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 小麥與丁香(3)

前面章節:(1)(2)

感謝催文~居然有人記得這篇文,非常驚喜,忍不住就來更了XD

這是一篇盾冬皆為普通人的現代AU,關於牙醫師史蒂夫跟麵包店老闆巴奇之間互相暗戀的平淡日常。

 

 

___

 

 

 

上午十時,史蒂夫的牙醫診所就已經有不少預約患者坐在候診室內的柔軟沙發上翻閱著書報雜誌,聆聽著飄揚在室內的抒情鋼琴曲,悠閒地等候。

除了裝潢跟播放的背景音樂所營造出的環境氛圍外,平時史蒂夫都會用溫和的微笑,親切地替病患看牙,因此史蒂夫的牙醫診所氛圍總是相當輕鬆自在。

然而今天的史蒂夫卻顯得有些心不在焉。

眼下剛幫一名患者做完根管治療,嘴裡叮囑著預後事宜,史蒂夫臉上卻是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眼神還時不時地放空。

或許一般患者不會發現史蒂夫的異常,但從這間診所剛開業就在這裡工作的櫃台小姐娜塔莎,從今早一打照面就察覺到了史蒂夫有些不對勁。

其實早在經過巴奇麵包店,看到上頭貼著手寫著『感謝各位長久以來的惠顧,由於店長臨時有事,預計休息一個禮拜左右,如有不便,還請海涵』的通知時,娜塔莎就立刻察覺到史蒂夫跟巴奇之間肯定發生了什麼。

巴奇的麵包店,雖不能說是大排長龍的爆紅人氣商店,在這附近街坊之間也是有不少忠實顧客,況且娜塔莎的記憶中,巴奇從來不曾臨時休店過。

最重要的一點,在於那張通知本身--那張通知上的手寫的字跡,是娜塔莎幾乎每天都會看到,最熟悉不過的筆跡。

「羅曼諾夫女士,這是瓊斯先生的藥單,麻煩妳處理。」

抬頭看向一身白袍的史蒂夫一邊那麼說著一邊將手寫的藥單遞到自己面前,上頭那跟巴奇麵包店門口貼著的通知一模一樣的字跡,及史蒂夫被衣領遮住的手腕上方隱約的抓痕,娜塔莎心中原本三分的懷疑,幾乎成了確信。

巴奇的臨時休業肯定跟史蒂夫脫不了關係。

忽然在腦內閃過了巴奇的笑容,讓娜塔莎終於還是忍不住出聲詢問。

「……羅傑斯醫生,請問是否能夠說明,為什麼巴恩斯麵包店門口貼的臨時休息通知,會是你的字跡?」

才剛轉過身,來自身後娜塔莎用她那獨特的低啞嗓音問出的疑問,就讓正準備去看下一位患者的史蒂夫心臟猛地跳了一下。

還好,他本來就想過也許會有人產生懷疑,而且他也想過,跟他們兩人都相當熟識的娜塔莎最有可能看出那張通知出自史蒂夫之手,因此他早就想好了一番說詞。

「因為那本來就是我寫的,」回頭保持冷靜地笑了笑,史蒂夫表面上相當鎮定地對娜塔莎解釋,「昨晚我終於用幫我練習新療法的理由說服巴奇在我休診後,到這裡來讓我幫他治療,不過他的蛀牙拖太久了,已經有輕微的蜂窩性組織炎,所以我讓他在我家裡休息一個禮拜,我可以隨時上去看看他的狀況。」

「哼……?」一邊聽著史蒂夫的解釋,娜塔莎盯著手上的藥單好一會,才抬頭看了一眼史蒂夫,嘴角勾起,似笑非笑地低語,「我還以為你真的讓他用肉體繳交醫療費了。」

「……怎麼可能?」

為了不讓自己臉上出現奇怪的表情,史蒂夫差一點沒咬破自己口腔內的肉,在心中喝令自己保持冷靜,暗自希望自己臉上的乾笑不會顯得太怪異。

其實他也不算說謊,雖然他們兩人之間的確意外地跨出了朋友的界線,而且說得難聽點,昨晚發生的事,算是史蒂夫對巴奇做出了近乎迷姦的行為。

盡管剛開始是巴奇在麻醉藥的影響下意識不清,對史蒂夫做出了近乎誘惑的行為,但追根究底巴奇會將嘴湊到自己嘴邊是因為麻醉藥讓他神智不清,要怪只能怪史蒂夫自制力不足,無法抵抗誘惑,才會忍不住對巴奇出手。

然而史蒂夫可以發誓,他從來沒想過要讓巴奇用肉體來跟自己交換什麼--原本他想要的從來就不只是巴奇的肉體,他想要的一直都是巴奇的一切。

所以今天一大早醒來後,看到自己懷中被蹂躪了一晚上的巴奇,史蒂夫心裡相當複雜--既感到驚愕又歉疚之餘,難以忽略的竊喜也加深了史蒂夫內心的罪惡感。

於是,他想,在把自己內心的感情對巴奇說清楚講明白前,他絕不能讓巴奇就那麼離開。

更何況,他也是真的非常擔心巴奇的身體狀況。

牙齒十分接近人腦,巴奇本來就發炎得很厲害,昨晚的激烈行為更是害得巴奇受了不小的傷,因此史蒂夫決定直到巴奇完全恢復健康之前,無論如何,他都不會讓巴奇離開自己家裡。

如果巴奇真的很不願意,他大可用手機跟他人求助,甚至報警,但另一方面,史蒂夫也確信,巴奇絕不會那麼做。

望著娜塔莎那雙彷彿審視著自己話中真實的眼神,史蒂夫一派從容地笑了笑。

「妳若是不相信,可以打手機問巴奇本人,不過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能讓他好好休息,」說著,看了一眼牆上掛著的時鐘,史蒂夫微一沉吟,「這樣吧,待會中午休診時我會回家一趟看看他的狀況,妳如果擔心也可以一起跟過來。」

「……不了,就讓他好好休息吧,幫我跟他說一聲祝他早日康復。」

「謝謝妳,我會的,」與預想中一致的答案讓史蒂夫面露微笑,點了點頭,「那麼波茲女士還在診療椅上等我,瓊斯先生的藥單就麻煩妳了。」

看著史蒂夫轉過身的背影,娜塔莎站起身,一邊走向在藥物間內整理新進藥品的山姆交代藥單,一邊在心裡思考。

娜塔莎沒有完全相信史蒂夫的說詞,因為他的理由說得太過順口,反而聽起來像是在背誦一套早就準備好的台詞。

因此,娜塔莎回到櫃台後,確認史蒂夫正戴著口罩彎腰低頭在替波茲女士檢查牙齒,而櫃台前並沒有患者的空檔,拿起放在桌面一旁的手機,打開通訊軟體。

望著手機螢幕上顯示三天前他跟巴奇互傳關於最近上映的電影的資訊,眼前又再次浮現起巴奇的笑容,娜塔莎想了又想,還是向巴奇發出了訊息。

【我聽羅傑斯說了,你現在狀況還好嗎?】

沒想到,娜塔莎才發出訊息不到一分鐘,就顯示已讀,接著沒多久就傳來了巴奇的回應。

【我很好,只是有點發燒,睡幾天就好了。】

愣了一下,娜塔莎馬上轉頭看向看診室內,史蒂夫還是維持著跟剛才一樣的姿勢,所以這個回應的人應該是真正的巴奇。

就在娜塔莎思考著該怎麼回前,巴奇又傳來一張照片,是他躺在床上擠眉弄眼的自拍照,臉色有些蒼白外,可以看得出來他臉頰有點紅腫。

【我看起來像隻果實塞滿頰囊的花栗鼠。】

巴奇自嘲的玩笑話配合照片上愁眉苦臉的誇張表情,讓娜塔莎忍不住莞爾一笑。

【還有心情開玩笑,看樣子不用我擔心了,你好好休息吧。】

回了訊息後默默地收起手機,轉頭再看了一眼診間內忙著的史蒂夫,娜塔莎若有所思。

因為照片中的巴奇看起來像是沒睡好,所以他大概沒看清楚就將自拍照傳了過來,照片中的他雖然因為披散在枕上的髮絲遮蓋,看不太清楚,但仔細看的話,可以發現到在縫隙間,一小處露出的耳下的側頸處,有一道小小的吻痕。

娜塔莎根本不用問,就知道那個吻痕是誰施加在巴奇身上的。

雖然娜塔莎早看出史蒂夫跟巴奇兩人之間的曖昧,但那畢竟是他人的感情世界,盡管有時看到他們明明彼此相愛卻踏不出那一步而忍不住出聲調侃,不過基於個人隱私,娜塔莎通常不會主動涉入太深。

今天會忍不住介入那麼深,主要還是因為擔心巴奇,倒不是說娜塔莎對史蒂夫的人格抱持著疑問,只是因為,史蒂夫看著巴奇的眼神總是太過濃烈、太過炙熱。

如果巴奇跟史蒂夫是你情我願、兩情相悅的話,娜塔莎知道,自己將會毫不猶豫地送上誠摯祝福。

「……哇喔,看來天要下紅雨了,居然看到妳笑得那麼開心。」

聽到從藥物間來到櫃檯的山姆有些驚訝的玩笑話,娜塔莎抬起頭看了他一眼,別有深意地回了一句:「現在下紅雨還太早,先把傘準備好吧。」

「???」

完全聽不懂娜塔莎話中涵義的山姆忍不住歪起了腦袋,滿頭問號。

 

 

 

*** *** ***

 

 

 

仰躺在史蒂夫床上的巴奇用大拇指滑著手機裡娜塔莎傳給自己的訊息,知道娜塔莎關心自己,巴奇臉上浮現出欣慰的笑容。

然後巴奇收起了笑容,跳出娜塔莎的對話紀錄,盯著通訊錄猶豫了一會,點開了史蒂夫的名字,看到最後一通訊息是自己發出的,旁邊小小的字顯示已讀,史蒂夫卻沒有任何回應。

巴奇皺起了眉,用大拇指在史蒂夫的頭像上用力按下去,小聲低罵了一句:「笨蛋臭豆芽。」

然後將手機關上,放到一旁的床頭櫃上,一手放到自己的小腹上,另一手輕輕撫著腫脹發麻的臉頰,巴奇閉上雙眼,嘆了不知今日第幾口氣。

不知是否止痛藥的效果開始退去,巴奇隱約感到自己的嘴裡有些刺刺麻麻,下半身--特別是難以啟齒的部位--悶悶的酸脹,提醒著他昨晚跟史蒂夫之間發生了什麼不可告人之事。

「傻小子、臭豆芽、混帳史蒂夫、笨蛋羅傑斯……史蒂夫……」

將手移至雙眼上,巴奇想著史蒂夫的臉,嘴裡絮絮叨叨地罵著,但最後輕嘆的低軟氣音中,卻充滿了酸澀甜蜜。

雖然剛才史蒂夫不顧自己的個人意願擅自把自己鎖在房裡就出門去了,發給他的訊息也已讀不回,讓巴奇非常生氣,氣到還擅自打開了史蒂夫房間裡的桌上電腦,偷偷設置了密碼。

但是當一個人躺在床上,待在這被史蒂夫的氣息包圍著的房裡,運轉著因發燒而昏沉沉的腦袋,一點一點回想著他跟史蒂夫相遇相知相惜的人生歷程,巴奇慢慢地冷靜下來,也逐漸懂了史蒂夫為何會選擇這麼做的原因。

因為,史蒂夫對自己懷抱著超越友誼的感情。

巴奇所熟悉的史蒂夫,是個相當耿直而執著的人,一但決定了什麼,就會不顧一切朝著目標往前衝,再也沒有任何人事物能夠動搖他。

即使史蒂夫從小就失去父親,天生體弱多病,相依為命的母親在他準備考大學時因病急逝,他自己當時也感染肺炎,半條命在那掛著,然而史蒂夫從未曾有一刻屈服在多舛的命運下。

他不只憑著意志力戰勝了病魔,靠著自己的努力學習,考上了紐約大學的牙科學院,還獲得了獎學金資助。

成績優異的史蒂夫畢業後選擇在自己的家鄉開設診所,設備跟醫術自然都是一流的,收費還比起一般牙醫低廉許多,也不像有些牙醫只肯收現金,不願接受申請醫療補助的病患,每個月還會給附近的清寒家庭義診。

因此巴奇雖比史蒂夫大上一歲,卻打從心底敬佩史蒂夫。

從小就在史蒂夫身旁看著他一路走來的坎坷,巴奇比誰都希望史蒂夫好不容易靠自己努力得來的光明未來能夠一帆風順,人生幸福美滿,再也不會遇到任何磨難。

所以巴奇才會明明隱約察覺到史蒂夫對自己的感情,而且自己也不知不覺間對史蒂夫抱持著比普通同性好友更加複雜親密的情愫,卻一直遊走在界線的邊緣,總是有意無意地試探,卻始終不敢真正跨過。

盡管當今社會對同性戀相當寬容,在他們的國家,還可以締結合法婚姻,但是即使再怎麼自由、再怎麼相愛,橫跨在他們愛情之間的枷鎖還是沉重且複雜的。

巴奇很難不去考慮要是他們結合在一起,會不會給史蒂夫的未來帶來什麼不必要的負擔。

然而昨晚發生的事讓他們再也無法逃避,勢必得正視彼此的感情。

巴奇很清楚史蒂夫的決定會是什麼,他們昨晚上了床,今早若不是巴奇阻止史蒂夫只差一點就要告白。

讓巴奇覺得很糟糕的是,自己這顆因歡喜而激盪的心。

將右手覆在自己噗通噗通胡亂跳動的左胸上,巴奇微張開嘴,伸出因高熱的體溫而鮮紅的舌尖,緩緩舔過乾澀的唇瓣。

他有很多話想要對史蒂夫說,可他現在頭好昏,整個人熱烘烘的,嘴裡跟下半身也越來越難受,慢慢地,巴奇的意識沉入了黑暗中。

 

 

 

 

 

 

 

 

 

TBC

 

 

 

___

 

 

 

如沒意外明天就下一話就結局。
順便放兩張牙醫史蒂夫跟麵包師傅吧唧的設定塗鴉:

 

1222_r

 

1222_b

巴奇上拿的是可頌,不是什麼焦掉的海大蝦喔(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