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 小麥與丁香(中)

上一篇在這

一日一盾冬第四回~現代AU,牙醫史蒂夫跟麵包店老闆巴奇,一對竹馬之間那些錯綜複雜的小故事。

巴奇視點,有一小段肉湯

 

___

 

 

 

躺在軟乎乎的大床上,巴奇的意識慢慢浮起。

現在幾點了?他是不是應該起來準備烤麵包了?

迷迷糊糊地想著,巴奇感覺自己好像被擁在令人安心的溫暖懷抱中,想睜開眼睛,但身體莫名的疲累跟倦怠讓他不想動,只想就這麼繼續閉著眼睛,享受難得的舒適睡眠。

不能怪他,誰叫他已經有一段時間因為牙疼沒能好好睡上一覺了。

原本巴奇的一天就很早,天還沒亮就得起床開始準備,從揉麵團開始烘烤各式麵包,然後替史蒂夫製作一天當中最重要的早餐。

在史蒂夫慢跑完後來到店裡,巴奇會跟他交換微笑跟早晨問候,然後一邊問他中午想吃什麼一邊將早餐遞給他。

接著兩人會閒聊到史蒂夫診所開始看診前半小時,目送史蒂夫離開後,巴奇才開始一邊想著史蒂夫是不是也正在吃早餐,一邊吃自己的早餐。

由於巴奇本身性格開朗,臉上總是和善微笑,也常會主動問候顧客,而且他的麵包做得算是相當美味,因此他的麵包店生意還算不錯。

為了讓麵包能夠保持在新鮮出爐的美味狀態,巴奇會估計每次烘烤的麵包種類跟數量,一天大約現烤現做三到四次,而出爐的時間,都是在史蒂夫為了購買早餐、午餐、晚餐跟消夜而來到店裡的五分鐘前,好讓史蒂夫可以嚐到最美味的現烤麵包。

也就是說,巴奇的麵包店,麵包出爐時間其實全部都是配合史蒂夫。而且每次史蒂夫來買麵包時,巴奇都會問史蒂夫下一餐想吃什麼,打烊前會問的,當然是隔天的早餐。

發現到這一點的娜塔莎曾經在私下來買麵包時問過巴奇,你為什麼要為史蒂夫那麼做?

為什麼?娜塔莎的疑問是巴奇從來沒想過的。

他思考了一會,給出的答案是,沒有為什麼,如果硬要說,也許他就只是想看史蒂夫吃著自己做的麵包時那副開心滿足的模樣。

每晚睡前,他都會一邊想著明天該進什麼貨,做什麼樣的麵包,一邊想著應該給史蒂夫吃什麼比較健康,對他身體比較好又能吃得美味,讓他在辛苦的一天中,至少能夠在食物方面得到慰藉。

而且為史蒂夫準備好健康美味的三餐加消夜也不是什麼很奇怪的事,史蒂夫又不是沒有花錢買,比起來自己一次都沒去過他的牙醫診所,他還每天都來光顧,不是才應該問為什麼?。

聽完巴奇的答案,娜塔莎只是別有深意地看著他,低笑著說:「因為史蒂夫根本不用問。」

目送娜塔莎離開後,巴奇思考著娜塔莎說的話是什麼意思,最後的結論是,大概是指自己的麵包很好吃,當然會每天三餐都來買吧。

那還用說嗎,史蒂夫可喜歡吃他做的麵包了。

對了,史蒂夫昨晚說過今天早上想吃什麼麵包來著?

想到這裡,巴奇的意識越來越清晰,他應該趕快起來準備做今天的麵包了。

只不過,不曉得為什麼,隨著巴奇意識越清楚,他的身體就越難受,感覺整個人沉甸甸的,酸軟無力,右邊牙齒又開始隱隱作痛了起來,下身好像被什麼給卡著,又脹又疼……特別是某處……像是有什麼溫溫熱熱的柱狀體插在自己體內似的……

巴奇猛一下睜開了眼睛,看到的先是精壯的赤裸胸膛,怎麼看都像是白人男性的胸就近在眼前,巴奇一下腦袋陷入了一片空白。

「……巴、巴奇……」

史蒂夫其實早就醒來有一個多小時,只是因為不知所措跟捨不得吵醒看來睡得正香甜的巴奇,以及捨不得離開巴奇的私心,所以直到巴奇醒來前,他都只是盯著巴奇的睡臉看。

此刻,看到巴奇睜開了眼驚愕地望向自己,本就紅了臉的史蒂夫現下更是紅得像是燒了起來似的,張著大嘴,結結巴巴地喊著巴奇的名字。

史蒂夫的低聲呼喚,透過兩人連結的下半身,拉扯振動著巴奇的身體內外,讓他忍不住低頭往下看去,史蒂夫的性器正插在自己的屁股裡,白嫩透紅的屁股肉跟有些紅腫的臀瓣四周已乾涸的白濁跟血跡,將鐵錚錚的事實擺在眼前。

展現在眼前的景象,不得不去正視一件事實--他們昨晚上了床。

但是,為什麼?

史蒂夫跟自己?上床?怎麼可能?

巴奇腦子裡陷入了一片混亂,忍不住將手抵在史蒂夫的胸前想要爬起,卻因而扯到了下身連結的部位,撕裂痛讓他忍不住發出了一聲哀鳴,臉皺成了一團,縮回了緊擁而來的史蒂夫的懷抱中。

「嗚啊……」

「巴奇!」

看著巴奇痛苦的模樣,史蒂夫又是心疼又是自責,趕緊抱住了他,輕拍著他的背安撫著顫抖的巴奇。

將臉靠在史蒂夫胸前,嚇壞了的巴奇大口喘著氣,忽然間,一股熟悉的氣味傳入了巴奇的鼻腔內。

這是他這些年來,除了麵粉的小麥香以外,最熟悉的,屬於史蒂夫的丁香氣味。

每次史蒂夫來到他的麵包店,巴奇都會聞到這股氣味,不知不覺間,巴奇只要聞到這味道就會想到史蒂夫,想到史蒂夫,巴奇就會感到莫名的安心。

就像現在,史蒂夫抱著他,不斷輕輕拍著他的背,讓他慢慢地冷靜下來。

聆聽著史蒂夫的心跳,巴奇開始轉動著腦袋,努力回想著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他記得,昨天晚上,巴奇在史蒂夫休診後,從賣剩的麵包中挑了史蒂夫喜歡的幾種,來到史蒂夫休診後的診所,進行智齒發炎的治療。

之後,史蒂夫就帶著昏昏沉沉的巴奇回到他位於診所的家裡。

因為注射了麻藥,再加上這些天來的疼痛與疲累,巴奇一坐到沙發上就閉上了眼睛,雖然似乎有聽到史蒂夫要他到床上去睡,但他沒什麼體力回答史蒂夫,只是輕輕嗯了一聲。

然後,他感覺到整個人像是浮在空中,沒多久,感覺到自己像是被放入了鬆軟溫暖的棉花中,現在回想,應該是史蒂夫抱起了半夢半醒的自己,並且放到了柔軟的床上。

然後巴奇就睡著了,不知睡了多久,巴奇因為聞到了麵包香而餓醒,一睜開眼睛,就看到史蒂夫正坐在床邊的電腦桌前一邊用電腦,一邊吃著可頌甜甜圈的畫面。

飢腸轆轆的巴奇忍不住伸手想要從桌上的盤子裡拿起一個核桃麵包,卻被史蒂夫抓住手腕阻止。

「你現在還不能吃東西,巴奇,麻藥還沒退,可能會咬傷你自己。」

聽到史蒂夫那麼說,巴奇心有不甘地噘起了嘴唇。

當看到史蒂夫嘴邊的奶油餡時,又累又麻又餓的巴奇忍不住伸手抓住了史蒂夫的衣領,一把將他拉往自己,然後伸出舌頭,將沾在史蒂夫嘴邊的奶油餡舔去。

香甜的奶油滋味讓巴奇滿意地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才剛要往後退,卻因為看到史蒂夫像傻了一樣似地盯著他,不知怎地,內心掀起了奇妙的情愫,於是,巴奇再度將臉湊了上去。

就在即將碰上,史蒂夫忽然用雙手抓住了巴奇的兩隻手腕,將他推倒在了床上。

「是你先開始的,巴奇。」

史蒂夫的聲音是如此低啞,巴奇從來沒聽過史蒂夫那麼說話,整個人都嚇呆了。

那雙原本清澈的藍眼睛如今卻發出了異樣的紅光,迸發而出的強烈情感讓巴奇無法動彈,只能放任史蒂夫對自己又親又吻,一邊愛撫著一邊脫去全身的衣物,然後……

當史蒂夫分開了他的雙腿,從正面粗魯地進入他的時候,巴奇疼得流出了眼淚。

他想跟史蒂夫說好痛,別動,但是巴奇沒辦法,除了不時地低泣外,什麼話都說不出,因為史蒂夫瘋了似地不斷蹂躪他的的嘴,下身也不斷地挺進,巴奇被摩擦頂撞得全身無力,上下的嘴都被史蒂夫操得又酸又麻。

他只記得,直到最後失去意識前,史蒂夫都一直操著他。

雖說現在史蒂夫的陰莖是軟的,但是被那麼激烈地蹂躪,還撐開了一整晚,即使是現在,巴奇依然能聞到血的氣味,而且又酸又脹、又熱又疼,不只是下身,嘴裡也是。

可是,他沒有覺得害怕或是噁心,就只是覺得疼、還有些累,以及不小的驚嚇,除此之外,他不太意外自己並不討厭被史蒂夫操的事實。

他想,如果史蒂夫說了對不起,或是我可以解釋什麼的,巴奇會笑著,當做這只是一次不小心的意外。

然而,史蒂夫卻只是露出了下定了決心的堅毅表情。

「……雖然現在說可能太晚了,不過我還是想說……巴奇,我……我愛……」

「停下,史蒂夫!」巴奇阻止了史蒂夫繼續把告白說完,低垂著頭,輕輕開口,「……你先拔出來再說。」

巴奇的確因麻醉未退而沒辦法說話跟做出太激烈的抵抗,但他沒有拒絕史蒂夫,只是癱軟在床上,任由史蒂夫將行為做到最後的原因,不只是因為麻醉,或是這些天來沒睡好的疲累。

真正的理由,他自己比誰都清楚--他很早以前就愛著史蒂夫了。

但是,如果史蒂夫是因為跟自己上床而覺得需要負責什麼的,那大可不必。

但巴奇才剛想開口對史蒂夫那麼說,右邊牙齦突然一陣刺痛,讓他忍不住縮起了身體。

史蒂夫趕緊拔出了自身,緊張地抱著巴奇。

「又開始痛了?」

「嗯……」

史蒂夫快速地看了一眼床頭手機上顯示的時間,語氣急迫地對巴奇說:「你先躺回床上,等我一下,我馬上就回來。」

乖乖聽話躺好後,史蒂夫還不忘替巴奇蓋上被子,才下床,匆匆套上了長褲離開了房間。

看著史蒂夫離去後關上的房門,巴奇忍著一跳一跳的脹痛,拿起了床邊的手機,看到上頭顯示的時間是上午七點。

通常這時候他早就將麵包放入烤箱,並且給史蒂夫製作早餐了,現在卻全身赤裸地躺在他凌亂不堪的床上,人生真是處處有想不到的驚喜。

自嘲似的想著,巴奇嘆了口氣,忍著疼痛,躺在床上閉目養神,等著史蒂夫回來。

沒有很久,史蒂夫就帶著一堆醫療用品匆匆忙忙地跑回房裡。

在床邊蹲了下來,史蒂夫輕輕撫摸著巴奇發燙的臉頰,柔聲說道:「張開嘴,我幫你注射痛消炎針,還有抗生素。」

忍痛將嘴盡量張到了最開,看著逆光下史蒂夫一臉擔心地替自己治療的模樣,聞到了熟悉的丁香,巴奇心下一陣悸動。

但他什麼都沒說,只是看著史蒂夫替自己清理患部、打上一堆針、抹上藥物,治療好口腔內部後,遞給他一管軟膏。

「這是外敷的傷藥,你先去浴室沖個澡,然後再抹上。」

說的也是,朝著不知怎地滿臉通紅的史蒂夫點了點頭,再度因麻藥而昏昏沉沉的巴奇在史蒂夫的攙扶下搖搖晃晃地走進了浴室。

將沾滿了各種體液的身軀沖洗乾淨,並將傷藥塗抹在下身後,巴奇換上了史蒂夫給他準備的看起來很像睡衣的家居服。

走出浴室,史蒂夫已換上了醫師長袍,站在房門口,一手握在門把上,對著他微笑。

「我得去看診了,我幫你換好了新床單,你今天就在我這休息一天吧。」

巴奇愣了一下,想要張開嘴,但發麻的嘴說不出話來,在東張西望了一會後,拿起自己放在床頭的手機,向史蒂夫傳訊息。

【謝謝你,但我也得回去準備開店了】

看了巴奇傳來的訊息,史蒂夫搖了搖頭,「……不行,我等下會去你的店,在店門口貼上臨時休息一個禮拜的通知,這一個禮拜你都得待在這裡休息。」

……這傢伙在說什麼?

休息一個禮拜?

「你發燒了,巴奇,」眉毛垂成八字形的史蒂夫又自責又心疼地說,「一切都是我的錯,你不原諒我也無所謂,放心待在這裡,我會負起責任,照顧你直到你完全康復。」

自顧自地說完,史蒂夫就關上了房門。

由於太過震驚,巴奇停機了好久,才終於回過神來。

衝到門口,巴奇試著轉動門把,卻發現鎖死了,怎麼也轉不動。

巴奇簡直不敢相信,史蒂夫居然把門反鎖了!

這下巴奇是真的生氣了。

【你這是妨害人身自由!】

氣呼呼地在手機裡傳了這個訊息給史蒂夫後,巴奇瞪著房門,洩氣似地用力踹了一腳。

 

 

 

 

 

 

 

 

 

TBC

 

 

 

 

___

 

 

 

 

雖然很像,但這不是迷姦也不是監禁喔(咦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