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S]【CE/384】In the dark

剛剛跟家人一起看美隊2看得好開心啊XD他們的反應看得我暗爽XDD
特別是扒下面罩發現冬兵是巴奇的時候他們簡直跟隊長反應一樣啊XDD
(以上不是重點)
來發一下之前寫一半放置PLAY的神祕東西…這大概是我第一篇的RPS
簡單來說就是一篇PWP,主題是矇眼PLAY (第一篇RPS就這樣我也真的太…)

在那個384簽名會拼命刷照片之後寫的,所以時間要回朔到那個時候
太OOC了一直不好意思發表但刪掉又覺得有點可惜…
然後昨天卡文卡到只想艹哭384就莫名的把這篇補完了(毆
既然補完了就乾脆發上來XDD

總之一切都是OOC,一切都是妄想!能接受再點進去吧(掩面)

 *R18、NC17注意 未成年慎入*

___

 

 

喀擦一聲轉開門把的聲響在靜寂的空氣中顯得格外刺耳
Sebastian從門外探頭進去,只見室內一片漆黑,顯示著房內無人
他有點失望的走進房裡關上門,想了一下,還是遲疑的輕聲喚了一句

「…Chris?」

沒有人回答
好吧,他是真的有點失望了
Sebastian從口袋裡取出手機,看了上面最後一次的訊息內容

【辛苦了,晚上趕不回去,你先休息吧】

他瞪大眼睛盯著上面的字,然後嘆了口氣走到臥室內
其實他也是真的蠻累了,畢竟像這種大型展覽的簽名會他可沒有什麼經驗
而且他也明白Chris最近在趕拍復仇者聯盟2,忙得不可開交
像兩天前那樣從倫敦飛過來陪著他、安撫他緊張的情緒已經是很難能可貴了
雖然Sebastian真的很想見Chris一面,很想跟他分享今天的神奇經歷
但是Sebastian在告訴自己必須好好的珍惜他對他的愛與包容
不要像個不明事理的孩子一樣成天黏著他不放

想著想著他澡也沒洗就累得趴在床上,閉上雙眼回想這兩天在費城發生的事迷迷糊糊的睡去

 

 

*** *** ***

 

 

「…嗯嗯…」

模模糊糊之中有種奇妙的感覺將Sebastian拉到夢境與現實的交界處
半夢半醒狀態的Sebastian感覺到有粗糙但溫暖的物體摸過自己的脖子
再順著肌肉的線條滑至胸膛,觸感及溫度讓他知道那是男人的手掌
他可以清楚的感受掌心厚實的感觸與溫熱的溫度正在撫摸自己胸口

…嗯?男人的手?在撫摸自己的胸口?

腦袋中瞬間閃過的認知Sebastian一下子被嚇得清醒過來
但睜開眼卻發現世界是一片黑暗,驚慌之下他扭動著頭跟身體
在後腦勺摩擦到床單時他才驚訝的發現自己的眼睛被一片布給矇著而且被綁死在後腦勺
更糟的是他的雙手也被綑綁在一起,並被一隻手掌壓到了自己頭部上方抵在枕頭上

…搞什麼鬼?現在這是什麼狀況?

但是Sebastian在驚惶失措下仍保有理智,他想著這裡應該還是自己的家
因為他聞到了床單上的熟悉的味道,是混合了檸檬香、自己的跟Chris的淡淡體味的氣味
而能夠未得到自己允許就進到自己家裡的,除了擁有共同鑰匙的Chris以外別無他人了
所以想當然耳這應該是Chris對自己的惡作劇還是什麼的
想到這裡Sebastian鬆了一口氣,小聲的朝壓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問道

「…Chris?你來了?」

對方沒有回答,只是頓了一下,然後將手從Sebastian赤裸的胸膛往下滑
直滑到他的腹肌,接著停留在肚臍眼上來回撫摩著

…赤裸的胸膛?肚臍眼?

Sebastian還記得他睡前應該是穿著衣服的,是Chris脫的嗎?
這個認知讓Sebastian臉上一紅,再次小聲的開口詢問

「Chris?」

但是對方還是沒有回答
雖然他認定是Chris,但是對方卻只是一直沉默不語的進行手上的動作
這使得Sebastian開始有些不安,尤其是在感覺到濕濕暖暖的東西含住了自己胸前的凸起
尖銳的刺激使得他呼吸開始急促起來,更加想確認正舔咬著自己乳頭的男人是他的男朋友而不是什麼陌生的男人

「Chris!」

他又一次急叫著Chris的名字,但對方依舊沉默著進行手上跟嘴上的掠奪行為
當男人的手握住Sebastian的分身時,強烈的刺激混合著未知的恐懼迫使他開始掙扎
但是男人的手輕易的就押著他的身軀,一邊啃咬著他的乳尖,一邊用手套弄著他的性器
刺激跟恐懼讓Sebastian驚叫出聲,他受不了的仰起頭透過矇著他雙眼的布,對著在他胸口蠢動的腦袋哀求

「Chris!是你對吧!出個聲讓我知道是你…拜託…嗯!」

男人依然沒說話,只是加重了上下套弄的力道
難以抑止的快感弄得Sebastian不由自主的呻吟出聲,在恐慌中射在男人的手裡
高潮過後一瞬間的空白讓Sebastian只能癱在床上喘著氣,並沒有防備男人接下去的動作

當Sebastian發覺有甚麼東西侵入他體內的時候,他的全身都僵硬起來
他清楚的感覺到沾染著不明液體的東西一點一點的埋了進來
細長而粗糙的觸感滑過他的內壁,幾乎可以確定是那個男人的手指,正在他身體內蠢動著
不安到了極點的Sebastian不斷呼喚著愛人的名字,拉長的嗓音已經帶著哭腔

「Chris…Chris…說些什麼…Chris?」

但男人還是默默不語,只是緩慢而溫柔的進行著擴張的動作
一根、再追加一根,並在柔嫩的內壁裡抽動旋轉著
當手指碾壓過體內某處時,一股強烈的酥麻感瞬間流傳至全身
羞恥跟不安促使Sebastian咬著下唇阻止自己的尖叫跟呻吟

但男人故意的不斷刺激那個部位,引得Sebastian不斷的扭動身軀,發出近乎哽咽的聲音
突然之間男人抽出了手指,占據自己體內的異物抽離的感覺讓Sebastian發出顫抖的嘆息
緊接著他感覺到自己的腰被抓住抬高,當高熱的物體抵著自己的入口時Sebastian再也忍不住尖叫出聲

「不要!」

Sebastian全身的肌肉都繃緊試圖抵禦陌生男人的入侵
但男人火熱的兇器還是一點一點的拓開了他的穴口,又熱又硬又大的東西正在侵入他
受不了這樣的狀況,Sebastian忍不住啜泣起來,混亂的大腦只剩下一個人的存在
在恐慌的情緒帶動下,Sebastian就像在求助般不斷的喃喃念著男朋友的名字

「Chris…Chris…救我」

終於,男人在將自身全部都埋進去之後停了下來,他聽到男人發出了嘆息
這是這個男人第一次發出聲音,而那聲音是無比的熟悉
意外的衝擊讓Sebastian停止了啜泣,從喉嚨裡發出了一聲古怪的聲響

「…咦?」

接著他感到有一雙大手捧住他的腦袋,將他往前拉近
然後隨著布條滑過的聲響,光亮突然射進他的雙眼,讓Sebastian一時無法適應的瞇起雙眼
他眨了又眨被淚水模糊的眼睛,直到視線逐漸清晰才終於看清眼前的狀況
俯身壓在自己身上,沉默不語的侵犯自己的男人正是他的男朋友Chris

「…Chris」

「嗯…是我」

Chris一臉歉疚的笑著,捧起Sebastian的臉,吻著他哭腫的眼睛
被安心感包圍的Sebastian乖乖的讓他吻著,接著湧上心頭的是疑惑跟氣憤

「你…你為什麼一直不說話…」

咬著下唇的Sebastian紅紅的眼神中盈滿了委屈與不解
這讓Chris內心一動,熱潮瞬間湧上並集中到了下半身
感覺到埋在體內的東西又大了一點,Sebastian忍不住紅著臉發出驚呼

「呃…」

俯視著Sebastian的雙眼閃過危險的情慾,Chris拉起Sebastian的雙手環到自己頸肩上
然後雙手順著Sebastian的腰線滑至臀部,低沉性感的嗓音在Sebastian耳邊響起

「我待會解釋…不過現在有更重要的事得先解決…」

說著,Chris用力抓住Sebastian的臀肉,用力的一個挺腰

「啊…!」

又深又重的頂入讓Sebastian仰起頭驚叫一聲,隨即被溫熱的唇堵回自己的嘴裡
在激動的情緒引導之下Sebastian回吻著Chris,兩人上下都糾纏在一起,熱情而綿長

「嗯…嗯…」

Chris抽插的動作又快又深,帶來又疼又麻的感覺幾乎讓Sebastian無法招架
但對方是Chris,單單就這一點就能讓Sebastian原本恐慌的情緒跟緊繃的肌肉都鬆懈下來
現在的Sebastian不管是體內還是體外都變得柔軟濕潤,大膽的接納著Chris的進出
他毫無反抗,就像隻無尾熊一樣地攀在Chris身上,全身都隨著Chris的律動而起伏

隨著每次撞進自己體內深處所帶來的的衝擊,Sebastian的眼淚不停的往下落
但已不再是恐懼,而是因為生理上的刺激與極度的快樂
強烈的快感讓他只是緊抱著Chris流著眼淚享受一次又一次的被貫穿、填滿的充實感
直到感到體內一股暖流充滿著自己,他才在滿足的呻吟中射在兩人的小腹之間
在等待心跳與呼吸的平緩期間,他們就一直緊緊擁抱著彼此

 

 

*** *** ***

 

 

「…所以你剛剛到底為什麼一直不理我」

跟Chris擠在浴缸的熱水中享受男朋友替自己按摩的服務
Sebastian慵懶的閉著哭腫的雙眼低聲問道
聽出他軟綿綿的聲音中依然帶著委屈,Chris帶著歉意的笑了笑

「嗯…是我自己的問題…」

他才不會說他千里迢迢趕來見Sebastian時發現他已經睡了
那真的沒什麼,他的睡臉就算充滿疲累並帶著鬍渣在Chris眼中依然可愛
但是當Chris伸出手想撫摸Sebastian的睡臉時Sebastian用手揮開了他
那也還是沒問題,畢竟那是在睡夢中反射性的舉動
但是下一秒鐘,他聽到Sebastian用充滿濃濃睡意的嗓音嚅嚅念道

「別鬧…讓我睡…Anthony 」

然後就為了一句話,他的理智線就崩了
這真的不好說出口,Chris嘆了口氣,然後在Sebastian耳邊低聲告誡

「…不過下次你要說夢話記得叫我名字」

雖然搞不清楚狀況,但Sebastian只是將頭靠在Chris寬厚的胸前
發出近乎氣音的低嘆,然後點了點頭

「我會記得…」

 

 

 

___

 

PWP!PWP!PW…(被拖走

這要是盾冬,除非是吧唧自己想玩不然就算大盾開竅有心這樣玩
吧唧也一定二話不說直接一腳踢過去了XD

啊,突然想到吧唧把大盾矇眼自己騎上去也不錯
想想大盾睡到一半小兄弟突然被濕熱柔軟的東西包裹住的感…(再次被拖走

 

0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