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man]【HE】愛情的條件 (1)

說好的ABO。我還是寫了(掩面)

Alpha!Harry/Omega!Eggsy

有ABO的二次設定,哈利有點腹黑,小蛋蛋以為自己單戀其實應該是雙向暗戀,劇透以及各種雷慎入

預定會有NC17(下一話就是了XD)

___

 

 

在這個世界上,除了男性跟女性之外,還有第二性別。

Alpha--優秀的精英。與生俱來即擁有最頂尖的能力、天生的強者與領導者。

Beta--普通的平凡人。各種平均值的能力、社會上最普遍卻也最重要的組成份子。

Omega--被保護的弱勢。稀少而珍貴的生育工具、天生的弱者、發情期時會帶來各種麻煩的存在。

這些是一般社會上對於三種第二性別的見解。

而蓋瑞安文--伊格西是個Omega。

伊格西青春期分化出第二性徵時他曾經因此絕望過。

從他的Omega母親身上,伊格西深刻體會到身為一個Omega有多麼無力。在他的Alpha父親過世以後,他的母親急於尋求Alpha庇護的模樣深深烙印在伊格西的心理,所以他寧可是個Beta也不願自己是個Omega。

他也許恨過,但他也知道身為一個喪失Alpha配偶又帶著拖油瓶的Omega,他的母親為了孩子、為了生存下去,才不得不那麼做。

雖然他能夠體諒他母親的心情,但伊格西發誓他絕對不會像他的母親一樣,成為一個只能依附Alpha生存的弱者。

因此在確認自己的確是個Omega之後,他選擇隱瞞自己真正的性別,偽裝成是一個Beta。他想辦法打工,將所賺來的錢都拿去買Omega的抑制劑。除了伊格西自己以外,連他的母親都不知道她的小伊格西其實是個Omega。

雖然伊格西似乎天生就擁有就算是以一個Beta來說都還要更優越的能力。但他自知不可能真的進得了體操隊或是軍隊。不僅僅只為了他的母親。要是他進入那種集體封閉式的生活,將會很難偷偷取得抑止劑,更別說裡面聚集的幾乎全是Alpha。光是偽裝成Beta就已經有很多Alpha瞧他不起了,伊格西根本不敢想像要是被發現他其實是Omega,那他會遭到何種對待。

於是最後他放棄了,放棄運用自己的能力去尋球更美好生活的可能性。他過著自我放逐的生活,一邊想辦法保護母親跟妹妹,一邊在街頭混日子。只要能夠不被發現是Omega,他或許寧可一輩子都會那麼渾渾噩噩的過下去。

一直到他終於打了徽章背面那通電話,一直到哈利哈特出現在他面前,伊格西的人生才算是真正的開始。

哈利哈特絕對足以成為Alpha的代言人。還是最頂尖的Alpha、Alpha中的Alpha那樣的存在。他是如此的強大,一舉手一投足都是那麼優雅,卻又散發著自信的雄性魅力。

說起來好笑,伊格西自從有Omega的自覺以來,一直都在內心想著絕不會讓自己被Alpha標記,他到死都要保持自我存在,絕對不會成為任何人的附屬品。

然而,他才見過哈利沒有幾次--如果連小時候第一次相遇的時候都算進去的話,也才三次而已--但當伊格西待在哈利身邊,當他們擠在那狹小的更衣間,面對鏡子,搭著自己的肩膀對自己說著「這就像是Pretty Woman」時,嗅到他身上的氣味時,他居然下意識的湧起想被身後這個Alpha緊緊擁抱的渴望。

在忍不住回道:「喔,你是說My Fair Lady」後,伊格西被自己的想法給嚇了一跳。

見鬼了,難道是抑制劑失效了?亦或是哈利的Alpha信息素是如此強大?該死的Omega天性居然讓伊格西升起了若是能成為哈利的Omega那該有多好的念頭。

但是他不行,他無論如何都不能跟任何人透露他其實是Omega。先別提哈利有沒有愛上自己的可能性。哈利的目的是想要他加入金士曼特務。從哈利所敘述的關於金士曼的背景來看,他就更加不能讓自己真正的性別曝光。

他可以的,他完全不需要成為他的Omega伴侶,只要能夠通過考驗,他可以成為蘭斯洛特,以一個Beta夥伴的身分與哈利並肩作戰那樣就夠了。伊格西只希望能如此就好。

也許他遲來的短暫初戀,在失戀後可以隨著時間昇華成某種同伴情誼。

 

 

*** *** ***

 

 

但是第一天的考驗,就讓他偷偷帶來的Omega抑制劑全部泡水了。

基本上,一個正常的成熟Omega每三個月至半年會定期發情一次,找到了結合的Alpha後發情期將會固定並延長間隔期。而沒有與Alpha結合的Omega在大量接觸到其他Alpha的信息素時極有可能會觸發熱潮期。

在這個集體封閉式,充滿了Alpha的空間裡,又失去了抑制劑,身為一個並未被Alpha標記過的Omega,伊格西感到了惶然的恐懼。

「哈、哈利……」

伊格西忍不住去找哈利,但當他看到哈利望著自己那雙帶著疑問的溫柔眼神時,伊格西茫然了。他也不知道自己來找哈利究竟想要甚麼?是跟他說自己的性別?拜託他去幫自己求得抑止劑?或是……求他標記他,讓他成為他的Omega?

伊格西為自己的想法打了一個哆嗦。

不,他在想什麼?他不能讓任何人知道,就算是哈利。

他知道金士曼幾乎從來不收Omega,就連Beta都很少。而且他是下級階層的人士,從查理他們藐視自己的態度就可以很明顯的看出來,他們是怎麼看待上流貴族以外的人。

再加上之前伊格西、哈利跟梅林三人閒聊的時候梅林有提起過,要不是哈利極力推薦,亞瑟他們都不是很樂意讓一個非貴族的Beta加入,更不用說是Omega了。要是因此被趕出去……他絕不能讓好不容易找到的,哈利帶給他的夢想及目標因為自己與生俱來的性別而破滅。

想到這裡,伊格西吞了一口口水潤了潤乾澀的口內,才遲疑的開口詢問:「呃……要多久才能完成考驗離開這裡?」。

哈利看著伊格西,沉默了一會後,才走近伊格西,「你才剛來第二天,怎麼了?害怕了?想家了?」

雖然哈利的語氣帶著調侃的意味,但沒戴眼鏡的褐色眼眸中卻不經意的流露出柔和的色彩,讓伊格西的心臟有些脫拍。

「不是……我怎麼可能害怕!我可是摩拳擦掌的等待接下來的考驗!」用反抗的態度掩飾自己的心跳,伊格西有些激動地大喊後,看到哈利的笑容,愣了一下,臉頰忽然有些燥熱於是低下了頭,小聲嘟噥:「……我只是,有點好奇。」

凝視著伊格西,哈利的手抽了一下,像是想忍住摸上那顆膨鬆柔軟棕髮的衝動,往身後揹著,回答了伊格西的疑問,「大概半年左右。」

半年。

他上次吃抑制劑是在三天前,每次抑制劑的效用大概可以持續三個月。伊格西不知道該不該為此感到慶幸。

在他還有些猶豫不安的時候,哈利將雙手搭在他的肩膀上,露出讚許的微笑。

「第一天的考驗你做得已經不錯了,伊格西。再多觀察四周,注意其他人的狀況,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成為完美的金士曼。」

好吧,哈利衷心的讚揚與勉勵讓伊格西心情飄飄然的。

「謝謝你哈利,我會的。」

伊格西心想,沒問題的。只要自己想辦法在三個月內取得抑制劑,一切應該都會很完美。

 

 

*** *** ***

 

 

完美個屁。

現在伊格西躲在總部的一間的雜物儲藏室裡,抵抗著不斷攀升的體溫與體內湧起的情潮所帶來的陌生感受,在感覺到下身後穴內不由自主分泌而出沾濕了他褲子的液體時,他簡直想掐死當初樂觀到近乎天真的自己。

可他又怎麼會知道有一種考驗是要他們偽裝成Omega去色誘Alpha?

他們必須噴上人造的Omega香水,偽裝成一個正在發情的Omega,那些其實都不是問題。重點是他們必須進入Alpha聚集的酒吧內,隨機誘惑一位Alpha。

或許是濃厚的Alpha氣息激發了伊格西本身的Omega本能,導致了抑制劑的失效吧。總而言之,好不容易勉強的完成考驗回到總部後,從異樣的心跳、體溫以及敏感的肌膚和昏沉的腦袋等種種現象中,伊格西驚慌地發現自己居然該死的發情了。

不知所措的伊格西只好在其他人發現不對勁前,藉口有事,躲進走廊盡頭平常根本不會有人進去的雜物儲藏室內。

雖然他不知道該怎麼辦,但是他很清楚他要是留在房間內,那裡到處都是Alpha,而在他們中間出現了一個發情的Omega?簡直像是一隻小羊跑進了一群狼中間。會有甚麼後果可想而知。

對於伊格西的反常,一向都與他關係不錯的蘿西基於關心,而去向他的推薦人,也就是哈利哈特報告。

不久後,哈利就透過監視器內最後看見伊格西躲進雜物儲藏室內的畫面,而來到了儲藏室前。

一推開門,濃郁香甜的Omega氣味就撲鼻而來。

那是發情的氣味。哈利皺起了眉,「……伊格西?」

是哈利。

早在哈利出聲之前,伊格西就感受到了那股強大的Alpha信息素,在那扇門打開的瞬間朝他襲捲而來,讓他不由自主的湧上一股強烈的情潮。像是被火燒著了一樣,體內一陣顫慄,幾乎就要撲上前去,開口求他粗暴的佔有他。

但哈利的那一聲帶著訝異的呼喚讓伊格西回復了些許理智,為了自己居然那麼想而羞恥的不知道該咬舌自盡還是怎麼樣。

「你身上的……不是Omega香水的人工氣味……」哈利語氣中帶著驚訝的慢慢朝著縮在角落的伊格西走過去。

面對越來越近的Alpha氣息,伊格西幾乎快要無法抗拒,他緊緊抓著自己的雙臂,抵抗著燃燒般的情欲,出聲哀求:「拜託你……哈利……別過來……」

哈利終於停了下來,但在伊格西還來不及為此感到鬆了一口氣時,哈利恍然大悟的開口:「……你本身就是個Omega。」

完了。

聽到哈利並非揣測而是肯定的語氣,伊格西宛如被宣判死刑的罪犯,身體依舊燥熱難耐,心卻如墮三尺冰窖。

一切都完了。

魔法消失了,他那像似夢幻般的生活結束了。哈利等下大概會帶梅林來還是怎樣的,然後自己就會被趕離開這裡。伊格西聽見哈利轉身關上門,皮鞋漸行漸遠的聲音,模模糊糊的想著。

伊格西難以抑止突然湧上的失落情緒再加上高熱的體溫,他忍不住將自己縮成一團拼命的想止住落下的眼淚。

一會後,皮鞋踩踏在磁磚上的聲響將伊格西從絕望的混亂情緒中稍稍拉回現實。

他感覺到門又被打開,有人走了進來將他抱起。

強大的Alpha氣息園繞著他。伊格西下意識的掙扎。

「這是抑制劑,伊格西,不用怕,吞下去你就會好些了。」

是哈利的聲音。

莫名的感到安心的伊格西彷彿反射條件的張開嘴,吞下了哈利塞到他嘴裡的藥錠,然後乖乖的喝下抵在他嘴邊的水。

而哈利只是將手輕輕放在他的背上。

幾分鐘後,伊格西的體溫以及急促的心跳開始平緩了下來。

「好多了?」

伊格西點頭回應哈利的關心。

不愧是哈利,在面對一個發情的Omega時,也能維持著如此紳士的態度,冷靜的幫助伊格西解決問題。伊格西選擇忽略內心小小的刺痛與失望,在感到高熱漸退,頭腦也逐漸清晰之後,他鬆了一口氣,並且更加敬佩哈利。

「……謝謝你,哈利。」

「不客氣。」哈利禮貌性的回覆伊格西的道謝後,微一沉吟才開口問道:「你一直都偽裝成Beta?」

伊格西點了點頭。事到如今他也不需要再瞞下去了。

「還有誰知道這件事?」

「沒有……除了我以外,連我媽都不知道……」伊格西搖搖頭後,不敢與哈利望著自己的眼神相望,於是低下了頭,「不過現在多了一個你。」

所以他並沒看到哈利聽到他那麼說時臉上原本嚴謹的線條柔和了起來。

哈利望著伊格西的頭頂,在心底斟酌著,然後緩緩開口:「……你應該知道,沒有被Alpha標記的Omega將會是不確定的定時炸彈,特別是像金士曼這種需要團隊合作的組織。」

「我知道……但我一直都隱瞞的很好……」

「但是你剛才的狀況非常糟糕。」哈利立即駁回了伊格西的反駁,「如果不是第一個發現你的人是我,你覺得你會變成甚麼樣?被不顧自身意願強制標記只是無數種可能性中後果最為輕微且可能性最大的一種。」

過去曾發生過有Omega偽裝成Beta加入軍隊,結果在身分曝光後被同儕凌虐致死的案件。哈利想到這裡,不禁皺起眉頭。

「……但我如果跟你說我是Omega,你還會帶我來這裡嗎?還會對我寄予希望?認為我能夠成為金士曼?」

看著陷入沉默的哈利,伊格西咬住下唇,瞪著哈利的大眼中瀰漫著水氣,「根本不可能。」

兩人彼此無言的互像凝視了一會,哈利抓起伊格西的手,低聲說道:「……不,依照你的能力,而且從你有辦法隱瞞一件事那麼多年都不曝光的結果看來,我仍然認為你絕對有辦法成為一名優秀的金士曼。」

「哈利……」聽到哈利依舊信任並期待自己的話語,伊格西忍不住深受感動,心裡暖洋洋的。

「只要能解決你身為未標記的Omega這個大問題,一切都會很好辦……」哈利摩挲著自己的下巴,垂著眼睛像似很認真的在幫著伊格西思考,「繼續長期使用抑制劑,對你的身體也會造成負擔……嗯,只有一個方法,是最佳的解決方案。」

就在伊格西為了哈利是如此親身的在為自己煩惱而感激莫名的下一瞬間。

「讓我標記你,伊格西。」

從哈利口中迸出,完全出乎意料之外的話讓伊格西整個人都愣住了。

「……啊?」他瞪大了雙眼望著一臉正經的說出爆彈般提議的哈利,從合不攏的嘴裡發出一聲奇妙的音節。

「我會成為你的Alpha,那麼一來除了我以外你就不會像剛才那樣莫名的陷入混亂的發情,也不用為了隱瞞性別繼續說謊偽裝成Beta。」

「……慢、慢著慢著!」

「事實上,過去的確有Omega用這種方式加入金士曼,他的Alpha就是他的搭擋。而我相信,沒有人比我更適合做你的Alpha。」

「呃……」這聽起來似乎很合理?「但是……」頓了一下,伊格西把原本想說的什麼「這樣沒有愛情的結合不好吧」這句可笑的話給吞進了肚子裡。

雖然哈利曾經說過他們就像是《Pretty Woman》,而他自己說是《My Fair Lady》,但現實並不是電影,就算哈利就像是Rex Harrison或是Richard Gere,但伊格西也一點都不像是Audrey Hepburn。

他相信哈利對自己是懷抱著善意的感情。他相信他的能力,對他寄予厚望,即使或許只是因為他的父親用生命救了他的另類報恩方式:培育救命恩人的獨生子。但伊格西可以感覺得出來哈利是真心的在對他好。

但那並不是愛情。伊格西從沒去想哈利會真的愛上自己的可能性。那也許是替代性的恩情、某種親情、跨越年齡的友情,但不會是愛情。證據就是即使剛才沐浴在發情期中的濃密的Omega信息素裡,哈利也絲毫不為所動。如果多少有一些愛情或是情欲的話,他不可能什麼反應都沒有。

然而,即使沒有愛情,一個Alpha還是可以標記Omega。

哈利會這麼提議,只是為了幫助自己吧。伊格西感到有些開心有些難受。

「你放心,伊格西,我不會把你是Omega這件事說出去,這是只屬於我們的秘密。」右手放在伊格西的下巴上抬起他的臉,哈利放輕聲音,像是在安撫小動物般地低聲說道:「你剛吃了抑制劑,所以能夠保持清醒的狀態,不會胡裡胡塗的被標記。我給你兩個選擇:現在到我房裡,讓我標記你,然後一切都會好轉,你不用再擔心會被其他Alpha影響。或是回你的房裡,那個充滿Alpha的空間,忍耐著隨時會被發現的危險,繼續使用抑制劑。」

伊格西有些恍惚的望著哈利那雙溫柔的褐色眼眸,動著那雙薄而有型的唇瓣對自己下了最後通牒。

「我讓你自己選擇,我相信你會做出最好的決定。」

哈利都分析的那麼合情合理了,伊格西還能做出什麼選擇?

「唔……我選擇你的房間,哈利。」雖然還是有些忐忑不安,但最終伊格西還是點了點頭,然後有些猶豫的朝著哈利伸出了手。

在哈利露出溫和的微笑接過自己的手後,伊格西想了一下,雖不免覺得自己有些窩囊,還是
忍不住小聲問道:「標記的時候……不會太痛吧?」

畢竟他從青春期分化以來總是刻意避開從未接觸過,只是聽說過。標記的時候Alpha的結會卡在Omega的內部器官內,所謂的第二重入口處……好吧,就是子宮口。而聽他的Omega朋友提起過,那雖然很爽不過也很痛。像似被撕裂開來,還會流血。

「相信我的技術,伊格西。」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哈利臉上的笑容讓伊格西感到自己似乎做出了羊入虎口的選擇。

但他已經無法、也不願回頭了。

伊格西抿住下唇,握緊了哈利的手,望著他的背影默默地跟著哈利一路走到他的房間內。

 

 

 

 

 

 

TBC

 

___

 

一個真正的紳士是不會趁人之危的(只是會想辦法讓獵物心甘情願往下跳)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