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Blood Kiss(4)

前面章節:(1)(2)(3)

 

史蒂夫後天吸血鬼化梗。

史蒂夫花了一萬多字天人交戰後終於開吃,帶血的粗暴肉還請注意。

 

 

___

 

 

 

 

巴奇正在史蒂夫面前用自己的手套弄著他自己高高翹起的陰莖,金屬手指插入了他自己的身體裡,那處本該只有自己能夠進入的私密小洞,現在正被巴奇自己的手指撐開來。

此時此刻,令人血脈賁張的淫靡畫面正清晰可見地展現在全身僵硬的史蒂夫面前,不停地誘惑著他,讓他幾乎用盡了全部的克制力,雙拳緊握得幾乎要在掌心間掐出血來,才能勉強維持沒有鋪上前去的理性。

坐在長桌上的巴奇,修長結實的雙腳朝向史蒂夫分開來,一隻踩在桌面上,一隻懸掛在半空中,因他自身用手指在後穴內戳刺及套弄自身陰莖的動作而不時搖晃、甚至微微抽搐顫抖。

盡管體溫早就因史蒂夫的唾液帶來的催情作用而升高,情慾也早已在巴奇內部洶湧翻騰,但他畢竟是男性,無法自行分泌愛液,像現在這樣沒有任何潤滑就粗暴地插入手指的衝動行為還是給巴奇帶來了撕裂般的異物感,就算咬住了發麻紅腫的下唇,卻也壓抑不住有些難受的呻吟。

為了緩和這種被撐開來的脹痛,巴奇才會同時握住陰莖,想要藉由撫慰自己的性器所感受到的快感沖淡被侵入的不適,而效果似乎還算可以。

「嗯……唔唔……」

蹙起了眉,巴奇散落的髮絲沾染了從額上滲出的汗水,順著低垂的臉滑落,灰綠眼眸隱藏在濕潤的睫毛下搖曳著水光,讓他看上去像是在哭泣,還殘留著些許血液與細小傷口的嘴唇及不時從中露出的舌尖都紅得讓史蒂夫心煩意亂。

他既想趕緊治療巴奇,擁抱他、安慰他,想盡辦法讓他停止哭泣,卻又想要再次將舌頭深入那溫香濕暖的口腔內部,盡情吸取那甜美的鮮紅汁液,然後抓起巴奇的手,不顧一切將他壓倒在桌上,將硬得發燙的自身狠狠刺入,深埋在那處總是熱情包裹著自己的小小肉洞中肆意發洩。

正是因為這兩種矛盾不已的感情同時在腦海中劇烈對抗,才會導致史蒂夫現在只能傻傻佇立著,看著巴奇給自己擴張的情色模樣呆若木雞。

雖然整間圖書館除了門口外長廊上透過高層透氣窗隱約投射而下的陽光外,並沒有任何光源,但如今已成為吸血鬼的史蒂夫當然可以從黑暗中清楚見到眼前的巴奇是怎麼樣誘人的放蕩模樣。

而且成為吸血鬼後史蒂夫被提升的能力不只有視覺,嗅覺跟聽覺都被加強,巴奇身上本來就擁有的淡淡體香,融合了血的甜腥,不斷勾引著史蒂夫的慾望,還有他的悶哼喘息、低聲哀鳴,以及紊亂的心跳聲。

最撩撥著史蒂夫深沉情慾的,還是眼前的景象--全身穿著緊密貼身的黑色戰鬥制服的巴奇,大膽地朝著自己岔開來的雙腿間,濕紅一片的私密處正從腰間褪至大腿的褲頭上一覽無遺地裸露在外,將禁欲跟放蕩混合在一起的背德感所誘發的狂熱情潮透過所有感官清晰地傳達給史蒂夫。

身處於漆黑的衣物及昏暗的環境下,更加襯托出巴奇原本就偏白,而今因羞恥跟情慾而浮現著紅潮的肌膚,彷彿散發著柔美的光采,看在史蒂夫眼裡就像一件至高絕美的藝術品,同時也是奉獻給自己的獻祭品,如此聖潔、如此淫魅。

雖然與感情方面算是相當古板執著的史蒂夫相比,天性浪漫坦率的巴奇原本就對性方面更加積極熱情,所以史蒂夫並不是從來沒見過巴奇在自己面前擴張的模樣,但今天的狀況完全不一樣。

這裡不是他們日常相愛的臥室,甚至不是他們偶爾會偷歡的神盾局局長辦公室,而是東歐偏遠森林裡一處廢棄城堡中的圖書館,更不用說現在的史蒂夫還是個新生的吸血鬼。

然而巴奇不只毫不畏懼,還想盡辦法找到了躲藏起來的史蒂夫,大方而主動獻出自己的血、自己的肉體--自己的一切。

回想起來,巴奇從很久以前開始,甚至可以說從他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就無條件地對史蒂夫奉獻出一切。

小時候的自己性格相當彆扭,不只脾氣壞又衝動,老是不自量力地用自以為是的正義去引發衝突,最後總是得靠著巴奇前來解救。

其實就算到了已經成為神盾局長的現在,史蒂夫內心的信念還是一樣,一旦認定了是非對錯就永不妥協,不管前方有多險峻艱辛,他也會相信自己所選擇的道路,一步一步地往前走。

而巴奇只有在偶爾實在是被史蒂夫氣壞的時候才會無奈地抱怨,但抱怨完後,就會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即使經歷了那麼多難以想像的痛苦折磨,依舊無怨無悔,發自內心微笑著陪在史蒂夫身旁,與他並肩作戰,就像他曾說過的那句承諾--陪著他,直到時間盡頭。

有時候,史蒂夫會忍不住想,為什麼巴奇會對當初還只是個瘦弱無力,卻異常頑固偏執的自己如此和善親密,並且直到現在一點都沒變。

但他知道,就算他問了,巴奇也只會露出溫柔燦爛的笑容,一一細數他心中所有關於史蒂夫的優點。

明明這個世界上,真正最美好珍貴的存在應該是巴奇自己才對。

想著,史蒂夫的心跳越來越平穩有序,卻更加深沉更加堅定有力,在胸腔內跳動著,將滿腔熱血輸送到全身每一處,並驅使著史蒂夫,往前踏出了一步。

由於這裡是如此靜謐,城堡四周除了森林就是湖,所以即使只是一點聲音都相當清晰,聽到了史蒂夫踏出這一步,原本忙著用手指在自己體內擴張的巴奇身軀微微一震,緩緩抬起了頭,眨著一雙濕紅的眼眸與史蒂夫相對。

從中看出了對自己的濃烈情慾,巴奇的嘴角不自覺地勾起了勝利般的笑意,歪斜著腦袋,任由汗濕的長髮披散在頸肩上,又是得意又是甜蜜地望著他。

明明是個與自己相差沒多少的大男人,看在史蒂夫卻是說不出的可愛甜美,讓他的心在激烈跳動的同時也情不自禁生起了柔情,並驅使著他更加往前,朝著那個美妙誘人的笑容前進。

凝視著巴奇搖曳著情慾的帶笑眼神,嗅聞著甜蜜的香氣,聆聽著淫靡的水聲,史蒂夫內心同時有兩個聲音在辯論--擁抱他、佔有他;保護他、遠離他。

在這樣兩方的劇烈拉鋸下,史蒂夫吞咽著口水忍著猛烈的飢渴,盡可能克制著自己的衝動,一步又一步,直到巴奇的雙腿間。

與巴奇互相凝視著,史蒂夫垂在身體兩側的雙手緊握的拳頭縮了又放、放了又縮,將他內心此刻的壓抑與掙扎表露無遺。

自己心中對巴奇的感情有多深,就連史蒂夫自己都不清楚,或許正是因為深刻到太過於害怕失去,所以史蒂夫在面對巴奇時總是相當極端--過於躊躇不前,以及過於瘋狂渴望。

要不是史蒂夫考慮得太多,他們從親友走到戀人中間的路程不會花費了大概將近一百多年,也不至於一直到結婚之後兩人才終於有了第一次真正的性行為。

能與相愛之人結合的歡愉是一種不管用任何語言都難以形容的美妙體驗,帶給他們無上喜悅的不只是肉體上單純的快感,更多的是他們在經歷了那許許多多一言難盡的過去後,終於能用自己身體的每一處去感受彼此的存在與溫暖。

所以,他們自從新婚初夜之後,做愛對他們來說就是一件極為自然的事,為了分享彼此的感覺、為了分享彼此的靈魂與肉體。

而史蒂夫更是無時無刻不想擁抱巴奇、接觸、親吻、撫摸、占據巴奇身心內外每一吋,讓他能永遠屬於自己。

這種近乎瘋狂的執著依戀本就一直存在,在變成吸血鬼的現在更是難以壓抑。

再加上,最讓史蒂夫不知該感激、生氣還是難過的一點,就是巴奇對自己的過度輕視,以及對史蒂夫的過分放縱。

或許是由於史蒂夫少年時期的體弱多病在巴奇內心留下永難抹滅的印象,即使現在史蒂夫比巴奇還要精實健壯,巴奇也依然把保護及幫助史蒂夫當作自己的終生職責。

就像史蒂夫隱瞞了自己的所在,巴奇卻依然在得知史蒂夫目前狀態的情況下,不顧自身安危想辦法找到了自己,並熱忱地付出自己的鮮血。

史蒂夫也想保護巴奇,將包括自己在內所有的危險跟傷害都抵擋下來,但巴奇卻總是能將史蒂夫所有的矜持跟猶豫一掃而空。

最終,史蒂夫還是無法抵擋巴奇的誘惑,因為,他知道,被自己從裡到外的佔有同時也是巴奇打從心底的渴望,那麼,他應該要做的,就是實現巴奇的心願--

『史蒂芬……對不起……我不能陪你了……我只希望……你能幸福……如果可以……我……』

恍惚間,腦中響起了既熟悉卻又遙遠的話語,椎心刺骨的痛頓時在心臟上扎了根,並從胸間蔓延開來,擴散至全身每一處。

那原是他不願意再嚐一次的痛楚,卻一而再、再而三地重蹈覆轍,任由巴奇消逝在眼前。

巴奇沒有任何一點錯,錯的一直都是史蒂夫,是他沒能保護好巴奇、是他沒能握住巴奇的手,是他為了自我的矜持跟自以為是的關懷,無視巴奇的願望、放棄自身的渴求。

--對,為了不再有任何悔恨,這一次,他絕不會再做出錯誤的選擇。

相對於成為吸血鬼後夜視能力極佳的史蒂夫,身處於沒有任何窗戶跟燈光的圖書館裡,即使是白天巴奇的視界也依舊昏暗,但史蒂夫盯著他的眼神是如此明亮,原本湛藍色的眼眸如今卻在黑暗中迸發出妖異的紅光,彷彿暗夜中的狩獵者,而巴奇就是那等著被他撕裂吞食的獵物。

但巴奇並不害怕,只是有些緊張以及期待。

沐浴在史蒂夫一瞬不瞬的目光中,巴奇停下了在自己後穴內擴張的手指,但並沒有抽出,只是似笑非笑地看著眼前沉默地盯著自己看的史蒂夫。

吸血鬼?超級士兵?不,對巴奇來說,眼前的金髮男性就只是史蒂夫,他心中希冀能夠陪伴一生的唯一存在。

而現在,他只渴望一件事。

「……你到底是要看我,還是要幹我?」

沒有回答巴奇,史蒂夫只是默默地伸出了雙手,極度小心且溫柔地捧住了巴奇的頭,驅身向前,將嘴湊到了他的唇上,輕輕印上羽毛般的吻。

「我終於可以擁抱你了……」凝視著巴奇的湛藍眼眸閃爍著異樣的光彩,史蒂夫舔了舔巴奇紅得像在滴血的嘴唇低喚著,「詹姆斯……」

巴奇忍不住睜大了雙眼,他本就很少被史蒂夫用本名詹姆斯呼喚,再加上那雙溫柔深情,卻又掩不住狂氣的眼眸,巴奇只感到一陣顫慄從體內竄起,並掀起了燥熱,說不上來的奇妙感受讓他體內生疼。

同時,剛才史蒂夫所吐露而出的話語中,有個奇妙的語彙躍入了巴奇的腦海中。

終於……是什麼意思?

但巴奇還來不及細想,史蒂夫溫柔的眼神瞬間轉變為狂暴,突然抓住了巴奇的雙手,近乎粗暴地將他從中抽出,接著拉開後,用力將巴奇往後壓制在桌上,下一秒鐘,彷彿被撕裂開來的猛烈衝擊貫穿了巴奇。

「啊啊!」

盡管巴奇方才已對自己緊窄的小洞做過一番擴張,但畢竟並不充分,也沒有潤滑,史蒂夫這一闖入,疼得巴奇忍不住僵住了身軀,淚水匯聚在圓睜的雙眼中,並隨著史蒂夫緊接而來的大力搖晃而順勢滑落。

史蒂夫抓著巴奇的兩隻手腕,挺腰在他被自己卡入的雙腿間姿意奔騰,追尋著至高無上的快樂。

即使看到鮮紅的血珠從被撐到幾乎極限的穴口處滲出,卻只是更加刺激了史蒂夫,沉浸在甘美誘人的香甜氣息中,緊抓著巴奇顫抖的手腕,猛地往內推進,將巴奇撞得眼淚直流。

狠狠撞入了某處的瞬間,除了疼痛之外又酸又脹的感受就像突如其來的電流,從被頂撞的那一點迅速擴散至全身,讓巴奇幾乎全身無力。

「慢、慢點……史蒂夫……啊、啊……啊!」

聆聽著耳邊急促的嗚咽及呻吟,史蒂夫非但沒放慢速度,甚至還加重了力道,緊貼在那起伏不定的胸腹上,蹂躪著他那帶著血味的溫軟口腔,同時將癱軟的巴奇壓制在桌上,大力進出著他顫抖的雙腿間,那處被自己蹂躪得紅腫不堪的小小肉洞。

血液的潤滑幫助了史蒂夫,得以順利地用自身堅挺碩大的火熱肉棒一下又一下地往內重重操開脆弱狹小的濕熱肉壁,沉溺在被緊密溫肉包裹著的快感,以及終於能讓心愛之人真正屬於自己的充實感中,無法自拔。

就算是被如此粗野地侵犯,但早已習慣被史蒂夫操幹的巴奇也在猛烈的進出下逐漸拾起了快感,原本的哀求跟痛呼也慢慢化成舒服的低吟。

每一次史蒂夫的頂入、抽插,都讓巴奇又痛又爽,不斷被史蒂夫深深填滿並重重貫穿的感覺實在太舒服了,巴奇從來無法抵抗這種從裡到外渾身酸麻酥癢,近乎疼痛的快樂,只能緊緊擁著史蒂夫,任由對方一下又一下地往自己體內衝撞。

令人忘我的強烈快樂歡愉下,史蒂夫情不自禁地順從本能,往巴奇汗水淋漓的脖子上咬去,尖利的獠牙馬上就咬破了巴奇薄薄的肌膚,香甜的鮮血立刻湧入史蒂夫的嘴裡。

上下同時品嘗著極致美味的史蒂夫宛如身在天堂,緊接著,他突然恢復了理智。

再怎麼樣,他都必須克制自己,不能害得巴奇失去生命,也不能將巴奇變成吸血鬼。

然而,當看著從巴奇脖子上的傷口不斷流出的血液,史蒂夫內心剎那間湧上了兩種截然不同的情感--心疼與可惜。

這可是巴奇的血,他決不能浪費,任由血就這麼流失。

於是史蒂夫將手放到了巴奇脖子上的咬痕處,像是在試圖加壓止血,但他接下來的舉動卻是低下頭,將嘴湊了過去,用力一咬,將傷口拉扯得更大,陶醉似地吸吮著甜美的鮮血。

而巴奇只是完全無力地攤軟在桌上,任由史蒂夫肆意掠奪自己的全部。

不斷貫穿內部的疼痛與快感中,巴奇突然感到脖子上一陣刺痛,接著是奇妙的喪失感,好像有什麼東西不斷從自己的脖子上被吸取而去,但很快地,微醺般的愉悅感受逐漸麻痺了所有的不適,瀰漫巴奇全身及所有意識的,只剩下飄飄然的酥麻快感,讓他得以忘我地享受著被史蒂夫深深佔有的滿足。

痙攣的肉壁貪婪地咬緊史蒂夫,在史蒂夫的劇烈抽插下,溫熱濕滑的內部本就被摩擦得極度敏感,當史蒂夫重重頂撞至最深處時,高潮更是來得相當猛烈,超乎想像的快樂使得巴奇腦袋一片空白。

沉浸在彷彿連腦髓都被融化的舒爽與滿足感中,渾身酥麻的巴奇感覺到體內被大量的濃稠溫熱液體脹得滿滿的,不禁低嘆出心滿意足的氣息。

就連睜開眼睛都覺得累,巴奇只是閉著雙眼,吃力地朝著史蒂夫伸出顫抖的雙手,輕聲低問:「怎麼樣……我……好吃嗎……?」

他似乎聽見了一聲抽氣聲,沉默了一會,有人將他緊緊抱在懷中,顫抖著聲音,輕輕在他耳邊低語。

「……很好吃……巴奇……」

得到了這個答案,巴奇臉上綻放出了滿足的笑容,然後才放心地失去了意識。

 

*** *** ***

 

當巴奇醒來的時候,他身上的衣物已經被脫下,身體被清潔過,傷口也被上了藥,更不知何時被溫暖的被單包圍著睡在柔軟舒適的床上。

他四處張望了一下,史蒂夫就坐在床邊的書桌前,不知在翻閱什麼。

「史蒂夫……?」

「你醒了,巴奇,」聽到巴奇的呼喚聲,史蒂夫立刻露出安心跟欣喜的表情,轉頭看向巴奇,「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一邊問著,史蒂夫一邊用打火機點起了桌上的燭火。

輕輕搖了搖頭,巴奇就著昏黃的燭光環顧了一下四周。

雖歷經歲月風霜,但這裡應該是這座城堡的主臥室,而且從整潔程度看,看樣子史蒂夫還打掃過。

照理說應該是陌生的地方,但不可思議的是巴奇胸中居然會湧起一近乎種懷念的感傷。

「這裡是……」

「位於二樓走廊盡頭,是這間城堡裡最寬敞豪華,也是唯一有床的的房間,所以我想應該是這裡主人的臥室。」

巴奇知道肯定是史蒂夫在自己失去意識後將自己抱來這裡,並清潔的,他在意的是,史蒂夫是不是有等到天黑太陽下山以後才那麼做的。

「現在已經是夜晚了嗎?」

史蒂夫點了點頭,他知道巴奇心中掛念的是什麼,所以他不會跟巴奇說,他其實沒有等到太陽落下就急著將昏迷的巴奇抱到房間,所以細微的陽光還是灼傷了他的皮膚,幸好傷得不重,再加上超級血清混合了吸血鬼的超強治癒力,現在已經看不出來有受過傷。

接著,他思考了一下,將手中這本他剛才在書桌抽屜裡找到的小本子,以及本子中夾著的一張素描展示給巴奇看。

「這是……」眨了眨眼,當看清畫中人物長像時,巴奇臉上露出了驚訝的表情,「這張素描好像……我?」

面露微妙的表情點了點頭後,史蒂夫補上一句,「更像在樓梯間掛著的那副畫。」

兩人互望了一眼後,巴奇從手中接過史蒂夫遞過來的書,大致翻閱了一下,接著從第一頁開始看起。

「這本書好像是手寫的日記……用的主要是羅馬尼亞語還有少部分的拉丁語……」

左右擺動著眼珠,巴奇一邊閱讀書中的內容,一邊將看到的內容說給史蒂夫聽。

「裡頭大多數都在記述他跟一個名叫……」睜大了雙眼,表情略顯驚訝及迷惑,巴奇的嘴裡念出了熟悉的發音,「史蒂芬的吸血鬼的日常。」

兩人盯著那本日記,然後又慢慢看向彼此。

「……跟你的名字還真像……」

在巴奇露出奇妙的表情喃喃低語後,史蒂夫也同樣奇妙的表情,沉思了一會後問道:「……這本日記裡頭有沒有提到記述者是誰?」

「沒有……」

縱然有些失望,但他們都很清楚一般正常情況下,寫日記的人是不會把自己的名字也記在日記裡的。

再往下看了一會後,巴奇突然發出一聲驚呼。

「啊……!」

「怎麼了?」

「這裡!」巴奇激動地用食指點著書面,抬起頭望著史蒂夫,興奮地笑著說,「他說他有跟史蒂芬問起,吸血鬼有辦法可以變成人類嗎?」

接著巴奇又低頭將視線回到本子上,仔細地閱讀,「然後史蒂芬的答案是……」

話說一半,巴奇忽然一愣,緩緩抬起頭,用一種很震驚迷惘的複雜表情看向史蒂夫。

 

 

 

 

 

 

 

 

 

 

 

TBC

 

___

 

 

 

其實不難,但卻是一件無論是前世還是今生的史蒂夫都一定做不到的事,巴奇在想的是要不要照實翻譯出來,然後等史蒂夫拒絕用這個方法,還是隨便編個方法,然後再瞞著史蒂夫自己實行。

 

 

我要留言