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隊2]【盾冬】BODY TALK (5)中

【點文活動】黑化系列5中篇

@天宫惊蛰
求ALL冬的小甜饼!或者黑化的队长X美队巴基!求!!
【 All冬小甜餅後接黑化隊長X美隊Bucky】

重陽節居然更這篇…說好的敬老呢?
隔了一個多月的低調更新
然後…嗯…還沒完…(咦

而且非常OOC非常黑非常超展開非常病態非常血腥暴力
開頭就有病床上rape傷患的超糟糕劇情

真的非、常、糟、糕!OOC的非、常、嚴、重!!

一切警告都說了,還要看了被雷我只能說聲抱歉…

 

___

 

 

「不……嗚……啊……啊!啊、啊!」

濃濃的血腥味跟藥水味瀰漫在病房內,潔白的床單上沾染著暗紅的血跡與混濁的精液,金髮的男人臉上扭曲著面容,既痛苦又憤怒的緊緊抓著全身包覆著繃帶躺在床上的棕髮男人的大腿根,不顧對方如何發出悲慘的哀叫,只是不斷猛力的侵犯、搖晃著那具傷痕累累的身軀。

原本包覆在巴奇傷口上米白色的繃帶因粗暴的動作而摩擦撕裂,到處滲著血跡,史蒂夫還像是在懲罰或洩憤似的在各處傷口上啃咬揉捏。被史蒂夫粗大的陰莖激烈抽插的後穴也隨著抽出刺入的動作不停的流出新鮮的血液,太多的痛楚幾乎麻木了巴奇的知覺。

傷重未癒以及失血過多使得巴奇已經沒有力氣做出任何抵抗,巴奇知道沒有人會來救他,只是無力的任由史蒂夫擺弄著他的身軀,淚水蜿蜒地流,張著顫抖的唇發出無聲的吶喊。即使所有人都知道病房裡正在發生什麼殘暴的事,但沒有人敢阻止發狂的超級士兵,而且他還是新任的神盾局局長。

「你為什麼要那麼做,巴奇……!」

史蒂夫像是吻又像是咬的在巴奇耳邊恨恨的問道,不停歇地用力撞進他的身體裡。

巴奇沒有回答,沒有辦法,也不想,反正他怎麼說對方都不會聽。史蒂夫一向是那麼霸道。他全身受的傷來自於他替史蒂夫擋下了暗殺者的炸彈攻擊,而史蒂夫報答他的方法就是用殘忍粗暴的方式強姦他,只因為他妄想用死來離開他。

沒錯,他很想死,但是眼前正在瘋狂抽插著他的男人不讓他死。從很久以前開始巴奇巴恩斯的靈魂與身軀就被史蒂夫羅傑斯所囚禁,他甚至覺得就算他真的死了,眼前的男人也會上窮碧落下黃泉,執著的把他的靈魂找出來,然後像現在這樣一遍又一遍的操進他身體裡。

「啊……!」

強烈的劇痛迫使巴奇從茫然的思考中回過神來,他的腰被抓起,重重的坐在男人的凶器上,體內被深深貫穿的衝擊讓巴奇幾乎昏厥過去。但是史蒂夫不放過他,他抓著巴奇的頭髮往後拉,讓他脖子上被咬破的傷口再度被撕扯開來,史蒂夫用舌頭舔拭著流出的血液,刺激著被破開的傷口,下身快速挺動。

「……嗚……啊……」

難以忍受的疼痛讓巴奇忍不住發出啜泣嗚咽,但他不會呼喚史蒂夫的名字,也不會求饒,就算他被他操到昏死過去,他也不會。

「巴奇……不准離開我……我愛你……」

愛?這才不是什麼他媽的愛,這只是扭曲的情慾跟佔有慾。

在劇烈痛楚的折磨中,巴奇模模糊糊的回想起在他還是少年時,他是怎麼一步一步掉進史蒂夫的陷阱裡。史蒂夫是怎麼哄騙他讓他擔任他的模特兒,然後又在他的茶裡下藥,當巴奇從睡夢中被操開的疼痛驚醒過來時,史蒂夫正埋在他體內。

巴奇永遠記得當時自己的內心有多震驚跟悲慟,他被最好的朋友迷姦,而這個可惡的傢伙事後還用自身的性命威脅他,強迫巴奇不得不接受他口中的愛。

即使後來從軍他仍不放過他,天知道當巴奇看到血清實驗成功的史蒂夫來營救他時內心有多絕望。在摔落火車前他幾乎是每天身處在噩夢之中,他被迫跟史蒂夫住在同一處營帳裡,史蒂夫會在任何想像得到、想像不到的時間地點上他,任憑巴奇怎麼哀求他都不聽。不管到哪裡都被綁在他身邊,像是他的所有物。

即使後來他成為冬兵,也沒有自由,唯一的不同是不再有人強姦他。但這也在冬兵再次遇到史蒂夫時又回到原點,甚至更糟糕。他被史蒂夫抓回囚禁,說來諷刺,他的記憶居然是在史蒂夫抽插他的律動中逐漸恢復的。

這就是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的人生。

一輩子被控制,從史蒂夫到九頭蛇再回到史蒂夫手裡。

在巴奇恨恨的回想的時候,史蒂夫還在折磨他。他又換了個姿勢,一手壓著巴奇的頭讓他被迫側躺在床上,然後一手抓起他的左大腿,將膝蓋內側勾到肩膀上,用力而深入的衝撞著巴奇的下身。巴奇的眼淚乾了又流,他已經痛到麻木了,而男人的陰莖還在他紅腫脹痛的甬道內進出。巴奇始終搞不懂自己的身體到底有什麼好?為何史蒂夫永遠玩不膩永遠不會累?

他昏了過去又被硬生生拉回現實,直到史蒂夫終於用力刺穿他體內最深處,將滾燙的精液射在他體內為止。

巴奇全身都在顫抖抽蓄,破碎的繃帶上混著紅色的血液跟白濁的精液占滿了他的內側還有外側。巴奇的身體跟心靈都很痛,而傷害他的犯人只是一直緊緊將他擁在懷中,吻著他,嘴裡喃喃的道歉跟訴說愛意。

史蒂夫越說愛他,他就越是深深的憎恨著這個男人,他一直都在想著要如何做出最完美的復仇。

機會很快就來了。

巴奇還沒完全好到可以出院--因為史蒂夫不停的操他,傷口根本沒有辦法好好癒合--就被史蒂夫帶回家。還好在被帶走前他想辦法跟之前為了幫助巴奇逃脫而被通緝中的布魯斯班納博士接觸到,他給了巴奇一種只會讓超級士兵麻痺的藥。

巴奇將藥藏在自己的臼齒內,當史蒂夫吻他的時候,他攪拌著史蒂夫的舌頭,然後咬破膠囊。

巴奇望著倒在床上的史蒂夫羅傑斯,在心底想著,要讓史蒂夫吃下去不難,找到能讓超級士兵渾身麻痺動彈不得的藥還真難,還好有布魯斯班納博士,他衷心的感謝他的幫忙。但是不知道藥效能持續多久,他必須速戰速決。

「史蒂夫羅傑斯,你給我的不管是什麼,我都不要。」

史蒂夫見巴奇抽出小刀,還保持著淡定的表情,甚至可以說得上安穩。

巴奇暗笑,他以為他要殺他嗎?不,他不會殺他的,他要殺的,是自己。

「你仔細看好了,我現在要送你一樣東西,是我七十年前就想給你的。」

巴奇倒轉小刀,刀尖抵著自己的左胸,瞬間恐懼染滿了史蒂夫瞪大的雙眼,無法發出聲音的喉嚨裡上下滾動發出奇妙的音節。巴奇滿意的對眼前表情猙獰近乎瘋狂的史蒂夫冷笑著說道:「你想要我,想要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現在,都給你。」

說完,巴奇緩慢的將刀尖刺入自己心臟內,欣賞著史蒂夫從震驚、悲慟到絕望的表情變化。巴奇歪起嘴角,興奮的腦內啡緩和了刀身完全沒入心臟的劇痛與衝擊。但他知道這樣還不夠,報復的重頭戲還在後頭。

望著史蒂夫,巴奇笑得很燦爛,用盡全部的力量握住刀柄,一把抽出小刀,剎那間鮮紅的血液噴濺而出,灑滿了整張床,還有史蒂夫跟巴奇的身上臉上。

在史蒂夫羅傑斯的痛苦絕望的無聲嘶喊中,沉浸在終於解脫的放鬆感中,巴奇的意識逐漸模糊。在閉上雙眼前,他彷彿聽見痛失最愛的猛獸那瘋狂的慟哭迴盪在空氣中。

 

 

*** *** ***

 

 

猛地睜開雙眼,巴奇渾身被冷汗浸濕,從令他相當不適的惡夢中甦醒。

「你還好嗎?巴奇,做惡夢了?」

與正坐在他的床邊望著他的那雙在夜色中顯得灰暗的藍色眼眸相對的瞬間,巴奇幾乎是反射性的想從床上跳起逃跑,但是史蒂夫溫柔的聲音又讓他察覺剛剛那一切全部都只是惡夢。粗喘著氣,巴奇下意識的撫上自己劇烈起伏的左胸口。那個夢境是那樣的真實,他彷彿仍能感受得到刀尖穿過自身心臟的窒息感。

溫柔的微笑著,史蒂夫的手輕輕覆蓋上那隻手跟巴奇的胸口,這讓巴奇同時感到安心跟油然而生的不安,他抬頭望向才剛從長期的昏睡中醒來沒幾個禮拜的史蒂夫。

當賈維斯通知他們史蒂夫從長期昏睡狀態中醒來時,巴奇幾乎是用半跑半爬的衝到房裡去,一看到史蒂夫溫柔微笑的瞬間巴奇就眼前一黑昏了過去。醒過來時大家都在床邊圍著他,而史蒂夫坐在床邊握著他的手,東尼還揶揄了他一下,但是巴奇知道所有人都為史蒂夫的甦醒而感到開心,當然他自己也是,他不知道該怎麼形容自己的心情,他有很多話想對史蒂夫說,最後只說了句:「你醒了。」

史蒂夫只是輕輕點頭溫柔的微笑著,後來史蒂夫向他還有所有人道歉並暫時婉拒回歸美國隊長的身分,繼續讓巴奇擔任,而大家也都沒有異議,巴奇自己也覺得應該讓史蒂夫休養一下身體,所以現在巴奇仍是美國隊長。史蒂夫也保證絕對不會再給大家添麻煩,唯一的希望能只有能夠再次跟巴奇回到他們自己的家裡。

所以現在他們又回到了他們自己的家裡。

「我愛你,巴奇……我絕對不會再傷害你,在你願意接納我以前我會保持距離。」

就像是在證明史蒂夫的這句話,在他們再次同居後他們分房睡,而且史蒂夫做的最親密的動作就是每晚睡前都會撫摸著他的頭髮,在額頭上輕輕一吻,然後道晚安,再沒更進一步。

但史蒂夫越是溫柔,巴奇就越發的不安,他有時會在史蒂夫的眼裡看到一絲深沉的憂鬱與恐慌,但那究竟是為了什麼,他完全不知道。他也不知道該不該跟史蒂夫說他其實也愛他,因為巴奇覺得維持現狀也沒什麼不好,

現在的生活一切都很好,除了巴奇內心總是有一抹漠然的不安感揮之不去外。

像是伴隨著那股不安而來,巴奇最近開始每晚做著奇妙的夢,夢中的史蒂夫比起原來史蒂夫對自己做過的事還要更加可怕殘忍。巴奇不敢跟任何人說,他自己都懷疑自己到底在想什麼,為什麼會做那種夢。而那夢是循序漸進的,從他們相遇開始一直到剛才巴奇的自殺都是那麼的完整清晰,彷彿就像他真的經歷過一樣。

但是夢裡巴奇的想法完全跟巴奇自己的不一樣,自頭到尾雖然他想過,但巴奇最終從沒恨過史蒂夫。然而夢中的巴奇是那麼憎恨著史蒂夫,寧可用自身的生命去摧毀史蒂夫,那是巴奇從沒體會過的感情,他差點就要被那激烈的感情掩沒。但那畢竟是夢,不是真正發生過的事……不是真正的……?

「……巴奇?」

就在巴奇晃神的時候,他感覺到史蒂夫溫暖的手掌摸上了他的額頭,抬頭去看正對上一雙擔憂關懷的眼神。

「我沒事……」不知道為什麼最近史蒂夫好像很喜歡碰觸他的額頭,邊在心裡想著,巴奇勉強的笑了笑,想要表達自己沒事,但突然間史蒂夫的手縮了回去,臉上表情劇變。

「史蒂夫!?」

史蒂夫痛苦的捲縮成一團,像是在想辦法掙扎,他咬牙切齒的抓著自己的頭,努力對巴奇做出警告:「巴、奇,不要管我……快逃……他要把你……」

「……史蒂夫?」

面對史蒂夫的異狀,巴奇既錯愕又擔心的扶著他的肩膀,為什麼史蒂夫要叫自己逃走?那個「他」又是誰?要把自己怎麼樣?巴奇的困惑沒有很久,很快地史蒂夫就停下掙扎,緩緩的抬起頭,微笑著望著巴奇。

史蒂夫臉上那應該看慣了的笑容竟讓巴奇覺得全身湧起一股寒氣,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氣往後退,脫口而出:「……你是誰?」

沐浴在巴奇驚疑的眼光下,史蒂夫不慌不忙的上前伸出手摸上巴奇的後頸,感受到巴奇全身震了一下,瞇起雙眼語氣柔和的回道:「史蒂夫格蘭特羅傑斯。」接著將大拇指按在巴奇跳動的頸動脈上,非常非常輕聲細語的微笑著。

「而你,只要再差一步就是我的巴奇。」

 

 

*** *** ***

 

 

「史蒂夫偷走了他們上次從九頭蛇基地帶回來的魔方碎片?」東尼在布魯斯的注視下訝異的問道。

布魯斯點頭,像是在思考什麼似地垂下眼說道:「雖然賈維斯的影像被清除掉,但是不愧是賈維斯,他依舊想辦法留下了蛛絲馬跡。仍有些未清乾淨的被保留下來,在影像中可以看到史蒂夫的行動……」

布魯斯是無意中看到賈維斯的資料庫中有個奇異的閃點,一閃而逝。平常他不太會去在意這種事情,但是這次他莫名的直覺告訴他,他必須去注意,而事實證明他的直覺是正確的。

看著布魯斯提出的短暫影像,裡面可以看出一個金髮的身影從一堆物品中取出了散發著幽藍光線的物體,然後抬起頭看向鏡頭的瞬間影像就消失了。

「他究竟想要做什麼?他大可直接問我們要那塊碎片,為何要偷偷摸摸還癱瘓了賈維斯……應該說史蒂夫怎麼會有那種能力?」東尼難以置信的瞪大雙眼。

「……我有些擔心,自從史蒂夫醒過來之後,你不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勁?」

望著布魯斯擔心的眼神,東尼其實也多多少少有種微妙的感覺。

「……但是有巴奇在……」

「就是因為有詹姆斯在,才更加危險。」布魯斯嚴肅的說道:「史蒂夫之前為了詹姆斯而失控的模樣你也看過了,現在太過穩定反而很奇怪。」

自從他們的事曝光之後,史蒂夫總是很自責很內咎的看著巴奇,但是從昏睡狀態中甦醒過來的史蒂夫卻沒有了那個氣氛,取而代之的是完全的溫柔深情模樣,然而他的眼神中總有種說不上來的不協調感。東尼一直說服自己是他想太多,也許是因為昏睡時想通了什麼,不過現在看到影像中史蒂夫的詭異舉動,似乎他們錯過了什麼很重要的環結。

「嗯……應該找他們兩人過來一起討論,問史蒂夫究竟在隱瞞什麼。」布魯斯點頭表示同意東尼的意見。

但是晚了一步,他們聯絡史蒂夫跟巴奇的手機都沒有反應,打家裡電話也沒人接,最後東尼跟布魯斯帶著克林特他們來到史蒂夫他們的家裡。

他們先按了門鈴,沒人回應。

試著轉動一下門把,沒鎖的門加強了他們的不安,一轉開濃濃的血腥味就撲鼻而來,東尼跟布魯斯都內心一凜做出了警戒。當他們探頭進去時映入眼簾的是明顯經過一番激烈的打鬥的客廳,空無一人的現場只留下混亂雜破的桌面、地毯跟沙發。能看得到的都沾上了血跡,當看清楚血腥味的來源時,布魯斯馬上摀住了自己的嘴忍住嘔吐感。

那是一條金屬的手臂,從接口處被撕扯開來,伴著血泊,靜靜的躺在地毯上。

 

 

 

 

TBC

 

___

 

(躺平任揍)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