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man]【HE】I do, I do

愚人節短篇

雖然晚了一天XD

篇名取自ABBA的《I do, I do, I do, I do, I do》
太長了刪掉後面三個XD

So come on, now let’s try it
I love you, can’t deny it
‘Cause it’s true
I do, I do, I do, I do, I do

HE當然要HE!

___

 

清晨的陽光透過廚房採光良好的窗戶,照射在哈特家的餐桌上。

用完早餐後,伊格西收拾好兩人分的餐盤回到桌邊,香醇的英式早餐茶已經在他的位置等著他。臉上自然而然就浮現起笑意,伊格西在點頭對哈利表示謝意之後坐了下來,細細品嘗著自從兩人同居以來幾乎每天早上都喝得到的熟悉滋味。

哈利所泡的茶讓伊格西幾乎都快要養成早上不來上一杯哈利手泡的紅茶一天就提不起精神的壞習慣。

之前有一次被派到美國去的時候伊格西喝著美國的酸澀咖啡,忍不住透過眼鏡向男友兼同居人,同時也就是他的頂頭上司亞瑟的哈利訴苦。(雖然他的同事蘭斯洛特--蘿西--吐槽說那根本就是在撒嬌,不過伊格西表示身為大男人怎麼可能會跟另一個男人撒嬌?別開玩笑了!)

然後第二天早晨哈利就出現在伊格西下榻的飯店裡。

金士曼的特務頭子只為了他下屬的一句話就千里迢迢的搭飛機飛到美國只為了替他沖一杯正宗的英國早餐茶。說出去都不會有人相信。除了早已司空見慣的金士曼騎士們以外。

一想起蘿西那一整天白眼翻到伊格西都差點要以為她的眼球翻不回來了的模樣,伊格西就忍不住想笑。

「伊格西。」但哈利突如其來的呼喚打斷了伊格西的回憶。

與抬起頭的伊格西相望,哈利問道:「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

伊格西愣了一下,眨了眨眼睛,看著哈利手上的英國太陽報上面的日期。

今天?不就是四月一日嗎?說到四月一日,不就是愚人節?不過他不確定哈利想要的答案是不是這個,而且哈利問這個是想做什麼?所以伊格西回答的有些遲疑,「……愚人節?」

「很好。」看著哈利點了點頭像是很滿意伊格西的回答,伊格西還來不及感到開心,哈利忽然站起身信步走到了伊格西面前,用手勢示意伊格西繼續坐著就好。

「接下來我要跟你說的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說著,哈利從褲子口袋裡掏出一個小盒子。

「伊格西……蓋瑞安文。」在伊格西無比驚訝的眼神中哈利單膝在坐著的伊格西面前跪了下來,打開了紅色的絨布小盒,對伊格西溫柔地微笑著,「你願意與我--哈利哈特結婚,共度一生嗎?」

「……哈利……?」伊格西不敢相信地張大了碧綠色的眼眸望著哈利。

天啊!……哈利現在是在跟他求婚?

伊格西差點就要伸出手捏自己的臉頰確定自己不是在作夢。但驚喜只是一瞬間,很快地伊格西就冷靜了下來。下意識地扁了扁嘴。

不愧是哈利,他差一點就要上當了!要不是哈利剛才事先提醒他今天是愚人節,他一定會上當!低頭望著眼前哈利那幾乎看不出任何破綻的深情眼神,伊格西不禁在內心裡暗自慶幸。

雖然不知道如果是要開愚人節玩笑,為何哈利還要先特意提醒他。不過伊格西心想,如果哈利想玩,那他就陪他玩。

於是伊格西馬上故意展露出深受感動的表情,一手放在嘴上,還想辦法做出像是真的像是喜極而泣的顫抖著,「喔,天哪哈利!我願意……!」

哈利微微一笑,接過伊格西的手,將戒指套在了伊格西左手無名指上。不知道該覺得意外還是理所當然的,那枚戒指的尺寸完全合乎伊格西的手指大小,簡直就像是特別訂製的一樣。

戒指都套上了接下來看哈利還要出什麼招……但伊格西還沒在內心裡做好準備,就被哈利的舉動給嚇了一跳。

「哈、哈利?」

哈利站起身拉起了伊格西,往門外走去。

不知道哈利究竟想做什麼,伊格西只是一邊慌張喊著哈利的名字,一邊看著他的背影,任由他拉著自己走出家門,然後坐上車子裡。

直到車子發動後,看著哈利開車的側面,伊格西才有些疑惑地開口問道:「……我們要去哪裡?」

「區政府。」哈利回答,專心望著前方駕駛。

「啊?」

區政府?為什麼要去那裡?

哈利很快的就回答了伊格西沒問出來的疑問,「你剛才答應我的求婚,接下來該做的就是去區政府申請結婚註冊。」

「……等、等一下……」

驚慌失措的伊格西才剛想要開口叫哈利停下,但看著哈利帶笑的眼神,突然腦子裡靈光一閃。

哈哈,這也是哈利愚人節玩笑的一環吧?他才不會上當!去就去誰怕誰!

「……嗯。」他點了點頭,故意裝成一副嬌羞的樣子。

伊格西一直在想著當哈利說出一切都只是愚人節玩笑的時候,他就要大笑著對哈利說:「你以為我上當了嗎?你才被我騙了!哈哈哈!」

然而從申請結婚註冊時、決定婚禮日期跟舉行婚禮的地點以及禮服時(禮服當然是在金士曼裁縫店訂製!哈利一身純白色的西裝簡直是破壞伊格西心臟的最佳武器。)哈利都看起來相當的認真。

一直到甚至連伊格西的母親、妹妹(雖然還連話都不太會說)跟他的兩位親友都受邀參加婚禮時,伊格西才開始覺得事情有些超乎他的預期。但他找不到時機說出內心的疑問。

伊格西的迷惘與疑惑到了婚禮當天達到極限。

即使在被哈利拉著走在紅毯上時、沐浴在坐在教堂裡的賓客祝福的眼光下伊格西依然不敢相信,他們真的要結婚了?但那不是愚人節的玩笑嗎?

「伊格西,這是我給你的結婚信物,我要與你結婚、愛你、保護你。無論貧窮富足、無論環境好壞、無論生病健康,我都是你忠實的丈夫。」

迷茫中,伊格西聽到哈利在主持婚禮的神父的帶領下,取起戒指對自己套上後說出了誓詞。

對了,該不會要等到他說出我願意之後,哈利才突然對他說一切都是開玩笑的吧?

戰戰兢兢地想著,在神父的詢問以及哈利目光的注視下伊格西緊張的伸出舌頭舔了舔乾澀的嘴唇。但無論如何,他是真的愛哈利,絕非玩笑。那麼,他現在內心裡只有一個答案。

「哈利,這是我給你的結婚信物,我要與你結婚、愛你、保護你。無論貧窮富足、無論環境好壞、無論生病健康,我都是你忠實的丈夫。」

在複雜的心情中伊格西也將戒指套到了哈利的無名指上,並說出了誓詞。

而哈利並沒有說什麼這是開玩笑的,他只是像是很幸福地微笑著溫柔地望著伊格西。

「現在我根據神聖的聖經賦予我的權力,我宣布你們正式結為伴侶。」

接著在神父的宣告聲以及眾人的祝福聲中,他們互相接吻。

 

 

*** *** ***

 

 

一年後。

伊格西坐在餐桌前,喝著自己從哈利那裡學來的泡茶技巧所沖泡的英式早餐茶。哈利也坐在對面,一如往常的看著英國太陽報。

沒想到他們莫名其妙地就這麼過了一年。雖然知道哈利很愛自己(不管是他認還是自認)但伊格西還是有些茫然的不安。尤其時間越接近愚人節他就越害怕。害怕哈利總有一天會突然說出這一切都是開玩笑的。

「伊格西。」就在伊格西惶惶不安的思考時,哈利放下了報紙,望向伊格西,「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

……終於來了嗎?哈利的問句讓伊格西心臟突地跳了一下,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口紅茶,壓抑著緊張不安的情緒,小聲回答:「……愚人節?」

「是的,伊格西。」哈利輕輕點了點頭,臉上浮現起溫柔的笑容,站起身,在伊格西不安跟疑惑的眼神中,走到了他面前,從胸前口袋裡取出兩張機票,「同時今天也是你答應我求婚的一周年紀念日。」

哈利的話完全出乎伊格西的意料之外,目瞪口呆地將視線從機票跟哈利的臉上來回游走。

「而且再過幾天我們的結婚紀念日也快到了,去年太匆忙來不及去蜜月旅行,我已經安排要去……」話說一半,哈利皺起了眉頭,驚訝地看著伊格西眼中的淚水往下滑落。難得有些慌亂的伸出手撫上伊格西的臉頰,用大拇指抹去淚痕,低聲問道:「伊格西?」

瞪著一雙泛紅的淚眼,伊格西吸了吸鼻子,用濃濃的鼻音說著:「……我以為你會說這個玩笑到今天結束了。」

哈利意外地看著伊格西,「……你為什麼會這麼想?」

「還不是因為你挑四月一日跟我求婚,不那麼想才奇怪吧。」伊格西噘起了嘴唇,一臉委屈的模樣,「而且那天你還先提醒我是愚人節……我當然以為你是在開玩笑。」

「抱歉,伊格西……」哈利抽出手帕幫伊格西把眼淚擦乾,然後嘆了口氣,「我以為你知道我事先提醒你我們都知道那天是愚人節,所以我的求婚並不是開玩笑。」

「啊?」伊格西呆愣的望著哈利。

「一開始我不是說過了,『接下來我要跟你說的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呃……是,沒錯……」

「重要的事,怎麼可以開玩笑?」

「……但……那你為什麼要故意選在四月一日!」

「……我承認,伊格西。」伊格西驚訝的看著哈利臉上極為難得的露出無奈又有些不好意思的表情,「那是因為我愛你……所以害怕你拒絕我。」

「……咦?」伊格西愣住了,他忍不住不顧禮貌的伸出顫抖的食指指著哈利,「難道說……要是我拒絕的話……你才打算說你的求婚是愚人節的玩笑話?」

哈利並沒有一如往常的那樣指責伊格西的沒禮貌,只是繃緊了臉慢慢點了點頭。

老天爺。

伊格西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現在內心的感覺。哭笑不得卻又驚喜萬分。

沒想到哈利居然會因為害怕求婚被拒絕而想出這種進可攻退可守的招式。

伊格西情不自禁的笑了,「你知道,我不可能拒絕你任何要求。從你給了我未來之後,你就是我唯一的目標。」

他的笑容如此燦爛,讓哈利忍不住瞇起了眼。

「……不,伊格西,你的未來是你自己創造的,我只是給了你一條路。」

伊格西望著哈利,搖了搖頭,「沒有你所指引的那條路,我永遠都只是個廢物。」

「你不是廢物,伊格西。」哈利雙手捧住伊格西的臉,嚴肅的加重了語氣,「從來就不是。」

「……謝謝你,哈利。」眼中閃爍著淚光,伊格西開懷地笑了起來。

接著伊格西撈起了胸口掛著的項鍊--哈利送給他的訂婚戒指--握在手中輕聲笑道:「而且更重要的是……我也愛你,哈利。不然就算是開玩笑我也不可能答應你的求婚。」

哈利凝視著伊格西,情不自禁的低頭吻住了他的唇。

在幾乎要讓人窒息的長吻之後,哈利才終於離開了伊格西。

雙頰通紅的伊格西喘了一口氣後,舔了舔濕漉漉的嘴唇,笑了起來,「所以……蜜月旅行去哪裡?」

 

 

*** *** ***

 

 

「……所以亞瑟跟加拉哈德要出差一個月?」

蘿西臉上不甚驚訝(或者甚至可以說早就料到般地無奈表情)地望著梅林跟坐在他腳邊喘著氣的JB。

梅林點了點頭,「他們以交流考察的名義到美國去,主要是與神盾局的人會面。」

「那用得著一個月嗎?」蘿西不是很有紳士風範的翻了翻白眼,「蜜月旅行就說蜜月旅行嘛,反正大家都知道。」

梅林聳了聳肩,忽然彎下腰將JB抱了起來,放到蘿西面前,「然後這是JB。」

「……什麼意思?」

反射性的將JB抱在懷中,蘿西看看JB又看看梅林,嘴角抽蓄,心裡湧上不好的預感。

梅林維妙維肖的模仿著依格西的動作跟口吻,對蘿西說道:「傳達伊格西的話,就是『抱歉,蘿西!事出突然我想把JB托給妳照顧,哈利跟我都相信只有妳是我們可以放心的把JB交給妳的人!我媽媽還有我妹妹必須要照顧,而且梅林太忙了。謝謝妳,我會帶禮物回來的!』」

「伊格西那傢伙……」不好的預感被中,蘿西忍不住垂下肩膀一陣脫力。但是雖然很不甘心她不得不承認當她聽到「哈利跟我相信只有妳是我們可以放心的把JB交給妳的人」時,內心裡所感到的被信賴的自豪與感動。

「好吧,我可不能辜負伊格西跟哈利的信賴。」重新抱好JB後,蘿西得意的笑著,「等他們回來,我一定會讓他們見識到我的訓犬本領。」

「我相信你一定做得到,蘭斯洛特。」

望著自信滿滿的蘿西以及她懷中的JB,梅林露出了微笑。

 

 

 

 

 

___

 

後面的神盾局是我的私心(毆)
不知道蛋蛋看到局長會有什麼反應XDDD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