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Keep Love (2)

上一話在這裡

送上史蒂夫跟巴奇在瓦干達的甜蜜日常系列第二話,目前預定會以黑豹彩蛋作為結局,讓巴奇跟大家各種互動,然後再跟史蒂夫一起各種互動(雙關語)

這一話交流的對象是獵蟻二人組,交合的部分是濕熱的浴室Play,九千多字還請慢慢看~

 

___

 

 

在史蒂夫視線的前方,大喊著自己跟巴奇的名字,高舉著右手,朝著他們快步走來的男性臉上滿是驚喜表情。

史蒂夫瞬間的反應先是皺起了眉,接著回過頭看向身後的巴奇,剛好與那雙看向自己的綠眸對上,兩人臉上不約而同露出了有些迷惘的表情。

這個約莫四十出頭的男性確實在德國的萊比錫機場加入他們一同對抗前來捕捉巴奇的東尼一行人,盡管對方似乎相當崇拜『美國隊長』,不然也不會因為熱心幫助他們而受到牽連成為了通緝犯。

所以史蒂夫跟巴奇都認為他們居然連對方名字都想不起實在很糟糕,不過老實說,他們對這名男性的印象相當薄弱,別說巴奇,其實就連史蒂夫都對他不太熟悉。

邊在心裡想著還好他們沒直接在健身房裡幹起來,史蒂夫迅速地轉動眼球,確認兩人身上除了運動過後的汗水外並沒有任何異狀後,才運轉著腦袋在腦中尋找這名男性的名字。

這並不能怪他們,畢竟嚴格來說,他們雖然並非全然陌生,卻又不能完全說是友人,甚至可以說不能算是認識。

直到那一場機場大戰之前他們都從未曾見過這名男性,盡管第一次見面時有自我介紹,但當時的情況相當急迫,他們除了想辦法趕往西伯利亞外沒有多餘心力,記得最清楚的,大概就是這傢伙會變得跟螞蟻一樣小也會變得跟巨人一樣大。

而在來到瓦干達後,除了在幫他接女兒過來時才知道他是有一名獨生女的單親爸爸外,大部分時候都跟巴奇、還有為了找出清除巴奇腦中的洗腦程式的帝查拉在一起,少有機會跟其他人閒聊的史蒂夫並不太清楚他的背景。

更何況他們原本就都不會主動踏入別人的私領域,先別說現在巴奇處於罪惡感及對自身失控的恐懼陰影下顯得有些沉默寡言,盡管過去的巴奇開朗又風趣,但在對人熱情的同時也不忘保持適當距離。

而史蒂夫過去就是一個老愛臭著一張臉的悶葫蘆,雖然注射血清之後性格稍微柔軟了許多,但如今的史蒂夫全副心力都在身心受創嚴重的巴奇身上,更是難以分心去探聽他人的私事。

不過史蒂夫還是有大致注意到,雖然這個單親爸爸一開始是經由克林特聯繫,但不知道為什麼,目前常常跟山姆混在一起,在接了他女兒凱西--對,史蒂夫居然記得他女兒叫凱西,卻忘了他叫什麼名字--過來之後,時常可以見到他跟山姆帶著凱西一同出現。

就在他們倆人絞盡腦汁想要回憶出這名男性名字的同時,對方已經衝到了他們面前,在腦袋做出任何反應前,史蒂夫的身體就下意識地往前踏了一步,擋在巴奇的左前方。

察覺到史蒂夫反射性地保護巴奇的動作,那名男性停了下來,但臉上表情依然激動,雙手半舉在空中用奇怪的手勢上下擺動,不停將視線在史蒂夫跟被他護在右後方的巴奇來回。

「你是小孩子嗎,史考特?凱西都比你冷靜又有禮貌。」

熟悉且令人安心的聲音在男性後方響起,讓史蒂夫放鬆了警戒,看向跟在男性後方,雙手插在褲子口袋,慢條斯理地朝著他們走過來的山姆。

「當然,我的小花生可是最乖的,」一邊不忘大方地讚揚自己的女兒,那名被山姆叫做史考特的男性右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拍了拍史蒂夫精實胸膛,「你看,我就說他們這麼晚了不在房裡就一定會在健身房!難怪能維持那麼棒的身材!」

「說他們會在健身房的是我,你說的是會不會去吃宵夜了。」

「是這樣嗎?」

「是這樣,你欠我一杯琴湯尼。」

是了,這名男性叫做史考特‧朗恩。

就在山姆一邊跟史考特鬥嘴,一邊來到他們面前的同時,史蒂夫終於從剛才山姆提到的史考特想起了他的全名,也想起了他的稱號。

克林特曾對史蒂夫說過,史考特是被跟佩姬以及霍華德他們一同建立起神盾局,卻因為跟霍華德之間的糾紛而退出的漢克‧皮姆博士所選定的新一代蟻人。之所以會加入他們一同對抗東尼的原因,除了本來就很崇拜美國隊長,也反對蘇科維亞協定以外,還有就是他的老闆皮姆博士相當厭惡史塔克父子。

想到這,史蒂夫心念一動,回頭看了一眼巴奇,看到他表情平靜卻隱約閃過眼底的傷痛自責,史蒂夫心中也感到有些沉重,不讓前方的兩人發現地將自己的左手繞到背後,握住了巴奇有些濕冷的右手,無聲地安慰著巴奇:沒事,巴奇,我在這裡。

感受著掌心中巴奇的手震了一下後,立刻回握的溫軟觸感,史蒂夫臉上浮現起了微笑,禮貌地向史考特及山姆問好,完全看不出來他直到一分鐘前還想不起史考特的名字。

「晚安,山姆、史考特,那麼晚了,有什麼事找我們?」

在史考特看了看黑暗的健身房後問:「你們剛用完健身房?」時,史蒂夫的腦內不禁快速地回想起不過幾分鐘前他們是如何利用健身房的一些不太好說出口的畫面。

心裡暗自慶幸還好他們沒做得太過荒唐的史蒂夫表面上平靜地向史考特點頭,若無其事地說:「這裡的健身房很不錯,你們有空也可以多加利用。」

「不愧是隊長!什麼時候都不忘記鍛鍊自己!」搭上了一旁山姆的肩膀,滿臉興奮的史考特話鋒一轉,比了個喝酒的手勢,「運動完後要不要去喝一杯?我女兒剛睡著,現在我跟山姆要去酒吧,你們也一起怎麼樣?」

接過史考特直接了當的邀請,山姆也向他們做出了迂迴的邀約,「雖然我知道酒精對你們這兩個超級士兵起不了作用,不過那裡的炸豬皮很不錯,而且這傢伙老是囔囔著想要親自聽你們談談二戰時的英勇事蹟,我需要你們幫我一起應付他。」

他們都不知道,酒吧這個詞在史蒂夫內心掀起了多麼大的漣漪,手也無意識地加強了與巴奇相握的力道。

酒吧總會讓史蒂夫想起,他在義大利的小酒館問巴奇,是否願意追隨美國隊長衝鋒陷陣,巴奇望著他,輕笑著說,他跟隨的是布魯克林來的小伙子時那溫柔的臉龐。

還有,他以為在那輛疾駛的火車上失去了巴奇時,獨自一人坐在因戰火而荒蕪的小酒館中,喝著醉不了的酒時的那種心如槁灰。

一切似乎還只是昨天發生過的事,瞬頃間卻恍如隔世。

正當史蒂夫還沉浸在惆悵傷感的回憶中,沒來得及想好要怎麼回答時,一直安靜待在他身後的巴奇突然開口。

「……也好,運動完是有點餓了。」

在巴奇的低沉嗓音過後,三道驚訝的視線立刻集中在他身上。而巴奇只是拍了拍史蒂夫的右上臂,輕輕笑道:「不過你們也看到了,我們得先沖個澡再換件衣服,大概沒那麼快,如果你們累了可以先回去不用等我們。」

稍微側著頭,長髮低垂在臉龐的巴奇笑容友善而柔和,彷彿與史蒂夫記憶中小酒館的短髮巴奇笑容重疊在一起,讓他心臟猛地一跳,又瞬間揪緊,難以呼吸。

現場突然變得非常安靜,像是經過非常冗長的時間,又像是須臾剎那,直到臉上表情完全可以用激動來形容的史考特炸開來似的大嗓門戲劇性地打破了沉默。

「不……不累!一點都不累!」史考特興奮得雙眼發亮,滿臉通紅,看著巴奇,「我跟山姆會先一步到酒吧等你們!你們多晚來都可以!」

如果不是史蒂夫擋著,只怕史考特就要感動得衝上前去抱住巴奇。

看著雙手舉在半空中因為太過激動而顯得動作詭異的史考特,山姆雖然覺得略顯誇張,卻也多少能夠理解。

畢竟,自從來到瓦干達後,巴奇幾乎沒有主動開口跟史蒂夫以外的人說話,史考特更是除了在飛機上跟巴奇有過一次關於道歉跟不用道歉之類的對話後就沒怎麼接觸。

對於從小就聽著美國隊長跟他那個英勇殉職的摯友巴奇的故事長大的史考特來說,他對巴奇的好奇與憧憬並不亞於對史蒂夫的,所以現在能夠跟兒時的英雄偶像一起到酒吧喝酒,對他來說簡直像是作夢一樣。

面對簡直像個小粉絲參加偶像握手會般激動的史考特,巴奇看了史蒂夫一眼,然後右手搭在史蒂夫肩上稍微墊起腳尖,將自己的下巴靠在手背上,稍微側著頭,對史考特露出笑容。

「謝謝你,我跟史蒂夫會盡量早點過去的。」

越過自己的肩膀,看著近在眼前的巴奇臉上漾起的微笑,史蒂夫內心一陣悸動,感到欣慰的同時,也嚐到了淡淡的酸澀。

大概只有史蒂夫才察覺得到,巴奇看似不變的溫柔笑容中,那份不欲為外人所知的疲憊與酸楚。

搭上像中了石化術一樣,目瞪口呆地盯著巴奇臉的史考特的肩,山姆無奈地開口:「聽到沒,如果你想早點跟他們一起喝酒,那就讓他們早點回去換衣服,別像個石頭般拄在這。」

然後一手摟著史考特的肩,一手朝向史蒂夫跟巴奇指了指史考特後又比了個手勢,「那我們先過去了,可別洗太久,讓這傢伙太興奮喝太多,凱西明天可要抱怨了。」

「我們知道。」

看到史蒂夫跟巴奇笑著揮手致意後,山姆帶著史考特一起往酒吧的方向走去。

相視一笑,巴奇跟史蒂夫也跟著踏起了步伐,走沒幾步,他們就聽到身後傳來了激動的呼號。

「……我的天啊山姆!你看到巴奇的微笑了嗎?而且他的聲音比我想像得還要溫柔!」

「冷靜點,史考特,我沒瞎也沒聾,你不用靠那麼近吼。」

「提醒我要記得拍他們坐在一起喝酒的照片!」

「你該不會要上傳到推特吧?」

「放心!我有個上鎖的推特帳號!只有親友關注!你看!」

「……原來你就是前天那個無言關注我,頭像是隻長了翅膀的螞蟻的傢伙?」

「那可不是普通螞蟻!那是安東尼!他是個好傢伙,可惜為了保護我……」

「……我很遺憾,這樣吧,待會我們敬一杯給安東尼,你跟我說說他的故事,我也跟你說說我最好的夥伴萊利。」

「……我們就這麼辦!山姆!敬我的安東尼!也敬你的萊利!」

聽著史考特跟山姆遠離的交談聲,對彼此露出苦笑,原本就握著巴奇右手的史蒂夫自然而然地維持手牽手,再次邁起腳步,走在回他們房間的路上。

只有兩人的走廊十分安靜,享受著在他們之間的舒適沉默,走了一會後,巴奇帶著笑意看向史蒂夫,半是調侃半是驕傲地說:「那個有趣的傢伙很喜歡你。」

看著巴奇臉上隱隱自豪的表情,史蒂夫內心湧起一股暖意,眼前浮現起很久以前自己剛救出被佐拉抓去做實驗的巴奇凱旋歸營時的情景。

那時候帶頭為史蒂夫高聲喝采的人不是別人,正是巴奇。

當他在眾人簇擁之中回過頭,卻發現了巴奇驕傲的笑容下藏不住寂寞的眼神時,他的心臟有多麼因難以言喻的歡喜而顫動。

因為他比誰都明白當時巴奇心中的感受--既驕傲,又寂寞。

就像此時此刻,他比誰都希望巴奇能受到世人的認同,卻又怕,怕這樣一來他不再是只屬於自己的巴奇。

明明打從一開始,他們就只屬於彼此,誰也無法介入。

施力將巴奇拉往自己身邊,史蒂夫將臉湊到他面前,靠著他的額頭,凝視了許久,才低沉著嗓子,輕聲說道:「我知道,而且他也很喜歡你。」

史蒂夫那一點都沒有試圖掩飾的濃濃醋意讓巴奇忍不住失笑。

雖然史蒂夫也知道史考特對巴奇的好感就跟對自己的一樣來自於崇拜,並非自己與巴奇之間的那種深刻感情,史蒂夫還是有那麼一點不是滋味。

然而下一瞬間,巴奇在他唇上輕輕一吻並說出的話立刻將他所有負面情感一掃而空。

「不過誰都沒有我喜歡你,也沒有你喜歡我。」

情不自禁地停下了腳步,史蒂夫凝視著巴奇自信的甜美笑容,內心瞬間充滿了愛與喜悅。

「……是的,巴奇……這世界上沒有人比你還要更愛我。」說著,溫柔地摟住巴奇的肩膀,史蒂夫覆在他耳邊,輕輕低語,「我也知道,你也知道這世界上沒有人比我更愛你。」

有點繞口跟肉麻,卻無比真切的告白讓巴奇笑得像朵盛開的玫瑰般甜美燦爛。

這裡沒有任何人,他們不需、也毫不在意他人的目光,只是順從此刻的內心,十指緊握靠在一起,並肩走在深夜的無人長廊上。

 

 

 

 

*** *** ***

 

 

 

 

回到其實正確來說是巴奇的,不過由於史蒂夫每晚都睡在這裡,所以等於是他們共同的房間後,史蒂夫先讓巴奇走進去,自己再跟著進去,並順手關上了房門,兩人來到了浴室門外,直到這時候,他們才鬆開了相握的手。

伸手按下牆上的電燈開關,巴奇並沒問史蒂夫是不是要一起洗,因為他知道答案會是什麼。事實上,自從他們來到這裡的第一天開始,他們幾乎做什麼都在一起。

由於目前巴奇少了左手,史蒂夫總會忍不住想要出手幫忙,雖然巴奇還是可以自行處理生活瑣事,不過既然史蒂夫想,那麼他就順著史蒂夫的意思讓他照顧自己,因此大部分時候巴奇都會放任史蒂夫對自己做所有他想做的。

所以現在,巴奇只是轉向史蒂夫,自然而然地舉起了右手,好讓已經將手伸到他衣擺的史蒂夫可以輕鬆地幫他脫下上衣。

在史蒂夫替巴奇脫下最後一件衣物後,燈光下,巴奇歷經鍛鍊的精實肉體一絲不掛展示在史蒂夫眼前,比記憶中更加蒼白的肌膚上布滿了大大小小的傷疤,大部分的舊傷裡,最新的甚至還淤著青紫的,都是在西伯利亞被盛怒的東尼留下的傷。

史蒂夫當然不是第一次看到,但不管看過幾次,他還是會感到心痛不已。

望著巴奇身上怵目驚心的傷痕,伸手輕輕覆在他那滿目瘡痍的左肩上,明知巴奇絕不願看到自己難過,悲痛的史蒂夫還是難以控制自己臉上變得沉重陰鬱的表情。

史蒂夫沒問過巴奇,但他心裡明白,如果當時自己不在身旁,觀看影片的只有巴奇跟東尼兩人,那麼,巴奇恐怕會因為罪惡感,讓東尼鑄下永遠無法挽回的大錯。

要不是為了史蒂夫,巴奇不會決定逃跑,他之所以反擊,都是因為要保護史蒂夫。

「還會痛嗎……?」

史蒂夫無法想像,巴奇的身心承受了多麼可怕的傷痛,但是當他顫抖著聲音那麼問,巴奇的回答卻讓他為之動容。

「不會了……史蒂夫,你別擔心,我很快就會好了……」

右手覆在史蒂夫的手背上,巴奇說的是那麼輕、那麼溫柔,明明受盡了折磨的是他,他卻還在安慰史蒂夫,臉上帶著微笑,就像是小時候,每次巴奇替史蒂夫出頭跟別人打架受傷後,回家塗藥時,說的話一樣。

只是,他們再也不是當年那個單純的少年了。

「倒是你自己,傷都好了嗎?不會痛嗎?」

聽到巴奇轉而關心自己的話語,史蒂夫沉默地凝視了巴奇一會,接著露出笑容,明顯帶著某種意味地低聲回問:「……你要檢查看看嗎?」

說著,史蒂夫也沒等巴奇回答就脫下了自己的衣服,兩具赤裸的健美肉體相對而立。

相較於巴奇,史蒂夫的身體幾乎一點傷疤都沒有,就連最新的傷都只剩下幾乎看不出來的淡淡瘀痕,宛如希臘羅馬的英雄雕刻般完美。

在仔細確認史蒂夫復原良好後,巴奇忍不住伸手拍了拍他那傲人的胸膛,並發出了安心的嘆息。

「感謝超級血清,」低笑著,巴奇將視線移往史蒂夫蓄勢待發的下體,「就連不久前我才吃過的傢伙,都能那麼快恢復精神。」

就像巴奇所調侃的,史蒂夫的性器傲然挺立、氣宇軒昂,一點都看不出來半小時前才將大量精液射在巴奇的嘴裡。

史蒂夫倒也不害臊,反而用雙手將巴奇摟到懷中,令兩人的股間抵在一起,兩股火熱相撞,雙方身軀都是一震,巴奇的陰莖也因此刺激而緩緩勃起。

「因為你就在我面前。」說完,史蒂夫就用唇堵住了巴奇張開來似乎想說什麼的嘴,並毫不客氣地蹂躪著巴奇溫軟的口腔。

不只是內部黏膜,齒列、舌肉,每一處都被史蒂夫執拗地舔舐,酥麻的快感讓巴奇幾乎站不住腳,只能閉著眼睛,靠在史蒂夫胸前,忘情地回應史蒂夫的熱吻。

突然間,強烈而直接的快感突然從下身傳來,使得巴奇全身一震,睜大了雙眼,正好對上史蒂夫因情慾而發紅的藍眸,原來史蒂夫同時握住了兩人的陰莖,另一手抱著巴奇的腰。

被寬大厚實的掌心包覆著,並與愛人的性器緊貼在一起磨擦時所帶來的快樂,超乎巴奇所能承受的,再加上史蒂夫依然激情地吻著他,沒有多久,巴奇就在極致快樂中先射了出來,就在史蒂夫也跟著射精後,雙唇終於分開來的兩人大口喘著氣。

但巴奇還沒順過氣,就感覺到一隻不安分的手伸進了自己的臀縫裡,並在抽搐著的皺褶處試探性地按壓,全身發麻的他趕緊抓住了史蒂夫的手。

「……唔……等……啊……等等,史蒂夫……別忘了我們……約好了……洗完澡還得去酒吧……」

略顯遺憾的史蒂夫依依不捨地將手從巴奇的後穴離開,卻還是不忘捏了豐滿的臀肉,才將下巴放到巴奇的肩上,嘆了口氣。

「……你說的沒錯,巴奇。」

於是兩人在將滴到地板上的體液擦拭乾淨後,一同進了浴室。

跟巴奇面對面站在一起,史蒂夫扭開了水龍頭,溫度適中的熱水透過固定在牆面上的花灑往兩人頭上淋下。

不斷撒落的熱水清澈而溫熱,史蒂夫的唇順著水流從巴奇的頸項、肩口、胸膛,輕輕吻著,偶爾會用犬齒尖銳處輕輕抵在跳動的血管上,隨著巴奇身軀的震顫,透過薄薄的皮膚感受巴奇內部流淌、跳動的鮮活生命。

這一刻、這一瞬間,巴奇還活著,就在自己懷中,緊貼著自己將一切交付在自己手中,這些都讓史蒂夫沉浸在幸福與滿足中。

他甚至會想,如果能將巴奇永遠護在自己懷抱裡,他再也不需要其他任何東西--金錢、名譽、地位、榮耀,甚至自己的生命,都比不上巴奇。

而巴奇只是一手環著史蒂夫的腰,微笑著放任他用唇愛撫自己。

直到沉浸在擁有巴奇的幸福中的史蒂夫終於關上水龍頭,伸手拿起了一旁的沐浴乳,擠到了自己手上,開始幫巴奇抹上。

將掌心覆在巴奇的胸膛,在史蒂夫溫柔地撫揉下,本就情慾未退的巴奇不免起了反應,而史蒂夫感受到巴奇原本平坦的乳頭慢慢鼓起,忍不住挑弄起了硬挺的乳尖,忽輕忽重地按壓、揉捏,弄得巴奇全身一顫一顫地喘息。

「嗯……別……」

「放心,巴奇……我只是要幫你清洗……」

嘴上冠冕堂皇地那麼說,史蒂夫卻是將手往更下方的私密處伸去,當史蒂夫的手指摸上了巴奇微微翹起的性器時,直接的快感令巴奇整個人都顫了一下,並從微啟的唇間嘆出濕熱的氣息,

「哈啊……」

右手抵著濕滑的牆壁,在史蒂夫的愛撫下,巴奇本能地分開了雙腳,像是下意識地在對史蒂夫做出更進一步的邀請,於是史蒂夫也欣然接受,挺動著腰臀,用自己的陰莖磨蹭著巴奇的臀縫及會陰,並來回擦過那處緊閉著的小小肉洞。

彷彿只要是與史蒂夫的接觸,都能刺激巴奇敏感的神經,讓他不需要撫慰自身,也能充分感受快感,甚至不用射精也能達到高潮。

巴奇難耐地扭動著屁股,雖然僅有的理性讓他嘴裡說著:「不……不行……蹭蹭就好……可別真的插進來……」

但被情慾跟高溫潮濕的水蒸氣弄得熱烘烘的腦袋幾乎整個都被濃密的白霧壟罩,只記得似乎不能沉浸在與史蒂夫的性事中,卻想不起是為什麼的巴奇搖了搖頭,試圖阻止史蒂夫的侵入。但低柔的聲音配合著下身大膽的動作,與其說是抗拒,聽在史蒂夫耳裡更像是欲迎還拒的甜蜜邀請。

「可我感覺你裡面很想被我插。」

邊咬著巴奇的耳垂,史蒂夫乾脆將巴奇整個都抱到了空中,並分開了他的雙腿,將自身的性器底在他大開的小口上。

史蒂夫突如其來的舉動讓巴奇忍不住驚呼了一聲,對於失去了左手的巴奇來說唯一的支力點只剩下史蒂夫的肩膀,而且自己的體重不能算輕,要是胡亂掙扎,史蒂夫為了不讓自己掉下去,搞不好會受傷,於是巴奇只好屏息望著史蒂夫接下去的行動。

當看到史蒂夫在笑著低頭吻了吻自己起伏的胸脯後,拿起了放在沐浴乳旁的蜂蜜口味潤滑劑時,巴奇就知道,自己是在劫難逃了。

巴奇只能看著史蒂夫將琥珀色的潤滑液倒在他自己的陰莖以及巴奇的屁股上,然後將潤滑劑放回洗面台上,抓住腰間兩側被有力地梏著,將粗熱的硬挺闖入巴奇的雙腿間,一點一點地推開抽搐著的皺摺。

濃郁的蜂蜜香氣中,藉由潤滑劑的幫助,史蒂夫的進入並沒受到什麼阻力,一下就頂入了深處,並擦過那處總讓巴奇尖叫的部位。

瞬間,伴隨著輕微的脹痛,如電流般襲來的快樂使得巴奇繃緊了身子,仰頭發出歡愉的呻吟。

「啊……啊……!」

被溫肉緊密包裹的史蒂夫也不遑多讓,強烈的快感驅使著史蒂夫,為了尋求更高一層的快樂,緊抓著巴奇的腰,大力地抽插。

淺淺抽出,再重重插入,史蒂夫一邊猛烈幹著巴奇,一邊低頭熱烈地吻著他。

隨著史蒂夫加快了進出的速度,不斷被頂撞的內部帶給巴奇的快感也越來越強烈,溫熱的肉壁蠕動著,包覆著史蒂夫的陰莖。

一次又深又重的頂入,濃稠的精液射入了痙攣的內部,來自內部的刺激快感讓巴奇腦袋一片空白,弓起了身子,因強烈的歡喜而哭喊著達到了高潮。

即使已射精,史蒂夫依然將自身埋在巴奇的體內,一邊緊抱著半失神的巴奇,一邊溫柔地吻去從他眼角滑落的淚水。

他知道,只有在這種時候,巴奇才會允許自己流下眼淚。

就像用柔軟的薄紗,掩蓋住了滿目創痍的傷口般,不想讓任何人擔心的巴奇將自己的痛楚隱藏在笑容之下,除了原本的溫柔性格外,恐怕也是因為,巴奇自認為自己早已失去了讓別人為他擔心的資格。

那麼史蒂夫會擁著破碎的巴奇,從薄紗外輕輕包覆著他鮮血淋漓的傷,靜靜地守著,等待痊癒的那一天。

 

 

 

 

*** ***

 

 

 

 

就在史蒂夫將被幹到渾身酥軟的巴奇全身上下、裡裡外外都清洗得乾乾淨淨、香氣四溢之後,當巴奇回過神來時,他們都已換上了簡素質樸的便服。

「唔唔……」

坐在床上,感覺下身還有些酸脹感的巴奇忍不住扶著腰,發出了嘟噥聲。

心疼不已的史蒂夫一邊按摩著巴奇的腰,一邊關心地問:「如果你累了,我可以傳訊息給山姆,說我們不去了。」

「我可以,史蒂夫……」但巴奇只是看著史蒂夫,搖了搖頭,「只不過是被你幹得太爽了,別大驚小怪的。」

然後在史蒂夫還想說些什麼前,他就跳下了床,牽起史蒂夫的手,笑道:「走吧,我們已經讓他們等很久了。」

當他們來到酒吧時,剛好是午夜十二點整。

坐在吧台迎接他們的,除了山姆跟史考特外,還有令他們感到十分意外的人物。

「你們總算來了,巴恩斯、羅傑斯。」

一身紫色貴氣的長袍,瓦干達的年輕國王,手裡握著一杯馬格麗特,微笑望著剛從門口踏進來的史蒂夫跟巴奇。

「陛下……」

「我帶了新朋友跟老朋友一起過來。」

兩名女性分別坐在帝查拉左右兩旁,右邊的是一名黑人女性,但並不是帝查拉常常帶在身邊的貼身保鑣,看起來年紀更輕些,長髮盤在頭上,饒有趣味地盯著他們--正確來說,是巴奇的腦袋看。

而當史蒂夫將視線移到坐在帝查拉左邊的紅髮女性時,他臉上的表情化成了驚喜。

「娜塔莎!」

 

 

 

 

 

 

 

 

 

 

 

TBC

 

 

___

 

 

 

 

於是下一話盾冬的主要交流對象就是陛下、寡姊跟公主,至於交合的內容……知道什麼是竿酒嗎?(咦

順說,雖然史蒂夫跟巴奇都沒有公開提過,不過大家早就察覺到他們是一對。

再順說,我家的盾冬可以心甘情願為對方付出一切,如果說世界所有生命跟對方放在一個天秤上,那麼他們會選擇拯救世界所有生命,然後跟對方一起死。然後他們也知道對方會那麼選擇,所以不管對方做什麼一定完全信任對方,生一起生,死一起死。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