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Keep Love (4)

前面章節:(1)(2)(3)

用肉體談心的史蒂夫跟巴奇,關於史蒂夫的獨佔欲、巴奇的自我批判、兩人愛的宣言,以及竿酒。

 

 

___

 

 

 

跟朋友們在一起的時光似乎總是過得很快,不知不覺就已超過凌晨兩點。

雖然舒莉主張自己平時也沒少熬夜,帝查拉還是先帶了舒莉離開。

沒多久,山姆跟克林特一起扶著醉到不省人事的史考特,跟史蒂夫等三人道別,離開了酒吧。

剩下的三人又再閒聊了一會後,帶著微醺的娜塔莎也將剩下半瓶的伏特加硬塞到了史蒂夫手中。

「我這還有半瓶伏特加,反正你們也喝不醉,就帶回去當水喝吧。」

於是,目送大家先後離開了酒吧後,留到最後的史蒂夫才帶著那半瓶伏特加,另一手牽著巴奇的手,離開了酒吧。

雙手緊緊相握踏在回房的路上,各懷心事的兩人腳步都有些沉重,臉上表情因壓抑著情緒而顯得過於漠然。

他們的內心中同樣地思緒紛亂,憂慮的部分既相似卻又不盡相同。

並非史蒂夫不信任舒莉的能力,但,只要有任何一點會讓巴奇受到傷害的可能性,他都不願意讓巴奇涉險。

史蒂夫看向身旁的巴奇,他低垂的髮絲遮住了臉龐,讓史蒂夫看不清他的表情,但他可以從巴奇微微顫抖的手中發涼的觸感察覺到巴奇的不安。

沒有人比史蒂夫了解巴奇,他總是習慣性地將最好的一面展現出來,就像過去,不管是身在布魯克林還是軍中,再怎麼艱難的任務,再怎麼辛苦的生活,巴奇總是用幽默的口吻、輕鬆的態度、開朗的笑容,掃去別人的不安。

史蒂夫不知道自己究竟因為巴奇而得到多麼大的勇氣。

但是,巴奇自己的不安又有誰來替他掃去?

史蒂夫終於察覺到這一點,是在那輛火車上,親眼目睹巴奇摔下火車時。

那雙快速遠離的恐懼眼神,以及令史蒂夫至今回想起來,依然會痛徹心肺的慘叫讓史蒂夫驚覺到,自己太過於依賴巴奇的堅強,居然沒想過,巴奇也會害怕。

是啊,生死交關的嗜血戰場上,巴奇怎麼可能不害怕?但巴奇總是笑著,用溫聲笑語安慰史蒂夫、鼓勵史蒂夫、義無反顧地陪伴史蒂夫,直到最後。

史蒂夫這一生從來沒那麼後悔過,後悔自己太過於依賴巴奇對自己的愛,從沒真正替他想過,他是那麼傲慢且自以為是,認定了無論如何巴奇都會陪在自己身旁。

一度失去了巴奇之後,他曾經以為再也沒有機會彌補,但失而復得的現在,他不會再讓自己重蹈覆轍。

雖然他還是讓巴奇為了保護自己再度失去了左手,也讓巴奇即使在這當下,依然為了怎麼保護自己而憂傷,但,他不會再讓巴奇失去任何東西了。

這次,換他來保護巴奇、安慰巴奇、鼓勵巴奇,義無反顧地陪伴巴奇,直到時間走到盡頭。

只因這世上,再沒任何人事物比巴奇更加重要。

想著,史蒂夫加重了握緊巴奇右手的力道,在巴奇身軀一震,抬頭看向自己時,對他溫柔微笑。

「我們到了。」

在史蒂夫那麼說後,巴奇才睜大了眼睛,原來不知不覺間,他們已經走到了兩人的房門口。

互相交換了一個眼神,史蒂夫用另一隻手打開了巴奇的房門,直到走進房裡並關上門,他的左手依然緊緊握著巴奇的右手。

在史蒂夫的牽引下,兩人來到了床邊,在讓巴奇坐在床鋪上後,史蒂夫才依依不捨地鬆開了手,放在巴奇的肩膀上,輕輕吻上了他的唇。

巴奇習慣性地稍微抬起頭,好讓史蒂夫能加深這個吻,但史蒂夫卻只是輕輕停留,然後在巴奇有些訝異地望向他時,微笑著舉起了伏特加,低聲問道:「……我們很久沒有兩人對飲了,要不要喝一杯?」

看著那半瓶伏特加中搖晃著的透明液體,以及反射在那上頭的史蒂夫的臉龐,巴奇輕輕點了點頭。

由於超級血清的因素,酒精對他們起不了作用,所以喝再多也不會醉,但像現在這種時候,來一點辛辣的酒,或多或少還是有些心理上的安慰。

看著史蒂夫將伏特加放到了一旁的床頭櫃上,然後為了拿酒杯而轉身的背影,巴奇舉起了右手,覆在剛才史蒂夫的手搭過的肩上,緩緩閉上了眼睛,咬住了下唇,彎下腰,像是要將自己隱藏起來似地捲曲著。

他覺得很害怕,但那不是他應該有的情感。

他應該感謝舒莉願意幫他消除腦中的記憶,盡管那意味著,舒莉必須看到他過去所有的記憶。

即便對方是為了幫助巴奇,但關於自己要再度接受冷凍睡眠,腦子裡的所有記憶都必須被再一次地攤開來,曾經像個實驗室的小白鼠般被九頭蛇的科學家們綁在冰冷的手術台上備受折磨的巴奇不可能不害怕。

如果他真要讓舒莉幫他,那麼首先,他必須得向舒莉說明她有可能看到些什麼,不管是他被操控去進行的殺戮,還是曾經受過的折磨,以及--當然了--他跟史蒂夫之間所有發生過的性行為。

就算這個時代,比起他跟史蒂夫年輕的時候,對於同性戀寬容許多,有些國家甚至都可以合法結婚,但是在巴奇的印象中,同性之間的愛情依然該是隱晦的。

更何況,在非洲,很多國家依然把同性戀視作非法,盡管瓦干達相對開明許多,但巴奇不能確定舒莉乃至於帝查拉對於同性戀的想法。

雖然他有聽到帝查拉對史蒂夫開玩笑,但那更像是好友間的調侃,並非當真認為他們是一對同性情侶,更何況打從他們第一次結合開始巴奇就沒想過要向其他人公開他與史蒂夫之間擁有肉體上的關係。

以前沒有,現在更不可能。

巴奇打從心底希望史蒂夫能得到幸福,他應該得到一個完整的家庭,被溫柔的妻子、可愛的孩子包圍,但只要他倆繼續在一起,史蒂夫永遠都無法得到一個普通男人該獲得的幸福。

只要史蒂夫想,他隨時都願意放手,讓史蒂夫能夠追求真正的幸福,所以,剛恢復記憶時巴奇躲藏著,只要能夠在世界偏遠的角落看到史蒂夫的活躍,他就覺得心滿意足了。

但史蒂夫找到了他,將他帶回了身邊,相信他、陪伴他、保護他,還給了他一群朋友,以及充滿希望的未來,但他能回報史蒂夫什麼?

在掉落火車的時候,史蒂夫絕望的表情直到現在依然在巴奇眼前揮之不去。

巴奇難過地想,自己除了能讓史蒂夫被國家通緝,失去他的盾牌、他的朋友、他的榮耀,帶給他絕望、帶給他沉重與悲傷,還能帶給他什麼?

或許,他的存在對史蒂夫來說,從一開始就是個負擔--

「巴奇。」

史蒂夫的柔聲呼喚將巴奇從自責的情緒中拉回現實,抬起頭,一手抓著兩個酒杯的史蒂夫正站在他面前,伸出另一隻手搭在他肩上,彎著腰,擔心地望著他。

「你還好嗎?」

覆在手背上的溫暖以及關心的溫柔話語稍稍撫平了巴奇內心的憂鬱,緩緩抬起頭,對著史蒂夫露出了笑容。

「……很好,只是肚子有點不舒服。」

「不舒服的話要不要躺下來休息?」一邊問,蹙著眉心的史蒂夫將手移到巴奇的臉頰上,輕輕撫摸。

「沒事,就算要我一個人喝完這瓶伏特加也沒問題。」

見巴奇笑著搖了搖頭,史蒂夫表情不只沒放鬆,反倒更加嚴肅。

無言地凝視著巴奇的藍眸像是在思考著什麼,讓巴奇更加維持著笑容,試圖向史蒂夫展示自己一切都很好。

兩人沉默著互相對望了一會,史蒂夫忽然站直身體,將手中的酒杯放到床頭櫃上,並拿起了一旁的伏特加,往酒杯裡倒,然後沉默著將其中一杯遞到巴奇面前。

正當巴奇伸手接過史蒂夫遞給他的酒杯時,史蒂夫突然開口。

「我愛你,巴奇。」

突如其來的直接告白讓巴奇的手一抖,酒杯往下掉落,將透明的液體整個撒到了他的下半身。

「啊!」

因為巴奇的坐姿,再加上褲子布料防水,倒出來的伏特加在他的雙腿間--更精密地說,股間匯聚,就好像是一杯酒,而巴奇的股間正是酒杯。

「別動。」

冷靜的史蒂夫一手抓住了巴奇的右手,阻止了陷入慌亂的他,另一手將倒在床上的空酒杯放到了床頭櫃上,在他面前蹲了下來,低聲說道:「我來幫你。」

你要怎麼幫我?驚慌的巴奇腦中才剛閃過這個想法,就看到史蒂夫將雙手放在他的大腿上,低頭將嘴湊到了他被伏特加浸透的股間。

「史蒂夫!?」

巴奇不敢相信地看著史蒂夫酌飲著在自己股間盪漾的透明液體,水聲在巴奇耳邊響著,視覺跟聽覺的雙重刺激下,別說臉了,巴奇幾乎是整個人都紅了起來,又羞又急地大叫。

「停、停下,你在幹什麼?太髒了!別喝!」

但不管巴奇言語上怎麼抗拒,史蒂夫只是氣定神閒地喝光了巴奇股間的伏特加,接著用牙齒咬下了拉鍊,將被酒浸濕的白色三角內褲曝露在充滿酒味的空氣中。

沾染了伏特加而濕漉漉的陰毛下,巴奇的陰莖已有些半勃,羞恥的光景,在史蒂夫隔著內褲舔上了巴奇敏感的性器時,更加淫靡。

「啊……嗚……!」

眼前的景象讓巴奇心臟猛地一跳,全身發燙,右手顫抖著掩在發出不知所措呻吟的嘴前。

看著全身都染上一層艷麗瑰紅的巴奇,史蒂夫輕輕一笑,一手握住了巴奇的陰莖。

「別害怕,巴奇。」

「……怕……怕什麼?」

史蒂夫並沒有回答巴奇顫抖的疑問,只是張開嘴,含住了在他掌中抽搐顫動的肉柱。

性器被溫熱口腔包裹住的快樂使得巴奇抑制不了顫慄,反射地縮起了身軀,右手揪住了床單,從嘴裡嘆出了壓抑的呻吟。

「……啊……唔……」

史蒂夫嘴裡吞吐著陰莖,手裡撫揉著陰囊以及會陰,一雙藍眼睛直勾勾地盯著巴奇,令他全身燥熱,完全無法直視史蒂夫抬起眼來望向自己的炙熱視線。

他們做過幾次,但這還是第一次,史蒂夫替他口淫,大部分時候,巴奇都是直接讓史蒂夫進入自己,有幾次甚至連擴張潤滑都沒有。

倒不是巴奇有被虐狂,只是他覺得疼痛可以讓他更加清楚感覺到自己正在被史蒂夫佔有。

所以像現在這種快感對巴奇來說相當新鮮,根本無從抵抗,很快地,巴奇就解放在史蒂夫嘴裡。

將口中的精液吐到了自己手上,史蒂夫伸出另一隻手,輕輕撈起垂在巴奇臉旁的髮絲,柔聲問道:「舒服嗎?」

「嗯……」沉浸在高潮過後的餘韻中,巴奇慢慢點了點頭。

的確很舒服,說起來幾個小時前巴奇也才第一次幫史蒂夫口淫,一人一次,也算公平。

但他總覺得似乎有什麼地方不夠……

「啊……!」

當史蒂夫抱起了他,並將沾染了精液的手伸入他的後方--正確來說,是臀縫內的那處小洞內--時,巴奇才在顫慄的快樂中,了解到自己已經無法單純滿足於射精的快感。

光是利用精液作為潤滑,史蒂夫的手指在巴奇體內抽動、擴張的感受,就足以令巴奇感受到彼陰莖被撫慰更加強烈的歡愉。

前不久才接納過史蒂夫侵入的內部柔滑濕熱,溫軟的肉壁正在抽搐、蠕動,渴望著被史蒂夫的火熱填滿每一吋,直至最深處。

他想要更粗、更熱、更長、更硬的傢伙,猛力地插入自己,他想要史蒂夫。

再也忍耐不了情慾的巴奇緊緊擁著史蒂夫,扭動著屁股,拋去了羞恥,將唇抵在史蒂夫的耳邊,低軟而迫切地說出大膽而直接的淫蕩要求。

「史蒂夫……史蒂夫……別用手指……用你的大老二狠狠幹我。」

巴奇的嗓音既柔軟又甜膩,像是一個拳頭重擊在史蒂夫的下腹上,讓他的陰莖硬得發疼。

順從巴奇的要求,史蒂夫抽出了手指,輕輕將巴奇壓倒在床上,分開了他的雙腿,架到自己邀間兩側,扶著自己的陰莖對準了那處不住收縮的小洞,一個挺身,推開了皺褶,緩緩地往內推進。

「啊……」

僅存的右手緊抱著史蒂夫寬大的背,被慢慢操開來的快樂,讓巴奇仰頭低嘆出歡喜的呻吟。

當史蒂夫終於整根埋入後,兩人先是吻了一會,接著巴奇雙腳夾著史蒂夫,嘴裡喃喃說著:「動起來……用力操我……」

於是,在巴奇的催促下,史蒂夫抱住了他,一邊吻著他一邊開始抽插。

或許是擔心巴奇的身體,史蒂夫進出的動作相當和緩,卻讓巴奇感到欲求不滿,所以他揪住了史蒂夫的袖子,在被吻的空隙間,斷斷續續說著:「再用力點……史蒂夫……越重……越深……越好……」

隨著史蒂夫的陰莖越發快速磨擦著巴奇的內部,快感猶如波浪,一下一下地席捲著巴奇,現在的巴奇就像是在用性的快樂,去遺忘一切傷痛與恐懼。

但當大力地搖晃著巴奇的史蒂夫吻上他殘缺的左上臂斷面處時,巴奇忍不住全身一顫,看向史蒂夫那雙即使在如此劇烈的動作中,依然深情凝視著自己的藍眼睛。

「……我不需要什麼溫柔的妻子、可愛的孩子……我只要你,巴奇……你從來就不是我的負擔。」

下身激烈地抽插著巴奇,史蒂夫在他耳邊低語的告白卻是如此溫柔堅定,震撼了巴奇的心,睜大了雙眼,巴奇抬起頭,與那雙溫柔而透徹的藍眸相望。

原來史蒂夫都知道……即使巴奇什麼都不曾說出口,他還是能夠明白巴奇內心最大的恐懼是什麼,他只是選擇沉默地守在他身邊。

捧起了巴奇又濕又紅的臉龐,史蒂夫溫柔吻著他的唇,一邊大力地幹著他,一邊用低柔的嗓音說道:「你懂我的固執,我選擇了你,你就是我的一切,即使是上帝也不能動搖我對你的心。」

「嗚……啊……」在被吻的間隙間,全身顫抖不已的巴奇只能低聲啜泣。

史蒂夫正在征服他,直達最深處,不只是肉體,他真正想要的,是組成巴奇‧巴恩斯的所有分子,從一根頭髮、到靈魂最細微的碎片。

「但是,這是我自己的選擇,而你並不是只有一種選擇。

史蒂夫整個人都覆在巴奇身上,兩人汗濕的胸口緊緊貼在一起,高熱的體溫與急速跳動的心臟,彷彿融合在了一起。

「巴奇,你可以自由選擇接受或是拒絕舒莉公主的幫助,遠離包括我在內的所有人,還是敞開心胸跟我以外的人做朋友,這些都是你的自由,你無需為了不該背負的罪惡感強迫自己去接受你不願意選擇的未來。」

史蒂夫正在用最溫柔的語言,以及最激烈的動作,一點一點地侵入、佔有,直到巴奇身心內外,每一處都屬於他。

「不管你決定怎麼做,我都會尊重你的自由意志。」

機烈的動作嘎然而止,停留在巴奇的最深處,史蒂夫用溫熱的精液充滿了巴奇,並吻著他哭得滿是淚水的臉龐。

「我只要你知道一件事,無論將來發生什麼事……就算你決定離開我,或是有什麼逼迫我們分離……只要記得,我永遠愛著你。」

史蒂夫的告白在巴奇的心尖震顫,讓他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很久很久以後,他才用哭到沙啞的聲音,輕輕對史蒂夫說:「我也愛你……永遠……永遠愛你。」

他知道,從這一刻開始,他完全屬於史蒂夫。

史蒂夫的這些話語,將會是他下半輩子的生活動力,無論將來遇到什麼事,他都會為了史蒂夫活下去,直到將這份生命燃燒殆盡。

 

 

 

*** *** ***

 

 

 

隔天,巴奇在史蒂夫的陪同下,向帝查拉表達願意接受舒莉幫助的意願。

在巴奇進入了冷凍艙,閉上了雙眼前,他們都沉默地凝視著對方,直到最後一刻,都沒有向彼此告別。

他們知道無須告別,因為,很快他們就會相聚在一起。

然後,再也不會分開。

 

 

 

 

 

 

 

 

 

 

TBC

 

 

 

 

 

___

 

 

 

下一話大概就是巴奇醒來與史蒂夫在夕陽下重逢,然後就結局了

 

 

 

一日一盾冬第14回,離復聯三首映還有13天

 

 

 

人生不會用到的糟糕小知識:所謂的竿酒,就是用男性的股間當酒杯喝酒的行為

 

 

 

作者

司馬真

司馬真

熱愛盾冬的老腐女,默默為愛產出中,盾冬一生推!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