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隊2]【盾冬】BODY TALK (5)上

【點文活動】黑化系列5上篇

@天宫惊蛰
求ALL冬的小甜饼!或者黑化的队长X美队巴基!求!!
【 All冬小甜餅後接黑化隊長X美隊Bucky】

警告:黑化隊長!OOC!
無法接受者就不要看下去了吧…不要看,真的

再說一次,不喜歡不要看,謝謝

一如慣例分上下篇
還有這篇短短幾千字中畫風數變,寫的人自己都快精分了(毆
不管怎麼樣的劇情都可以接受的人再點進去吧…

 

_____

 

 

拋出盾牌砸中正準備對黑寡婦出手的敵人後
美國隊長手持步槍朝另一邊正向自己撲上來的敵人扣動板機

「巴奇隊長!你後面!」

「誰是他媽的巴奇隊長!」

美國隊長,或者說巴奇巴恩斯邊對鷹眼吼著邊將槍口對準鷹眼所說的方位開槍擊斃了正準備朝他攻擊的敵人

「可你現在是美國隊長,又是巴奇」

「隊長、就叫我隊長!」

巴奇邊跟黑寡婦掃蕩眼前的敵人,邊對著通訊器吼叫
開槍崩掉現場的敵人之後,正要去尋找剛剛拋出的盾牌,頭頂上就飛過星盾
巴奇反射性的伸手接住,抬起頭,鋼鐵人正飛在空中聲音帶笑的對他說

「巴奇隊長,你的盾牌」

巴奇收下星盾扣到背後,瞪了鋼鐵人一眼

「我再說一次,別再叫我巴奇隊長!…讓我扮成美國隊長不是你的主意嗎?一直叫不怕別人知道我是冒牌貨?」

鋼鐵人攤開雙手,在身側晃了晃

「你不是冒牌貨,你是新的美國隊長」

「不,原來的美國隊長還活著,只要他還在我就是冒牌貨…」

「但他一直昏迷不醒,巴奇,而且這也是史蒂夫的主意」

鋼鐵人邊說邊降落到地面,走近巴奇身邊

「你別忘了你也看過他留下的遺書」

遺書這個字眼讓巴奇渾身一震,他看向鋼鐵人,眼神中滿是憤怒與隱含其中的悲傷

「他還活著,那不是遺書…」

巴奇反駁到一半,垂下眼,低沉著嗓子

「…現在不要跟我提到他的事」

說完巴奇別開頭不發一語的邁開步伐前往下一個戰區

 

 

*** *** ***

 

 

突發任務順利結束後復仇者聯盟們一同回到史塔克大樓
也沒跟其他人打招呼美國隊長巴奇巴恩斯摘下面罩頭也不回的往內走去
大家都知道他要去哪裡,所以也都沒有出口詢問,只是討論晚上要去吃什麼
從巴奇繼承了美國隊長這一代號之後這些天來他們一直都是如此

巴奇出完任務一定會到大樓裡的某間房裡待上一段時間直到有人叫他才會離開
但這已經比起前一段時間好太多了,在巴奇還未接下美國隊長職務時
巴奇基本上就是一整天都待在那間房裡,完全不跟外界有所接觸
所以眾人都順著巴奇的意思,等待適當的時機才會去找他

巴奇走到了房門口,推開門走進去,白色的房內只有一張單人床
躺在那張單人床上,美國隊長-史蒂夫羅傑斯現在毫無意識的沉睡著
巴奇站在床邊低頭望著史蒂夫,因為太多情緒混在一起而面無表情
自從那一天,史蒂夫推開巴奇讓自己被淹埋在整座基地之下後他就未曾醒來過
即使他身上那些怵目驚心的傷口早已痊癒,但史蒂夫就是一直沉睡著

用一般的語言來說,史蒂夫羅傑斯現在陷入長期的重度昏迷狀態
甚至連植物人都不是,植物人還會有張開眼睛,對刺激做出反射性反應
但是史蒂夫什麼反應都沒有,就只是喪失意識一直昏睡
布魯斯還有其他的醫生們都做過各種檢查與治療,諸如腦電波、磁核共振等
結果一律展示出史蒂夫的大腦並沒損傷,腦波甚至呈現活躍狀態

那麼為什麼史蒂夫還是一直沉睡著?該死的一直躺在那裡?
因為史蒂夫實在躺太久,巴奇已越過一開始的擔心、憤怒、難受而到達了達觀的境界
他不知道史蒂夫為什麼一直醒不來,或是說一直不醒來
但是巴奇不在乎,他可以用一輩子陪史蒂夫耗下去

在史蒂夫沉睡的期間,巴奇反而更能仔細的思考自己的感情
他盯著史蒂夫,不斷的回想,回想他們之間發生過的事,一切好的一切壞的
最終巴奇回想起的總是好的居多,即使是在被監禁的時候史蒂夫也從未傷害過他
他只是一直愛著他,用錯誤的方法,用霸道不容拒絕的手段
巴奇試著回想並分析他跟史蒂夫之間的所有可能性,也許史蒂夫不要用強的方式
也許他只要稍微願意給巴奇更多時間空間去思考,事情不會像之前那麼嚴重

或許自己就像娜塔莎所說的什麼斯德哥爾摩症候群,但巴奇只希望史蒂夫能醒來
他有很多話想跟史蒂夫談,他想自己不知道會先揍史蒂夫一拳還是擁抱他
但只要史蒂夫能夠醒來,他可以為此做任何事,包括付出自己的生命

「你要不乾脆試著吻他一下?說不一定睡美人就這麼被王子吻醒了」

靜默的空氣突然被一個戲謔的聲音打破,對方還發出咀嚼的聲音,像是正在吃什麼
早就習慣待在這裡隨時會有人出聲跟窺視的的巴奇面不改色的維持凝視史蒂夫的姿勢
沉默一會後,巴奇才緩緩開口說道

「…首先,我不是王子,他也不是睡美人…更何況我試過了」

「什麼!?你試過了?我怎麼不知道!」

東尼的聲音像是真的很驚訝,巴奇倒是牽起了嘴角,眼神中透露出些許得意的色彩

「你以為我不知道你的作息時間嗎?要挑你待在研究室不理世事的時間多得是」

「賈維斯!」

「是的,Sir.」

「你為什麼沒有跟我說過這件事,影片記錄呢?」

「巴恩斯先生提到若是讓你知道這件事,我的主電腦可能會被炸掉,所以非常抱歉,影片記錄沒有保留下來,Sir.」

「巴奇!你威脅賈維斯!?」

相對於東尼的激動巴奇冷靜的說道

「我沒有威脅,我只是述說一個未來的可能性」

然後歪起嘴角,對空中打了個手勢

「對吧,賈維斯」

「是的,巴恩斯先生」

「賈維斯!?」

東尼不敢相信他的人工智慧管家居然那麼聽巴奇的話

「…巴奇!你對賈維斯做了什麼?」

「我沒有,賈維斯,告訴你老闆我有對你做什麼嗎?」

「沒有,Sir.,巴恩斯先生什麼都沒做」

「對,齊禮安也沒發明過絕地病毒」

東尼沒好氣的說道,但當他透過鏡頭看到了巴奇臉上有著類似笑容的表情又覺得算了
只要巴奇能稍微展現出正面的情感,東尼就覺得讓巴奇接下美國隊長這個決定是對的
想起自從史蒂夫陷入沉睡狀態,巴奇接過美國隊長這一名號之後
不管於公於私他們都一起相處了不長不短的時間,這個外表年輕的老傢伙有著莫名的牽絆
就像布魯斯說的,看到他就會冒出總覺得必須讓他開心,自己才會放下心的奇妙心理
也許是對他之前遭遇過的悲慘事跡的同情或是憐惜,反正他們都希望巴奇能好好的活著

東尼必須承認一開始他也懷疑過巴奇是否有辦法承擔美國隊長這一身份所帶來的責任與義務
但是史蒂夫有留給東尼一份書信,在當初他們剛把巴奇從史蒂夫本人手上救出後沒多久史蒂夫親手交給他的
裡面寫著把他稱做遺書也不為過的內容,關於對巴奇的抱歉、對大家造成的麻煩,還有身為美國隊長的自我譴責
東尼揣測,大概史蒂夫認為此事一旦曝光他會被抓走,判刑坐牢什麼的
美國隊長這個身分也不可能繼續交給一個監禁強姦犯,而他希望能將之交付給巴奇
這算是史蒂夫的贖罪以及盡他所能的幫助巴奇重新建立與外界的聯繫

但當時由於巴奇的沉默,一切不了了之,史蒂夫也還是維持著美國隊長的身分
所以東尼就把信收藏起來並沒把這封書信拿給巴奇或其他人看過
直到事件發生,史蒂夫昏睡不醒,巴奇像是人形一樣一直坐在床邊盯著史蒂夫,不吃不喝也幾乎不睡
東尼他們眼看著這樣下去不行,史蒂夫已經是那樣了,可不能再賠一個巴奇進去

所以東尼想了一下,決定把史蒂夫的那封信拿給巴奇看
巴奇看過之後第一反應是很氣憤,幾乎要當場撕碎那封信
但他手拉扯了一下還是沒有撕毀史蒂夫親手寫下的信
他只是手上抓著那封信凝視著沉睡的史蒂夫,過了很久很久
之後巴奇在布魯斯等人的勸告下最終還是接下了美國隊長

對於巴奇接下美國隊長一事最有意見的是娜塔莎羅曼諾夫
她不只一次當面或私下跟巴奇討論過這件事,東尼雖然不知道他們到底說了些什麼
但他有聽到過娜塔莎提到什麼斯德哥爾摩、克萊恩-萊文症候群什麼的
不過事實證明巴奇是最適任的,他做得非常好
就像是美國隊長從未換過人,還是史蒂夫羅傑斯一樣

也許是因為太像了,隨著時間的演進巴奇的個人意識越來越淡薄
所以東尼跟克林特他們才會特意叫他巴奇隊長提醒巴奇
就算現在身為美國隊長他也還是巴奇巴恩斯,不會是史蒂夫羅傑斯

而且他們都會想盡辦法把巴奇拉到他們中間,盡可能遠離史蒂夫所沉睡的房間
因為巴奇雖然會跟克林特鬥嘴、酸東尼、跟布魯斯聊天、與娜塔莎討論
但是一進入那個房間,一站到史蒂夫面前,他們幫巴奇建立起的一切情感又回歸到虛無
只要沒有人去叫他,將他拉出那個房間,巴奇就會一直站在那裡
他會一直面無表情的站在史蒂夫面前,直到有人去找他為止

「嘿,巴奇,再不來你的沙威瑪就要被某隻鳥吞掉了」

想到這裡,東尼邊說邊吞下自己的最後一口沙威瑪
東尼話才剛出口,立刻有另一個聲音驚慌的響了起來

「我沒有!巴奇隊長你相信我!我絕對沒有覬覦你沙威瑪的意思!」

「比起沙威瑪,我更想問你到底有沒有聽進我說的話,不要再叫我巴奇隊長!巴奇、隊長,選一個!」

嘴上雖然這麼說,巴奇還是忍不住舒展了面上僵硬的表情

他走到房門口,停下腳步,回頭看了史蒂夫一眼

「…我明天會再來的,史蒂夫」

說完,巴奇頭也不回的走出去,順手帶上了房門
隨著賈維斯善體人意的關閉房內的燈光後
空無一人的黑暗房間裡只聽得到史蒂夫平穩而緩慢的的呼吸聲

 

 

*** *** ***

 

 

充滿霸氣的咬下一大口沙威瑪,娜塔莎坐得很優雅,望著跟東尼還有克林特拌嘴的巴奇
她觀察著巴奇臉上的表情變化,暗自在心裡想,巴奇看上去很正常,但那只是表面
事實上他只是在配合大家,他的心一直都在那間房裡,留在史蒂夫羅傑斯身邊
要是沒人去拉他一把他可以永遠留在那裡,直到生命的盡頭

老實說娜塔莎不太能理解巴奇到底在想什麼
照理說,史蒂夫之前對巴奇所做的是非常糟糕的錯誤
但巴奇表現得不像是個受害者,反倒在史蒂夫受重傷之後表現出像是恐懼於失去史蒂夫的激動情緒
娜塔莎直覺想到的就是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受害者對加害者投射依賴的情感

而後來史蒂夫的昏迷不醒更加強了巴奇心中的恐慌、自責與依戀
身為頂尖間諜的娜塔莎太清楚控制心靈的手段
從巴奇雖然猶豫但最終還是接下了美國隊長這個身分來看
她知道這樣一來巴奇無論如何都離不開史蒂夫
無論史蒂夫是有心的還是無意的,他都成功的成為巴奇心中獨一無二的存在

對於史蒂夫的所作所為,娜塔莎是真的很不以為然
娜塔莎不贊成巴奇接下美國隊長這個身分不是不相信巴奇的能力
相反的她認為以巴奇的能力再加上他對史蒂夫羅傑斯的了解
這個世界上大概再也沒有人比巴奇更適合接任美國隊長

正因為如此娜塔莎才更加反對
她認為史蒂夫指名巴奇接任美國隊長是一種逃避與不負責任的行為
史蒂夫一定沒有想到過,每當巴奇穿上制服時會是什麼心情
每當大家叫他隊長時,巴奇會怎麼樣的受到二次傷害

娜塔莎最看不下去的就是史蒂夫總是以他自己認為的對巴奇好的事在傷害巴奇
而最糟糕的,還不是周遭的人都沒察覺這一點,而是身為當事人的巴奇心甘情願的接受
她看到過巴奇穿著美國隊長的制服在鏡子前練習笑容,那是看了會讓人很難受的畫面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巴奇會在眾人面前掛上笑容,會用開朗的外表掩飾破碎的內心
娜塔莎又咬了一口沙威瑪,看向另一邊同樣擔心的望著巴奇的布魯斯
同樣對於情緒相當敏感的布魯斯應該也看出巴奇是在強顏歡笑

雖然娜塔莎很不願意那樣想,因為那實在是太不公平了
但她也知道即使狠狠的踐踏過巴奇的信任,唯一能真正接觸巴奇內心的大概只有史蒂夫

「詹姆斯」

聽到娜塔莎的呼喚,巴奇轉過頭來,灰藍色的瞳孔望著她
那雙眼睛中有著單純的疑惑跟戒備,娜塔莎看著巴奇,想了一下

「要不要我幫你介紹女朋友?」

此話一出,巴奇以外的所有人都愣住了,巴奇看著娜塔莎許久,聳了聳肩

「謝了,但是我不需要」

娜塔莎也看著巴奇很久,吞進最後一口沙威瑪嘆了口氣

「你們都有病」

巴奇愣了一下,然後大笑出聲

 

 

*** *** ***

 

 

史蒂夫一直都在昏睡,但他也一直清醒著
他其實一直聽得到外界的聲音,感覺得到所有感觸,包括那一次巴奇的吻
但是他動彈不得,他無法張開眼睛,無法跟巴奇說不用擔心,他很好
他只是一直在內心裡戰鬥著,與另一個世界的自己,一個發狂的男人

「…你看,你再不醒巴奇就會被其他人奪走了」

「閉嘴,不准談論巴奇,滾出我的身體!」

史蒂夫緊緊皺著眉頭,瞪著眼前跟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男人
男人臉上掛著笑容,眼神中卻帶著空洞的瘋狂

「為什麼?你也是我,那是我們的巴奇」

「他不是我的!更不會是你的!…巴奇是屬於他自己的…他是自由的!」

史蒂夫咬牙切齒的低吼著,他無法忘掉這些日子以來眼前這個男人給他看到的畫面
那是那個男人的記憶,可怕、扭曲、殘忍的景像,那根本不是愛,有的只是赤裸裸的慾望
一想到自己也曾經對巴奇做出近乎同樣的事,史蒂夫就想用盾牌削掉自己的腦袋

「你殺了他,殺了那個巴奇!我不會讓你有機會去傷害到這個巴奇!」

那個男人,不知道來自哪個時空的史蒂夫羅傑斯扭曲著面容

「不!就算用全世界的生命來換我也會選擇巴奇!」

「事實上是你讓巴奇絕望到自殺!」

史蒂夫指著他,就像是在指責自己黑暗的另一面

「是你殺了他!你殺了巴奇!」

聽到史蒂夫的猶如判決般的譴責,男人一瞬間像是被雷擊中一樣全身僵硬
然後彎下腰冒著冷汗痛苦的抱著頭,嘴中一直喃喃的念著巴奇的名字

「不、怎麼會,我已經把所有阻止我們的障礙都消除了,為什麼?巴奇?」

史蒂夫警戒的眼神瞪視著眼前陷入痛苦的男人,史蒂夫羅傑斯
史蒂夫只能大概猜想他大概是趁之前不小心碰觸到宇宙魔方時潛入自己內心的
他透過這個男人的記憶看到了在另一個時空所發生過的事

那個時空裡史蒂夫成為了君臨神盾局的獨裁者
他消滅了所有對美國政府可能造成威脅的人事物,包括九頭蛇
然後他抓住了巴奇,替他打造了一個舒適的家,或者說牢籠
因為巴奇想要逃跑,他就將巴奇鎖著,因為巴奇不吃不喝,他就給他打營養針
因為有人發現巴奇,他就殺了那個人,有人想救出巴奇,他也殺了那個人

沒有人再來拆散我們了,那個史蒂夫抱著巴奇心滿意足的笑著
他沒想到還有一個他殺不死的人暗中幫了巴奇
布魯斯想辦法給了巴奇足以麻痺超級士兵的藥物,原意是要幫助巴奇逃跑
但是巴奇選擇了趁著史蒂夫麻痺不能動彈時死在他面前

等到麻痺效果解除後他抱著巴奇的屍體,衝到存放宇宙魔方的地方試圖復活巴奇
但是在與隨後趕到的鋼鐵人跟浩克打鬥起來時光線不小心射中巴奇,屍體瞬間化成灰燼
巴奇的消滅徹底逼瘋了史蒂夫,他握住了魔方,許了個願,要那個世界給巴奇陪葬
然後他的靈魂被吸入魔方中無止盡的飄蕩,直到現在這個史蒂夫也許是因為相似的經歷而產生共鳴把他招喚出來

史蒂夫為了在自己腦中趕走他,耗費了相當大的精神力,卻只是將彼此困住
因為對方是個發狂的超級士兵,而且或許是因為跟宇宙魔方同化久了還擁有非常強大的精神力
這些就是導致史蒂夫昏迷不醒腦波卻十分活躍的主因
這些日子以來長久的對抗讓史蒂夫很痛苦,除了耗費的精神力以外還有男人破碎的記憶及瘋狂的言語
所以他看著眼前男人痛苦的模樣,忍不住一時鬆懈了下來

下一秒,剛剛還在痛苦的呻吟著的男人突然一把掐住史蒂夫的脖子
措手不及之下史蒂夫被高高抓到空中,男人面無表情的看了他一眼將他甩到一旁
史蒂夫被丟到地上後突然有無數的鐵桿無中生有的從空中地面生出,將史蒂夫困在其中
現在情勢一整個逆轉,史蒂夫被眼前的男人困在自己的腦海中,而他清楚的知道這個男人接下去會做什麼

「住手!!不准傷害巴奇!!」

無視被關在牢裡的史蒂夫驚慌的怒吼,那個男人只是轉過身輕聲的說了一句

「我那麼愛巴奇,怎麼會傷害他?」

 

安靜黑暗的房間中,史蒂夫的睫毛抖動,接著睜開了眼睛
蔚藍色的眼眸中閃過了漆黑的狂鬱,喃喃的低語著一個名字

「巴奇」

 

 

 

 

TBC

 

___

 

因為點的是黑化隊長X美隊Bucky
既然這個隊長已經洗白,就只能請出另一個隊長了(毆
一個病的很嚴重,凡事以巴奇為中心的結果是巴奇在眼前自殺的隊長

所以說…巴奇快逃啊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