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塗鴉+小梗]盾冬亞瑟王AU

 

直到時間的盡頭,五星概念禮裝。

效果:限史蒂夫或巴奇裝備時,自身在場上的話,賦予圓盾騎士團全體無敵狀態&每回合NP4%獲得狀態&寶具威力提升30%

限史蒂夫或巴奇裝備時,自身在場上的話,賦予圓盾騎士團全體無敵狀態&每回合NP8%獲得狀態&寶具威力提升50%(最大解放)

解說:

握緊了彼此的手,少年們眼中的那份光輝不管經過多久永恆不變。

直到現在,他們依然銘記在心,沒有一刻忘記。

那個遙遠過去的兒時承諾,也是無限未來的共同誓言。

「無論遇到任何困難,我都會陪著你,直到時間的盡頭。

 

_

 

簡單來說,就是FGOParo,COS舊劍的史蒂夫跟COS貝德維爾的巴奇XD

感謝P站上提供的概念禮裝邊框素材

 

_

 

 

上次更新吧唧鍋後剛好FGO台服更新舊劍卡池,首發十連就抽到了亞瑟跟最想要的早春旅情禮裝,太高興了於是忍不住就畫了穿上舊劍服的史蒂夫,既然畫了史蒂夫當然要畫巴奇,那就只有貝德維爾最適合了。

畫的時候想起之前有GN在我的FGO第一部完結感想下說,想看盾冬六章的Paro,於是就寫了一個亞瑟王AU盾冬的圓盾騎士團梗,雖說是梗不過不小心寫了九千多字,有點長,有興趣再往下吧~

 

_

 

 

先放一張還沒加上邊框素材前的塗鴉。

 

遙遠的過去,在神話與歷史交錯的時代,不列顛島上的一處鄉村,有一名為史蒂夫的孤兒。

懂事前就因戰亂而失去父親、十歲時又因瘟疫而失去母親的史蒂夫被修道院收養。

雖然從小體弱多病,脾氣卻很強硬,擇善固執又見義有為,只要看不慣的事情就會力爭到底,再加上他母親死於瘟疫,他自己也總是生病,村裡的大人們都不太願意自己的孩子們跟史蒂夫交往,因此同齡的孩子們都對史蒂夫敬而遠之。

除了嚴肅而慈愛的修女外,只有大他一歲的巴奇會主動接近他,陪他說話。巴奇的家人也會像對待自己家裡孩子般招呼史蒂夫。

年紀跟他差不多,性格溫柔又開朗的巴奇是史蒂夫唯一的好朋友,也是僅有的理解者。兩人都擁有共同的信念--為這個國家帶來和平跟安定。

當時正值羅馬帝國崩解,異族入侵不列顛島,而且不只是異族的侵略者,史蒂夫所在的不列顛尼亞國的國王未留子嗣就崩逝,忙著爭權奪利的貴族們不顧百姓們的生死安危,動輒發動戰爭、提高稅收、欺壓平民,國家情勢動盪不安。

眼見國家的未來岌岌可危,不忍眼睜睜見百姓受苦,一心想要為這個國家的人民跟未來出點力的史蒂夫不顧自己的病弱,決定將來要成為一名拯救世人的騎士,為此他日以繼夜地刻苦修行。

但是他身體原本就不好,無法負荷激烈的活動,沒多久就展現出疲態,巴奇很快就發現史蒂夫的不對勁,找到機會問他,但兩人還沒說上幾句,史蒂夫就因體力不支而昏倒在巴奇面前。

驚慌的巴奇趕緊把史蒂夫帶回修道院,讓修女治療他,然後直到史蒂夫醒來前,巴奇都一直陪在他旁邊。

於是,史蒂夫睜開眼睛,望見的是一雙寫滿了擔心的濕潤綠眸。

在史蒂夫老老實實將一切向巴奇說清楚後,巴奇先是愣住了,然後轉換成敬佩又驕傲的笑容,接著又豎起眉毛。

「你這臭小子!」巴奇輕輕敲揍了史蒂夫頭頂一拳,然後抱住他,有些顫聲地對他說,「你為什麼不找我?自己一個人偷偷修行也太不夠意思了吧!而且將來你打仗時,總得有人看著你的後方,對吧?」

感受著包圍自己的溫暖,史蒂夫心裡充滿了難以形容的感動,只能沉默著點了點頭。

從那一天開始,史蒂夫不再是自己一個人,每天都跟巴奇一起以成為鋤強扶弱的騎士為目標努力學習、鍛鍊身心,過著忙碌而充實的生活。

時間很快來到了巴奇十六歲、史蒂夫十五歲的時候。

靠著自己平時辛勤工作攢到了旅費的兩人決定一同離開村子,前往倫敦投入當時最有名、也是成為下任國王最有力人選的騎士索爾麾下認真修行,期盼將來可以加入騎士團,為這個國家的和平盡一份心力。

在離開村子的前一晚,他們握緊了彼此的手,許下了承諾--將來無論發生什麼事,他們都會永遠陪在彼此的身旁,直到時間的盡頭。

他們並不知道,在他們啟程的時候,不列顛的首席魔法師史傳奇正向所有人宣告,倫敦的一顆巨石裡插著一面圓盾,拔出那面圓盾的人,就是不列顛的王。

那面圓盾是集合了不列顛尼亞最頂級的學者--史傳奇、艾斯金以及霍華德三人共同研發魔法融合科學的技術創造出來的神級寶具,只有與生俱來即擁有王者靈魂的人可以舉起圓盾,在舉起圓盾的同時也會得到超凡的力量。

命運的那一天,對自己將來的命運毫不知情的史蒂夫在跟巴奇來到了倫敦後沒多久,就被捲入了排隊拔取圓盾的騎士之間的私鬥。

巴奇為了保護史蒂夫被撞倒在地,眼見馬蹄就要踢上巴奇的腦袋,情急之下史蒂夫順手拔起了離他最近的圓盾。

於是,史蒂夫守護了巴奇的同時,也成了不列顛之王。

 

 

 

 

因圓盾的魔力,原本體弱多病的史蒂夫一夜之間從瘦弱的小豆芽變成英姿煥發的健壯少年,頭腦也變得更加清晰。

見到史蒂夫劇烈改變後的模樣,所有人都驚嘆,只有巴奇瞬間的驚訝過後,立刻擔心地問道:「會不會痛?」

看著巴奇真心為自己擔心的表情,原本心裡其實也有些不安的史蒂夫忽然覺得充滿了勇氣,搖了搖頭,笑著回道:「有一點。」

在史傳奇、艾斯金跟霍華德的說明下,雖然對自己突然成為一個王還有些迷茫,但史蒂夫還是毅然接受了自己的命運。

為了磨練史蒂夫的身心,索爾及史傳奇決定帶領史蒂夫遊歷不列顛各地,親自去體驗將來君領的大地是什麼模樣,保護的人民是什麼表情。

巴奇理所當然也跟著史蒂夫一起去,兩人花了一年多的時間,透過自己的雙眼跟雙耳去深入了解自己的國家,彼此勉勵互相支持。

一年後,歷經心靈成長的史蒂夫跟巴奇回到了倫敦,受到了列隊歡迎。

留守倫敦的艾斯金跟霍華德也已將史蒂夫加冕為王的儀式準備妥當。

在加冕儀式的前一晚,艾斯金教授告訴史蒂夫,圓盾會選上史蒂夫絕不是偶然,史蒂夫生來就擁有理想王者的靈魂,一位理想的王最需俱備的,不只是勇猛的力量、也不只是明晰的頭腦,而是無論遇到什麼挫折,都能夠堅持自己信念的強大心靈。

雖然在加冕儀式的當天,艾斯金為保護史蒂夫死於索爾之弟,渴望讓自己哥哥成為王者的阿斯嘉德第一魔法師的洛基之手,但他留下的話語,一直烙印在史蒂夫的心中,讓他下定決心成為一個理想的王。

洛基當場就被索爾逮捕,索爾表示他會負起責任後,就辭去原本首席騎士團長之位,帶著洛基離開了倫敦。

於是為了收拾殘局,史蒂夫的加冕儀式在隔天重新舉行。

當晚,史蒂夫來到了巴奇的房間,想著洛基大喊自己不配當王的話語,史蒂夫忽然一陣恐慌,懷疑自己究竟能否成為一名理想的王。

那份責任過於重大,壓在史蒂夫心裡,讓他惶然不安。

他想問巴奇:「你覺得我可以成為一個理想的王,給這個國家帶來和平安定的生活嗎?」卻遲遲不知如何開口。

或許是感受到了史蒂夫內心的疑慮,巴奇微微一笑,輕拍史蒂夫的肩膀,柔聲說道:「放心吧,史蒂夫,你只要照著心中所想的去做就好,無論何時,我都會一直陪著你。」

史蒂夫睜大了雙眼,巴奇溫暖的笑容將他心中所有的不安與疑慮都一掃而空。

他安心了,只要有巴奇在身邊,什麼樣的困難他都能夠堅強面對;只要巴奇陪在他身旁,他有自信自己一定能夠負起這個國家,帶給這片大地的人民一個和平安定的生活。

於是,隔天的正午,王城廳堂上,在史傳奇將象徵王權的冠冕放到史蒂夫頭上的那一刻,史蒂夫正式成為不列顛之王。

在那榮耀的時刻,沐浴在眾人期待與崇敬的目光中,史蒂夫只是看著站在玉座下首席位置的巴奇,相視而笑。

 

 

 

 

時光匆匆,登基為王五年後,二十一歲的史蒂夫成長為智勇雙全、正義高潔的騎士王。

史蒂夫及其領導的圓盾騎士團威名遠揚,許多騎士賢者紛紛慕名而來,集結於史蒂夫的名下一起為了統一不列顛而努力。

然而,即使手下騎士眾多,巴奇始終是史蒂夫身邊最親密的副手。

不管是戰場上還是私底下,兩人總是形影不離,史蒂夫從沒懷疑過,巴奇有一天會不在自己身邊。

直到某一場與外號紅骷髏的異族將領施密特的戰役中,史蒂夫跟巴奇中了埋伏與其他騎士團員分離,被大量敵軍包圍,即使史蒂夫也陷入了苦戰。

為了讓受了傷的史蒂夫能夠脫困,巴奇毅然舉起了史蒂夫的盾牌,笑著對他說:「放心,史蒂夫,我很快就會回來。」後,不等史蒂夫出聲阻止,就自己成為誘餌殺出重圍引開了敵兵。

巴奇引開了敵兵不久,其他騎士團員終於趕到了史蒂夫身邊。

匆忙交換了情報之後,史蒂夫想立刻去找巴奇的下落,但除了巴奇以外史蒂夫最信任的親近山姆以史蒂夫的腳負傷為由勸阻了他,雖然史蒂夫心急如焚,不過身為王的立場讓他忍了下來,暫時撤退,回到自己的陣營,同時另外派人去找巴奇。

然而,當派出搜尋的人回來後向史蒂夫報告的結果,卻是巴奇深入敵方陣營後就失去蹤影,地上血跡斑斑,恐怕凶多吉少時,方寸大亂的史蒂夫再也無法保持冷靜,不顧一切力排眾議,獨自前往紅骷髏的最後據點。

兩人的最終對決在史蒂夫鬼神般的奮戰殺死紅骷髏後畫下句點,然後,史蒂夫在紅骷髏的居城內,找到了半面染血的殘破圓盾以及一條血跡斑斑的左手臂。

從上頭的盔甲,史蒂夫悲慟地看出,那條從上被被硬生生斬斷的,是巴奇的左手。

跪倒在地,顫抖著將巴奇的左手緊緊抱在懷中,史蒂夫嘶聲哭嚎,就像失去了愛侶的孤狼。

直到失去後,他才終於察覺到,巴奇對自己究竟有多麼重要。

無論何時巴奇總是陪在史蒂夫,在適當的時候幫助他、在需要的時候挺身保護他,在史蒂夫腦衝的時候開導他,對孤兒的史蒂夫來說,巴奇就像是不可或缺的家人,是他最重要的存在。

失去了巴奇,史蒂夫就像失去了一半的靈魂,但他是王,無法沉溺於自己的感情,只能抹殺自己,將所有的悲傷壓抑在內心深處。

從那一天開始,史蒂夫再也沒笑過,失去巴奇後的他只能孤獨地走在理想的王道上,身為一個王的他率領著圓桌騎士團四處征戰,屢建戰績,卻越來越不像個人。

同時由於原來的圓盾破損,聯手創造出圓盾的三賢者中,艾斯金已死,史傳奇一年多前就離開隱退在某處,只能靠霍華德修補,所以新生圓盾沒有原來的魔力強大,無法賦予史蒂夫不老不死的能力。

不過史蒂夫肉體還是擁有極強的治癒能力,成長也極為緩慢,即使七十多年過去,他除了長出些鬍子外,幾乎跟加冕為王時一模一樣,沒有絲毫改變。

有些騎士對於這樣的史蒂夫感到恐懼,也有少數人擔心這樣的他,但更多人,包括一般民眾都遵奉史蒂夫為理想的王,但不論是害怕他還是敬愛他,都沒有一個人能理解他。

同時,雖然史蒂夫看起來似乎可以持續當王,但由於前任國王就是因為沒留下子嗣才會導致國家動盪,因此隨著不列顛即將統一,王位的繼承人問題開始浮上檯面,許多人都對史蒂夫遲遲沒有結婚感到不解,連霍華德也提出了諫言。

然而,無論是誰來談論這件事,史蒂夫總是表示現在還不想結婚,等到不列顛尼亞統一之後再來慢慢考慮對象。

其實他根本一點都不想結婚,因為他真正想共度一生的人、打從心底所愛的人是巴奇,而他早已不在史蒂夫身旁。

雖說巴奇是男性,就算他沒死他們也不可能在一起,但史蒂夫有時候會忍不住想,如果當初沒有舉起圓盾,沒有成為王,沒有讓巴奇為了保護自己而死,他們之間,會不會有那麼一絲可能性?

午夜夢迴時,幻想自己跟巴奇的結婚生活,是史蒂夫七十多年來唯一感到溫暖的時候。

無論如何,巴奇已經不在了,沒有什麼如果、沒有什麼也許,所以史蒂夫也只是想想而已。

 

 

 

 

又再經過了數年的光景,在史蒂夫與圓桌騎士團的征戰下,敵對的勢力被殲滅到只剩下零星的城池,眼見不列顛尼亞的統一就在眼前,異族最後的首領皮爾斯底下突然出現一名黑騎士。

被稱為冬日騎士,除了閃耀著銀光的金屬左手以外,全身披著漆黑戰甲的他行動猶如鬼神,殺人只在一瞬間,圓桌騎士團有不少人,包括創始元老霍華德都死在他手下,只能由史蒂夫親自上場,與之對峙。

一番激烈交戰下,就在史蒂夫打落了冬日騎士頭盔的瞬間,他的心臟幾乎停止了跳動。

因為出現在他眼前的,是除了頭髮長了些,表情也變的冷酷滄桑,但他絕不會認錯的,他朝思暮想的巴奇。

由於太過震驚,史蒂夫不小心讓巴奇逃逸而去,於是他立刻急起直追,一心只想著巴奇的史蒂夫不顧一切,深入敵方陣營。

最終史蒂夫消滅了皮爾斯,找回了巴奇,也找到了令他心痛的真相。

原來巴奇當然衝出包圍引開敵兵後,並沒有戰死,而是被俘虜,並在經過難以想像的身心折磨後,被洗腦改造成冬日騎士。

巴奇的金屬左手,正是紅骷髏原來的手下佐拉將原始的半面圓盾熔解後打造而成,圓盾一半魔力的影響下,巴奇才會跟史蒂夫一樣七十多年來都沒有老,即使受了傷也會很快復原。

失而復得的史蒂夫對巴奇的遭遇心疼不已卻也對巴奇依然活著難掩狂喜,立刻將巴奇帶回城裡,並找到了史傳奇,請他幫助治癒巴奇。

在史蒂夫的陪伴跟史傳奇的治療下,巴奇的狀況恢復良好,記憶雖不能說十全十,但也恢復了八成,史蒂夫開心得不得了,還打算等巴奇完全恢復之後,如同七十年前一般讓巴奇擔任自己的副手。

然而,圓桌騎士團中對史蒂夫這樣的決定感到憤怒與不解,尤其是在巴奇離開後才加入騎士團的騎士,對殺了他們許多同伴的巴奇視若珍寶的史蒂夫充滿怨氣。

其中,霍華德的兒子,東尼正是反對巴奇加入騎士團的領頭人,他不只反對,還多次公開在會議上展現對巴奇的憎恨與敵意,但史蒂夫除了解釋巴奇是被洗腦控制,並非自願成為圓桌騎士團的屠殺者外,對騎士們的抗議視若罔聞。

因為史蒂夫認為不需要對其他人說明巴奇對自己的重要性,他們不可能了解。

於是某些早就對史蒂夫的執政有所歧異的騎士們以東尼為首,騎士團內分裂成支持史蒂夫跟支持東尼的兩方派系,多次明爭暗鬥。

面對騎士團內部的暗潮洶湧,感到一切都是因自己而起的巴奇抱持覺悟,一個人在深夜的花園散心時,對來找自己的史蒂夫說道,如果將他處刑可以讓國內安定,那麼他會心甘情願赴死。

一聽到巴奇的這句話,史蒂夫壓抑多年的情感瞬間爆發,緊緊抱住巴奇,將自己多年來的情感一股腦地通通告白了出來。

「別再說那種話!別再那麼輕易地犧牲自己的生命……別再離開我身邊……七十年了,這七十年來,我沒有一天不想著你,只有想到你的時候,我才覺得自己還活著,還像個人……我愛你,我不能沒有你,巴奇……你是我最愛的人……」

說到最後以語帶哽咽的史蒂夫索性放任激情,吻住了巴奇因太過於驚訝而合不攏的唇。

「……你不需要將東尼的話語放在心上,他父親……以及那些騎士們的死,責任不能算在你身上,要說的話一切都是我的錯,那時候讓你為了救我而被俘擄,又輕易地以為你死了,沒有早點救你回來,害你受盡了折磨。」

現在站在巴奇的面前的,並不是什麼理想的王,只是當年那個小村裡的十五歲少年。

「現在你好不容易回到自己身邊,我會用盡自己所有的一切守護你,所以你一點都不需要擔心,他們正在氣頭上,我會將他們調往別處暫時遠離,過段時間他們應該就會冷靜下來,到時候我再正式將你介紹給他們。」

被史蒂夫緊摟在懷裡的巴奇沉默了許久,輕輕點頭。

花園的月光下,擁吻在一起的兩人都沒發現,花園外偷聽到他們談話的東尼緊握著拳頭,並在滿心悲憤之下決意反叛。

 

 

 

 

在史蒂夫將東尼為首的仇視巴奇派調往別城後過了幾天,史蒂夫帶著巴奇前往與最後的敵對勢力交戰。

當他們凱旋而歸時,面對的是一大群擋在城外,由東尼領導的叛軍。

雙方勢力的血戰在卡姆蘭之丘進行了三天三夜,圓盾騎士團死傷無數。

最後,為了保護史蒂夫,擋在史蒂夫面前的巴奇的金屬左手被東尼一刀斬斷,倒地不起,急怒攻心的史蒂夫將東尼擊倒在地。

「……你算什麼王……!」即使渾身浴血,東尼還是不顧一切地對著史蒂夫放聲嘶吼著,「你沒資格拿那面盾牌!那是我爸給你的!」

這句話深深刺進了史蒂夫的心,望著傷痕累累的東尼臉上怨恨憎惡的表情,以及四周散亂的屍體,史蒂夫扔下了盾牌,走向巴奇身旁輕輕抱起了他,頭也不回地,一步一步離開了卡姆蘭之丘。

看著從他左手斷面流出的血已慢慢凝固,抱著巴奇依舊溫暖的軀體,痛徹心肺的史蒂夫閉上了雙眼。

是啊,他根本不算什麼王,也沒有負起那面盾牌的資格。

他無法成為一個理想的王--無法獎勵所謂『為國除惡之人』;更不是一個理想的情人--不只無法保護自己心愛的人,就連為自己心愛的人復仇都辦不到。

一切都是自己的錯,他無法拋棄私情,無法捨去巴奇。最糟糕的是,即使他讓這個國家因自己的緣故引發的內戰而分崩離析走向敗亡的現在,史蒂夫心中最痛苦、最懊悔的、最心疼的,依然是巴奇。

如果不是為了自己,巴奇應該留在他們的故鄉,娶妻生子,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而不是現在這樣為了不應由他背負的罪業而被眾人指責,最後還為了保護自己慘死在自己的面前。

是他使得巴奇為了自己而受苦,是他導致自己的騎士們自相殘殺,是他親手將人民期盼的和平葬送在內戰耗損中。

他不該舉起那面圓盾--打從一開始,他就不該妄自稱王。

「……對不起,巴奇……」

一邊帶著哽咽低聲道歉,抱起巴奇,史蒂夫往史傳奇所隱居的地方,邁起沉重的步伐。

 

 

 

 

當睜開眼睛看到了眼前的史傳奇時,巴奇首先想到的是--

「史蒂夫呢?」

表情凝重的史傳奇沉默了一會,才低聲告訴巴奇,史蒂夫已經消失在時間的盡頭。

「……史蒂夫死了?」

「沒有,卻也差不多。」

史傳奇向擔心的巴奇說明,在將巴奇託付給史傳奇後,史蒂夫為了贖罪、為了真正成為一個理想的王,他已經捨棄了自我,在各個不同的世界流浪。

「他說,所有的錯都在他身上,希望你今後能自由地過著你想要的生活。」

「……那個臭小子……」巴奇低頭,咬著下唇,輕聲罵著已不在身旁的史蒂夫,「你怎麼就不明白,我想要的生活,一直都是陪在你身邊。」

「那時候,舉起那面圓盾的,不只是史蒂夫。沒有你,他舉不起圓盾,所以,這世界上除了史蒂夫以外,只有你能真正使用這面盾牌。」

一邊說著,史傳奇將最初那剩下一半的圓盾遞到巴奇的面前。

「你是自由的,巴奇,你可以選擇要不要負起這面圓盾,或是像史蒂夫說的那樣過著自由的生活,那……告訴我,你要怎麼做?」

「我要去找史蒂夫。」巴奇毫不猶豫地抬起了頭。

「……那將會是遙遠的不可思議的旅程。」

巴奇笑了笑,「不管史蒂夫在哪個天涯海角,即使是世界的終焉,我也會找到他……因為我答應過他,要陪著他,直到時間的盡頭。」

於是史傳奇將那半面圓盾化為金屬手臂,代替巴奇失去的。

向史傳奇道謝後,巴奇也沒有多作休息,即刻啟程,展開了漫長而遙遠的旅程。

 

 

 

 

經歷數千年的時光,踏遍無盡的路程,巴奇終於在世界的盡頭找到了史蒂夫。

但佇立在他眼前的,卻不再是他所熟悉的史蒂夫,而是以居高臨下之姿俯瞰人世,毫無一絲情感,絕對正義、絕對公平的孤高獅子王。

 

 

 

 

 

 

 

 

 

 

 

___

 

 

 

大概就是這樣的一個大盾成為隔壁老王(字面上意義)的AU梗。

結局大概就是巴奇遵守了承諾(?)

如果加入ABO世界觀發展就更龐大了,史蒂夫當然固定是A,而不管巴奇是ABO中的任一種,劇情都會不一樣,哪一種對我來說都好吃就是了XD

最後為了感謝看到這裡的你,送上小小的福利(?)

穿著黑槍傻萬聖節禮裝的巴奇塗鴉,還請收下~

 

 

 

作者

司馬真

司馬真

熱愛盾冬的老腐女,默默為愛產出中,盾冬一生推!

2 thoughts on “[塗鴉+小梗]盾冬亞瑟王AU”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