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隊2]【盾冬】無痛症與淚腺崩壞症(1)

抱歉,不是說好的番外…突然整個劇情在我腦子裡冒出不寫出來會憋死
既然有治癒力超強的巴奇應該也要有不會痛的巴奇吧

後天罹患無痛症對自己身上的傷一無所知的巴奇
跟巴奇越淡然以對越傷在你身痛在我心的史蒂夫
因為不會痛,再加上贖罪心理,打起來像不要命了一樣
唯一可以阻止巴奇送命的只剩下史蒂夫的眼淚
(坐在我身旁 你的心傷 不懂 我也不想 但你的眼淚 下在我心臟)

整篇就是巴奇一直在受傷流血,史蒂夫動不動就掉淚
然後復聯眾大家都想幫助巴奇的治癒系甜文

還有作者醫學常識不足所以寫錯的部分還請海涵(那你就不要寫這種題材)

 

 

 

___

 

 

冬兵--巴奇巴恩斯跟美國隊長--史蒂夫羅傑斯已經生活在一起有一段時間,大概快一個月。

冬兵開始習慣接受史蒂夫喊他巴奇,習慣跟他一起用餐,習慣每晚史蒂夫抱著自己入眠。

史蒂夫找到冬兵時,他還在漫無目的的流浪,布滿鬍渣的臉上歷經了滄桑。而史蒂夫只是擁抱著他,流著淚對他說回來吧,我會陪著你直到最後。於是冬兵就跟著史蒂夫回到了他的家,或者以史蒂夫的話來說,他們兩人的家。

有一件事巴奇一直隱瞞著史蒂夫。

巴奇站在洗臉盆前,有些疑惑的眺望著眼前剛剛自己造成的,客觀來講有些嚇人的景象。

象牙白的陶瓷上染滿了暗紅色的液體,那是剛才從他嘴裡吐出來的。但是他完全不會覺得痛,就只是覺得有什麼甜腥的東西哽在喉嚨,走到浴室張嘴就吐出了一大口血。

巴奇盯著那灘血,扭開了水龍頭,趁血還沒凝固前淹沒掉痕跡。

他不是第一次吐血,幸好每次都是史蒂夫不在的時候,他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他也不在乎,反正不會痛也不影響日常生活。

他只知道絕不可以被史蒂夫看到,因為在巴奇的認知裡,史蒂夫羅傑斯是個愛哭的傢伙。

就像那一次,巴奇跟他回家的時候他哭,巴奇跟他說我看過你我知道你時他也哭。而巴奇可以被子彈打穿、被盾牌砸、被拳打腳踢,他都不會皺一下眉頭,但他卻無法忍受看到史蒂夫羅傑斯的眼淚,那會讓他的心臟很不舒服。

所以巴奇決定對史蒂夫隱瞞自己很容易吐血這件事,他也一直隱瞞的很好,直到那一天下午。

巴奇跟史蒂夫走在購物回來的路途上,午後斜陽映照著葉片,破碎的的黑影投射在兩人身上。

他不知道九頭蛇是否有在尋找他,美國政府跟神盾局那方面史蒂夫似乎有處理過,為了安全考量,巴奇很久沒出來走動了,今天是在史蒂夫的陪伴下他才踏出家門。

巴奇幾乎在跨出購物中心的一瞬間就察覺到有人在跟蹤他,而且是不懷好意的那種。

「史蒂夫。」

巴奇叫了一聲史蒂夫的名字,對方轉頭過來用眼神提出疑問。

「我剛剛忘了買我平常喝的牛奶,你幫我去買。」

史蒂夫不疑有他的點了點頭,將剛才買的購物袋交到巴奇手上,轉身走進購物中心。

目送史蒂夫背影被購物中心的自動門遮住的瞬間,巴奇像支射出去的箭一樣飛奔到停車場的一個角落,伸出金屬手臂一把抓住躲藏在那的跟蹤者的脖子,猝不及防之下,那個人就這麼被巴奇舉在空中掙扎。

本來巴奇可以一把捏死這個男人,但是他突然想起了史蒂夫跟他說過的不要傷及無辜,所以一時鬆懈,手指鬆了開來,而一被丟下,跟蹤者立刻驚惶的從口袋中掏出槍。

對方開槍的下一瞬間,巴奇往右方閃了過去,雖然腹部位置感受到奇妙的衝擊,但巴奇並不在意,他只是接著往前衝,揍了男人的肚子一拳。腹部的衝擊讓男人全身僵硬,手上的槍掉落在地,巴奇撿了起來,看到槍上裝了滅音器,判斷男人是敵人後面無表情的對準男人的心臟開了一槍。

巴奇冷冷的望著倒在地上已沒氣息的人體,把手上的槍丟到地上。

當他回到購物中心門口時史蒂夫正好從自動門裡走了出來,看到巴奇還站在原地,史蒂夫露出安心的笑容,對巴奇舉起手上的牛奶,史蒂夫的笑容讓巴奇也跟著淡淡一笑,朝他走了過去。

史蒂夫終於發現不對勁時,是在回到家裡把東西放下轉頭看巴奇時。

當他看到巴奇染紅了一大片的衣襬時,他的笑容瞬間凝結在臉上。

「巴奇!!」史蒂夫衝了過去,掀開巴奇的衣襬,臉色慘白的看著他腹部圓形的傷口不斷流出的血液。

巴奇低頭看了一眼,在心底漠然的想著,一定是剛才沒閃過去,剛才腹部感受到的衝擊應該就是來自於這裡。

「發生什麼事了?……不,這以後再說……你必須去醫院!」

史蒂夫抓起巴奇的手,急急忙忙就要往外衝,巴奇卻不肯動。

「不去。」

「巴奇!」史蒂夫又驚又慌的大聲叫著他的名字。

「這點小傷不礙事。」

「這不叫一點小傷,巴奇!你腹部中彈了!」

「把子彈挖出來後包紮一下就好。」

史蒂夫深吸一口氣,像說服不懂事的孩子般,抓著巴奇的肩膀,盯著他的眼睛,「你流了很多血,我不知道……可能需要輸血什麼的……」

「醫院不安全。」

「……好,我們不去醫院,我們去找絕對值得信賴的醫生。」

 

*** ***

 

對於美國隊長突然帶著傳說中的冬兵衝到史塔克大樓來尋求治療的突發事件,布魯斯班納博士雖然一開始很訝異,但很快就認真並細心的替巴奇進行治療。

布魯斯在逃亡過程中很習慣進行手術與治療,像巴奇這種槍傷更是司空見慣,處理起來駕輕就熟。

他先檢測了巴奇的血型後,準備血漿先替他輸血,接著打算先替巴奇注射麻醉針後,再用消毒過的鑷子靶子彈挖出來。

但就在他轉過身去準備拿麻醉針時,巴奇突然自己伸手進入傷口裡,從裡面掏了一會後,挖出了子彈,過程中眉頭皺也不皺一下,表情連個變化也沒有。

「天哪!他都不會痛嗎?」

東尼史塔克陪著史蒂夫在治療室外透過透明的玻璃窗盯著裡面正在進行的治療行為,當然也剛好目睹了這駭人的一幕。

史蒂夫震驚的雙手握緊又無意識的鬆開來,搖搖晃晃的抵住了玻璃窗,難以置信的看著巴奇面無表情的用被血染紅的左手把子彈丟到了放置手術器具的台子上。

布魯斯也滿心驚訝的看向巴奇,但他沒愣很久,他看了一下手中麻醉針筒,想了一下後放了下來,施打了消毒針後抓起針線,試探性的將針刺入傷口周圍的皮膚,觀察巴奇的反應。

當布魯斯看到下針的時候巴奇一點反應都沒有後,他先是露出微訝的表情後開始替巴奇縫合。布魯斯邊幫巴奇縫合,邊時不時的將眼神望向玻璃窗外的史蒂夫跟東尼思考著。

在替巴奇縫合好傷口後,布魯斯凝視著巴奇,輕聲問了一句:「你這樣多久了?」

巴奇不能理解布魯斯的問題,只是瞪著他,然後看向史蒂夫,像是在求助。

布魯斯視線在他們兩人之間交互,然後對著空氣說道:「賈維斯,幫我把接下來的話傳到外面去。」

「好的,班納博士,請開口。」

巴奇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跳,對著四周東張西望,而布魯斯只是將手搭在巴奇的肩膀上用溫和的笑容安撫他,然後將視線一道玻璃窗外一臉擔憂的史蒂夫身上說道:「史蒂夫,如果可以的話我想現在馬上替詹姆斯做個檢查。」

雖然史蒂夫早有心理準備,但聽到布魯斯這句話還是心下一緊。

畢竟看到巴奇對於傷痛展現出那樣異於常人的反應,就算布魯斯現在不提,史蒂夫自己大概也會提出希望布魯斯幫忙檢查一下巴奇的身體狀況,但是布魯斯直接講出來還是讓史蒂夫心底的疑懼更深。

「不用……」當事人的巴奇聽到布魯斯的話又看到史蒂夫的表情,皺起眉,想要拒絕,但史蒂夫只是深吸了一口氣後用手貼著玻璃窗點了點頭。

「麻煩你了,布魯斯……巴奇,拜託你,接受檢查好嗎?」

巴奇看著史蒂夫擔心的眼神,垂下臉,不再表示意見。

之後巴奇接受了一連串諸如抽血、照射X光、超音波等的檢查後,被安排到史塔克大樓裡專門為傷病患準備的休息室裡休息等待結果出爐。

布魯斯手上拿著檢查結果,臉色凝重。

他不知道要怎麼跟史蒂夫說,他一定會很自責,但是不說也不行。

布魯斯邊思考著,走到休息室裡。

史蒂夫正坐在床邊握著躺在床上的巴奇的手,看到布魯斯進來,一臉擔憂的抬頭望著他,而巴奇本人面上沒有太多的情緒,他看起來反而比較像是為了史蒂夫擔憂而擔憂。

布魯斯走近床邊,猶豫著還是將手上的資料交給史蒂夫,「詹姆斯巴恩斯必須立刻住院做個全身性的治療,我們這裡畢竟有限,他現在還能清醒著說話簡直不可思議。」

聽到布魯斯這麼說,史蒂夫驚恐的從資料上抬起頭瞪大雙眼看著布魯斯。

「……他體內簡直殘破不堪,骨折、脫臼、內臟破裂造成的慢性出血、左手臂與機械連結的部分早就受損嚴重……詹姆斯,你難道都沒有異狀?照理說你應該會流血、吐血,而且不是一兩次而已……」

巴奇避開了史蒂夫震驚而哀傷的眼神,低下頭不說話,沉默代表默認。

「……巴奇……」

史蒂夫臉色簡直不能再白,全身微微顫抖,他覺得無法呼吸,眼睛又酸又乾。

布魯斯帶著抱歉的語氣繼續往下說:「史蒂夫,你可以不用那麼自責,這些傷都是正常人就算不死也早就痛到休克的程度,而詹姆斯外表完全沒有表現出任何一絲不適……肌肉都沒有變化,這實在不像是裝出來的,我合理懷疑……失禮了。」

布魯斯在巴奇剛剛包紮的傷口上施力一壓,而巴奇如預料中只是看著那處傷口,完全沒有一絲疼痛的感覺。

相對於巴奇的面無表情,史蒂夫的臉上扭曲了起來,他看著巴奇,難過得要掉下淚來。

布魯斯看著史蒂夫跟巴奇,心裡也不好受,他頓了一下,接著說:「……剛才那樣詹姆斯都完全沒有反應,連反射動作都沒有,這些徵狀都是無痛症的典型。」

「……無痛症?」

「無痛覺感知症候群……一般來說都是先天性神經連結失常……史蒂夫,詹姆斯過去有任何相關的癥狀嗎?」

史蒂夫毫不猶豫的用力搖頭,焦急的喊道:「不!巴奇他是會痛的,我知道!過去他為了保護我跟那些惡霸打架後,我幫他擦藥他都會呼痛的!還有在軍中時,他受了傷還硬撐著不說,直到痛到滿頭大汗差點昏過去,這些我都知道!」

「……那麼就是後天造成的。」

「但是在艦橋上……」

史蒂夫回想起在艦橋上跟冬兵打鬥時的景象。

他折斷了冬兵的右手時他的確有慘叫,叫得史蒂夫心如刀割。

那時的巴奇應該還有痛覺才對…還是說那聲慘叫是對任務可能失敗的嚎叫?

「……巴奇,你那時候……被我在艦橋上折斷手臂時會痛嗎?」

巴奇沉默了很久才小小的搖了搖頭,「……我不記得了。」

史蒂夫聽了心都揪起來,他既不甘又不捨,緊接而來的是無處宣洩的自責與憤怒。

布魯斯看到史蒂夫用力握緊了巴奇的手,出口溫言制止,「史蒂夫,我明白你現在的心情,但是他現在沒有痛覺你太用力的話可能會誤傷他。」

這句話讓史蒂夫立刻鬆開了手,巴奇滿臉疑惑的望著史蒂夫又望向布魯斯,「我沒關係……」

「不,你現在不會痛所以等你察覺自己受傷時通常都已經很嚴重了,你不會想讓史蒂夫因為誤傷你而痛苦吧?」

聽完布魯斯說的話,巴奇沉默不語。

布魯斯看了看他們兩人現在都擔心著對方卻又不知該怎麼做而不知所措的模樣,心底也不大好受。

「……一個沒有痛覺的戰士,可以很狂暴很強大,但是也容易損失,因為不會痛而毫不畏懼的衝鋒陷陣,可能受了致命傷也埋頭狂衝,直到再也無法站起來為止。」

布魯斯觀察著史蒂夫的臉色,盡可能的挑最不具傷害力的語言說明。

「也就是說,有可能是九頭蛇對於不受控制的冬日士兵感到厭煩,於是消除了他對痛覺的連結,打算送他來作最後一次的自殺式攻擊……也有可能是多年下來的電擊與洗腦對於他的痛覺感知造成了麻痺,不論是哪一種,結果都是不可逆的,他可能再也無法感覺到疼痛。」

聽完布魯斯的話,史蒂夫只感到眼前一片火紅,他握緊拳頭,不知該如何表達內心的憤恨與痛苦。

該死的九頭蛇不只洗去了巴奇的記憶,居然連他能感知生命安危的痛覺都抹去。

「總而言之,以他現在身上的傷來看,要不是他不會痛,而且身上的自癒因子很強的話,他早就……嗯,很抱歉用那個字……死亡了。」

沉默了許久,史蒂夫雙手握著巴奇的手,眼淚滴在巴奇的手上,「巴奇,我拜託你,去醫院治療……好嗎?」

巴奇視線順著那滴眼淚從史蒂夫的天空藍移到相握的手上,思考了很久,最終還是屈服的點頭同意住院治療。

 

*** *** ***

 

此事之後,冬日士兵--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的存在被復聯們的成員得知不久後神盾局也來了聯繫,他們希望就冬兵日後的處置跟美國隊長取得共同協議。

史蒂夫非常不希望巴奇加入神盾局。

就如布魯斯所說的,一個沒有痛覺的士兵在戰場上是非常強大也很危險的,不管是對敵人而言還是對他自己來說。

他想起巴奇腹部中彈還一路提著購物袋跟著自己走回家的景象。要不是自己發現了,那巴奇不知道還要隱藏著那些恐怖的傷到什麼時候。

「放心,史蒂夫,我給他的金屬手臂裡裝了生理探測器,將接收端安裝到你的手機裡,要是他生理上有什麼變化你可以第一個得知。」東尼將手機還給史蒂夫後熱心的說道:「像是流血、受傷、心跳異於常速等等都會用語音第一時間通知你,這樣應該沒問題了吧?」

問題可大了。

自從安裝了那個東西之後,史蒂夫更加不安,日夜都緊盯著手機上巴奇的生理變化看,簡直快變成偏執症。

巴奇本人更是超級不開心,現在史蒂夫起床跟他道完早安後第一件事就是看手機,看到上面沒有異狀後才鬆了一口氣似的露出安心的笑容。

他現在都不會問巴奇了,雖然巴奇自己也知道問他根本沒用,他沒有痛覺,自然會回答一切都很好。

但是有一件事是巴奇覺得還可以接受的,就是史蒂夫終於願意讓他加入神盾局,或者說是復仇者聯盟與美國隊長一同並肩作戰。

他不想像個長髮公主一樣被養在安全的高塔裡,他是戰士,他想要保護史蒂夫想要跟他一同對抗威脅世界和平的反派,他也想要殲滅九頭蛇,為過去的事復仇,也為將來可能的威脅做出先制攻擊。

更何況他不會覺得痛,那不是應該好好利用的特殊能力嗎?

但是史蒂夫不那麼認為,連其他復聯眾都不那麼認為,他們都覺得沒有痛覺反而更危險。

真的是很奇怪的一群人,巴奇想著,但是他也很奇怪的不討厭他們。

所以當他替獵鷹跟黑寡婦擋下倒榻下來的大樓殘骸時並沒多想什麼。

有一條扭曲的鋼筋插進了他的左大腿裡將他釘在了地面上,他幾乎是毫不猶豫的拔了出來。一旁的獵鷹跟鷹眼來不及阻止他的行為,只能在大量的血不斷噴出時急著要帶他離開這裡去醫院治療。

巴奇每動一步血就流出,但他還試圖要將戰鬥進行下去,獵鷹跟鷹眼只能架著他,然後大喊著:「快跟隊長聯絡,叫他過來處理!」

正與鋼鐵人共同戰鬥中的史蒂夫無暇去聽到手機通知他巴奇正在大量失血,直到黑寡婦難得用顫抖的聲音透過通訊器與他取得聯繫。

當他跟鋼鐵人終於趕到時,地上血液流的面積之大,讓史蒂夫眼前一黑,幾乎站不穩,而巴奇本人還被獵鷹跟鷹眼一人一邊架著,大腿還在流血。

「巴奇……」

史蒂夫幾乎全身都在戰慄,他想要冷靜的說服巴奇離開戰場快去接受治療,但是他在看到巴奇蠻不在乎的蹬著流血受傷的那隻腳想掙脫時眼淚還是不爭氣的流了出來。

「不要這樣,巴奇,我知道你不會痛……但是失血過多會死的…而且我看你這樣我會很痛。」

巴奇停下動作,迷惑不解的望著史蒂夫的眼睛,那雙蔚藍的眼裡淚水不斷的像斷了線般的滑落。

「你會痛?」

「對,我好痛……這裡。」史蒂夫用手掌摀著自己左胸的心臟位置,「心痛也會死的,你知道嗎?你想要我死嗎?」

巴奇猛力的搖著頭,史蒂夫溫柔的笑著,眼淚還是不止,「那你願意去接受治療嗎?」

史蒂夫的眼淚一滴一滴的像是落在巴奇的心上,掀起了漣漪。應該不會覺得痛的他覺得心臟有被揪緊的感覺,讓他難以呼吸。

而就在這時候,架著他的山姆突然也跟著低聲說道:「你不痛,但是我們都跟著痛。」

架著他另一邊的克林特也點頭附和,「對,我們的心都在淌血,你的血也流在我們心上,孩子。」

巴奇想說我不是孩子,我比你大得多,但是他說不出話來,因為他看到了。他看到了周圍的人,不管是東尼、山姆、克林特、娜塔莎甚至包括浩克,每個人眼神中都寫滿了擔心與哀傷。

他不需要同情,但是他看得出來他們不是同情,即使不像史蒂夫那麼樣的感同身受,他們是真正的在為他的傷勢擔心。

於是巴奇閉起眼睛,輕輕點頭,放鬆全身的力量放棄了掙扎。

東尼喜出望外的立刻飛過去攔腰抱起巴奇,對著史蒂夫叫道:「隊長,巴奇交給我,你放心的處理剩下的雜魚們吧!」

然後就抱著巴奇朝著醫院的方向飛去,血一路往下滴。

「謝謝你們。」史蒂夫望著越飛越遠的巴奇跟鋼鐵人,抹去眼淚,轉頭對其他人道謝。

克林特聳聳肩,跟其他人對望一眼後半開玩笑的說道:「這不算什麼,要謝的話,你先把那孩子教好吧,讓他不要再往死裡衝,不然有大家幾顆心臟都不夠用。」

「我知道……我知道……」史蒂夫垂下眼,像是自言自語的低喃著,接著仰起頭正色道:「走吧,把剩下的解決。」

 

 

 

 

 

TBC

 

____

 

大家都是很好很好的人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