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Keep Love (1)

完整標題是:『keep calm and make love』(應該不需要翻譯吧?XD

關於盾盾冬冬在瓦干達的甜蜜日常系列,簡單說就是讓他們在陛下跟隊長組面前各種秀恩愛,再更直白地說,巴奇會跟山姆等隊長組成員進行交流,也會跟史蒂夫進行交合(不過第一話只有交合沒有交流(。

第一篇是健身房口口,七千多字,慢慢吃~

 

 

___

 

 

 

「呼……哈--……呼……哼嗯……」

伴隨著跑步機高速運轉的呼嘯聲,巴奇單手拉著引體向上訓練機最上層把手,揮灑著汗水,將自己懸掛在半空中不斷上下,從他微微開啟的嘴中不斷吐出忽重忽輕、忽長忽短的低沉喘息,規律地回響在空曠的室內。

另一個同樣規律卻顯得更加輕促的呼吸聲,來自於正在跑步機上慢跑的史蒂夫。

這裡是瓦干達的年輕國王帝查拉位於叢林深處的研究機構內,居住區域所附設的健身房。

各式訓練器材一應俱全的健身房明亮而廣闊,由於目前使用者只有史蒂夫跟巴奇兩個人,更是顯得異常寬敞。

從他們來到瓦干達後的第三天開始,他們就每晚固定會在用完晚餐一小時後,一起來到這裡,利用各種器材運動、舒展及鍛鍊身體。

雖然並沒有特別做出什麼規定,但大致上他們用完晚餐的時間會是八點左右,而運動結束的時間大都在十一點前後。

看了一眼掛在牆面上的電子鐘,從他們進來後已經過了將近兩個小時,一邊在內心估算著的史蒂夫在看到巴奇從重量訓練機換成了引體向上訓練機後,選擇了跑步機做為收尾。

雖然雙腳踏著快速的步伐,但與氣喘吁吁的巴奇不同,史蒂夫除了呼吸稍微急促了點,額上有些汗珠滲出以外,看起來相當輕鬆,一點都不像才剛激烈運動兩小時的模樣。

一邊保持著規律的奔跑,史蒂夫將注意力全都集中在前方不遠處,正利用引體向上訓練機的巴奇身上。

不知道為什麼,但史蒂夫注意到,巴奇總會在時間快結束時作引體向上。

巴奇膝蓋彎起,兩條懸空的小腿腳踝交叉,右手抓著最上方的把手,只靠著右臂的肌肉舉起自己全身上下起伏,由於背對著史蒂夫,所以史蒂夫只能看見穿著純白的無袖運動衫的巴奇每次引體上下時的肌肉變化。

即使只剩單臂,巴奇的體能跟肌力也依舊相當強健,看起來握著把手輕鬆上下毫不吃力,但他們之前已經使用過了不少器具,淋漓的汗水將他及肩的長髮貼在泛紅的脖子上,純白的無袖運動衫也因被汗水浸濕而染上了深色。

凝視著單手抓著手把懸在半空中上下起伏的巴奇,史蒂夫邊跑邊壓抑著不時升起的恐慌,並不斷在內心告訴自己--不要害怕、不用擔心,巴奇的右手很有力,即使是不容易受傷的自己,也會在做愛時被他在臂上劃出幾道抓痕,所以巴奇不會掉下去,而且只要自己一直看著他,就算巴奇真的一時不小心鬆開手,他也一定會衝過去接住他,巴奇在這裡會很安全。

但史蒂夫還是無法完全放下心來,所以,在電子鐘上顯示的時間終於跳到22:00整時,史蒂夫就立刻按下了跑步機的停止鍵,抓起脖子上的毛巾往自己臉上擦了一把汗後,走下跑步機來到了巴奇身後抬起頭,並攤開了雙手。

「巴奇,兩個小時,你今天的運動量已經夠了,再多恐怕會拉傷肌肉。」

聽到史蒂夫那麼說,懸在高處的巴奇停下了動作,側過頭看向朝著自己張開雙臂的史蒂夫,汗珠滑過眼睛的刺痛讓巴奇眨了眨眼。

「你的語氣聽起來是健身教練,但你的動作看起來像準備接住公主的王子。」

視線在巴奇紅通通的臉龐以及舔過艷紅嘴唇的濕潤舌尖晃過,史蒂夫挑起了眉,臉不紅氣不喘,一臉正經地回道:「不管是哪個,都是專屬於你的。」

與一貫在外嚴肅的截然不同,史蒂夫近乎肉麻的調情只在巴奇面前展現,逗得巴奇嘴角漾起了甜蜜的微笑,直接在半空中鬆開了握著手把的右手,落在了早就等著接住自己的堅實臂彎中。

就算少了金屬手臂,體格也稍稍略遜史蒂夫,但身材比起一般男性壯碩許多--可以說目前住在這裡的所有人裡,他的身材可算是僅次於史蒂夫--的巴奇重量也不算小,但史蒂夫還是輕輕鬆鬆就接住了他,而且抱好後並沒有馬上放下,只是稍微調整了一下,讓他能更安穩地將巴奇橫著抱在胸前,才微微蹙起了眉。

「臭鹿仔,我不是說過不要老是突然鬆手,小心會傷到腳踝?」

史蒂夫的話像是在責備,語氣卻又如此溫柔親暱,聽得巴奇內心又暖又癢,同時也感到了微微的刺痛。

誰叫你老是張開雙手一副生怕接不住我的樣子,所以我得讓你每次都能接到我,才不會老是做惡夢。

在心裡回想著每晚抱著自己才能入眠的史蒂夫因夢魘而呻吟的痛苦模樣,巴奇只是笑了笑,伸過右手繞過史蒂夫的脖子,靠在他胸前,輕輕在他耳邊低語:「……因為我知道,你一定會接住我,臭豆芽。」

看到史蒂夫無奈又寵溺的笑容,巴奇甜甜一笑,揚起下巴,接住了史蒂夫嘆了口氣後低頭吻來的唇。

自從他們經歷了西伯利亞一役,並在救出山姆他們後,大家一起接受帝查拉的邀約來到瓦干達之後,已經過了一個禮拜。

直到找出消除九頭蛇在巴奇腦內設下的洗腦程式為止,除了與幻視相聚並隱居的汪達以外,其他人都暫時留在瓦干達,史考特跟克林特也想辦法接了家人過來。

帝查拉將自己原本就位於雲霧渺漫的叢林中的研究機構提供給以史蒂夫為首的隊長組暫住,這間融合了傳統與現代的高科技,占地相當廣闊,除了研究室以外擁有各式各樣的設施,從居住用的客房、餐廳、健身房、圖書室、甚至到酒吧,一應俱全。

雖然帝查拉大方表示不用客氣,歡迎自由使用所有設施,不過由於接受帝查拉的好意幫助已經讓巴奇很不好意思,再加上他覺得都是因為自己才會害得其他人也受到牽連,所以愧疚心讓他除了史蒂夫外不太主動跟別人接觸,大部分時候都獨自待在房間裡。

史蒂夫當然不可能不擔心,卻也不想太過勉強巴奇,因此他想到的方法就是自己每天早上都在附近的森林邊界慢跑,下午散步,晚餐過後到健身房運動,然後每一次都會詢問巴奇一同參與的意願。

目前為止巴奇一次都沒拒絕過史蒂夫--事實上,在史蒂夫的記憶中,從小到大,巴奇從來沒拒絕過自己提出的任何要求,也很少對自己生氣,印象中巴奇最氣的一次,好像就是史蒂夫不聽巴奇臨走前的勸告,注射了超級血清的事,但溫柔的他最掛心的,還是史蒂夫會不會疼。

殘忍的命運對如此溫柔善良的巴奇卻一點不溫柔,冷酷無情地將他的身心撕裂之後,還讓他為了本不該屬於他的罪惡及愧疚日日夜夜懺悔、痛苦。

就算史蒂夫跟巴奇說過不是他的錯,但在史蒂夫從監獄裡救出山姆他們後,巴奇就在飛機上一一跟眾人表達過謝意跟歉意。

盡管所有人也都各自用他們的方式表示了要巴奇別放在心上的意思,但就像現在就算巴奇已回到自己身邊,史蒂夫也還是會做惡夢、看到巴奇殘缺的左臂還是會自責地想著,如果自己當初接住了他,巴奇就不會受到那麼多折磨一樣。

就算巴奇本人再怎麼跟史蒂夫說不是他的錯,史蒂夫也很難不去那麼想,所以他比誰都明白,只要巴奇一天不原諒自己,那麼無論別人再怎麼跟巴奇說那不是他的錯,也減不去壓在巴奇胸口上的沉重罪惡感。

史蒂夫比誰都清楚,巴奇不論身心內外都受了怎麼樣難以抹滅的傷,就算帝查拉真的想辦法消除了九頭蛇留在他腦中的洗腦程序,他內心的創傷也永遠無法真正痊癒。

所以史蒂夫唯一能做的,就是陪在巴奇身邊,像過去在布魯克林時一樣的與他互動。

但情感不是那麼容易控制的,每當看著巴奇,史蒂夫心裡似水柔情的愛憐,與火般濃烈執著的慾望就難以克制地湧上。

所以他才會不顧這裡是隨時都能有人進來的健身房,忍不住吻上了巴奇,並維持著抱住他的姿勢,細細品嘗著巴奇溫軟的口腔,輕輕撫摸著因汗水而濕熱的肌膚。

不管是舌尖還是掌心,史蒂夫撫過巴奇的動作相當溫柔而細膩,卻又像似有意無意地挑弄著巴奇內側的慾望。

本來適當的運動就會促進血液循環及加快新陳代謝,刺激腦內分泌出安多酚、多巴胺、性激素等各種激素,而且史蒂夫跟巴奇體內原本就有超級血清,會讓他們運動過後比起一般正常人分泌出更高濃度的腎上腺素,讓他們的神經處於相當興奮的狀態。

更何況,他們本就打從靈魂深處相愛,在巴奇重新回到史蒂夫身邊的現在,能夠毫不在意外界的眼光,像對普通的恩愛伴侶一起過著普通的生活就是他們內心裡最大的共同盼望。

唯有在彼此面前,他們才終於可以卸下所有防備,活回真正的他們,不是美國隊長也不是冬兵,他們就只是史蒂夫‧羅傑斯及巴奇‧巴恩斯--兩個深愛著彼此、善良正直到有時會顯得過於固執的老派布魯克林青年。

想著,史蒂夫的吻不禁越來越激烈,抱著巴奇的手也情不自禁地四處游移、愛撫。

閉著雙眼,被史蒂夫打橫抱在半空中,一邊聆聽著史蒂夫胸腔內強力的心跳,一邊任由史蒂夫吻著自己的巴奇原本就因運動而低促的呼吸,因史蒂夫越發深入且濃烈的吻更是紊亂,下身也起了難以啟齒的變化,但他沒有拒絕史蒂夫,也沒有掙扎,反而伸出了僅存的右臂環繞上史蒂夫的肩背,除了稍微減輕史蒂夫的負擔外,也讓他能吻得更深。

「嗯……唔嗯……」

史蒂夫的舌頭靈活地在巴奇微張的嘴唇內外帶著性暗示地進出、遊走,隨著史蒂夫更加深入探索,巴奇也熱情回應著史蒂夫,敏感的口腔黏膜被溫軟的舌肉不斷舔舐的感受,令巴奇舒服得渾身輕顫,下意識地往史蒂夫懷裡磨蹭,不時從鼻子裡發出甜甜的氣音。

全身放鬆躺在史蒂夫堅實的溫柔臂彎,巴奇被吻得腦袋朦朦朧朧,差點就忘了自己身在何處,直到史蒂夫環抱著自己上身的手繞過了右脅下,來到了右胸的乳頭上,並開始了按揉的動作時,巴奇才全身一震,睜大了雙眼,看向史蒂夫。

「嗯--嗯嗯……!」

當與眼前那雙因情慾而發紅的藍眸相望時,巴奇忍不住一陣顫慄,趕緊用右手拍了拍史蒂夫的背,阻止他再繼續下去。

然而,看到史蒂夫雖然乖乖地將嘴從自己的唇上移開,卻依然掩不住眼眸中迫切的渴望,戀戀不捨看著自己時,巴奇心就軟了。

並非巴奇不想與史蒂夫做愛,從他隆起的股間就可以看出他也很想,而且其實早在剛進來,即使背對著史蒂夫,巴奇也總能感受到他那雙沒有一刻離開過自己的炙熱眼神,像藍色的火焰,點燃了巴奇的慾火,並在內裡熊熊燃燒著。

更何況他們很早就確認了彼此與對方的感情,在來到瓦干達之前就已經有過不少次的肉體結合,在來到瓦干達之後,雖然帝查拉一開始安排給史蒂夫跟巴奇相鄰的房間,不過由於他們倆人每晚都會作惡夢,只有躺在同一張床,擁抱在一起時才能安心入眠,所以現在,他們等於共用一個房間。

每晚都睡在一起,又是久別重逢,當然不可能蓋棉被純聊天,會渴望著與對方產生肉體上的接觸自然是理所當然,正常的不能再正常。

只是這個地點實在不適合,畢竟這裡隨時都可能有人經過,而且盡管使用者絕大部分都只有史蒂夫跟巴奇,但還是可能會有其他人使用,要是弄髒或是不小心破壞了什麼器材就不好了。

「別急……等我們回房以後……」於是巴奇輕輕撫著史蒂夫後腦勺微濕的金髮,微微一笑,「你想怎麼幹我都可以。」

巴奇的細語低軟而甜膩,聽在史蒂夫耳裡說不出的煽情,心臟猛地跳動,所有血液彷彿同時湧上了頭頂跟下身,原本就已升起的慾望此刻更是硬得發燙。

史蒂夫還沒說什麼,被史蒂夫橫抱在半空中的巴奇就已經從自己身體右側感受到史蒂夫下身不容忽視的火熱堅挺,忍不住紅了臉,低頭看去。

「唔……」

當見到史蒂夫幾乎要頂到自己右大腿外側,宛如小帳篷般高高撐起的股間,巴奇不禁發出了混雜著驚嘆、困擾與興奮的嘆息。

同樣身為男性,巴奇知道史蒂夫這個樣子,不先解放一下讓他那一點都不小的小兄弟軟掉,大概很難順利走回房間,於是巴奇快速地思考了一下,想到了一個不會弄髒跟破壞環境的方法。

「……你先放我下來,我來幫你想辦法。」

雖然猜不到巴奇想做什麼,不過史蒂夫還是將巴奇輕輕放了下來,並在確定他站穩了腳步後,才鬆開了抱在他腋下的手。

「先提醒你,我從來沒試過……所以你得多包涵……」

嚅囁著,巴奇在史蒂夫前跪了下來,在史蒂夫反應過來之前伸手拉下了拉鍊,被解放的灼熱肉棒直挺挺地蹦了出來,差點打在巴奇臉上。

「哇!」

在巴奇發出一聲不知該說是驚嚇還是歡喜的抽氣聲後,才察覺到巴奇想要做什麼的史蒂夫一時之間也不知該怎麼反應,只能呆呆地低頭看著巴奇小心翼翼地捧著自己的陰莖,長長的睫毛下濕潤的眼眸細細觀察著。

「巴、巴奇……」

因充血而接近赤黑的昂然柱身上青筋浮起,幾乎貼在巴奇白裡透紅的臉頰上,視覺上的衝擊、敏感處直接曝露在外的刺激,羞恥跟興奮讓他本就粗硬的陰莖猛地一抖,幾乎肉眼可見的更脹大了一圈。

「嘿,你別再更大啦,要是我嘴塞不下怎麼辦?」

啾地一聲,巴奇噘起嘴唇在史蒂夫龜頭上輕輕一吻後,帶著調笑意味的話語證實了史蒂夫的揣測--巴奇打算替史蒂夫進行口交。

盡管他們做愛的次數已經兩手都數不清,但不論是史蒂夫還是巴奇都從來沒試過給彼此口淫,倒不是說有什麼忌諱,只是單純沒有想到而已。

其實最一開始他們之間的性行為與其說是來自戀愛感情,不如說是孩童時代肢體上親密接觸的延續。

即使等到他們在軍中再會,並真正確認彼此的情感早已從親密無間的摯友昇華成獨一無二的摯愛之後,甚至直到來到瓦干達,也都沒什麼太大變化。

只要他們有機會在一起獨處,他們總會互相接近,靠在彼此身邊談笑,所以擁抱、親吻,乃至於做愛更像是自然而然的發展結果,而不是有意為之的行為。

再說從第一次跟史蒂夫上床之後,巴奇就愛上了被史蒂夫佔有的感覺,而且史蒂夫也不是會去鑽研性技巧的那種人,所以除了姿勢會有所不同以外,他們做愛的時候都是由巴奇敞開雙腿迎接史蒂夫進入自己體內。

不過現在,巴奇決定該是來試試用嘴替史蒂夫服務的時候了。

巴奇的想法是,用嘴含住史蒂夫的老二,等他射在自己口中再吞下去,就不會弄髒,而且史蒂夫只要站著就好,不用擔心會破壞什麼東西。

「恭喜你,史蒂夫,我上面這張嘴的初體驗也將要獻給你了。」

半開玩笑地說著,巴奇用食指敲了敲滲出前液的龜頭頂端的小洞,在史蒂夫全身一震後,捧起了史蒂夫又挺又翹的滾燙性器,張開唇瓣,輕輕含入自己的口中。

巴奇的話才剛讓史蒂夫興奮地不能自己,被溫熱濕軟的口腔包裹著的快感就讓他差點繳械。

低頭看著自己粗長的肉棒將巴奇小巧的嘴硬生生撐了開來,隨著巴奇前後擺動腦袋,陰莖也在他口內緩緩進出,伴著淫靡的水聲,自己深褐的柱身及巴奇紅潤的唇都因沾染著唾液而濕亮,史蒂夫只感到耳內轟地一聲,彷彿全身血液一下子從頭衝往下身。

及肩的長髮披散著,髮絲緊貼著汗濕的臉龐,巴奇睜著濕潤的雙眼,一邊努力吞吐著陰莖,一邊斷斷續續、含糊不輕地問道:「唔……我……吃得……怎麼樣……?」

其實巴奇的技巧絕不能說很好,但對史蒂夫來說,光是巴奇正在為自己口交這件事實就足以讓他亢奮得難以克制,望著巴奇臉頰被自己的陰莖頂得鼓脹的情色畫面,以及一下一下頂著巴奇頰內黏膜的感受,史蒂夫必須咬緊牙關才有辦法回覆巴奇,「很棒……」

第一次替史蒂夫口交就被稱讚的巴奇不禁笑瞇了雙眼,吐出了史蒂夫的陰莖,嘿嘿笑了幾聲,又開心又羞澀地在頂端親了一下,然後輕輕說了句:「謝啦,臭小子。」

盡管客觀上巴奇長滿了鬍渣,體格又壯碩,但看在史蒂夫眼裡實在是可愛到不行,幾乎就要讓他當場爆炸了的時候,巴奇又再度含住了陰莖,並試著在吸吮的同時,用手撫揉著史蒂夫的陰囊。

強烈的快感讓史蒂夫倒吸了一口氣,從嘴中跳動的火熱受到鼓勵的巴奇更加賣力地吞吐著,忍住了幾次被頂到喉嚨的嘔吐感,盡可能將嘴張到最大,好讓史蒂夫能操進自己的口腔深處。

看著嘴裡吞吐著粗長肉棒,滿臉通紅雙眼泛著淚光的巴奇,史蒂夫忍不住在腦中想像著自己抱起巴奇,站著從下而上狠狠操進他體內,一下又一下在那處緊實又溫軟的濕熱小洞抽插,幹得他脹紅了臉又哭又叫的模樣。

不需要多久,史蒂夫很快就解放在巴奇的口中,當大量的精液射進自己的咽喉裡,又濃又腥的滋味瞬間充滿了口腔,讓巴奇被嗆得有點難受,但他依然努力滾動著喉嚨,將所有精液都吞嚥而下,直到最後一滴,才心滿意足地將史蒂夫終於軟下來的陰莖吐了出來。

跟高潮過後進入賢者狀態的史蒂夫一起低喘了一會後,巴奇又再度伸出舌頭,仔細地將史蒂夫陰莖上殘留的所有精液舔去,包括自己的唾液,然後輕輕將史蒂夫陰莖塞回內褲裡,拉上了拉鍊,拍了拍褲襠,才伸出舌頭慢慢舔過溢出在自己嘴邊的白濁,瞇起了雙眼。

因為巴奇看起來像在享受什麼很香濃的美食一樣,史蒂夫忍不住一手勾起他的下顎,低聲問道:「……好吃嗎?」

「嗯……很好吃……」

跪在自己面前抬頭望的巴奇舔了舔唇瓣,陶醉低語著的模樣讓史蒂夫心裡充滿了說不上來的征服欲,因為這一刻在巴奇臉上蕩漾著的,是真的打從心底覺得史蒂夫的精液很美味的表情。

「好吃的話以後每天都餵你吃。」

上一波的興奮尚未完全退去,新一波的興奮又逐漸湧起的史蒂夫情不自禁地說出了要是其他人聽見絕對不會相信出自他口中的近乎侮辱的下流話語,就連他自己都在說完後立刻因對自己的氣憤及羞恥得滿臉通紅。

「抱歉,巴奇……我……」

「為什麼道歉?」但巴奇只是眨了眨眼,然後笑得很燦爛,拉過了史蒂夫的手,覆在自己濕搭搭的嘴邊,「我喜歡吃,每天都想吃……除非你不想讓我吃。」

巴奇垂下眼眉的表情讓史蒂夫胸口一緊,急急忙忙說道:「不……只要你想吃……多少都給你!」

「嗯……就這麼說定了。」

輕輕說著,臉上掛著微笑的巴奇閉上了眼睛,就像在等待史蒂夫的吻,於是欣然接受邀請的史蒂夫低下頭吻上了他微翹的唇瓣。

帶著些許鹹腥味的吻再度挑起了史蒂夫的情慾,而且他知道,巴奇的慾望還沒被解決。

「……回去吧,接下來該輪到你了。」

在史蒂夫彎下腰牽起了巴奇的手,一手將他拉起一手摟住了他的肩,在他耳邊那麼輕聲低語後,巴奇笑出了聲,「你也想吃我嗎?」

「當然,你那麼好吃,我怕吃再多都不夠。」

「可我更想用下面的嘴吃你。」

「那我可得努力讓你吃得夠了。」

兩人一邊像對傻瓜情侶似的用低俗的蠢情話調笑著,一邊收拾著往健身房的門口走去。

就在史蒂夫關上了健身房的燈,腳尖剛踏出門外的瞬間,一個有點陌生卻相當熱情的聲音從不遠處的走廊那頭響起。

「哇!嘿,巴奇!史蒂夫!」

兩人同時間僵住了身軀,往聲音的來源看去。

 

 

 

 

 

 

 

 

 

 

 

 

 

 

TBC

 

 

 

 

 

 

 

___

 

 

 

 

 

 

 

 

 

交合完就要交流了(

猜猜來人是誰?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