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塗鴉+小梗]身高逆轉的盾冬

「別悶悶不樂的,臭豆芽,我很快就會回來,在我回來前你可別做傻事。」

「你把傻氣都帶走了,我還有什麼傻事可做?臭鹿仔。」

 

雖然巴奇的身型比史蒂夫嬌小,但是史蒂夫依然是根瘦巴巴的豆芽,只是比較高的豆芽。

而且因為手長腳長卻瘦弱,打起架來手腳很不協調,比起來小而精悍的巴奇雖然是白富美,卻更是布魯克林的小白狼,從沒輸過任何人。

理所當然的,有布魯克林小白狼之稱的巴奇很快就被徵召上戰場。

也想加入軍隊的史蒂夫接受了血清試驗後,從豆芽變猛獅,並在經過一番曲折後,救出了被俘虜的巴奇,兩人終於再度重逢。

與變成宛如一頭雄獅的史蒂夫相比,被俘期間受到了不少折磨的巴奇顯得更加嬌小,兩人擁抱時,巴奇幾乎整個人都被史蒂夫擁在懷中。

感受著巴奇的溫暖,心疼巴奇受過的折磨之餘,史蒂夫內心忽然一陣悸動,但當時情況不容史蒂夫細想,只能帶著巴奇趕緊逃出九頭蛇的基地。

之後史蒂夫組成了咆哮突擊隊,巴奇自然加入其中,以狙擊手的身分暗中幫助史蒂夫。

不知道為什麼,巴奇雖然體型比自己小,依然算是健壯的軍人,跟自己同樣的性別,但漸漸地,史蒂夫內心深處對巴奇產生了奇妙的情愫,每當巴奇毫無戒心地向史蒂夫靠近,對他微笑,對他說些親暱體己的悄悄話時,史蒂夫總有股難以啟齒的衝動

史蒂夫很混亂,分不清究竟是因為愛,還只是一時的情慾,所以史蒂夫一直不敢對巴奇表明,甚至不肯承認自己的感情。

直到巴奇在他眼前墜入萬丈深淵,史蒂夫才後悔莫及,那份懊悔,即使在史蒂夫沉沒冰冷的海水中,也依舊侵蝕著他的心。

 

 

七十多年之後,被神盾局撈出並解凍後,史蒂夫為了鋤強扶弱,在神盾局進行各種殲滅邪惡的任務中,發現了一名被稱為冬兵的神秘殺手。

冬兵的身型以神秘殺手來說顯得有些嬌小,但正因如此,冬兵進行暗殺任務時更不容易被發現,行動也異常敏捷迅速,即使正面對上也是相當棘手的敵人。

史蒂夫在大橋上與冬兵對峙,在一番激戰後將對方的面具打掉,赫然發現冬兵就是巴奇。

「巴奇?」

「誰他媽是巴奇?」

心慌意亂之下,史蒂夫一個箭步衝了上去,一把就抓住了因為將小巧的巴奇緊緊擁在懷裡,怎麼也不肯放。

「巴奇!」

驚喜過度的史蒂夫不斷大聲叫喊著,卻忘了自己的力氣可不是一般人,冬兵又比一般人小了些。

「放、開、我!」

從沒遇過這種狀況的冬兵死命抵抗掙扎,卻怎麼也無法從史蒂夫懷中脫困,而且因為史蒂夫的蠻力,壓得他幾乎無法呼吸,終於忍受不住昏迷了過去。

「巴奇?巴奇!」

這傢伙是不是只會喊巴奇?

在失去意識前,冬兵腦中浮現的是這樣格格不入的疑問。

 

 

決定帶著昏迷的冬兵一起逃亡的史蒂夫很快就跟山姆一起被希爾救援,並帶到尼克藏匿的所在。

在將昏迷的冬兵在醫療處安置好後,史蒂夫從尼克口中得知冬兵--也就是巴奇在墜落火車後的遭遇,頓時升起滿腔怒火。

在消滅了九頭蛇及被九頭蛇滲透的神盾局後,史蒂夫就守在已經醒來的巴奇床邊,向他說明一切,希望他能暫時與自己住在一起。

冬兵有些迷惘,但是他內心深處的確有對史蒂夫的眷戀,於是他點頭答應了史蒂夫。

於是小小的巴奇與大大的史蒂夫就此展開了同居生活。

 

 

 

因為被改造的緣故,巴奇的體型比以前更小了些,史蒂夫又更大了些,站著時巴奇的頭頂大概只到史蒂夫的股間。

有一次替巴奇的左手做維修的東尼開玩笑地對著面對面站在一起的兩人笑說:「巴奇要用嘴幫你連蹲下都不用,站著就可以了,真輕鬆。」

在巴奇理解到東尼剛剛是在說什麼時,已經是在離開史塔克大樓,史蒂夫騎著重機要讓巴奇坐他後面時的事了。

坐在後座的巴奇抱住史蒂夫的腰,將額頭靠史蒂夫寬厚的背上,小聲說道:「你想要的話,我們可以試試看。」

重機疾駛的強風中,史蒂夫大聲回問:「試什麼?」

「讓我用嘴幫你。」

瞬間,史蒂夫大力握住了煞車,史蒂夫這一煞車讓巴奇不小心反射性地用力抓住了史蒂夫的小史蒂夫,衝擊之下史蒂夫差一點沒從車上摔下來。

 

 

 

巴奇困惑地望著史蒂夫的房門。

一路上史蒂夫都不說話,回家之後就一個人關在房裡。

他說錯了什麼嗎?

巴奇試著敲了敲史蒂夫的房門,沒有回應。

試著小聲喊著史蒂夫的名字,還是沒有回應。

「對不起,史蒂夫,」巴奇想了又想,「如果你不想要我用嘴幫你,我還有屁股。」

瞬間,房內傳出巨大的撞擊聲。

 

 

 

 

史蒂夫非常煩惱。

他不懂巴奇是說真的還是說假的,也不懂巴奇說出那些提議是為什麼。

他只知道,自己對巴奇的情欲快要潰堤而出。

 

 

 

因為太擔心一個人關在房裡煩惱的史蒂夫,巴奇決定破門而入。

 

 

巴奇的血跟眼淚讓史蒂夫清醒了過來。

 

 

「別哭,史蒂夫,只是你太大了,」眼角紅紅的巴奇,不顧自己的下身一蹋糊塗,只是忍著酸疼,笑著安慰史蒂夫,「而且第一次總會流點血。」

 

 

 

 

在溫暖的浴缸中,從身後抱著巴奇,史蒂夫帶著哽咽跟歉意,一點一點向巴奇訴說自己內心的感情。

「我愛你,巴奇,從很早很早以前。」

巴奇只是將頭靠在史蒂夫的胸前,「我早就知道啦。」

抬起頭望著史蒂夫驚訝的表情,巴奇甜甜地笑著。

「因為巴奇‧巴恩斯早在當年的布魯克林時就愛上史蒂夫‧羅傑斯了。」

 

 

 

 

__

 

 

HE!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