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隊2]【盾冬】無痛症與淚腺崩壞症(2)

 

關於治療的方法一不小心就…我為何老是要把劇情發展到那方面去…

 

____

 

「失血過多真的會死。」

史蒂夫緊緊的皺著眉對著躺在床上的巴奇嚴肅的說:「就算是像我這種接受過超級血清的人也是一樣,更不用說是你了。」

望著巴奇毫無血色的臉,史蒂夫心疼之餘,低沉的聲音近乎顫抖的帶著些許怒氣。

「……你差一點就要死了……你知道嗎?」

巴奇盯著插在右手臂上的管子,不看史蒂夫也沒說話。

他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也不知道要用什麼樣的表情去面對史蒂夫。他沒經歷過這種事,在他為數不多的記憶裡從沒一個人會因為他受傷而像現在這樣坐在他身旁關心他。頂多是幫他治療後就讓他一個人待在冰冷的台子上。

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巴奇看向史蒂夫替大家帶來的禮物,有東尼所說防止他住院時無聊的會自己走動的不知道是什麼的小機器、布魯斯的關於無痛症病例的書本、娜塔莎的俄羅斯食療養生湯食譜、克林特的DVD、山姆的花--像現在這樣躺在乾淨溫暖的床,被禮物包圍,身旁還有個真正關心自己的人,巴奇不知道怎麼形容自己現在暖暖的、癢癢的心情,只是低下頭不說話。

看著沉默無言的巴奇,史蒂夫心裡又難受又心痛,他伸出手想握住巴奇的手,但快碰觸到前又怕自己會傷到他,又把手縮了回去,將拳頭握在膝蓋上沉默了一會,低聲問道:「……如果你死了,你知道我會怎麼樣?」

這句問話讓巴奇終於看向史蒂夫,看到他緊皺的眉頭及紅紅的眼圈,整顆心都揪了起來。他不喜歡看到史蒂夫的眼淚,那比他自己受傷還要難受,他寧可讓自己流了滿地的鮮血,也不想讓史蒂夫掉一滴淚。

「我的心也會死。」

與巴奇搖晃著疑惑不安的眼神互望,史蒂夫一字一頓,輕聲細語卻斬釘截鐵的話讓巴奇全身震了一下,不可思議的瞪大雙眼,嘴唇蠕動了一會才開口問:「……為什麼?」

望著巴奇的眼神中有著滿滿的真摯感情,史蒂夫一臉認真的說道:「因為你是我最重要的存在。」

巴奇愣了一下,心臟開始不規則跳動起來,他幾乎想要摀著胸口,但他知道他一旦這麼做,眼前這個剛剛說出驚人發言的傢伙一定會緊張兮兮的呼叫醫生護士,所以巴奇緊握著拳頭,暗念自己平靜下來。

絲毫沒有察覺到自己剛才說出的話在巴奇心中掀起怎樣的漣漪,史蒂夫只是打從心底非常擔心巴奇,就像東尼他們所說的他必須正視這件事。因為他不會痛,所以可能直到瀕臨死亡那一刻他才會喪失所有意識;而很可能到那時候一切都無法挽回,他將會再一次失去巴奇。

史蒂夫還記得當時他們結束戰役,心急如焚的跑到醫院時,東尼、那個東尼史塔克居然一臉憂心的站在急診室外,來回踱著腳步。看到這一幕的史蒂夫內心有多驚恐,大概連他自己都不清楚。

依照東尼的說法,巴奇正在接受緊急輸血,盡管他已經非常快速的將巴奇送達醫院,但是由於他們竟然都忽略了而沒做止血措施,血就隨著時間不斷流逝。等到了醫院時,巴奇已經失去意識,臉色慘白到無法形容。

醫生說巴奇早就該休克暈厥了,當人體血流失超過30%就會休克,50%會有生命危險;而他早就流血超過40%了,能維持呼吸簡直是奇蹟。

看到病危通知時史蒂夫以為自己會昏過去,但是他沒有,他堅持到最後一刻。剛才一同戰鬥過的同伴也都在現場一直陪著史蒂夫一起等待手術結果,直到醫生從手術室裡出來說生命跡象已經穩定下來時,史蒂夫才一陣虛脫的跌坐在長椅上。

護士對著門外的一票人說道:「不久就會恢復意識了,你們可以先在這裡等候,家屬請跟我們來辦理住院手續」,辦好手續後,跟著被移到病房裡的巴奇,大家也陪著史蒂夫一起移動。

望著面容蒼白無血色的巴奇,史蒂夫內心緊緊的抽痛著又為了他還活著而感到無上欣慰,一旁的山姆像是自己的是一般的露出笑容說道:「太好了!」,克林特也略顯激動的點頭:「這傢伙!讓我們大家都擔心死了!」

「這樣下去不行,隊長。」跟著鬆了一口氣的東尼拍拍史蒂夫因脫力而下垂的肩膀認真的說道:「雖然他這次活了下來,但只要他沒恢復痛覺他還是有可能會繼續重蹈覆轍,我們必須想辦法讓他能夠重新感知疼痛。」

雙手抱胸的娜塔莎也點了點頭,一臉嚴肅的提出建議:「我想就算跟他用說的,他不會痛還是沒有用,要從根源治療,先讓他恢復痛覺才行。」

輕輕點頭表示同意娜塔莎的話後,布魯斯走近史蒂夫說道:「是的,現在最重要的是如何讓他的神經可以重新連結……在詹姆斯住院的期間我會盡量去蒐集相關資料,等到退院之後再麻煩史蒂夫你帶詹姆斯過來。」

史蒂夫看著現場的大家,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最後只是展現出像是哭的笑容說道:「我替巴奇謝謝你們……我們真的遇到了一群好夥伴。」

在心裡再次對同伴們感謝,史蒂夫非常小心的握起巴奇的手,直視著他那灰藍色的眼眸,放低聲音,無比溫柔的問道:「所以,算是我求你,等你好了讓我帶你去布魯斯那裡接受恢復痛覺的治療,好嗎?」

巴奇看著史蒂夫含著淚光的眼睛,胸口更加難受,雖然他自己不覺得像繼續喪失痛覺有什麼不好,但是比起自己的身體如何他更在意史蒂夫的心情,他覺得自己可以為了眼前這個看起來堅強但又脆弱的男人做任何事。於是在史蒂夫像是哀求又像是命令的眼神凝視下,最終只是緩緩的點了點頭。

看到巴奇點頭同意,史蒂夫像是自己大病初癒一樣的鬆了一口氣,臉上也終於在巴奇受傷住院之後頭一次綻放出真正的笑容。

 

 

*** *** ***

 

 

過了幾天,史蒂夫帶著巴奇來到史塔克大樓,這些天來布魯斯已經蒐集了各種關於歷史病例的資料與報告,他先問了巴奇的狀況,在得知巴奇依然保有觸覺後,布魯斯看著全屏螢幕上的資料說道:「沒有痛覺但仍有觸覺…或許可以利用強烈的感官刺激重新建立痛覺神經的電流連結?」

看著螢幕上的資料,又看向巴奇,史蒂夫問道:「強烈的感官刺激?」

一旁的東尼跳出來摸著下巴一副認真在出主意的樣子,嘴裡蹦出的卻是爆炸性的發言。

「比如說性交的快感?」

此話一出,史蒂夫的臉立刻像爆炸一樣的冒煙脹紅,像缺氧的金魚一樣張大了嘴巴,開開合合好一會才吐出一句:「……什什什麼!?」

「性交,也就是做愛或著上床、結合……看你喜歡用哪一種。」面對東尼揶揄的笑容,史蒂夫一臉窘迫的望向布魯斯求助,沒想到布魯斯臉上滿是贊同的點頭說道:「這是個不錯的提議,性交時的快感所帶來的刺激的確可能加速神經連結,我認真建議詹姆斯可以試試看。」

「試、試試看!?」

「你可以幫他啊!你們不是情侶關係?不會沒做過吧?」

滿臉通紅搖著手史蒂夫激動的大聲否定:「我我我們不是情侶!」

史蒂夫的否定讓東尼跟布魯斯都感到相當驚訝,兩人對看一眼後,由布魯斯溫和的開口:「你們不用害怕承認,這個時代不像你們的時代同性戀不會受到異樣的眼光。」

「但是我們真的不……」史蒂夫還沒說完,巴奇就先開口問道:「我們不是嗎?」

一臉驚愕的史蒂夫盯著巴奇單純無垢的眼神,僵直了好一會才乾巴巴的擠出一句話。

「……我們不是」

巴奇凝望著史蒂夫,像是在思考著什麼又像是在等待史蒂夫說些什麼。他還記得史蒂夫說過,自己是他最重要的存在,不是情侶的話,那是什麼樣的關係?

看著無言互相凝視的史蒂夫跟巴奇,東尼張大了嘴難掩驚訝的跟布魯斯對望一眼,然後轉過頭對著他們兩人伸出手掌。

「等等,巴奇……史蒂夫……我想先確定一件事。」

東尼的疑問讓互相凝視的兩人同時轉過頭望向他,東尼各看了兩人一眼,開始扳著手指一件接一件的細數:「你們同居、整天膩在一起、你為了他受傷而流淚、而你因為他流淚而放棄戰鬥、還可以為對方做任何事、還有那句我會陪你直到最後……然後你說你們不是情侶?」

東尼的話讓史蒂夫眼神閃過一絲惶然,他望向巴奇,巴奇眼中滿是迷惘跟困惑;史蒂夫在自己還沒反應過來前就下意識的開口說道:「我們是最好的朋友。」

聽了史蒂夫的話,巴奇沒有太大的情緒,只是望著史蒂夫,沉默了一會後輕輕的點頭。

「我知道了,我們不是情侶,是最好的朋友。」

巴奇平靜的反應讓史蒂夫突然覺得胸口一陣悶痛,雖然那麼說的是他自己,他卻好像告白被拒絕了一樣。因為他自己的情緒困擾了他,所以他沒注意到巴奇別開來的眼神中隱含著什麼樣的悲傷。

「所以我自己來試就好了,不用麻煩史蒂夫。」

望著巴奇略顯得倔強的抬起下巴,史蒂夫覺得自己好像應該解釋些什麼,但是話在舌頭上滾了幾圈,最後只是被自己吞下。

「喔……」

撫摸著下巴的鬍子,東尼挑起眉看看史蒂夫又看看巴奇,一個明顯的面露鬱塞之色、一個雖然表面上沒有情緒波動,但是黯淡的眼神跟微微噘起的嘴唇還是出賣了他。兩人的反應讓東尼忍不住在心裡吐槽:拜託!怎麼看都像是互相有愛意,偏偏都沒有自覺的兩個老人!

快速的將視線移到布魯斯身上,東尼從布魯斯驚訝的眼神中也讀出了對方跟自己抱持著一樣的想法,他覺得自己應該幫些什麼,於是對巴奇說道:「你說要自己試,對吧?」看著巴奇點了點頭,又看向巴奇身旁不安的史蒂夫,「……那麼首先,」東尼忍不住歪起嘴角對著巴奇說道:「你知道什麼是前列腺高潮嗎?」

 

 

*** *** ***

 

 

史蒂夫跟巴奇在離開史塔克大樓後直到回到家,途中兩人都沒交談過;巴奇本身是沒什麼改變,因為平常都是史蒂夫主動溝通的,兩人之間沉默無語的問題在於史蒂夫。

當史蒂夫看到東尼送給巴奇的『治療儀器』,並教導巴奇如何利用前列腺按摩達到深度高潮時差點要昏過去。史蒂夫紅著臉瞪著巴奇手中的電動按摩棒,只要一想到那東西有可能會進入巴奇的身體裡,他不知從哪兒來的怒氣就燒得他內心鬱悶。不知是因驚嚇、羞恥還是憤怒--憤怒?他為何要感到憤怒?史蒂夫在心底自問自答。

而不知道史蒂夫在想什麼的巴奇現在正將那玩意兒握在手中好奇的瞧著,端詳了好一會後,巴奇終於抬起頭,看到史蒂夫的表情嚇了一跳,忍不住問道:「史蒂夫?你還好嗎?」

回過神來,史蒂夫有些慌張的說道:「……啊?喔、沒事,我很好!」

望著言行舉止反常的史蒂夫,巴奇想了一下,也許要讓史蒂夫安心,他必須盡快讓自己回復痛覺,於是他握緊了手中的按摩棒。

「我去試看看。」

說完,在史蒂夫還來不及說些什麼前巴奇就一個人進到了浴室裡,關上了浴室門。

瞪著那扇緊閉的浴室門,史蒂夫努力的要自己不去想巴奇現在打算要做什麼,但是他無法克制自己滿腦子都在想像巴奇自己把那東西插到下身的畫面。他剛剛說他們不是情侶,那是真的,他們是最好的朋友,一直都是;而且不論如何現在巴奇的身心都不是很健全的狀態下他怎麼可以趁人之危?

就在史蒂夫自己一個人陷入天人交戰的胡思亂想時,手機裡突然傳來關於巴奇生理變化的警告語音,告知他巴奇正在流血。史蒂夫簡直嚇壞了,他幾乎是馬上衝了過去,敲著浴室的門急切的問道:「巴奇!巴奇你怎麼了!你還好嗎?」

一秒就跟一天那麼長的煎熬過後,巴奇終於微喘著氣,隔著浴室門回道:「……我很好。」但是手機上依然顯示巴奇正處於心跳加速與出血狀態,史蒂夫再也忍耐不下去,他喊了一聲抱歉後撞開了門,然後被眼前的景象嚇到心臟差點停止,難以抑止的大叫:「巴奇!?」

巴奇上身掛在浴缸邊緣,半蹲在浴室地板上,下半身赤裸,從他身後那個被按摩棒插著的小穴裡有紅色的血跡順著巴奇白皙的大腿往下滴落在浴室地板,看起來是那麼的怵目驚心。

巴奇有些緊張的看著驚慌失措的史蒂夫,他自己也不知道怎麼會弄成這樣,他一切都是照著說明書的指示使用的,只是因為沒什麼感覺為了要感受到更深刻的感受所以越刺越深,當他發現的時候血已經沾的他滿手都是。

看到巴奇明明受了傷還在流血卻一副做錯事被抓到的緊張不安模樣,史蒂夫忍不住在心裡大罵自己是個天殺的混蛋。巴奇並沒有痛覺,所以他根本不知道什麼時候該停或是該插到什麼深度才是正確的,他應該幫助他而不是在那邊為了自己無聊的矜持害得巴奇傷害到他自己;更何況,巴奇會想要接受治療,想要試著回復痛覺很大部分原因是為了史蒂夫,而史蒂夫自己卻想著什麼不要趁人之危而不敢去幫助他,結果,就是現在這個慘狀。

「……巴奇,夠了,今天到此為止,讓我幫你處理傷勢好嗎?」

巴奇望著史蒂夫,看到他眼裡泛著淚光語氣微微顫抖,他知道自己做錯了,他不想讓史蒂夫難過,所以他點了點頭,緊接著用力把埋在自己體內的按摩棒拔了出來。史蒂夫根本來不及阻止,只能倒抽一口涼氣看著血從巴奇下體順勢流了出來,看到史蒂夫的表情跟身下的血,巴奇也知道自己衝動了,更加緊張的對震驚得僵直不動的史蒂夫說道:「對不起,你不要難過,我下次會注意……所以不要哭。」

「巴奇……」巴奇的話讓史蒂夫的身體從僵硬轉為顫抖,忍不住往前衝去抱住巴奇,哽咽著緊緊將他擁在懷裡。

巴奇根本不需要這樣做的,但巴奇為了讓自己開心而選擇了那麼做;從很久很久以前開始巴奇就總是為了他而付出了許多,但史蒂夫卻只是直到失去才深深體會到巴奇的存在有多重要,像空氣一樣,太過親近反而看不清。

不知從何時開始,在內心深處,史蒂夫其實一直都對巴奇有著超乎最好朋友以上的感情,但他總是選擇忽略掉那份感情。他覺得自己如果趁著巴奇記憶不明跟患疾的狀態下對他告白跟他上床是卑鄙的行為,而他現在正為了這個自以為是的堅持讓自己最重要的人為了自己受傷流血。

「對不起、對不起……」緊緊抱著巴奇,史蒂夫不停的道歉。

頭靠在史蒂夫的胸前,巴奇腦內充滿疑問;史蒂夫為什麼一直在跟他道歉?他又沒做錯什麼,做錯事的是自己。他讓史蒂夫為他難過了,他想出聲安慰,但是史蒂夫已經先他一步。

「不會再有下次了,你不用再自己試,等你傷好讓我幫你。」

幫他?史蒂夫要怎麼幫他?巴奇想了一下後,不太確定的開口問道:「你是說……你要跟我性交?」

史蒂夫不自覺的加強抱著巴奇的力道。

「……是的,如果你不願意就不用,我們可以找別的方法治療你。」

巴奇想了一下,搖搖頭。

「……我不知道……如果是跟你,我不會不願意。」

史蒂夫心底又酸疼又欣喜,他知道只要他那麼說,巴奇一定會這麼回的。他抱住巴奇,像是要將他揉進懷裡,巴奇靠著史蒂夫,突然想起史蒂夫說過他們不是情侶關係,有些遲疑的問道:「不是情侶關係也可以嗎?」

史蒂夫震了一下,放開巴奇,握起他的手,真誠的說道:「我之前說過我們不是情侶關係,那是因為我……不,不管說什麼都只是藉口而已,我現在要說的都是真的,絕無半點虛假。」

深呼吸一口氣,史蒂夫紅著臉說出一直都不敢說出口的告白。

「我愛你,巴奇……只要你願意,我們可以成為情侶關係,從現在開始。」

看著史蒂夫真摯的眼神,巴奇心跳加速,覺得自己臉上發燙,於是垂下頭,沉默許久後才小聲的開口說道:「……我願意。」

喜出望外的史蒂夫再度將巴奇擁入懷中,感激莫名的顫抖著聲音。

「謝謝你,巴奇!」

 

 

 

 

TBC

 

___

 

下一話開始治♂療

是說這樣好像是為了上床而交往的感覺耶…真的好嗎?(毆
反正他們兩情相悅啦…身體都這樣了就不要再虐心了…

因為巴奇不會痛隊長應該會做的異常小心
時不時就問一下這樣有感覺嗎?會不會不舒服?
原本沒有特別羞恥想法的巴奇都被問到害羞起來這樣XD
不自覺的言語PLAY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