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SM2]【哈蛋】One Moment In Time(下)

 

上篇在這

雖然沒有釘在牆上,還是釘在床上了(寫肉的時候總會不小心爆字數XD

 

___

 

 

唇上突然壓上來的溫軟感觸、近在眼前的哈利放大的臉,以及湧動著情潮的炙熱眼神,這些都讓伊格西驚訝得僵直著身軀,任由哈利用舌頭輕而易舉地撬開了他的唇瓣,滑入了他的口腔。

濕熱的舌頭在嘴裡輕撫舔舐,帶給伊格西許久沒感受到的酥麻快感,讓他身軀不由自主地軟化了下來,雙腿也有些顫抖。

在被吻得朦朧的腦袋中,伊格西有些不可思議地想,為什麼哈利的吻是那麼舒服,每次都能讓自己意亂神迷。

而哈利一邊熱吻著伊格西,手也沒有停歇,溫柔愛撫著他的腰,並往下滑,在他那結實又富有彈性的屁股上揉捏著,在哈利的愛撫下伊格西的體溫升高了起來,身軀也更加顫抖得厲害,期待著接下來會發生的事。

但哈利沒有如他想像的脫下他的褲子,只是一個施力抱起了伊格西的臀部,卡入他的雙腿間,將他抵在了身後的鏡子上,然後舉起雙手捧著他的臉,右眼熱烈地凝視著他。

眼神相對的瞬間,伊格西心臟幾乎停止了跳動,哈利眼中充滿了讚嘆、欣賞、驕傲、虔敬、愛憐以及濃烈情動的炙熱,看得伊格西整個人不知該如何是好,充斥胸間的滿是混亂的歡喜之情。

沒等到伊格西從混亂的喜悅中整理出該做什麼反應,哈利就再度吻上了他。一時之間從兩人親密交合的唇舌間流洩而出的只有甜膩的喘息,響在房裡,掀起了體內早已壓抑不住的情潮。

「啊……嗯……哈啊……」

當哈利終於停下時,伊格西已經被吻得像是渾身骨頭都酥了,臉紅得就像熟透了的番茄,只能癱在哈利胸前大口喘息。

與氣喘吁吁的伊格西相比,哈利平靜得甚至讓伊格西感到心有不甘,最讓伊格西不爽的,是哈利居然在這種時候停了下來這件事實。

但接下來哈利依開口,伊格西一下就將所有不滿拋諸腦後。

「雖然不能擁抱穿著這套禮服的你有點可惜,但首先,」柔聲說著,哈利掀起了伊格西肩上的披風,像個騎士般輕輕在披風上印上一吻,「讓我們脫下這套禮服後,再到床上。」

睜大了雙眼看著哈利,隨著伊格西頰上湧現了紅潮,他的臉上野綻放出驚喜的笑容,感動地喃喃低喚著:「哈利……」

他就知道,哈利會對伊格西諄諄指導、嚴厲勸告,但只要伊格西主動提出的要求,哈利從來不會拒絕。

於是,他們在一起把原本趴在床上的小JB跟小皮克先生抱出臥室門外並關上了房門,然後小心謹慎地將身上的正禮裝脫下,並整理好,連同帽子披風一同掛在了衣櫃裡。

關上了衣櫃後,全裸的他們互相擁抱著,赤裸肌膚的接觸將原本就已動情的他們內在的情慾更加升溫。

一來到了床邊,伊格西就迫不急待地勾著哈利的脖子往後倒下,兩人相撞似地順勢再度吻在了一起。

或許是因為一個多月沒有親密接觸的反動,再加上伊格西的激昂情緒影響下,兩人本就暗潮洶湧的情慾很快就被引燃,壓抑已久的欲望化成烈火在彼此之間猛烈燃燒著。

盡管如此,哈利愛撫著伊格西動作卻依然輕柔,邊吻著伊格西,邊將手從臉龐、頸項、鎖骨,一路滑到他的胸腹間,在溫熱的肌膚上來回撫揉,並執拗地在兩旁的乳頭周圍來回撫揉,時而用手指夾著摩擦,時而按壓、捏起,弄得伊格西顫抖不已。

很快地,伊格西胸前左右兩旁原本柔軟的小小肉粒就被哈利的手指挑弄刺激得硬挺鼓脹了起來,隨著哈利不斷用大拇指跟食指按壓碾摩,猶如電流般的酥麻快感一陣一陣地襲捲而來,難耐的快感下,扭動著身軀的伊格西忍不住出聲抗議。

「唔……別一直捏……」

「會痛?」

低聲問著,哈利放輕了動作,但並沒有停下,忽輕忽重的手法反而帶給伊格西更多難以形容的快樂。

「不痛……就是怪癢的……嗯……啊……別……」

又麻又癢的快感之下,伊格西胡亂搖晃著腦袋,嘴裡吐露著濕熱的低吟喘息,與其說是拒絕,不如說是在迎合哈利似地弓起了腰,泛紅的身軀不由自主地抽搐著,揪著床單的雙手又抓又放。

聽到伊格西混著呻吟的拒絕,哈利挑起了眉,「……我以為你喜歡這裡被玩?」

面對哈利的明知故問,伊格西沒有反駁,只是滿臉通紅地咬著下唇,睜著濕紅眼眸委屈似的望著哈利,發出了像是抗議又像是撒嬌的嗚咽。

「嗚嗚……」

股間的硬挺性器翹立著,得不到釋放的快樂就像是種折磨,明明他可以透過下身感受到的熱度察覺哈利自己的慾望也早就高高聳起,凝視著自己的熱烈眼神也充滿了情慾,但哈利卻依然只顧著玩弄伊格西的乳尖。

就算伊格西想要伸手撫慰自己,卻被哈利阻止而不可得,亟欲獲得解放的渴望迫使伊格西搖晃著屁股,拋去了羞恥,抬起膝蓋磨蹭著哈利褲襠內早已蓄勢待發的欲望,帶著鼻音地對哈利低聲哀求。

「不要再玩了……快點,哈利……用你這根又粗又熱的針,把你的蝴蝶釘在床上……」

在伊格西說出你的蝴蝶的瞬間,哈利停下了所有動作看向他,眼中爆發出異樣的光采,好一會才開口,用充滿著情慾而顯得有些低啞的嗓音,道出了宣言。

「……我會的,伊格西。」

輕輕勾起了嘴角,吻了吻伊格西又紅又熱的臉頰後,哈利稍微從他身上起身,伸手拉開床頭的抽屜裡,取出了潤滑劑跟保險套。

而伊格西只是躺在床上,側過臉,睜著有些迷茫的眼眸看著哈利再次回到自己的雙腿間,然後主動彎起膝蓋,抱著自己的大腿,掰開屁股肉,將股縫間那處濕淋淋的紅嫩小洞大方地展示在哈利面前。

「快來……哈利……這裡早就等不及了……」

盡管用著放蕩的言詞邀請哈利,但伊格西紅潤的臉頰跟肌膚以及半垂著的顫動睫毛還是將他心中的羞恥一覽無遺地告知了哈利,而這更加刺激了哈利內心深處某種不為人知的劣情。

但意識到這份劇烈情感後,哈利做了個深呼吸,在內心要求自己保持冷靜,他自知自己其實某些時候相當衝動,但無論如何都不能因自己的衝動而傷了伊格西是他最大的堅持。

不管何時,發生什麼事,他都不會做出傷害伊格西的事。

於是,哈利將潤滑劑擠到自己手上後,一手握住了伊格西陰莖的同時,也將手指輕輕探入了濕熱緊窄的後穴。

「啊……!」

最敏感的部位同時襲來的快感衝擊讓伊格西的身軀一陣顫慄,仰起頭發出了高昂而甜膩的呻吟。

「放輕鬆,伊格西……」

低聲安撫著因快感而渾身打顫的伊格西,哈利開始了手上的動作,左手套弄著伊格西的陰莖,右手在他柔滑濕熱的緊緻小穴裡抽送擴張。

「唔……啊……嗯嗯……」

難以言喻的快樂使得伊格西不住顫抖呻吟,習慣於被哈利侵入佔有的體內,很容易就拾起了快感,這是過去伊格西從未享受過的喜悅,不只是性方面的快樂而已,只因為,這個正在帶給自己歡愉的男人是哈利,是他出生以來第一個喜歡上並全心信賴依戀的存在。

別看伊格西狀似輕浮,盡管過去曾經在街頭鬼混過,但一不嗑藥二不抽菸的伊格西除了會打架鬧事偷東西外,以一名街頭小混混來說可以說是不可思議地乖巧純情又保守,特別是在性方面。

對愛情其實很專一,而且因為母親的因素,對真正去談戀愛有種恐懼的伊格西在遇到哈利之前,甚至還沒有跟任何人有過性行為,他至今的所有性經驗都是由哈利一手調教出來的。

也因此他們第一次做愛的時候,即使哈利已經非常細心地潤滑擴張,但兩人初次的結合並不太順利,除了伊格西太過於緊張而渾身僵硬外,好不容易終於能得到伊格西的哈利在激情與亢奮之下難免像個青少年般衝動,盡管並沒流血,但伊格西還是不舒服了好幾天,就算伊格西並沒有抱怨不滿,哈利自己還是很懊惱。

不過伊格西是個優秀的好學生,在哈利經過第一次的教訓後,之後每一次的做愛都會溫柔又仔細的耐心擴張潤滑,並循序漸進地指導著伊格西,所以現在的伊格西已經很能夠享受哈利帶給自己的快樂。

「那裡……不行……啊啊……!」

當哈利雙手同時按上了兩處總是能讓伊格西尖叫的敏感點時,強烈的快感猶如電流竄過全身,伊格西整個人大大一震,竟就這麼弓身尖叫著,在哈利手中釋放了出來。

舔著沾染到手上的白濁,只剩下單邊視力的哈利欣賞著身下因高潮而癱在床上喘息,沉溺於自己所帶給他的歡愉之中,全身泛著紅潮的伊格西,興奮的同時又有些遺憾。

由於哈利失去了左眼,所以大部分時候,特別是遇到必須戰鬥的場合,伊格西一定會主動站在哈利的左側,這並非哈利的所望,而是伊格西出於貼心的舉動。

這份演變成默契的習慣讓他們平常生活--比如帶著兩隻狗狗一起散步--時,伊格西也會不自覺地站在哈利左方,甚至睡覺時的床位,伊格西也是躺在哈利的左方。

由於心裡明白這是伊格西的好意,而且的確伊格西這樣的做法可以很好地輔佐並補足哈利視線的盲區,所以哈利從來沒有說出口,但他內心其實比較希望伊格西能站在自己的右方--因為這樣一來他才能用僅存的右眼看清楚身旁的伊格西。

只有像現在這樣,兩人重疊在一起的時候,哈利才能夠好好仔細地欣賞伊格西。

熱烈地凝視著伊格西,哈利輕輕伸出右手,溫柔地撫摸著他又熱又紅的臉頰,關心地問道:「你還好嗎,伊格西?」

「嗯……」喘了幾口氣後,伊格西才輕輕點頭,然後笑著看向哈利,伸出了雙手,「好得很,哈利……我還等著你把我釘在床上呢。」

接過了伊格西,哈利將他抱到了自己大腿上,變成兩人面對面坐在一起的姿勢,哈利吻著伊格西汗濕的額頭後,拿起放在一旁床鋪上的保險套。

看著哈利解開了保險套的外包裝,伊格西有些不滿噘起了嘴唇。

「不用戴套子……」

伊格西一向不喜歡戴套子,因為他喜歡毫無隔閡地從體內感受哈利,雖然哈利平常都會順著他,但這次哈利相當堅持。

「不行,伊格西,明天很重要,我不希望讓你感到任何不適。」

「但,哈利……」

伊格西還想抱怨什麼,但哈利已經熟練地戴好了套子,並用吻封住了伊格西的嘴唇,然後抬起他的屁股,將他往下壓往自己高聳的陰莖上,推開了皺褶,一點一點地進入了他。

「嗯嗯……!」

隔著一層薄薄的保險套,伊格西還是能感覺得到哈利的堅挺跟火熱,由下而上被慢慢侵入,再加上自身的重量,伊格西真有種像是被釘穿的錯覺,忍不住蹙起了眉,在被封住的唇間流瀉出陣陣悶哼。

等到屁股肉頂到了哈利的腿上,被塞得滿滿的伊格西渾身一顫,緊抱著哈利深深嘆了口氣,而哈利只是輕拍著伊格西的腰背,等待他適應。

體內被粗熱的肉棒整根埋入,並撐開了脆弱的肉壁,又酸又脹的伊格西同時卻也感受到了異樣的滿足。他說不出自己有多喜歡像現在這樣被哈利填滿內部並緊緊擁抱著,哈利的火熱總能填滿伊格西所有曾經感受過的寂寞及空虛。

低頭往下一看,自己大大分開來的雙腿間正被哈利的陰莖深深插入的模樣令伊格西心臟猛地一跳,不知是羞恥還是興奮,整個人像是燒了起來般,又紅又熱。被哈利整個填滿的內部更是不自覺地收縮,將哈利夾得更緊的同時也給伊格西帶來了難以形容的感受。

在等不及的伊格西自己搖晃著屁股追求更進一步的快感後,哈利才抓著伊格西的大腿,開始了律動。剛開始還很緩慢,但隨著伊格西溫熱內部變得柔軟濕潤,哈利的動作也越來越劇烈,一下一下地用力操進伊格西。

快感隨著哈利越來越快、越來越重的進出而越發強烈,伊格西只能緊擁著哈利,放任自己沉溺於這份快樂中呻吟喘息。

高潮來得猛烈,在伊格西將精液撒在兩人胸腹間的同時,哈利也攀上了巔峰。

「沒事吧……伊格西……?」

經歷了激烈的運動,即使是哈利也氣喘吁吁,但他依然不忘關心伊格西。

「嗯……」低喘著氣,伊格西歪起了嘴角,「就算再來一次……也……」

「伊格西。」

哈利有些為難地皺起了眉,他不是沒辦法,只是明天實在太重要,他不能為了一時的情慾而讓他心愛的男孩無法以萬全的狀態迎接榮耀的時刻。

伊格西當然明白,所以他只是輕輕一笑,身手環哈利的肩頸上。

「我知道,哈利……」臉上泛著情慾未退的紅潮,卻又像個少年般純真地笑著,伊格西朝著哈利噘起了嘴唇,「但是事後吻應該還可以吧?」

俏皮與淫靡同時出現在伊格西的臉上,勾起了哈利內心背德的慾望,使得他必須咬住臉頰內的肉才不至於被情慾的本能牽著走。

摟著伊格西的腰,哈利輕輕地嘆息,然後吻上了他心愛的蝴蝶。

 

 

*** *** ***

 

 

第二天一大早,雖然由於那一吻,之後又忍不住做了三次的他們差一點睡過頭,還好哈利事先有訂鬧鐘,所以兩人依照安排的行程表從容地梳洗打扮,用過早餐並帶兩隻狗狗晨間散步回家後,才帶上了套在防塵袋中的正禮裝,從家裡步行到金士曼西服店。

經過試衣間裡的秘密通道,他們來到了新生的金士曼總部,女王已經在總部內的大廳等候多時。

正式的授勳儀式應該在溫莎堡的聖喬治禮拜堂或是白金漢宮,但此次的授勳儀式並非常規的新年與女王生日,而是一種女王私下的特例授與,因此並沒有公開,女王今天是特地為了表揚他們而微服來到了新設的金士曼總部。

換上了正禮裝後,兩人看著眼前彼此的模樣,內心滿是感慨跟激昂。

「不用緊張,照著之前演練的來就好,伊格西。」

「是的,哈利。」

哈利的話語總是能帶給伊格西無比的勇氣,而伊格西不知道的是,他的笑容也是哈利最大的寶物。

一步一步,他們並肩踏在臨時鋪設的紅毯上,慢慢朝著女王前進。

路途上,伊格西跟哈利不時對望,從彼此的眼神中他們可以知道,這一刻心中唯一的遺憾,就是梅林跟蘿西的缺席。

但他們也都知道,就像他們共同的代號加拉哈德一樣,他們是金士曼的騎士,他們唯一該做的,不是感懷逝去的同伴,而是挺起胸膛,一同承接起這份屬於他們以及所有金士曼的榮耀。

哈利跟伊格西的名字從此將是嘉德騎士團的成員中的神祕存在。

或許,外界會好奇這兩個不被公開的嘉德騎士是誰,而在這個世界上,只有極少數人才會知曉他們兩人曾獲得如此榮耀。

但這樣就夠了,他們本來就不是為了名利而成為金士曼。

來到了女王面前,他們起了一點小插曲--哈利認為伊格西的功勞比較大,所以他應該第一個授勳,但伊格西認為沒有哈利,他就絕不可能得到這份榮耀,兩人之間互相推讓,堅持不下,直到女王親自調解。

他們同時跪在了女王的面前,接受了受封及勳章。

然後,他們看著彼此露出了驕傲的笑容。

伊格西‧安文以及哈利哈特,這兩名加拉哈德、僅存的金士曼、當代的嘉德騎士,在走到這一刻前,他們經歷過什麼、得到過什麼又失去過什麼,只有他們自己知道,也只有對方知道。

在這至高榮耀的一刻,他們無比感謝身旁能有彼此同在。

 

 

 

 

 

 

 

___

 

 

然後,他們的未來也將一同背負著榮耀與責任。

 

 

 

 

謝謝看到這裡,本文會收錄在十月歐美場的哈蛋新刊裡,已經預售了,有興趣可以到這裡看看喔~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