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Blood Kiss(6)完結

前面章節:(1)(2)(3)(4)(5)

史蒂夫後天吸血鬼化梗。

爆字數的結局,初擁之後當然也要來個雙吸血鬼化的初夜你們說是吧?(咦

就算都變成了吸血鬼也要幸福快樂甜蜜恩愛的盾冬夫夫

 

 

___

 

 

果然如此。是史蒂夫在聽到巴奇那麼說後,首先浮現心中的感慨。

與巴奇那雙蘊含著深情的碧綠互相凝視著,史蒂夫同時感到溫暖與酸疼慢慢擴散在胸間,並緩緩蔓延至全身,最終匯聚於眼眶裡。

無論經過多久的時間,肉體上經歷了多少變化,巴奇對史蒂夫的關懷從不曾淡去。

彷彿沉浸在史蒂夫搖曳的視界裡,巴奇溫柔的笑容依舊如此清晰亮麗,溫暖著史蒂夫。

史蒂夫幾乎想不出來要是沒有巴奇的陪伴,他的人生會是怎麼樣,雖然始終不明白自己究竟是哪裡值得巴奇對自己那麼好,但史蒂夫已決定,他不會再問為什麼,也不會再有所猶豫。

如果跟史蒂夫一起背負著非人之身走未來的道路是巴奇的決定,那麼史蒂夫該做的,不是抱歉,甚至不是感謝,而是一直陪在巴奇身旁為他抵擋住所有波瀾風雨,就像巴奇一直為自己所做的一樣,從以前到現在,發自內心源源不絕的愛情、關懷與陪伴。

看到史蒂夫臉上從眼中滑落溫熱的液體,巴奇先是雙眼圓睜,接著從床上稍微坐起身,用左手將日記放到了桌上後,舉起雙手覆上了史蒂夫溫熱的臉頰輕輕撫摸。

「你還是那麼愛哭……我之前罹患無痛症的時候我還以為你的眼珠子會被眼淚融化了……」

彷彿嘆息似地笑著低語,拉起史蒂夫的手放到貼在自己脖子傷口上的紗布,巴奇凝視著史蒂夫的眼神除了似水柔情,還有堅毅的決心。

「我幾乎可以想像要是我比你先死了,你的眼淚大概可以裝滿一整片海洋……所以,史蒂夫,現在就把我變成吸血鬼吧,我可不能忍受死了以後只能看著你哭。」

巴奇說得像是親身體會過這種心疼,事實上,他似乎隱約有過那樣的記憶--看著史蒂夫抱著自己的身體,面無表情地流著眼淚,而自己卻無法碰觸到他,就連想擁抱安慰他都做不到,這樣的無力感他不想再品嘗了。

如果能夠永遠陪伴著史蒂夫,即使成為吸血鬼將永遠無法沐浴在溫暖的陽光下,巴奇也不會有所感傷,因為對巴奇來說,唯有史蒂夫才是他的陽光,是在無盡的冰冷黑夜中指引著他的那顆星。這一生,他只願追隨他。

「……是的,巴奇……你說的對……我沒辦法承受你再一次……」即使只是口頭之言,但不管是死亡還是分離,史蒂夫都不願用自己的嘴說出來,於是他頓了一頓,用掌心包覆著巴奇覆在自己臉頰上的手背上,「……所以……我必須把你轉換成吸血鬼……」

然後,你將永遠只屬於我一人所有。

沒有把後面那句帶著明顯私欲的話說出口,史蒂夫壓抑著激動的情緒輕聲低語著,稍微低下了頭,吻上了那對帶笑的嘴唇。

輕輕閉上了雙眼,巴奇環抱住史蒂夫,右手撫揉著他那柔軟的金髮,剛開始只是蜻蜓點水般輕觸的吻,隨著巴奇伸出舌頭主動迎入史蒂夫的熱情回應後,很快就化為激烈交纏,就像平時他們做愛的時候一樣纏綿。

然而,這裡並不是他們甜蜜的家,他們要做的也不是相愛,而是初擁--一種吸血鬼標記私有物的烙印行為。

要將一個普通人類轉換成吸血鬼,依照目前神盾局的資料庫,以及這座城內圖書館的藏書中所記載,史蒂夫必須在吸取巴奇的血液之後,再用自身的血液注入巴奇全身,等待血液順利融合後,巴奇就會轉換成吸血鬼,並從此成為史蒂夫的血族眷屬。

這份巴奇將成為自己專屬的認知,讓史蒂夫的心臟鮮活地在左側胸腔內跳動著,更驅使著史蒂夫離開了座椅,捧住了巴奇的臉,一邊用舌尖深入巴奇為己敞開的溫熱口腔內,一邊將他壓往床上。

順著史蒂夫的動作往後躺下,巴奇雙手環著史蒂夫寬大厚實的背,半睜著濕潤的眼眸與史蒂夫炙熱的眼神相望。

背著桌子上微弱的燭光,讓巴奇彷彿被史蒂夫的陰影整個壟罩在床上,他那雙原本清澈的蔚藍眼眸正閃耀著血紅的光,但並不是狩獵者盯著獵物般的森冷,而是熱戀中的男人凝望著畢生摯愛時的燦然。

被如此熱烈的目光凝視著、被熱情地擁吻著,巴奇沉浸在被深愛著的確信與幸福感中,臉上也自然地浮現起了笑容。

他知道有時史蒂夫在激情之下也許會失控、會暴走,但從不會真正傷害自己。所以,對於接下來的初擁儀式巴奇毫無畏懼,甚至有點好奇跟期待,雖然大概知道初擁的流程,但巴奇從未實際接觸過吸血鬼,自然也不清楚史蒂夫會怎麼做。

不過史蒂夫並沒給巴奇開口詢問的機會,只是一直吻著他,吻得他渾身酥軟、心蕩神馳,所以巴奇只能盡可能放鬆身心,好讓史蒂夫想要,就能直接進行--不管是什麼樣的行為。

由於史蒂夫在帶著昏睡的巴奇來到這房裡後有仔細地清潔並上過藥,再加上巴奇本身就擁有的高度治癒力,他嘴唇內外的傷口已經開始癒合,但不知是否因為史蒂夫變成吸血鬼後對血的氣味異常敏銳,他可以輕易探尋到巴奇口腔內的淡淡甜腥味,混合著藥水特有的苦澀,挑動著史蒂夫最原始的本能。

「唔……嗯……哈啊……嗯嗯……」

巴奇近似嗚咽的喘息從兩人交纏的唇舌間流洩而出,讓彼此的欲望翻湧而上,並將兩人本就熱烈的吻更進一步加深。

在劇烈的熱吻下,史蒂夫殘留在臉上的淚水也沾染上了巴奇的臉龐,看上去就好像巴奇也在哭泣一樣,再加上被吻得滿臉通紅、低喘蹙眉的模樣,看得史蒂夫心中揪成了一團,本已止住的眼淚再次墜落。

其實早在發現到自己變成吸血鬼後,史蒂夫就知道,如果自己無法恢復,那麼最終,巴奇一定會毫不猶豫地提出讓史蒂夫也把他變成吸血鬼的要求。

而史蒂夫也很清楚,他會下定決心將巴奇也變成吸血鬼,不只是因為他總是無法拒絕巴奇的要求,而是他隱藏在心底深處那份只對巴奇擁有的獨占欲跟私心在作祟--將巴奇也變成吸血鬼之後,他們不只是真的能永遠在一起,直到時間的盡頭,成為史蒂夫血族眷屬的巴奇更將永遠只屬於史蒂夫。

吸血衝動混合著對巴奇將要完全成為自己的深切期盼與渴望引導著史蒂夫,讓他在吻了巴奇許久後,終於決定展開行動。

先是用舌頭在巴奇濕熱的口腔內細細舔舐每一處,直到巴奇整個嘴裡都是自己帶有麻醉跟抗凝血的唾液後,史蒂夫才小心翼翼地用自己尖銳的獠牙咬破並割開巴奇溫軟的舌肉及內部黏膜,開始吸取巴奇甜美的溫熱血液。

雖然史蒂夫莫名其妙成為新生吸血鬼也只經過了三天左右,但不可思議的是他的行動是如此自然,就像是個天生的吸血鬼般,本能地對巴奇進行初擁儀式。

「嗚……嗯嗯……」

感受到自己全身的血液一點點流入了史蒂夫的嘴裡,雖然不會痛,但血液大量被吸取造成的奇妙失墬感讓巴奇渾身酥軟無力,伴隨著不時感受到猶如細微電流刺激般的酸麻感,巴奇的身軀不時地顫抖痙攣,除了盡可能張嘴,好讓史蒂夫能順暢酌飲自己的鮮血以外,只能癱軟在床上任由史蒂夫擺布。

巴奇鮮血的香甜任何言語都難以形容,盡管不到幾小時前史蒂夫才飽餐一頓巴奇的鮮甜滋味,但現在再度嚐到依舊如此美味,令史蒂夫情不自禁放縱自己貪婪地吸吮著。

直到隨著體內的血液逐漸流失,巴奇的體溫也慢慢下降,身下越顯冰涼的肌膚,以及虛弱的呼吸跟心跳讓史蒂夫突然回過神來,瞪大了雙眼,看著身下面無血色、氣息微弱,已有些失去意識的巴奇,彷彿被冰冷的水從頭潑下。

--雖然初擁的確需要吸血鬼大量吸取將被標記的那方鮮血,但要是儀式失敗,巴奇就這麼因失血過多而死亡的話……

想到這裡,生怕失去巴奇的恐懼下史蒂夫立刻停止了吸血,同時用力咬破自己的舌頭,焦急地將自身的血液送入巴奇的嘴裡,並想辦法讓他吞下,來不及咽下的鮮血混合了唾液從嘴中流出,染紅了巴奇頭下的床單。

不知過了多久,史蒂夫只是不斷地將自身的血液餵入巴奇的嘴裡,然後在心中不停地祈求,自己懷中緊抱著的冰冷身軀可以盡快恢復溫暖。

在史蒂夫殷切的祈禱下,巴奇的身體慢慢恢復了溫暖,原本蒼白的肌膚也逐漸帶上了健康的血色,但史蒂夫的心還是懸掛在半空中,依然捧著巴奇的臉持續將自身的鮮血灌入他微啟的唇中,一直到巴奇緊閉的睫毛顫動著,緩緩睜開來,並用那雙染上了緋紅的碧綠望著自己時,史蒂夫才真正鬆了一口氣。

輕輕離開了巴奇的嘴,一邊用手輕柔地幫巴奇擦去嘴邊流出的鮮血與唾液,史蒂夫一邊低聲問道:「感覺如何,巴奇?」

「……唔……嗯?」舔了舔自己嘴裡殘留的血味,還沒完全清醒過來的巴奇看向自己舉起的右手,眨了眨、又眨了眨,有些困惑地喃喃說道,「除了腦袋有點暈眩以外,好像沒什麼感覺……」

看著巴奇迷惘的表情,史蒂夫忽然舉起右手,然後咬破了自己的手腕。

「史蒂夫!?」

巴奇驚呼了一聲,接著身軀一震,睜大了雙眼盯著從史蒂夫手腕傷口裡流出的新鮮血液。

「怎麼樣?看到鮮血……會感到飢渴嗎?」

將手覆在自己的肚子上,巴奇歪斜著腦袋,恍然大悟般地說:「……原來,這就是吸血鬼看到鮮血時的感覺……?像是有好幾百年沒吃東西了……」

那種對血的渴望,似乎來自於身體內部,不只是單純的口渴也不是飢餓,就像史蒂夫所說的,是一種不同於過往所感受過的飢渴。

巴奇的回答再配上他的表情,看在史蒂夫眼裡煞是可愛,讓他忍不住笑了起來,「是的,巴奇……」

其實還有各種測試的方法,比如割傷巴奇,或是讓他曬一下太陽,但史蒂夫是絕不可能傷害巴奇,所以他選擇了傷害自己。

「你想要吸點血看看嗎?」

搖了搖頭,巴奇有些疑惑地看向史蒂夫,濕潤的眼眸中盪漾著情慾,看得史蒂夫心神一盪。

「我感覺整個身體都熱烘烘的……」

看到巴奇那麼低語並抬起無力的雙手,史蒂夫趕緊握住了巴奇伸過來的手,並將他抱入自己懷中。本來巴奇身上的戰鬥制服就已經被史蒂夫脫下,現在是全身赤裸的狀態,史蒂夫可以輕易地感受到巴奇異常高熱的肌膚,與剛才的冰涼完全相反。

「巴奇……?」

史蒂夫擔心地望向巴奇那紅通通的臉,以及迷濛的眼睛,而懷中心愛的人只是靠在胸前,用早已勃起的下身磨蹭著,低低地用甜膩軟綿的嗓音囈語。

「……好熱……裡面很難受……想要你……進來……好不好?」

看著巴奇低垂著眼,伸出鮮紅的舌尖,輕輕舔過唇瓣,一手覆在自己小腹上低喃著渴求的魅惑模樣,史蒂夫的心臟不禁怦然一動。

巴奇雖然平常也會主動誘惑自己,就像前不久那樣,但大部分時候都比較直白,很少會像現在這樣幾乎可以說像個孩子般近乎撒嬌地求歡。

這不像是巴奇,更像是……

眼前似乎浮現出了一個模糊卻又熟悉的名字,但史蒂夫的思考無法再繼續下去,他的腦內像是被血色的濃霧慢慢侵蝕,控制了他的軀體,只剩下一個念頭驅使他--他想要完全佔有這個棕髮男人,讓他真正永遠只屬於自己,然後……

一般來說,剛被轉換的新生吸血鬼會對他的血親,也就是轉換他的那名吸血鬼產生一種近似於雛鳥情結的特殊情欲。這時候血親會用性交的方式去徹底標記這名新生吸血鬼,在他的體內留下完全屬於自己的印記。

雖然史蒂夫並不是天生的吸血鬼,也不是正常地經過初擁儀式被轉換成吸血鬼,資料裡也沒有很清楚地說明,但就像他出於本能地對巴奇進行了初擁儀式一樣,史蒂夫的身體自動自發地抓住了巴奇的腳踝,並分開來後將自身卡入他的雙腿間。

接著,在難以言喻的衝動下,史蒂夫俯身吻在了巴奇的左胸上,那處怦怦跳動的心上,接著用自身的血液在上頭寫下三個字--

『mea』

巴奇低頭望向史蒂夫,當他理解到是什麼時,他整個人彷若被雷擊般震住,史蒂夫應該不懂這是什麼,更別說是寫出來了,但巴奇知道那是拉丁語,意思是--『我的。』

再多的語言都無法形容巴奇此刻的心情,激動之下巴奇擁抱著史蒂夫,輕輕地開口,因激盪的情緒而顫抖的低軟嗓音深深震撼著史蒂夫。

『Just quia vos』

--只屬於你。

當史蒂夫在被溫軟肉壁緊密包裹著的強烈快感中回過神來時,已經是在自身怒張的欲望整根埋入了巴奇緊實濕熱的內裡之後了。

巴奇弓起了身子,緊蹙著眉心,鮮血的甜腥味除了傷口未癒的口腔以外也從兩人交合的部位傳來,史蒂夫不用低頭看去,也能知道自己撕裂了巴奇,但心裡湧上的歉疚跟疼惜,很快就被巴奇自己扭動的腰臀帶來的強烈快感而沖淡。

脆弱柔嫩的肉壁被火熱的肉棒硬生生脹滿撐開的感覺讓巴奇不住顫抖抽搐,不是因為疼痛,而是難以想像的快樂。

新生吸血鬼與自己血親的交合,給雙方帶來的快感會是普通人性交的數倍,足以麻痺一切思考、疼痛與不適,除了與彼此共同體會到的極致快感外,什麼都無法感受。

「啊……啊……史蒂……嗚……好深……嗚啊……!」

巴奇不知道自己在喊的是什麼,他甚至不能確定自己是誰,他只能確定一件事,就是他想要被這個金髮男人完全佔有,從很久很久以前開始。

體內深處不斷被頂撞的猛烈快感一波又一波,隨著史蒂夫一下又一下劇烈而深重的抽插不斷從痙攣的內部竄至全身,讓巴奇因難耐的歡愉而不住呻吟喘息。

當史蒂夫釋放在巴奇體內,極度的快樂中,他們用殷紅的吻定下了鮮血的誓約,永恆、不悔,直到時間的盡頭。

而在那之後他們之間這場頹廢的瘋狂性愛也依然持續著,似乎永無止息,即使史蒂夫已用自身精液灌滿了巴奇內部,從裡到外完全標記了他,兩人也不曾停下。

大量的精液混合著血液,隨著史蒂夫陰莖的進出摩擦而從巴奇紅腫的小穴內被擠出,盡管兩人的身下一片狼藉,但他們只是隨意擦拭後,變換姿勢再度結合在一起。

身為吸血鬼的他們不會疲累,要是餓了渴了,就酌飲彼此的鮮血,即使受了傷也很快痊癒,不再需要光明的他們待在暗無天日的房內更是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

不知過了多久,彷彿清晨的陽光驅散深夜的濃霧,隨著他們的意識逐漸清晰,兩人之間瘋狂的激情也終於慢慢沉靜下來。

將早已不堪使用的床單替換過後,兩人躺在床上休息,史蒂夫摟著巴奇,輕輕用指間梳理著披散在床上的長髮,許久才低聲說道:「……我們也該回去了……還有很多事必須處理。」

巴奇抬起頭,與史蒂夫相望後無言地點了點頭。

就算他們已經成為了吸血鬼,但既然他們身為神盾局長跟副局長,至少也得回去交代一下事情,而且他們一聲不響地突然消失了那麼久,山姆他們一定很擔心。

於是趁著夜晚,史蒂夫跟巴奇披著床單,離開城堡來到了湖邊,一起浸泡在乾淨清澈的湖水中,想在返家前洗滌身上縱情的痕跡。

今晚剛好是滿月,明亮璀璨的月光甚至可以將兩人的影子投射在湖面。

月光下彼此赤裸的軀體讓好不容易沉靜的狂熱又輕而易舉地再度被點燃,即使腰部以下都浸泡在冰涼的湖水裡,也無法阻止兩人情難自持地吻著彼此。

彷彿在這世界上,除了對彼此的渴求以外,再沒什麼事物能讓他們產生依戀與欲望。

輕咬著巴奇滲血的下唇,史蒂夫用手抱起了巴奇的大腿,掰開臀瓣,藉由湖水的浮力由下而上地貫穿他。

「啊……!」

環抱著史蒂夫寬厚的肩背,衝擊的滿足感讓巴奇繃緊了身軀,背往後弓起,揚起頭發出歡喜的驚呼,整個人隨著史蒂夫的快速進出而激烈搖晃。

「嗚……嗯……啊……」

冰冷的湖水侵入了巴奇的體內,硬挺的粗熱跟冰涼的濕潤在敏感的內部不斷交替衝刷,奇妙的感受讓巴奇渾身發麻,但他只是緊擁著史蒂夫,任由他不停地頂撞。

而月光只是照耀著這片因激情而動盪的湖面,就像三百多年前一樣,安靜地守護著地面上的一切。

 

 

*** *** ***

 

 

「……吸血鬼?」

山姆用一種很奇怪的錯愕表情看著失蹤了一個多月後突然深夜現身在自家門口的史蒂夫跟巴奇。

他本來還很擔心地問東問西,但一聽到史蒂夫開口說到吸血鬼這個單字,整個人傻得就像一隻木雞而不是獵鷹。

「對,因為任務的突發狀況,被吸血鬼襲擊後我就被變成了吸血鬼,而巴奇也被我變成了吸血鬼。」

在跟巴奇商量過後,史蒂夫決定只將真相告訴山姆,他跟巴奇最信任的友人。

將視線在史蒂夫跟巴奇臉上來回,了解他們都不是會開這種玩笑的人,山姆雖然難以置信卻也很快地接受了他的兩個朋友變成了吸血鬼的事實,接著,山姆瞪大了雙眼。

「……你們該不會是……想要辭去神盾局的職務?」

面對山姆的疑問,史蒂夫沉重地點了點頭。

「雖然我們能克制吸血的衝動,但你也知道,要是讓一般民眾知道代表美國的英雄,同時也是攸關美國民眾安危的神盾局長變成了吸血鬼,那將會造成什麼樣的混亂。而且現在的我無法在站在太陽底下,這麼一來對作戰會很不方便。」

與巴奇互望了一眼後,史蒂夫繼續對山姆說道:「所以我跟巴奇商量過,希望你能代替我接下美國隊長跟神盾局長這份重責大任,我跟巴奇會在幕後全方面輔佐你,只要是夜晚的任務我都能照常執行。」

認真地望著史蒂夫跟巴奇,仔細思考了一會,山姆垂下了原本抱在胸前的雙手,重重地呼了一口氣,「……我必須說,很感謝你們如此信任我的能力,但這是非常重大的責任,不是我們能擅自決定,還得先問其他人的意見。」

聽到山姆的回答,巴奇忍不住開口:「目前為止除了我們兩個以外,只有你知道史蒂夫成為吸血鬼這件事,如果可以的話,希望你能……」

沒等巴奇問完,山姆就豎起了眉毛,「巴奇,你是真心覺得這種事還要問我?」

愣了一下後,巴奇看了看史蒂夫,又看向山姆,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起來。

「……抱歉,謝謝你,山姆。我很慶幸史蒂夫能有你這麼好的友人。」

山姆看著巴奇,好一會後才歪起了嘴角,「你也是。」

 

 

*** *** ***

 

 

就這樣,在三個人的共同策畫之下,隨著局長跟副局長的更迭,一夕之間整個神盾局內部也同時做了一番變動。

想當然而,這件事在新聞媒體及網路上引起了不小的騷動,他們對外的一致說法是,史蒂夫跟巴奇身上的超級血清開始失去了效力,所以必須引退,在家裡好好休養。

但事實上,史蒂夫跟巴奇並沒有真正放棄自己的責任,他們依然會接受夜晚的任務,擁有吸血鬼能力的超級士兵,無論什麼任務都能輕鬆解決。

而平常白天時,他們就會一起待在家裡。

除了無法照射太久的陽光以外,變成吸血鬼並不影響他們的日常生活,雖然只有彼此的鮮血才是唯一能真正解決飢渴的東西,但他們依然可以正常食用人類的食物,每到滿月,吸血衝動難以控制的時候,他們就會在彼此身上發洩伴隨著強烈性欲的吸血衝動。

擁抱、閒聊、親吻、做愛,只要穿上大衣戴上墨鏡跟帽子遮住陽光,他們有時也能一起到國外旅行。

他們知道,前方無盡的未來,他們都將與彼此一同度過這樣平淡而幸福的日子。

直到時間的盡頭。

 

 

 

 

 

 

 

 

 

 

End.

 

 

___

 

 

不是因為前世沒有達成,今生才要彌補,只是因為他們就是想在一起。

 

 

 

 

於是完結了,感謝所有曾經評論跟點讚的小天使。

關於之後,雖然平時可以壓抑吸血衝動,但滿月之時伴隨著強烈的性慾湧現,吸血衝動也很難克制,所以他們每到滿月的前後都會騰出兩天一起待在家裡的另類情趣Play未發表番外會收錄在本子裡。

至於他們的前世,也就是詹姆斯為什麼會被關起來也會在本子裡提到,有興趣可以到這裡預售,10月16日截止,要買要快喔XD

 

順說巴奇提到的無痛症可以參考這篇(雖然有點長XD)不過其實不算延續,應該說這個時間線的巴奇也罹患過無痛症比較正確(不然應該有不少矛盾的地方(比如前面有提過這篇裡的史蒂夫跟巴奇是在結婚之後才有第一次性行為,但是無痛症裡以治療為名義在結局的婚禮前就做過很多次了就是最大的差別XD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