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蛇性 (5)

前面章節:(1)(2)(3)(外傳)(4)

雖然遲到了很多天,不過端午節是一定要來更這篇的啦~岳父岳母正式登場,本篇沒肉開始走劇情(?),關於蛇盾跟蛇吧唧請參考外傳。

書生盾X小黑蛇精冬兒的偽聊齋風,雙性軟冬,生子有,還請注意避雷~(如果要說有多軟,蛇冬兒大概是我產出中最軟的一款冬冬了,大概跟水一樣,就是那麼的軟(?)

 

 

___

 

 

五月初五,寅時,夜未央,天未白。

晨暮雞鳴中,擁著冬兒的史蒂夫緩緩睜開了雙眼,低頭望向懷中的軟玉溫香。

被史蒂夫摟在胸前熟睡的冬兒披散著如絲綢般光滑的黑髮,一襲薄黑紗下,隱約可見白裡透紅的肌膚。

看著黑紗外,冬兒裸露的雪白頸肩上零星綻放著前幾晚自己印下的點點紅痕,史蒂夫不禁內心一盪,低頭吻上涼滑的肩膀,輕輕握起冬兒的雙手。

就算黑暗中看不清,但史蒂夫也能從掌心中感覺得到冬兒原本如柔荑般白嫩細長的手指,因包裹粽子跟縫製香囊而磨出的破皮擦傷,心都揪了起來,忍不住帶著些許無奈地輕聲低喚。

「傻冬兒……」

明明冬兒根本不需要為自己做到這個地步,對史蒂夫來說,冬兒只要健健康康地陪伴在自己身邊就足矣,而且他也常常對冬兒那麼說,但冬兒依然很努力地學習人類的一切事物。

無論是家裡的雜務、廚房的炊事、田裡的農務、孩子們的教育,還是床笫之事,冬兒都盡心盡力,最重要的是,他是真正發自內心敬愛著史蒂夫。

縱是頑石也很難不被冬兒的柔情打動,更何況從初次見到冬兒化為人型的模樣時即已情根深重的史蒂夫。

有時候,史蒂夫甚至替冬兒感到不值,像自己這樣的窮書生,有什麼值得冬兒如此付出,盡心服侍?

但當他忍不住對冬兒說出口時,冬兒卻只是愣了一下,紅著臉蛋溫柔地微笑著,輕輕說:「我不懂什麼值不值得的,我只知道,我就是想為你那麼做,看你開心的模樣,我也開心。」

得妻如此,夫復何求?

越是想起冬兒的好,史蒂夫內心洶湧的情潮就越是澎湃,驅使著他低下頭在冬兒每一根指頭的傷痕上細細吻著。

「唔……」

即使睡夢中,敏感的冬兒也還是身軀微微一顫,蹙起了眉,從微啟的唇瓣中嘆出了一聲低低的呻吟,雖輕卻深深撩動著史蒂夫的心弦。

不過史蒂夫忍下了內心的獸欲,並沒有更進一步,只是在深情凝視了冬兒的睡臉一會後,抬起上身,將被子往上蓋住了冬兒,然後起身離開了冬兒,下床走到桌邊。

桌上放著昨晚睡前就準備好要帶去市集上的布包,史蒂夫打開了布包,檢查了裡頭的物品之後,再度打包。

今日乃一年一度的端陽節,除了想讓這幾日辛勞的冬兒好好休息外,史蒂夫也得把握時間,趁早到村鎮裡的市集去。

為了趁著端午佳節的人潮多賺一些錢,史蒂夫打算天還沒亮就離家到市集擺攤,除了賣些節慶相關的字畫剪紙外,冬兒親手替孩子們縫製香囊時,也多做了幾份讓史蒂夫帶去。

雖然史蒂夫已放輕了動作,但察覺到枕邊人的離去,冬兒就從夢中醒了過來,睜開朦朧的雙眼,軟軟地低喚著:「史蒂夫……?」

放下桌上的布包,史蒂夫走回冬兒身邊,輕輕撫摸他的秀髮。

「沒事,你睡吧……我午時前會回來,若能早點把字畫跟香囊賣完就會提前回來。」

說完,想了想,史蒂夫又問道:「有沒有想要什麼?我給你買回來。」

冬兒只是搖了搖頭,半閉著雙眼,柔順地享受著丈夫的撫摸,輕聲低語:「我只希望你能平安回來。」

感動不已的史蒂夫壓抑著激動的情緒,在愛妻的額頭上輕輕一吻,「我會的。」

然後,史蒂夫依依不捨地離開了冬兒,背起布包推開房門,回過頭向冬兒露出溫柔的笑容。

「我出門了。」

「祝你一切平安。」

微笑著目送丈夫離去後,冬兒盯著關上的房門發了一會呆,將手輕輕覆在自己的左胸上,微蹙起眉。

這幾天他的內心裡總有一種難以言喻的躁動不安,尤其是看著史蒂夫的背影時,他總感到害怕,害怕到想伸手抱住他,不讓他離開自己的視線。

他不曉得是怎麼回事,也不知道該怎麼跟史蒂夫說,因為連他自己都不清楚這種不安從何而來原因何在,只能藏在心裡。

煩悶中,冬兒不經意想起了自己的爹娘。

他的爹是金蛇,娘是黑蛇,都是修行已有五百年以上的蛇妖,也是狼牙山的山主,更是附近所有妖魔鬼怪、魑魅魍魎的首領。

從小被爹娘保護著長大的冬兒,知道無論遇到什麼事,他的爹娘都能解決。

只是如今他們相隔遙遠,而且即使冬兒的娘還算和善,但冬兒的爹很明顯並不喜歡史蒂夫,去年端午節第一次偶然重逢時,得知冬兒已與史蒂夫成了親,並生了四個孩子後,他的表現就像是要把史蒂夫生吞活剝似的,所以冬兒不太敢讓他們見面。

不過今年上元節,爹娘突然來訪時,雖然爹對史蒂夫還是很冷漠,不過道是沒有表現出殺意,而且對孩子們的態度都很溫和。

雖然娘離開時叮囑過他們,狼牙山太遠了,要冬兒他們別過去了,但冬兒也想要讓史蒂夫還有孩子們看看自己從小生長的地方。

更何況,史蒂夫也常常對冬兒說,想要帶著他跟孩子們一起回狼牙山看看。過幾天他跟史蒂夫提提看吧,他知道,史蒂夫一定不會拒絕的。

想著想著,冬兒的不安稍微沉靜了些,看向窗外露出了魚肚白的天空。

別想太多了,今天是端午節,他還有得忙呢。

在心中對自己說著,冬兒沒有繼續睡回籠覺,下了床後洗了把臉,換上黑袍,走到廚房去。

 

 

 

*** *** ***

 

 

 

就在史蒂夫離開家後,冬兒正在廚房忙活,一輪旭日已在東方冉冉昇起。

陽光透過大樹的枝葉縫隙灑在山間小路上,在堆滿落葉濕氣未散的地面造成了點點光影。

九頭蛇山上,濃密的樹蔭下,兩名身形修長、面孔俊逸的青年,結伴同行越過雜草叢生的山路,往山下走去。

在穿過山林,豁然開朗的視界中,可以眺望到山腳下一處熱鬧的城鎮,但他們視線所及卻是位於城鎮外,山腳下的一處宅第。

停留在山麓間,面容肅穆的兩人凝視著那處宅院,各懷心事。

一身黑衣,墨色長髮及腰的青年睜著一雙翡翠般的眼眸,對著身旁體型比自己更加壯碩的金髮青年輕聲叮囑:「到時候見著他們,你可得克制一下自己的情緒,羅傑斯。」

身著青袍的金髮盤起紮在腦後的青年緩緩轉過頭去,劍眉橫豎,肅殺之氣藏也藏不住。

「……我盡量不殺了他,巴奇,」被稱作羅傑斯的男人凝視著他嘴裡稱為巴奇的男性,湛藍色的眼眸中滿是不豫之色,「但我不可能對他和顏悅色。」

與羅傑斯互望了一會,巴奇輕輕嘆了一口氣,「……我知道,從一開始你就不喜歡他……原因我也能夠理解,但他再怎麼說也是我們冬兒的丈夫,也是我們四個外孫的父親,你就不能……」

「我說過了……」一手勾起巴奇的下顎,趨身向前,羅傑斯瞪視著巴奇,聲音低沉得嚇人,「我會盡量不殺了他,這已經是我最大的讓步。」

與羅傑斯互相凝視,巴奇臉上並無懼色,只是沉默了一會後,輕輕嘆了口氣。

「……他的存在只是意外,他會與冬兒相遇並締結姻緣……也許可以算是命運的安排,但他並不是那個人,也不是你……他就只是他自己,一個名叫史蒂夫的青年書生。」

聽到巴奇口中說出史蒂夫這個名字的瞬間,從羅傑斯身上爆發出強大的殺氣,但很快就消失在巴奇伸出手覆上臉頰的溫暖中。

巴奇的面容充滿柔情與憐憫,輕聲細語地對羅傑斯說:「縱使百年,人類的壽命對我們來說也不過一眨眼,更何況他壽命已不久長,你又何必強行剝奪他們短暫的相處時光?」

「巴奇……」

喃喃念著愛侶的名,羅傑斯原本冷峻的眼神軟化了下來,用雙手將巴奇擁入懷中,親吻他的黑髮。

闔上雙眼,巴奇低聲嘆息:「我只是擔心……等他過逝之後,不知冬兒會有多麼傷心。」

依舊沒有回答,羅傑斯只是摟著巴奇,許久,他才放開了巴奇,微一頷首,「我答應你,在他陽壽盡前不會干涉他們的命運,但這不是為了他或是冬兒……而是為你。」

「……謝謝你。」

在巴奇微笑著抬起頭接下羅傑斯的吻後,兩人再度啟程,往山腳下的史家大院走去。

 

 

 

*** *** ***

 

 

 

午時,無懼炙熱的陽光,熱鬧的市街上,一年一度的端陽節慶氣氛正濃厚。

家家懸掛著艾草菖蒲、戶戶飄散著粽子香,來來往往的人潮中,到處可以看到手腕繫著五彩絲線的孩子們脖子配戴著小巧可愛的香囊,蹦蹦跳跳地嬉戲。

接近中午時分,觀看龍舟競賽的人潮紛紛往河岸旁聚集,然而,史蒂夫卻逆著人潮流快步朝著市郊外前進,懷裡抱著一小包裝滿糖果點心的布包。

史蒂夫運氣還算不錯,不到中午帶去的東西就全數售完,於是提前休攤的史蒂夫開心之餘,也買了些糖果點心,回家與家人團聚共慶端午。

就在經過一家擺放著各式飾品的攤位時,其中一隻髮簪吸引住史蒂夫的視線,讓他停下了腳步。

鑲著珠花的蛇型髮簪在陽光下閃爍著銀質光澤,顯得華貴而不浮誇,盯著那隻髮簪,史蒂夫的眼前浮現起了愛妻冬兒盤起的長髮上插著這隻髮簪的模樣,臉上自然而然浮現起了笑容。

他的冬兒要是戴上了這隻髮簪,肯定比任何絕世美女都還要明艷動人。

心裡滿是愛妻插上髮簪後羞澀微笑的秀美容顏,盡管價格對史蒂夫來說相當昂貴,但一想到冬兒,想著他的種種好處,史蒂夫心裡同時湧上的愛意與感激幾乎要將他淹沒。

自從有記憶以來,史蒂夫就一直孤苦無依地住在這座大宅院中,他甚至連父母的臉都不記得,除了每隔四、五年左右會有個自稱遠方親戚,在遙遠山間道觀裡修行的道士,史傳奇回來探望他--或者說,確認他還沒死--以外,沒有任何親人朋友的他一直都是自己一個人生活。

幸好史蒂夫自己爭氣,除了靠著父母遺留下來的財產,以及田地基業過活外,十五歲時考取秀才後,每日均有生活津貼,而且他的繪畫能力也十分優秀,販賣的字畫相當搶手,所以錢財方面不是問題。

只是史蒂夫看起來忠厚老實,個性卻非常擇善固執,只要心理認定真理正義,絕對會據理力爭,既與官場不合,即使與一般人來往也不太順利,雖有滿腹理想抱負,卻始終無法考取更進一步的功名。

見識越多人際與官場上的醜惡面,不願同流合污的史蒂夫越發孤傲,年近三十卻未曾娶妻生子,獨自一人在偌大的宅院生活。

史蒂夫曾經以為自己會就這麼孤老一生,直到四年前在大雪紛飛的山道中,撿回當時只是條小黑蛇的冬兒,並在他為了報恩化為人形後為他取名,一人一蛇同居之後,多了冬兒陪伴,他的生命才像是重新開始。

冬兒雖是一條黑蛇精,連性別都是特殊的雙性體質,但卻比任何人類都還要真誠,溫柔體貼、善解人意,一直對史蒂夫懷著報恩之心,盡心服侍、全心陪伴,獻上自己的一切,甚至還為他忍痛誕下四個寶貝蛋。

自從與冬兒相遇,史蒂夫才明白,能遇見此生摯愛,是件多麼值得慶幸的事。

於是,為了冬兒,史蒂夫把心一橫,想著頂多就自己少吃幾口飯,開口向店家買下了這隻髮簪。

反覆看著手裡的髮簪,心裡想著冬兒,史蒂夫臉上滿是幸福的笑容,踏著輕快的步伐走在回家的路上。

看到了溫暖的家,史蒂夫將髮簪藏入懷間,打算回家之後等到深夜,兩人獨處於閨房中時再送給冬兒。

然而,就在史蒂夫快到家門前,裡頭突然爆出一聲巨大的聲響,隨之而來的衝擊波將史蒂夫撞倒在地,懷中的布包也掉落在地上,裡頭的糖果點心散落一地。

但史蒂夫不顧自身疼痛,硬是撐起上身,跌跌撞撞地朝著家裡飛奔。

「冬兒!孩子們!」

一心掛念著冬兒跟孩子們的安危,史蒂夫驚慌失措地往大門裡衝去,只見一名高大的男子背對著門口,背上紅色的斗篷在空中擺盪。

看到熟悉不過的紅色斗篷,驚愕之下,史蒂夫忍不住失聲喊道:「史傳奇伯伯!」

 

 

 

 

 

 

 

 

待續

 

 

 

___

 

 

雖然應該是認真嚴肅的場景,但打出史傳奇伯伯的時候我自己忍不住笑了XD(雖然劇情本身應該算是嚴肅的啦(作者也是很嚴肅的啦(咦

總之古一大師的真傳弟子史傳奇道長登場~

他們史家大概還有一個很會賺錢的晉商史高治叔叔(咦

順道提一下,設定裡蛇性本篇是明朝嘉靖年間,外傳那篇是南宋末年,中間大概相隔三百年左右。

 

 

Category: 蛇性 | Tags: , , , ,

2 comments on “【盾冬】蛇性 (5)

  1. 史傳奇伯伯……啊哈哈哈哈
    坦白說翻成這樣真的很容易出戲XDDD
    我看電影時都自動當作字幕是Strange而已wwwww

    (該不會是跟岳父打起來了吧? 然後史蒂夫被波及結果需要冬兒捨”身”相救之類的(誤))

    0
    • 哈哈哈是啊,差不多就是那樣的走向XD
      就是要吃肉嘛~(毆

      0

我要留言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