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隊2]【盾冬】Home Sweet Home (5)

前面章節:

ABO生子梗設定注意!
Alpha!Steve/Beta!Bucky

上台北前丟一篇冬兵幫史蒂夫咬咬的極短更XD
接下來至少四天不能更文好痛苦orz
有要去冬盾冬Only的朋友們26號C-03攤位見~XD

 

___

 

 

在確認冬兵懷孕之後又過了一個月,這期間雖然沒什麼太大的變化與不適,但史蒂夫的呵護與照顧幾乎到了無微不至的地步,東尼甚至開玩笑說如果有模範丈夫的楷模獎,史蒂夫一定勢在必得。

這些冬兵都看在眼裡,他知道自己身體裡所孕育的兩個生命對史蒂夫來說意義非凡,他得為了史蒂夫在他肚子裡的兩個生命顧好自己的身體,於是他也學著如何照顧自己,更加注意飲食習慣,以及維持規律的作息,他們過了一段相當健康規律的生活。

冬兵原本有自己的房間,但史蒂夫半夜總會三四次打開門的關心,所以他現在基本都跟史蒂夫睡在同一張床上,就僅只一起睡,其他什麼都沒做。冬兵心理很明白當然史蒂夫什麼都不會做,他們之前會上床都是為了幫助冬兵穩定自身劣質血清的後遺症,現在冬兵因為懷了他們的孩子,基本上處於完全穩定,所以他們再也沒有任何理由上床,雖然其實他有點想。

最近習慣早上起來都要先淋浴的冬兵在起床後看向右方已經空了的位置一眼,想著他大概又去晨跑,然後走到浴室去。

沖完澡後,冬兵站在浴室的鏡子前撫摸著自己的小腹,他原本結實平坦的腹部開始明顯得有微凸的現象,雖然只要穿著相對鬆垮的上衣外表基本上看不出來任何變化,但他自己知道自己身體的變化,一個月前還沒有任何實感的冬兵,現在看著自己的小腹有些不可思議的笑了起來。

「巴奇?你還好嗎?」剛晨跑完回來的史蒂夫站在浴室門口,有些擔心的敲了敲浴室門。

巴奇看向浴室門,還在想著要不要回還是直接走去開門時,見裡面沒有回應的史蒂夫已經緊張的打開了門。

「巴奇!」

「史蒂夫。」冬兵轉頭朝向史蒂夫,剛沖完晨浴的冬兵身上還留有透明的水珠,濕溽的長髮披在脖子上,隨著重力有水流淌在未完全擦乾的肌膚上,在燈光下閃閃發光。

巴奇的皮膚本來就天生比一般男人白,再加上多年來極少接觸陽光,最近史蒂夫也不常讓他出門,像是怕出個門就會不見似的。所以冬兵的肌膚相當白皙,甚至可以說近乎雪白的地步,但已經比剛開始住進來的時候好得太多。剛開始冬兵的膚色接近不健康的慘白,如今在史蒂夫努力的調養跟照顧之下已經回復了血色,更像個正常人。

而他的小腹已經有微微的隆起,史蒂夫幾乎是傻了般的直盯著那裡看,就像是看到什麼神聖的事物那樣,感動莫名的佇立著。想要走上前去,卻又不敢讓自己破壞了那美妙的畫面。那完美的軀體裡面有他的孩子,他跟巴奇的孩子。只要想到這一點,史蒂夫就想跪下來感謝上帝、感謝巴奇。

感覺到史蒂夫的視線冬兵看了他一眼,不懂他站在浴室門口一臉犯傻的表情是怎麼了。他最近常常陷入這樣的狀態,總會突然呆愣著傻傻的看著冬兵,於是冬兵張開嘴唇問了他一句:「你還好嗎?」

史蒂夫將視線從小腹移到冬兵的嘴唇上,那裡總是紅紅的,在與雪白肌膚的對比下像要滴下血,如此鮮明又極富魅力,忍不住讓人湧起想一親芳澤的衝動。史蒂夫的心臟不聽使喚的快速跳動著,他想衝過去抱住冬兵,熱烈的吻著他,但是他不敢。他從沒吻過冬兵,即使他們上過好幾次床,但史蒂夫從沒吻過他。

他跟巴奇也只接過一次吻,史蒂夫記得很清楚,他不可能忘記,他跟巴奇在七十年曾經在高熱情欲的引導下,有過一次至今仍讓他為罪惡感跟難以言喻的滿足感給深深包圍著的初體驗。只要一想起,史蒂夫總會感到身體泛起無法控制的燥熱,集中至下身。

察覺到史蒂夫的不對勁,冬兵看向史蒂夫胯下之間幾乎要蹦出褲子的腫脹,將視線與史蒂夫相對,開口說道:「你勃起了。」

冬兵語氣平淡,就像在說今天天氣很好,但眼神卻閃著奇異的光芒。

與巴奇的眼神相望,史蒂夫臉一下子就紅得像要燒起來一樣,他將手放到冬兵的肩膀上,支吾其詞的說道:「呃……抱歉,這只是生理現象……你離開一下我可以自己……」

但是史蒂夫沒能說完,因為冬兵跪了下來,連同內褲一手扯下他的褲子,用右手捧住了那直挺挺的肉棒。

「巴奇!」端詳一會後,在史蒂夫的驚慌聲中,冬兵毫不猶豫的張開嘴,含住史蒂夫的陰莖。

被溫軟口腔包裹住的快感從下神猶如電流般直竄上腦頂,讓史蒂夫忍不住發出一聲呻吟,脹紅了臉難以置信的望著冬兵用他那鮮紅欲滴的唇吞下自己陰莖的畫面。

那又熱又粗的東西大得冬兵有些吃力,再加上他從來沒做過這種事,在性事方面他一向是被動的,所以他吞到半截就停了下來,抬起眼望向史蒂夫。他看到史蒂夫滿臉通紅的看著自己,清澈的藍眼睛中滿是被濃濃情慾染滿的色彩,冬兵瞬間感到自己心臟微微顫抖著。

他想讓眼前的男人感到快樂。

於是冬兵做了個深呼吸,抓著史蒂夫的兩條大腿,借力把自己的嘴往前送,滾動咽喉好讓自己可以吞的更深入。抵到喉嚨時太過深入的異物讓冬兵反射性的泛起嘔吐感,眼眶聚起生理性的淚水,但他忍了下來,開始緩慢的進行吞吐的動作,努力的取悅史蒂夫。

雖然冬兵的動作生澀,但光是眼前冬兵跪在地上張著他紅潤的嘴唇為自己口交的場景就足以讓史蒂夫馬上繳械,他連想像都沒敢想過有一天巴奇會跪在浴室的地板上為自己口交。

所以當他忍不住射在冬兵的嘴裡,喘著氣低頭看見冬兵濕漉漉的眼神以及紅腫的嘴唇上沾染了白色的,他自己的精液時,他只聽到腦袋轟的一聲,跟著跪了下來,拉過冬兵深深的吻住了他。

冬兵愣住了,他眨了眨眼,看著近在眼前史蒂夫長長睫毛下的的藍眼珠。

在冬兵的記憶裡,他跟史蒂夫公事性的上了很多次床,卻連一次接吻都沒有。史蒂夫從沒有吻過他,冬兵也沒想過,連產生這個念頭都沒有。所以當史蒂夫突然抓住他的肩膀低頭吻住他的唇時冬兵還沒有意識到他們正在做什麼,直到史蒂夫的舌頭在他的嘴裡慢慢攪動,帶給他陌生的感覺時冬兵才想到:啊,他們正在接吻。

有那麼一段時間冬兵在推開史蒂夫跟摟住史蒂夫兩者之間做抉擇,最終冬兵什麼都沒選,他只是有些遲疑的將雙手垂下,然後閉上雙眼,感受如此靠近著的史蒂夫的氣息。

史蒂夫完全是衝動性的吻了冬兵,等他因冬兵落在自己手臂上的濕熱液體而回過神來時。冬兵的呼吸已經相當混亂,他的唇被他蹂躪得又紅又腫,而灰藍色的眼中滿是淚水從中滑落沾濕了他紅通通的臉頰。

即使如此冬兵依然沒有拒絕他,只是安靜而順從的承受。這讓史蒂夫很心疼又自責,巴奇總是這樣任由自己對他索取他的一切,即使失去記憶後仍然沒變,他伸出手用顫抖的手掌笨拙的抹去冬兵臉上的淚水,焦急的道歉:「巴奇!我……對、對不起!」

看到史蒂夫如此慌張的模樣冬兵很疑惑,他不懂史蒂夫為何要道歉?他發現他不懂的事太多了,他根本不知道史蒂夫在想什麼,他為什麼總是一副很想靠近自己卻又生怕碰觸他的模樣?

「我不討厭你這麼做。」冬兵抹去自己的眼淚,側頭想了一下,他真的不討厭,流淚完全是因為缺氧的生理現象,他覺得接吻的感覺很好,再久一點也無所謂,這樣應該算是喜歡吧?為自己想出的結論點了點頭,望著史蒂夫說:「我知道了,應該說我喜歡。」

「……巴奇?」冬兵的話讓史蒂夫只能驚訝的喃喃念著他的名字,喜歡?他說他喜歡?

冬兵看著史蒂夫不可思議的表情,撫上自己的左胸淡淡的一笑,輕聲說道:「因為我喜歡你,所以你做什麼我都喜歡。」

史蒂夫又一副犯傻的樣子望著他了。

 

 

 

TBC

 

___

 

冬冬告白啦!
史蒂夫還不快上(毆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