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Comfortable Nest(上)

 

好久沒寫文了,明天是1122好夫夫日,必須來讓大盾溫柔地寵壞冬冬!

簡單說就是冬天的Omega冬冬跟Alpha盾盾窩在家裡甜甜蜜蜜的溫馨甜文,大概是復聯三後的妄想結婚設定,然後又因為想寫宮口,也想寫寫看日本前一段時間流行的Omega築巢,所以在雙性跟ABO之間煩惱了一會,最後決定都來(咦

順說他們家裡還有一對盾汪冬喵跟善良的盾冬坨XD

確定能吃再點吧~

 


___

 

 

史蒂夫的早晨一向很早,即使在下著雪的嚴寒冬季,依然是天還未亮就睜開了雙眼。

但睜開雙眼後,史蒂夫卻捨不得移動身軀,甚至就連呼吸都不敢過大,因為眼前的景象是那麼美好,就像一場最幸福的夢境。

深怕稍有動靜就會因而破滅的史蒂夫只是屏氣凝神,望著眼前這讓他心都融化的溫馨景象。

即使是黑暗中,史蒂夫也能清楚看到,披散著長髮的巴奇沉睡在自己的臂彎中,彷彿散發著柔和的光芒,微翹的唇、彎起的眉,長長的睫毛因穩定的呼吸而微微顫動,一切是如此安靜而祥和。

舒適的被窩、巴奇香甜的睡臉,以及懷中的溫暖,讓史蒂夫確認這一切都是真實存在的,他才總算安心地沉浸在難以言喻的幸福中,伸手撫摸巴奇柔軟溫熱的臉龐,臉上浮現著微笑,欣賞著自身熟睡的愛侶。

不知過了多久,冬日早晨的微弱陽光透過厚重的窗簾微微照亮了室內,史蒂夫才為了盡量不讓巴奇著涼,小心翼翼地掀開了羽絨被,爬下床後馬上替巴奇將被子蓋好,又凝視了一會後,才戀戀不捨地到浴室去梳洗。

梳洗完畢,換好了家居服後,史蒂夫掀開窗簾一角,看著窗外的大雪,再轉頭看向躺在床上的巴奇,決定到廚房準備溫暖的早餐。

史蒂夫推開房門,原本睡在客廳沙發上的金毛獵犬就跳下了沙發,蹦蹦跳跳地搖著尾巴,背上揹著一隻黑色的美國短毛貓,朝他飛奔過來打招呼。

「早,小史,」史蒂夫微笑著摸了摸金毛蓬鬆的頭,以及趴在他背上的黑貓,「還有你也是,小巴。」

「汪!」

「喵。」

被叫做小史的金毛跟被叫做小巴的黑貓向史蒂夫各自叫了一聲,就像是在回應史蒂夫。

他們是史蒂夫跟巴奇今年春天散步時在路邊撿到的,那時候雖是春天但天氣依然寒冷,小黑貓抱著跟自己一樣大的小金毛,兩隻小動物互相依偎著在寒風中瑟瑟發抖的模樣讓史蒂夫跟巴奇馬上就決定帶回家,給他們洗澡、溫暖的墊子跟食物。

在帶到動物醫院掃過晶片確定無主後,史蒂夫跟巴奇就正式收養了他們,並且用自己的名字給他們取名為小史跟小巴。

時間過得很快,還只有巴掌大的小金毛很快就長成了大金毛,比起黑貓不知道大了多少,但他們雖然體型跟種族都不同,卻依然每天膩在一起,就像一對情侶似的。

「要吃早飯嗎?」

在聽到史蒂夫笑著那麼問後,小史整隻金毛眼睛一亮,尾巴搖得更厲害了,而小巴的尾巴只是晃了晃,但史蒂夫可以從瞇起的雙眼知道他也很期待。

再次摸了摸小史跟小巴後,史蒂夫再走到客廳,窩在單人沙發上的一對奇妙生物--跟史蒂夫,或者應該說美國隊長很像的紅白藍配色的生物,以及跟冬兵很像的生物。

「早,兩位,你們也要吃早飯了嗎?」

在史蒂夫向他們問候後,那兩坨奇妙生物點了點頭,並跳下沙發,快速擺動他們的小短腿跟著史蒂夫的腳步來到了廚房門口。

自稱TsumTsum的他們來自於某個全部都跟他們一樣名為TsumTsum的生物(用這邊的說法,他們那裡的TsumTsum大概就類似於這裡的人類)的平行時空,每隻TsumTsum都有與這裡對應的存在,也就是說,這兩隻就是他們那個時空的史蒂夫跟巴奇,連名字都一樣。

透過東尼跟班納博士製作的翻譯機,可以得知Tsum們之所以會穿過時空夾縫來到這裡,是為了阻止另一個時空裡同樣身為Tsum卻被洛基Tsum洗腦控制,打算征服人類世界的黑化Tsum們,但是穿越途中遇到了時空震盪,所以他們才會輾轉來到了這裡。

既然遠來是客,在時空夾縫的連結恢復正常前,史蒂夫跟巴奇就先將他們留在自己家裡照顧,至於他們的名字,雖然原本都跟史蒂夫他們一樣,叫做史蒂夫跟巴奇,但既然要一起生活,為了不弄混,再加上他們圓滾滾的一坨,所以揹著盾的那隻就叫做『盾坨』,像冬兵的那隻『冬坨』。

也就是說,現在史蒂夫跟巴奇的家裡除了他們兩人以外,還有著一隻名叫小史的金毛獵犬、小巴的黑貓,以及盾坨冬坨的奇妙生物。

史蒂夫先把他們四隻的早飯都弄好,看著他們吃得開開心心的模樣,才到廚房去,專心準備自己跟巴奇的早餐。

首先將五顆蛋打入大碗內後稍微打散,接著在蛋液中加入鮮奶油、切碎的蘑菇、火腿、洋蔥跟甜椒,再用打蛋器迅速攪拌均勻,倒入已加熱並放入融化奶油的平底鍋中,煎出完美鬆軟的歐姆蛋後,將其放入盤中,然後再到入剩下的蛋液做第二份。

分別煎好兩人份的歐姆蛋後,史蒂夫再將用香料胡椒跟鹽調味過的馬鈴薯塊跟碎培根一起放入煎過歐姆蛋的鍋中,他知道這麼一來馬鈴薯塊混了奶油煎蛋的香氣會更美味,最重要的是,巴奇特別喜歡。

只要想著巴奇在自己面前開心享用早餐的畫面,史蒂夫的臉上就自然而然浮現起了微笑,甚至哼起了歌。

在輕鬆愉快的心情中,很快就將兩人份的早餐都準備好的史蒂夫把剛烤好的貝果從烤箱中取出,放到已擺好歐姆蛋跟馬鈴薯塊的餐盤上後洗好手,再按下咖啡機,才脫下圍裙往自己跟巴奇的兩人臥室內走去。

吃飽的小史跟小巴早早就窩回了沙發上,在看到史蒂夫哼著歌經過時也只是搖了搖尾巴,而盾坨冬坨則在把吃完的碗盤收拾好後就出門散步去了。

還沒踏入房門,史蒂夫就已經聞到了淡淡的甜蜜香氣,驚訝得一時之間停下了腳步,探頭往房內看去。

只見原本被羽絨被包裹著好好睡在自己位置上的巴奇,現在卻翻到了史蒂夫的床位上,羽絨被也被掀了開來,使得巴奇幾乎整個人露在外頭。

由於巴奇身上只有上身套著一件暗紅色的睡衣,下身並沒有任何衣物,擔心巴奇著涼的史蒂夫再回過神後,連忙加快了腳步,往床邊走去。

然而隨著史蒂夫越接近床,從巴奇身上飄散而來的香氣越濃,越讓史蒂夫心跳加速、沉醉其中,而當抵達床邊時,床上的畫面更是讓史蒂夫心臟猛地一跳,並湧上了難以言喻的悸動。

側躺在床上的巴奇披散著及肩的長髮,捲曲著身軀,雙手寶貝似地緊擁著史蒂夫原本脫在一旁摺好的淺藍色睡衣,臉頰泛著艷麗的玫瑰紅,似乎也將原本安穩而幸福的睡臉染上了淡淡的情潮。

而且因為巴奇只有上身套著睡衣,史蒂夫可以從寬鬆的衣襬下清楚看見巴奇赤裸的大腿,輕易地挑起史蒂夫隱藏在心底的深沉欲望。

即使現在,無論何時,史蒂夫都深切渴望著從裡到外佔有巴奇的一切,特別是體內深處那總是熱情迎接著自己的……

想到這,從小腹內猛然湧起的燥熱竄過了史蒂夫的全身,於是史蒂夫趕緊將眼神從巴奇的下身避開,咬了咬牙忍著翻湧的欲望,在熟睡的巴奇身邊彎下腰,伸手輕輕搭在他的肩上,深呼吸後放柔了聲音呼喚著他最心愛的Omega。

「早安,巴奇。」

雖然有時巴奇在史蒂夫早餐準備的差不多時會自己醒來,但大部分時候,史蒂夫會將一切都準備好,才回到臥室溫柔喚醒他,看著巴奇慢慢地睜開眼睛,然後微笑著用依然充滿著濃濃睡意的低軟嗓音,對自己輕道早安。

「……早安,史蒂夫……」

就像現在,當史蒂夫望著巴奇緩緩眨動著睫毛,半睜著迷濛而濕潤的湖水綠,望向自己微笑,然後輕輕呢喃著的模樣時,他完全想不出什麼樣的形容才能表達出每當看到巴奇安穩地躺在溫暖舒適的被窩裡,對自己展現出完全信賴的微笑時,打從內心深處緩緩蔓延至全身的溫暖幸福感。

「睡得好嗎?我親愛的寶貝。」

沉浸在令人眩目的強烈幸福中,史蒂夫一手摟著巴奇,微笑著俯身,在他耳邊近乎肉麻的低語,並在那泛著粉紅的溫熱臉頰上輕輕一吻。

「嗯……」

微弱的刺激使得巴奇稍微動了一下身體,瞇起了才剛睜開的雙眼,浮現出幸福的笑容,這讓史蒂夫忍不住又再次吻上了巴奇微微揚起的嘴角,並伸出雙手撫摸著他睡亂的及肩長髮、臉龐以及頸項,而巴奇只是放鬆身體,閉上眼睛,像隻慵懶的貓般享受著史蒂夫的撫摸。

在史蒂夫將手移到巴奇長滿了刺刺鬍渣的下巴並輕輕摩娑時,手中的輕微振動及耳邊巴奇舒服的哼哼,讓史蒂夫想起了小巴打呼嚕的模樣--如果說巴奇是小巴那樣的黑貓,那麼,自己大概就是像小史那樣的金毛大型犬了吧,如果有尾巴現在一定搖得厲害。

在心底偷偷想著,史蒂夫壓抑著難以啟齒的欲望,勉強停了下來,並從充滿誘惑力的巴奇身上離開。

感覺到史蒂夫離開自己的巴奇睜開了眼睛,不可思議地抬頭看向史蒂夫,像是好奇他為什麼不繼續。

與巴奇帶著疑惑的眼神相望,史蒂夫微笑著輕聲問道:「你今天想在床上吃早餐,還是在餐廳吃?」

像是在思考的巴奇稍微歪著頭,似乎因為些許不滿而下意識噘起的紅潤嘴唇就像是在誘惑史蒂夫,每當這種時候,史蒂夫就忍不住佩服自己的自制力。

「……在床上。」

看到巴奇伸出紅嫩的舌尖舔了舔唇瓣的畫面,史蒂夫梗了一下,吞了吞口水滋潤因渴望而乾渴的咽喉後,才故作鎮定地微笑回道:「我知道了,你先去刷牙洗臉,我去把早餐拿來。」

看到巴奇點頭後,史蒂夫才轉過身,一邊前往廚房,一邊想著方才巴奇唇上的觸感跟體溫,不禁抬起手覆在自己嘴上,遮住高高揚起的嘴角。

史蒂夫可以輕易感覺到巴奇的體溫明顯比起前幾天偏高,不過他並沒有很擔心,甚至可以說相當期待。

因為他知道,巴奇的高溫不是因為生病,越來越濃郁的香甜信息素、對自己的撒嬌依戀、高漲的性欲,以及最重要的,巴奇會收集史蒂夫的衣物,並相當寶貝似地抱著--也就是Omega熱潮期時會出現的築巢行為。

Omega的築巢行為是一種遠古流傳下來的生物本能,為了確保順利受孕以及之後能平安生產、孕育幼兒,早期的人類不分性別都會在發情期前收集保暖柔軟的東西,舖在平常睡眠的地方築成一個舒適溫暖,又隱密性高的巢穴,然後與伴侶在其中生育後代。

不過到了現代社會,築巢行為已經是種只會偶爾在少數Omega以及跟他們有結合的極少數Alpha身上觀察到的返祖現象,但像巴奇這種稀少的兩性器官具有Omega,在熱潮期會出現這種行為的機率接近百分之百。

--是的,巴奇雖然外表乍看之下是個接近Alpha的健壯男性Omega,但他其實屬於極特殊的,既擁有男性器,也在內部擁有一套完整女性器官的雙性Omega。

Omega原本就是少數,而像巴奇那樣的雙性Omega更是非常稀少,通常一般男性Omega下方只有偏小的男性器,他們的生殖腔都隱藏在腸道內部,不過像巴奇那樣的雙性Omega在男性器下方還會有一副女性器。

由於男性為主體,雙性Omega的體質通常比女性Omega較為健壯,產道也比男性Omega完善,所以懷孕生產時的風險相對一般的Omega都要來得安全許多,因此雙性Omega從以前就是備受呵護的存在。

然而理應被好好保護著的巴奇反而處處保護著身為Alpha卻天生體弱多病的史蒂夫,甚至差點因此付出了自己的生命。

當年爆發二次大戰時,史蒂夫雖然胸懷抱負,卻總是因為身體因素而不斷被軍隊婉拒,於是,巴奇為了兩人共同的信念,隱瞞自己真正的性別代替了史蒂夫從軍。

但巴奇不知道,他這一去,只是讓史蒂夫因為擔心他而更加瘋狂地執著於加入軍隊,甚至不顧一切地參加了超級血清計畫。

在救出巴奇後,兩人在義大利的小酒館討論將來的打算時,史蒂夫曾經跟巴奇說過,他會想辦法讓巴奇回到布魯克林,等到戰爭結束後,史蒂夫就會回去,到那時候他們可以一起幸福快樂地生活。

然而巴奇卻先是氣呼呼地捶了史蒂夫一拳,才笑著說,他寧可追隨史蒂夫在他身邊出生入死,也不願意一個人待在安全的地方,日日夜夜提心吊膽地擔心史蒂夫的安危。

「你這臭小子老是橫衝直撞,要是讓你一個人上戰場還得了,我可得在你身旁好好看著你。」

史蒂夫永遠都不會忘記,當年在那間小酒館裡,巴奇對自己那麼說時所展露出的笑顏。

後來,史蒂夫常常會思考那時候自己所做出的選擇--如果當初自己不顧巴奇的意願,執意將他送回布魯克林的話,是不是可以阻止後來的悲劇?

甚至,最一開始,如果自己沒有那麼執著於加入軍隊,巴奇是不是就會留在布魯克林,自己也不會接受血清實驗,兩人就這麼在布魯克林結婚生子,度過平淡幸福的一生?

從冬兵檔案中可以看到,在被九頭蛇控制的時候,發現巴奇真正性別的科學家們曾經花了不少心思從書面資料還是生理調整上隱藏巴奇身為雙性Omega的身分,以避免造成任何不可測的麻煩。

雖說史蒂夫相當痛恨那群隨意改造巴奇的科學家們,也不可能原諒他們,更別提感謝,但要不是被隱藏了性別,巴奇在九頭蛇時期會受到什麼樣的遭遇,史蒂夫根本不敢想像。

要不是為了史蒂夫,巴奇就不會加入軍隊、不會加入咆哮突擊隊、不會在那輛火車上,為了保護史蒂夫而墜落,更加不會被九頭蛇抓走、進而洗腦、折磨,改造成毫無自我意識的人形兵器,去進行那些違背自己意願的殺戮。

但史蒂夫也明白,再怎麼思考,也無法改變過去。

在瓦干達看著巴奇冬眠的睡臉時,史蒂夫就在心裡發過誓,從今以後,他會盡自己所有的一切愛著巴奇,守護他,再也不會讓他受到任何傷害。

而如今,在共同經歷了許多苦難與歡樂後的現在,巴奇已經是史蒂夫的Omega,兩人也是一對正式合法、受到眾人祝福的夫夫。

自從他們結婚並標記彼此之後,不論是不是熱潮期,理所當然都會常常做愛,而且他們並沒有特地避孕,但巴奇始終沒有懷孕。

擔心巴奇的史蒂夫曾經在他們生活安定下來並徵得巴奇同意後,找過專業醫師對巴奇進行過精密檢查。

結果顯示巴奇身體狀況大致上都正常,只是由於經過九頭蛇改造,又長期反覆冷凍所以有點後遺症是難免的,特別是在Omega的生理機能方面,雖然巴奇會有熱潮期但是並不穩定,自然也就很難孕育胎兒。

雖然巴奇對自己一直無法替史蒂夫懷上孩子感到抱歉,但史蒂夫只是老實地向巴奇坦承,對他來說,這個世界上最重要的一直都是巴奇。

更何況,現在他們家裡有養金毛、黑貓,跟盾坨冬坨也已經夠熱鬧了,如果將來巴奇身體調養好後可以擁有他們兩人的孩子,那當然是一件歡喜的事,但不需要強求,只要巴奇能夠平安健康地陪在自己身邊就好,他不奢求其他。

因此,為了不傷害到巴奇,史蒂夫平常都盡量克制自己的欲望,因為他知道在並非熱潮期的狀況下,一旦自己放縱情慾脫離控制,一定會傷到巴奇敏感脆弱的內部。

事實上,巴奇就曾因為史蒂夫的失控而流過血,使得史蒂夫好一段時間都不敢再碰觸巴奇,直到巴奇完全康復,兩人才又慢慢地開始性生活,但史蒂夫還是很溫柔小心。

只有在熱潮期的時候,巴奇的身體完全準備好被肆意掠奪,甚至可以說渴求的時候,史蒂夫才能夠毫無顧忌地與巴奇共享歡愉。

上一次巴奇的熱潮期是在四月,也就是說已經超過半年了,面對這難得的熱潮期,史蒂夫一邊將兩人份的早餐放進托盤裡,一邊在心裡難免興奮期待地想,等吃完早餐後,他們大概會好幾天都待在床上了。

「……巴奇?」

當史蒂夫興匆匆端著托盤回到臥室時,迎接他的是坐在由自己的衣物所築成的巢中,朝自己張開雙手的巴奇。

「史蒂夫……」

香甜的氣息,以及那雙盈滿水光的碧綠中所閃動著的濃郁情慾,不斷對史蒂夫低喃著--

「抱我……讓我……懷上你的孩子……」

伴隨著濕熱的嘆息,從那對紅潤的唇瓣中吐露著甜美而柔軟的低聲誘惑,就像同時撞擊在史蒂夫的心臟及下腹,史蒂夫手一晃,差一點沒把手中的托盤掉到地上。

 

 

 

 

 

 

 

TBC

 

___

 

明天就讓盾盾們好好寵冬冬們~

 

想想冬冬、冬喵、冬坨一起窩在由盾盾、盾汪、盾坨的衣服(不過盾汪大概是毛,至於盾坨……他那是衣服還是毛皮?()築成的巢中一定很可愛~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