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 小麥與丁香(4)

前面章節:(1)(2)(3)

新年第一篇文,當然要來填坑。

現代AU,牙醫史蒂夫跟麵包師傅巴奇的平淡日常。

真的很平淡、真的很日常,就是想要他們在某個沒有戰亂跟和平的時空,過著平淡而幸福的人生。

有興趣再看看吧~

 

 

___

 

 

 
全身發燙冒汗的難受跟麻醉退去後逐漸清晰的悶痛讓巴奇雖然閉著雙眼躺在床上,卻無法真正完全睡去,意識一直遊蕩在半夢半醒間。

浮浮沉沉間,他似乎聞到了丁香混合了氯化鋅的氣味,由遠而近,慢慢飄散進鼻腔內。

是史蒂夫回來了?

當巴奇那麼想著的下一瞬間,額頭上冰涼的感觸讓他睜開了眼,望進一雙充滿了關切跟歉意的藍眸。

還沒完全到中午休息時間,送走最後一名上午診的病患,史蒂夫就在向娜塔莎跟山姆宣布休息後,一身白色醫師袍都還來不及換下,就在娜塔莎別有深意的揶揄中,奔回了他位於診所上方,有巴奇在的住家。

雖然外表看似冷靜,其實一整個上午,占據著史蒂夫內心的全部都是巴奇--巴奇的狀況怎麼樣了?有沒有好好休息?麻醉藥跟消炎止痛藥的藥效差不多要過去了,巴奇一定難受吧?等等諸如此類。

他始終沒回覆巴奇的訊息只是因為希望他好休息,生怕要是自己回得不對,害他情緒產生波動會不利於康復,但只要稍微有空,史蒂夫就會看著手機內巴奇發來的最後一個訊息,在心裡默默地向巴奇道歉。

所以當他急急忙忙回到房裡,看到巴奇安靜地躺在自己的床上時,心中說不上來是安心多些還是擔心多些的史蒂夫放輕了腳步,來到床邊,彎下腰,伸手覆在巴奇的額頭上。

感受到巴奇雖不致於太高,但還是偏高的體溫,史蒂夫內心的愧疚跟擔心幾乎揪緊了他的心,讓他眉頭深鎖。

而當巴奇睜開了眼睛,看到他那雙泛紅的濕潤綠眸,從沒見過巴奇這副虛弱模樣的史蒂夫不禁心頭一緊,卻也不忘放輕音量,低聲問道:「巴奇,你還好嗎?是不是很不舒服?」

巴奇睜著有些迷濛的雙眼,望了史蒂夫好一會後,才輕輕左右搖頭。

嘴裡嗯了一聲,史蒂夫低頭仔細觀察巴奇的模樣。

除了體溫偏高外巴奇的臉頰有點紅腫,大量的汗水不只將他的髮絲貼在臉頰上,濕透了的的衣物也將巴奇泛紅的肌膚襯得若隱若現,看得史蒂夫情不自禁、心跳加速。

史蒂夫‧羅傑斯!巴奇現在正在發燒,還是因為你昨晚失控對他出手的緣故,此時此刻見到巴奇那麼痛苦,你居然還想入非非!你還是不是人!?

在心中怒聲斥罵自己,史蒂夫站起身,從浴室門旁的小衣櫃中取出幾條毛巾,回到巴奇身邊,試探性地問:「你流了好多汗,我想要幫你把身體擦拭乾淨,可以嗎?」

雖然已做好了被拒絕的心理準備,沒想巴奇並沒有拒絕,只是看了史蒂夫一眼,稍微點了點頭,閉起了雙眼。

巴奇那彷彿委身給自己的表現,讓史蒂夫吞了吞口水,下意識地回想起了昨晚的荒唐事,回過神來,用力握緊拳頭,逼自己將對巴奇的淫亂畫面全部拋空,才坐在巴奇身旁,小心翼翼地伸過手,輕輕將毛巾放到巴奇的額頭上。

身軀微微一顫,巴奇發出一聲悶悶的鼻音,史蒂夫立刻停下動作看向巴奇。巴奇只是閉著雙眼,眉心微蹙,但看來對史蒂夫的碰觸沒有產生反感。

確認這一點後,史蒂夫放下了心,開始進行可以說是史蒂夫這一生中所做過最艱難的事--保持平常心,不做任何非份之想,就只是專心一致地把巴奇身上的汗水擦拭乾淨。

巴奇的肌膚又濕又滑,觸手之處又是那麼溫熱軟綿,再加上不時顫抖的身軀以及低嘆而出的呻吟,一再挑逗著史蒂夫,使得他無法不去回想昨晚與巴奇在這張床上所行的淫亂之事。

昨夜以前,從來未曾知曉進入巴奇是什麼感覺,頂多就只是妄想的史蒂夫還不至於如此亢奮,但在歷經過昨晚的情事後,已然嚐過被巴奇濕熱內部緊密包裹滋味的史蒂夫,實在難以抑止自身如熱潮般翻湧的情慾。

尤其是看到巴奇那汗珠微微滲出,因發燒而過於敏感的乳尖,僅僅只是毛巾撫過就挺立顫抖的模樣,史蒂夫差一點就想張嘴含住,放情地吸吮啃咬。

但史蒂夫很清楚,無論是昨晚還是現在,巴奇本身都沒有任何想要誘惑自己的意思,更何況他現在還正在發燒,要是自己還不顧巴奇的狀況恣意妄為,就沒有任何說愛巴奇的資格。

因此史蒂夫為了消滅自己腦中的邪念,只好運用起全部的意志力,一邊替巴奇擦拭身體,一邊在心裡默念著所有醫師正式行醫前都必須宣誓的希波克拉底誓詞。

特別是『無論至於何處,逢男或女,貴人奴隸,余之唯一目的,為病家謀福,並檢點吾身,不為種種墮落害人之敗行,尤不為誘姦之事。』一整段的最後那一句--尤不為誘姦之事--更是不斷反覆在史蒂夫內心背誦。

盡管昨晚他所做的,基本上已違反了不為誘姦之事此一誓詞。

……不過迷姦跟誘姦應該不一樣?

就算不一樣,也都是違反了巴奇本身的意願了!史蒂夫‧羅傑斯!你是想姦巴奇還是想愛巴奇!

當然是愛巴奇!

那就別再多想,認真地擦他的身體!

我知道了!

就在史蒂夫的理智與情慾在腦海中進行了激烈的掙扎對抗中,史蒂夫總算把巴奇身上的汗水擦拭乾淨,也幫他換上了自己的睡衣。

感覺身體變得清爽多了的巴奇一腳踏入了夢裡,將毛巾放回浴室的洗手台裡後,史蒂夫看巴奇還閉著眼睛,想了一下,走到廚房看了看,決定煮個牛奶燕麥粥。

將冰箱的牛奶倒入鍋中,煮滾後倒入燕麥片,再加入少許蜂蜜調味,不到十分鐘,一鍋營養又美味的蜂蜜牛奶燕麥粥就完成了。

嚐了嚐味道後,史蒂夫滿意地點了點頭,關上爐火,回到了房間,巴奇還維持著跟他離開前一樣的姿勢睡著。

「巴奇,」來到巴奇身旁,史蒂夫輕聲細語問他,「現在已經是中午,要不要在吃消炎止痛藥前先吃點什麼?熱牛奶燕麥粥怎麼樣?」

稍微睜開了眼睛,巴奇看向溫柔微笑著,舉起馬克杯,並拿起幾顆藥放在掌心遞到自己面前的史蒂夫,搖了搖頭。

史蒂夫也沒什麼太大反應,只是把消炎止痛藥跟裝著水的馬克杯放回床頭櫃上。

「你不想吃東西的話,至少把藥吃了再好好休息,離下午的看診時間還有一小時左右,我在客廳稍微休息一下,有什麼事盡管叫我,我會立刻趕到。」

見史蒂夫轉過身去,巴奇終於開了口,悶悶地問:「……你自己不吃飯嗎?」

停下腳步,史蒂夫回頭望向巴奇微笑著,毫不猶豫地答道:「我本來想看你想吃什麼,我順便一起吃,既然你不想吃我也就不吃了。」

「……混蛋史蒂夫……」愣了一下,巴奇咬了咬下唇,既氣憤又莫可奈何地瞪著史蒂夫,心不甘情不願地說道,「我想吃……你剛才說的燕麥粥。」

歡天喜地的史蒂夫立刻奔到廚房去,從放在爐上的小鍋裡盛了兩碗熱騰騰的牛奶燕麥粥後,馬上回到房裡,期間不到三分鐘。

--哼,果然這臭史蒂夫早就煮好了燕麥粥,還裝模作樣地問我想吃什麼。在心裡碎碎念著,巴奇默默地從史蒂夫手中接下了一碗燕麥粥。

聞著溫暖的香氣,跟巴奇一同坐在床邊,看著身旁巴奇一邊呼著氣,一邊小口慢慢吃著燕麥粥的可愛模樣,史蒂夫又是心疼又是說不出來的喜歡,臉上情不自禁地浮現起笑容。

「……幹什麼盯著我傻笑,還不快吃你的燕麥粥,下午不是還得看診?」

看到巴奇沒好氣地噘著嘴唇的可愛模樣,史蒂夫趕緊吃下一大口燕麥粥,沒想到因為太燙,忍不住哇地一聲將剛才放入口中的燕麥粥全吐回碗裡。

「史蒂夫?!」巴奇見狀,趕緊將自己手中的燕麥粥放到一旁的床頭櫃上,擔心地上前扶著史蒂夫,「有沒有燙傷?」

史蒂夫搖了搖頭,但他的嘴唇跟舌頭明顯紅了一大片,害得巴奇心疼到不行。

「你看看你,」嘴裡嘟噥著,巴奇手裡趕緊將水送到了史蒂夫面前,「又不是小孩子了,吃個粥還會燙到嘴。」

接過了馬克杯後,史蒂夫將水含在口中降溫,反覆了幾次後,巴奇又焦急地跑去廚房從冰箱上層拿了些冰塊放到杯子裡。

很快,史蒂夫嘴裡的熱痛感逐漸退去,自我判斷因為只有一瞬間,應該只是一度燙傷,沒什麼大礙。

看著巴奇擔心地望著自己,史蒂夫連忙用有些大舌頭的聲音安撫他。

「沒事,巴奇,我只是稍微燙到舌頭,待會抹點藥,過幾天就會好。」

說完後,史蒂夫跟巴奇對望著,看著他們彼此一個臉頰腫、一個舌頭紅,卻同樣的緊蹙眉頭的模樣,不禁同時笑出了聲。

「看樣子我們暫時不能接吻了。」

巴奇脫口而出的話語讓史蒂夫心臟漏跳了一拍,兩人無言地互相凝視了好一會,史蒂夫才提起勇氣問:「你願意跟我接吻?」

凝視著史蒂夫許久,巴奇輕輕笑了起來,「……等我們嘴不再紅腫的時候。」

欣喜若狂的史蒂夫掩不住嘴角的笑意,無上的喜悅讓他忍不住抱住了巴奇,而巴奇也沒有任何拒絕的意思,反倒主動伸出雙手回抱著史蒂夫。

他們有好多話想對彼此說,卻激動得不知該說什麼,只有默默地擁抱著對方,任由時間不斷流逝。

直到牆上的掛鐘顯示快接近看診時間,史蒂夫才依依不捨地放開巴奇,兩人慢慢地把變涼的燕麥粥吃完後,再看著巴奇把藥吃下,史蒂夫才站起身。

「那我該回診所了,吃完藥繼續休息吧,我下午回來會再幫你打針。」

點了點頭,看著史蒂夫轉身,巴奇想了一下,開口說道:「晚餐讓我來做吧,別鎖門了,只能待在房裡好無聊。」

聽了巴奇的話,史蒂夫停下腳步,看向巴奇略微思考一會。

「只要你答應我,只在這個家裡活動,不會逞強,好好休息,我就不鎖門,缺了什麼需要買再跟我說,我再給你買回來。」

「……我可不是你養的寵物花栗鼠。」巴奇不爽地扁了扁嘴。

花栗鼠?

在心裡疑惑地想著,史蒂夫走回坐在床上的巴奇身邊,彎下腰輕輕撫摸著巴奇披散在肩上的髮絲。

「你當然不是,我只是太過擔心你,至少這三天內,我都不希望你離開這裡,」垂下了眉毛,史蒂夫的語氣相當柔軟,說的話卻不容反駁,「你也知道,牙齒相關的疾病其實非常危險,不容忽視。」

巴奇當然知道,因為他聽史蒂夫提起過,史蒂夫的母親就是因為蛀牙治療不當,導致後續感染成嚴重的敗血症,由於牙齒離大腦很近,他的母親晚上睡覺時稍微抱怨拔牙的部位有些刺痛,而深夜史蒂夫察覺不對時,母親已經過世了。

雖然史蒂夫沒有很清楚地說過,但這件憾事想必在史蒂夫心中留下了巨大的陰影,才會讓他將志願從原本的外科醫學系轉至牙科醫學系。

他知道史蒂夫很怕自己也會像他母親那樣,一睡就沒再起來,所以巴奇能安慰史蒂夫的就是盡量讓自己活得健康。

「我知道,我會好好休息,不會逞強。」

在巴奇那麼說,並微笑著拍了拍自己的手臂後,史蒂夫才稍微放下心。

「那我走了,你一定要好好休息。」

「我知道啦,你專心看你的病人吧。」

盯著史蒂夫再次離開後關上的房門,巴奇發了一會呆,才躺回床上,閉上眼睛乖乖休息。

 

 

 

 

 

 

 

 

 
TBC

 

 
___

 

 

 

裏設定,這個AU裡吧唧的睡睡醒醒,其實是對應本篇吧唧的冬眠,所以下一話是真的會完結了,因為吧唧醒了,不會再冬眠了。

 

 
順便附上一張嘴裡塞滿果實的花栗鼠吧唧XD

 

0101_8

2 thoughts on “【盾冬】 小麥與丁香(4)

  1. 愛蜜麗 九月 20, 2019 / 11:05 下午

    我好想看結局

    0
    • 司馬真 司馬真 十月 1, 2019 / 12:17 下午

      謝謝想看結局,會盡快把結局產出來的!

      0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