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Blood Kiss(5)

前面章節:(1)(2)(3)(4)

史蒂夫後天吸血鬼化梗。

首先感謝已經預售的小天使們~正在努力趕文中(因為想寫的部分太多了,好怕會爆字數XD

前面是前世的部份片段,後面是巴奇跟史蒂夫的閱讀(?)感想

 

 

___

 

 

 

「……人類的心臟?」

愕然地張大了嘴,喃喃重覆了一遍,趴在床上的詹姆斯睜著不可思議的眼眸,看著眼前坐在床邊椅上的金髮吸血鬼口中混合著嘆息所透露出來的答案。

自從將被吸血鬼獵人追補而負傷逃至此處的史蒂芬藏匿在自家城堡後已經過了一個禮拜,只要想到,詹姆斯總會像個好奇的孩子般拉著史蒂芬問東問西。

舉凡他的過去經歷、外頭世界的精彩模樣、吸血鬼的日常生活,不管是什麼樣異想天開的疑問,只要詹姆斯問起,史蒂芬都會不厭其煩一一回答,沒有任何隱瞞。

對於自從懂事以來就獨自一人生活在這座城堡裡的詹姆斯來說,史蒂芬所說的不管是什麼都是那麼新鮮有趣,而且史蒂芬總是很溫柔地望著他,詹姆斯說不出自己有多喜歡史蒂夫用溫柔低沉的嗓音,對自己描述外頭世界的一切。

那是他既嚮往又不可得的。

沒有人跟詹姆斯說過究竟為什麼,不過詹姆斯幾乎沒跟任何人打過照面,更別說交談了。他只在很小的時候聽過可能是自己父親的人的聲音。對方站在大門外,除了嚴厲告誡看守城門的衛兵千萬不能讓他離開城堡以外,什麼話都沒對詹姆斯說過。

詹姆斯會猜測那個人是自己的父親,是因為他聽到了門口衛兵的交談中,提到了自己似乎是不被允許生下來的存在,但姑且稱之為父親的那個人卻不知為何讓他活了下來,然後關在這座城堡。

衛兵守在被封死的大門外,不是為了保護詹姆斯,而是為了不讓他離開。只有在每個禮拜固定送食物跟生活必需品時會打開來,但送東西來的人都只是把東西放在門外後就逃竄似地匆匆離去,再度把門鎖死,就像是在畏懼什麼。

詹姆斯甚至連問為什麼的對象都沒有,他只是每天孤獨地待在這座連光都很難投射進來的城堡裡,想像著外面的世界。

所以當詹姆斯在一個禮拜前的夜晚遇到了闖入自己城堡裡,滿身創痍、鮮血淋漓地倒在房門前走廊上的瘦弱金髮少年時,他只想到要怎麼幫助他,而沒想到應該要警戒或是恐懼,因為從來沒有人教過他應該要對陌生人保持距離。

即使在史蒂芬氣若游絲地表示只需要他提供一點血就好時,他也沒多想什麼,只是馬上從口袋裡取出了用隨身攜帶的拆信小刀割開了自己的手腕,將流淌著新鮮血液的手腕伸到史蒂芬面前。

相對於毫不猶豫就對擅闖自己城堡的陌生人獻出鮮血的詹姆斯,提出要求的史蒂芬反倒一臉不敢置信的驚愕表情看著他,還要等到詹姆斯出聲提醒,對方才回過神來似地一邊道謝一邊輕輕握起了詹姆斯的手,畢恭畢敬地吸吮著血液。

不可思議的,被吸血的感覺一點都不痛,不如說反而緩和了原本割開手腕皮肉的疼痛,而且還帶起了奇妙的燥熱感,所以詹姆斯只是滿臉通紅地愣楞地看著對方吸吮自己血液的模樣,直到對方停下為止。

在原本滿身是傷的瘦弱少年忽然傷勢全癒,並且搖身一變成為健壯青年,一臉抱歉地替詹姆斯包紮好手腕上的傷口並道謝,還自我介紹後詹姆斯才後知後覺--原來這個人是吸血鬼。

由於不被允許離開城堡,也沒有任何人可以交談,詹姆斯極少數的娛樂,就是閱讀城裡圖書館裡收藏的書籍,他的所有知識跟語言都是自己一個人從圖書館中的藏書學習而來。

不知為何,這裡的藏書有很大部分都是關於吸血鬼傳說的文獻,有些甚至詳細得像是親身經歷過一樣,自然而然詹姆斯比起陌生的人類,對吸血鬼更有種奇妙的熟悉感。

更何況眼前這個金髮吸血鬼,還是詹姆斯獨自一人活了那麼久後,第一次那麼近距離接觸,並跟他交談的存在。

因此雖然在得知史蒂芬是吸血鬼後有些驚訝,但詹姆斯一點都不怕,還很好奇且熱心地詢問史蒂芬的事。

剛開始史蒂芬很訝異詹姆斯的反應,但他還是一五一十地回覆他所有的疑問。

在得知目前外頭正在爆發農民暴動跟異端審判,史蒂芬是為了躲避吸血鬼獵人的追捕而逃到這裡來的之後,詹姆斯立刻主動提議,表示史蒂芬可以暫時躲藏在這裡。

史蒂芬自然是難以置信,也表示不好意思打擾,但在盛情難卻下,最後史蒂芬在有些不好意似地笑著點頭對詹姆斯說,如果他不嫌棄,那麼他就暫時待在這,等待風頭過去。並且為了感謝詹姆斯,如果他有任何願望都可以說出來,只要是自己能力範圍內可以做到的,他一定會幫詹姆斯實現。

但詹姆斯一時之間想不到有什麼願望,他只想要有人能陪他說說話,而現在,這個願望已經達成了,所以就先擱置著,以後想到有什麼再說。

於是,青年與吸血鬼的奇妙生活就這麼展開了。

與史蒂芬相處的這一個禮拜,是詹姆斯至今為止最快樂的時光。不只是日常生活第一次有別人陪伴,史蒂芬的話題也相當豐富有趣,總是溫柔親切地回答詹姆斯的各種好奇疑問,有時也會主動訴說著一些詹姆斯從來沒聽過的故事。

而且雖然是吸血鬼,但是史蒂芬除了第一次相遇的時候為了療傷有吸詹姆斯的血以外,就沒再對他提出類似要求。在詹姆斯用餐的時候,史蒂芬也會陪著他吃一點。

當詹姆斯好奇問起時,他只是從容回答,由於他是純血種,跟後天被轉換而成的不同,在身心健全的情況下,只要不是滿月之夜,他平常都可以用理智控制吸血衝動。

於是,詹姆斯就突然想到,既然人類可以被轉換成吸血鬼,那麼吸血鬼可以轉換成人類嗎?

史蒂芬凝視著詹姆斯,沉默了一會後才平靜地回答了詹姆斯,必須是新鮮的人類心臟。這個出乎意料的血腥答案讓詹姆斯忍不住喃喃地重覆了一遍。

微一揚首,史蒂芬又繼續往下補充,「但是被取出心臟的那個人不能帶有恐懼或是憎恨,也就是說,必須是心甘情願奉獻。」

「心甘情願奉獻……」

望著詹姆斯,史蒂芬的眼神閃動著異樣的光采,伸出右手食指指著詹姆斯的左胸,壓低了聲音。

「這個世界上想要變成人類的吸血鬼,並不是那麼常見,更不用說會為了與自己沒有任何關係的他人犧牲生命的人,」說著,史蒂夫將右手輕輕覆到了詹姆斯的左胸上,「就我所知,目前成功轉化為人類的純血吸血鬼,數百年來也只有一個。」

詹姆斯的願望只有一個,就是他們可以永遠待在一起,直到時間的盡頭。

但是,但是如果有一天,史蒂芬想要變成人類的話……詹姆斯知道,他會毫不猶豫地獻出自己的心臟。

因為,史蒂芬是從小就被關在這座豪華卻孤獨的城堡裡,幾乎沒接觸過人的詹姆斯,第一個交到的朋友。

想到這哩,詹姆斯忍不住小聲地問:「你有想過變成人類嗎?」

像是早猜到詹姆斯會有如此一問,史蒂芬微微一笑,搖了搖頭,「我覺得自己現在這樣很好,只要等到外面瘋狂的異端狩獵結束後,我又可以自由地到處旅遊。」

「……我也想跟你一起去……但是我不能離開這裡……」

可惜他只能被關在這座城堡裡,哪也不能去。

「跟我一起旅行就只能在夜晚行動,」看到詹姆斯失望的表情,史蒂芬不禁笑了,離開椅子隔著被單抱住了詹姆斯,溫柔地撫摸著他露在被單外的腦袋,「如果你覺得這樣也可以的話,交給我,看你想去哪我都帶你一起去。」

「……真的?」

詹姆斯簡直不敢相信,睜大了雙眼,看著眼前溫柔微笑著的金髮吸血鬼,直到對方有力地點了點頭,他才驚喜地從床上躍起緊緊抱住了史蒂芬。

「謝謝你!」

「不用謝,因為我也想這麼做……」史蒂夫輕拍著詹姆斯的背,柔聲在他耳邊低語,「外面的世界很大,你不該被困在這裡……萊茵河、喀爾巴阡山、一望無際的歐亞大草原,我們一起去看。」

腦海中描繪著只在書中及史蒂芬的敘述中接觸過的外面世界,滿懷著希望跟期盼的詹姆斯大力點著頭,眼淚隨著他的動作在他閉起的眼中不斷落下。

然後,史蒂夫捧起了他滿是淚水的臉,輕輕地將唇印在了他的唇上。

 

*** *** ***

 

翻閱著手中陳舊泛黃的手記,雖是透過異國文字,巴奇也可以輕易感受到記事者的感情變化。

關於日記中夾著的素描,以及那副掛在大梯間的肖像畫,正是史蒂芬所描繪的記事者,也就是這座城堡原來的主人。

原本只是平淡到近乎漠然地記述著流水帳的日記,從遇到那個自稱史蒂芬的吸血鬼後,明顯變得情感豐富,不只所有的內容都是關於那名叫史蒂芬的吸血鬼,以及他所說的關於吸血鬼跟外界的事,而且越往後期,記事者對史蒂芬純真稚氣的依戀越來越深。

剛開始,記事者最常寫到的是透過史蒂芬的敘述,而產生的對外界的想像,比如說遼闊的大海、起伏的山丘、熱鬧的城鎮、茂密的森林、一望無盡的草原以及有一天能夠出去看看外面世界的希望。

後來那份小小的心願又多了一個必要條件,那就是如果史蒂芬能夠陪在他身邊,不管去哪裡,一定都是最棒的旅程。

到了最後幾篇,從記事者的敘述來看,他跟史蒂芬似乎產生了近似戀愛的感情,但是就在兩人初吻的三天後,日記就毫無預警突然中斷,最後的記事只寫著史蒂芬提出了,等冬天結束,他想要帶記事者離開這座孤獨的城堡,記事者非常地期待跟歡喜,雖然筆墨間有著對父親的歉疚,但他已下定決心要跟著史蒂夫他一起離開。

記事者內心的躍動活靈活現地呈現在文字裡,就連巴奇都被他那對於未來充滿著期盼與憧憬的興奮喜悅感染,但是當巴奇再翻過一頁,後面的頁數全部空白。

不知道他們之後發生了什麼事?巴奇望著最後那幾頁空白,有些放空地想著,從種種證據跡象分析,恐怕被史蒂夫消滅的那個跟他很像的吸血鬼就是史蒂芬。

為什麼史蒂芬會獨自一人留在這裡?他跟那個與自己很像的人,也就是日記的記事者,這座城堡的主人,之後究竟發生了什麼?

「……史蒂夫,你在消滅那個吸血鬼時,他有沒有說什麼?」

坐在床邊的書桌前的椅上,一手搭在桌面上的史蒂夫搖了搖頭,「他什麼都沒說……只是直到完全消失前都想要走到那副畫前……臉上還帶著笑容。」

日記中有提到過,史蒂芬自稱是外西凡尼亞出身的純血吸血鬼貴族,而且從他言語間提到過曾經見過抵抗鄂圖曼大軍入侵的瓦拉幾亞大公弗拉德三世這點來看最少十五世紀前史蒂芬就已經存在。

而關於這座城堡的主人,雖然歷史文獻上沒留下任何資料,但根據巴奇之前查到的資料,這座城堡因吸血鬼騷動而被當時的國王鎮壓而後廢棄是在十八世紀。

也就是說,他們至少相差了三百年才相遇。

然後……巴奇心中突然感到一陣難以言喻的刺痛,並逐漸蔓延開來。

這本日記的內容,從記事者第一次見到史蒂芬,一直到最後一篇記事,只有短短三十八篇。

而就這麼三十八篇,卻清楚地記錄了一個孤獨的人與一個孤獨的吸血鬼相遇、相知,並相約要一同前往世界各處旅遊中間的所有心情變化。

然而,巴奇難過地想,雖然不曉得究竟發生了什麼,但他們最後大概沒有實現這個約定,別說跟史蒂芬一起旅行,日記的記事者、這座城堡的主人恐怕終其一生都沒有離開過這裡。

在巴奇將日記中的內容慢慢地翻譯給史蒂夫聽後,兩人都無聲地感念了一會,史蒂夫才低沉著嗓音問道:「……所以,恢復成人類方法真的只有食用人類的心臟?」

沒有考慮很久,巴奇就決定毫不隱瞞地將日記中所記載的關於一個吸血鬼只要食用一個心甘情願為己奉獻的人類心臟,就能變成人類的方法,告知史蒂夫。

「嗯……而且還得是心甘情願奉獻的,如果史蒂芬沒有對這個日記的作者說謊,或者是有什麼連那個純血吸血鬼都不知道的方法。」

因為他了解史蒂夫,即使巴奇心甘情願奉獻,史蒂夫也絕對不可能接受,言下之意,就是真的沒有其他辦法了。

與巴奇互相凝望了許久,史蒂夫嘆了一口氣,「……看樣子我可能要一輩子當個吸血鬼了。」

雖然嘴裡那麼說,但史蒂夫的表情卻不是很沮喪,反而是低垂著頭的巴奇表情比他要來得難過許多。

忽然間,巴奇抓住了史蒂夫的手,放到自己脖子上,認真地說:「……那就把我也變成吸血鬼吧。」

「巴奇……」史蒂夫愣住了,望著巴奇帶著微笑的臉,喃喃地念著他的名字。

而巴奇只是露出了堅定的笑容,對史蒂夫說出那在彼此心中永恆不變的誓言。

「因為我得陪著你,直到時間的盡頭,壽命不一樣可不行,對吧?」

 

 

 

 

 

 

 

 

 

 

TBC

 

 

___

 

 

史蒂夫會怎麼做呢?

 

下一話應該就能結局了,然後順說這篇的新刊正在預售,有興趣的話可以看看這裡~雖然已經預售了,但是放心,一定會在預售截止前完結,可以等看完結局再決定要不要入手喔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