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Hohe Minne (1)

 

標題是德文,翻過來就是宮廷戀歌,或名大公爵與小公子、又名大公爵的小夫人(咦

17世紀歐洲AU、ABO設定,位於德意志聯邦東北方,架空的公國背景。

三十年戰爭後期,羅傑斯公國的大公兼選帝侯史蒂芬跟巴恩斯公國的公爵之子詹姆斯聯姻,一年多後詹姆斯留下兩人的獨生子巴奇驟然離世,不到半年後,史蒂芬也病逝。

於是西元1640年,23歲的史蒂夫從哥哥史蒂芬那繼承了羅傑斯公國及選帝侯,並扶養巴奇在他成年前攝政代行巴恩斯公國的政事,15年後史蒂夫與巴奇聯姻,兩國合併為羅傑斯-巴恩斯王國,史蒂夫成為第一任國王,就此躋身歐陸列強。

史蒂芬=芽盾、史蒂夫=大盾;詹姆斯=詹詹、巴奇=冬冬。養父子+叔姪近親+老夫少妻+從小調教(咦)+有感情的政治聯姻,大概是這樣的設定,有興趣再看看吧。

 


___

 

 

 

1640年。

秋風瑟蕭,吹動著枯黃的白樺枝與鬱鬱蒼蒼的雲杉,遠眺河流的丘陵上,有一座年歲悠久的城堡,神聖羅馬帝國最東北端‧羅傑斯公國的主城。

城內正壟罩在一片愁雲慘霧中,醫生、大臣等眾僕從圍在史蒂芬大公爵緊閉的房門外,所有人都低垂著頭,臉上表情惶然而憂傷,有些年輕的侍女甚至小聲哭了起來。

房內的大床上躺著城堡的主人、公國的君主、帝國的選帝侯--史蒂芬‧格蘭特‧羅傑斯。

面容蒼白的史蒂芬,就連睜開眼都像是件艱難的任務,極為消瘦的雙頰上有著病態的紅,骨瘦如柴的軀幹,幾乎陷入了白色的被褥中。

他的喘息既輕又重、呼吸既急又徐,彷彿每一次呼氣都在將他的靈魂吐出,而吸入的空氣卻是那麼微不足道,任何人都能看出,史蒂芬的生命正往終結前進。

在他的病榻左邊站著兩名面色凝重的貴族男性,年輕的那位五官與史蒂芬極度相似,所不同的只是他有著健康的臉龐以及壯碩的身材。

他是史蒂芬的弟弟,格蘭特伯爵史蒂夫,比起史蒂芬那乾枯泛白的髮色還要耀眼的金色長髮用天藍色的緞帶束在腦後,雙眉緊蹙。

在他胸前小心翼翼地抱著一位不到一歲的男孩,身上穿著法蘭絨的白色絲質袍裙,有著一頭柔軟棕髮的巴奇是史蒂芬唯一的獨生子。

而另一個大約五十多歲,髮鬚花白的貴族男性,是巴奇的外祖父,也就是史蒂芬死去配偶詹姆斯的父親,巴恩斯公國的老公爵。

他們會來到這,除了陪伴史蒂芬最後一段時光外,還有討論最重要的,史蒂芬死亡之後的繼承權問題。

現在的歐洲並不平靜,勞民傷財卻紛亂依舊,幾乎將全歐洲都捲入的內戰持續了幾十年,不僅沒有平靜的跡象,還在法蘭西王國聯合瑞典王國正式向神聖羅馬帝國宣戰後進入了第四階段的亂世。

位於神聖羅馬帝國東北方的羅傑斯公國雖無直接的利益關連,但君主的羅傑斯大公身兼選帝侯一職,因此不可避免地也必須介入,斷斷續續地四處奔波替帝國爭戰。

8年前,當時的羅傑斯大公喬瑟夫在領軍與丹麥王國作戰途中,不幸戰死沙場,於是爵位、領土、財產以及選帝侯之位就傳給了他兩個兒子身上。

依照歐陸各國之間最盛行的薩利克法,擁有領地繼承權的順位,以Alpha男性為第一優先,Beta男性次之、Alpha女性再次之,最後是Beta女性;若性別皆相同則以年長為先,而Omega即使身為長子也不得繼承、非正式婚生子也不得繼承。

喬瑟夫與亡妻莎拉之間生有兩名兒子,長男史蒂芬、次男史蒂夫,皆為Alpha,感情素來和睦的兩人在商量之後平分了領土跟財產,史蒂芬繼承大公與選帝侯之位,史蒂夫則承襲格蘭特伯爵的封號及領地。

因為史蒂芬雖身為Alpha但從小就體弱多病,無法親自領軍上陣,所以由史蒂夫在外英勇奮戰,史蒂芬則在內治國安民,兩兄弟各司其職,羅傑斯公國不只數次替帝國擊退政敵,建立功勳之餘,也迅速擴大了領地。

於是紛爭稍歇之時,臣民跟其他國家甚至連皇帝都紛紛關心起羅傑斯家兩兄弟的婚事。

特別是25歲的史蒂芬,由於他的地位以及虛弱的身體,如果能早日結婚,早點生下繼承人那是最好不過,但在婚姻只是外交手段的社會風氣之下,他卻一心只屬意隔壁巴恩斯公國那從小與他一塊長大,年長他一歲的巴恩斯公爵之子詹姆斯。

只是由於身為Beta男性的詹姆斯是獨生子,等他父親巴恩斯公爵過世之後,他理所當然會繼承爵位跟領地,若是兩人結婚生子,兩國在不久的將來,極有可能會合而為一。

再加上Beta男性並不適宜生育孩子,因此盡管詹姆斯自己也積極表達只願與史蒂芬結婚的意願,巴恩斯老公爵依然遲遲無法點頭答應。

即使早已到了應該娶妻生子的年齡,史蒂芬也不放棄,每年都殷勤有禮地向巴恩斯公爵提出與詹姆斯締結婚姻的請求。

終於在一年多前,巴恩斯老伯爵經過多方考量,總算點頭答應,讓歡天喜地的史蒂芬盛大風光地迎娶了詹姆斯。

然而,很不幸的,兩人幸福甜蜜的婚姻生活只持續了不到一年的時光,就在詹姆斯給史蒂芬生下了一個白白胖胖的兒子的六天後,還來不及抱抱孩子,詹姆斯就因產後感染撒手人寰。

原本身體就很差的史蒂芬大受打擊,就此臥病在床,日漸消瘦。

光陰似箭,時序飛快從春天來到秋天,史蒂芬的生命也即將走到盡頭。

躺在床上的史蒂芬望著床腳那方,掛在壁上詹姆斯的畫像,艱難地向他身邊僅存的三位親人開口。

「你們都看過我的遺囑了……?」

看著兩人點頭,史蒂芬沉默了一會。

「……我很抱歉,巴恩斯公爵……」史蒂芬將視線從詹姆斯的畫像移到弟弟懷中的男孩,「……如果沒有這孩子就好了……」

口氣平淡,眼神冰冷,就好像被史蒂夫抱在懷中的男孩不是他自己的親生兒子,而是可恨的仇人。

「史蒂芬!」

巴恩斯公爵皺了眉頭,還沒回話,史蒂夫就低喊了一聲,並抱緊了懷中的男孩,眼神就像在斥責史蒂芬不該這麼說。

「……我知道,我不該在這孩子面前那麼說……但是……」史蒂芬再度看向畫像,淡淡地說,「自從詹姆斯逝世之後,每當見到他,我都會在心裡那麼想。」

從第一次求婚時巴恩斯老伯爵就跟他說過詹姆斯跟自己結婚後可能會有的危險,但自己還是無視他的警告。

原本Beta男性就不是生育孩子的絕佳人選,而且當時生產死亡率也不低,詹姆斯不需要冒著生命危險勉強生育。

所以當初結婚之時,史蒂芬就跟詹姆斯說過,將來的繼承權就交給史蒂夫,他們之間不需要孩子。

但沒想到詹姆斯很快就懷孕了,並不顧反對堅持生下了孩子,,然後,永遠離開了他。

「……我心裡很清楚孩子是無辜的……剛出生就失去了母親更是可憐……但……但我怎麼也無法去愛這個孩子。」

別說去愛,對史蒂芬來說,巴奇只是從他身旁奪走詹姆斯生命的仇人。

但是,對死亡已近在眼前的史蒂芬來說,一切已經無所謂了。

「史蒂夫……」慢慢轉向自己的弟弟,史蒂芬輕輕地問,「……你可以代替我去愛他嗎?」

史蒂夫深深望了一眼自己懷中的巴奇,低聲說道:「沒有人可以取代任何一個人,我會用我的全部感情去愛他,不是為了代替你。」

「……聽你這樣說……我就放心了……」

此時此刻,史蒂芬對自身即將到來的死亡毫無畏懼,充塞在他胸間的,只有終於能再見到詹姆斯的喜悅。

「我要去找詹姆斯了……你說……他會不會……會不會……」

聲音越來越輕,沒能說完最後的疑問,史蒂芬緩緩閉上了眼睛。

「……史蒂芬?」

史蒂夫伸出手,輕輕探在他的鼻孔下方,在卻認沒有任何氣息之後沉痛地垂下了眼,低聲開口。

「願主……」頓了一下,史蒂夫看向面容平靜的史蒂芬,「願詹姆斯的靈魂與你同在。」

他知道,比起上帝,史蒂芬更希望能與詹姆斯永遠在一起。

收回了手,抱緊了懷中一臉懵懂的男孩,史蒂夫微笑地輕聲安撫,「別擔心,巴奇,今後有我會保護你。」

然後史蒂夫與巴恩斯老公爵對望一眼。

「羅傑斯大公爵,這孩子……」

依照史蒂芬的遺囑,由於他的獨生子年紀太小,將來性別還不清楚,所以在他死後,爵位及選帝侯的封號暫時先由史蒂夫繼承,等到將來長大性別分化後,只要巴奇不是Omega,那麼領地跟權力都得交還給巴奇。

而巴奇若是Omega,那麼所有巴恩斯公國的一切都將交由史蒂夫--巴奇未來的夫婿--正式繼承。

「請你不用擔心,巴恩斯公爵,這孩子就留在這裡,我會將他視如己出,以未來儲君……及配偶的身分,好好養育他。」

巴恩斯老公爵在心裡嘆了一口氣。

由於詹姆斯是他唯一的兒子,在他逝世之後,他留下的這個唯一的子嗣,也是巴恩斯公國唯一的繼承人,等到自己過世之後,這個國家的一切勢必得與羅傑斯公國合併。

其實早在當初同意他們結婚時,老公爵就知道將來會有這麼一天,但扛不住自己的寶貝兒子只想跟那個病秧子史蒂芬結婚,他再百般不願也只能同意。

由於詹姆斯是Beta男性,而史蒂芬雖是Alpha男性,但體弱多病,很有可能會比詹姆斯早死,那麼詹姆斯也許還有可能回到自己身邊,重新找別的,最好是Omega女性結婚,生下健康的子嗣,承繼巴恩斯公國的未來。

他沒想到的是詹姆斯居然寧可拼死也要給史蒂芬生下子嗣,而史蒂芬也像是跟隨著詹姆斯而逝世,兩人死得太快,外孫是那麼小,自己又老了,肉眼可見的,兩國的未來完全都看史蒂夫的決策。

但他也只能點頭--因為史蒂夫多年的征戰下來,羅傑斯公國早已是帝國眾多諸侯邦聯裡最強大的國家之一,以目前的歐洲各國情勢來看,兩國要是能夠合併或許可以說是最好的選擇。

那麼,遺囑上提到的巴奇的性別根本不重要,即使他將來是Alpha,恐怕史蒂夫不會讓其他人知道。

也就是說,這孩子從出生就注定將來只會成為史蒂夫的配偶,並為合併之後的兩國生下子嗣,無論他是不是Omega,他都只能是。

--這個可憐的孩子。

老公爵憐憫的目光望著史蒂夫懷中的巴奇。

「這孩子……未來就交給你了。」

「我會的,公爵殿下。」

於是,在兩人一同推開了門,將在外頭等待的醫生與神父宣進去,做了死亡確認與禱告之後,史蒂夫成為了新的羅傑斯大公爵、選帝侯。

五年後,巴恩斯老公爵逝世,死前遺囑將自己所有權力、領地跟封號過繼給巴奇,由史蒂夫暫代攝政致巴奇成年。

 

 

 

 

 

 

 

 
TBC

 

 

 

___

 

 
成年當然指的是17世紀的成年(雖然現代人都知道近親婚跟早婚不好,不過那個時代的歐洲王室間叔姪婚姻很正常,15歲結婚也不算早(比如神聖羅馬皇帝利奧波德一世跟他的外甥兼堂妹的第一任皇后,12歲出嫁、21歲逝世的瑪格麗特‧德雷莎就是個例子)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