的重要性超乎你自己所想像的,詹姆斯。他會覺得未出世的孩子重要,是因為懷孕的是你。」

雖然冬兵的心理問題並不是他能幫得上忙的。就像布魯斯也不是一下子就斷絕了自殺癖,即使是現在他也偶爾還是會想著要是能死了的話那該有多好。但是他知道東尼會傷心、貝蒂會傷心,也許史蒂夫他們也會傷心。

他並不是死了也沒關係的存在。

而冬兵也是。不論是他本身,還是他懷中的胎兒。

「就算孩子出生,你也還是必須好好的活著。」布魯斯看著他那已懷了六個多月高高隆起的肚子,於心不忍的開口,「除非,你想讓你的孩子一出生就失去母親,讓史蒂夫必須背負著喪偶之慟扶養兩個孤兒。」

這句話說完的瞬間,冬兵的臉上露出了像是哭又像是委屈的表情。

他看著布魯斯,然後低下了頭,握住了筆的右手在筆記本上顫抖著,想要寫什麼,但他幾番猶豫,最後還是沒有寫出來。

「詹姆斯……」

布魯斯看著冬兵,想不出該說些什麼安慰的話,只能一如往常的低下頭,對著像是快哭出來的冬兵低聲說道:「只要有任何需要,就寫出來,我會在能做到的範圍內盡可能幫助你。」

冬兵抬頭看向布魯斯,很久很久,才在筆記本上寫了一個單字。

【謝謝。】

看著筆記本上簡單卻又帶著很多含意的單字,布魯斯微微一笑,「不客氣,只要我能幫得上忙。」

在布魯斯做好了關於生理的例行檢查後,並確認都很正常之後,離開冬兵的所在,邁著沉重的步伐回到自己的實驗室裡時,東尼正坐在裡面。

「東尼。」

看到布魯斯走進房內,東尼攤在沙發上懶洋洋的舉起右手,「瑪利亞今天還好吧?」

布魯斯不再像剛開始那樣對這個代稱表示不滿,只是在內心嘆了口氣,然後將手中的東西放到了桌上,「如果說生理狀況的話,他跟肚子裡的胎兒都很健康。」

「沒辦法,」聽出布魯斯話中隱含的意思,東尼聳聳肩,「只要他開口……喔,我是說只要他下筆,不論他想要什麼我都能給他,但既然他什麼都不要,那我也無能為力。」

「他最需要的不是休閒娛樂,而是他的伴侶能陪在他身邊,但是他們剝奪了這一點,難道還能期待他做出感謝嗎?。」

布魯斯平靜語氣中隱含著的不滿與憤慨讓東尼挑起一邊眉毛,「我們談過了,布魯斯,如果我們想幫助他們就只能保持中立。」

布魯斯沉默的看著東尼。

「我覺得你似乎有些太過於放入私人感情了,這不像你。」

東尼知道布魯斯是個很溫和善良並關心他人的人,即使在浩克出現之後,變得封閉自我,但本質並沒改變。但就冬兵這件事來說,東尼覺得他似乎涉入的有些過深了。

從一開始,東尼就隱隱覺得布魯斯異常的關心冬兵。特別是在冬兵懷孕之後。東尼認為也許一開始是因為同情他的遭遇,再加上在他身上看到了過去的自己的某一部分,以及自身明明身為Omega卻因為浩克的意外而無法懷孕的補償心理,所有的複雜心理因素混在一起,才讓布魯斯如此親身的照護著冬兵。

「……也許因為我們都是怪物?」苦笑著,布魯斯縮起身體,垂下的眼神中閃過自嘲。

「……沒錯,還有我,我們都是怪物,布魯斯。」東尼屈身向前,雙手搭在布魯斯的膝蓋上,收起一向輕挑的表情,嚴肅的說道:「在他們那些所謂正常人的眼中,我們這些人都一樣,都是不知何時會暴走的怪物。就算是那個史蒂夫羅傑斯只要有機會觸動他的逆鱗,他也會成為暴走的怪物。」

與布魯斯抬起的褐色瞳孔相望,東尼繼續說道:「巴奇情況的特殊就在於,他跟史蒂夫是彼此的逆麟,同時也是彼此的控制器。」

證據就是史蒂夫跟冬兵分開之後的表現。

「你也看到現在史蒂夫的狀況了。神盾局等於得到了一個不會疲累一心只想殲滅所有九頭蛇殘黨的永動機,而他們所做的只需要將巴奇掌控在手中。」

「東尼……」布魯斯內心一陣刺痛。

「只有我們可以幫助他們了,布魯斯。」拍拍布魯斯的肩膀,東尼對著自己的伴侶眨了眨眼。

「……你說的對,東尼。」沉默了一會後,閉上雙眼布魯斯小聲的喃喃說道:「只有我們了。」

雖然布魯斯覺得自己更像是幫兇。

為了安慰布魯斯,也為了讓史蒂夫跟冬兵可以不那麼辛苦,東尼早就想好了一個方法,「說起來,我想到有一個方法,可以當作送給他們的禮物。」

「禮物?」

「對,」東尼將食指在布魯斯面前豎起,做出了一個莫測高深的笑容,「我們無法讓他們見面,但是聽到聲音總可以吧?」

 

 

 

 

 

 

 

TBC

 

___

 

想起去年,也是我生日的時候更了第2話呢……
應該不至於到明年生日還沒填完吧XD
爭取今年聖誕節前填完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