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Hohe Minne (3)

前面章節:(1)(2)

史蒂夫與巴奇的宮廷戀歌。17世紀歐洲AU、ABO設定,德意志聯邦的大公爵跟小夫人,叔姪近親+老夫少妻+從小調教+有感情的政治聯姻。

正中我自己的性癖所以不小心寫得太嗨了,有點長,還請慢看~

因為有成年對未成年的行為描述,而且有流一點血,不能接受的千萬避雷(不過並沒有正式插入(因為那個時代是不能有婚前性行為的(咦)

 

 

 

___

 

 

 

將門輕輕關上,藉由自己手上的燭光及房內壁爐的橘黃火光,史蒂夫專注凝視著他一個多月不見的寶物。

偌大的寢室內,自遙遠東方大國飄洋過海而來的屏風遮擋著位於房間中央的四柱大床,華美的鏤空雕飾將屏風上的花鳥畫襯得更加生動美麗。

但在史蒂夫眼中,再精美華貴的裝飾物,都沒有巴奇來得好看。

近乎純白的淺青色半透明薄紗從頂上的華蓋鋪蓋而下,朦朧地覆著床上巴奇的身影,但巴奇的臉--尤其是那雙總是令史蒂夫魂牽夢縈的碧綠瞳孔,是那麼清晰明亮地直視而來。

四目相對,巴奇臉上慢慢綻放出歡喜的笑容,甜得猶如蜜糖。

「史蒂夫叔叔!」

開心地喚著史蒂夫,將手中的書本闔起並放到一旁的床邊小桌上後,巴奇跳下了床,快步來到史蒂夫面前,伸手環抱住了他的腰。

「我好想你,」坦率地道出心中的思念,巴奇抬起頭仰望著史蒂夫,「你能夠平安回來真是太好了。」

感受著懷中的溫暖,俯瞰著在巴奇那依然帶著些許稚氣的臉上漾開的欣喜笑容,一股暖意在史蒂夫胸口蔓延,臉上終於浮現起這一個多月來第一個發自內心的微笑。

「我也好想你,巴奇。」

柔聲回應著,將手中的燭台放到門邊的櫃子上後,史蒂夫用雙手輕鬆地抱起了巴奇,讓他坐在自己的左手臂上,再用另一隻手放在他背後護著他。

一連串動作是那麼自然,只因為這是巴奇出生後十五年來,他們之間的日常行動。

打從巴奇還沒開始學走路前,史蒂夫就常常像現在這樣張開雙臂將他擁入懷裡並抱在空中,所以即使巴奇如今已是個十五歲的少年,他依然會習慣性地撲到史蒂夫懷中,而史蒂夫也依然會像從前那樣將他抱起。

凝視近在眼前那雙閃動著水光的綠眸,史蒂夫望見了映照在巴奇眼中的自己,有些驚訝於原來自己也能露出那麼溫柔而放鬆的笑容。

再過不到半個月,那個每當自己來找他時,總是會興奮地飛奔而來,張開雙臂滿心歡喜地抱住自己的小男孩,即將要成為自己的伴侶。

回想著巴奇小小的身軀撲進自己懷裡的衝勁跟溫暖,濃烈的情感在罪惡感與愛戀之間擺盪著,史蒂夫心臟難以抑止地博動著,不動聲色地做了個深呼吸,低下頭,在巴奇紅嫩的臉頰上吻了一下。

巴奇也回了一個吻,卻是直接吻在了史蒂夫唇上,柔暖的唇瓣讓他內心一盪,而下一刻從那對唇中發出的話語幾乎融化了他的心。

「你一定沒有我想你的多。」

略噘起了嘴,巴奇孩子氣的話語讓史蒂夫歡喜之餘,不免有些壞心地點了點他蹙起的眉心,回道:「你又不是我,你怎麼知道我沒有你想我想得多?」

巴奇仰起了頭,不知為何得意洋洋地說:「因為我每天都想你!」

「我也每天都想你。」

「我每晚都會夢見你!」

看著史蒂夫笑開了臉回應,巴奇不甘示弱地繼續主張,沒想到史蒂夫卻不慌不忙地說:「所以我想你比你想我的多。」

見巴奇愣住了的可愛模樣,史蒂夫情不自禁在他額頭上輕輕一吻,低笑著解釋:「因為我太想你了,才會跑到你夢裡。」

臉上露出了開心,又略有不甘的表情,巴奇嘴唇嚅囁了一會,才小聲問:「……難道你沒有夢見過我嗎?」

史蒂夫欣然一笑,坦誠以告,「從你出生之後,我沒有一晚不夢到你。」

聽到史蒂夫的回答,巴奇的雙頰因喜悅而泛紅,眼中綻放出光彩,雙手搭在史蒂夫的肩上,將自己的嘴湊上前去,有些羞澀地微笑細語:「從我有記憶以來,我的夢裡都是你。」

互相凝視著,兩人甜蜜一笑,再度吻在了一起,啾啾的水聲在安靜的室內一下又一下地響著。

一會後,史蒂夫才依依不捨地停下,「我聽考森說了,我不在的時候你也很努力學習,政務也處理得很好,不愧是我的好巴奇。」

「因為我想幫你的忙,」理所當然地說著,巴奇稍微歪著頭,「我有幫上你的忙嗎?」

「你幫了我很多,比你自己所想得還要多。」

為之驕傲地說著,史蒂夫抱著巴奇往床邊走去,將他輕輕放到床上後,伸手撫摸他的頭,輕輕問道:「等我們結婚之後,你需要幫的忙將會更多更辛苦……你願意嗎?」

「我當然願意了,史蒂夫叔叔……」

將手指抵在巴奇的唇上遮住他沒說完的話,史蒂夫壓低了嗓音。

「……那麼,首先,你可不能再叫我叔叔了,下個月你生日過後,我就是你的丈夫了,你得叫我史蒂夫,知道嗎?」

看著史蒂夫那雙溫柔的藍眸因濃烈的情愫而深沉,巴奇感到一陣奇妙的顫慄從內部竄起,下意識地伸出了舌頭,舔了舔嘴唇。

「……可我從小就是這麼叫你的。」

「那就多練習練習,試試看,巴克……」將手慢慢從巴奇的頭頂滑過後腦勺,停留在頸項間,史蒂夫瞇起了雙眼,像是哄著小動物般的低笑著,「史蒂夫--來,叫叫看。」

蠕動著嘴唇,巴奇有些羞怯地小聲喚著:「……史……史蒂夫。」

「嗯,再叫一次看看。」

在史蒂夫柔聲鼓勵下,巴奇鼓起了勇氣,望向他,再次呼喚著:「史蒂夫。」

聽到巴奇喊得比第一次更加清楚而堅定,史蒂夫露出滿意的笑容,點了點頭。

「做得很好,巴奇。」

摸了摸巴奇紅通通的溫熱臉頰,史蒂夫起身,看了一眼床邊小桌上擺著的空杯以及一小罐紅褐色的藥膏,在巴奇身旁坐下,從身後將他抱在自己懷中。

雖然現在的巴奇已經15歲,但跟38歲的史蒂夫相比,體型差距還是相當明顯,可以說是整個人都被史蒂夫環抱在雙臂中,後頸雪白的肌膚在棕色髮絲間若隱若現,彷彿在誘惑著史蒂夫一親芳澤。

於是史蒂夫稍微低下頭,輕輕將唇抵在巴奇的後頸上,淡淡的玫瑰香氣沁入鼻間,讓他內心一盪。

「你身上好香……」

巴奇沉默了一會,小聲說:「……我剛才洗了澡,水裡加了點乾燥的玫瑰花瓣。」

嗯了一聲,不出所料的答案讓史蒂夫心中有些感動有些失落,還有些內疚。

感動的是,在這樣寒冷的下雪天,巴奇還為了迎接自己特意洗了澡;失落的是,這香味不是出於巴奇自己本身--也就是說巴奇依然沒有分化的跡象。

而內疚在於史蒂夫明白巴奇剛才的沉默,是因為他跟自己想到了一樣的事。

「謝謝你,巴奇……」

低語著,史蒂夫張開嘴,輕輕咬在巴奇滑潤的後頸上。

「唔……」

盡管巴奇尚未分化,並不是Omega,但後頸處依然算是相當敏感的部位,盡管史蒂夫的力道相當輕,輕微的刺痛還是激起了巴奇內部的情慾,而當史蒂夫還用舌頭去舔拭時,巴奇實在難以抑制身軀的發燙及顫抖。

牆邊暖爐的火光將兩人緊密相貼在一起的身影投射在布滿嫩綠花紋的牆上。

享受著懷中少年對於性方面依舊稚拙的反應,一邊輕咬著巴奇的後頸,史蒂夫將手滑進了巴奇的大腿間,只披著一件白色法蘭絨長袍的巴奇內裡一片赤裸,溫熱的肌膚在史蒂夫的觸碰下更加發燙。

閉上了雙眼,巴奇分開雙腿,盡量放鬆身體,好讓史蒂夫能順利進行下去,然而史蒂夫卻停了下來。

「……你是不是瘦了點?」摸了摸巴奇軟綿綿白乎乎的肚子,將下巴靠在肩上,史蒂夫不捨地輕嘆,「我不在你身邊都沒有好好吃飯。」

剛要升起的情潮突然被截斷的巴奇睜開雙眼,轉頭看向史蒂夫,嘟起了嘴不滿地抱怨:「哪有,我都有好好吃。」

接著巴奇一愣,眨了眨眼,雙手放到了史蒂夫的下巴上,心疼地摸了摸,「史蒂夫叔叔你才都沒有好好休息吧,瞧你鬍渣都長出來了。」

「怎麼又叫我叔叔了?」

在巴奇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頭後,史蒂夫無奈地苦笑,「結婚之後我就得留鬍子了,不過如果你不喜歡我留鬍子,我就不留了。」

盯著史蒂夫的臉看了一會,巴奇低垂下頭,耳根子紅紅地嘟噥著:「……你怎麼樣我都喜歡。」

巴奇害羞的小聲告白讓史蒂夫心下一陣感動,抱緊了他,低聲告白:「我也是,巴奇……無論你將來會是什麼性別,我都愛你。」

聽到史蒂夫那麼說,巴奇的臉上瞬間變換著各種情感,最後停留在憂慮上,複雜的眼神看向一旁桌上的空杯。

「可我……我還是希望自己是Omega……因為,無論如何我都必須……」巴奇低頭望著自己的小腹,並將手輕輕覆在上頭,「必須替你生下將來的繼承人。」

巴奇很早就已有所覺悟,成為史蒂夫的Omega是他與生俱來的責任跟義務,更是他獨有的權利。

甚至早在當年自己的父親過世的那一刻起,被史蒂夫抱在手上的巴奇就已意識到未來他們兩人將會是親密無間的命運共同體,所以他從小就為此做了很多努力。

盡管父親過世時巴奇還是個兩歲的孩子,但父親冰冷的敵意與憎惡的漠視是如此強烈,深深刻印在巴奇的記憶裡。

即使已十五歲,巴奇依舊偶會作噩夢,夢到父親掐著自己脖子惡狠狠地問,為什麼你要出生在這個世界上。

更小的時候,還不太會說話的巴奇只會哭著躲起來,但是史蒂夫總能找到他,強而有力地擁抱他、溫柔地撫慰他,讓巴奇知道,原來這世上還是有人愛著他的。

所以他要成為史蒂夫的Omega,跟他結婚,為他生下孩子,這是巴奇發自內心的渴望。

然而,有些事只靠著心想,是無法事成的。

一般來說,第二性別的分化通常會在十歲左右就開始顯現,但巴奇已經十五歲,卻一點分化的跡象都沒有。

也就是說,巴奇天生的性別很有可能是Alpha,只是在應該分化的初期階段前就被強行往Omega的方向變動,才會導致巴奇的肉體外觀雖已隨著年齡成長,內在卻被迫停留在孩童階段。

這樣的狀況令巴奇越來越焦躁,特別是已確定婚禮日期的現在,他不要成為Alpha,他不該成為Alpha,他必須是適合生育的Omega,他不能像母親那樣死於難產。

他不是害怕死亡,他是害怕自己的死會讓溫柔的史蒂夫變得跟死去的父親一樣,對自己的孩子,對這世界的一切充滿憎恨與厭惡。

看了一眼桌上的空杯,巴奇悶悶地開口:「我每個月都喝藥草茶,身體還是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是不是應該改成每個禮拜喝一次?」

「不用太心急,巴奇,」維持著從巴奇背後摟著他的姿勢,史蒂夫將雙手放到巴奇的膝蓋上,壓低了聲音,「太過急躁我擔心會傷到你的身體。」

史蒂夫很清楚巴奇的心思,但他無法向巴奇保證他不會像死去的哥哥那樣,所以他只能想辦法讓巴奇成為Omega,不然他絕不可能再度冒險,重蹈他哥哥的覆轍。

明知這是身為國家領導人不該有的任性,但史蒂夫對巴奇的感情太過堅定,就算巴奇成為無法生育的Alpha,史蒂夫也不打算另娶他人,更不允許讓巴奇跟別人結婚。

到時候在不遠的將來,他倆過世後,這個失去繼承人的國家不是被別的勢力瓜分就是被併吞。

因此史蒂夫更加感激巴奇,在自己兩年前提出求婚時,願意為了自己跟彼此國家的未來,做出努力跟犧牲。

壓抑著內心的激盪,史蒂夫輕輕吻在巴奇頭頂的髮旋上,然後伸手從小桌上拿起那一小盒藥膏。

看著史蒂夫扭開了盒蓋,巴奇主動將自己的雙腿往兩旁分開來,好讓史蒂夫能夠順利地進行接下來的行為--從十三歲生日的那一晚開始,史蒂夫每個月喝了藥的晚上都會在自己身上做的事。

右手的食指跟中指蘸了些許紅褐色的藥膏後,輕輕地在巴奇股縫凹陷處緊閉著的皺褶四周按壓,小小的穴口因緊張跟刺激而不住收縮,史蒂夫一邊安撫著,一邊慢慢用手指破開緊密的入口,一點點侵入了巴奇。

盡管比起兩年前第一次嘗試時的緊澀跟緊窄,現在的巴奇內部已經柔軟濕潤了許多,也沒有流血,但史蒂夫心裡明白即使有藥膏的潤滑,異物感還是會讓巴奇感到難受,所以史蒂夫總是很有耐心地一點一點緩緩開拓。

咬住了下唇,巴奇在心中拼了命地讓自己放鬆身體,雖然這有點難,因為巴奇的肉體會下意識地抵抗外來的入侵,特別是巴奇還記得當史蒂夫進到體內深處時會有多痛,他就很難去控制自己的身體顫抖。

只是侵入腸道巴奇還可以忍受,最痛的是,史蒂夫手指的目的地。

隨著史蒂夫越往內深入,巴奇越發緊張,呼吸也不自覺地急促了起來,因為他知道,就快要來了。

忽然間,史蒂夫手指按上了巴奇內部深處,那個尚未分化出第二性徵,極度脆弱而敏感,緊緊閉合的第二入口時,從那裡猛烈襲來的劇痛讓巴奇身軀大大一震,發出一聲慘叫,眼淚立刻奪眶而出。

「啊……!」

雙手緊緊揪住史蒂夫的手臂,巴奇一度弓起了腰,像是想要逃離,但他最後還是選擇靠在史蒂夫胸前,將自身完全交給身後這個正在蹂躪他內部的Alpha。

因為史蒂夫會這麼做不是為了發洩性欲或是施虐,而是利用紅葉苜蓿、覆盆子葉等藥草,去改造巴奇的肉體。

這也是史蒂夫一回來就立刻找班納醫師的原因。

除了一個月喝一次的藥草茶,史蒂夫還會用藥膏塗抹在內部,從裡到外促使巴奇子宮的發育,強行讓他分化為Omega。

這是巴奇十三歲生日的那一晚開始,每個月都會進行一次的行為。

巴奇明明很疼卻硬是忍著的模樣讓史蒂夫心疼不已,為了緩和他的疼痛,史蒂夫小心翼翼地握住了巴奇尚未分化出第二性徵的幼嫩性器,利用性的快感衝淡他的痛苦。

盡管因疼痛而流淚,巴奇還是扭過臉,好讓史蒂夫能吻上自己的唇。

「親親我……叔叔……啊……史蒂夫叔叔……嗚嗚……你親親我……」

巴奇低軟而顫抖的啜泣讓史蒂夫心都揪成了一團,一邊吻著他一邊不斷柔聲安慰,「乖孩子……巴奇……你很乖……再忍耐一下就好……」

直到將盒子裡的藥膏全部抹在巴奇內部的小小洞口後,史蒂夫才慢慢抽出手指,將因疼痛而脫力的巴奇摟在懷中。

雖說藥膏內除了具有益母功效之類的藥草外,還混合了止痛消炎止血的藥草,但手指上頭的血是那麼怵目驚心,史蒂夫自責地想,畢竟還是傷了巴奇。

「好孩子,你做得很棒,已經沒事了。」

將唇停在巴奇的唇邊,溫熱的氣息在雙唇之間流動,一會後,巴奇緩緩睜開了濕漉漉的眼眸,低頭看向史蒂夫下體那難以忽視的高昂存在。

「……讓我來幫你。」

低聲說著,巴奇用自己的大腿夾住了史蒂夫雄偉的性器,兩人的性器貼在一起,與巴奇小的幼嫩陰莖相比,史蒂夫的陰莖簡直像是龐然巨物,看得巴奇心跳加速,感覺好像肚子裡面也不那麼痛了。

舔了舔嘴唇,巴奇雙手同時握住了兩人的性器,並利用自己的大腿夾緊,上下滑動,給彼此帶來了快感,在史蒂夫抱住了巴奇的腰,快速抽插之下,高潮很快同時到來。

兩人份的精液將巴奇白裡透紅的大腿及股間弄得黏呼呼的,恍惚間,巴奇伸手攪和兩人的白濁,然後將沾滿了精液的手指伸進自己嘴裡,微微一笑。

「……好吃。」

巴奇甜膩的嗓音瞬間讓史蒂夫感覺到像是有股強大的力量衝擊著他的小腹,讓他才剛解放的陰莖立刻再度高高揚起。

目瞪口呆地望著就在眼前變化的雄偉肉棒,巴奇輕輕笑了起來。

「……我真有點怕當你進來的時候,我會被你頂壞。」

轉身面對著史蒂夫,巴奇滿臉笑容地用雙手勾著他抱著自己的有力雙臂。

「不過我更期待有一天你能真的進來我體內……標記我,讓我成為你的Omega……」說著,巴奇往後退了一點,彎下腰,雙手捧著史蒂夫的陰莖,眼神彷彿看著什麼心愛事物似地閃動著水光,「一定會是最棒的感受。」

「巴奇……」

史蒂夫吞了吞口水,看著巴奇低下頭,張開嘴,熟練地把自己的陰莖迎入小巧溫熱的口腔內。

被溫肉包裹的快感再加上巴奇靈活地用舌尖舔拭著,史蒂夫咬牙忍著射精的衝動,撫摸著巴奇的頭,低聲許諾。

「放心吧……我會讓你體驗的。」

史蒂夫因情慾而低啞的承諾讓巴奇彎起了嘴角,幸福的甜笑在沾染了唾液跟白濁的紅臉上漾開來。

「嗯……我很期待。」小聲說著,巴奇在史蒂夫的龜頭上輕輕吻了一下,發出了啾的一聲。

 

 

 

 

 

 

 

 

 

 

TBC

 

 

 
___

 

 
不要用現代的三觀去看十七世紀歐洲的三觀(更何況還是ABO世界的三觀XD

以那個時代、他們的身分背景、身處的環境來說,史蒂夫絕對堪稱是絕世好Alpha。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