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man]【HE】And so, they lived happily ever after.

『然後,是的,他們永遠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昨天跟朋友去看了金牌特務(Kingsman),被哈利X伊格西的CP打中
忍不住塗鴉跟寫文了XD

HE不拆不逆並且永遠HE!

以下含有嚴重劇透,還沒看過的不要點進來比較好喔

 

___

 

 

對於伊格西安文來說,就算說他的人生是因遇到了哈利哈特才完整,恐怕也不為過。

雖然一開始就是因為伊格西的父親犧牲了自己的生命拯救哈利,才會帶給伊格西一個如同惡夢般的童年,但是他也帶給了他希望。

缺乏安全感的母親、蠻橫暴力的繼父狄恩、以及他那一群惡意嘲弄自己的手下們,伊格西唯一的希望,是他手中的一枚徽章。

那時他還太小,不太能理解什麼叫做死亡,他對當時的記憶,只有母親的掩面啜泣,以及一個陌生的男人,他蹲下來將一枚徽章交給自己,用著溫厚低沉的嗓音--他其實不記得當時那個男人的長相、聲音、說話的語氣,但是他永遠都沒忘記過他對自己說的那個神奇的暗號--『牛津鞋不是雕花鞋』。

他曾經也抱持過樂觀進取的想法,他試著加入體操隊、或是從事軍旅生活,但是當他母親近乎歇斯底里的哭喊著求他別離開時他不知道該怎麼辦。最終他放棄了,自暴自棄的去接觸許多社會角落的黑暗面。

他除了傷害別人、傷害其他生命的事以外,能夠傷害自己的壞事都去做了,而那枚徽章他一直掛在脖子上,就像那是最終救贖

所以當他一時衝動偷了狄恩手下的車子在街上橫衝直撞被抓到警局後,試著撥了那枚徽章背面的號碼時,他其實並沒很認真,有部分是好奇,畢竟已經過十七年了,那個男人甚至是不是還活著也未可知。

而那一通電話從此改變了伊格西的人生。當伊格西走出警局,哈利叫住他時,他的人生從此就像是重生了一樣。猶如童話或是電影般的發展。

是哈利將伊格西從自暴自棄,宛如行屍走肉般的人生中解救出來,他給了他希望,同時也填補了他缺失的父愛。

他自己知道,他會在哈利身上尋求完美的父親形象,哈利也並沒有讓他失望。他給了他比他所能夠想像以及回憶的理想父親還要更多的東西。

而伊格西自己並沒有察覺到的是,他對哈利的感情並不僅僅只是對父親的憧憬而已。

在伊格西的世界中,哈利等於是伊格西嚴厲卻又溫柔的父親、也是帶給他神奇魔法的神仙教母、更是拯救他離開荊棘高塔的王子。

對,王子。不知從何時開始,或許早在他們於警局門口相遇--或者該說重逢--的那一瞬間開始,他那優雅英挺的紳士風采就讓伊格西對哈利產生了好感。

而那份微妙的好感在經過酒吧裡哈利完美的上演了一場優雅帥氣的英雄救美(也許有語病,但當時的感覺的確是如此)時發展成了憧憬,並隨著他們日後越來越多的日常相處,那份憧憬又轉化成了戀心。

不知不覺間,伊格西對哈利的感情混雜了對父親的嚮往、英雄的崇拜、王子的感謝,以及單純對年長男性的愛欲。

而哈利比伊格西自己更早察覺到了這一點。

哈利是從伊格西望著自己的那雙充滿著複雜卻又單純情感的眼神中,驚訝的發現了這一點(當然外表並沒顯現出來)。但更讓他驚訝的是,自己並沒有對此感到任何反感,不如說他認知到伊格西對自己的感情後,幾乎是同時地,哈利也從內心湧起了難以言喻的情感。

愛情、親情、友情。不管是哪一種。或者是都有。

在伊格西接受成為金士曼特務的特訓以便參與選拔下一任蘭斯洛特測驗時,他們與其他的受試者與他的推舉者之間很明顯的不同。幾乎沒有一個受試者像伊格西一樣,一結束測驗就跑到哈利那裡去,一直到睡覺前才會回到房間。

哈利本身也比其他的推舉者更加關心受試人的狀況,大家都經常看到他們兩人一同出現在總部各個角落--在伊格西認養了JB之後,就是兩人一狗--的畫面。

他們似乎總有說不完的話題,當然最主要是伊格西在說話,而哈利也會適當的抓著機會教育伊格西。

他有時候會想起他第一次帶伊格西到金士曼裁縫店裡時,他們談到他們之間關係的比喻:麻雀變鳳凰、窈窕淑女。

將一顆璞石依照自己的喜好琢磨成閃亮的寶石,或許從古至今就一直是某些紳士的喜好。

而哈利或多或少有那麼一點,當然,一個真正的紳士是不會硬要將自己的喜好強加於一個毫無意願的年輕人身上,但是當那個年輕人自己有著強烈的意願想要讓自己盡可能的接近他所喜好的類型時,哈利實在很難抗拒誘惑。

他發現自己無法抵抗伊格西往上看著自己時那雙像是會說話的濕漉漉的狗狗眼。就像JB,那條可愛的哈巴狗。

特別是當他從任務中失敗負傷,昏睡半年左右後清醒過來時,伊格西望著自己的那雙眼神。

所以不能怪哈利忍不住吻了伊格西,一切都要怪伊格西自己用那種目光望著自己,彷彿自己是他這個世界上最重要的存在。

在哈利吻了自己之後,有那麼一段時間,伊格西幾乎處於當機的狀態。他很努力的遏止自己臉紅,並想盡辦法平靜的問道:「……哈……哈利?」

「嗯?」哈利溫和平靜的就像剛才的吻只是一聲早晨的招呼,天知道這可不僅僅是是他們之間的初吻,更是伊格西真正的第一次初吻。

也許他給人的感覺像是混過很多地方,或者說難聽一點,像狄恩的小弟嘲笑他的鴨。但伊格西可以對上天發誓其實他不僅是個處男,在街頭混到了這把年紀卻連初吻都沒有過。

所以伊格西大概頓了三秒--或者有三分鐘,才想到一個男人被另一個(還是年紀足以當他爸的)男人吻時應該要有的正常反應。

他用手遮住自己的嘴唇,眨了眨眼,「呃……你剛才是……」

「吻你。」哈利臉不紅氣不喘的維持一貫優雅態度,雖然穿的不是平常英挺的西裝而是病袍,還是散發著優雅的氣質。

伊格西又停頓了幾分鐘,才訥訥地開口:「……你是不是認錯人了?我是伊……」

「我知道,你是蓋瑞安文,伊格西。」但哈利在伊格西還沒說完前就像為了要讓他安心似的,開口堅定的說道。

望著哈利凝視著自己的溫柔眼神,伊格西有些遲疑的嘟噥著:「唔……所以……」

「所以放心,因為是你我才吻你。也就是說--是的,我愛你,伊格西。」

面對突如其來的告白,伊格西遲了半拍,血才猛地衝上整張臉,嘴巴張張合合,支支吾吾了老半天,才擠出幾個字,「……你……這該不會是……什麼測驗吧?色誘什麼的……?」

哈利在內心裡失笑,手掌撫上了伊格西發燙的雙頰,用大拇指來回輕撫,低聲說道:「我才剛甦醒,他們還沒有想到要利用大病初癒的傷患做這種事。」

說著,他又再度吻上伊格西微啟的雙唇。而這次伊格西猶豫了一會後,閉上雙眼,用雙手緊緊抓住哈利的病袍。

一開始像是輕啄般的細吻,很快就變成互相掠奪的熱吻,要不是梅林突然出聲,也許他們會就這麼摩蹭上床的激烈程度。

「下一次休假,到我家裡。」哈利在伊格西紅著臉離開前,從他身後抱著他,在他耳邊輕聲低語。

 

 

*** *** ***

 

 

在擁抱著伊格西時、在吻著他、在將自身埋入他體內時,哈利內心充滿著許久未曾感受到的溫暖情感。

不知道從何時開始,伊格西就在哈利心中佔著莫大的地位。

或許從他第一次見到年幼時的伊格西開始,其實早在伊格西打那通電話說出暗號之前,哈利一直都默默的在關照著他。他原本是打算代替他死去的父親暗中關心他,同時也對伊格西的能力寄予厚望。

而那分感情開始變質是在何時,連哈利自己也不清楚。

但那如今已不重要,對他們來說現在重要的是,他們將來能否公私能在一起,成為同事,並肩作戰。

哈利對伊格西能夠通過最終測驗替補蘭斯洛特的位置有很強烈的信心,近乎盲目。

他知道伊格西不想再失去,特別是像哈利對他來說幾乎等同於伊格西現在世界的全部,他有自信伊格西會為了跟自己在一起而努力贏得選拔。

所以當他得知哈利因為無法開槍射殺JB而失去了資格時,無可抑止的感到了失望的心情,以及焦躁的憤怒情緒。

當他遙控著伊格西偷走的車子將他帶回自己家裡時、當哈利對著伊格西說出他們真正的測驗內容時、當他看到伊格西為了他說自己對他感到失望而受傷的表情時。

哈利意識到了其實不能失去的人,是他。

他不能失去伊格西,無論如何都不行。

他還有很多話想仔細、認真地對伊格西說,但是突然的任務打斷了他們之間的對話。

當子彈從他的下巴穿過他的腦袋時,哈利瞬間閃過的,只是伊格西那雙總是渴望著什麼卻又膽怯的碧眼。

他在離開前對伊格西說過,在這裡等我回來。

而他記得很清楚,伊格西曾經在兩人深夜對酌時,小聲透露過,他的父親在最後一次的任務前對他說過,等我回來。

他想起了當時伊格西的表情。比起死亡的疼痛與恐懼,他的那副表情更讓哈利難受。

抱歉,伊格西。我的承諾恐怕又要讓你再一次受到傷害了。

這是哈利失去意識前最後浮現的唯一想法。

 

 

*** *** ***

 

 

伊格西望著鏡子中頭髮整齊的梳起、戴著黑框眼鏡,西裝筆挺的自己。

他拯救了世界,而現在他即將被推選為新的金士曼特務,接替光榮殉職的哈利哈特,成為新一代的加拉哈德。

他必須再更像哈利一點。

伊格西試著擺出記憶中哈利溫厚的微笑、優雅的姿態。

但是鏡子中的那張臉雙眼泛紅、嘴角顫抖、眉心揪結,一點都不像記憶中那個總是溫柔的對自己微笑的模樣。

「……禮儀……」他蠕動著乾澀的嘴唇,說出腦海中帶給他最深刻的印象,屬於哈利的話語,「成就不凡的人。」

壓抑著顫抖的聲線,伊格西將雙手掌心壓在鏡面上,閉上眼睛不斷的來回重覆呢喃著這句話,在腦海中刻畫著他那優美的戰鬥姿態

當他張開眼睛時,他不再是伊格西安文,他將是金士曼特務,新一任的加拉哈德。

他發誓他會讓哈利繼續活著,活在自己的心中。

 

 

*** *** ***

 

 

「既然大家都一致認同伊格西安文繼任為新一代的加拉哈德,那麼接下來我們得推選新任的亞瑟。」

在梅林說完這句話後,哈利突然從門口進來,維持著一貫傳統紳士的模樣,說著「抱歉,我遲到了。」接著信步往內走了進來。

伊格西瞪大了雙眼,像是見鬼一樣的--事實上在他看來也差不多--的發出一聲幾乎讓現場所有都想掩蓋住耳朵的尖叫。

在一個小時後左右。

在除了加拉哈德以外所有圓桌武士一致通過由哈利擔任新一任的亞瑟之後,新任的加拉哈德--伊格西紅著眼眶無言的瞪著坐在原本屬於亞瑟坐位上的哈利。

平常伊格西總是憋不住話,特別是在哈利面前。但現在他已經這麼瞪著哈利一個多小時,什麼都沒說。

梅林跟蘭斯洛特--蘿西都看著彷彿隨時都會哭出來的伊格西。而哈利,如今已是亞瑟的哈利平靜的外表下,眼神中帶著難以掩飾的愧疚與心疼望著他。

伊格西花了半個小時聽梅林以及哈利偶爾加上蘿西輪番對他解釋哈利是怎麼因為華倫坦不敢見血,而葛希兒為了照顧華倫坦,結果居然沒有人去仔細檢查哈利到底死透了沒而死裡逃生。

又為了什麼該死的提振戰鬥士氣的見鬼理由,而只單單對伊格西隱瞞了哈利還活著的消息。

聽完後伊格西又花了超過半小時來理解。所以他才會無言的死瞪著哈利。

嗯,他總算懂了,簡單的說就是哈利其實並沒有死?而除了自己以外的所有人都知情?

天殺的,這樣不是顯得他幾個小時前的決心他媽的像是一場笑話嗎?

「……只有我被瞞在鼓裡?」從剛才哈利進來時,梅林跟蘿西並無任何驚訝的神色,反而同時將視線移到自己身上的瞬間,伊格西馬上就察覺到了這一點。

「欺騙敵人前先要欺騙自己人。」哈利冷靜的說道。

「去你媽的。」

伊格西立刻罵了一句很不紳士的話。要不是他的淚水像一條銀線般從眼眶中流出,滑過臉頰,滴落地面的話,他看起來還是有那麼一點凶狠樣的。

只不過現在看在其他人--特別是某特定人士--眼中,卻格外讓人感到心疼。

「伊格西……」哈利幾乎是馬上就軟化了,他從坐位上起身,小心翼翼的走到安靜落淚的伊格西身邊,他很少看到伊格西的眼淚(除了床上以外),伊格西的眼淚讓哈利難得的失去了沉穩,有些慌張的將伊格西擁入懷中,溫柔的撫摸著他的背。

其他的金士曼特務們雖然有從梅林或是平時的閒聊中得知關於哈利相當寵溺伊格西的風聲。但直接當面目擊哈利對伊格西的態度還是受到了不小的衝擊。

這真的是那個哈利哈特?那個可以平靜優雅的殺人於談笑間的哈利哈特,現在為了一個淚眼汪汪的年輕人而露出那種像是犯了錯的老公的神情。

愛情真是不可思議啊。就在大家同時都那麼想著的時候。

「操!操你媽的!」伊格西雙手垂在身體兩側,顫抖著身體跟聲音,流著淚爆出一連串咒罵。

他氣瘋了,也高興瘋了。

他當然非常氣憤哈利以及大家都對自己隱瞞消息,但更多的當然還是為了哈利還活著而激動不已。

「雖然你騙了我,我他媽還是愛你,哈利哈特!」伊格西激動的吼道,然後一把抓住哈利的領帶將他抓到自己面前,墊起腳尖抬起頭將嘴唇用力撞向哈利的。

「我也愛你,伊格西。」哈利環抱住伊格西,在他帶著鹹味的吻中柔聲說道。

「嘿,兩位,注意一下這裡有淑女好嗎。」蘿西皺起眉說道,但是嘴角卻洋溢著笑意。

 

後來金士曼總部送給了伊格西一棟房屋,很巧的就位在哈利家隔壁。

圓桌武士們彼此之間都在半調侃,哈利藉由亞瑟這個職位贈送一棟房屋給伊格西,一方面為自己隱瞞真相傷了他而道歉,一方面讓他搬到自己隔壁好貼身關切的所謂假公濟私的行為。

當然哈利跟梅林都主張這是針對伊格西拯救世界應得的報酬。

至於真相只存在哈利的心中。

 

 

*** *** ***

 

 

「哈利,幫我抱一下JB。」伊格西抱起JB對哈利問道。

在哈利優雅的(每次伊格西都心跳加速的偷偷在內心裡吶喊著:不公平!為何連這種小地方都那麼迷人!)接過JB後,伊格西拿出口袋中的狗便袋,用夾子夾起

沒有任務時,他們每天都會一同牽著JB散步到離他們家不遠的一處公園。

他們會在公園裡漫步,閒話家常,今天晚餐要吃什麼、伊格西的妹妹開始會叫人了、伊格西的媽媽有新的對象了,或是保險套不夠了回家途中得去買等等。

他們每天都會聊很多很多。

他們依然偶爾會拯救世界,但是他們現在只是一對很親暱的忘年之交。會上床的那一種。

今天世界依然和平的在運轉著。

然後,是的,他們將會永遠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End.

 

__

 

 

 

以下為作者碎碎念:

HE怎麼可以不HE啊!!! 都一個說麻雀變鳳凰一個說窈窕淑女了! 我要看腹黑紳士調教善良壞小孩啊!!!怎麼說死就死了……我好錯愕喔,一直看到最後都想說他一定沒死對吧?!

結果……(遠目)

是說哈利報答救命之恩的方式就是把救命恩人的兒子放置PLAY(雖然我嚴重懷疑他其實一直有偷偷在暗中關切吧XD)17年後再找機會調教成自己的菜(誤)

然後伊格西就是愛一個人就是把自己變成他……

還有我超愛那個女反派葛希兒 又美又帥又能打 吐槽也很犀利 又很寵局長華倫坦 我甚至希望她贏呢XDDD 可惜電影裡永遠邪不勝正。

其實看到局長華倫坦的口音超可愛的啊XD 雖然神經病一枚 可是我好喜歡他跟葛希兒喔XD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