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man]【HE】Love is blind.

 

一些日常小甜梗

以下強烈劇透慎入(抱歉我剛剛沒注意到我不小心劇透了…m(_ _)m)

詳細設定可以先看這篇(不過看不看其實都沒關係啦)
還有其他騎士捏造

試著寫寫看肉,大概OOC注意

肉不好吃的話先說聲抱歉,我真的不擅長寫肉的(掩面)
(只是愛寫)

__

 

 

1、沸點

伊格西面對眼前的哈利擺好備戰的架式,然而哈利卻只是將雙手背在身後悠然佇立。

哈利那明擺著不把自己當作威脅的模樣刺激著伊格西的某處神經,他抿了抿下唇,突地往前衝過去,緊接著在哈利朝自己伸出手做出格擋的下一瞬間,雙腿往兩旁岔開,壓低身型,用肩膀撞向哈利胸口。

伊格西的策略是在他往哈利的心窩頂撞時,哈利會往後退開,這樣一來他就可以轉身用右手肘去做出更進一步的攻擊。但沒想到哈利卻是動也不動,只是將右腳跟往後移動一步,穩住平衡,接著攤開雙手卸走伊格西往自己心窩撞來的衝擊力道。

「……咦?」

當伊格西回過神來時,自己不知怎地變成以小鳥依人的姿勢屈身被哈利抱了個滿懷。

「……好吧。」眨了幾下眼後,伊格西閉上眼睛將額頭靠在哈利的胸前嘆了口氣,語氣中帶著不甘心卻又打從心底心悅誠服的說道:「我又輸了。」

伊格西跟哈利平時有想到就會彼此進行戰技的練習。

剛開始的時候哈利會手腳並用的指導伊格西,到後來他們基本上都是半認真的在比劃。雖然並沒有什麼賭注,但這關係著男人與男人之間的自尊與能力。

目前為止伊格西跟哈利的戰技練習的結果,十次有十一次都是以哈利的勝利收場。多出的那一次是伊格西試圖在哈利睡覺的時後偷襲,結果被下場當然是被壓制住後又被狠操得頭昏眼花只能哭喊著求饒。

「你已經做得非常優秀了,伊格西。除了我以外的人大概都會上你的當。」

哈利並不吝惜於稱讚伊格西,只要伊格西真的做得不錯的時候。而相對的,伊格西有什麼做不好的地方,哈利也不會因為寵他而隱瞞不說。

「只不過你用剛才那一招時得要注意,弄不好的話恐怕會有像現在這樣陷入無法脫困的狀況。」壓低了嗓音,哈利加重了環著伊格西身體雙臂的力道。

「唔呃。」由於哈利不可思議的力量讓伊格西有些喘不過氣,於是他試著稍微扭動一下身體,卻反而換來哈利更加像是幾乎要將他揉進懷裡般的強力擁抱。

「所以盡量不要在別人面前使用這一招,簡直就像是投懷送抱。」

……嗯嗯?聽到哈利帶著濃濃醋意的這句話,伊格西才後知後覺的察覺到一件事:哈利又不知道在吃什麼醋了。

原則上,哈利哈特是個公私分明、冷靜沉穩的傢伙。除非事情牽扯到伊格西安文。那麼他的沸點將會變得非常的低。

包括他們兩人以及所有金士曼特務都公開承認的一件事實:金士曼的領導,前任加拉哈德、新任的亞瑟,對新任的加拉哈德非常、非常地溺愛。而那份溺愛有時會轉化成超乎想像的獨占欲與嫉妒。

簡單來說,就是連尚未發生過,光只是想像的狀況,都可以觸發哈利這個大醋捅紳士的怒火。

「唔,哈利?」伊格西挪動脖子抬起頭望向哈利,眨著一雙無辜的狗狗眼,「我不知道你在氣什麼,不過目前為止我只對你用過這一招。」

如果說伊格西只需要一個行動就能挑起哈利的醋意,那麼同樣的,伊格西也只需要一句話就可以立刻消去哈利的怒火。

「很好。」哈利低頭微笑著望向自己懷中的大男孩,聲線也柔和了起來,「我的乖孩子。」

要是這句話是任何一個別人說的,伊格西一定會覺得噁心,甚至會當場翻臉。但是出自哈利口中,伊格西怎麼聽怎麼受用。

他開心地笑了起來,接著兩人互相帶著笑意凝視彼此,慢慢地接近。

就在四片唇瓣即將接觸到的前一刻。

「兩位。」金士曼的總部,從頭到尾都坐在電腦前忙的梅林早已習慣他們如此旁若無人秀恩愛的行為,一邊忙著敲電腦一邊說著:「我正忙著幫拉莫萊克追蹤目標,所以沒空看你們在幹什麼,你們還可以再親密一點沒關係。我只是要提醒一下,真的要親熱的時候麻煩把眼鏡摘下來,謝謝。」

伊格西臉紅了起來,嘟噥著:「被這樣講誰還會摘眼鏡啊,那不就等於跟大家宣告我們現在要做什麼一樣嗎……哈利?」

然而不知何時哈利已經把自己的眼鏡收到了胸前口袋,並伸手摘下了伊格西的眼鏡。

在伊格西訝異的望著自己的眼神中,低頭吻了他微微開起的嘴唇。

「既然梅林都那麼說了,我們當然不能辜負他的好意,對吧?」

什麼好意?!伊格西在內心大喊著,但是雙手卻已主動環上對方厚實的背,並抬起下巴讓對方可以輕鬆地吻上自己的唇。

 

__

 

2、盲目

即使是同年齡的友人都會因為些微的不同而有所爭執,更不用說是像哈利跟伊格西那樣差了二十歲以上的年齡差距。

他們吵了一會後,伊格西忿忿地轉過身去背對著哈利丟下一句:「很好!反正我就是個長不大只會鬧脾氣的臭小子!」

哈利輕輕地搖頭,嘆了口氣,將手放到了伊格西的肩膀上,「我沒那麼說過。」

伊格西沒回話,只是垂下頭看著地面。

早就習慣伊格西起伏激烈的情緒,原本還是一派平穩的哈利,在低頭望向垂著頭下意識地噘起嘴唇明擺著一臉不爽的伊格西時,臉上的表情卻突然起了變化。

「不要噘著嘴唇。」哈利難得的皺起眉,用單手捏住伊格西的雙頰,用力讓他被迫面對著自己,不太高興的說道,「你一不開心,就會噘著嘴唇,這不是好現象」

被捏得有點疼的伊格西看到哈利的模樣有些嚇到,但還是倔強的叫道:「幹什麼啦!要你管!」

「我有權利跟義務,因為我是你的男朋友,」哈利一手依然捏著伊格西的臉頰,不過稍微放鬆了力道。而另一手則環上伊格西的腰,將他拉近自己,用低沉的嗓音,認真的說著即使對同性來說都飽含著性騷擾嫌疑的話,「而你這麼做會讓人想吻你。」

伊格西盯著一臉認真的哈利,翻了個白眼,但是臉頰上的紅潮跟語氣中難以掩飾的喜悅都老實的將他的內心曝露得一清二楚,「……只有你才會那麼想好不好……」

「你總是低估自己的能力。」哈利低聲說著,然後吻上了伊格西嘟起的嘴唇,「包括自己的魅力。」

在被熱吻了一會後,關於剛才他們是在吵什麼這件事,在哈利溫柔而霸道地在自己口腔內肆虐之下,伊格西的腦袋已經迷迷糊糊的,什麼都想不起來了。

 

__

 

3、談議

伊格西滿臉疑惑的望著眼前帶著奇妙的微笑俯瞰著自己的高大金髮男人。

「你就是那個伊格西?」

「……呃?是的?如果你是說那個拯救了世界的英雄的話,那個伊格西是我沒錯……」

伊格西還沒說完,男人--這次任務的合作對象,金士曼的一員,代號崔斯坦的特務--彎著腰上下打量伊格西。對方像是在觀察什麼似的眼神讓伊格西頗感不自在。

「嗯,比起照片裡,本人還要來的可愛得多。」

……可愛?照片?在愣了幾秒鐘後,伊格西決定忽略那個照片是什麼,而將反駁的重點擺在可愛兩個字上面。

「我不覺得用可愛來形容一位紳士是正確的用法。」

面對伊格西忿忿不平的反駁,崔斯坦很好心的沒追加攻擊指出伊格西這麼說只是顯得更加可愛而已,而是伸出手,坦率的道歉並自我介紹:「抱歉,我是崔斯坦,你跟蘭斯洛特此次任務的協助者。」

「你好,我是蘭斯洛特,請多指教。」蘭斯洛特--蘿西比伊格西還早伸出手與崔斯坦相握。

既然對方釋出善意,伊格西也不好再說什麼,只好跟著伸出手,「我是加拉哈德,你好。」

然而伊格西並沒有察覺到自己嘴唇正無意識的噘起,那是他的壞習慣。根本就是旁人看起來實在只能用可愛來形容的模樣。

所以本來想著不應該再調戲伙伴的崔斯坦看到他那副模樣還是忍不住開口調笑著:「我以為既然哈利成為亞瑟,那你應該會是桂妮薇兒。」

「桂妮薇兒?」伊格西慢了半拍,才意會過來崔斯坦話中所隱含的揶揄,臉一紅,不是很有紳士風格的喊道:「誰他媽是桂妮薇兒!」

「或者伊索德?我並不介意。」

「我想亞瑟會很介意。」梅林的聲音突然插進來的下一秒鐘,亞瑟--哈利哈特的聲音就從眼鏡內的通訊器中傳來:「你剛才提到的全是明明已有丈夫卻跟別的男性有婚外情的女性,崔斯坦。」

「哈利!」

「更何況如果真要比喻,伊格西應該是湖中仙女薇薇安或是聖杯少女伊萊恩。」

聽到哈利那麼說,伊格西滿臉通紅的怒吼一聲:「為什麼全是女的啊!!」

「紳士們,」蘿西在一旁似笑非笑的雙手環胸,「基於除了伊索德以外不管是桂妮薇兒、薇薇安,還是伊萊恩,全都與蘭斯洛特有所關連這一點,我是否可以提出抗議?」

「蘿西,抗議的好!」伊格西喜形於色地握著蘿西的手上下揮舞。

蘿西無奈的做出指正:「請叫我蘭斯洛特,加拉哈德。」

「加拉哈德。」哈利打斷了他們的對話,壓低了嗓音,顯得低沉又嚴肅,而且還隱隱透露出一股醋意,「我說過不要在別人面前噘著嘴唇吧?」

「咦?我剛剛沒有噘著嘴唇吧?」感受到哈利話中的怒氣,伊格西有些驚慌的喊著:「不對,你怎麼知道!」

他明明已經盡量在改善那個壞毛病了。老實說他其實並不覺得自己的習慣性噘嘴是有多大的危險,但是哈利很在意,所以他也只好學著去控制。

他並不知道自己天生的狗狗眼已經有很大的殺傷力了,要是再搭配上噘起的嘴唇,那對哈利來說究竟有多大的魅力。

哈利平淡的說著:「你在八分鐘前在向崔斯坦作自我介紹的時候。別忘了我可以透過眼鏡看到影像。」

「呃啊……」伊格西拍了一下自己的額頭,這下子他回去後可慘了。

「放心吧,等你平安結束任務我再好好的懲罰你。」

「一點都沒辦法放心好嗎?」

「果真名不虛傳。」崔斯坦看著眼前紅著臉嘟嘟囔囔的加拉哈德,以及翻著白眼的蘭斯洛特,微笑著聳了聳肩。

 

__

 

4、母親

當看到自己的兒子伊格西帶著哈利出現在家裡時,蜜雪兒發出了近乎歇斯底里的尖叫。

「媽,妳冷靜點……哈利他是……」

伊格西看到自己母親如此失控的模樣,有些尷尬的想要解釋,但蜜雪兒聽不進去,她只是瞪著哈利流淚。

哈利哈特是她的夢靨,他在17年前出現時帶來的是她丈夫的死訊。她甚至連他是怎麼死,死在哪裡都毫不知情。哈利就只是突然出現,帶來了一枚徽章,然後說,他很遺憾。

而如今他又再度出現在蜜雪兒面前,這次要帶走的是她唯一的兒子,她死去的丈夫唯一留給她的存在。

「放心。沒事,伊格西。」哈利一手搭在伊格西的肩膀上,先安撫了伊格西後,才對著蜜雪兒說道:「我很抱歉,蜜雪兒。我完全可以理解妳對我的看法。我只有一件事希望你可以了解,你的丈夫與兒子都是非常了不起的人物。」

「了不起?了不起有用嗎?!死了就什麼都沒有了!伊格西!你要丟下媽媽嗎?!跟你爸爸一樣……」

原本想安慰蜜雪兒的伊格西聽見他母親所哭喊的話語之後全身一震,有些難受的望向哈利,像是在跟他求助。

哈利望著伊格西,輕輕點頭,然後看向蜜雪兒。

「這次我絕對不會讓妳的兒子遇到任何生命危險……我可以用我自己的生命做保證。」

「不……伊格西……別丟下媽媽……」

但蜜雪兒只是哭著,拒絕聆聽哈利跟伊格西所說的任何一句話。

於是哈利跟伊格西只好暫時先放棄,在伊格西安撫母親再三保證說他只是送哈利一程很快就會回來後,他陪著哈利牽著JB走出家門。

看著在前頭開心的邁著小碎步的JB,伊格西小聲的為自己母親失控的舉動做出道歉:「不好意思……哈利,我媽她……」

「不,沒關係。我了解。」但哈利握住了伊格西的手,柔聲說道:「對你母親來說,我大概像是死神一樣的存在吧。」

「……對我來說,你是英雄。」伊格西用力的回握著哈利的手,小聲地說道。

「謝謝你,伊格西。」哈利微笑著凝望著他年輕的戀人。

兩人無言的互相凝視了一會後,哈利輕嘆了一口氣,「不過,只是對你母親表示你加入金士曼她的反應就如此之大……要是她知道我們的關係……」

「她大概會昏倒吧……」伊格西想了一下,也跟著嘆了一口氣。

「也只能慢慢從長計議了。」哈利將手放到下巴上磨蹭,在內心思考著各種如何潛移默化蜜雪兒對自己的看法,並想辦法讓她心甘情願的認同自己成為伊格西的伴侶的方法。

「……你覺得一棟房子如何?」哈利問道。

「房子?」

「對……我可以用感謝你拯救了世界的名義動用金士曼的資產送一棟房屋給你,你也可以藉此機會對你母親說明金士曼的好處。」

「嘿,這聽起來不錯耶!」

「我記得我家附近正好有一棟房屋要出售……我這幾天可以去詢問看看。」

「你家附近?」

「是的。」哈利挑起眉望著伊格西,明知故問,「你不喜歡跟我住得近些?」

伊格西有些慌張的搖了搖頭,「呃……不、不是。」

「不是?也就是說?」

面對自己總愛故意欺負人的年長戀人,伊格西只能紅著臉自暴自棄的吼道:「我想跟你住得近些啦!」

「很好。」哈利微微一笑,在他微微鼓起的臉頰上吻了一下。

兩人就這麼牽著JB散步一路打情罵俏。

 

__

 

5、深夜

他喜歡跟哈利接吻的感覺,也喜歡哈利用他那雙溫暖的手掌撫摸著自己的感觸。伊格西閉上眼睛在心裡那麼想著。

伊格西是在街頭長大的,他當然見識過那種所謂的鴨,也就是男妓。也不是說他歧視或是瞧不起,但他從來沒想過有一天他也會像那樣主動的雌伏在另一個男人之下,因男人的愛撫而扭動著身體呻吟。

甚或是張開嘴含著別的男人的陰莖。

「嗯嗯……」

伊格西跪在哈利的雙腿之間,有些笨拙但很用心的吞吐著哈利的陰莖,而哈利的手指正在他的體內抽送。

修長的指節在自己體內靈活地擺動著,引得伊格西的身體不時的因脹痛及快感而抽蓄著。但伊格西依然努力的讓哈利操著自己的嘴。

聆聽著粗重的喘息聲以及淫靡的水聲,伊格西的心跳隨著體溫的升高跟著越跳越快。

雖然自己的口技並不熟練,口中的肉棒還是越來越粗硬,散發高熱並鼓動著脈搏。這份認知讓伊格西彎起了嘴角,不是只有自己,哈利也在享受著他所帶給他的快感。

忽然間,哈利的手指碾壓到了伊格西體內的某一點,瞬間像是有電流從那處流竄至全身,伊格西忍不住全身一震,吐出了口中的硬物,發出一聲高亢的呻吟。

「啊!啊、啊!」

哈利故意更加重點式的對蹂躪著那處極度敏感的部位,伊格西被折磨的毫無反抗的力氣,只能靠在哈利的腿上發出一聲又一聲的呻吟跟喘息。

「不……別……停、停下!哈利……啊!」

這感覺該死得實在太好了!但他不想被手指操射,那關係著男性的自尊心。

「說你想要什麼?伊格西……」聽到愛人的要求,哈利稍微放緩了手指的動作,一手勾起伊格西的下巴,舔去從他無力合起的嘴角所流出的唾液,柔聲說道:「誠實的乖孩子才會有獎勵。」

伊格西雙頰升起紅潮,不甘心的咬住下唇,但還是老老實實的說出內心的渴望,「我……我想要你用你這根該死的陰莖操進我身體裡!」

「雖然用詞不太妥當……」哈利露出苦笑,「不過還是必須獎勵你的誠實。」

說著,哈利拉起伊格西,吻著他的唇、糾纏著他的舌,然後掰開他的臀瓣將那處小洞對準自己的陰莖,慢慢地一點一點地埋進他濕熱的腸道內。

「嗯……啊……」

慢慢被填滿的充實感,混著脹痛的快感讓伊格西難以控制的低吟著並從緊閉的眼眶中流出了生理性的淚水。

他真的從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心甘情願的岔開雙腿,迎合男人對自己內部的侵入。但是他願意為了哈利那麼做。或者說他渴望,他想要哈利,想要哈利進入自己、佔有自己。

哈利在伊格西完全坐到了自己腿上,將整根陰莖都吞下後,並不急於立刻做出抽插的律動,而是將手從他的臀部滑至他股間因疼痛而有些疲軟的陰莖,輕柔地上小套弄。

「哈利……啊……啊啊……嗯……」

在感受到伊格西因快感而顫慄,以及不由自主收縮,絞著自己欲望的肉壁,哈利牽起嘴角,溫柔地吻去眼角滾落的淚珠低聲呼喚著他年輕戀人的名字。

伊格西抱著哈利,在他緩慢溫柔的愛撫下,開始自己擺動著腰,尋找讓兩人都能夠得到快樂的地點。

不久,在快感的驅使下,他的動作越來越大,也越來越快。伊格西以哈利的肩膀做為施力點,用力的將自己撐起,再用力坐下,粗硬的炙熱在腸道內摩擦所帶來的快感讓他無法不那麼做,一心只想追尋更高的快樂。

「啊、啊、哈利……我……啊啊!」

就在伊格西即將抵達巔峰前的那一刻,原本都在溫柔的撫慰著伊格西的哈利突然用力握住,逼得伊格西渾身一僵,仰起頭發出一聲尖叫。

但他還來不及進一步做出抗議,哈利就突然把他往後推倒,抓著他的兩條大腿,往後抽出直至入口處,緊接著一個挺身,用力的貫穿他。

「啊啊啊!」

太過強烈的衝擊讓伊格西眼前陷入一片空白,緊緊揪住床單弓起腰,尖叫著射了出來。

當他從高潮中緩過神來時,哈利還埋在他的體內,而且還沒解放過。

絕對不是他早洩,是哈利太持久了。伊格西在內心安慰自己。

「是的,伊格西,多謝你的讚美。我可以保證你一切都很正常。」哈利挑起眉,表示接受伊格西對自己的讚許。

好吧,也許他不小心脫口而出了。伊格西原本就紅的臉更是紅得不像話。

「哈、哈利……」感受著埋在自己體內火熱的脈動,伊格西喘了一口氣無意識地吞了一口口水,有些緊張又有些期待。

「放心,伊格西……」隨著體內一股一股的濕熱液體的衝擊,哈利的低沉嗓音震動著伊格西,讓他全身上下不由自主的起了一陣顫慄,「夜還很長。」

 

__

 

6、照片

伊格西驚訝的望著哈利電腦檔案裡自己的照片。

從小到大的都有。

最近的一張,不知何時被拍下來的。從時間上來看居然是昨晚他們在床上溫存完趁著伊格西睡著時拍的。照片中的自己鎖骨跟胸前到處都是吻痕,嘴唇跟眼睛也都是紅腫的,任誰來看都很明顯是被狠狠操過一場的模樣。

「哈利……?」

伊格西目瞪口呆的轉頭看向對面優雅的品嚐著紅茶的男人。而哈利只是不急不緩地飲了一口紅茶後,開口對他問了一聲:「怎麼了?我親愛的伊格西。」

由於對方實在太堂堂正正的態度,竟讓伊格西一時之間不知該作何反應,支支吾吾了半天,才擠出一句:「你一直都在看著我?從小時候開始?」

哈利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點頭說道:「為了守護你平安無事的成長。」

「……難道說,小時候每當我生日跟聖誕節的時候……窗台上的禮物……」

「是的,現在我可以跟你說,那是我送你的。」

「老天爺!」伊格西抱頭大喊:「我現在不知道該為終於得知我的神秘禮物是來自何方而開心,還是為我的男朋友是個變態而震驚。」

「不,伊格西,我並不是一開始就對你有那種欲望。我是在與你有更深入的接觸之後才愛上你。」

「……但你還是一直在偷拍我的照片啊……」

嘴裡囔囔著,伊格西趴在桌上,只抬起了臉看向哈利,想了一會後戰戰兢兢地問道:「……要是我死了你該不會把我做成標本藏在家裡吧?像酸黃瓜先生一樣?」

「不會。」

出乎伊格西的預料,當他聽到哈利幾乎是立即斬釘截鐵的回覆時,不知怎地胸口居然感到了一陣刺痛。倒不是說他有什麼希望被做成標本的變態欲望,只是如此快速又直接的被否決還是讓他有些難過。

但是下一秒鐘,哈利的話馬上就緩和了伊格西的心痛。

「我不會讓你比我先死……」說著,哈利站起身,走向一臉訝異的瞪大雙眼望著他的伊格西,單膝跪在地上,一手握住伊格西的手,像是騎士對他的王宣誓般吻著他的手背,堅定地說道:「絕對不會。」

「……哈利?」伊格西只覺得自己的心臟像是被緊緊抓住,瞬間停止後開始瘋狂跳動。

血往上衝,伊格西感到自己的雙頰一陣燥熱,蠕動著嘴唇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老半天後才小聲的嘟噥著:「呃……謝謝?」

哈利臉上浮現出優雅的微笑凝視著伊格西。

有時候他真的搞不清楚他年長的男朋友究竟是深情的變態還是溫柔的紳士,也許兩者都是吧。邊想著,由於左手被哈利握著,伊格西只能用右手的掌心摀著自己發燙的臉,發出無奈卻又甜蜜的嘆息。

 

 

 

 

 

TBC?

 

___

 

愛是盲目的!HE就是要甜!

如果有想到什麼梗可能會再續吧XD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