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Keep Love (3)

前面章節:(1)(2)

首先感謝還沒完結就願意預售的朋友~!愛你們!通知信都已寄出,還請察收~特典贈品期限已截止,錯過了預售期間內依然可加購~有興趣入手歡迎到這裡看看,然後今天開始要努力關窗啦,盡量希望能日更(希望(

本話主要是巴奇跟隊長組(少了汪達)們的交流,大家都是很好很好的人。

還有公主跟盾冬兩人初次見面,以及提出替巴奇消除九頭蛇洗腦程式的方法。

 

 

___

 

 

 

一襲酒紅長裙的娜塔莎翹起修長的美腿,優雅地坐在吧檯前,玫瑰紅的鞋跟在地上踩著,一手舉起盛著半滿紅色調酒的高腳杯,朝站在門口的史蒂夫跟巴奇舉杯示意。

在海底監獄救出了山姆他們後,史蒂夫就從帝查拉那裡得知,娜塔莎也因為在最後關頭幫助了史蒂夫跟巴奇駕駛昆式戰機離開柏林機場,而被美國政府以幫助逃犯的理由通緝。

史蒂夫當然馬上向帝查拉表達想要潛回美國幫助娜塔莎的意願,但帝查拉只是要史蒂夫耐心在瓦干達等候,娜塔莎也是他的老朋友了,他自會想辦法。

而現在,既然娜塔莎正好好地坐在這裡,那就表示帝查拉的確想到了什麼辦法,幫助了娜塔莎,還將她也帶到了瓦干達來。

看著史蒂夫喜出望外地快步走向娜塔莎的背影,巴奇只是默默地跟在他的身後。

他知道這名女性,除了聽史蒂夫提起過她跟史蒂夫等復仇者之間的同伴情誼外,巴奇自己本身也擁有關於娜塔莎的記憶--雖然都是些充滿了煙硝跟血腥的糟糕記憶。

但,巴奇記得最清楚的,還是在柏林機場,在千鈞一髮之際,原本是來捕捉他們的娜塔莎卻出手電擊了理應跟她站在同一陣線的帝查拉,阻止他追擊自己跟史蒂夫時,所說的話。

『我一定會後悔這麼做。』

就在巴奇耳邊迴盪起當時娜塔莎說的話時,史蒂夫也在迅速打量了娜塔莎後開口說道:「看樣子妳平安無事。」

看著史蒂夫臉上如釋重負的笑容,娜塔莎也露出了微笑,將酒杯朝向一旁的帝查拉,「感謝陛下不計前嫌幫忙。」

「不,羅曼諾夫,如果不是妳當時的舉動,我很可能就鑄下了大錯,我才是應該道謝的那個人。」

輕輕搖了搖頭,帝查拉將視線移到了站在史蒂夫身後的巴奇身上,臉上浮現著溫和而友善的微笑。

「若不是妳,或許被憎恨跟憤怒矇蔽了理智的我就會殺了巴恩斯,到那時,再多的懊悔都無法挽回。我們能夠像現在這樣一起聚在瓦干達的酒吧裡,都得感謝妳那時候的電擊。」

朝娜塔莎舉杯致意,帝查拉喝了一口酒後,才想到似地補充道:「雖然有點疼。」

「我怕陛下的裝備防禦力太強,所以將電流開到了最大,」娜塔莎挑起了眉,笑問,「只是有點疼?」

「我得說實話,當時所有人的攻擊裡,就妳的電擊讓我最站不住腳。」

「承蒙陛下誇讚是我的榮幸。」

看著帝查拉跟娜塔莎互舉酒杯,相視而笑,也想要道謝的史蒂夫才剛張開了嘴,就聽到站在他身後的巴奇先他一步開了口。

「……我才是那個最該向妳道謝的人,謝謝妳……明知會後悔,卻還是選擇幫助我們。」

不只是史蒂夫,所有人的視線都集中到了巴奇身上,浮現在那張低垂臉上的表情讓史蒂夫心臟一陣刺痛。

就在幾天前,他們在昆式戰機上從海底監獄救出了山姆他們時,巴奇也是像現在這樣充滿了抱歉跟罪惡感的表情,向山姆他們道謝。

史蒂夫能夠理解巴奇的心情,雖然他更覺得巴奇根本不需要露出這樣讓他心疼的表情,就連山姆他們當時也都說過不用謝了,不過史蒂夫知道這對巴奇來說是必須的,所以他只是不動聲色地往巴奇身邊靠近,握住了巴奇的手。

感受到史蒂夫握住了自己右手的力量跟溫度,巴奇震了一下,有股衝動讓他想抬頭看看身旁的史蒂夫。

但他怕,這時候自己要是看到了史蒂夫的臉情緒會失控,所以巴奇只是稍微動了一下頭,還是選擇看向娜塔莎。

沉默地凝視著巴奇酒吧內昏暗的燈光在巴奇低垂的睫毛下投射的陰影,好一會後,娜塔莎才喝下一口調酒,露出有些慵懶又嫵媚的一笑。

「……沒錯,我是說過,我一定會後悔這麼做。」

娜塔莎回想起當時的場景,一邊是史蒂夫跟巴奇、一邊是帝查拉,兩邊都是她的老朋友,一方急著要搭上昆式戰機前往西伯利亞阻止更多冬兵的甦醒,另一方則是因為仇恨而打算誅殺他心中所認定的殺父仇人,而身後她的老朋友們正為了莫名其妙的理由彼此交戰。

「但是,我也知道,要是那時候我沒那麼做,我可能連後悔的資格都沒有。」

就算將來會後悔,就算她知道會有人罵她是反覆無常的雙面間諜--事實上東尼後來也那麼諷刺她--但她最終還是選擇了相信史蒂夫。

瞇起了雙眼,娜塔莎笑望著眼前雙手緊握著,並肩站在一起的史蒂夫跟巴奇,發自內心地說道:「事實上,看到現在的你們,我很慶幸我當初的選擇是對的。」

就算她會因此被不了解實情的人責罵,她依然選擇了自己真正的理念,而不是只為了追求一時的心安理得,去欺騙自己的內心。

「我也許是個很會騙人的間諜,但我騙不了自己。」低聲說著,娜塔莎的笑容有點疲憊、有些驕傲。

原本跟山姆他們坐在一起的克林特走到了娜塔莎身旁,輕輕將手搭在她的肩上,「我很清楚,小娜,妳是個最優秀的間諜,也是最值得信賴的朋友。」

「謝了,克林特。」

向克林特輕輕一笑後,娜塔莎將視線轉向史蒂夫跟巴奇,以及他倆相握的手,用她那獨特的煙嗓,低聲對巴奇說:「看樣子,巴恩斯,你對史蒂夫來說,也是最值得信賴的朋友,那麼你也是我的朋友,幫助朋友是天經地義的事,所以我很高興我當時做的選擇是正確的。」

看著娜塔莎的微笑,巴奇覺得好像有什麼原本堵塞在他胸口的東西慢慢融化。

看了史蒂夫一眼,他也微笑望著自己……不,正確來說,是所有人都微笑望著巴奇,眼神充滿了溫和友善,溫暖的感受在巴奇全身遊走,令他鼻子發酸、眼眶濕熱。

「……但……我……我還是想說……謝謝妳……」緊握著史蒂夫的右手顫抖著,巴奇不知該怎麼說出內心的感激才好,只能斷斷續續地用有些哽咽的聲音,想要對在這裡的所有人道出內心的感激,「……謝謝你們所有人……謝謝你們為了我……為了史蒂夫……」

「停,巴奇。」但山姆舉起了右手,阻止巴奇接下來很可能會說出的話。

「如果你是想說在飛機上你已經說過的話,那大可不必,朋友之間可不需要那麼多禮,」山姆雙手抱胸,一手指著巴奇,跟他身旁的史蒂夫,「更何況我那時候也說過,追根究底,我只是作了我認為正確的事,只是順便幫了我的朋友而已。」

「沒錯!朋友!」史考特也大力點頭,由於點得太大力,手中的酒杯還撒了幾滴出來,「哇,能夠幫上美國隊長跟巴奇的忙,還成為了朋友!我可以驕傲地說上一輩子!」

「是啊,小子,老年人就該好好接受朋友幫助。」

在克林特半開玩笑地那麼說後,帝查拉也笑著對巴奇說:「沒錯,我的朋友,要謝謝就常露個臉吧,不然我還以為是不是史蒂夫把你藏起來了。」

朋友。

每個人都說,他們是朋友。

瞪大了雙眼,巴奇從他們臉上的笑容看出來,他們都是真心把他當做朋友。

當巴奇終於忍不住激動地看向了史蒂夫時,他臉上的笑容是如此驕傲,就好像在對巴奇說--你看吧,我早跟你說過,大家都喜歡你。

但巴奇從史蒂夫那雙清澈的藍眼中,看出了稍縱即逝的寂寞,而這恐怕除了巴奇以外不會有任何人察覺到的細微感情,讓巴奇在驚訝中嘗到了一絲奇妙的歡喜。

他能夠確信,他比誰都能理解史蒂夫此刻內心的感受,那是好久好久以前,他在史蒂夫救出被九頭蛇俘虜的自己後凱旋歸營時,自己曾經感受過的,既為史蒂夫感到欣慰及驕傲,卻又覺得寂寞跟心痛的那種心情。

內心湧上了奇妙的感慨與悸動,巴奇更加握緊了史蒂夫的手,對他露出甜蜜而溫柔的微笑,然後一一看向所有人,最後停留在帝查拉身上。

「……放心吧,我的朋友們,如果史蒂夫真想把我藏起來,你們連巴奇的巴字都找不到。」

說完後,巴奇跟史蒂夫相對而視,同時大笑出聲。

他們的笑聲是那麼開心,眾人都是一愣,別說看到巴奇大笑了,他們從來沒聽過史蒂夫笑得如此歡暢。

雖然不懂巴奇說的話有什麼好笑--事實上恐怕除了史蒂夫跟巴奇以外沒人能夠明白--但是他們發自內心的笑聲具有相當的傳染力,大家忍不住都跟著笑了起來,原本有些感傷的氣氛也一掃而空。

「那麼,我的朋友們,現在要做的事只有一件,」說著,帝查拉將準備好的調酒遞給了史蒂夫跟巴奇,然後舉起了酒杯,對所有人致意。

「請各位盡情享受美好的一夜。」

從帝查拉手中接過了酒杯,史蒂夫跟巴奇互相對望了一眼,舉杯同笑,接著依序舉向帝查拉、娜塔莎、克林特、山姆、史考特後,異口同聲地喊道:「敬我的朋友們。」

看著史蒂夫跟巴奇同時先乾為敬之後,其他人也都一一舉起了酒杯,一口氣乾掉了杯中的酒,真誠的笑容在他們臉上盪漾開來。

接下來大夥開始一邊酌飲,一邊閒話家常,酒吧內的氣氛相當輕鬆愉快。

酒酣耳熱之際,不知不覺間山姆跟史考特、克林特跟娜塔莎各自聚在了一塊,而喝不醉的史蒂夫跟巴奇則是跟酒量很好的帝查拉從瓦干達的國產酒,一路談論著瓦干達的歷史。

沒談很久,史蒂夫跟巴奇就無法不去注意到從他們踏進這間酒吧時就一直坐在帝查拉身旁的陌生少女

或許是未成年,整間酒吧裡,只有少女的面前是檸檬口味的玻璃瓶裝可口可樂。

原本以酒吧內會出現的人來說,少女的存在就已顯得相當突兀,而少女從兩人剛進來就一直用充滿好奇的熱烈眼神盯著他們--正確來說是巴奇--看,史蒂夫跟巴奇當然會感到疑惑。

別說被熱烈注視著的巴奇本人了,總是比誰都還要關心巴奇的史蒂夫心裡也很在意,但是帝查拉又一直沒向他們介紹,所以他們也不曉得該不該主動提起。

說起來,雖然他們從未見過,不過帝查拉應該還有個16歲的親妹妹,而這名少女身上的服裝、與帝查拉坐得甚是靠近、長相也有幾分神似,難道說……?

正當他們迅速交換了眼神,決定要由史蒂夫向帝查拉問起前,少女就主動拉住了帝查拉的手腕向他抱怨:「哥,你打算什麼時候才要幫我介紹?」

「喔,抱歉,舒莉,我聊得太開心,差點把妳忘了,」露出了微帶歉意的笑容,帝查拉轉向史蒂夫跟巴奇,舉起一手朝向那名少女,「我來跟你們介紹一下,這位是舒莉,才16歲就已經是全瓦干達最出色的科學家,同時也是我唯一的親妹妹。」

果然如此,帝查拉的介紹證實了史蒂夫跟巴奇的推測是正確的,這名少女正是帝查拉的妹妹,也就是瓦干達的公主殿下。

「很高興認識妳,公主殿下。」

舒莉微笑著一一回握兩人恭敬伸過來的手,「初次見面,很高興認識你們,羅傑斯隊長、巴恩斯中士。」

聽到了舒莉稱呼他巴恩斯中士,巴奇嘴唇蠕動了一下,想要跟舒莉說,他是巴奇,請叫他巴奇。

但是轉念一想,他跟舒莉是初次見面,對方又是公主,這樣回應似乎不太禮貌,於是只好把話吞進了肚子裡,緩緩點了點頭。

在跟史蒂夫以及巴奇兩人都握了手後,舒莉讚賞地交替看著他們兩人的臉龐,大力點了點頭。

「我得說句老實話,比起資料裡的影像,你們本人要好看得多了。」

相對於愣住的史蒂夫,雖然巴奇已經很久沒被稱讚長相,但還是很快就用從容的微笑回應,「謝謝妳,公主殿下,我也必須老實跟妳說,妳是我所見過最可愛的公主。」

舒莉綻放出燦爛笑容,明朗率真地接受了巴奇的恭維,「謝謝,現在我總算知道為什麼你過去被稱為布魯克林萬人迷了。」

在一旁看著舒莉跟巴奇之間的互動,史蒂夫挑起了眉,向帝查拉投過疑問的眼神。

拍了拍史蒂夫的肩膀,帝查拉笑著解釋:「抱歉,羅傑斯隊長,因為之前早就透過許多資料研究過巴恩斯中士,所以雖然才第一次見面,舒莉已經覺得好像跟巴恩斯很熟,不過我相信她並沒有跟你搶男朋友的意思。」

瞬間,巴奇不自覺地露出了略帶緊張的神情看向舒莉,而史蒂夫的反應更加激烈。

「……研究?」

『研究過巴恩斯中士』這件事嚴重牽扯到了史蒂夫的神經,讓他沒有意識到後面帝查拉開玩笑似的所提到的『跟你搶男朋友』,只是皺起了眉頭,重覆著研究這個詞的聲音低沉到有些嚇人。

但帝查拉一點都不介意,只是保持著溫和的笑容不急不緩地解釋。

「我就開門見山說吧,我之前過要幫巴恩斯中士消除九頭蛇設置在他腦中的洗腦程式,我們已經找到了方法,正確來說是舒莉找到的,而舒莉跟她所領導的團隊就是那個方法的執行者。」

史蒂夫的眉頭立刻鬆了開來,並興奮地看向巴奇,兩人臉上都是驚喜萬分的表情,史蒂夫還比巴奇更加開心,因為對現在的史蒂夫來說,沒有比這個更棒的好消息了。

「是什麼方法?」

在史蒂夫掩不住興奮地急問後,舒莉慢條斯理地喝了一口可樂,才拿起了一旁的筆記型電腦,向他們兩人展示出她的研究資料跟一些影像。

「我本來就有在進行各種研究,其中關於人腦以及神輕連結系統更是我最感興趣的一環,你們可以看看我之前的研究記錄,而且瓦干達的相關設備技術都是目前世界最頂尖的,可以說全世界除了我,沒有人可以有辦法清除九頭蛇在巴恩斯中士腦袋中所下的暗示。」

看著在電腦中令人眼花撩亂的複雜資訊,史蒂夫跟巴奇互相對望了一眼。他們並不笨,只是這種專業的資訊實在不在他們熟知的範圍內。

「雖然我看不太懂這些公主殿下的研究資料,只要確實能夠幫助巴奇就好……」一手放在下巴上,史蒂夫想了想,又問道,「會不會對巴奇造成什麼後遺症?」

舒莉收起了電腦,揚起頭,表情充滿年輕人特有的自信,「你們不用擔心,我的方法可以說有九成九的把握。」

「九成九……?」

看到史蒂夫皺起了眉,舒莉理所當然地說道:「不可能十足十,羅傑斯隊長,凡事都必須預想會有失誤的狀況,但我可以保證,只要所有步驟正確,所有風險都能降到最低。」

舒莉說的沒錯,曾經經歷過戰爭並領導君對走向勝利的史蒂夫很清楚,再怎麼精心策畫的作戰計畫,都不可能百分之百預想到所有可能發生的事,人們唯一能做的,就是盡人事,聽天命。

只要舒莉能確實保證正確依照她的方法,不出任何差錯,那麼巴奇就可以安全無事地擺脫九頭蛇對他下的詛咒。

「只不過……」

但當史蒂夫好不容易才稍微寬下心,舒莉略帶遲疑的話語又讓他緊張了起來,急忙追問:「只不過?」

「清除的過程中,為了安全起見,巴恩斯中士必須再次進入冷凍睡眠狀態,」嘴裡向史蒂夫說明後,舒莉將視線移到一直沉默不語的巴奇身上,與他四目相對後頓了一下,「而且為了搜尋出埋藏在你腦中的所有洗腦程式,我必須觀看你所有的記憶。」

看著巴奇睜大的眼眸,舒莉抿了抿唇,緩緩說出令巴奇及史蒂夫內心為之一震的話。

「也就是說,我將會成為恐怕除了你本人以外,最熟悉你所有過去的人。」

現場陷入一陣沉默,史蒂夫跟巴奇面色凝重地望著彼此。

不論是肉體上還是精神上,舒莉所提出的都不是一個簡單就可以點頭答應的方法,其中牽涉到的除了生理上巴奇是否能夠再經歷一次被冰凍的疑慮外,還有所有過去的記憶都必須赤裸裸地被另一個人--基本上可以說是陌生人的少女熟知的恐懼。

沉默許久,猶豫再三後,巴奇看著帝查拉跟舒莉,緩緩開口:「……你們的好意我很感激,但請容我仔細考慮。」

帝查拉拍了拍巴奇無意識低垂的肩膀,說道:「我明白,巴恩斯,你不用急著答應,我們只是提出一個方法,只要你願意就跟我說一聲,我們隨時都可以為你開始。」

舒莉也對巴奇說:「不願意也沒關係,我還是會繼續研究,只是現在這是我能想到最好的方法了,下一個更好的方法不知到要多少年以後。」

「我知道,謝謝你們,陛下、殿下。」

在巴奇露出有些疲憊的微笑後,也在一旁聽到這一切的克林特等人紛紛說道。

「放心吧,巴奇,這裡沒有人會啟動你腦中的那個鬼程式,你可以慢慢考慮。」

「也別擔心你冬眠後的史蒂夫,我們都會幫你照顧好他。」

「沒錯,保證你醒來後還能看到一個跟現在一模一樣的史蒂夫,在給你臉上親一個早安吻。」

大夥半開玩笑的對話稍微緩和了巴奇跟史蒂夫內心的不安。

互望了一眼後,搭上了史蒂夫的肩膀,巴奇笑著將臉湊了過去,「也許可以跟我一樣留點鬍子。」

「……這主意不錯。」

低聲回應後,史蒂夫微微一笑,眼神始終沒有離開過巴奇。

 

 

 

 

 

 

 

TBC

 

___

 

下一話大概就是兩人一邊肉一邊內心揪結(

 

一日一盾冬第13回,離復聯三首映還有14天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