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隊2/RPS]【盾冬】Sweet Kid (6)【evanstan】

前傳

還有cssu姑娘的You Love Me & I Love You系列

主CP:盾冬、evanstan 副CP:尼綠、寡鷹

我更了……但是大概跟太太想像中的不一樣吧(掩面)
跟上一回一樣有稍提到冬兵的過去
還有一樣有ABO的二次設定

所有一切都是YY!AU!OOC!含有ABO生子雷,不喜勿入

___

 

 

Chris在帶著Natasha他們四人走進客廳後,手掌朝向沙發的位置,對著殺氣騰騰的Natasha跟Tony露出毫不畏縮地展露出禮貌性的微笑,「請坐,你們要不要喝些什麼?」

「不,讓我們直接就在這裡把話說清楚。」但Natasha站著一口回絕後,沉下一張臉,原本就低啞的嗓音更加的暗啞,瞪著Chris冷冷地說道:「Chris Evans,你違反了你的承諾。你不只沒有連絡我、沒有將Sevastyan送回史塔克大樓,你還帶他回你家,趁著他被誘發熱潮期的時候標記了他。」

不是猜測也不是疑問,這是確信的定罪。

除了可以從他們過了一夜,以及Chris剛剛說的「他在我房裡睡得很好」這句話裡聽出端倪以外,最重要的是Chris的身上殘留著Sebastian的香氣。而且不是Sebastian平常狀態下接近Beta的淡雅Alpha氣味,而是在他剛回到Steve跟Bucky身邊,生理狀況還不穩定時常常散發出的甜膩Omega香味。還是與Chris本身的Alpha信息素融合後所產生的氣味。

這其中所代表的意義是什麼,不問則明。

「我很抱歉我並沒有遵守承諾,但是,是的。」雖然面對著散發出近乎殺氣的強大怒氣的Natasha跟Tony,Chris也沒有退卻或恐懼,只是冷靜地望著他們,保持著笑容,「我跟Sebastian已經是結合伴侶了。」

此話一出,兩位本就怒氣沖沖的Alpha更是瞬間爆出猛烈的信息素,包含著憤怒與殺氣。強烈到要是這裡有一般的Omega,大概早就嚇暈了的程度。

不過現場兩位Omega並不是一般的Omega,再加上Natasha跟Tony身上爆發出的信息素完全只是針對Chris,所以Clint跟Bruce並沒有受到什麼太大的影響。

「冷靜點,Tony。」Bruce眼明手快的拉住了幾乎就要招喚鋼鐵裝甲到自己身上的Tony的手,出聲阻止,「你不能變身為Iron Man。」

「Bruce!別阻止我,我要把他轟成碎片!」

雖然Tony很激動,但Bruce搖了搖頭,盡可能客觀理性的對Tony說道:「不能完全只怪Mr.Evans,Tony……你應該很清楚一個熱潮期中的Omega,對Alpha來說有多大的吸引力。」

「你這是在幫他說話?」Tony一臉震驚。

「我只是說出事實。……你當初標記我的時候不也是差不多的狀況?」

面對Bruce的淡然回應,在內心裡想起當時的情況,Tony無法做出反駁只能悻悻然的嘟噥著:「但我不是因為標記了你才愛上你……我本來就對你很有好感……」

「而Sebastian他們也早就對彼此頗有好感。」Bruce說著,看到Tony像是恍然大悟的表情,臉上表情不自覺的柔和起來,「所以我說的沒錯,的確跟我們是差不多的狀況,對吧?」

……嗯嗯?我好像看到有什麼粉紅氣場正在形成中?看著Bruce用幾句話就安撫了Tony而且兩人之間還醞釀出奇妙的氛圍,Clint忍不住在心裡想著。然後他看向了自己的Alpha。他可不像Bruce那樣會替Chris說話。事實上,他是完全站在Natasha那一方的。Clint也是將Sebastian當作自己的弟弟那樣在照護。

Chris承受著Alpha帶著敵意的攻擊性信息素,有些吃力的冒著冷汗,但依然誠懇的開口說道:「請相信我,我並不只是因為一時的情潮才標記了Sebastian……我愛他,從第一次見面的時候。」

也許發情期中Omega的信息素影響巨大,但Chris自己清楚知道他並不只是因為被生物本能所牽引。早在他於電視上第一次看到Sebastian時,他就對他有很深的好感與興趣。

其實Chris從小就因為長相酷似美國隊長而被有意無意的比較。其中最常被說的不外乎是他也應該找個跟Bucky Barnes一樣的Omega之類的調侃。所以他曾經下定決心,絕不會找跟Barnes中士有任何一絲相像的人當伴侶。過去交往過的對象也因此故意選擇完全與Bucky Barnes相反的Omega或是Beta。

然而,或許可以說是命運吧。後來Sebastian以美國隊長跟Barnes中士失落多年的獨生子的身分曝光在媒體上時,Chris的心臟第一次感受到什麼叫做被愛的弓箭射中般的感受。他的決心動搖了,他開始默默的收集關於Sebastian的一切消息,包括他過去所遭受過的經歷。

而當他在看到本人時,頓時拋開了所有一切的顧慮。什麼與美國隊長的比較、絕對不會找個跟Barnes中士有任何一絲相像的人當伴侶這個決心,在Sebastian的笑容面前更是只能碎成一片一片。重新組合起來的決心是:他將來的伴侶一定只會是Sebastian Barnes Rogers。

不管Sebastian是Alpha、Omega還是Beta都好。他也不在乎他過去的經歷、他如今的身分。他就只是想要他能夠永遠笑著待在自己身邊,如此而已。當然如果能成為自己的伴侶就就是最棒的事了。

當後來能與Sebastian一起拍戲的時候Chris不知道內心裡有多開心,即使他很清楚復聯的其他人,特別是來找過自己的Natasha,以及總是禮貌性的拒自己於千里之外的Rogers夫夫都不希望他與Sebastian有過多的親密接觸。但他相信總有一天他們會明白,他對Sebastian絕對是真心以待。

所以對Chris來說,這次的意外就像是老天爺賜給他的一個絕佳機會,他絕對要緊緊抓住。

「……我早該閹掉你的。」惡狠狠地瞪著Chris,盛怒中Natasha脫口而出這句話的同時,臥室的房門突然被碰地一聲用力撞開,一道身影從中飛奔而出,擋在了Chris面前。

「Seb!」

「Sebby!」

「Sevastyan!」

Natasha他們以及Chris見到穿著睡衣的Sebastian突然出現,驚訝地喊著他的名字。緊接著馬上就發覺了Sebastian的不對勁。

兩手張開來護在Chris面前的Sebastian雙頰升起不健康的緋紅色、嘴唇乾澀而發紅、雙眼中泛著水光,虛弱的搖著頭,低聲呢喃著:「我求你們……不要傷害他……要我做什麼都可以……」

「……Sebby?你在發燒?」將手搭在Sebastian的肩膀上的瞬間,感到透過肌膚從手中傳來的高溫,Chris忍不住內心的驚訝跟擔心。

聽到Chris那麼說,其他人都嚇了一跳。Natasha關心的問道:「你還好嗎?是我,Natasha……你知道我嗎?」

但Sebastian像是不能理解他們是誰,只是張著渙散而矇矓的眼神,搖著頭急促地喘著氣,雙手。明明發燒得意識不清,卻還是執著的擋在Chris跟Natasha之間。

「Sebby,放心……我沒事,你先坐下來休息。」

邊柔聲安撫著,Chris小心翼翼地摟著Sebastian坐到了沙發上。Sebastian雖然順從地坐了下來,但他依然將身體往前傾擋在Chris的面前,將注意力放在Natasha他們身上,顯示出保護Chris的強烈意圖。

望著Sebastian即使自己身體不適也要硬撐著護著Chris的模樣,Bruce想到了一個可能性,不禁內心一揪。

「雖然只是我的猜測……Sebastian這樣恐怕是刻印效應。」

站在Bruce身旁的Clint好奇地問道:「刻印效應?」

「對。他現在因發燒而精神狀況不是很好,所以大概沒什麼理性去分辨我們是誰。現在他會出現在這裡,我想應該是因為剛才Tony他們散發出的攻擊性的信息素,讓Sebastian以一個Omega的本能感知到他的Alpha有危險,所以才會不顧一切的衝過來想要保護他。」

「以一個Omega的本能來保護Alpha?」Tony訝異地提高了疑問的音調。「這太可笑了,不應該是反過來的狀況嗎?」

「這沒什麼可笑的。他原本的性別是Alpha……而且他曾經是九頭蛇的資產。」Bruce此話一出,所有的臉色都為之一慟。

在沉默了一會後,Bruce才繼續開口低聲對他們做出解說:「為了方便操控,他被巧妙的保留了Alpha部分本能。讓他會對他的Alpha產生極強的依賴與保護欲。而這點正是他剛被James他們帶回來時造成他身心混亂的關鍵原因……」

除了他的雙親以外,最清楚那時候的Sebastian的狀況的人就是Bruce了。

那時的Sebastian極端不穩定。除了心理上過去所建立起來的價值觀被一口氣推翻的打擊以外,還有Omega生理上剛失去了與Alpha連結的混亂。資料上記載著冬兵的Alpha是Brock Rumlow。如果神盾局所提供的資料正確的話Brock Rumlow當時燒傷很嚴重的情況下送醫後不久就失蹤。生死不明。

即使冬兵的Alpha只是他的控制者,並沒有任何感情基礎,但無論如何生理上作為結合伴侶的Omega與Alpha都會有感知上的連繫。雖然後來Bruce幫忙解除了Sebastian的連結。但不管怎麼說,在Rumlow瀕死時,Sebastian跟他是處於連結的狀態。

也就是說,當時Steve跟Bucky他們能順利帶回冬兵,其實部分得歸功於Sam。因為他與Rumlow大打了一場,讓他逃生不及被墜落的母艦迎面撞上,導致了失去Alpha後冬兵的失常,才能夠讓Steve他們能夠在不傷害到他們的寶貝兒子的情況下帶回昏迷的他。

因為Betty是Beta,對Bruce來說Tony是他目前唯一一個Alpha,所以他並沒有親身體會過做為一個Omega感知到他的Alpha死亡時是什麼感受。但那想必是難以想像的痛苦。而Sebastian在過去長達七十多年的冬兵歲月中,不只有過一個Alpha。失去的時候大概都是死別。而每一次都會在他的生理跟心理留下磨滅不了的疤痕。

平常並不會那麼激動的Sebastian,如今卻以一個Omega的身分維護著他的Alpha。恐怕正是因為這種刻印在他心靈與肉體上的嚴重傷害所帶來的創傷症候群。

簡單來說,Sebastian的Omega本能會驅使他異常的恐懼失去自己的Alpha。雖然Chris應該事先不知道這一點,但這樣一來結果就是Sebastian再也離不開Chris。再加上他原本就愛著Chris的情況下,Chris恐怕會是Sebastian最大的弱點。

不論公私與否,這將會是棘手的問題。

而且,還有一點。同時也是最重大的一點。

在眾人都因為這件沉重的事實而沉默不語時,Bruce微一沉吟,決定還是把自己思考的可能性說出口:「還有Sebastian的發燒……我想極有可能是結合熱。」

全場愣了幾秒鐘後。

「啊!?」Tony首先從震驚中回過神來,誇張的仰天長嘯。「不……不--不不---這不是真的!!」

Clint也驚慌失措的叫道:「我、我的老天爺!不會真的先上車後補票了吧?!」

結合熱是Omega在受孕後為了確保胚胎能夠順利安全的著床所演化而來的保護機制。發燒期間大概會持續一、兩天。所以一旦AO結合後Omega發燒大概可以百分百確定是懷孕了。

也就是說,現在Sebastian極有可能懷了Chris的孩子。

而恐怕即將初為人父的Chris愣了一會,臉上的表情慢慢地轉為狂喜。

他內心激盪的從身後摟住了Sebastian,雙手微微顫抖著撫摸上他的小腹。那裡什麼都沒有,平坦、結實而柔軟。但是Chris只要一想到有什麼神奇的變化正在裡頭進行著,他就激動得不能自己。

天哪,是他跟Sebastian的孩子!他要當爸爸了!

Chris滿心喜悅的緊緊抱著Sebastian品嘗著極度的喜悅所帶來的想哭的感覺。

「沒想到Sebastian可以懷孕……是因為受過九頭蛇改造的緣故?還是……」

「你怎麼還能那麼冷靜啊!Bruce!」

「怎麼可能!」

「我真的應該閹了你!」

聽到Natasha那麼低吼,Sebastian緊緊抱著Chris用自己的身體護著他,高聲尖叫:「不要!不要傷害他!」

「Sebby我沒事!你不要太激動,小心你的身體!」

就在眾人因為震撼而七嘴八舌的陷入一團混亂時,Tony的手機鈴聲突然響起,是美國國歌。

Tony像是被雷打到一樣地馬上接了起來,對著電話大聲叫嚷:「謝天謝地你終於有辦法接電話了?!隊長!也真的太久--」但他還沒來得及抱怨什麼,眼淚從Sebastian積蓄多時的眼眸中墜落的畫面讓他以及現場所有人都心臟一緊,忍不住驚叫:「老天!Seb哭了!?不不不,我們沒有要對他怎麼樣!Seb,我們只是在跟他談事情!Natasha剛剛說的閹掉他只是一種誇飾法!」

他們幾乎從沒看過Sebastian哭泣的模樣,這讓他們個個都不知所措。而Chris更是抱著他不斷柔聲安慰。

但頭腦因高燒而昏沉,內心因本能的感知而陷入迷亂的Sebastian只是搖著頭不住的抽泣著「不要傷害他」之類的囈語。

心亂如麻的Tony無法回答電話那頭Steve的疑問,只好吼著:「隊長你要過來這裡嗎?我傳地址給你!」後結束了通話,匆匆忙忙地把地址傳了Steve。

「別哭了Sebby……你Daddy馬上就要趕來了。」

對於即將到來的岳父大人(Chris已經認定了),Chris雖然內心忐忑不安,還是擁著神智不清地啜泣著的Sebastian,在他耳邊輕聲的安慰著。

 

 

*** *** ***

 

 

當Steve依照Tony傳送到他手機裡的地址來到Chris Evans的家附近時,周邊已經有記者媒體圍在四周。他們全都是衝著昨晚的酒吧事件而來。

「快看!那是真正的美國隊長!」

「既然他會來到這裡那就證明了昨晚在酒吧裡揍人的絕對是Chris Evans了!而且是為了Sebastian Barnes Rogers!」

原本只是從旁觀者口中得之事情經過的記者們還不太能確定為了救出不知何故陷入發情的Sebastian Barnes Rogers,而出手揍人的究竟是Steve Rogers,還是Chris Evans--老天爺,他們真的長得太像了--但是從剛才復聯眾先到了Chris Evans家中,Steve Rogers現在才出現的狀況看來,一切都很明顯了。

也就是說昨晚Chris Evans在酒吧中救出了發情中的Sebastian Barnes Roger,然後兩人共度了一夜。而現在Sebastian的父親--美國隊長--找上門來了。

「Mr. Sebastian是Omega?我以為他是Alpha。」一個戴著眼鏡,看上去很樸素的青年邊快步走著邊問著跑在他前方看上去很精明幹練的美麗女性。

「Clark,你都沒事先做好功課嗎?」胸前別著Lois Lane名牌的女性記者一邊往Steve的方向跑去一邊回頭好心地對被她稱為Clark的男記者解說:「Sebastian Barnes Rogers--美國隊長的獨生子是個從嬰兒時期就被九頭蛇拐走改造的超級士兵,所以他三種性別都是!」

「喔……這聽起來很糟糕。」Clark垂下了眼眉小聲地說出內心的感覺。

「現在不是同情心氾濫的時候了小鎮男孩!你再不衝就擠不進去了!」

就像Lois說的,記者們就像是螞蟻看到糖似地瘋狂衝上前去圍住了Steve,並你一言我一句的高聲詢問。

「隊長!您會來到Mr. Evans的家肯定與您的兒子Mr. Sebastian有關吧?」

「剛才復仇者的其他人來到這裡是為了這件事吧。」

「為何不見Barnes中士一同出現?與此事是否有關連?」

「隊長!請問您對於昨晚在酒吧發生的事有何見解?」

「請問您認為Mr. Evans與您的兒子之間是否真的假戲真作?」

「不好意思,我無可奉告。」面對記者們咄咄逼人的氣勢,Steve只是舉起右手,面無表情的一直往前走。

雖然美國隊長一路上都板著一張面孔,甚至散發出生人勿近的強悍氣息,但記者們只是稍稍瑟縮了一下,毫不氣餒與勇者無懼的一路跟著Steve來到了Chris家門前。

在按下門鈴後沒幾秒鐘,門馬上就被大力往後拉開。一顆腦袋冒了出來。是Clint。

Clint感激的大叫著:「老天爺!你終於來了,隊長!」然後往旁邊退了一點,等Steve進入Chris的家裡後,他對著門外的記者揮了揮手,笑道:「辛苦你們了。」後,把門關了起來。

反正他知道再怎麼說,那群記者沒挖到什麼新鮮勁爆的消息是不會輕易善罷甘休的。乾脆就不去管他們,現在最重要的就是Sebastian。

「所以說,我們真的沒有要對他怎樣……」Steve一進客廳就聽見Tony有些慌張的聲音。

「沒事,Sebby。你還是先回房休息吧。」接著響起的是Chris的聲音。

「不要!」再來是Sebastian帶著哭腔的聲音。

「乖,聽話,剛才只是我一時口誤了,你還在發燒呢!」然後是Natasha刻意放柔了的有些緊張的低沉嗓音。

當Steve一出現,除了低下頭哭泣的Sebastian以外所有的人同時都看向他。

「隊長!謝天謝地你總算來了!」

聽到Tony鬆了一口氣似的叫喚,Steve微一頷首,對Tony以及其他看向他的人--坐在沙發上的Chris、坐在一旁緊緊抱著他的Sebastian、站在前方雙手抱胸的Natasha、站在一旁的Tony,以及他身後的Bruce--致意後,就將全副注意力集中在他的兒子身上。

Sebastian在哭。

他幾乎從未哭過。

Steve感到心像是被揪住了一樣,很痛。

「Steve,James呢?他還好嗎?」沒看見Bucky的身影,Bruce忍不住關心的問道。

「謝謝關心,他現在正在休息。」

「……結合熱?」

Steve對著Bruce點了點頭後,轉向Sebastian柔聲地呼喚著他們獨生子的名字。

「Sebastian。」雖然Steve的聲音平靜而沉穩,但還是引起Sebastian全身一震。

不可思議地,他停止了哭泣,眨了眨泛紅地眼睛望著他的父親,「……Daddy。」

Steve朝著Sebastian走了過去,在他面前蹲了下來,無視著Chris,只是將Sebastian的手從Chris身上拉過,在感覺到他身上的高熱時,忍不住皺起了眉頭。將雙手握在Sebastian的雙膝上,與他的搖曳著不安的綠色眼眸對望,Steve柔聲地問道:「Sebby,你在發燒……你還好嗎?」

「……Mr.Rogers,Sebby他是……」

「不好意思,Mr.Evans。」冷硬的打斷Chris的話,Steve一雙眼睛只望著Sebastian,看都不看Chris一眼,「我現在在跟我兒子說話,請你暫時別來打擾,好嗎?」

碰了個釘子的Chris只好噤聲,在一旁安靜地看著Sebastian跟Steve的互動。

Sebastian看著他聲音很溫柔眼神中卻毫無感情的父親,感到不知所措。Steve好像從來沒有用這種刻意屏蔽了感情的眼神望著自己,這讓他不知道該怎麼辦。

「我……」Sebastian紅唇張張合合了好一會,完全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還會是什麼原因?!他這是結合熱!Steve!」終於,Tony等不及讓Sebastian自己說,忍不住就先對站在Steve身後大聲嚷嚷著:「我們的寶貝Seb被這傢伙給標記還懷孕了!」

晴天霹靂般的消息讓Steve驚愕地全身一震,僵硬地將頭轉向Tony,深呼吸了一口氣後才張開乾澀的嘴唇難以置信地問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還不就是……」Tony開始把事情都一五一十的通通說給Steve聽,然後在有加油添醋嫌疑的時候Natasha會適時的導正回正確的事實。而Steve從頭到尾都只是沉默地聆聽著。

「唔……隊長居然沒有生氣,而且比我想像的還要冷靜得多……反而是Tony跟Nat,比他這個做父親的還要激動。」站在一旁眺望著,Clint小聲地對著Bruce說著內心的感想。

「冷靜……?」Bruce將視線從Clint移回Steve身上,一手放到下巴上沉吟著,「他也許算冷靜,但不能說沒有生氣……事實上,我覺得他可能快要氣瘋了。」

「咦?」Clint一愣,看向Steve,「可是他一點生氣的表情都沒有啊?」

「對,他沒有生氣的表情……他什麼表情都沒有。」

由於自身體內藏有Hulk這樣特殊的存在,所以Bruce對於人類的負面情緒一向比任何人都還要敏感。

「……你還記得嗎?在Sebastian接受審判時,Steve曾經表現得像現在這樣。當時媒體都讚揚美國隊長的冷靜,但是James後來有跟我說過,那時候Steve跟他已經決定要是審判結果對Sebastian不利,他們將會不顧一切衝進去救出Sebastian。」

「喔喔,不愧是隊長!但那件事跟你覺得他現在正在生氣之間有何關連?」

「從他們寧可與政府為敵也要護得他周全可以看得出來Sebastian對他們兩人有多麼重要。而那麼重要的存在在他不知情的時候發生了那麼嚴重的事,他會不生氣?」

「……也就是說,隊長是那種越是生氣,表面上越是冷靜的類型?」

Bruce點了點頭。

「而且,你看他的手。」Bruce用眼神指示Clint看向Steve原本握著Sebastian的雙手不知何時移到了他大腿兩旁的沙發上,青筋突起的手背緊緊抓著上面,幾乎要掐破真皮的布料。

然而即使如此,他甚至連一點外在的表現都沒有,反而呈現出一種刻意的『無』。

於是觀察了一會後,Bruce輕聲下了個結論:「我認為他正在努力地壓抑住自己的憤怒。」

 

 

 

 

 

 

 

TBC

 

___

 

隊長大概處於即將爆發的邊緣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