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Hohe Minne (2)

第一話在這裡。
史蒂夫與巴奇的宮廷戀歌。17世紀歐洲AU、ABO設定,德意志聯邦的大公爵跟小夫人,叔姪近親+老夫少妻+從小調教+有感情的政治聯姻。

這一話主要交待時代背景,及史蒂夫囉囉嗦嗦的心理描寫,有興趣再看看吧。

 


___

 

 

 

在史蒂夫暫代巴奇攝政的十年後,1655年的二月底。

時序進入冬末春初,即將迎來乍暖還寒的雪融時節,但歐洲已歷經接連幾年的酷寒,從昨晚的大雪一直持續到午後依舊風雪未歇的情勢看來,今年依然是個低溫的氣候。

天色已晚,蕭瑟的風雪中,躍馬樹林間,束在腦後的金色長髮飛舞在白雪中,蒼綠披風下一身蔚藍禮裝的史蒂夫身後帶著數名騎士,風塵僕僕地越過被白雪籠罩著的大片白樺林。

他的目的是回到自己的家--那座位於歐洲大陸東北方,羅傑斯公國跟巴恩斯公國交接處,被白樺及針葉林包圍著,結了不少碎冰的淡水湖中央,聳立在島上的壯麗城堡。

穿過白樺林,雄偉的湖中城堡就聶立在湖心,對岸城門塔樓的守衛遙望到史蒂夫回來,立刻放下了吊橋。

史蒂夫手握韁繩,領導著騎士昂然前行,在他們身後,在朝向湖岸連結湖中城堡的雪地上留下了數行整齊的馬蹄印記。

旗幟飄揚,城門口的衛士整隊行禮,恭敬地迎接他們一個多月不見的領主歸城。

待史蒂夫一行進入城內,守衛升起吊橋後,被湖水守護著的雄偉堡壘,在月光下傲立於湖心中,展示著它那無人可侵的威嚴。

在宮門外將馬交給屬下,並指示其他衛士各自回到工作崗位後,史蒂夫帶著貼身侍衛山姆‧威爾森回到宮中,白髮蒼蒼的老侍從長菲爾‧考森畢恭畢敬地迎上前,單膝跪下。

「感謝上帝保佑您平安歸來,大公爵陛下。」

「考森,」脫下沾滿風雪的披風交到一旁的侍女手中,史蒂夫看向考森微一頷首,示意他起身後,第一件事就是詢問他這些日子以來內心最牽掛的人,「我不在的這段期間巴奇過得如何?」

「請您放心,公爵殿下十分健康,一如往常對於學習相當熱中,」考森面露讚賞的笑容,一一向史蒂夫報告著他不在城裡時巴奇的日常,「盡管前些日子颳起暴風雪,他也依然堅持每天跟羅曼諾夫騎士長練習騎射,昨日下午在藥草園跟班納醫師學習藥草,在您回來不久前公爵殿下還在圖書館內讀書,從朗恩侍從官口中透露,最近殿下似乎正在專研古高地德語。」

聽著考森的報告,史蒂夫垂下眼瞼,低聲問道:「他現在人在哪裡?」

「用完晚餐後已回到殿下的起居室內休息。」

嗯了一聲,史蒂夫想了一下,向考森下令:「你去告訴巴奇,我回來了,讓他先好好休息,我先去政務室處理政事,結束後就會去找他。」

接著轉向身後的侍女交代,「待會請班納醫師到政務室來一趟。」

「是,大公爵陛下。」

轉身往前了幾步,史蒂夫才將最重要的事傳達而出。

「我已取得皇室跟教廷的同意,結婚儀式將於下個月巴奇生日那天舉行,相關事宜就交給你們去處理,不須勞民傷財,但務必隆重。」

聽到這個大好消息,考森及其他身旁的女官侍從們個個面露驚喜的神色。

考森更是激動地跪下向史蒂夫行禮,並高聲喊道:「是!大公爵陛下!屬下必當盡心盡力辦理!」

世代皆做為羅傑斯家族侍從長的考森,早在史蒂夫跟史蒂芬兄弟出生前就為羅傑斯大公爵服侍,經歷了上上代跟上代大公爵的早逝,如今已六十多歲的他,最擔心的就是史蒂夫跟巴奇的婚事以及羅傑斯家的子嗣問題。

距離上一次史蒂芬大公爵跟巴恩斯公國的詹姆斯公子大婚已有十五年,更何況這次的婚姻將會讓羅傑斯大公國跟巴恩斯公國正式合併,再也沒有比這更值得慶賀的事了。

目送史蒂夫離去後,踏著輕快的腳步,走在前去通知巴奇的路上,考森在心中發誓,一定會費盡全部心力將這樁終於盼來的天大喜事辦得風光盛大。

 

 

 

 
*** *** ***

 

 

 

 

當史蒂夫終於將所有累積的大小政事處理完時,已是深夜時分。

讓山姆卸下護衛之職回房休息的史蒂夫先簡單吃點東西後,就回到自己的寢室內,換上了輕裝,獨自一人拄著燭台,走在往巴奇寢室的走廊上。

一個多月下來所積累的政事比起史蒂夫預想得少,因為巴奇在史蒂夫不在城裡時處理了部分政務。

史蒂夫有檢視過文件,也聽取了輔佐官的報告,看樣子巴奇在政治方面的能力也相當不錯,只要加以培訓,很快就可以獨當一面,不再需要自己攝政。

史蒂夫內心充滿了複雜的情緒,既感到非常的驕傲,又不覺有些憐惜。

從小就看著巴奇長大的史蒂夫很清楚巴奇與生俱來的優越能力,最難能可貴的不只是擁有智慧與武勇兼備的天分,而是巴奇那份對學習的了熱忱與毅力。

因此史蒂夫從巴奇小時候開始就用心栽培他,只要有空也不吝於親自教導。

如果可以,史蒂夫比誰都希望巴奇能夠一展長才,而不是待在深宮裡,白白浪費他一身的才華。

然而,在他倆婚事已定的現在,巴奇的頭銜將不再是巴恩斯公爵,而是羅傑斯大公爵夫人,或者選帝侯夫人。

也就是說,巴奇不再需要處理任何政事,他所需要做的,就是待在這座城堡裡,被史蒂夫寵愛,生下兩國合併之後的共同繼承人。

巴奇的房門已近在眼前,燭光搖曳下,史蒂夫的視線不經意地看向昏暗的走廊盡頭,那副史蒂芬跟詹姆斯結婚時所畫的兩人畫像。

停下腳步,史蒂夫凝視著畫像中並肩佇立在一起的史蒂芬及詹姆斯,耳邊彷彿響起史蒂芬最後對自己的囑咐,以及自己他最後答應史蒂芬的話。

他並沒違背史蒂芬的遺囑--他愛巴奇,無庸置疑。

這座城堡就是史蒂夫為了巴奇,在神聖羅馬帝國內戰結束後,特地選在兩國交接之處所建造的。

考慮到戰爭方歇,為了盡可能減少人民的負擔,史蒂夫利用斯拉夫人留下的城牆遺跡,重新建築而成。

以現今歐洲貴族的普遍奢奢侈鋪張而言,這座城堡的裝潢跟建築外觀算是樸實,史蒂夫捨棄了華麗的裝飾,將重點著重在對外防禦跟內部居住環境,一切只為了將最心愛的巴奇守護在最安全的地方,給他最安穩的生活。

以宗教改革為開端的帝國內戰,以簽訂威斯特伐利亞和約做為正式終結,日耳曼內部各邦諸侯早已不將皇帝放在眼裡,神聖羅馬帝國可說名存實亡。

其他國家也已從戰爭造成的創傷中痊癒,並各自朝向不同階段發展。

脫離西班牙後的荷蘭共和國正進入意氣風發的黃金年代,英格蘭王國那邊推翻了君主制,斬了查理一世腦袋的克倫威爾逝世,沉寂多年的保皇黨正虎視眈眈企圖復辟,而法蘭西王國年幼的國王路易十四正磨拳擦掌等待親政。

全歐洲正進入對內除舊布新,對外積極擴張版圖前的國力壯大階段。

曾在三十年戰爭中為神聖羅馬帝國四處征戰,獲得輝煌戰績的史蒂夫也是其中一方不容忽視的勢力。

除了自身的才能與努力外,神聖羅馬帝國也為了獎勵史蒂夫在戰爭中的貢獻,贈與了他相當大的土地跟權力,讓他擠身為日耳曼聯邦中數一數二強國的大公。

身處於內陸國,被眾多國家包圍的態勢中,史蒂夫除了用心打理羅傑斯公國跟巴恩斯公國,同時也持續觀察國際情勢,為將來蓄勢待發。

為了壯大國力,藉由與巴奇之間的聯姻來讓羅傑斯大公國與巴恩斯公國之間合併,是史蒂夫勢在必行的事。

而為了兩國之間的合併能夠順利進行,史蒂夫必須排除所有可能的阻礙。

首先是他跟巴奇之間的繼承順位。

巴奇是史蒂芬跟詹姆斯的獨生子,依照薩利克法規定,如果巴奇是Alpha,他會自動成為兩國的共主,而他將來生下的孩子也會跟著繼承,也就是說,在不久的將來,兩國將會自然而然地合併在一起。

然而在絕大部分羅傑斯大公國的臣民認知裡,他的身分更趨向於史蒂夫未來的伴侶而非史蒂芬的繼承人,也就是說,就算將來巴奇分化為Alpha,只要史蒂夫說巴奇是Omega,他就是Omega。

因此,無論巴奇的自身意願如何、他的能力有多少、他的真正性別是什麼,他的未來都只有一種可能--成為史蒂夫的Omega,替他生育下一任大公爵及選帝侯。

雖然史蒂夫自己一開始的想法是先等巴奇分化出第二性別,再詢問巴奇本人的意願。

但在巴奇十三歲的那一年,跟史蒂夫一同征戰過的史塔克王國王儲東尼‧史塔克的一句話,讓史蒂夫察覺到自己內心真正的想法。

「要是巴奇真的分化為Alpha,而你現在已經三十好幾還沒結婚生子,到時候你必須眼睜睜看著巴奇跟別的Omega結婚生子,死後還得將你家族所有一切拱手讓給他,你願意嗎?」

這個疑問一直在史蒂夫內心徘徊,最終促使他下定決心,用盡一切方法讓巴奇成為他的Omega。

史蒂夫其實很樂意將所有權力、領土跟地位通通交給巴奇,那原本就應當屬於巴奇,史蒂夫只是在他長大前暫時代為管理,他無法接受的是,巴奇跟別的任何人結婚生子的未來。

因此,從巴奇十三歲那年開始,史蒂夫就開始了從內而外一連串的行動。

史蒂夫會離開這座城,千里迢迢地去到維也納及羅馬教廷,分別與皇帝及教宗會晤,就是為了取得皇室跟教廷同意他與巴奇的婚姻合法性。

雖然教廷明確規定三等親內不得結婚,而巴奇跟史蒂夫還是血緣相當近的叔姪關係,但事實上,在政治利益考量下,貴族階級只要徵求同意,教廷通常都會下特赦。

而盡管神聖羅馬帝國的權力已大不如前,但在明面上,神聖羅馬帝國治下兩諸侯國之間的合併,還是得徵求皇帝的同意。

當然,有些比較強勢的貴族就算不被認可,也依舊我行我素,比如英格蘭那位為了換王后,與教廷撕破臉,最後甚至為此創建了新教的亨利八世。

不過基於國家未來安定的考量,史蒂夫甚至選擇親自跑一趟,向雙方釋出最大善意,以確保他與巴奇兩人之間,以及雙方國家將來的穩定。

想著,史蒂夫從史蒂芬跟詹姆斯的畫像上別開,再度邁起步伐,來到在巴奇的寢室前。

既已徵求到教廷與皇室兩方同意,史蒂夫接下來要做的就是與巴奇正式締結婚姻,並盡能地讓巴奇長成一個Omega。

他愛著巴奇,比誰都希望巴奇能夠幸福快樂,所以即使他可以無視巴奇的意志,但史蒂夫還是希望能在有限的條件下,給與巴奇他所能獲得的最大的自由跟幸福。

這不只是對死去兄長的承諾,更是源自於史蒂夫自身對巴奇的情感。

懷抱著甜美的罪惡感,史蒂夫輕輕推開巴奇的房門,搖晃的燭光中,他心愛的男孩披散著及肩的棕髮,穿著白色法蘭絨的長袍睡衣半躺在床上,手裡拿著一本書正在閱讀。

推門的聲響讓巴奇察覺到史蒂夫的存在,抬起頭,一雙明亮的湖水綠望向他。

 

 

 

 

 

 

 

 

 

 
TBC

 

 
___

 

 
因為歐陸大部分國家遵循薩利克法,限制女性(也就是這篇文裡的Omega)繼承權,才會那麼麻煩,如果是英國或西班牙,巴奇跟史蒂夫應該就會在婚後甜蜜和平地實施雙王共治,沒有那麼多心理糾結XD

寫了那麼多,其實就只是想寫原本應該長成Alpha的巴奇,被史蒂夫從內部一點一點慢慢被調教成Omega的糟糕過程(
下一話就上肉

 

順便放一張史蒂夫大公爵的概念塗鴉

0713

巴奇的概念塗鴉下一話在一起放上來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