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隊2]【盾冬】BODY TALK (5)下

【點文活動】黑化系列5下篇

@天宫惊蛰
求ALL冬的小甜饼!或者黑化的队长X美队巴基!求!!
【 All冬小甜餅後接黑化隊長X美隊Bucky】

小甜餅有!點文這是最後了,感謝大家的支持
不知道該說什麼反正就是警告各種雷各種OOC
什麼樣的中二病超展開都能接受的再點進來吧。

小聲說:(4)下的伏筆大家還記得嗎?

 

___

 

 

「這他媽是什麼?不要告訴我這是巴奇的手!」

雖然克林特那麼喊著,但現場的三個人都很清楚眼前這條安靜的躺在血泊中的金屬手臂的主人除了巴奇不可能是別人的。

耳裡聽著克林特激動的大吼,布魯斯想要深呼吸平復心情卻只聞到空氣中濃重的血腥味,差一點就要吐出來,見布魯斯摀住嘴東尼衝到窗邊打開窗戶讓空氣流通。

克林特又看了金屬手臂一眼,不敢相信的問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敵襲?九頭蛇?」

與東尼互望一眼,布魯斯表情凝重的說道:「不知道。」

他們在血腥味沒那麼濃後看了周圍的環境。窗戶沒事,那就不是外來的敵人,依照客廳內四散的血跡跟雜亂不堪的現場,必定是經過了一場慘烈的戰鬥,而巴奇的金屬手臂被扯下來的原因,恐怕是因為對方知道巴奇手臂中埋藏著發信器。

布魯斯很不願意去想一個恐怖的可能性,如果真是那樣,那將會非常糟糕。不論是對於巴奇還是整個復仇者聯盟,甚而影響神盾局。

無論如何現在最重要的是想辦法找出巴奇跟史蒂夫的下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也只能等找到他們確定他們的狀況之後才能問了,而且他們依然希望這件事能存在於復仇者們的內部調查,雖然大概瞞不了尼克多久。

「……我們得把現場清理乾淨」布魯斯點頭同意東尼的話,對克林特說道:「通知娜塔莎過來,我們得把不同部分的的血跡樣本收集起來,確認是誰的血跡。」

說完,像是想到什麼,東尼又補上一句:「對了,如果有人問起就說美國隊長現在處理秘密任務暫時不在。」

克林特一臉嚴肅的跟娜塔莎聯絡,而布魯斯則是走到浴室內拿起裡面的毛巾撿起那條金屬手臂。滴著血的模樣是那麼怵目驚心,布魯斯忍不住皺起眉內心一陣刺痛。他想起巴奇剛開始總是有些茫然與冷漠的表情、到最近逐漸展露出的笑容,好不容易跟史蒂夫之間塵埃落定,巴奇也終於適應了身為美國隊長的新生活,甚至還會開玩笑,為什麼現在又發生這種事?

不會真的是史蒂夫?……他衷心的希望不要是。

然而違背布魯斯的希望,血跡樣本顯示出的結果只有兩個人,史蒂夫羅傑斯以及巴奇巴恩斯。其中除了金屬手臂上染成的大片血泊以外,大部分都是史蒂夫的。而金屬手臂上的手腕及肩膀的連結部分有著史蒂夫的指紋及清晰的抓痕。也就是說,布魯斯很不想那麼推測,但很大的可能性是,史蒂夫跟巴奇兩人不知為何打了起來,而史蒂夫承受了大部分的攻擊,但最終史蒂夫他徒手扯開--

布魯斯停止腦海中的想像畫面,以免憤怒情緒導致浩克的出現。他看向研究室內另一邊的東尼正努力的想辦法尋找他們的下落,內心很不安,他們真的很希望事情不要再糟糕下去。

 

 

*** *** ***

 

 

在絕望的痛楚中,巴奇慘叫著昏厥前最後看到的是史蒂夫的微笑,以及從自己左肩被撕裂開的傷口中所濺出的鮮血。

那絕對不是史蒂夫,雖然外表是史蒂夫,但史蒂夫從來不會傷害他,即使是在最偏執的時候,他也從來不會。那到底是誰?他把史蒂夫怎麼了?

當巴奇從滿懷疑惑的思考中回過神來時,發現自己身處在黑暗中,跟以前一樣熟悉的黑暗。

「……痛……住手……」

迷茫中他聽到有人在哀鳴,有些遲疑的朝著聲音的方向走過去,黑暗的空間裡只有一處散發光芒。那裡有一組沙發跟一台電視,電視上正播放著影像。那是他還沒恢復記憶前跟內心深處的『巴奇』溝通的方式,但現在為何又出現了?巴奇知道他不應該去看,但他的視線還是不由自主的被吸引過去。

畫面上的男人是他。不,不是他。雖然一模一樣但巴奇可以很肯定那不是自己,他不曾像畫面中那樣全身都是傷還被綁在椅子上,雙腿被迫拉到極限,後穴裡插著……這他媽是什麼?巴奇震驚的看著畫面裡的影像,插在棕髮男人後穴裡的是他自己的金屬手臂?被拆下來插進他的身體裡?

就算是被監禁的時候史蒂夫也不曾對他做過這樣的事。

「好痛……拔出去……」

畫面中的棕髮男人流著眼淚無力的哀求,即使下體正在流血,抓著金屬手臂抽插他的男人只是扭曲著痛苦的表情。

「巴奇……你還想不起我嗎?」

那個金髮的男人很哀傷的說著,手中暴力般侵犯著棕髮男人的動作卻不停,當他深深的捅進去時棕髮男人幾乎要崩潰了,他無力的搖頭痛哭。

「我不是……我不是巴奇……我是……」

畫面沙沙的轉換著,接著下個畫面是棕髮男人被金髮男人壓在斷垣殘壁中,周遭滿是零碎的屍體跟大量的血跡,他被抓著腰劇烈的搖晃著,臉上沒有表情,只是無神的望著天空。

「……是……我是巴奇……我不會離開你……」棕髮男人像跳針的唱片不斷重覆著。

巴奇難以置信的望著展示給他看的畫面,那是誰?那是怎麼回事?

「只差一點點。」

忽然間巴奇聽到有人在跟他說話,他猛地朝向聲音的方向看去,一個人就站在他身後,黑暗中看不清,他只是指著電視中悽慘的畫面,漠然的說道:「我要你幫我一個忙。」

「你是誰?要我幫什麼忙?」

雖然看不見,但巴奇彷彿感覺到對方很悲傷,他動著嘴唇,對他說:「不要答應他,反抗到最後。」

 

 

*** *** ***

 

 

巴奇張開眼睛,一雙藍色的眼睛正在望著他。

他覺得全身猶如綁上了鉛那樣的重,而且沒有感覺,這裡是哪裡?他似乎躺在什麼冰冷堅硬的東西上面,他眨了眨眼,想要起身,卻發現動不了,他的手腕跟腳踝都被鎖在一個類似手術台的

「巴奇?」無比熟悉卻又非常陌生的聲音正喊著自己的名字,他抬頭望去,史蒂夫正像是鬆了一口氣般的望著自己。

巴奇看了一眼自己的左手,原本該有的不在那裡,電光火石間,剛才發生的事清楚的浮現在他腦海裡,他跟眼前的這個男人大打一場,雖然一開始似乎占了上風,但最終對方只是一個施力就把他的左手扯了下來,前面他根本只是在玩而已。

「你把史蒂夫怎麼了。」巴奇冷冷的瞪著史蒂夫。

「他一直都在這裡,」史蒂夫用手指敲了敲自己的太陽穴,微笑著對巴奇說道:「他現在也在裡面痛苦的吶喊著,要我放過你。我傷害過你嗎?」

巴奇沒回答,只是看了一眼自己被包紮好的左手斷面。像是看出巴奇無言的反駁,史蒂夫有些歉疚的摸著巴奇左手的斷面處,輕聲說道:「啊,對不起,巴奇,那是因為我不那麼做他們很快就會找來,但你現在不痛了吧?」

眼前的史蒂夫是個瘋子。巴奇想著,昏睡時腦海中的記憶清楚的告訴他,這個史蒂夫是個徹徹底底的瘋子,他可以為了他所謂的愛毀掉所有人事物,包括他自己。而一個人連自己的生命都不在乎的話,他什麼都不會在乎的。

他不知道在他們的那個世界裡是什麼造成如今眼前這個史蒂夫,或許那個世界一開始就全部都有問題,光是巴奇恨史蒂夫恨得那麼深這件事,巴奇就覺得不可能。那是一個巴奇無法想像的世界。

「你到底是誰,目的是什麼……我身體裡的另一個記憶……」

「那是我的巴奇。你應該有看到他跟我之間的回憶,雖然我曾經失去過他,但我馬上就可以取回了。」史蒂夫笑得很開心,從懷中拿出一塊散發著藍光的碎片問道:「你還記得這個還有這裡嗎?」

看了史蒂夫手中的碎片,巴奇現在才有多餘的精力看了四周圍一眼,這裡是之前他潛伏進來的九頭蛇基地裡所謂的舊實驗機構,那個魔方的碎片就是在這裡找到的。

「這裡曾經做過難以想像的不人道實驗,他們在實驗不同次元間的連結。你看那些培養槽中的肉塊,他們都還活著,這是靈魂不完整的被傳送的後果。但我不一樣,肉體無法承受,但是靈魂可以,我就是最好的驗證。」

拍了拍自己的胸膛史蒂夫繼續說道:「當我在飄盪的時候找到了這個世界,這個世界的史蒂夫羅傑斯與我有著類似的感情,所以很順利的就能與這個世界的自己融合。不過也花了不小的時間,之前之所以昏睡讓你擔心就是我在跟他對峙的緣故。」

史蒂夫的話讓巴奇想起了之前在這裡發生的事,就是因為這樣才害得史蒂夫變成現在這個模樣?

史蒂夫舉起魔方的碎片,微笑著。

「然後我就想到,既然我可以,那麼巴奇也一定可以,所以我一直都在想辦法收集巴奇的靈魂碎片,而現在這個是最後了。」

說著,史蒂夫很溫柔很溫柔的吻著巴奇的額頭,可是他接下去要進行的行為卻是要殺死這個世界的巴奇巴恩斯,以換回另一個世界裡被他逼死的巴奇巴恩斯,這就是他最終的目的。

「回到我身邊,巴奇。」

巴奇只覺得頭暈目眩。他體內的聲音不斷告訴巴奇要反抗,而眼前史蒂夫的笑容與言語更是讓巴奇頭痛欲裂,他內心生起了一股怒火,再也忍不下去的巴奇用力撞向史蒂夫的臉,瞪著往後退了幾步的史蒂夫大聲怒吼。

「他媽的史蒂夫羅傑斯,老子受夠了!我不知道他對你做了什麼,羅傑斯!你如果還是男人就給我反抗!!你聽好!我他媽的喜歡你你知道嗎?我不想還沒告白就死得莫名其妙!聽到沒?史蒂夫羅傑斯!」

巴奇的怒吼到最後帶著些許的哭腔,看著巴奇的像是哭又像是氣憤的表情,史蒂夫突然雙眼圓睜,全身震動了一下,表情也痛苦的扭曲起來,他努力掙扎著解開了巴奇身上的鎖,巴奇立刻不顧全身無力的疼痛跳了起來。

他看著史蒂夫縮著身軀很痛苦的模樣,內心很惶恐的衝過去抱著史蒂夫緊張的急問:「史蒂夫!?你還好嗎?」

「……巴奇……對不起我老是給你添麻煩……不要管我。趁現在快逃……」勉強說完,史蒂夫就昏了過去。

巴奇辛苦的用單手揹起昏迷的史蒂夫惡狠狠的說著:「……要我丟下你我寧可殺了你再自殺。」但眼神中卻流露出莫可奈何的柔情,嘆了一口氣,一步一步的往出口處走去。

巴奇揹著史蒂夫走出廢墟口,在外頭的光亮刺激到眼睛的剎那瞇了起來,但當他發現眼前的景象時瞪大了雙眼,非常意外的在面前看到鋼鐵人,以及圍在旁邊的浩克、鷹眼、黑寡婦跟獵鷹。

「……東尼?」巴奇驚訝的看著眼前的夥伴們,嘴裡喃喃的念著:「你們……」

「我就說!我就說果然在這!」東尼興奮的大叫。浩克也興奮的發出吼聲,其他人也跟著露出鬆了一口氣般的笑容。看到夥伴們都在,就像是在迎接他們,一直緊繃著的情緒瞬間斷開,巴奇居然一陣腿軟,眼看就要跟揹在身後的史蒂夫一同跪倒在地,但山姆眼明手快的接住了巴奇。

聽到巴奇輕聲說了句謝謝,山姆安心了一下,但看到史蒂夫昏迷不醒,以及巴奇身上包紮的傷口,緊張的問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史蒂夫怎麼了?你們被敵人抓走了嗎?……還是……?」

巴奇看著山姆,又看向昏迷的史蒂夫,心情複雜的說道:「說來話長。」

 

 

*** *** ***

 

 

回到史塔克大樓,把昏迷的史蒂夫安置下來後,坐在病床旁,巴奇毫不保留的將他所知道的事全都說了出來,現場一片沉默。

「這他媽像是個亂七八糟的鬼故事。」克林特搔了搔頭,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

「我也希望這是個鬼故事。」巴奇看著躺在床上的史蒂夫,低聲說道:「但我親眼看到的。」

望著史蒂夫,布魯斯思考了一會有些遲疑的開口:「有可能是人格分裂?」

巴奇沉默了一會,伸出右手撫摸著自己的左胸。

「……我的確清楚感覺到另一個世界的我,他現在仍然在裡面,所以我也是人格分裂?」

皺著眉布魯斯將手放在下巴上陷入思考,靠著牆站著的山姆伸出一隻手斟酌著用詞對巴奇問道:「他說了什麼?他想取代你?像那個……呃、另一個史蒂夫對這個史蒂夫作的一樣?」

巴奇搖了搖頭,語氣中帶著同情跟憐憫的說道:「他只希望能就此消失,他說很抱歉事情會到這個地步,他沒想到那個史蒂夫會執著到這種程度……」

布魯斯跟東尼互望了一眼,如果巴奇說的是真的,那會很糟糕但也有好處,將所有的責任都丟到那個史蒂夫身上就好。前提是這個世界的史蒂夫能夠在內心世界裡戰勝。

眾人沉默了一陣,看到巴奇身上都是灰塵,還有乾涸的血跡,東尼忍不住拍了拍巴奇的肩膀,故作輕鬆的說道:「巴奇你得休息、洗個澡、睡個覺再起來吃個飯,然後來找我,我會把你的左手完好無缺--喔,不,是更完美的進化版本,幫你安裝上去,保證讓你滿意。」

東尼衝著巴奇眨了眨眼,舉起自己的手臂做了幾個健美先生的動作,巴奇雖然疲累,還是忍不住笑了出來。

看了巴奇的笑容,現場的其他人都覺得放鬆下來,不知何時起,巴奇的笑容已成為復聯眾們的治癒性指標,只要巴奇笑,就代表那一天一定是個輕鬆祥和的日子。

在他們都離開房間後,克林特跟娜塔莎留下來負責看守史蒂夫,並決定今後除了巴奇以外還要再派一個人輪流看守以防萬一。

「你覺得隊長會戰勝嗎?」望著昏睡的史蒂夫,克林特有些不安地問娜塔莎,對方盯著史蒂夫看,冷靜的回道:「我們現在只能相信他可以。」

要是萬一史蒂夫失敗了,那他們將迎來的是一個徹底的瘋子,而且還是力量無比強大,可以為了目的不擇手段的超級士兵。

不過還好他們有足以與超級士兵抗衡的鋼鐵人跟浩克,萬一事情真的糟到那個地步,最終結果就是處理掉史蒂夫羅傑斯,雖然她不認為巴奇會眼睜睜看他們處理掉史蒂夫羅傑斯。

 

 

*** *** ***

 

 

在那天之後又匆匆的過了將近一個禮拜,巴奇除了以美國隊長的身分接受任務以外的時間幾乎都待在昏迷不醒的史蒂夫床邊,他每天都在跟史蒂夫喊話、鼓勵他,並在內心裡祈禱史蒂夫能戰勝。

他仍會聽到自己內心另一個靈魂的嘆息,但他也沒有要趕走他的意思,甚至還會試著跟他對話,畢竟對方也是被強制喚來的,但另一個巴奇總是沉默。

這天,一個平凡的深夜時分,史塔克大樓裡只有熬夜研究的布魯斯、東尼跟守著史蒂夫的巴奇。

「羅傑斯先生的心跳與脈搏出現異常反應。」

忽然間來自賈維斯的通知驚動了布魯斯跟東尼。再加上原本就一直待在史蒂夫身旁的巴奇,三人緊張的圍在史蒂夫的床邊。

布魯斯拉起史蒂夫的手,想要探測脈搏的下一瞬間,史蒂夫突然張開眼睛,反手壓住將布魯斯的頭用力撞向床邊小桌的尖銳桌角,又馬上跳起抓住正面撞到牆上,留下了一片血跡,布魯斯當場昏死過去。

趁另外兩人還沒反應過來時,史蒂夫又衝向東尼抓起他的脖子,高高拉起。然後從東尼的口袋裡撈出一顆金屬圓球,低笑道:「運氣真好。」接著把那顆圓球扔到了賈維斯的鏡頭上,瞬間引發了大量的電流,爆炸聲起後現場立刻陷入一片黑暗。

「……史蒂夫?」黑暗中,唯一自由無傷的巴奇驚愕的喊著短時間內做出一連串暴行的金髮男人的名字。

黑暗中一雙發亮的藍眼睛直盯著巴奇看,低笑幾聲後說道:「終於……我只能說不虧是我,不愧是史蒂夫羅傑斯……不過現在已經沒問題了。」

沒問題?巴奇茫然的想著金髮男人的話中含意,頓覺全身猶如被置於冰天雪地中。史蒂夫……這個世界的史蒂夫……輸了?

將視線移至倒地不起,頭上留著鮮血的布魯斯,史蒂夫像是在替巴奇解釋般柔聲說道:「浩克會出現只有布魯斯班納情緒激昂,或是生命受到威脅,所以只要趁布魯斯班納沒有防備的時候馬上讓他失去意識,浩克就不會出現,像現在昏迷的狀況我隨時都可以輕而易舉的殺了他。」

「至於鋼鐵人……」史蒂夫抓著東尼的脖子,輕聲說道:「現在賈維斯被我暫時癱瘓,而就算沒有,只要東尼史塔克的生命在我手中,護主心切的賈維斯也難以出手。」

史蒂夫其實早就醒來了,他只是一直在等待史塔克大樓裡他最大的兩個威脅毫無防備的時刻。

「他們現在都還來得及」史蒂夫微笑著一隻手掐著東尼的脖子,一隻手朝向巴奇像在邀請一支舞般的開口對巴奇說道:「只要你願意過來我這裡,巴奇。」

巴奇望著史蒂夫的眼睛,他知道只要他一走過去接過眼前這個史蒂夫的手,自己這個巴奇巴恩斯的靈魂就會被另一個巴奇巴恩斯所取代。當一個人的靈魂被另一個人佔據取代,原來的那個人等同於死亡。但現在巴奇已經無所謂了,這個史蒂夫的出現意味著原來的史蒂夫失敗了,很可能已經消失。

既然他的史蒂夫不在了,那麼他又何必活下去?

「……你會答應放過布魯斯他們?」巴奇低聲問道,這是他最後能為他的同伴們所做的。

「只要他們不再阻攔我。」

巴奇點點頭,最後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布魯斯他們,朝著史蒂夫伸出手。

丟下東尼,史蒂夫輕輕抱著巴奇,徒手撕開床墊,從中取出散發著幽藍光芒的碎片。巴奇幾乎是佩服的瞪大了雙眼,大家檢察了史蒂夫的家、服裝以及全身上下,就是沒有檢查過他躺過的這個床墊,沒想到他還藏了一塊在他的床墊裡。

「你不是說那一塊是最後了?」巴奇忍不住出口詢問。

史蒂夫笑了笑,回答:「那一塊是最後一塊我需要去找的,這一塊嚴格來說是第一塊,我一開始就藏在這裡面。」

所以他一開始就是故意的?跟自己說的那一大串話,還有與史蒂夫的纏鬥都只是為了回到這裡來……?但巴奇已經不需要再思考了,史蒂夫雙手握著碎片,在巴奇額頭上溫柔的印下一吻,低訴著:「最後了,巴奇……回到我身邊。」

巴奇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強迫閉上了眼睛。他聽到有人在他腦海裡說話,他在說不要答應他,不要接受,反抗到最後。但是巴奇的意識越來越模糊,與此相對那個男人的影像越來越清晰,當他終於看清楚眼前悲傷絕望的男人是他自己的瞬間,巴奇的意識就此消失在空白中。

在一雙熱切的眼神凝視下,巴奇緩緩的張開了眼睛,轉動著眼珠望向那個欣喜若狂的金髮男人,他的眼神跟表情在看到那個男人的笑容時慢慢的浮現出極度悲哀的神色。

倒在地上,就著魔方碎片些微的藍色光芒,意識模糊的東尼看著倒在血迫中昏迷的布魯斯,再看向巴奇,朦朧的想著:該死的!巴奇哭了,看樣子今天會是一個很糟糕的日子。

「歡迎回來,巴奇。」彷彿沒見到巴奇那哀傷的表情,史蒂夫臉上的笑容彷彿贏得全世界的幸福。

 

 

 

 

 

 

 

EN……TBC

 

___

 

大家如果回去看第一話會看到我有寫
大概會是(就史蒂夫而言的)HE

……嗯,我知道在這裡完結我一定會被揍死的
之後就不是點文了請讓我盡情發揮吧
(還不夠盡情發揮嗎?)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