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隊2]【盾冬】明日太陽依舊升起(上)

LOFT上被點到的關鍵詞遊戲,感謝veronicarly!拖了很久真抱歉而且字多就算了還一發完不了…

以下是關鍵詞組:

金心祯
风铃 花生米 伏特加!

Veronicarly
指甲油 维生素C 乐高积木

魔性cp中毒期
短裙 机械 蛋糕

這是一篇參考了Left 4 Dead、I Am Legend、The Last of Us、28 Days Later的世界觀的清水日常文
裡面雖然有殭屍但不是重點(正確來說不是殭屍,正式名稱是感染者)
雖然紐約全城陷落但也不是重點,重點是他們在非日常中的純愛日常生活

(說到殭屍就想到購物商場對吧?沒錯!身為一個沒有想像力跟聯想能力的笨蛋,我就是要讓他們在購物商場把所有關鍵詞用掉!簡單粗暴!(毆)

___

 

 

清晨六點整,在已養成習慣的生理時鐘影響下,史蒂夫一如往常的在柔軟溫暖的床上張開了雙眼。

他醒來後先是轉頭看向躺在自己身旁的巴奇,確認對方的胸口緩緩的上下起伏睡得安穩的模樣,臉上才露出了放鬆的微笑。

就這麼怔怔的凝視著巴奇好一會後史蒂夫才從床上坐起身,離開床鋪慢步走到牆邊,伸出右手貼在牆壁上。

「您早,羅傑斯先生。」空氣中傳來平靜而禮貌的男性聲音。

「早安,賈維斯,今天外面的天氣如何?」

像是回應著史蒂夫的話,原本他手上壓著的淺藍色牆壁很快的轉變成透明的玻璃帷幕,並展現出窗外的景色。

窗外是一片旭日東昇的晴朗,讓史蒂夫即使身在24層樓的高度也可以輕易的俯瞰地面上的景象。史蒂夫皺起眉看著地面上許多人影緩慢的移動,有些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今天依然不是適合晨跑的日子……」

「……今天天氣也很好?」巴奇略帶著睡意的低沉嗓音讓史蒂夫轉過頭去,微笑的開口說道:「早,巴奇。」

舉起右手朝向史蒂夫左右擺動,巴奇打了個大大的呵欠。

「您早,巴恩斯先生。」

賈維斯同樣的對巴奇致上禮貌的早晨問候,在巴奇回以早安之後,賈維斯才接著說道:「班納博士希望你在用早餐之前可以先趕赴一趟實驗室。」

聽到賈維斯那麼說,史蒂夫眼神暗了一下,而巴奇本人毫不在意的站起身,伸了伸懶腰後回應:「跟他說知道了,我等會就過去。」

說完,轉頭與史蒂夫擔心的視線交會,巴奇聳聳肩,露出笑容,從那張翹起的唇中說出這些天以來對史蒂夫說慣了的話:「別擔心,一點血而已。」

史蒂夫離開窗邊走向巴奇,伸出手撫上巴奇的臉頰,在心裡浮現出許多想說的話,但最後只是看著巴奇輕聲說道:「我知道。」

對,他知道。

他知道巴奇的血中所含有的抗體可能是目前將這些感染者們從突變的狂犬病病毒中拯救出來的唯一法子,也知道班納博士對巴奇做的研究已經有在顧著巴奇身體狀況的了。所以他什麼都不會說,也無法說出口。他唯一能做的就只是陪在巴奇身邊。

一起擠在浴室裡梳洗完畢後,兩人搭乘電梯一同來到第四十層的布魯斯的實驗室所在地。

一進門迎面而來的就是略顯乾澀的柔和嗓音,「早上好,詹姆斯、史蒂夫,睡得還好嗎?」消瘦的臉上帶著疲累的笑容,布魯斯坐在椅子上對他們兩人做出早晨問候。

「我們都很好,倒是博士你……」史蒂夫說到一半,看到布魯斯搖了搖頭,只好吞下了後面關心的話。

「沒問題,不用擔心我,無論多糟糕『他』都不會讓我死。」布魯斯垂下眼,接著馬上抬起頭,帶點不好意思的笑容望向巴奇問道:「今天也方便讓我抽些血液嗎?」

巴奇點了點頭,在布魯斯的示意下坐到了另一邊的長椅上,伸長了右手,平靜的任由布魯斯將針頭刺進他的右手臂上抽取血液。

巴奇原本最討厭接受像這種會讓他想起過去在九頭蛇被當成兵器時的對待方式的處境,但現在是特殊情況,他也只能在腦裡說服自己不要去回想。

幸好有史蒂夫在,巴奇將視線移到史蒂夫臉上,看到他露出有些擔心的笑容,他就不在乎了,因為他知道史蒂夫一直都待在他身邊。

在巴奇回以笑容並將視線移回他自己手上時,史蒂夫也跟著巴奇的目光看向針筒內那逐漸升高的殷紅液體,再看向布魯斯臉上深邃的黑眼圈以及巴奇手上白色的酒精棉。

紅色、黑色跟白色的色調混在一起染滿了史蒂夫的視線,讓他有點恍神的想起兩個月前發生的事。

 

 

*** *** ***

 

 

兩個月前,作為生物兵器而被軍方暗中一直秘密研發的狂犬病毒突變株被恐怖分子劫走。

他們威脅政府不答應他們的要求就要將病毒散布到大城市裡人群聚集的所在。然而恐怖分子們沒意識到那種病毒有多危險,單只是肌膚碰觸跟空氣吸入都會導致感染。

感染後最明顯的症狀是個性變得極為狂暴,平時動作雖緩慢但一遇到攻擊目標行動立刻變得敏捷迅速,他們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增加更多感染者。

警方才剛抵達現場,就被一群感染了病毒的恐怖份子攻擊,而被攻擊了的警察很快的也成為了感染者,新的感染者緊接著製造出更多的感染者。極短的時間內病毒就擴散的一發不可收拾,到後來軍隊以及復仇者聯盟出動的時候局面已經難以控制,即使封鎖紐約全城也已經來不及。

娜塔莎跟克林特在事件發生前正在喬治亞州的梅肯市執行別的任務,而在紐約市崩壞之後史蒂夫他們都沒再取得任何關於他們的訊息,包括山姆。

所以復聯只剩下美國隊長、冬兵、鋼鐵人、浩克以及雷神索爾五個人。

假如是普通的反派,就算是外星人,即使只剩下他們五人也絕對是游刃有餘,但是現下他們的理解是,對手只是一群感染了狂犬病毒而狂暴化的平民百姓,他們是受害者,心裡一旦有所顧忌就很難出手。

於是他們很快的被逼退到史塔克大樓外圍,眼見情勢相當不樂觀,史蒂夫在跟東尼他們商量後決定暫時退到史塔克大樓。

史塔克大樓有自身的發電系統,再加上東尼早就預想到所有可能發生的狀況,所以一樓大門早有層層防護牆,一旦封閉起來感染者就無法闖入。

但他們在撤退時發生了一點小意外。史蒂夫看見一個小女孩被困在車子裡,在思考前就先衝了過去打破車窗將小女孩抱出,然而小女孩早就已經被感染,就在她張口對著史蒂夫的脖子咬下去的剎那,千鈞一髮之際,飛奔而來的巴奇用力將小女孩從史蒂夫手中拉開,但自己卻被她狠狠的在手臂上咬了一口。

史蒂夫在目睹巴奇手臂上的肉被撕扯下來的驚駭與心疼過後很快的做出了反應,他馬上將小女孩從巴奇身上剝離,然後拉起巴奇的手,在浩克的開導以及索爾的斷後之下,迅速退回了史塔克大樓裡。

在五人都進了大樓裡後,氣還沒喘過來,東尼突然舉起手將掌心對準巴奇,史蒂夫也立刻舉起盾牌擋在巴奇面前。

「東尼?」才剛從浩克變回來的布魯斯有些疑惑的看著東尼。

「我知道你下不了手,讓我解決。」

「不,東尼。」史蒂夫聲音平穩而堅定,一動也不動的瞪著東尼。

「他被咬了,他身上的血甚至呼吸的空氣都可能帶有病毒。」

東尼看著巴奇手上很明顯被咬下一塊的傷口以及從中不斷滴落的血液,神情緊繃,「你應該知道電影裡把一個極可能感染的傢伙帶進安全的場所會發生什麼事吧?別說你沒看過活死人之夜,我們之前一起看過的。還記得那個地下室的小女孩嗎?嗯?。」

「我知道!」突地大叫一聲後,史蒂夫閉上眼睛做了個深呼吸要自己冷靜,接著再度張開瞪向東尼沉聲道:「但我不可能把巴奇一個人丟在外面!……你放心,東尼。如果巴奇真的變成感染者……到時候我會處理。」

「我自己可以解決。」看著史蒂夫跟東尼的爭執,被史蒂夫護在身後的巴奇平淡的開口,「只要你們誰給我一把槍。」

巴奇對於自己性命太過於輕描淡寫的語氣讓史蒂夫全身一震,轉過身去,雙手用力的抓著巴奇的肩膀,臉上表情滿是悲傷的低吼著:「我絕對不會放棄!你也千萬別先放棄了你自己,巴奇。」

「……你的語氣就像那對地下室小女孩的父母,但我可不想吃了你。」巴奇有些自嘲的歪著嘴角。

史蒂夫搖了搖頭,努力想要說服巴奇,「也許你並不會被感染,因為你身上有特殊的血清……」

「或者抗體。」在他們三人僵持不下的時候布魯斯已經走到他的寢室裡穿好衣服又走了回來,並適時的補上了一句,「無論如何都得先止血再說。」

一直在旁握著雷神之錘觀察著東尼跟史蒂夫,隨時準備在其中一方先動手的話可以及時出面阻止的索爾也開口勸道:「布魯斯說的沒錯,吾友們,現在實在不是起內鬨的好時機。」

看著不斷從巴奇手臂上滴落的鮮血,東尼終於把手放了下來。

在史塔克大樓的醫務室裡,巴奇手上包著史蒂夫幫他纏上的繃帶,而原本一直站在門口戒備的東尼在布魯斯的勸解下,跟著布魯斯以及索爾一同離開去想辦法看大樓裡有沒有辦法跟其他機構聯繫,並將巴奇剛才留在大廳的血跡清除乾淨,一方面也算是留給史蒂夫他們兩人獨處的時間。

兩人彼此互相凝視著靜默了一會,史蒂夫握起巴奇的手,一雙藍眼睛真摯的望著他,輕聲的開口說道:「巴奇,我有句話想對你說,卻一直都沒敢說出口……但我怕再不說我會後悔一輩子。」

巴奇看著史蒂夫,他知道他要說什麼,而巴奇也在期待。

「我愛你,巴奇。」

「……我等你說這句話等很久了。」巴奇毫不意外的笑了起來,緊緊的回握著史蒂夫的手,「我也是。」

史蒂夫望著巴奇的笑容,內心酸酸的,既開心又難過的笑了。

 

還好,在史蒂夫提心吊膽的陪在巴奇床邊一整天之後,巴奇是出了點諸如發燒等初期感染症狀,但很快的就康復了,就像是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而傷口的痊癒狀況也相當良好。

得知好消息後,與單純的為巴奇感到開心的索爾相比,布魯斯跟東尼則是陷入了思考。

目前沒有感染病毒的原因,假設史蒂夫是因為有注射過超級血清、東尼是因為有鋼鐵裝甲、布魯斯是因為迦瑪射線後變異的體質,沒人傷得了他、索爾則是因為他是神。

那麼巴奇的狀況又是為什麼?雖然他身上也有超級血清,但他確實曾經出現過感染症狀。卻只停留在初期症狀就痊癒。能夠說明這種狀況的理由或許是……如果真是如此,那巴奇的血或許有可能可以挽救那群感染者,當然一切都只是推測,他們需要的是證據。

在經過慎重考慮過後布魯斯對巴奇跟史蒂夫提出要求,希望他們兩人能提供血液讓他檢查。兩人毫不猶豫的欣然答應,身為阿斯嘉德的神族,或者說外星人,並不是不是人類的索爾也主動提供了自己的血液。

於是在取得了五人血液以及從東尼鋼鐵裝甲外取得的感染者的血液的檢查結果與交叉比對之下,布魯斯確認了巴奇的血液中含有能夠抵抗此種突變狂犬病毒的抗體,同時也是五人裡唯一的一個,在布魯斯透過與位在亞特蘭大尚能維持運作的病毒中心做出的聯繫所透露的情況下,巴奇恐怕也是目前所知的唯一一個持有抗體的人類。

所以布魯斯就開始了定期抽取巴奇的血液以便研究治療用的抗體。

而作為抗體效用實驗體的人正是本大樓的主人,東尼史塔克。

「沒想到我才是那個感染者,」東尼自嘲的攤開雙手對史蒂夫跟巴奇說道:「你們要是選擇殺了我,我不會投反對票。」

「放心,史塔克,我們還需要你來做實驗體對吧?」巴奇聳聳肩,似笑非笑的說道,「等你好了之後我們再好好來談談你的態度。」

於是在史蒂夫跟巴奇的諒解下,雖然不確定東尼感染到的途徑,但是在確認血液中有病毒的陽性反應之後東尼在感染初期便給自己注射了高強力鎮靜劑,並將自己鎖在第四十層樓最深處的房間裡,只要不碰觸任何可能引起刺激的東西,如強烈光源、大音量,他可以在半昏迷狀態中保持適度的理性。

他讓自己成為從巴奇的血液中提煉出的抗體的試驗品,除此之外沒有方法了。應該說他跟布魯斯還必須慶幸還好巴奇身上擁有抗體,不然被困在大樓裡,他們要去哪裡想辦法取得樣品以便研究抗體?

在將自己鎖在房間裡前,東尼當面對巴奇跟史蒂夫致歉並道了謝。

至於索爾,他決定回阿斯嘉德去尋求奧丁或任何可能的幫助,他同時有問過史蒂夫他們願不願意一同前往,但被史蒂夫他們拒絕了。

即使無能為力,或許就算留在地球上也無法改變什麼,但他們不願拋棄這顆星球,更何況一切都還有希望。

「你們不要氣餒,這是試煉,我也會想辦法幫助你們,我的朋友們。」索爾沉重的說完這句話就離開。之後他也還是常常回來看他們的狀況,但由於事關病毒所以就算是雷神索爾有再大的神力也於事無補,最終只能寄望科學的力量。

就在史蒂夫結束回想的同時,抽取了足夠血液的布魯斯也將插在巴奇手臂裡的針管拔了出來。

「謝謝你,詹姆斯,這樣就可以了。」布魯斯說道,小心翼翼的舉著那管血液,走到實驗室內部另一處無菌室內。

看著布魯斯的身影消失在門內,史蒂夫將視線移到巴奇身上,將手輕輕覆在巴奇壓著酒精棉上的右手,柔聲問道:「早餐想吃什麼?」

「都可以,看你。」巴奇回答,然後抿了抿嘴唇半開玩笑的說道:「什麼都好就是不要番茄跟番茄汁,再看到紅色的液體我還真要反胃了。」

望著巴奇戲謔的笑容,史蒂夫才終於鬆了一口氣,跟著笑了起來。

 

*** *** ***

 

「牛奶這是最後了。」史蒂夫將最後的牛奶一滴不剩的倒在巴奇的杯子裡。

巴奇一邊將帶著花生米粒的花生醬塗在烤得剛剛好的吐司上一邊說:「喔,吃完再出去拿吧。」

「是『買』,巴奇,我都有記帳。」

「在這種情況下也只有你堅持要付錢,老兄,史塔克可是把他買下來了,你覺得他會在乎這點小錢嗎?」

「就算他不在乎,但我自己知道,再好的朋友也得把帳算清楚。」

望著史蒂夫一臉嚴肅的表情,巴奇又好氣又好笑的咬了一口土司,「那我們彼此之間的帳可很難算清楚了。」

「我們彼此之間?」史蒂夫像是巴奇說了什麼不可思議的話一樣的表情看著他,「我們沒有什麼彼此之間,巴奇,我們就是我們。」

「……你想說我們一心同體?」嘴裡咀嚼著吐司,巴奇含糊不清的問。

史蒂夫雙手撐著下巴,望著巴奇滿臉笑容的說道:「不是嗎?」

巴奇看著史蒂夫,把口中的吐司吞下肚後低下頭用叉子刺破太陽蛋上的蛋黃,攪和了一會才小聲的嘟噥:「……你說是就是吧。」

等他們兩人一邊調情一邊把早餐解決之後,收拾好餐具,帶著替布魯斯準備的三明治跟柳橙汁走到了研究室內,放到桌上後透過賈維斯問了閉關中的布魯斯需不需要幫忙帶些什麼回來。

「非常感謝……那就麻煩你們拿些像是蛋糕之類的甜食……糖分對頭腦運作有好處。」布魯斯將視線停留在螢幕上一手在半空中的螢幕上畫過一手用筆在早就被寫得密密麻麻的筆記本上快速的寫了些數據。

看著螢幕上忙著研究抗體的布魯斯,史蒂夫想到自己什麼都幫不上忙內心不禁感到慚愧。

自從紐約陷入這種狀況後最辛苦最忙的就是布魯斯,而東尼雖然處在感染中的半昏迷狀態還是會適時在清醒時的與布魯斯一同討論,巴奇則是定期提供自身血液作樣本,說句誇張點的話,巴奇很可能相當於目前唯一的希望。

然而他呢?史蒂夫有時會自責的想到外頭不知道還有多少人在受苦,他的夥伴們也都在努力想辦法作出貢獻,但他自己卻只是安穩的待在這棟大樓中什麼都沒做。

什麼美國隊長,什麼超級英雄,他根本就像當年還只是一個瘦弱小夥子的自己一樣無能為力。

從史蒂夫的臉上陰暗的表情看出他內心的想法,巴奇刻意大聲的嘆了一口氣,用力拍了拍史蒂夫的背,在對方轉過來看著自己時沖著他咧嘴一笑,「我知道你在想什麼,笨蛋!美國隊長是個精神指標。只要你還好好的活著待在這裡就可以帶給那些生存者們努力下去的勇氣。」

巴奇的話像是春風吹走了史蒂夫內心的陰霾,他的笑容更像是太陽,照耀著他,讓他感覺暖呼呼的。

「而且,不管怎樣……你也是我活下去的動力,是你要我別放棄,所以你也不能放棄。」說著,巴奇握起拳頭輕輕的搥了史蒂夫的胸口一拳,表情跟聲音都柔軟起來,「我很高興你現在活得很健康的陪在我身邊,兄弟。」

「……巴奇。」

史蒂夫凝視著巴奇許久,呼了一大口氣,放鬆的笑道:「你總有辦法讓我振作起精神。」

「彼此彼此。」巴奇不甘示弱的回道。

兩人相視一笑,巴奇牽了史蒂夫的手透過關起的門對布魯斯說道:「那我們不打擾你了,班納博士。」

「路上小心。」布魯斯依然維持著盯著螢幕看著姿勢,只用口頭向走出房門的兩人輕聲地做出囑咐。

史蒂夫跟巴奇回到兩人的房間換上戰鬥用制服,帶了些護身用的武器後搭乘電梯來到地
下室的車庫門前。

「賈維斯,請開啟車庫,我跟巴奇要出外採購糧食。」

「好的,羅傑斯先生。」

賈維斯聲音剛停下,車庫的大門就慢慢向兩邊分開,裡頭各式各樣的高級轎車、跑車、重機。也跟著展現在兩人面前。

「每次看都覺得史塔克真的太奢侈了。」巴奇邊說邊吹口哨,走到正中間一塊透明的板子上掛著的一大堆鑰匙,轉頭問史蒂夫,「你今天想坐哪一輛?」

「讓我來開吧。」史蒂夫走到巴奇身邊,挑了一把藍寶堅尼的車鑰。

看著史蒂夫拿著車鑰走到藍寶堅尼旁,巴奇豎起眉毛做出抗議,「嘿!就算剛抽過血我還是能好好開車的,史蒂夫!」

「我今天想開,讓我開好嗎?」史蒂夫垂下眉毛,用著像是小狗求摸頭的表情望著巴奇。

巴奇在內心跟想伸手去揉一揉那頭蓬鬆金髮的衝動對抗了一會才微微的噘起嘴,沒好氣的說道:「……好吧,今天就讓給你。」

巴奇也知道史蒂夫就是為了體諒自己,而且一聽到史蒂夫用近乎撒嬌的語氣跟眼神,巴奇縱然有再多不服還是只能接受他的好意。

他們先後坐上了藍寶堅尼的駕駛座跟副駕駛座,看到史蒂夫還是很守法的繫上安全帶,巴奇忍不住笑了,但他什麼都沒說,只是在史蒂夫開口前給自己也繫上了安全帶。

史蒂夫輕踩油門,將車子緩緩的移動到了車庫的某處。

「羅傑斯先生、巴恩斯先生,祝你們平安歸來。」賈維斯說完,原本平面的地板突然間開始向上升起,而頂上的天花板也跟著緩慢開啟,直到完全抵達陽光普照的地面。周圍是樹木與草地,什麼人都沒有。

車庫的出口開在在距離史塔克大樓有一定距離的一處狀似公園的草地上,這裡平常就很少有人出沒,就算感染者也很少會遊蕩到這裡來,他們大部分都聚集在人多的地方。

一出地面巴奇立刻搖下車窗,將臉伸出去,故意誇張的深呼吸幾下後轉頭對著史蒂夫笑道:「好久沒呼吸新鮮空氣了。你也多吸點吧。」

史蒂夫沒有提醒巴奇病毒是會空氣傳染的,反正這對他們兩人都沒有影響,所以他只是望著巴奇拼命呼吸空氣的模樣,微笑著說道:「小心點,巴奇,如果你願意安穩的坐正在位子上,我會很感激。」

巴奇看了史蒂夫一眼,往後用力靠在椅背上雙手交叉在腦後,沒好氣的抱怨:「你把我當三歲小孩?」

史蒂夫催動油門往前進,臉上浮現出幸福的笑容回道:「我把你當終身伴侶,巴奇。」

巴奇一愣,由於史蒂夫說的太順口,臉上的笑容又太自然,巴奇一時不知該回什麼,嘴唇動了幾下,最後叼念了一句:「……你今天是怎麼了,老是亂說話。」微紅的臉上卻帶著笑意。

「我怎麼亂說話了?我說的都是發自內心的。」史蒂夫一臉意外的表情,而看向巴奇的眼神卻流露出帶著戲弄的寵愛。

巴奇努努嘴,看著前方快速流過的景象,雖然路上到處有感染者晃來晃去,但史蒂夫就是有技巧快速通過而不傷害到他們,而車子的行進還是那麼穩。

巴奇一邊在心底暗自佩服一邊開口念道:「你兩個月前還什麼表示都沒有,突然告白也就算了怎麼現在還變得那麼肉麻。」

「因為我發覺有些話再不說出口可能就來不及了。」

史蒂夫回想起當時有可能失去巴奇的感覺仍然有些心有餘悸。

「我喜歡你……我愛你,巴奇。」

「我知道我知道,這兩個月來你幾乎每天說,我耳朵都要長繭了。」巴奇嘴上像是在抱怨,但望著史蒂夫的眼神中卻閃耀著光芒。

史蒂夫望著前面流動的景色,微笑說道:「只要我們都還活著的一天,我每天都至少要對你說一遍。」

一路上史蒂夫的告白直到將車子駛到大型購物商場旁的巷子裡,在一扇寫著『工作人員以外禁止進入』的門口前才跟著車子一起停了下來。

「巴奇。」收起原本輕鬆的表情史蒂夫將車子熄火後看向巴奇,語氣嚴肅。

巴奇微一點頭,將視線盯在車外,壓低音量說道:「我知道,盡可能不殺他們。」

視線交接,兩人同時打開車門舉起武器一邊戒備著四周下了車後,關上車門往門口衝去,還好小巷子內除了他們倆人以外並沒有任何人。

但是在史蒂夫從褲子口袋裡抽出了鑰匙開門時巴奇依然舉起槍警戒著。直到他們進了員工專用辦公室並將們鎖上之後才放鬆下來。

「我真的蠻佩服史塔克的眼光。」巴奇從員工通道走進了商場內,看著明亮的室內與購物架上滿滿的貨品,卻空無一人的景像,對史蒂夫說道:「要不是他事先買下這裡,我們現在還不知道要到哪裡蒐集物資。」

這一座大型購物商場在感染初期時就被眼明手快的東尼買了下來,並加裝了能夠自家發電的機械,因此就算是在市內公共機能停擺的狀態,他也可以保證冷藏庫與冷凍櫃保持運作。

「所以他才被稱作天才。」說著,史蒂夫推了一台購物車,從口袋裡拿出一張手寫的清單,「快走吧,別忘了天黑前得回去。」

感染者入夜之後行動會更加敏捷與狂暴,所以他們必須趕在太陽下山前將清單上所列出的所有必需品帶回去。

巴奇點了點頭,跟著史蒂夫的腳步兩人開始對照清單上的內容搜括架上的貨品。

 

 

 

 

 

TBC

 

___

 

寫了那麼多字卻只寫了三個關鍵詞……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